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上地理課的時候我們都曾經背誦過各國的首都,北歐三國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挪威是奧斯陸(Oslo),而瑞典首都因為要寫出翻譯中文的字數最多讓我在考試時寫錯過,所以我永遠都記得斯德哥爾摩(Stockholm)。以前老師也常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不過小時候最遠只到過澎湖所以只好乖乖唸書,如今較有機會可以到國外走走看看也算是增廣見聞、印證書本所學的一種方法。

有感而發扯了一堆現在才準備進入正題,農曆年前剛好藉機會來了一趟瑞典,但卻不是到我印象最深刻的Stockholm,而是前往瑞典第二大城Goteborg哥德堡的Volvo總部參訪;說起Volvo這個來自北歐的汽車品牌,一般人對於它的既有印象毫無疑問就是安全性。的確,安全性是Volvo自創立以來的堅持與中心價值,累積了近90年的造車經驗,Volvo如今仍舊將品牌最初的安全性、耐用度考量放在第一位,和其他汽車品牌不同的是,Volvo還有著北歐斯堪地那維亞崇尚簡約、尊重自然的率真風格,這點也已完全融入它的造車哲學之中,透過這次的總部參訪,讓小編可以更進一步認識這個擁有悠久歷史且內含特殊風格文化的品牌。

探索品牌發源地Volvo Museum


位於Goteborg市郊的Volvo Museum,外牆採用大面積玻璃帷幕,給人的感覺十分現代化,再深入一點得知,由於北歐國家日照時間短,天然資源部分除了鐵礦與森林業之外並不算豐富,因此在瑞典這類建築物通常都是採用玻璃帷幕外牆,藉此可以讓室內的採光效果更好,不但能夠減少能源的浪費,對環境保護也是比較正面態度,說穿了其實還是因為他們簡約的民族性使然。


一般民眾都可以進入博物館內參觀,開放時間平常日為早上十點至下午五點,星期六日則為11-16時,入內參觀是需要購買門票的,成人為60克朗,6歲到12歲的兒童為25克朗,在瑞典並不像其他歐盟國家,還是以克朗(SEK)作為主要流通的貨幣,而一克朗換算成台幣的話大約是4.67元。


在博物館內你可以申請要求中文導覽,在我們剛抵達的時候剛好遇到Volvo Museum的館長,知道我們是來自台灣的朋友,便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Volvo品牌的創立與堅持,是相當熱情且和藹可親的一位館長。


Volvo汽車品牌創始者Assar Gabrielsson與Gustaf Larson最早都是服務於SKF軸承製造廠,由於瑞典本身便擁有豐富的鐵礦資源,而SKF生產製造的滾珠軸承品質相當優異,在國際間享有盛名,Volvo這個詞最早其實代表的是一個軸承品牌,圖中這組滾珠軸承上頭就刻印有VOLVO的字樣;由於兩位創始人對於汽車的熱愛,因此向SKF建議成立汽車製造部門,兩人成功說服董事會後,於1926年正式成立Volvo汽車品牌,博物館中就存放著當年製造的Volvo軸承,代表的是這間北歐汽車品牌最初的起源以及Safety安全與Quality品質兩大主軸。


進入博物館後馬上可以看到幾部在Volvo歷史中相當具有代表性車款的模型陳列在一旁,分別是PV444、PV60等古董車型。


擺放在博物館入口處的是一輛1946年問世的Volvo PV60車型,它雖不是最早的Volvo汽車,但由於瑞典國王也正好是1946年出生,因此Volvo就把這輛送給了國王成為他的個人座駕,因此理所當然地被陳放在最醒目的地方。


再往裡頭走,你會先看到一張充滿歷史意味的辦公桌,它正是Assar Gabrielsson與Gustaf Larson兩位創始人當初討論辦公的地方,由於Volvo汽車草創之初,員工只有不到20人,因此一切都比較克難簡單些。


這部就是Volvo於1927年問世的第一款汽車,車名叫做OV4,它擁有相當古典的造型與雙門敞篷設計,而且Volvo還以此為原型衍生出Pick-up小型卡車、貨車等車型供消費者選擇。


最早OV4還沒有使用鐵製車身的概念,骨架是用白蠟樹與山毛櫸製成的,以現代的標準來看或許你會覺得像是工藝課的作品,但在當時普遍都是用木頭作為汽車車體結構,首先是因為質地重量相對輕盈,對輸出效率不高的引擎不會構成太大負擔,外頭則會覆蓋鐵片,除了骨架之外,OV4的輪框也是用木頭材質為主。


這具引擎為OV4的動力來源,採用四缸配置看起來結構相對簡單,排氣量為1944c.c.,最大馬力則僅有28匹。


OV4雖然是採敞篷設定,但由於瑞典天候因素使然,敞篷設計並無法有效說服消費者,因此Volvo便在同年推出PV4車型,採用封閉式車身設計,車架依舊是木頭材質,但外頭就不是包上鐵皮而是以人工皮革為主,看起來的質感更為優異,另外在車型代號上,PV指的就是Passenger Vehicle乘用車款。


車頭引擎上的VOLVO字樣,是源自拉丁文Volvere,意思是I'm rolling—不斷向前,Volvo汽車成立不久之後便遭遇了第一次世界大戰,Volvo也由原本的乘用車製造廠轉換領域生產農業機具、大型重機械並往航空業發展,不斷與時俱進的經營模式也印證了I'm rolling這個品牌的深層意義。


早期汽車內裝通常都不會有什麼特殊的配備,基本上就是很單純的乘載機具,以瑞典當地樹種製成的木質方向盤與飾板,質地堅硬耐用性也很高,根據導覽人員表示,這些老車有一些至今都還可以發動上路的喔。


博物館內天花板上的照明燈也是刻意做成Volvo的廠徽,相當特別也別具意義。


車頭水箱護罩上的Volvo廠徽,儘管幾經修飾,但最原始的初衷依舊不變,以圓形帶有箭頭的符號據說起源於古羅馬時代,所代表的意義就是鋼鐵、堅毅,除了展現瑞典傑出的鋼鐵製造業之外,也代表了創始人對於Volvo車款在耐用度上的期許。


由於一次世界大戰發生,Volvo乘用車製造事業被迫趨緩,然而Volvo也沒閒著,隨即轉往軍事用重工、農業機具以及航太科技等領域發展,至今Volvo在這些領域都有不小的斬獲,而博物館內也擺設出一具由Volvo製造引擎、Saab設計機體的舊式飛機Saab 35 Draken。


來到博物館二樓,首先看到的會是一個模擬當初在瑞典街頭的造景,由於最早的時候Volvo還沒有設置新車展示間,因此新車的銷售往往都是直接在街頭展出,讓有意購買的消費者直接詢問;這部名為PV654的車款是在1933年問世,它搭載的是Volvo於1929年開發的直列六缸汽油引擎,排氣量幾經修改後來到3266c.c.。


這部有著古典酒紅色烤漆塗裝的古董車名為PV36 Carioca,於1935年正式推出,PV36不僅可以乘坐六人,也採用獨立四輪懸吊系統以及更為堅固的鋼鐵車身,在安全性與舒適性上都有所提升,另外PV36也將頭燈設計整合在鈑件之內,造型相當時尚討喜,這款車型至1938年便停產,總生產數為501輛。


Volvo的PV51-PV56系列車型,是Volvo同一系列之作,圖中這部為1937年生產的PV52車型,它依舊採用了直列六缸引擎配置,然而排氣量已經來到3670c.c.,最大馬力來到86匹的水準,後期幾款的PV50系列,都是在二次大戰期間生產的,當然也有蠻多車型用於軍事用途。


老一輩瑞典人都會對這輛PV444非常有印象,這部1944年推出的新車,是呼應當時全球祈求和平的氛圍下所設計出來的車款,也是Volvo第一款小型車,重點是價格相當實惠,當時的售價為4800克朗,與1927年OV4價格相同,引起了很多消費者的注意,原本PV444原廠只預計生產8000部,但到了最後卻製造了近2萬台,銷售期更達到12年之久,可見得PV444在當時有多麼受歡迎,另外PV444也是Volvo第一部無分離車架設計、一體成型的車款,在剛性與結構上都有所突破。


由於PV444定位於小型車,因此使用的動力系統排氣量也僅1414c.c.,但最大馬力已有44匹的水準,在前葉子板側面還貼上444的銘牌,只不過我想PV444如果在華人市場肯定是不會太受歡迎的,光是這個車名就有些觸霉頭了吧。


這部P1900可說是相當經典,它是Volvo品牌第一款運動型敞篷車,於1954年問世,P1900沿用了不少PV444的設計元件,但最特別的地方是在於車體由強化聚酯玻璃纖維所打造,加上有別於Volvo過往風格、流暢圓潤的車身設計與雙座敞篷設定,此車一推出便造成轟動,不過P1900也只能說命運乖舛,1956年開始生產到隔年便因為發生許多問題而停產,總計也才生產不到70部的數量。


在Volvo的歷史演進的當中,P1900可視為品牌第一次嘗試往運動化路線發展的作品,不論外觀內裝都設計得相當新潮動感,可惜最後卻未能有效拓展Volvo的產品路線;P1900在動力系統上繼續沿用了PV444的1.4升直四引擎,但透過較高壓縮比、凸輪軸與進氣閥等處的修改,讓最大馬力來到了70匹的水準。


大家都知道三點式安全帶就是由Volvo設計師於1959年發明的,後來廣為應用在其他品牌車型上並能有效減少意外中的傷亡程度,在博物館的一角還存放著原始設計展示品用來宣揚Volvo不遺餘力推廣行車安全性的品牌精神。


2009年時為三點式安全帶發明的50週年,在博物館一角還有一座紀念獎盃放在這裡。


有了P1900的經驗,Volvo間隔了兩年才又推出P1800ES這款有著流暢曲線設計的三門車型,水箱護罩看起來倒還有幾分義大利車款的影子,據說國內也有Volvo車迷收藏P1800,只不過想要在國內親眼得見它的倩影,機會應該是不高吧。


大家是否覺得P1800ES的車尾有幾分眼熟?日前剛剛宣布停產的volvo C30就是以它為設計發想,將1800ES獨特又充滿率性感受的車尾設計沿用到C30上頭;由於P1800定位於運動化車型,引擎室內的四缸汽油心臟排氣量雖然僅有1.8升,但最大馬力已經來到了100匹的水準,結合四速手排變速箱,在駕駛樂趣上肯定是較過往Volvo車款要高出許多,而後P1800也在馬力調校上有所提升,從最初的100匹到1969年2.0升版本的的120匹,都對提升P1800車型的加速性能有直接的幫助。


先不講這二十年來Volvo品牌走的方正路線風格,70年代的車型有這樣流暢雋永的線條設計還真讓人百看不厭啊。


P1800車系除了三門旅行車型之外,還有P1800S這款雙門Coupe,同樣有著典雅流暢的車身線條與經典的輪廓,而且這款雙門車型還因為在當時的神鬼至尊(The Saint)電影中尬上一腳而聲名大噪。


從二次大戰結束後到1970年代初,包括廠徽的設計等Volvo並沒有堅持使用傳統的設計元素,但個人感覺在這個時期Volvo對於汽車外型設計顯得多元而活潑,一些細節設計總是能讓我覺得處處充滿驚奇。


話說老Volvo也有類似的雙腎水箱護罩設計,現在看起來倒也有另一番趣味跟復古味道,這部1956年問世的Amazon(P121),除了造型流線好看之外,也是Volvo第一部採用了Pontoon Body浮橋式車體結構的車款,加上雙門、旅行車等多樣化車型,至1970年時一共賣出了59萬輛,是Volvo當時最熱賣的車系。


旅行車款一直是Volvo品牌鮮少忽略的一塊,1962年問世的Amazon Estate至今已然超過半世紀,而由它所帶起的旅行車濫觴至今都還沒有停止,因此Amazon Estate在Volvo品牌的歷史當中可是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這個指示牌有個特殊的意義,二次大戰結束後瑞典是少數靠左邊行駛的國家,然而當時鄰近各國都是靠右行駛,而且當時路上的也是以左駕車為大宗,因而導致了不少交通事故,瑞典國會也在1967年9月3日這天上午五點開始,規定所有路上車輛從此一律改為靠右行駛。


1967年現身的Volvo 140,開啟了近代Volvo方正車身線條設計的序幕,簡單直接的輪廓和車頭水箱護罩內的箭頭廠徽,一直到90年代都是Volvo主流的設計風格,144在世代上定位於Amazon的後繼車型,動力系統方面採用了2.0升四缸引擎,具備90匹馬力輸出,且144也是Volvo首輛將電熱座椅、頭燈清洗器列為標準配備的市售車型,1系列車款另外還有雙門142與140旅行車型。


這部Volvo 480有著劃時代的意義,因為它是Volvo第一款採用前輪驅動設定的車款,於1986年日內瓦車展時首度發表,原廠將之定位在Sport Coupe,上掀式頭燈的設計也與過往Volvo車型有所不同,因應渦輪引擎的有無,最大馬力也有95-120匹不等的調校差異。


Volvo 262C是由義大利知名汽車設計工作室Berton操刀代工製造的新車,於1977年推出,為一款中型雙門Coupe,採用一具V6 2.7升引擎,後期擴缸至2.9升,最大馬力有著155匹。


從這裡開始就是我們相當熟悉的近代Volvo車款了,從1982年開始靠著760房車Volvo成功形塑出一家專門製造高級豪華車款品牌的形象,740初期為7系列車型中的4缸版本,國內偶爾也還能在路上遇到,透過方正的線條與安全耐用的形象,在銷售量上獲得不小的成功,至90年代初期740則被940車系取代而退居幕後。


850在台灣就更常見一些了,當初850上市時還以SIPS側撞防護系統與側面氣囊再度提升Volvo在世人印象之中的安全形象,圖中這部850 T5 R則是於1995年追加推出的高性能版本,乃是以850 Turbo為基礎修改而來,除了直五渦輪引擎的馬力提升至245匹之外,懸吊、外觀等都重新修改,印象中小編也曾經在國內看過幾次,是一款低調但絕對夠兇狠的夢幻逸品啊。


S90當初是為了取代960而誕生的,不過由於定位尷尬,問世一年左右時間就停止生產,而後就是我們熟悉的S80這款豪華大型房車了。


儘管Volvo並不以賽車運動作為品牌主軸,但這家向以來安全為主要訴求的車廠也曾經想在賽車場上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參與過大小賽事,因此博物館內也陳列出Volvo過去曾參與這些賽事的比賽用車。


這部850 Estate曾經征戰過BTCC英國房車賽,而且還是以旅行車型下場挑戰包括BMW M3等歐系狠角色,姑且不論戰績如何,90年代想以賽車運動擴展品牌形象與知名度的,並不止Volvo一家,但對Volvo而言,參與賽車可以獲得的經驗與數據都是相當難得的。


除了具有歷史背景的老車之外,博物館裡也陳列了不少概念車型,圖中這部名為YCC Concept(Your Concept Car),是一群全由女性設計師組成的開發團隊設計研發的,從概念車中可見到許多細節,都是以女性用車族群為出發點,像是門檻在上掀式車門開啟之後,會自動往下降,讓穿著裙子的女性車主更方便進出車室,另外還有就是油門煞車踏板的設計,也能讓穿著高跟鞋的駕駛人更容易踩踏。


於2005年北美車展露臉的Volvo 3CC概念車,當時主要是為了汽車產業對於環保、省油等相關議題做出的回應,3CC概念車也是採用歐翼式上掀車門設計,與YCC概念車系出同源,在後來更演化出C30這輛Volvo首部三門掀背之作。


我想這輛概念車大家應該也都很眼熟才是,它就是ACC(Adventure Concept Car)概念車,後來更在2002年衍生出XC90這部進軍LSUV豪華休旅級距的嶄新車型,也讓Volvo後來在銷售量獲得不小的成功,如今下一代XC90也發表在即,看到ACC概念車真的覺得時間過好快啊。


這輛概念車大家應該更不陌生了,台灣路上能見度相當高的XC60就是由這部XC60 Concept量產而來,不過老實說概念車看起來是更有型許多,尾門採用透明設計,給人的印象是多了不少科技感受。


除了乘用車以及飛機引擎之外,重型機械也是Volvo悠久歷史當中相當重要的一環,發展至今,在歐洲市場卡車級距Volvo已有一定的事業版圖,博物館裡也擺放了許多展示用的重車頭。


其中最特別的個人認為是這輛身披火紅色顯眼烤漆的The Wild Viking,光聽車名就知道它應該相當狂野,搭載了Volvo D16引擎,具備有1600匹馬力以及560.82公斤米扭力,重點是它從靜止加速到時速100km/h只需四秒,忘了說,The Wild Viking車重達到6000公斤,有這樣的加速實力看來連不少性能車都得要對它肅然起敬了。


這具體積碩大引擎便是The Wild Virking所使用的D16柴油心臟,排氣量為16.1公升,依輸出調校不同最大馬力介於550-610匹之間。


走出博物館正好看到一輛加長版S80駛過眼前,這台遠比大陸市場特規的S80L還要霸氣的車款,是用兩部S80切割後再組裝起來的,據說哥德堡當地數量也不多,不是小編用PS修出來的喔。

參訪Torslanda工廠生產線


參觀過典藏豐富的Volvo博物館後,小編也來到了位於哥德堡市郊的Torslanda工廠,成立於1964年、佔地達35.8萬平方公尺的Volvo總部與工廠,就設在港口附近,全球約90%的Volvo新車都是在這裡組裝,生產線包括XC60、S60、V60、V70 等五款車型。


如果說之前參觀的博物館是Volvo品牌前世的縮影,擁有裝配、烤漆、沖壓廠區的Torslanda工廠,便可視為Volvo的今生,1964年便開始生產Volvo乘用車系,至今已有將近一甲子的時間,工廠平時也開放一般民眾參觀,只需要事先申請即可。


要在Torslanda工廠參觀,民眾僅可搭乘Blue Train藍色列車,而遊廠列車也是自工廠成立之初便開始運行至今的。


進入接待區後,映入眼簾的是窗明几淨的空間,沒有太多無謂的裝飾,就與斯堪地那維亞風格標榜的簡約、自然形象不謀而合,給人的印象非常舒服,而大廳之中還擺放了一輛先前也曾在博物館看過的Volvo P1800ES。


這部P1800ES可說是車況超優,據館方人員表示,這輛P1800的車主買來之後連開都沒開過,也都停在車庫裡收藏著,車主最後還轉送給Volvo當作館藏。


Volvo P1800經典的腰線設計也沿用在新世代車款上頭,不知道大家猜得出來是哪款新車嗎?


答案揭曉,正是V40這款新世代豪華掀背,藉由Volvo悠久的品牌歷史與眾多經典車系,設計師為了向這些老前輩們致敬,也將P1800最性感、著名的腰線設計沿用至V40上頭。


就是這道微微上揚勾起的弧線設計,道盡了V40與P1800彼此之間的世代傳承意味,有些時候創新與傳統是能夠並行不悖的。


這輛Blue Train藍色列車就是負責載運參觀民眾的專屬用車,要在工廠參觀均需要坐在列車上並依照規定的路線行駛,由於各廠區之間空間利用較為緊湊,加上安全考量與不影響工廠作業流程,想要下車隨意走動是不允許的喔。


這次的參訪是有經過事先申請,一般人進入工廠是不可以拍照的,連手機攝影也不行,而且為了安全起見,參觀民眾在列車上無論何時都是不得隨意下車的,所以拍照的部份如果有手晃傷眼還請各位多多見諒啦。


首先進入的是沖壓工廠,汽車生產最初步的流程就是車體鈑件的壓模成形,來自煉鋼廠的鍍鋅原材送來之後,大型鋼捲先經由絞直固定並切割好後,再透過重達50噸的大型沖壓模具鑄成各型鈑件。


為了保障工廠員工的健康與安全,沖壓廠區內的重型機具均為內置式,藉此營造出安靜的工作環境,實際經過沖壓廠區,確實在噪音上抑制得不錯,另外,經Torslanda製造好的零件不僅僅就地組裝,也會送至瑞典以外的裝配工廠來使用。


這就是剛剛沖壓出來的車體模件,正準備由員工送至生產線上進行組裝。


壓製好的大小鈑件,也會跟其它零件分門別類地擺放好,每天有超過著6萬個零組件排列在這裡,為了讓生產線節奏更順暢,負責處理物流的員工會配戴耳機,依照現在生產線上需要的零件來取件,再送到各線上去,減少工廠在有限空間利用效率上的浪費。


當底盤大致結構成形之後,會先在底盤各處焊接上150-200個焊接螺絲,然後與車側門、與車頂框架妥善接合。


和現代化的工廠一樣,在Torslanda廠區裡90%的工作都是由機械手臂完成,不過受限於參觀空間動線與安全考量,一般民眾是無法看到機械手臂為車身進行點焊的過程。(圖片來自Volvo原廠網站)


在廠區與廠區之間聯絡道旁的牆壁上,有設計所謂的Memory Wall,過去Volvo車款的車身就這麼鑲嵌在牆壁上,主要是提醒所有工廠的員工們Volvo一貫的精神與傳承。


當車身焊接完成、檢查無誤之後,就會被送至烤漆間,Torslanda工廠內也設有烤漆廠區,採自動化設計,不過因為外人一律禁止進入,為了是怕有任何的灰塵或髒污造成漆面的損壞,而烤漆完成再度進入生產線後,員工們會先將車門拆卸掉,以便進行內裝線組與飾板、座椅等部件的組裝,此時車門會透過廠房頂部的通道運送,在生產線最後階段再依照編號裝回車上。


每到一個裝配站負責的部分都不同,從烤漆間出來之後就準備要將線組、防水膠條、隔音棉等零件依序裝入車內。


擺放的引擎並不是在Torslanda廠區內組裝的,而是就近於Skovda的引擎工廠生產再運送過來,然後工廠會依照生產排程與變速系統組合並妥善安置在底盤上頭。


當然懸吊系統也得事先就組裝完畢,等候待會送至生產線上。


到了這個階段,底盤部件可說是暫時大功告成,包括引擎、變速箱、懸吊/排氣系統都已經組合在一塊了。


來到這裡代表著車身與底盤將要在此結合為一,Volvo也特地用Marriage Point來形容,還蠻貼切的說法。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清楚,但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各別組裝好的車身與底盤在此處正式結合,藉由36個螺栓由機械手臂徹底鎖緊,到此階段只差裝上胎圈組就可以正式落地了。


輪圈樣式均依照準車主的需求來做挑選,因此輪圈也會按照一定的順序被輸送到裝配線上安裝在正確的車款上。


確定好座椅、內裝配備等安裝無誤後,技師們會將事先拆卸掉的車門,依照原本的編號再度裝回車上。


來到生產線的最後階段,技師會先添入所需的各式油料、冷卻液、雨刷水等,確保車輛可以正常上路行駛。


最後還會有專門的人徹底檢查車身烤漆、組裝品質、配備清單等,確定一切無誤之後才算正式步下生產線。


要在短短一兩個小時全部看完一輛車從無到有需要,老實說也是有點走馬看花,不過確實不是你我所想的那麼容易,得經過許多繁複的手續步驟,尤其是剛剛看完博物館後,更覺得現代化汽車工業進步得十分快速,雖然小編自己只要在電視上轉到汽車超級工廠之類的節目就都會看一下,不過親眼實地體驗絕對是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品牌體驗中心


參觀完工廠之後我們也來到了位於廠區附近的品牌體驗中心,這裡陳列了Volvo近來在汽車設計上的安全理念與各式體驗區,讓人可以好好感受一下平常我們可能疏忽掉的部份。


首先看到的是Volvo首款純電力車型C30 Electric,目前C30 Electric儘管已進入量產階段但仍處於實驗性質,它完全倚賴電能作為驅動力來源,因此行駛過程可說是完全不排放任何有害物質,環保方面有其一定的貢獻,只不過考量到行駛里程、充電時間長短以及充電站設置等便利性問題,電動車現階段還無法有效取代大家習以為常的內燃機引擎。


車尾上方的DRIVe銘牌,刻意採用綠色徽飾則是代表C30 Electric對於環境保護上的用心。


C30電動車立意良善,對於減少污染排放也有一定的表現,目前在瑞典、比利時、挪威等地都有使用,只不過相較於內燃機引擎,電動車的充電時間過長、充電站設置不多等問題,都是這類電動車所面臨到的情況,如何突破也是各車廠都在努力的目標。


這個經過壓縮後的大鐵塊,是將車上可回收再利用的東西拆光、把廢鐵擠壓後的模樣,這些鋼鐵當然也會經過熔銷再利用,以減少對於地球資源的浪費。


經過處理可把大部分的材質依體積大小妥善分類,Volvo在新車設計之初就已經把環保、資源回收再利用等面向統統考慮進去,可有效省卻多餘廢鐵、垃圾等對環境有害問題的產生。


在這裡我們可以藉由實驗來體驗行車安全的重要性,在體驗中心裡有一塊叫做大象測試的遊戲(Elephant Test),透過不同高度的垂直落下,可以模擬在不同車速下遭受的傷害。


當你站在椅子上,完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從椅子上跌下,等於是直接承受時速15km/h的力量撞擊,把時速提升到20km/h,就等於是從一旁疊上去的高度落下,如果是時速30km/h,幾乎等同於從二樓墜地,此時受到傷害的嚴重性便可想而知。


這個體重計可以幫你計算在不同時速下乘客身體經過重力加速度的因素所加乘出來的體重,以示範人員81公斤的體重來看,在時速25km/h、40km/h與55km/h時,重量可是會大幅增加的。


經過計算,於時速25km/h時,示範人員的身體重量頓時來到了2025公斤,若是速度提升到55km/h,更是變成3645公斤,因此當車速越快受到重力加速度的影響讓身體承受的傷害當然就更大。


這個類似溜滑梯的模擬器,可讓乘客感受在時速約7公里時候到撞擊的情況。


當座椅滑行到前端被緊急煞停時,你會感受到一股往前的衝擊力道,儘管時速只有約7km/h,但是那種感覺還是挺可怕的,而且這又跟你體重有密切關係,小編體驗時就被安全帶勒得胸口有些疼動,不過若是沒有安全帶的幫助,人都要往前飛出去也說不定。


另外這個模擬器則是考驗我們的反應時間,畫面上不定時地會出現麋鹿穿越馬路,這時你必須要馬上採下煞車,電腦會自動計算人員的反應時間並加以評分。


計算結果出爐,當我們釋放油門採下煞車的時間,基本上能夠600毫秒內完成採下煞車的步驟已經算是很厲害了,會有這個模擬情境,也是為了讓我們知道人的反應再怎麼迅速,加上類似Volvo City Safety主動式安全科技的幫助,是可以有效減少這類行車意外的發生機率。


這個遊戲則是需要雙手置於方向盤上並控制好車輛行駛在正確的路線上,隨著畫面上的指示我們必須去按下相對應的按鈕,要讓大家體驗在開車過程中分心去調整音樂音量、接聽電話等動作都是非常容易發生危險的。


一旦低頭或者眼睛沒有直視前方螢幕去按下相對應的按鈕,很容易就會讓車子離開軌道而扣分,這也是告訴大家現在車上電子配備哪麼多,包括智慧型手機在內,如果要處理一些事務前最好還是把車停靠在路邊是最安全的。


Volvo早在1970年便成立了一個名為交通事故調查小組,負責調查研究大小Volvo車款的交通事故,圖中這輛車乃是被貨車從側邊高速正面衝撞,當時車上副手座乘客受了重傷但幸運的是撿回一條命,為了完整蒐集資料繼續研發更完善的安全設計,調查小組也將一部實際發生嚴重撞擊事故的車款運回研究以便分析數據作為新車的開發之用。


也因為這次事故,Volvo後來將側面輔助氣囊加長延伸到骨盆的位置,讓側面的撞擊防護效果達到更理想的層面。


嬰幼兒的頭部比例與成年人不同,最多佔了全身的25%,因此一旦在乘車時遭遇事故,發生鞭甩作用時頭頸部受創的可能性也最大,這兩頂增加重量過的安全帽,戴上去之後可以讓我們模擬嬰幼兒頸部的負擔與重量,以此透露出嬰幼兒在車上的行車安全性。


Volvo一向在乘員安全防護性有所著墨,像是後座專屬的兒童安全座椅設計就是一例,必定得安裝合乎規定的專用座椅,且設置在前座時也得像這樣擺設,且如果有前座氣囊也記得關閉掉開關才能夠確保幼兒的乘坐安全。


在體驗中心裡不乏這類解剖車模型,透過實際撞擊後的模樣,可以讓參觀民眾感受到車輛設計結構上的安全性如何,而Volvo本身就擁有一條撞擊測試道,能為自家品牌的車款累積足夠的撞擊測試數據,不過到訪的當天,測試中心並沒有安排行程所以就沒有去看了。


另外還有C70的正側面撞擊展區,看起來儘管有些怵目驚心,但實際上透過側面駕駛座頭部氣囊還是可以有效減少受傷的程度。


這輛撞擊用車是之前看到的C30電動車,為了確保電動車內的電池、馬達,在遭遇撞擊事故後不至於發生起火或者其它潛在安全隱憂,Volvo也實際透過撞擊測試來瞭解,在時速64km/h的猛烈撞擊下,底盤下方的電池組都還能維持原樣,而這部C30的測試車也曾經在2011年底特律車展時展出過。

Volvo Cars Demo Center專屬測試車道


位於Torslanda工廠附近的Volvo Cars Demo Center,是隸屬於Volvo的專用測試跑道,在這裡你可以體驗到各式車型,這條測試跑道也是以瑞典鄉村小路為設計發想,因此彎道設計屬於中高速型,另外一條則是剛剛提到的室內撞擊測試道,不過這次我們並沒有機會親眼看到就是了。


整齊一字排開的各式Volvo車款,看起來頗為壯觀,除了國內亦有導入的車型之外,在這裡還可以開到V70、V40等國內尚未引進的新車。


這條建於工廠附近的測試車道,長約四公里,除了用來測試新車的組裝品質之外,一般人也能夠到此一次體驗Volvo全車系款,不過這條試車道官方並不是設計來高速狂飆的,而是要讓來訪的民眾可以就近安全地體驗Volvo車款的駕駛感受,因此行駛在跑道上平均速度大約被限制在90km/h左右。


由於跑道因為天氣寒冷的關係有可能會過於濕滑,因此路旁也設計了大面積的緩衝區,以減少意外發生時可能產生的風險。


在這裡也有Volvo唯一一款純電動車型可以讓你開下場體驗一下,不過由於這輛C30 Electric還在充電中所以小編並沒有開到,其實蠻可惜的。


在體驗場地中有許多國內也未曾導入過的車型,包括這輛採用Bi-Fuel複合燃料的V70,除了一般的汽油引擎之外,也可透過CNG天然氣來驅動,開起來的感覺加速比較溫和一些。


小編蠻佩服同行媒體友人的勇氣,頂著攝氏0度以下的低溫與寒風,還想要開著篷在測試道上體驗,老實說我光是站在一旁拍照都快受不了了。


在這條測試道上,你可以明顯感受到Volvo車款沉穩的駕駛風格,跟其它歐系車款更帶點活性的設定略有不同,這也和Volvo過去所堅持的安全路線有密切關連,不過自從這代S60開始,Volvo車款已經開始著墨於所謂的駕駛樂趣,這也要歸功於品牌年輕化的未來走向。


在試車道上可以體驗各式車款,手排車型當然也是不會少的,在歐洲地區極為常見但在國內卻未成主流的手排變速箱,動力的傳輸不僅更為直接,開起來也著實比傳統自排變速箱要多了不少樂趣。


XC60礙於尺碼以及偏高的底盤設定,在這條測試道上就顯得比較笨重些,不過只要習慣了它的轉向習性與側傾幅度,多開個兩圈後你還是能夠放膽地在跑道上用力催逼。


國內即將上市的V40新車,小編這次也給它搶先體驗了一下,跟世代較舊的Volvo車款相比,V40的轉向明顯銳利直接不少,也因為車重輕、軸距短,在這條多彎的跑道上顯得相對靈活,比起印象所及的C30,V40的動態反應反而還要更俐落輕快一些,且T5汽油引擎的充沛動力也能夠帶來順暢的加速反應,這部叛逆藍V40還搭載了全車R-Design套件,看起來確實蠻有幾分狠勁,也讓人更期待之後在國內的試駕活動。


於今年元月初開始接單的V40,除了外型俊俏之外,比C30更高的日常實用性也頗得消費者青睞,比起加裝R-Design套件的運動風格,標準版V40看起來也非常帥氣,國內要導入的是T4與T5共四款車型,入門款T4的四缸1.6升渦輪引擎即擁有180匹馬力,0-100km/h加速只需8.5秒,頂級版的T5更只要6.9秒,小編這次在測試道上開的就是T5版本,213匹馬力設定雖然較先前2.0升直五引擎在馬力上略少一些,但已經足夠在日常生活中任意揮灑,加速實力不容小看,加上Volvo一向拿手的安全配備水準,在歐系豪華掀背車級距可說是後勢看漲。


這次的體驗內容算是相當豐富,從Volvo博物館到Torslanda工廠參訪,還可以開著各式車款好好感受其中微妙的差異,有興趣的朋友當然也建議能來此一遊,不過小編大老遠飛了一趟瑞典絕對不會只為了看看博物館跟Volvo總部而已,只不過礙於時間關係現在還無法跟大家分享,正好新年假期剛剛結束,趁著元宵節前讓大夥猜個燈謎吧,大家不妨猜想小編屆時會為各位奉上哪款Volvo新車型的試駕心得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