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諸事繁忙的數周,小編終於有時間動工《惡靈古堡6》了!已經有玩的玩家們進度想必已經甩到我連車尾燈都看不到了吧。不過雖然動作慢了些,這款經典大作的續集怎麼看都不是可以錯過的東西!《惡靈古堡》系列從1996年於PlayStation平台登場以來,其驚悚恐怖的遊戲氣氛,結合動作生存的刺激感,開創出一個遊戲類型的先河。系列經過了數款作品,故事也發展越益龐大。本次最新作的《惡靈古堡6》還採用了多線主角同時進行,相互交織出劇情的呈現手法。

※本文使用圖片內含恐怖與血腥成份,請斟酌閱讀



好,讓我們開始進行《惡靈古堡6》的測試吧。小編這次進行測試的《惡靈古堡6》遊戲版本是XBox360版,同時還有發售PS3的版本。最近各種產品似乎都很流行進行防摔和防水測試,所以讓我們來看看《惡靈古堡6》從9樓掉下去的表現…


這一點意義都沒有啊啊啊啊!


認真的重來一次。提到《惡靈古堡》系列,不能不提的一定是「殭屍」。所以先讓我們來看看帥氣的殭屍。恐怖驚悚類型的遊戲大體有兩種大宗,跟恐怖片有異曲同工之妙。一種是所謂的東方式的恐怖,強調場景與氣氛的營造,抓住心理的縫隙去敲響心中恐懼的鐘。另一種則是西方式的恐怖,利用各種震撼性的、可怕的、充斥各種噁心怪物的恐怖感。雖然說了東方與西方,但是這並不是一個絕對的分類,兩者都各有心理面與視聽面的效果,只是比重和手法上有所差異。


而《惡靈古堡》系列作為由日本人開發的西洋題材作品,雙方手法都有相當程度的應用。人類的恐懼一個非常大的源頭來自於「未知」,當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何時發生的情況下,恐懼感就會出現。更進一步的,我們所熟知的常識被打破時也是如此,為什麼殭屍是如此歷久不衰而令人害怕的怪物?因為牠打不死?因為牠長得噁心恐怖?我想真正的理由在於,殭屍的存在打破了「死」的界線這件事。


在陰森幽暗的洋館中探索,亦步亦趨的前進,打開一扇扇的門。你永遠不知道門的另一邊會有什麼東西出現,永遠不知道剛剛跨過的死屍會不會動起來攻擊你,甚至不知道自己身邊同行的人何時會變成殭屍。


加上身處孤立無援的地帶,必須在重重殭屍包圍下為自己的生命奮戰,緊張感、恐怖感與刺激感,融合出《惡靈古堡》的整體氣氛。


遊戲進入5代之後,動作性被大幅度的提昇,整體更為刺激流暢,這造成喜歡《惡靈古堡》系列的玩家們意見出現了分歧。一部分的玩家認為,恐怖感的濃度降低卻強調戰鬥的作品,就不叫《惡靈古堡》了;而另一部分則覺得,遊戲性本身的提昇毫無疑問是好事,重點是作品是否做的好玩,而《惡靈古堡5》讓他們覺得很好玩。

▼這種刺激、豪華的場面,在早期系列作中是看不到的。除了調性之外,技術力或許才是最大的問題。


或許CAPCOM考量了兩種意見玩家都有的事實,在本次的新作《惡靈古堡6》之中,採用了首次的三線並行結構。並且三條路線之間,在同樣精彩的前提下,玩起來的遊戲感截然不同。



◎ Leon線

作為《惡靈古堡》玩家熟悉的主角之一,本次的三條路線中自然不會缺席的就是Leon Scott Kennedy這名從Racoon City中生還的探員。在三條路線中,Leon的遊戲感是最接近傳統《惡靈古堡》的。探索、解謎、生存與逃脫,以及與老對手殭屍(Zombie)的戰鬥等。在Leon路線劇情的最開端,他就面對了一個或許是人生最艱難的抉擇…


作為對Leon處處支持提拔,尊敬的領導人同時也是多年好友的美國總統,Adam Benford,原本計畫在一場演說之中向社會大眾公佈Racoon City發生的事件。沒想到就在當天,演講會場受到了大規模生化攻擊,事態發展成Leon最不敢想像的狀況-Adam受病毒感染成了殭屍。


理智上知道Adam已經沒救了,情感上Leon卻沒辦法乾脆的對這位多年好友扣下扳機。而在化為殭屍的Adam將要攻擊一名仍然生存的女性前,Leon終究是開槍令他長眠…此時他沒想到,這個舉動之後居然受人操弄,讓他背負了「射殺總統」的罪名。


而在一旁,差點被總統殭屍攻擊名為Helena的女性,卻喃喃的說出了「都是我造成的。」這樣的話語。正想進一步追問時,Leon發現Mellena與他同樣是政府的探員。


Helena向總部回報了事情狀況,並在Leon同意之前就報告兩人將共同行動。她答應Leon,之後一定會將所有事實坦白。於是無論如何,兩人開始一起行動,優先要脫出這個生化攻擊後的危險區域。


探索中兩人發現了一名仍然生存的男子,他顯得非常恐懼,並提到了有關一陣「霧」的東西。雖然極度害怕,他卻不願意就此離開,因為他必須找到不知被困在何處的女兒。


這段探索的過程整體其實沒什麼戰鬥,但是緊張感滿溢的氣氛卻很好的傳達出來。看著Leon步步為營的前進,小心翼翼的打開一扇又一扇的門,會讓玩家想像著門後是不是會有殭屍撲過來,剛經過動了一下的死屍是不是一不留神就會變成殭屍爬起來。


最終來到一個佈滿血跡的房間,這裡顯然發生過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女性衝了出來,是殭屍嗎?Leon不敢怠慢的舉起槍,卻發現她正是男子分散的女兒。我想,熟悉《惡靈古堡》的玩家們應該都想像的到接下來事情的變化會是如何了,不過即使知道,這個橋段的沈重感並沒有讓人覺得比較輕減。


一行人搭上了仍在運作的電梯,準備到停車場利用男子的車脫出此地。


這時一直顯得非常虛弱的女兒發生了異狀…


變成殭屍了!!!

(圖為《散華禮彌》)

啊,放錯圖了,是這個殭屍才對。然後上演預料中咬死自己父親的人倫悲劇。


在殺死自己父親之後,女兒殭屍將目標轉移攻擊Leon兩人,Helena一時慌了手腳,不知道該不該對剛剛還是個活人的對象開槍。在差點丟掉性命時,Leon的喊話下,她才下定決心讓這個早就已經死去的生命安息。


「我們必須習慣這麼做。」Leon淡定的這麼說著,現場的情況就宛如是他當年生存下來的Racoon City事件重現一般。


樓層來到停車場,就在電梯門打開前Leon感到異狀,門的那邊顯然有些東西。


殭屍淹進來啦!!


有驚無險的把殭屍都殺光,但是因為太緊張不小心把子彈給打完了。這時回歸原始,靠冷兵器決勝負吧,拿出生存小刀!


初期這些殭屍的動作很單純,速度也不算頂快,用小刀解決還滿輕鬆的,可以省下不少彈藥。不過整體來說戰鬥頻率不算很高的Leon線,到後面彈藥其實會多到用不完…Chris會希望分他一點。


如果這篇破千回應,就公開隱藏版殭屍福利社吧。(喂



◎ Chris線

同樣是《惡靈古堡》玩家熟悉的主角,歷作主角中堪稱總和戰鬥力第一的Chris Redfield,最近一邊忙著去《Marvel Vs Capcom 3》中軋一角跟怪物群對戰,一邊還參戰了3DS的夢幻共演作品《Project X Zone》,不過他依然沒有缺席本行作品,堪稱飲水思源不忘本。

(《MVC3》遊戲畫面)

在Chris線故事的開頭,卻沒有直接切進重點,而是來到了一個小酒吧。正在不斷酗酒的人不是別人,正是Chris。


雖然完全不是重點,但是這客牛排也做得太讓人民有感了…我看了好餓。


被搭檔Piers Nivans找到的Chris狀態似乎不太對,居然連Piers都不認得。在Pires的逼問下,Chris顯然是因為受到了某種精神上的打擊創傷,而造成記憶障礙。然而在注意到Pires手臂上BSAA的徽章時,他似乎開始想起一切。


畫面一轉,來到架空的中國都市「蘭祥」。由於這裡受到大規模的生化攻擊,由Chris所率領的BSAA部隊被派來進行援助。這個城市中有著許多眼熟的招牌,就是在東京電玩展時被製作成實體佈景的招牌。


回顧一下TGS2012會場,CAPCOM攤位上這兩塊佈景招牌。




和過去系列中多數的《惡靈古堡》作品不同,Chris線的遊戲感相當著重於戰鬥,而且其中有著許多整個BSAA部隊一同行動的階段。除了對手不是他國部隊而是生化攻擊造成的各種怪物之外…其實乍玩感覺還滿像坊間的第三人稱軍事射擊遊戲。


小隊小心翼翼的打開門,結果門的另一端站著的是……新聞記者。
「請問被派來中國你有什麼想法?」
「請問BSAA出現表示這裡受到生化攻擊了嗎?」
「請問你薪水有比Leon高嗎?」
…其實他沒問這麼多就被Chris推開了。


整座城市的場景細節刻劃相當細緻,連牆上隨意張貼的廣告都忠實呈現,營造出相當華人圈感覺的都市風情…除了多了一點生化攻擊跟殭屍以外。不過開發遊戲的畢竟不是真的華人,雖然感覺得出經過相當程度的考據,不過還是有很多看在中文玩家眼中有點違和的細節。


「波羅油,真好味,麵包切開中…」
啊,對不起,情不自禁。


在蘭祥這個都市中,Chris與BSAA部隊面對的是一群臉上帶著京劇臉譜的敵人。


這些敵人都受到某種藥物的侵蝕,成為了「J'avo」(音近賈弗)。這個字是塞爾維亞文,有「惡魔」的意思,與Leon篇初期遇到的殭屍相較下,動作靈活許多,也會使用各種武器並進行組織作戰。當打破這些受感染的J'avo臉上的面具後,會露出底下已經不成人型的臉孔。


J'avo有著比人類強大許多的重生能力,子彈命中弱點的頭部也要好幾槍才能讓J'avo無法重生真正死亡。並且被感染成為J'avo的個體,還會進一步變成各種有如異形的型態。


如單手化為巨大手臂,擁有強大攻擊力與攻擊範圍,還能從某些角度防下子彈。


或兩手一起,這妖氣感覺有70%以上!


甚至下半身化為蝠翼一般,倒掛著飛來飛去。這樣飛不會腦充血嗎?話說回來我也不知道J'avo腦袋裡面到底還有沒有血…


甚至開門第一時間沒看到敵人卻被攻擊,抬頭一看發現下半身化為節肢動物的J'avo正抓住天花板從上方攻擊。


除了這些雖然難纏但是大致還是個人就能打倒的J'avo之外,本次的反派組織「Neo-Umbrella」手中還握有一種破壞力強大的巨型生物兵器,對陣起來魄力十足。


背上那個原本連接某種聯繫帶的外露組織就是最大的弱點,集中火力以槍械攻擊弱點,倒下以後再攀上去決勝吧!


整體而言,Chris線玩起來的感覺確實比較沒有一貫對於《惡靈古堡》遊戲進行感的印象。然而劇情的安排可圈可點,戰鬥的張弛與挑戰性也相當不錯,並且融合了需要動腦解謎的元素。


不過整體的軍事感真的很重啊。



◎ Jake線

最後的一條路線,擔綱主角的是本次才初登場的角色Jake Muller。雖然作為一名新角色,但是因為他的血緣背景,《惡靈古堡》的玩家們想必會對他充滿興趣。因為這個只相信自己的力量與金錢的孤兒傭兵…正是貫穿整個系列最有魅力的反派-Albert Wesker的子嗣。


與Jake搭檔行動的同伴,個人也覺得是三線之中最為搶眼的一名。這名同伴正是William Birkin的女兒,在《惡靈古堡2》故事中Racoon City慘劇裡,受Leon與Claire幫助生還下來的少女Sherry Birkin。由於被父親在身上植入了「G」的胚胎,使她渡過了數年由政府嚴密監控的生活,最後在交換條件下成為一名美國政府的特務。


身為傭兵的Jake,人身在東歐的小國Edonia共和國中。一批新到來的補給藥物,使得傭兵同伴們產生了異常的變化,其中一名更跑來找Jake的碴。同樣注射了這批「補藥」的Jake,身體卻沒有出現相應的變化,而仍舊以高超的近身戰技將找碴的傢伙撂倒。


與Leon和Chris線在遊戲感上最大的差異,就是Jake在身體能力上顯著的優異。不是持小刀而是以空手進行搏擊,Jake在近身戰鬥能力上出類拔萃,搭配槍枝呈現出與另外兩名主角截然不同的遊戲節奏。


此時,潛入來尋找Jake的Sherry見事態越來越緊迫,直接現身在Jake面前,要求他跟自己一起走。


這個在一旁窺視的身影是…


空手搏鬥是Jake戰鬥的一個特色環節,在Jake線前面的章節之中,他必須利用手槍與空手搏鬥技巧撂倒一路上遭遇的J'avo。雖然Leon篇在前期也沒有火力強大的武器,不過對手從殭屍換成J'avo,戰鬥上的比重差異可是不小的。


逃出眾人都感染為J'avo的建築物,兩人卻受到BSAA作戰直昇機的無差別攻擊。因為對他們來說,這裡的所有傭兵都已經被感染了,穿著傭兵軍服的Jake也不可能例外。


逃到安全地帶之後,Sherry向Jake表明了具體的目的。她真正需要得到的,是Jake的血,Jake的血液情報。同樣注射了使人化為J'avo的藥物,對Jake卻完全沒有造成任何影響。Jake的血是製作抗毒血清的重要關鍵,是拯救世界的關鍵。然而只相信金錢的Jake對於拯救世界似乎不是那麼有興趣,開出來的條件也很乾脆。
「五千萬美元。」


在Jake線面對的敵人和Chris線一樣是受感染的J'avo,這些J'avo也會進行進一步的變化。相較於火力較強大,有小隊圍毆的Chris,Jake卻也不見打起來多累人,該說是Weker血統實在太威了嗎。


連解謎的移動方式都彰顯著Jake在身體能力上的優異,Sherry都忍不住吐嘈了:
「盪過去,你當我是什麼?馬戲團的嗎?我去找另外的路。」


不過身體能力再強也還是個普通人類,遇到這種傢伙,如果要能用拳腳對戰也太威猛了。


快逃啊小女孩!一邊跑給牠追,一邊引爆油桶給予傷害,慢慢磨死吧!


如果一不小心動作太慢,就會被這怪物的死亡之握…喔不,是機械手臂給抓住,如果同伴在身邊可以協助你脫困,不過無論如何先轉動類比掙扎再說。


經過一段時間的纏鬥,終究是埋葬了這個傢伙,相當不容易啊。


繼續往後尋找脫出的路,會來到一個有點黑的空間,於是Jake和Sherry打開了耳夾式手電筒…


這些詭異陰森的場景確實是比較有提醒我們在玩的是《惡靈古堡》…不過大體上來說,想笑的成份比較大。


終於脫出危險區域之後,兩人與BSAA的部隊遭遇,Sherry表明自己作為政府特務的身份,卻發現對方居然認識自己。這人正是當年幫助過Sherry的其中一人,Claire的哥哥,也就是另一條故事線的主角Chris。三條故事線中有著許多互相交錯的情況,讓劇情相互交織龐大。


而作為Albert Wesker可以說永遠的死敵,在前作中親手埋葬Wesker的Chris,顯然感覺到眼前這名年輕人讓他很在意。而此時Chris並不知道對方就是Wesker的兒子,甚至Jake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兩人準備受BSAA協助離去之前,Neo-Umbrella的巨型B.O.W攻來了!作為滿腔善良與正義感的純潔代表,Sherry立刻表示要協助Chris等人對付B.O.W…也算上了Jake。


如果已經玩過Chris線的劇情,那麼對付巨型B.O.W想必是得心應手。


時機成熟之後,Jake一舉跳上巨型B.O.W的背上,拔出一根刺直接刺進背後外露的弱點中了結牠。


緊接著出現的第二隻就比較麻煩了,居然沒有外露的弱點部位。


既然沒有,就拔出來!製造出破綻後,Jake跳上去將金屬拔出,讓弱點部位外露,之後BSAA準備好的重武器就一口氣集中攻擊消滅這只B.O.W。


擊退B.O.W之後兩人搭乘BSAA的飛機離開,卻受到了Neo-Umbrella的追擊。他們的目標正是擁有免疫體質的Jake,不打算就此放Jake離開。


雖然算是奮力擊退了來襲的部隊與B.O.W,兩人搭乘的飛機也撐不住即將墜毀,千鈞一髮之際Jake抓到了降落傘,與Sherry一同張開了它。但是在煩惱它是否足以支撐兩人重量之前,直昇機的螺旋槳碎片卻在降落傘上劃出了一道大口。


俗話說的好,對上主角是兵家大忌,這種小場面就死還當什麼主角。但是醒來的Jake卻發現Sherry被一枚巨大的碎片給刺穿。態度一直很無所謂的Jake此時也慌了手腳,但Sherry卻要求他什麼都別管,把碎片拔出來就對了。


拔出碎片後,在Jake的訝異下,Sherry的傷勢在體內G胚胎的作用下快速癒合,雖然Jake想追問,Sherry表示一言難盡…急著尋找不知掉落何處的Jake血液資訊。而兩人的同行與戰鬥才正要開始。



◎ 三線之外

在結束了Leon、Chris與Jake三條劇情線之後,還會開啟的是第四條的劇情,以Ada Wong作為主角。Ada並沒有同伴,整體的遊戲進行偏向解謎與匿蹤。在Ada線之中,將會補足其餘三線中留下的謎團,以及將整個《惡靈古堡6》的是劇情前因後果交待,從第四個角度進行串接。

除此之外,原本的三條路線中,其實我們也可以選擇要以主角本身還是同伴進行遊戲,這只會影響到行動上的視點與操作感,對於觀賞到的劇情是一樣的。如Chris線如果選擇操作Piers,就能感受Piers出眾的狙擊能力。

不管是哪一線,其實角色的動作操作都是相同的,但是因為特性上的差異,以及場景、戰鬥的安排,讓連Ada在內總共四條路線的遊戲感截然不同。而且介面上也安排了一些巧思,會根據角色當下所使用的PDA而有變化。


在關卡之中,除了彈藥、榴彈、藥草等各種輔助性道具外,還會取得技能點數,這些技能點數可以用來購買學習各種技能,讓遊戲進行更順暢。


在章節結束之後會進入技能購買的畫面,技能有許多種類,但是同時只能裝備三個。學會的技能不管玩哪一條路線都能共通使用,而且在遊戲過程中能隨時換裝需要的技能。不過由於只能裝備三個項目,技能又有深淺層之分,會建議選好方向之後,集中點數投資三個就好。



◎ 結語

整體來說,撇開「是否像《惡靈古堡》該有的樣子」這個話題不談,《惡靈古堡6》毫無疑問是一款相當可玩的遊戲。劇情的完善深刻,理想的橋段節奏掌握,玩家情緒的引導,搭配符合這個世代遊戲該有的精美畫面與細緻場景,當之無愧是一場遊戲饗宴。在遊戲樂趣方面,四條路線分別能帶來不同的遊戲感受,也增添了全部跑完的動力。

小編並不是多資深的《惡靈古堡》迷,所以對於所謂「《惡靈古堡》的樣子」確實是相對比較無感的。但是自己熟悉的系列作出現大幅度變革的經驗,在我的遊戲歷程中也遇過不算少的例子。整體來說,我真正在意的點會是「這一款遊戲究竟好不好玩」、「這一款遊戲做的夠不夠水準」,只要好玩、只要質感分數夠高,我就能認同這是一款好遊戲,就能抱著開心的心情去享受。

不過話說回來,《惡靈古堡6》在恐怖感方面確實是沒有接觸前預期中的深刻,雖然在遊戲過程中會緊張著哪裡有敵人出現…不過距離那種「一個人不敢在晚上玩」的程度還差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