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中之龍》堂堂邁入了主線第5部作品!加上《黑豹》、《見參》、《OF THE END》之後,《人中之龍》系列作品簡直是個大家族,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在本傳中看到桐生一馬的故事,才最有玩《人中之龍》的感覺啊~距離遊戲上市已經過了2周,死忠的玩家朋友大概都已經玩透透了,無奈小編要測的遊戲太多,能用的時間太少,至今才有空好好品嚐一下《人中之龍5:夢、實踐者》。礙於時間關係,也無法完整評測整部作品,詳細的介紹這次擔綱主角的所有五名角色遊戲內容。


幸好在初期接觸到的就是最代表性的人物-桐生一馬的故事!而且在評測告一段落以後認真覺得…光是桐生一馬篇,豐富程度和份量都快要匹敵許多其他遊戲整部作品了。


小編本次拿到進行評測的《人中之龍5》,是含有特典贈品的豪華版。內容包含了《人中之龍5》遊戲光碟、全國5大都市地圖、精選原聲帶,以及五大角色劇情腳本。


對於日文並不精通的中文玩家來說,最驚喜的毫無疑問是這本劇情腳本!


《人中之龍》系列故事的劇情如此吃重,如果是無法閱讀日文的玩家,實在是太難完整感受到箇中感動與樂趣。本次《人中之龍5》居然推出了完整的中文劇情腳本,實在是一大福音!

雖然比起直接讓遊戲內容中文化來說,直覺性是差了那麼一點,而且腳本中收錄的也僅有主線劇情的對話,多數支線都沒有在內,但是已經讓不通日文的玩家們能更深刻的感受《人中之龍5》的故事了。

《人中之龍》系列的本傳出了5部作品,一直到《人中之龍4》時才導入了多主角、多線劇情的系統。要說到誰才是貫穿整個系列的重要人物,當然非初代起就作為主角的桐生一馬莫屬。


「堂島之龍」、「傳說中的極道」,幾部作品經歷的故事下來,桐生一馬已經是傳說等級的存在。而在完成了《人中之龍5》桐生一馬篇的故事之後,我突然有想唱兩首歌的感慨。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生在世只有兩字,一字情~一字義~」
「重出江湖~!不要阻擋我的路,我不會再認命,不會再讓步!」

這兩句歌詞完全把桐生在本代故事中的心路道盡啊!打從骨子裡作為名為「極道」的生物,即使桐生竭力想隱藏過去,居於平淡…江湖這個大染缸也不會簡單的放他銷聲匿跡。更不用說桐生一馬的腦袋裡簡直是刻滿了情義與責任,最終為了情份、為了義氣、為了自願背負的責任,仍然義無反顧的站出來。這種不逃避自我背負之「道」的帥氣,也就是桐生作為主角之所以充滿魅力的一大理由了。


《人中之龍5》的故事舞台來到了日本九州的福岡,九州最大的娛樂區「永洲街」。


故事從兩群對峙的凶神惡煞間開始。這兩群人一群穿著紅色的運動服,另一邊則是給人沈重壓力的黑西裝。穿西裝的一邊正是系列故事中大家絕對不會陌生的組織-「東城會」,在第6代會長堂島大吾的經營領導下,已經是一個有3萬以上成員的巨大組織。


而另一邊穿著奇妙紅衣的則是九州當地組織「山笠組」旗下「八幡組」的成員。相對於東城會的精英集團感覺,這些人相對就很像不良份子組成的烏合之眾。


緊繃的氣氛中,一輛加長轎車開進對峙之間。車上正是東城會的第6代頭目堂島大吾,以及正與其會談的山笠組組長,本作新登場的角色「斑目忠」。


堂島大吾之所以來到九州與斑目對談,目的是要以對等的「五分盃」,也就是不分上下去締結東城會與山笠組之間的關係。這個提議對於勢力相差懸殊的東城會與山笠組之間,毫無疑問引起了各種問題與反彈,對於東城會方面部份人來說,一個地方弱小組織卻要和自己所屬的東城會平起平坐簡直不可思議。而反觀山笠組也有聲音認為,這種沒道理的結盟絕對不安好心,一定是東城會要併吞山笠組的手段。


在這樣的氣氛下,由於堂島給予斑目的絕對尊重,整件事似乎取決於斑目的意向。而對於堂島居然敢於在異地單身赴會臨時變更的車上會面這份膽識,斑目可以說另眼相看。


兩個組織的頭領會面在這樣的氣氛下結束,光是開頭這段短短的劇情演出,就帶出了黑道組織之間交流衝突各種檯面上下的複雜糾葛,以及顯露兩名領袖的氣質與器量。結束會談之後,堂島大吾的輔佐,青山組組長青山稔召來車輛要送堂島回下榻飯店。


但是堂島卻表示,難得來到福岡,他想自己一個人到附近走走,時候到了就會回去。


獨自一人走開的堂島來到了計程車排隊載客的隊列,沒有走向等在最前面的車輛,卻不顧司機的意思,刻意搭乘了中間的一輛車。雖然起初這名司機想拒絕,在堂島的堅持下只好切換為載客中把車開走。


上了車後,堂島看了一眼駕駛員的營業證。這名駕駛的名字叫做「鈴木太一」…拍這種照片可以包的像是要去搶劫,騙鬼啊!!!


雖然司機真的是把臉包成這樣沒錯啦…面對沈默寡言的計程車司機,堂島大吾卻是滔滔不絕的說了許多事情。雖然用了隱晦的比喻,但是堂島毫無疑問是在敘述自己領導東城會所遇到的問題,以及之所以來九州,與山笠組結盟的理由等。對於表現得不感興趣的司機,堂島只是淡淡的說…「沒關係,就當我在自言自語吧」。


漫無目的的繞了一段時間,堂島似乎沒有特別想到哪裡去,只是想找個人吐吐苦水、講講話、喊喊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不過司機卻沒辦法這樣一直陪他閒逛下去,回到了在永洲街的一角開了車門,表示自己不收錢,但是沒辦法再陪堂島晃下去了。


雖然堂島似乎還沒有打算中斷,但既然司機都這樣表明了,也只好下車離開。在離去之前他自嘲似的這樣說了:「意思是我得學著靠自己的雙腳走到目的地…是吧。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很拼命的在盡我所能了。」

「第四代。」

咦?堂島大吾是東城會的第六代會長…如果要說到第四代的話,不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堂島之龍」……桐生一馬!?所以說堂島之所以刻意選了這台車,並且告解式的說了這麼多的理由是…


將堂島放下,暫時停下工作來到食堂休息的計程車司機,拿下了口罩與墨鏡。是說這種晚上戴墨鏡本身實在是不自然到一個極限。


果然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我們最熟悉,貫穿《人中之龍》本傳系列的主角桐生一馬!究竟出了什麼事,讓桐生隱姓埋名在這裡從事計程車司機的工作生活呢?而雖然我們都已經知道那是必然的結果,已經從極道退隱的桐生又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再度被捲入極道間的恩怨漩渦之中?


《人中之龍5:夢、實踐者》的磅礡故事,就從桐生一馬的運將生活開始!


作為一款劇本講述極道人生與江湖恩怨的作品,《人中之龍》系列之所以受歡迎而讓人深刻感動,並不是因為它的主題是「極道」,而是遊戲中的各項細節堆積、生動呈現,把極道這個主題活靈活現、宛如親身經歷般的在玩家面前演出。往回追溯同類型的作品,最早想要做到這件事的,是同樣為SEGA出品,由知名製作人鈴木裕打造的圓夢作《莎木》。

《莎木》是一款具有相當重要指標性意義的遊戲,開放式自由行動的場景、宛如在遊戲世界中生活的NPC、電影般的對話與劇情呈現、以及現在許多作品都大量應用的「QTE」系統,這些幾乎都是《莎木》首次大量應用在遊戲的概念。但是老實說以現今的眼光來看,作為一款「遊戲產品」,《莎木》它偉大,但不好玩。

真正讓《莎木》想呈現的概念成功化為一款「好玩」的遊戲產品的,正是名越稔洋所領軍開發的《人中之龍》。綜觀檢視,會發現《人中之龍》有許多承襲《莎木》架構世界的概念,並且更進一步的強化了遊戲性。《人中之龍》的世界刻劃非常的細緻真實,光是在遊戲舞台走動,都會讓人有在日本街頭閒逛的感覺。像是這個在食堂店面中的立食文化在台灣非常少見,在日本就不算稀有。


走在街上時,路上的行人不會讓人感覺只是單純的背景,或是冷冰冰只會重複同一句話的NPC。每個行人幾乎都設定有他們的行動路線與目的,是觀光客、上課途中的學生、逛街的OL…在行人的穿著、行動與對話中都能感受設定的細膩。


而在遊戲中登場的許多店面也刻劃的相當細緻,像是堆滿商品的超市場景。


日本街頭隨處可見的販賣機。


便利商店更是不但細緻,還有許多互動性!架上的雜誌刊物可以拿起來看封面。






我想看內容啊!!!


漫畫更誇張,製作小組顯然和漫畫出版社取得了授權,放了許多部漫畫的完整第一話在遊戲中提供翻閱。增添遊戲世界真實性的同時還宣傳漫畫作品,一舉兩得啊。






當然僅僅是真實不會讓人覺得好玩,遊戲中也有些超常的環節存在…像是一般人絕對不會走兩三步就被小混混給纏上。唉,小鬼們,知不知道你招惹的人是誰?堂島之龍?傳說中的極道?不不不,那些虛名都不重要,重點是你在招惹的是「主角」啊!!對上主角是兵家大忌,這句亙古不變的名言聽過沒有?


自在變化的戰鬥系統,是《人中之龍》系列之所以好玩的點之一。從初代到現在的5代之間,桐生立下的豪華戰績根本只能用怪物形容,完全是超人等級的戰鬥力。以一敵百對桐生一馬這號人物來講只是剛好而已。雖然四代登場的秋山駿、冴島大河等新主角的戰鬥力也不俗,但是要說到深植人心的強大,我還是首推桐生。


爽快的打擊感是動作戰鬥遊戲的基本,一拳一腳的特效、音效、操作,讓人感覺拳拳到肉,在這基本以上,《人中之龍》的戰鬥中還有許多演出爽快的「終結動作」。這些終結動作在實質上來說,可以提昇打倒敵人的效率,短暫的無敵時間也能用來應付敵人群毆,不過最重要的是那視覺效果實在非常爽快紓壓!


桐生在徒手戰鬥時,以輕攻擊、重攻擊組合去施展各種連段,搭配防禦與閃躲和敵人進行攻防。當時機正確時,靠近按下重攻擊就能施展各種「極」動作,也就是終結技!這些終結技的種類非常多,在不同的時機使用動作不盡相同,在能力成長之後,還會追加更多的終結動作,或是追加攻擊。


靠近牆壁時就抓去掄牆,躺在地上就用鞋跟踩臉,抓起來就大迴旋把他摔出去,每個動作的爽快性都是一等一的,不過危險性也是,好孩子千萬不可以學啊。


在遊戲初期,當計程車司機的桐生和車行老闆一起吃飯時,在路上會遇到一個女孩子被小混混騷擾。車行的中嶋社長雖然正義感十足,卻沒什麼打架天份…所以桐生只好站了出來。
「想搭訕誰是你們的自由,但是對社長出手就不能原諒。」
你們惹到瘟神了,快逃啊!


等等,在出手幫忙前先確認一下…喔喔!是正妹,那這個忙我幫的甘願。(喂)


三兩下解決這場巨象與螞蟻的對決後,因為社長慈悲為懷,沒有多為難這幾個小混混。


可愛的女生也向兩人道謝…等等,後面站著那個傢伙怎麼看都很不自然啊。你誰?這女生的男朋友嗎?那剛剛幹麼不出手?還不快點把人帶回家?


女孩離開了,桐生也和老闆離去,青年還是站著耍酷。所以你到底哪位啊?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謎底揭曉了,這名青年主動找上桐生。這個人叫做古牧宗介,在附近有著「狩獵不良的宗介」這樣的綽號,因為觀看桐生的身手產生興趣所以主動接觸。但是…古牧?這個姓氏怎麼有點熟悉…《人中之龍》系列的玩家也許還有印象,神室町中有個道場師父就叫「古牧宗太郎」,桐生會從他身上學會不少武術技巧。


原來宗介正是古牧宗太郎的孫子,他從桐生的打架動作中看到了古牧流動作的影子,感到非常有興趣。主動接觸之後,宗介決定幫助桐生再次磨練因為退隱而鈍化的身體,準備在桐生恢復全盛狀態之後與之對決,間接達成勝過古牧宗太郎的目的。


古牧宗介是《人中之龍5》中會遇到的第一個學習武術NPC,透過與他切磋,能讓桐生解開「古牧流反擊」、「古牧流迴避攻擊」與「古牧流借力使力」等基本招,進階之後還能學會更多其他招式。其中「反擊」個人覺得非常重要,最好可以在初期盡早去找宗介解開。有了反擊之後,以防禦動作承受對手的攻擊時,就能按下重攻擊以反擊彈開對手,製造一個攻擊破綻,是相當實用而且重要的技巧。


在以升級時獲得的點數強化自身戰鬥能力時,也會發現許多古牧流動作的影子,畢竟在前幾代中桐生也從古牧宗太郎身上學了不少技巧。


以武術技巧進行格鬥之餘,利用自身的「氣」也是桐生重要的戰鬥要素。雖然說是氣…不過他打不出龜派氣功或波動拳的…前面提到的許多終結動作,其實也都需要消耗氣量來進行。在戰鬥中解放「氣」可以讓桐生做出許多比平常更加靈敏強勁的動作,像是「怒龍的氣位」在解開之後會全身爆出紅光,進入霸體狀態,無視任何攻擊碾壓敵人。


而「五龍之極」則是一口氣解放所有氣量,對應輸入QTE之後進行有如大絕招般的強大攻擊。


在與強大敵人的戰鬥中,偶爾也會出現需要以QTE進行反應的「勝機」。如果成功輸入QTE就可以一口氣把戰局扳向對自己有利的局面。反之就是受到不小的傷害…


被二人組的其中一個從後面架住,另一人大力揮拳打了上來,成功按下對應QTE,閃過攻擊同時還讓他打中同伴!


空手以各種武術或搏擊技巧戰鬥已經相當豐富了,但是《人中之龍》中戰鬥真正精彩的卻不只是這樣。利用各種武器甚至周遭的物件協助戰鬥,才是街頭打架的精髓!垃圾就用垃圾桶來解決!!


桐生可以把身上取得的各種武器道具裝備在方向鍵對應的欄位上,除了空手之外還可以裝備三種武器切換使用。這些武器從典型的日本刀,到大鎚、木棍、高爾夫球桿、警棍都有。瞧瞧這有如劍術達人級的日本刀握持與揮砍,完全不像是隨手拿來亂揮,不愧是曾經在《人中之龍見參》當過桐生一馬之介的男人…


街頭打架,用木刀也是很足夠的。如果上面刻上「洞爺湖」威力應該會上升吧。


不過說到什麼武器最像真男人該用的,平常我會回答用自己的拳頭開拓道路!直到拿到了這個預想之外的神兵,這管東西可不只是又大又重砸人痛而已。


它還可以發射!這是什麼?迫擊砲嗎?桐生已經強大到連迫擊砲都能徒手拿起來幹架了?


才不是什麼迫擊砲那種膚淺的東西,被拿來當武器的這管傢伙…是煙火,煙火啊!祭典時會拿來放的煙火啊!男子漢就是要拿煙火砲管來幹架啊!


好煙火,不來一發嗎?


裝備性武器之外,在對戰場地上的許多物件都可以進行互動,拿來痛毆對手。這些東西的種類繁多,交通錐、盆栽、垃圾桶、自行車…


對,自行車,就是最近越來越夯的自行車。我們的桐生一馬也很跟得上潮流,不時就會騎一下…


只是騎的方式顯然有點另類。


話說回來一台自行車也不便宜,不知道這些車主回來發現車子爛了作何感想。(逃)


雖然打架本身很豐富有趣,但是不管是永洲街還是過去的神室町,路上吃飽沒事來踩獅子尾巴的閒人也太多了。有事沒事就會被各種混混、流氓、金光黨、幫派分子攔路找麻煩。其中我最不解的是那些男公關們,在永洲街上被男公關找麻煩的頻率也高的太誇張了!什麼時候男公關的工作變成找碴啦?


雖然過去桐生是有著堂島之龍稱號的男人,但是在這裡只是一個化名為鈴木太一,「安分(?)」的計程車司機,可以不要連出門走去上班一路上都要打上十幾場架嗎…


因為某種原因,離開了沖繩的退隱住處,也離開了心愛女人留下的女兒澤村遙之後,桐生以鈴木太一為假名來到了九州福岡,並在某次契機之下受到永洲車行的社長中嶋賞識,讓他在旗下作為計程車司機工作。


對於能有這種安穩的工作,經歷過人生百態驚濤駭浪的桐生是相當感激的。極重視人情義理的桐生對社長中嶋也相當敬重。中嶋是個誠懇而照顧員工的社長,在序盤劇情中就因為擔心桐生不能融入員工們的休閒,主動邀約他去喝酒。


之後更半強硬的把桐生拉到酒店去「休閒」一下。


這個社長雖然大體是個好人…但是就是太喜歡做自不量力的事情了。酒醉之下居然想去「處理」在店中鬧事的山笠組成員。果不其然是被打趴在地上…


然後當然又是桐生接手解決了。


在《人中之龍5》的桐生篇中,桐生會以假身份鈴木太一從事計程車司機的工作。甚至在東城會會長堂島大吾失蹤,東城會部下循線找到他時,他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身份復出,堅持自己就是「鈴木太一」。


計程車司機的工作是桐生篇中相當有趣的一個遊戲系統。只要到鈴木太一工作的永洲車行與櫃台阿姨對話,就可以承接作為計程車司機的工作。計程車司機的工作有三個部份:自由載客、叫車載客與打倒惡魔殺手。咦,最後一個聽起來怎麼有點神秘?


自由載客個人覺得是相當有趣的設計,桐生必須開著計程車在接上巡迴,載起攔車的客人,送到目的地。途中是否有違反交通規則、是否讓乘客感到不適、有沒有在時間內到達目的地,都會影響評價結果。


行進中客人還會對作為司機的桐生搭話,我們必須按下對應按鈕決定回應的話語。前幾趟工作時,一邊要注意開車、交通號誌、維持速度…還要一邊聽看怎麼回客人講話,切身感覺開計程車也是不容易的工作啊…


叫車載客相對就輕鬆一點,不用我們自己操作駕駛。叫車載客比較像是一個個的對談事件,在接送各式各樣的客人過程中,與他們交談、解決他們的困擾、也會遭遇各種特殊的事件。在選單中可以決定要承接哪個叫車的要求,當然先看看有沒有美女能載!…嗯,選到這個雖然不是我的菜,不過還算是清秀吧,出發吧!


等等,在出發前觀察力驚人的桐生發現了某種神秘的東西,不愧是被稱作堂島之龍的男人…什麼都逃不過他的眼睛。鼻毛,是鼻毛啊!桐生你幹麻盯著人家鼻孔看啊。


之後在車上,這名少女一直興奮的說著今天是她第一次被男生約出去,已經精心的打扮過了,一定要讓對方留下完美的印象。然後我們義薄雲天的桐生絞盡腦汁想著怎麼提醒她「鼻毛露出來了」,又不傷她的心。


花了一番功夫,最後總算是讓少女自己發現這根突破天際的鼻毛了,可喜可賀。


再來接下一個工作吧,什麼?「美人的誘惑」?聽起來就很有搞頭啊!


等等,說好的美人咧…


「司機先生,要不要現在和我去約會呢?」
請容我我鄭重的…拒絕。


邀約失敗,這名「美女」卻開始自白了,原來她是仙人跳組織的成員,負責用盡各種手段把計程車司機給騙下車,然後由同夥進行勒索。但是她已經厭倦了,想要正正當當的過日子,央求司機桐生幫助她。糟了,雖然這怎麼聽都有問題,但是義字當頭的桐生被這麼說了是不可能拒絕的啊。


結果…果然這個舉動是順了「美女」的意,都說了她要「用盡各種手段讓司機下車」嘛,你是在驚訝什麼啦!


不過結果都是一樣的,這是誰?開玩笑,堂島之龍、傳說中的極道桐生一馬欸,更重要的是他是主角欸!敢勒索這樣的對象,還要不要命啊。


在一次叫車載客中,桐生的車子突然被惡意逼車。車上的乘客說,逼車的對象是不法暴走集團「惡魔殺手」,專門到處挑釁車輛進行競速。說巧就是這麼巧,這名乘客居然是負責相關案件的警察,他允許桐生正面和這些傢伙較勁以打敗他們,事後更希望桐生能協助他擊潰惡魔殺手。


所以計程車工作的項目中就開啟了「擊潰惡魔殺手」的項目了。這個工作項目的內容很簡單,和惡魔殺手的車手們進行一場一場的競速,然後打敗他們就對了!


只能說桐生一馬能成為傳說不是隨便說說,不只打架厲害,連開車都有兩把刷子,普通的計程車居然都能使出秘技。


去吧!甩掉對手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這個競速的小遊戲並沒有正統賽車遊戲那麼嚴謹,並不是很講求手感什麼的。只是競速的場地在高速道路,路上會有許多其他車輛,所以競速過程其實是在閃避這些車輛、搶內線、以及抓準時機使用氮氣加速以及「極」的秘技爆裂推進。


這些與惡魔殺手的競速對戰任務,通常會在打架中擊潰路邊來找碴的惡魔殺手成員後開啟。簡單說這些傢伙打架打輸了心情差,就打電話給車行…藉故叫車出去想靠競速痛宰司機發洩。但是沒想到開車的不但就是先前痛扁自己的人,連競速都被壓倒勝啊。


終於從一天的計程車工作中下班了,早早回家休息吧。在路上遇到車行的前輩司機,上前攀談一下…咦!?居然發生了誘拐案件。桐生你的生事力場威力快要逼近柯南和金田一啦。


二話不說跟前輩借了車,馬上開始追捕誘拐犯人!


與惡魔殺手的競速是比誰先跑完圈數回到終點,而這個與誘拐犯的追逐則是必須在限定時間內成功超車攔截目標車輛。


攔下來的眾人以被誘拐的男童作為人質,雖然蒙著面…但是從聲音就被母親認出是不久前被男童父親解僱的員工挾怨報復。


接下來怎麼辦?先扁再說囉。戰鬥、駕車競速、故事事件,《人中之龍》之所以精彩而吸引人的點,除了它有豐富的遊戲系統之外,這些系統之間生動有趣的結合也是一大重點!


忙了一天,肚子餓了,晚餐就到路邊攤吃拉麵吧!桐生來到了先前跟中嶋社長一同喝過酒的攤子。老闆也認出桐生就是和常客中嶋來過的人,因為中嶋常常光顧的關係,老闆決定請客。


無功不受祿,桐生覺得就這麼白吃不好意思,老闆原本還是想堅持不要他付錢…沒想到這時他卻突然閃到腰了!


於是就變成了這個狀況…拉麵屋桐生誕生啦!做什麼都有模有樣…該說不愧是桐生,還是不愧是主角?


這個事件,就是過去《人中之龍》固有的「打工系統」,在拉麵屋打工的過程中,我們必須注意來店客人的需求,決定四個麵簍的麵各要煮到多軟,在適當的軟硬度讓計量條停下來,撈出麵遞給客人。


客人對麵的需求硬度有六種,看準時間在指標到達時按下對應麵簍的按鈕就會把麵撈起。如果成功比率夠高,就會進行到下一個階段,來的客人會越來越多,速度也需要越來越快。


前三個階段大體上都還算很簡單的,因為客人的點餐主要都是由左邊麵簍順序向右,雖然偶爾會有後點的想要比較硬,需要比先點快撈的狀況,但是都算好判斷。但是到最後一個階段時,連點麵的麵簍順序都會隨機亂跳…非常容易混亂,需要經過不少練習才能做到完美吧。


第一次的代班結束,老闆大大稱讚桐生實在太有天份了,簡直是拉麵的天才。而且看著桐生俐落的煮麵動作,居然連腰都不知不覺痊癒了,有沒有這麼神啊。老闆表示,有興趣時隨時可以去打工賣麵。


忙了一天的工作,晚餐也吃了,還順便兼職做了點外快,總該來些「休閒」了吧。有玩過去《人中之龍》系列,而還沒時間接觸《人中之龍5》的朋友,一定在想,怎麼講了這麼多還沒有進入「正題」?別急,這不就來了嗎?我們來看看永洲街的夜生活吧!


在故事序盤,社長中嶋帶著桐生前往的酒店「奧莉薇亞」相對是很高級的店,所以在桐生前往找仲介時,對方會推薦桐生去另外一間店「La Seine」。


自己直接前往該店是不得其門而入的,一定要透過介紹人領路之後,才會開啟這個系統。


來到了「La Seine」,招待的服務生會先說明店中的消費方式。低消8400,服務費3150是吧,雖然沒有認真賺錢,但是這時我身上好歹也有個28萬日幣,怕什麼,先玩再說!


第一次來也沒有什麼對象好指定,就讓店家派小姐吧,來了一個有著俏麗短髮的小姐「莉玖」,照面先打招呼,並給了桐生營業用名片。


酒店系統大體和過去的差異不大,就是不停的和來坐檯的小姐互動、花錢、討對方歡心。說實在我原本很難去想像這種事情到底有什麼樂趣,說穿了就是花錢和聊天而已,又不能(自主規制消音),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不過當在《人中之龍》裡面,表情生動細緻、反應活靈活現、樣貌姣好、皮膚吹彈可破,香香軟軟的女孩子坐在身邊,你手上又不是沒有閒錢可以做些什麼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討好女生是男人的生物本能。


話說回來桐生你這傢伙…明明在外頭把本名保密到家,從來不承認自己是誰,都說自己叫鈴木太一,跑來酒店玩時就大喇喇的亮本名啊!


點些東西來吃喝吧,讓我們看一下MENU。嗯…等等,我好像看到了奇怪的東西,扭蛋機!?在酒店可以點扭蛋機?這是什麼奇怪的Sense?


點來瞧瞧,還真的是扭蛋機啊!!!


扭出來看看是什麼…是一只女用高級錶。反正也用不到,就送給莉玖吧!


收到禮物莉玖先是高興了一下,好感上升!


然後卻又覺得兩人還不夠熟,不好意思收這種太貴重的禮物…結果先前累積到快滿的好感直接掉了一半。女孩們的心事~還真難猜。


不知不覺時間也到了,要不要延長時間呢?


還是不要好了,結帳吧!看了看帳單,我才待沒多久~就花了6萬多下去,這個錢坑絕對比攝影還深啊…


工作結束,外快賺了,還去酒店休閒了一下,外帶路上痛扁數不清的雜魚,真是令人心情愉快的一天,桐生回到了自己在永洲街的住處中。在黑暗中沉思時,一個女性的聲音說著:「我回來了。」


打開燈,是個面貌姣好,舉止溫柔,隨時掛著一抹微笑的女性。


咦,這不就是在中嶋社長帶桐生去的店「奧莉薇亞」中工作的首席小姐真由美嗎?


因為某種原因,兩人過著幾近同居的生活。桐生雖然希望真由美別那麼常往自己住處跑,也不用為他做些照顧生活起居的事情,但是真由美顯然相當樂在其中。由於真由美雖然半強硬的住進桐生的住處,但是卻從不會去過問桐生的過去,不知不覺也讓桐生產生安心感,成為某種程度的心靈寄託。


背負著名刺青師「歌彫」的龍紋刺青,以及許多過往傳說的桐生,現在想要的只是平淡不被打擾。有一個平凡而穩定的工作,悠閒而安靜的生活,身邊也有人陪伴(即使稍微覺得不妥),這樣的生活或許對桐生來說是一直以來所希冀的。但是或許不平凡就註定是桐生的命格吧。


一天工作結束之後,兩名東城會的成員找上了桐生,其中較資深的一人馬上就認出「鈴木太一」就是傳說的第四代會長,桐生一馬。從兩人的詢問中,桐生得知了堂島大吾失蹤的訊息。嘴上說著一切早就已經與自己無關,但是肢體語言卻出賣著自己,不知不覺間把手上的菸捏的死緊。


根本是由情義與責任感結塊而成的桐生一馬,是不可能放著自己過去的弟兄不管的。即使他再想要從江湖淡出,江湖卻不會就這麼放他離去。於是桐生在一步步的無可奈何中,再度投入了極道的世界…或者他從來就沒有真正抽身過。


在躊躇著是不是真的要再次插手這些極道世界的問題時…一名大阪府的府警跨區找上了桐生。他知道桐生的真正身份,並且正要找到一個像桐生這樣在極道間面子吃得開,實力堅強,卻又已經不是極道的人,去化解可能會演變成全面戰爭的危機。


或許這樣嚴重的事態,正是桐生一直等待的一個藉口?總之為了防止組織間的衝突演變成戰爭,桐生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不怕危險直接和近江連合的若頭接觸…


之後更為了找出堂島的線索,以及揪出意圖破壞東城會與山笠組間和平的東城會內賊,幾乎是單槍匹馬的打進山笠組大本營。


為了太多的他人而不是自己,桐生一馬一次又一次的違背本願插手他嘴上說著已經不想再回歸的世界。但是從他的一舉一動都能簡單的看出,他根本停止不了內心的掙扎,也不可能撒手放下這一切。能簡單的為了自身的安穩而把情義丟開,那桐生一馬就不會是桐生一馬了。


但是隨著他再次越陷越深,事情也越演越明朗,他發現自己是在某個熟知他性格的人計算下,被卷進更大更深的陰謀漩渦之中。


當一直只是被逼著做出反應的桐生一馬,堂島之龍、傳說中的極道,真正下定決心再次踏足這個世界時,有誰能阻止他貫徹極道的義理?


光是桐生一馬篇,就已經有著千絲萬縷的恩怨糾葛,互相交織糾結成一個磅礡壯闊的極道故事。桐生一馬究竟會怎樣的復出於極道世界?陰謀幕後的黑手到底是誰?真由美對桐生的感情是否能開花結果?有太多值得關注的精彩發展等著《人中之龍5》的玩家去期待。


而且在桐生篇之後,更還有著以「澤村遙」、「秋山駿」、「冴島大河」等重要角色,以及新登場角色「品田辰雄」為主角視點所進行的故事篇章。


桐生一馬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澤村由美所留下的女兒澤村遙,目前正在演藝圈的世界中努力。在《人中之龍5》之中,也有著一段以遙為主角視點進行的劇情。當然…沒這麼超展開的讓遙去街頭鬥毆。相對的,在遙的劇情中則有著作為偶像藝人在舞台上的戰鬥。


桐生原本在沖繩與遙以及「牽牛花孤兒院」的孩子們共同生活,卻因為某種原因而必須離開,來到福岡隱姓埋名生活,箇中理由也會隨著劇情篇章推進而解明。


主角群之中,作為新登場人物的「品田辰雄」,15年前曾經是棒球界的強打新星,卻在一場比賽的再見全壘打後,被冤枉指控涉及簽賭而從棒球界被驅逐。經過了15年,因為某個機緣而得到機會查明當年簽賭事件的真相,以此為起點涉入了之後更大的事件之中。


雖然沒有什麼武術格鬥或打架的經驗,但是過去是明星運動員的品田憑著自己的運動神經,也有相當不錯的打鬥實力。而且由於對棒球的喜愛與執著,在打架中絕對不會以「球棒」作為武器,戰鬥中即使撿到也會自動丟掉這點,能感受到品田對於棒球的重視。



玩《人中之龍》系列的作品時,我一直覺得就像是在看一部互動式的日劇一樣,而且隨著遊戲一代一代製作更加精細生動,這樣的感覺更甚。遊戲中的許多系統固然有趣爽快,但是之所以這個系列能吸引玩家一代一代的玩下去,我想最重要的是製作團隊很精彩而深刻的將這些角色的「人生」與「靈魂」呈現在玩家面前。細緻真實的遊戲舞台,讓這些主旨更鮮明的被帶出來。


劇中登場的許多極道角色,都呈現的非常帥氣、器量十足,但是這是因為想要美化黑社會,美化私鬥行為嗎?我想並不是這樣的,這些人物之所以讓人覺得帥氣、覺得酷、覺得強大,是因為他們被刻劃成展現出堅定的信念,披荊斬棘的走在自己認同的道路上。


也許會有迷茫、也許有許多無奈、當然也會遇到不少挫折,但是就是因為他們顯露出這些像是一個「人」該有的情感,更顯得有血有肉、有生命有靈魂。「極道」只是一個呈現的題材而已。


《人中之龍》系列的劇本畢竟只是一個「故事」,不是什麼勸人向善的寓言,但是它如同許多戲劇、電影、小說作品一樣,確實傳達了一些深刻而撼動人心的東西。而且以桐生一馬這個角色來說,雖然作為遊戲主角他被設定成打架無敵,但是他的角色特質呈現上最重視的並不是鬥毆的「強」,而是情義、責任等作為一個人的強大。

雖然這麼說不過畢竟是遊戲,遇到該扁的盡量扁下去就是了。


純粹追求遊戲性與樂趣,《人中之龍5》帶來不遜於過去系列作任何一代的有趣程度。而追求精彩故事與喜歡欣賞動人演出的玩家來說,《人中之龍5》更是不容錯過的一部強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