說起世界上幾個少數的街道式賽道,那麼位於澳門的東望洋賽道可說是如雷貫耳,時至今日已經是第58次舉辦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不僅僅是全球車迷們矚目的焦點,而且因為東望洋賽道都是以一般道路封閉而成,一旦失控之後大多以撞毀賽車或車手負傷收場,對於選手的壓力自然是比正規賽道大上不少,因此其綜合了市區道路以及蜿蜒山路的賽道組成則以高難度而被世界上的頂級車手們視為足以與F1冠軍相提並論的頂尖賽事之一。


而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除了舉辦F3與電單車等特定賽事之外,WTCC世界房車錦標賽從2005年開始將東望洋賽道列入分站之一後,每年的冠軍爭霸好戲就時常在澳門分站上演近身肉搏的精彩戲碼,而回顧今年WTCC的賽事,雖然車隊冠軍早就已經由Chevrolet車隊以890積分篤定獲得,但是在世界冠軍車手方面則因為Yvan Muller與Robert Huff間的競爭白熱化而更加令人期待。


除了Chevrolet車手之間的激烈競爭將可能上演兄弟鬩牆戲碼而備受期待之外,今年首度全程參賽的VOLVO Polestar車隊則是由有著出色表現的瑞典冠軍車手Robert Dahlgren駕駛著C30 Polestar賽車參賽,普遍被認為有可能以黑馬之姿站上頒獎台而成為熱門話題,這次小編也應VOLVO邀請前往澳門觀賽,並為網友們帶回第一手的現場報導。


澳門東望洋賽道因為難度甚高,因此每年在此舉辦的各種賽事均會因為車手之間的激烈競爭甚而發生嚴重意外,所以雖然在參賽車輛性能上並不如F1賽車,但在精彩程度上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也就年年都以更為盛大的規模舉辦,尤其是眾家F3車手們也都將獲得澳門大獎賽冠軍視為進軍F1賽車殿堂的最佳機會。


不過有別於大多數的賽車報導都是以賽事成績為主,這次小編打算深入PIT區來帶大家更進一步了解C30 Polestar賽車細節與工作紀實,畢竟除了是VOLVO Polestar首次全年參與WTCC賽事之外,現在運用在C30 Polestar賽車上的各項科技也將會是未來VOVLO量產車種上所可能搭載的科技,對於VOLVO未來針對運動化車種的發展也將具有指標性的意義所在。


這次所參賽的C30 Polestar賽車自從投入WTCC賽事之後,便以黑馬之姿屢屢在各分站獲得亮眼成績,而這次的澳門大賽非但對於VOLVO Polestar車隊來說會是一個相當難得的經驗,據車隊行銷總監Alexander Murdzevski表示:除了爭取更好的賽事積分之外,奪得冠軍當然也是VOLVO Polestar車隊相當渇望的部分。


進到PIT區終於見到這令人期待的C30 Polestar賽車,雖然說VOLVO過去也都有參加在瑞典舉辦的房車賽事並取得優異成績,但這次經由VOLVO Polestar廠隊參與WTCC賽事並能夠與其他廠牌車輛同廠較勁,確實也是試驗C30 Polestar賽車實力以及宣示VOLVO運動化發展的強烈企圖心。


有別於WTCC賽事初始所使用的2.0升T5引擎,這次所出戰的賽車乃是搭載了1.6升的四缸渦輪增壓缸內直噴引擎,擁有約330匹最大馬力的性能實力,在輕量化車體的幫助下,由靜止加速到百公里的數據約為5秒,其餘動力性能則是機密...據了解這具引擎也是接下來VOLVO量產車系即將採用的引擎,透過參加賽事的機會則是同時為了測試出引擎在極限運作狀態下的能耐。



在C30 Polestar賽車上我們可以看見全車均採用了賽車化的空力套件,為的就是在賽事中能夠取得最好的空氣力學效果。




車室內裝為了輕量化的訴求而將內裝全數拆光,僅留下必要的電子設備與加強車體的安全性。






瑞典籍的Robert Dahlgren可是瑞典的冠軍車手,透過參加WTCC大賽也讓大家能夠有更多的機會欣賞到其精湛表現。


排位賽Q1即將開始,大夥也都將賽車推出來準備進行竿位的爭奪戰。




在Q1排位賽的時間內,因為前一天賽前練習時都在下雨,所以今天一開始Robert Dahlgren還是主要針對C30賽車的操控特性來做調校,因此在中並未將賽車逼至極限,而隨著圈數慢慢增加,Robert Dahlgren所做出的單圈成績也持續有效率地在進步當中。


在前一天的賽前練習上,大概是因為初次體驗澳門賽道與車輛尚未調整至最適合賽道的狀態,所以賽前練習結束後Robert Dahlgren僅以2:53.338的單圈成績而位居在第17的位置上。


不過在隔天的排位賽Q1上,Robert Dahlgren卻是以相當快速的節奏持續縮短單圈時間,在Q1的第9圈時做2:32.881的最快單圈紀錄,穩居排位賽Q1中最為優異的成績,從第17位的成績一下躍居榜首位置,VOLVO Polestar團隊裡士氣大振,大家都沒料到居然能夠在初次參加澳門大賽時就能夠獲得如此優異的表現!


挾著排位賽Q1優異的成績,Robert Dahlgren似乎決定要做出更快的單圈成績來搶奪正賽起跑時的竿位,不過在隨之進行的排位賽Q2中,由Robert Dahlgren所駕駛的C30賽車卻在賽道中因為賽車失控而撞上Paiol彎的護欄之上,由於撞擊力道相當猛烈加上油管斷裂,瞬間就引發了火勢並冒出濃煙起火,大會立即以紅旗告知其他車手並迅速趕往現場救援。



經過撲滅火勢與急救動作之後,所幸Robert Dahlgren並無大礙還能自行走出車外,隨之即被送上救護車並載往醫院進行檢查,此時VOLVO Polestar車隊內剛剛高漲的士氣頓時陷入了凝重的氣氛當中...


當C30賽車運回來時可以發現車頭的部分幾乎全毀,可見撞擊的力道之大。當下小編也詢問VOLVO Polestar車隊人員,若是Robert Dahlgren經檢查後還可參賽,在賽車方面來得及於週日正賽中修復嗎?據車隊表示:雖然只有一輛車參賽但在備料的部分仍是相當充足的,而且還有一天的時間,要將賽車修復到完整狀態確實是可行的。不過後來經醫師診斷之後發現Robert Dahlgren因為右手拇指骨折而無法獲得許可繼續參賽...因此就算將車輛修復也無緣在週日的正賽中爭取成績,看來這次的優異表現就只能到此止步了...殘念...





不過還好雖然C30賽車意外撞毀,但是這次WTCC正賽的SAFETY CAR是由V60擔任,LEADING CAR也由S60負責,就算沒了C30賽車,還是可以看到V60在場上奔馳的模樣,就感心耶。






V60說跑得再快還是得要欣賞我美麗的車尾啦~(誤)


不過雖然說在澳門大中無法取得正式成績,但是小編也利用了這個機會針對VOLVO未來品牌走向與運動化車種推出計畫等大家關注的項目做了專訪,,而且還有福利社單元,千萬別轉台喔~
(圖左為Polestar的負責人兼創辦人Christian Dahl,中間是Volvo汽車賽車部門行銷總監Alexander Murdzevski,圖右Volvo汽車賽車部門技術總監Martin Persson)


Q:VOLVO過去並非是專注於賽車運動的品牌,這次藉由Polestar車隊參與WTCC的賽事目的為何?
A:除了將VOLVO的品牌形象朝向運動化以及年輕化推展之外,也積極參與ETCC等房車賽事,
這次藉由參加WTCC的機會我們同時還會將全新設計的引擎投入在賽車運動之中進行測試,如此在極限環境下的試驗對於新車的開發方面將會有著更加全面的幫助。


Q:這次是VOLVO Polestar團隊首次來到澳門參賽,對於車隊的成績與實務方面的期望有哪些呢?
A:雖然我們是首次來到澳門參賽,但是在獲取經驗之外,其實我們當然也很想獲得優異成績,即便現在C30賽車因為撞毀而無法參加正賽,但在排位賽Q1所獲得的成績也同時讓我們有著更多的信心能夠與其他車隊相互較勁,尤其是Robert Dahlgren初次在此參賽就能夠有奪取排位賽竿位的表現更是令人欣慰。



Q:針對東望洋賽道如此多變困難的賽道,對於C30賽車來說有沒有哪些路段是顯得難以攻克的?
A:在整個賽道的規劃方面,其實以葡京彎跟髮夾彎是整個賽道裡相當具備挑戰性的路段,除了賽車性能的考驗之外,對於車手的經驗與精神壓力來說都是相當嚴苛的考驗。


Q:在這次賽事之中,除了Robert Dahlgren的優異表現之外,另外針對C30賽車來說,將來是否會持續增進賽車的操控特性與實力呢?
A:其實在採用了相同規格性能的C30賽車方面,我們已經在瑞典取得過三次的冠軍,所以對於C30的賽車實力與表現而言,我們仍然是相當具備信心的。


Q:既然VOLVO從賽事方面已經獲得相當程度經驗的累積,而且又想要將品牌推向運動化與年輕化發展,是否還有另外規劃針對C30量身訂做的改裝套件呢?
A:目前我們現有的產品已經有C30的晶片升級改裝服務,未來還會在全球各地區提供更多的C30 Polestar改裝套件可供選擇,台灣市場目前也在規劃清單當中,敬請期待!(這部分經小編詢問台灣總代理後表示:詳細的改裝部品套件將會在年底的台北車展上登場,看來C30的車主們又有更多提升性能與操控的選項了)。


Q:Polestar曾經打造過一輛C30 Blue Polestar給Top Gear試駕,擁有強悍的動力與操控表現,但之後卻沒有量產計畫,關於這方面VOLVO的考量為何?
A:當初打造C30 Blue Polestar其實是為了研發C30後繼車所做的實驗性車種,在該輛實驗車上我們運用了所有現階段所能使用最高檔的性能化組件配置於上,為的就是結合參與賽事經驗來規劃新世代C30的操控與性能藍圖,所以也不會有量產計畫,未來的C30將會在這兩方面有著突破性的提升。(看來新的C30會成為不折不扣的鋼砲車種了XD)



Jan Andersson,Polestar技術經理

Q:今年是Polestar首次參加WTCC完整賽事的一年,對於車隊來說,最明顯的改變是什麼?
A:由於今年幾乎每一站對我們來說都是全新體驗的賽道,所以每一場賽事都是從零開始累積經驗,當然這除了考驗著車隊的技術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在默契的培養方面讓隊友們都有著更加緊密的結合,明年我們將可以表現地更好。


Q:從STCC轉戰到WTCC,最大的挑戰又是什麼呢?
A:就車輛的表現方面其實有著較高的共通性,最大的挑戰在於熟悉各個賽道不同的規劃並進而快速地將車輛調整到適當的狀況會是我們特別注重且必須克服的部分。


Q:來到東望洋賽道對於車隊而言,最多的收穫又是那些?
A:嚴格上來說因為東望洋賽道確實是相當高難度的一條賽道,因此沒有來到現場實際體驗過,有很多地方是沒法做出相對應措施的,不過就收獲而言,獲益最大的應該還是在車手身上,尤其是在難度最高的葡京彎路段,若沒有親身跑過是無法體會到那稍有遲疑就會數秒之差落後或以撞車收場的高度壓力,也更能讓車手專注於賽道上的表現。



Per Blomberg,Polestar底盤暨懸吊工程師

Q:
眾所周知東望洋賽道是一條富有各種地形與高難度的賽道,關於C30賽車的調校方面是否有特別針對東望洋賽道進行特殊化的調校呢?
A:
在這個賽道裡面,雖然說有著相當長的直線路段,但是多彎的山路區段以及髮夾彎等會影響成績甚巨的路段裡,提升賽車的靈活操控性就會是我們調校上的重點,事實上因為這次是Polestar首次來到澳門參賽,並且因為練習賽時下著大雨,所以實際調校車輛最多的時間是在排位賽Q1的時候,不過透過Robert Dahlgren實際駕駛賽道之後所做出的回饋資訊則是相當有用,這也是我們在排位賽Q1能夠做出好成績的主因,當初看到Robert Dahlgren一次進步10秒的表現,其實我都感動地哭了出來(笑)。


Q:那麼既然是第一次來到東望洋賽道,那麼你們是如何針對賽道的熟悉度來進行加強?
A:在今年全部參戰的12戰賽事當中,其實有11戰對我們來說都是全新的賽道體驗,因此我們就先利用Google earth來製做出模擬賽道並進行練習,藉此讓Robert Dahlgren能夠以更快的速度掌握賽道特性。


Q:以C30賽車來說,在東望洋賽道上是否比其他車種更具優勢?
A:的確相較於其他車隊而言,C30較短的軸距確實會帶來更加靈活的操控動態,而C30優異的操控能力不止體現於東望洋賽道上,在所有的分站我們都能夠利用C30優異的操控性來進行成績上的爭取。



Mattias Evensson,Polestar引擎工程師

Q:C30賽車所採用這具新的1.6升渦輪引擎是何時開始使用的呢?
A:這具引擎首先於捷克站開始採用,而且經過這幾站測試之用比起先前所使用的引擎更令人滿意。


Q:那麼這具新引擎是由VOLVO或是Polestar進行主導設計呢?
A:基本上從2010年的8月Polestar就開始進行這具橫置全鋁合金1600cc缸內直噴渦輪增壓引擎的研發計畫,一直到2011年4月才完成這具新引擎的打造,基本上由VOLVO提供這顆引擎的汽缸本體及汽缸頭,之後經過Polestar重新設計及調校,利用賽車等級的零組件重新配置汽門、凸輪軸、活塞、連桿、曲軸等部件。對於VOLVO來說這亦是2013年之後才會在量產車上所搭載的全新世代引擎。



Q:在每場比賽之後,針對引擎要做什麼樣的基本調校與保養呢?那在渦輪增壓值方面又是多少?
A:每次比賽完之後,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確保引擎能夠維持在原本的性能水準之上,所以運轉品質的相關檢測動作都是必須相當注重的,至於渦輪增壓值方面則是加壓到2.5bar。


Q:那麼在引擎的調校方面同樣都是使用ECU來進行嗎?
A:沒錯,基本上我們還是透過ECU來進行引擎狀況的調校,並且透過遙測感應原件我們可以同步監控引擎的各項重要資訊並保留起來作為資料庫,對於之後我們針對相同賽道的對應方式相當重要。


Q:那麼這具引擎針對東望洋賽道有特別進行哪方面的調校呢?
A:因為這條賽道同時具備了相當高速的直線路段以及速度要降至1檔的髮夾彎道,所以必須要讓渦輪增壓在3000轉時就能夠啟動進行全力輸出,如此才不會因為低速域時的加速性不足而影響整體的時間表現,



經過了這次的專訪有沒有讓大家更加了解VOLVO未來的車種規劃走向與C30 Polestar賽車所擁有的強悍性能呢?


最後就是這次澳門大賽期間所拍攝到的福利社啦~請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