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3台北國際電玩展展期中,SCE邀請了許多位重量級製作人來談,和玩家進行互動、介紹自己的作品,並接受媒體訪談。其中本篇中《最後倖存者》的消息,是在本次台北國際電玩展中首次公開全新揭露的內容!如果你是喜歡《秘境探險》系列的朋友,《最後倖存者》是部不容錯過的作品!



開發有《秘境探險》系列作品的Naughty Dog,正式發表最新作《最後倖存者》後,這款遊戲的動向就一直受到各界矚目。在2013台北電玩展中,《最後倖存者》的製作人Eric Monacelli進行了一段首次公開的遊戲內容介紹,並提供媒體試玩與接受訪談。

《最後倖存者》強調「在毀滅重生的世界中生存」,遊戲中玩家必須善用手邊的每一分資源,對抗環境與險惡敵人,盡最大努力讓自己生存下去。以下就先來看看Eric本次公開的遊戲介紹。


首先Eric向大家說明了《最後倖存者》這款遊戲在Naughty Dog中發想的流程。「人物導向的敘事體驗」、「種類豐富的環境結構」、「前所未有的美術表現與技術呈現」、「有如可玩式的電影場景」在希望達成這四個要項為前提,長時間的研發構思之下,《最後倖存者》誕生了。


發想的起因可以說主要來自於2007年《險路勿近》這部電影,《最後倖存者》中許多概念都衍生自電影中的內容。


為了構築出一個完整的遊戲世界,以及刻劃「物資匱乏,生存是最優先事項的世界中人性的表現」,製作團隊參考了非常多的書籍文獻。




「浩劫之後,文明已經崩壞但自然開始重生」是《最後倖存者》場景設計的主要概念,遊戲中有許多場景都是已經崩毀的城市,自然的植物再次取得主導權。


在這個世界中為了生存下來,必須用盡手邊的一切資源,並且做好覺悟。


為了爭奪總量不多的資源以生存下去,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時代。


《最後倖存者》的遊戲定位是一款「生存動作遊戲」,有著一個角色導向的故事,描述著登場角色的內心與靈魂。遊戲世界被盡量刻劃成貼近現實的感覺,在其中角色必須粗魯、強烈、勇敢的進行各種肉搏或射擊戰鬥。


造成文明毀滅的是一種透過菌類孢子傳染的病毒。


一旦被寄生感染,人類就會被奪取聲體,變成有如殭屍一樣的存在。這個概念來自於一種會侵佔螞蟻大腦的「蟲草真菌」。


在稍後的試玩中,行動的場景將會是一個叫做「郊區」的地方。




並且日前公佈,主角Joel的女性夥伴Tess也會同行。Tess是掌管黑市交易的女性,與主角Joel是長期走私違禁品項的夥伴。因為嚴苛的環境然Tess與Joel都形成現實冷酷的個性,但Tess對Joel是毫無疑問的信任。


在《最後倖存者》遊戲中,光源的呈現方式也是相當創舉的。在遊戲中使用手電筒時,將真的會有一個光源綁在人物的手上,技術面來說這是一種首創設計。而實際玩家在進行遊戲時,手電筒的照明相當重要,有時候遇到接觸不良還會需要搖晃一下PS3的控制器。


先前提到被菌類感染而成的敵對生物,本次公佈了兩個種類。右邊的是速度相當快,會朝玩家不停貼近攻擊的「Runner」,左邊則是眼睛已經退化,相對聽力卻非常強的「Clicker」。兩種敵人都有著不一樣的應對方式。


被感染的生物經過一段時間之後,身上的孢子會完全形成一個孢子集落。


遊戲的舞台原本是文明都市,但在浩劫之後已經失去原本的機能。


在經過製作人一段不算短的解說,想瞭解更具體的遊戲進行感受,還是由影片傳達更清楚!以下是一段《最後倖存者》中以戰鬥內容為主的官方影片。


在這次的媒體採訪行程中,也提供了一段進行試玩的時間。本次的媒體試玩依舊有嚴格的攝影控管,很可惜不能直接拍攝畫面。因此接下來小編就以口述,搭配官方提供的影像素材,和大家傳達這次《最後倖存者》最新公佈給媒體試玩的部份實際遊玩感受。


整體來說,遊戲的氣氛設計一等一的好,在都市殘骸之間穿梭時,處處可見原本都市的殘型。植物交錯其間讓人有一種滄海桑田的淒涼感。


在這段遊戲之中,Joel與Tess必須帶著另一名同伴,少女Emily離開「隔離區」,途中經過了「郊區」。我們就是在郊區之中一步步慢慢探索前進,收集各種可用資源,打倒前來襲擊的敵人。


在刻劃細緻的場景上,隱藏著許多可以翻找出來的資源,這些資源大部分對生存都有相當的幫助。比如說武器的彈藥,就不像一些動作遊戲那樣數量非常足夠。


在遊戲中每開一槍都必須好好考慮,這包含了兩個理由,一來是子彈有限,隨意開槍很快會彈盡援絕,另外一方面是槍聲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場景中探索時,主要是找到正確的前進道路,一步步觸發劇情。途中有著許多需要進行互動的物件,像是拉開擋住路的鐵櫃、和夥伴合作攀上高處等。


探索場景時會發現許多的資源,這些物資在經過特定方式組合之後,會變成各種對生存下去有幫助的道具。

進行一段時間的試玩後,終於遭遇了第一次的戰鬥。《最後倖存者》的戰鬥難度說實在並不低,而且完全不會有任何無雙感。


在面對基本的敵人Runner時,只要被Runner發現,牠們就會毫不猶豫的衝過來攻擊主角。Runner可以直接以赤手空拳應戰,也可以悄悄接近背後時使用勒殺解決。


另一種敵人Clicker就比較麻煩了,雖然這種怪物只剩下聽力,所以只要小心不發出聲音就不會被狙殺,也可以製造噪音去引導Clicker的行動…但是由於Clicker設定有「絕對不能與之近戰」,對付起來反而不容易。


勒殺、肉搏都沒辦法用來對付Clicker,只要一靠近就會被直接咬殺,只能用各種遠程攻擊手段。因此槍械的彈藥,或者在地上撿起投擲用的重物攻擊Clicker,是唯一的應對方法。


在戰鬥的場合中,聲音扮演的角色除了關係到敵方是否會發現你,同時也可以用來定位敵人的位置。只要按住「R2」鈕,Joel就會進入「聽覺模式」,在這個模式下畫面會像是聲納一般顯示出敵人的位置,讓玩家方便掌握敵我位置關係。只要善加利用聽覺模式與小心移動,甚至可以當作暗殺遊戲玩,一個一個將敵人給勒殺掉。

整體的遊戲氣氛除了浩劫之後的荒涼外,其實也相當驚悚。在荒廢的建築物中步步為營前進,你很難預料會不會打開哪扇門就突然有怪物撲過來。場景本身又有點昏暗之下…有時反而是一轉身,被跟在背後的小女孩Emily給驚嚇到。


因為試玩時間有限,這次玩到的長度並不多。在結束試玩前,小編還拿到了一把散彈槍,威力比起初期配備的手槍大上許多,也更有實用性。


在結束試玩之後,製作人Eric也接受了台灣媒體的聯合訪問,深入聊了一些關於《最後倖存者》的問題。


在這次試玩中我們遭遇了Runner與Clicker兩種敵人,未來會不會有更強的其他敵人出現呢?答案是肯定的,不過由於這次的發表會就是只想公開到Clicker,因此暫時不能詳談。


在場景中有許多互動式物件,其中會有能用來殺死敵人的嗎?Eric表示,目前沒有這方面的相關設計,不過是個很有趣的點子。


這次的遊戲舞台佔地有多大?答案是美國東岸到西岸!Joel、Tess與Emily的旅程將會橫跨整個已經停擺的美國。在《最後倖存者》的故事中,由於病毒的肆虐,國家的統治力與約束力早已瓦解,三人必須在無法之地中讓自己生存下去,到達目的地。


雖然說是東岸到西岸,但是中間經過的許多城市,僅會有明顯地標,去讓玩家辨識所在的城市,但不會明白指出哪個場景是哪個城市。而這段長途的旅程中是否會有載具可以駕駛呢?答案是可能有的,但是目前還無法具體多談。


介紹遊戲時Eric提到,這種讓人類變成近似殭屍的孢子有很強的傳染力,但是進行試玩時,主角Joel卻老是用拳頭在毆打這些怪物,這樣沒問題嗎?會不會變傳染?完了完了,要變殭屍了!對此Eric的回答是,這種孢子有著相當長的生命週期,在蔓延開之前都不會開始感染,所以空手揍他們是沒問題的!


在完整的遊戲中,是否還會用到更多的聲音要素?就像現在已經有Clicker的行動,以及聽覺模式的使用。Eric表示,未來還有更多豐富的利用,像是回音系統、聲音陷阱等。詳細內容敬請期待。



實際試玩與訪談後的印象,《最後倖存者》是一款臨場感十足,非常強調「生存」感受的一款遊戲。在進行過程中的氣氛較為陰森,有些驚悚感,而戰鬥本身比起爽快感更強調一些道具的應用,刺激之餘也很強調「無所不用其極活下去」的感覺。並且可以預見在遊戲系統方面將會相當豐富,包含物品合成、場景物件使用、各種類槍枝等,將會精彩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