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T310小窺手機的美感價值

FFF

Form Follows Function為二十世紀初美國芝加哥學派(Chicago School)的建築師蘇利文(Louis Sullivan)率先倡導,也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最重要的設計思潮,其影響層面之深之廣,從建築、家具到工業設計,自上世紀初迄今,其設計精神仍深深根植於許多設計師的概念或成長脈絡中。

暫且撇開3F之後的設計思潮流變不提,無論是Form Follows Function或隨後流行的機能主義、現代主義理論,其概念後的社會意義也正意味著工業革命後都市迅速膨脹,人類對建築的需求激增,人類不能再忍受靠精雕細琢,花三四百年去建造一座大教堂的時間去蓋房子,因而在設計上必須某種程度為量產或時間成本因子做修正。換句話說,Form Follows Function 也為設計產品是否能降低成本、大量生產,卻又不損其美學或藝術價值,下了嶄新的定義。

本篇為文正基於3F的說法,來回應Peron叔在「覺得手機外型真的不重要嗎?」這篇討論,也認同夢老認為造型功能不能二分的觀點,更進一步的說,從3F的觀點出發,「型隨機能」才是王道。


手機的美學考量

手機身為通訊時代的基本應用工具,從最初的純實用機能要求(想想軍用的拐拐或Moto當初的黑金剛),漸漸的在產品設計上加重美學考量的因素,或者甚而運用符號象徵使用者的地位,以期大幅增加其產品附加價值(又如鑲鑽的大霸機或挪機鴨的連勝文機)。

相傳連公子購買的78萬白金Vertu手機,真的美到值這麼多嗎?

DBTEL的寶石機,真的美嗎?

但一如其他產品,手機界到現在仍然有許多基本教義派對彩色螢幕、和弦鈴聲、更換桌布、照相功能不屑一顧;對於手機外型也是一言以蔽之的「見仁見智」論調,以致於鮮見這方面的討論。

然筆者在初見T310之際,就打定主意要從手機的造型設計方面著手分析,雖然評論總難客觀,尤其是造型設計,然而若從某些設計理論基礎出發來分析,其實,仍然可以評鑑出產品在造型設計方面的相對價值,雖然可能吃力不討好,我仍寄望能拋磚引玉,期盼未來通訊產品的討論中,在產品設計方面,能出現許多細緻的討論。



初見T310

大體造型
T310的外型可視為扁平的長方體,像極了一般電器的遙控器(話說回來,如果手機有遙控器學習功能,應該也是不錯的Idea)。然而若從正面端詳之,可以發現T310的正面其實設計成上寬下窄,視覺上卻仍保持為矩型而非更誇張的梯型,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發現設計師的體貼之處,這樣的設計更能貼近手掌的握裹感。另一方面,兩側向內修正的弧形導角,除了能在視覺上細緻化肥厚量感,在人體工學上一樣能幫助手掌、指關節與手指能順應這樣的弧度而確實牢握。

T310看似長方體,其實設計上已修正為上寬下窄配合手掌握持

弧形向內收分的導角,除修飾機身的肥厚感,更有助手掌握持

綜觀整個渾圓的長方體造型,T310在造型上其實處處透露著歐美60年代的大眾消費家具及產品設計調性(筆者常暱稱其為泡泡糖風格,當時流行的正是普普藝術POP ART)。T310走的正有如60年代,後理性時代背後透露出的大眾享樂主義風,這種風格在嬉皮流行過後,在21世紀初終於又全面復辟,可惜,T310在色彩與質感上並未承續這樣的風格走向,容後再敘。

POP Art 普普藝術代表作之一—Andy Warhol的Marilyn(1964)

60年代風產品設計,本作為復古蛋型椅,為現代作品

材料、質感與色彩
T310雖然全機外殼採用硬質樹脂烤珍珠漆處理,但整體而言,霧面銀與珍珠海軍藍搭配的質感還算具有科技產品的流行感,在使用上,霧面質感也擺脫上代指紋機的綽號,是值得一提的優點。

然而,以整體的色彩計畫而言,銀色、海軍藍與背面黑色色塊的搭配,卻處裡的不夠細緻,筆者的設計老師看到T310時,只說了句:「好像在手機上纏了塊藍色膠布」。說真的,當時真冷...

全機霧面烤漆,擺脫指紋機的惡夢


承上關於造型的描述,T310在造型上走的其實是活潑討喜的享樂主義路線,而配色卻採用沈穩的冷色系銀灰與海軍藍質感,表面也改為霧面而非光滑表面處理以搭配渾圓的姿態。含蓄地說,這表示T310雖然重享樂,但仍不忘其實用與前衛科技的本質;但我還是要說,這實在不夠High!如果是強調橘色、乳白或蘋果綠色系的外殼顏色,一定能確實的抓住大眾的眼睛,在這方面索尼易力信的設計還是稍嫌保守了一點。

缺乏驚豔的視覺經驗
T310的數字鍵依往例仍做鏤空處理,這次使用的是橘色燈光,我還是再次強調,如果手機外殼是白色乳膠質感亮面樹脂加上橘光,那就非常炫(如新款二代iPOD即是如此),在銀色霧面烤漆下,表現雖然也不差,但,就是稍嫌中庸了些。(註:當然,這是純粹視覺面向的評價,至於亮面會不會變成指紋機或刮傷的技術性議題在此不談)

New iPOD的白色乳膠質感

一樣是鏤嵌橘光,質感卻大大不同

細緻的接縫設計
T310在不同色塊與外殼模組的交接處處理的相當細膩且自然,完全顯現出手機大廠與北歐造型工藝風的深厚功力。(什麼是北歐工藝風?常逛IKEA的朋友們應該很能體會)

設計師巧妙的利用溝縫銜接不同色塊與外殼模組,甚至連聽筒的溝槽都藏進溝縫裡,以呈現整體感,而音量調整鈕與紅外線裝置則依手指位置適切的安排在兩側,細心的人一樣能發現設計師利用溝縫巧妙的將這些不同部門的模組連接整合在一起,溝縫是不同材料或顏色銜接的緩衝,也是設計師利用細部設計的手法將產品質感進一步提升的極佳技巧,值得鼓勵。

運用溝縫設計讓機能整合與材質銜接更具整體感

順道一提,T310這次用烤漆的方式將商標刷在聽筒上方,個人其實比較偏好用陰刻的方式將商標鏤嵌在表面上,也許是開模成本考量,雖然不致影響整體評價,但看在龜毛如我的眼裡,仍然是一大憾事。

物美價廉的優質選擇
嚴格來說,T310的造型設計雖然仍有進步的空間,但我認為在成本與研發的綜合考量下,T310仍為低價手機豎立了一個高尚的典型—價廉質優、既實用也享樂,相當值得其他手機製造商效法看齊。

寫在技術本位之外
寫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並非評論T310是不是好手機,而是想闡述一種概念、營造一個造型設計本位的觀點。有時候我們常會聽到一些比較實證、機能主義的論調,以產品的"功能"或"本質"來做價值判斷,事實上,在技術本位之外,產品的美學也是一樣可以做價值判斷的,甚至在消費市場裡,產品設計的優劣往往是銷售數字的關鍵(當然合理的價格是一定要的),我很不得已的在文末一定得提及這方面表現優異的索尼(SONY)公司,如果您到現在還很看不起所謂的SONY FANS,認為他們只是追求新潮流行看不清本質的盲目消費者,在此給個良心的建議,跟KONICA沖印店裡的小胖弟學學,眼鏡擦一下,多培養一下生活裡的美感經驗與欣賞的眼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