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這次Bentley Continental GT V8海外試駕的機會,原廠也運來了號稱30年代最速車種的Blower車型來給媒體進行體驗,這部僅生產50部的賽車透過機械增壓的加持可輸出240匹馬力,極速更可達到220公里之譜,在當時已經是屬於造車工藝的頂級結晶,也向世人證明了英國的優異造車水準。


從設計之初Blower便是專門為了競逐利曼大賽冠軍而打造出的賽車,從底盤、引擎動力都經過了特殊的調校,而在外觀與內裝方面則是秉持著頂級車種所需具備的豪華特性,無論是從水箱罩隔柵與、車身鈑件以及內裝材質等都是20年代造車技術的一時之選。


在骨董車市場裡,Blower一直都是收藏家們的最愛之一,儘管專為利曼大賽而生的Blower實際上並未能如預期般奪得冠軍頭銜(曾奪得法國大獎賽亞軍殊榮),但是Blower卻仍然曾有著451萬美元的拍賣成交紀錄,因此這次能夠在賽道上體驗Blower實際奔馳的魅力確實是相當難得的機會。


在007的原著小說中,Blower也是龐德的座駕之一,雖然在電影中沒有使用過Blower當做道具車..但對於熟悉原著小說的人們來說,Blower依然有著不可抗拒的傳奇魅力,在Blower生產之初的1920年代,汽車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由於所有的組件包含車身鈑件、底盤以及各種零組件均是由手工打造而成,所以高昂的造價其實僅有上流社會才能負擔的起,因此生產的數量也相當稀少,像Blower就僅有50部的實際生產數量,稀有的程度加上年代久遠保養不易而造就了今日骨董車型往往擁有更為不凡的身價。


跟當時的眾多車種相比,Blower因為安裝了Roots-type supercharger機械增壓系統而有著相當獨特的外觀,尤其是外露於車頭部位的機械增壓裝置更是成為了辨認Blower車型的一項重要特徵,透過機械增壓的加持之下,Blower所搭載的4.5升引擎賽車版本甚至有著高達240bhp的動力,有效強化了在賽事競逐方面的能耐。



即便是在1920年代所設計而成的車型,但是由鋼板所組成的懸吊系統其實已經擁有著軟硬可調式的的設計,讓Blower具備了兼具乘坐舒適性以及足可參加賽事的懸載係數設定。





就車身尺碼來看,由於Blower必須在車頭部分裝置巨大的4.5升引擎,同時又要具備可搭載四人的乘坐空間,所以有著3300mm的軸距以及將近2噸的車身重量,不過雖然身型不小,但無論是從過去或是現今的觀點來看,Blower仍然是具備著相當優雅的外觀設計。



備胎的設計也是直接外露在車尾的部分,尾燈則是直接安裝於牌照框之上,搭配著古意盎然的Beltley廠徽,任誰都無法逃離Blower吸引目光關注的魅力。

如此具有歷史價值的Blower即便是靜靜地出現在PIT區的一角,但其搶眼的程度絕對不亞於這次活動所試駕的Continental GT V8車型。



由於當初的汽車是由馬車的概念衍生而來,因此在汽車底盤的高度設定方面還是依循著較高的配置,上車之前仍必須使用踏板才能順利地進出車室。從Blower的內裝設計鋪陳其實就可以發現Bentley注重質感細節的工藝要求,偌大的方向盤搭配著羅列於中控台的各種儀表,並與真皮材質的座椅架構而成豪華質感的車室座艙。







以當時的汽車設計來看,前擋風玻璃的設計亦是具有頗為多樣化的功能性,關蓬行駛時可以利用大面積的擋風玻璃來隔絕外界的風吹雨淋,而在開篷時則可利用位於內側的小型檔風玻璃設計來達成一定的遮蔽效果,不過就小塊擋風玻璃實際的使用效果方面,裝飾性其實還是大於檔風功能XD。




在當時的汽車底盤是由木材所組合而成,所以要保存一輛近百年歷史的骨董車的確有著許多材質維護上的難度存在。


引擎蓋的部分還是由皮帶來固定,有著十分濃厚的古典氣息。


據原廠指出這輛Blower跟當初Henry (Tim) Birkin爵士所駕駛的賽車版本是相同的設定,搭載了4.5升SOHC 4V引擎,透過機械增壓系統的加持之下可在2400轉時輸出240bhp的最大馬力,如此的動力在當時的年代可是相當驚人的表現,極速方面則可達到約時速220公里之譜,即便最終Blower並未成功獲得利曼大賽的冠軍頭銜,但是其傳承而來的賽車精神卻是在之後Bentley的發展方面有著相當重大的影響。


不過可惜的是這次的活動僅能由英國原廠人員駕駛來乘載媒體繞行賽道進行體驗,雖然說沒有機會能夠親身開到,但據說這輛Blower目前已經喊到了100萬歐元以上的天價,我們一般人又不熟悉這種骨董車輛的駕駛方式,所以駕駛Blower這種艱難的任務還是交給英國原廠人員來執行好了...XD。


坐上了Blower的後座之後發現我們熟悉的安全帶在車上其實是付之闕如的,當大家都上車之後原廠人員隨即發動了引擎並使Blower發出渾厚特殊的運轉聲浪,從PIT區出發之後由於時速仍然限制在60公里以下,所以一開始對於沒有安全帶的事情也就拋諸腦後,誰知原廠駕駛在出了PIT區之後隨即開啟全力加速的衝刺模式,呼嘯而過的空氣瞬間就將危機感刺激著全身的神經而令人開始激增腎上腺素...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Blower就已經將車速提升到百公里以上,就算是賽道上因為缺乏對照物往往會有速度感喪失的錯覺,但當乘坐於一輛高重心的骨董車裡並以百公里以上的時速在刁鑽的顎爾多斯賽道上奔馳可是比一般坐在車內開到時速200公里的感官刺激更為強烈,尤其還是在沒安全帶可繫的狀態下...隨著彎道的逼近,逐漸侵蝕的恐懼感不由得蔓延了開來...囧。


當車輛持續以高速的狀態奔馳,隨著駕駛的急煞動作,原本雙手高舉著相機想要捕捉畫面的小編頓時一陣踉蹌地撞向前座椅背,這時趕緊用雙腳撐住前座椅背使出三角固定法來穩住身軀,不料隨之而來的彎中動作卻又帶來相當大的車身側傾讓身軀倒向隔壁的同行媒體身上(可惜隔壁是男的...殘念),立即又必須另外騰出一隻手來握緊車門以防滾出車外...但此時因為諸多感官測激的總和已經開始進行調和的步驟,所以接下來就打算任由這位大叔擺布吧,來吧!看要進行多激烈的操駕都奉陪到底XD。



話說Blower跟這位大叔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此一輛重達2噸的Blower居然能夠在刁鑽的顎爾多斯賽道進行如此靈活的轉向特性,甚至在部分連續彎道路段還刻意作出了一定幅度的甩尾動作,真是技不驚人誓不休啊...也讓我們徹底體驗到了Blower的優異操駕實力,雖然僅僅是短短的一圈體驗,但在刺激程度方面甚至比起Continental GT V8還要更為強烈,令人難以自拔地又乘坐了一圈才肯抱著滿足的心情離開車門,Blower獨特的魅力加上優異的車輛操駕極限至今仍縈繞在心中久久無法忘懷...


這次能夠體驗到Blower在賽道上奔馳的英姿確實是相當難得的經驗,也讓僅試乘過近代車種的小編對於沉迷於骨董車種的情懷有著深刻的體認,可惜的是台灣地區因為地處濕熱氣候,即便也有不少骨董車種的收藏家,但因為氣候因素在保存維護方面的確有著相當大的考驗,看來現階段也只能用祈禱的方式希望未來在台灣也能看到更多的骨董車出現了。


另外在這次的試駕活動中,原廠也特別安排了在Bentley服務38年的資深木匠Dave Maddock先生來為大家示範Bentley所採用的的原木飾板製作過程,從現場所提供的材料可以發現,為了維持成品的抗變形與穩定的特性,除了在材質的選用上均經過特別挑選之外,所有的原木飾板都是經過相當多層的切割木片疊合製造而成,跟一般僅處理表面材質的工法在細膩度方面有如天壤之別。



對稱的花紋在Bentley車種上是絕對不能或缺的要素,實際上的作法雖然僅是將木片翻轉進行疊合與黏著來拼貼出對稱的花紋,但是所選用的木材必定是品質穩定的固定樹種,依照車主不同的需求還能夠進行染色或拼貼等不同的設計方式,用來黏合每一層木片的接著劑亦是特殊配方,針對不同材質之間進行最為堅固而持久的黏著方式。


將多層木片進行疊合黏著之後,還需要用50度C的恆溫環境對原木飾板進行加熱,讓接著劑凝固與木片結合的烘烤時間往往要持續數十小時之後才能進行下一步的外型切割動作。



而在現場也特別示範了花紋拼接的實際製作工法,由於許多訂製的花紋樣式均由相當細小的木片拼接而成,所以拼接的步驟不僅是需要有一雙巧手,過人的耐心也是必須具備的部分。



利用工具切除掉不需要的部分木皮之後就能夠拼接出各種花紋樣式,不過現場實際示範時並不如想像中快速,僅僅是實際拼貼出部分的圖樣示範就耗去了近半小時的時間...


黏著好並烘乾之後還必須將飾板靜置於恆濕條件下使其全部乾燥然後進行打磨上漆的動作,總共要使用最細至3000號的砂紙與七層漆料塗佈來進行反覆打磨的動作,直至表面呈現出光可鑑人的色澤與質感才算是完成。



除了較為簡易的直線幾何圖樣拼貼之外,甚至是複雜的曲線也能經由拼貼的動作來完成。


相信看到這邊大家對於Bentley在各種材質選用以及細膩要求的製作工法也能有著初步的認識,未來若有機會接觸到類似的參訪行程,小編也會竭盡所能地為大家報導各種不同面向的分享,希望能夠幫助大家對於造車工藝能夠有著進一步的認識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