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春酒期間的到來,這陣子酒後駕駛的案例似乎又有向上攀升的趨向,尤其上周更是發生了酒駕逆向肇事造成2人死亡的悲劇,於情於理我想大家應該都無法原諒如此危害眾人的惡行。然而每每在新聞上看到酒駕者時常爭辯自己只是喝了幾杯啤酒,甚至只是吃了麻油雞等酒類料理卻被驗出超標的酒測值而為自己喊冤...對於如此的說詞我想大部分人大概都無法接受,小編個人對於酒駕更是抱持著零容忍的態度,哪怕只是0.01毫克/公升的酒測值都不應該騎車或開車上路,因為這可不是個人的事情,而是關乎其他守法用路人乃至數個家庭的安全與影響。


但一直以來酒測標準的爭議不斷,到底食用麻油雞、燒酒蝦以及薑母鴨等酒類料理究竟會不會超標?是真的吃完會超標,還是酒駕者的推拖之詞?相信這也是大家相當想知道的部分。於是我們決定實地來進行驗證,直接商借警方所使用的酒測儀器並進行多人採樣,藉由對照組與科學化的模擬,今天就要讓大家對於酒測標準有著更進一步的徹底了解。

這次的報導因為篇幅相當龐大,所以小編特別列出此次所要探討的項目,大家可以利用搜尋功能來快速切換到欲閱讀的項目。

酒駕相關法令與肇事數據

警方所使用之執法儀器

低濃度酒類測試

酒精濃度5%啤酒330ml測試結果

酒精濃度10%藥酒混椰奶400ml測試結果

酒類料理實測

酒類料理實測結果

影響酒測值偏方驗證

偏方測試第一階段測試結果

偏方測試第二階段測試結果


開始測試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今年開始實行的新法規定(新法於102年3月1日正式上路)

酒駕相關法令

道路交通安全處罰條例 第35條
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經測試檢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九萬元以下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扣其駕駛執照一年;附載未滿十二歲兒童或因而肇事致人受傷者,並吊扣其駕駛執照二年;致人重傷或死亡者,吊銷其駕駛執照,並不得再考領:
一、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
二、吸食毒品、迷幻藥、麻醉藥品及其相類似之管制藥品。
汽車駕駛人有前項應受吊扣情形時,駕駛營業大客車者,吊銷其駕駛執照;因而肇事且附載有未滿十二歲兒童之人者,按其吊扣駕駛執照期間加倍處分。
汽車駕駛人於五年內違反第一項規定二次以上者,處新臺幣九萬元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銷其駕駛執照;如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者,吊銷其駕駛執照,並不得再考領。
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行經警察機關設有告示執行第一項測試檢定之處所,不依指示停車接受稽查,或拒絕接受第一項測試之檢定者,處新臺幣九萬元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吊銷該駕駛執照及施以道路交通安全講習;如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者,吊銷該駕駛執照,並不得再考領。
汽車駕駛人肇事拒絕接受或肇事無法實施第一項測試之檢定者,應由交通勤務警察或依法令執行交通稽查任務人員,將其強制移由受委託醫療或檢驗機構對其實施血液或其他檢體之採樣及測試檢定。
汽車所有人,明知汽車駕駛人有第一項各款情形,而不予禁止駕駛者,依第一項規定之罰鍰處罰,並吊扣該汽車牌照三個月。
汽車駕駛人有第一項、第三項或第四項之情形,同時違反刑事法律者,經移置保管汽車之領回,不受第八十五條之二第二項,應同時檢附繳納罰鍰收據之限制。
前項汽車駕駛人,經裁判確定處以罰金低於本條例第九十二條第四項所訂最低罰鍰基準規定者,應依本條例裁決繳納不足最低罰鍰之部分。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
二、飲用酒類或其他類似物後其呼氣所含酒精濃度超過每公升○‧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超過百分之○‧○五。
三、自中華民國一百零二年一月一日起,未領有駕駛執照、初次領有駕駛執照未滿二年之駕駛人或職業駕駛人駕駛車輛時,飲用酒類或其他類似物後其呼氣所含酒精濃度超過每公升○‧一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超過百分之○‧○三。

隨著法規的修訂,現在的酒測標準也愈趨嚴格,從今年開始實行的新法主要變更的部分為:罰款上限由6萬元提高到9萬元,無照駕駛、領取駕照未滿2年以及職業駕駛則是將呼氣酒測標準降低到0.15毫克/公升。對於法令條件的嚴格化我想大家自然是樂觀其成,畢竟因為酒駕所造成的人神共憤事件層出不窮,政府必須採取實際的作為才能有效遏止。


從這張表可以直接對照各酒精濃度所需繳納的罰鍰,跟舊法有所不同的是新增加了未領有駕駛執照、初次領有駕駛執照未滿二年之駕駛人以及職業駕駛人的罰金,五年內違反酒駕規定二次以上以及拒測者,則可直接處以新臺幣九萬元罰鍰。


根據警政署所提供的資料顯示:101年因為酒後駕車且呼氣酒測值超過0.25毫克/公升而遭到警方舉發的部分就高達124,620件,其中更有52,519件因為超過0.55毫克/公升而直接被移送地檢署法辦,如此的數據更呈現出超過半數因為酒駕被舉發的人其酒測值皆超過了0.55毫克/公升而被以公共危險罪嫌移送,以前沒認真查數據還沒有如此強烈的感受,不過這樣一查,數據居然是如此驚人,一想到路上隨時都有這麼多人酒後駕駛不禁令人打了個寒顫...難怪酒駕肇事的案例總是層出不窮,真的是天理不容啊!


光看法規條文跟舉發件數大家對於酒駕的影響或許還沒有深刻的感受,那麼我們來看看因為酒駕所造成的肇事數據,根據內政部警政署所公布的資料顯示:民國100年時因為酒駕所造成的A1類死亡人數高達了439人,101年雖然有所下降,但仍然高達了376人,過去幾年酒駕肇事致死也往往持續佔據了A1類事故的首位,101年算是首次跌至第二名,這都要感謝員警們努力執行酒測臨檢的成效。不過雖然死亡人數有所下降,但卻仍然因為酒駕肇事而斷送了376條人命,也就是說在台灣,每天都有人因為酒駕肇事而死亡,每天都有數個家庭因為酒駕肇事而陷入天人永隔的地獄之中,想想這是多麼可怕的現象,不加以遏止怎麼行!(註:A1類係指造成當場或24小時內死亡之事故)

根據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的規定,只要被警方測出呼氣所含酒精濃度超出0.25毫克/公升的標準就算是違法,新制更是針對特定駕駛人將標準拉低到0.15毫克/公升,雖然可能會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同而有酒精代謝的不同狀況,但至少這是能夠對應大部分人的共通標準。但究竟要攝取多少酒精量才會使酒測標準超標呢?


從官方所提供的資料顯示:以體重70公斤的成人為例:只要喝下酒精濃度為5%的啤酒1200c.c.呼氣酒測值就可能超過0.25毫克/公升的水準,此時多半會出現明顯的酒精反應,對於人體的影響包括了複雜技巧障礙使得駕駛人無法如往常一樣擁有最佳的反應速度與肢體協調性,因此肇事比例比起正常人就已經攀升到了2倍之多。如果攝取了酒精濃度為5%的啤酒1800c.c.之後,不僅呼氣酒測值就可能高達0.40毫克/公升,肇事比例更是攀升到了一般人的6倍!而一旦持續攝取酒精使得呼氣酒測值超過0.55毫克/公升之後則是已經達到了法規容忍的極限,這時可就不是罰錢了事而已,只要呼氣酒測值逾越0.55毫克/公升後就會立即以公共危險罪嫌移送,這時不管肇事與否都必須直接面臨刑責。而且一旦酒後駕車肇事,只要在血液裡驗出任何酒精反應,無論數值高低都必須接受司法審判。


這邊也附上官方公布的各種酒類換算表讓大家參考,以體重70公斤的成人為例,只要攝取466c.c.的紅酒就可能讓酒測值飆升到0.25毫克/公升的水準,大家熟悉的58%高粱酒更是僅96.5c.c.就可能會超出標準,而體重也是影響酒測值的重要因素,從表中的數據可以發現,體重愈輕的人僅需要更低的酒精攝取量就可能超標,因此除了各人因為體質差異而有不同的酒後不適現象外,體重也是十分具有參考價值的方向。

刑法條文:
第185-3條
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而駕駛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六月以上
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185-4條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276條
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根據最新修正的條文,只要呼氣酒測標準超過0.55毫克/公升之後就列為公共危險罪嫌且適用上列法條,除了刑法第185-3條是直接跟酒駕有直接關係之外,肇事逃逸與過失致死等法條當然也適用於酒駕肇事情形,所以大家千萬不要以為只是罰金繳一繳就沒事,酒測超標、發生事故或置人死傷情事可是公訴罪處理,直接就移送地檢署,沒有任何寬容餘地。


警方所使用之執法儀器

大致了解最新修訂的法條與相關罰則之後,接下來就是實際測試的部分了,不過我想應該大部分人都沒有仔細看過警方所使用的酒測儀器,包含小編自己也沒有使用過。為了追求酒測標準的準確性,這次我們直接排除了坊間販賣的產品,並特別跟警方商借了他們執勤時所使用的儀器,為得就是希望能夠透過利用執法儀器與多人採樣的方式來進行測試,如此也才能建立起最客觀的參考價值。


據了解,這次我們借到的機種是比較新式的機型,一共有2台,一台是像圖中的便利型手持式酒測器,體積小便於攜帶,通常員警都是使用這種手持儀器為主,吹氣嘴是可分離且拋棄式的設計,使用方式非常簡單,只要使用中間的OK按鍵就能夠將機器從睡眠中喚醒,開始檢測也是待機器顯示備妥後(待酒精強制排除後才能繼續測試)使用OK鍵即可開始進行呼氣酒精濃度檢測。或許有人會認為警方所使用的機型並不一定相同,這樣的話要如何確定檢測標準無誤呢?

關鍵的部分就在於機身下方的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標籤,每一部酒測器都必須通過標準檢驗局檢驗之後才能貼上標籤,並且每年或使用逾1000次後都要進行校正,每一個標籤上也都有該機器的使用期限,超出期限就無法拿來當執法工具使用。因此執法所使用的每一部酒測器都是列管狀態,警方所使用的酒測器在市面上並無販售,即便透過其他管道或從國外購得,但沒有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的檢驗標籤就同樣無法當成執法儀器。


另外在每台儀器上也都會貼上易碎貼紙來防止有心人的破壞或改造。


而這台較大型的分析儀跟手持型酒測器的最大差別就在於其具有可加熱的吹氣導管,能夠分辨出口腔型酒精反應還是肺部所呼出的酒精指標,所謂的口腔型酒精反應係指尚未被身體吸收而殘留於口腔內的高濃度酒精,一般來說當人體攝取定量的酒精之後,15分鐘至30分鐘後才會攀升到酒精濃度的高峰,不過在剛喝完酒後,殘留於口腔內的酒精濃度都會相當高,此時就可能造成手持型酒測器上出現相當高的數值。

看到這那一定有人會認為既然如此那手持型酒測器的準確性是否較低?其實根據我們實際測試下來,這兩台機器測試出來的數值誤差相當小,而且不管哪一台檢測出來的結果都可當成執法標準。那要如何避免手持型酒測器的口腔型酒精誤判呢?實務上的作法便是警方在執行酒測時均會備妥飲水讓受測者飲用,並且漱完口後具有15分鍾的緩衝期可讓受測者休息後再測,如此一來就可避免大量誤差的產生。另外這方法也適用於判定剛喝完酒,酒精尚未被身體所吸收的受測者。不過前面提到一般人酒精濃度在15-30分鐘後會達到高峰,所以剛喝完酒就被攔而想要以口腔型酒精反應脫罪的人在漱完口又等上15分鐘的情況下所測出的數值其實才是最準確的,這點在稍後的實驗中也會進行驗證。


這邊節錄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裡的條文給大家參考:

檢測前:
(1)以呼氣酒精測試器檢測前,應先告知受測者檢測流程,並詢明飲酒結束時間。經詢明距飲酒結束時間已滿 15分鐘者,立即檢測(如有請求漱口,給予漱口);經詢不告知飲酒結束時間或距飲酒結束時未滿 15 分鐘者,告知其可漱口後立即檢測或距飲酒結束時間滿 15 分鐘再進行檢測(如有請求漱口,給予漱口)。前述飲酒結束時間,依受測者所告知之時間起算。

駕駛人呼氣酒精濃度經執勤員警依本作業程序完成檢測後,不論有無超過標準,不得實施
第二次檢測。但遇酒精濃度測定值出現明顯異常情形時,現場帶班人員應指揮停止使用該
酒精檢測器,改用其他酒精檢測器進行檢測,必要時,應檢附原異常之紀錄。

所以這15分鐘既是民眾的權益也是判定更為準確的關鍵,如果你真的已經喝完超過15分鐘,那真的不用硬拗,因為對於影響檢測值並沒有幫助。



低濃度酒類測試


對於法條跟儀器有著初步的瞭解之後,緊接著就是進行實際測試單元,第一個上場的就是大家最容易取得的啤酒,在攝取標準方面,我們先以容量330ml、酒精濃度5%的易開罐一瓶來做測試,受測人為小編跟工程部的同事Ray,每人喝下一瓶啤酒之後再來進行檢測,之後經過15分鐘、30分鐘以及1小時後的時間點時都會記錄下所檢測到的數值,由於測試流程較為繁雜,為了避免重覆性太高,大家看起來也累,因此小編僅在第一回合詳列圖說與照片,所以接下來重複操作的環節小編會盡量簡化並使用圖表呈現的方式讓大家可以更容易閱讀。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這邊也說明一下吹氣方法,執行吹氣動作時光是輕輕吹是不夠的,因為儀器本身必須要獲得相當的呼氣量才能進行分析,呼氣量足夠時會有個裝置落下的聲響代表已經完成,這時需要靜候一會等待分析結果出爐。輕輕吹時因為呼氣量跟流速不足,儀器則會要求重吹一次,如果故意不用力吹就表示心虛,這時警方除了可以依拒測標準開立9萬元的罰單外,並吊銷駕駛執照,3年不得再考領,也會填寫依刑法第185條之3「案件測定觀察紀錄表」來作為法官依行為判刑的參考依據,而若肇事且拒測者或肇事無法實施呼氣酒精濃度檢測者也可將受測人押至委託的醫療院所進行準確度更高的抽血檢測,呼籲大家千萬不要自作聰明。

刑法第185條之3「案件測定觀察紀錄表」是警方在執行酒測勤務時所準備的客觀事實紀錄表,利用直線步行十公尺迴轉平衡測試、單腳站立平衡測試與用筆在兩個同心圓間的0.5公分環狀帶內,畫出另一個圓形等相關測試提供給法官當作其是否具備正常行為能力的參考依據。


漱口之後經由手持酒測器檢測出來的數值則為0.16毫克/公升,雖然落在0.25毫克/公升的標準之內,因此儀器上會顯示合格,但仍然超出了新法的0.15毫克/公升。分析儀所檢測出來的數值則為0.13毫克/公升。



接著由小編來進行測試,同樣飲用一瓶易開罐啤酒後再來進行檢測。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而小編剛喝完一罐啤酒之後用酒測器所測出的數值竟然高達了0.81毫克/公升!不過前面有提到這是屬於口腔型的酒精濃度反應,於是我們打算等15分鐘後漱一下口再測一次。


執行完手持型酒測器的檢測之後,必須再進行一次分析儀的檢測來做對照,分析儀在吹氣時則會以圖形化的量條顯示呼氣量,在獲取足夠的呼氣量之後則會以嗶聲提醒,圖表中的藍色曲線為呼氣量的多寡,紅色則是酒精濃度的曲線,不過這圖表僅是概略上的參考,仍要等待儀器最後所顯示出的數值為準。



但因為此時才剛喝完酒,小編所喝下的酒精尚未被身體吸收,所以分析儀檢測之後則會顯示口腔型酒精,因此我們15分鐘後再來進行檢測動作。


每個人對於酒精的吸收效率有所不同,像Ray僅僅是喝了一瓶啤酒等待15分鐘後就已經滿臉通紅,小編則是略有酒意但還沒有明顯的臉紅現象,也有人是喝到掛都不會臉紅的...15分鐘後Ray所測出來的數值均為0.14毫克/公升。



漱完口後進行第二次檢測後所得到的數據為0.04毫克/公升,臉也開始有發熱感,對比於同事所測出的0.16毫克/公升數值似乎偏低,不過這都是各人體質不同所顯示出的初步差異,最後結果仍須等待酒精持續作用之後的數據,而且其實這時我已經開始有多話、複雜能力變差等反應了。


15分鐘後使用分析儀所量測出來的數值為零,不過並不代表沒有酒醉現象,包括身體發熱,多話,記性變差等現象都已經出現,但測出來的數值居然為零,可見酒測值跟不適反應不一定有正相關的規則可循,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即便測出來的數值為零,但實際上已經對小編的行為能力造成不小的影響,尤其面對需要複雜技巧的開車動作我可不敢嘗試...


酒精濃度5%啤酒330ml測試結果

30分鐘後再對Ray進行測試後所得出的數值為手持型酒測器0.05毫克/公升,分析儀所測得的數據則為0.04毫克/公升,不過在1小時後身體所吸收的酒精則是幾乎都被代謝掉了,身體上也已經感受不到不適症狀。第一回合只是開始暖身並建立對照數據,接下來的單元我們則會使用濃度更高的酒精飲料來做測試。


測試完了啤酒之後,我們改用市面上常見的藥酒混合椰奶的喝法來進行測試,所使用的紙杯容量約為200ml,這次由羅柏江跟動態攝影Bear來進行測試,每人要喝下2杯,也就是相當於400ml的容量。暱稱為阿比的藥酒酒精濃度為10%,瓶身上並有詳細標註,不可於開車時飲用。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看看Bear喝酒的豪氣就知道是酒國英雄,這點在去年尾牙上也已經獲得了充分驗證XD。


在喝下了400ml阿比混和藥酒15分鐘之後,Bear所測出來的數值居然為零,在身體上也沒有任何的酒精反應,看來跟官方所公布的體重與酒精濃度對應表似乎頗為吻合,不過這還只是剛開始的部分而已,後面當然也準備了烈酒來做更進一步的測試。


而在羅柏江身上,15分鐘後則是測出了0.09毫克/公升的數值,與體重影響酒精反應的數據也頗為吻合,不過認真算起來目前的酒精攝取量相當低,大概僅約是10%藥酒的200ml容量,要是喝完了一罐維士比之後那肯定是會超標的。


酒精濃度10%藥酒混椰奶 400ml 測試結果

從圖表中所記錄下的數據顯示,兩人在剛喝完酒時因為酒精還未被身體吸收,所以即便手持式酒測器都判讀出了超過1.0的數值,分析儀則是都判定為口腔型酒精反應,羅柏江在15分鐘後酒測值達到高點,30分鐘後雖然還有0.05左右的數值,但在一小時後則是完全代謝掉了,至於Bear則始終保持在零的狀態,大概是酒精濃度太低對他起不了什麼影響吧...


酒類料理實測


時常在新聞上看到某某人酒後駕車被攔並經測出超標數值之後就說是吃了薑母鴨、麻油雞等酒類料理才導致超標,但事實上真是如此嗎?我想我想大家跟小編一樣心中一定有著莫大的問號存在!因此在酒類料理測試方面,我們一共準備了麻油雞、薑母鴨、花雕雞以及燒酒蝦等國人喜愛的酒類料理來進行測試,每一種料理都準備了2-3人份量,2人一組吃完並將湯喝完之後再進行交叉對照,實地來驗證看看食用酒類料理到底會不會超標?

一般料理米酒的酒精濃度大多為19%左右,據老闆所說:這鍋麻油雞料理使用了2杯的料理米酒進行調味,但加熱烹煮時酒精定會有所揮發,因此實際讓客人食用時的酒精濃度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高(此為2人份量)。


在薑母鴨料理方面,老闆同樣加入了2杯料理米酒(此為2人份量)。


酒香四溢的花雕雞料理相信也是許多饕客的最愛,花雕酒的酒精濃度也是落在20%左右,不過因為跟其他料理不同,沒有大量的湯汁,因此也就降低了攝取過量酒精的風險(此為2人份量)。


最後出場的料理則是燒酒蝦,據老闆所說,這鍋燒酒蝦是使用純米酒下去煮的,所以酒精濃度比起一般料理還要高,食用後能不能通過酒測她真的不敢保證...(此為1人份量)。


待料理全部加熱完後,整間辦公室裡全都瀰漫了酒香,不用等人通知,參與測試的人個個都自動聞香而來(笑。


那個Bryan...你老是擋到愛曼達的畫面,看來被網友們拖出去鞭的日子也不遠了XD。


經過大家飽食一頓後就該是見真章的時刻了,所有人都必須進行手持型酒測器與分析儀的交叉檢測並進行後續的追蹤,負責食用麻油雞料理的工程部同事Philip在手持型酒測器上測出的數值為0.04毫克/公升,而在分析儀上則是顯示為零(所有人均不進行漱口動作直接進行檢測)。


另外一位工程部同事Boska同樣在手持型酒測器上測出了0.04毫克/公升的數值,而在分析儀上則同樣是顯示為零。


負責薑母鴨的遊戲版編輯Randal則是測出了0.06毫克/公升的數值,比起食用麻油雞的同事們略高一些,分析儀的數值則為0.05毫克/公升,兩台機器間的誤差值僅有0.01毫克/公升。



另外一位負責薑母鴨的同事則是工程部的主管Ryan,所測出的數值為0.04毫克/公升,分析儀數據則是為零,連續兩道料理所測出的數據都相當低,距離執法標準的0.25毫克/公升還有一段距離,也無法接近0.15毫克/公升的新法標準,不禁讓人懷疑食用酒類料理真有可能讓酒測值超標嗎?


緊接著進行測試的女性版編輯愛曼達今天負責食用香味撲鼻的花雕雞,並且在手持式酒測器上居然測出了0.11毫克/公升的數值,瞬時讓大家失落的心情雀躍了起來並鼓譟了起來。


不過在分析儀的測試方面卻還是測不出呼氣中的酒精含量,看來還是口腔型酒精反應的類型,因此我們只好判定愛曼達出局了...(被毆


因為在準確率更高的分析儀上數值仍是顯示為零,因此花雕雞對於酒測值超標的可能性也就可以排除於外了。


跟愛曼達同組一起食用花雕雞的Bryan所檢測出來的數值則為0.05毫克/公升,但在分析儀的數值方面也是零。


全部使用米酒來當湯汁煮的燒酒蝦則是由Bear跟霸子林同組,但是Bear在手持型酒測器上所測出的數值也同樣為零,分析儀數值亦為零,看來待會得要使出秘密武器來治他了XD。


剛採訪完回來的霸子林一副飢腸轆轆的樣子,平常滴酒不沾的他這時也顧不得碗裡有大量酒精,三兩下就把蝦子嗑光,連湯也喝的一乾二淨。


吃完一大碗燒酒蝦後,霸子林所測出的數值為0.04毫克/公升,雖說濃度看來不高,但他除了臉紅之外也已經出現了相當明顯的酒醉反應,語無倫次、喪失溝通能力之外甚至連走路都搖搖晃晃,就跟一般喝的爛醉的人差不多了,果然每個人的體質都有所不同啊。

據了解霸子林這種狀況係屬於急性酒精中毒,短時間內吸收了超過身體所能負荷的酒精含量,此時身體會出現心跳加速、走路步伐不穩、多話、情緒高低起伏或無法控制、正常的語言溝通能力、思考邏輯等方面均會受到嚴重影響,如果此時不停止攝取過量的酒精,接下來則是會進一步影響到中樞神經,臨床上的症狀也包括了神經反射功能降低,甚至嚴重時還可能導致血壓下降、呼吸受到抑制而中止,終至導致急性酒精中毒昏迷等症狀,這也難怪不時就有因為飲酒過量導致死亡的案例,為了不讓霸子林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我們決定中止他的測試,以免釀出悲劇啊~

而霸子林雖然已經呈現嚴重酒醉狀態,不過非但手持酒測器未超標,就連分析儀檢測都顯示為零,因此推斷可能是對酒精有極度反應的體質,只要一點點酒精就可能使其喪失複雜行為能力。但是這樣呼氣酒測未超標就保證沒事了嗎?事實上即便酒測未超標,但員警若判斷其已經呈現爛醉狀態或無正常行為能力(錄影存證),仍然可以依公共危險罪嫌移送地檢署法辦,大家千萬不要以身試法。


酒類料理實測結果


從簡易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未漱口的情況下,除了愛曼達在手持檢測器驗出了0.11毫克/公升的口腔型酒精反應數值之外,其餘人所檢測出的均在0.06毫克/公升以下,距離法規標準仍有一段距離,並且在15分鐘後僅剩Randal被分析儀驗出酒精反應,但在30分鐘之後則是所有人均無法檢測到酒精反應,探究起來雖然這些料裡在烹煮時均加入了不少酒類,但可能在高溫烹煮下其實酒精成分均已揮發了許多,因此實際上料理本身僅剩酒香但酒精含量已去掉大半,因此就算食用1人份量時無法超出執法標準的0.25毫克/公升,但若對照於新制的0.15毫克/公升標準,若是食用3人份量以上則相當有可能超標。

因此從實驗結果我們可以得出食用酒類料理在經過30分鐘後超標的可能性已經大幅降低,等個半小時待酒精代謝掉之後就能恢復至正常狀態,而且警方在執行酒測勤務時會提供飲水以及15分鐘的緩衝時間,因此推論出被驗出超標的人大概是邊吃飯邊飲酒才可能造成數值超標,這時若是酒後駕車被法辦也是剛好而已,請原諒小編用詞如此強硬,但實測結果如此不就代表著那些人除了酒後駕車之外還試圖卸責,於情於法皆無法容忍!這邊也再提醒大家一下,酒後駕車一旦肇事,無論檢測出的數值高低都必須以公共危險罪嫌移送法辦!


影響酒測值偏方驗證


在食用一般份量酒類料理可能導致酒測值超標的流言被破解之後,大家一定還有聽過各種可用來降低酒測值的偏方,這次我們也特地安排了偏方認證的單元,用意是透過實驗來試試看到底這些偏方能否影響酒測值並讓人的酒測值在短時間內大幅降低而成為酒後駕車者通過法規標準的檢測?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不過礙於前面飲用單罐啤酒、藥酒乃至於酒類料理所測出的數值均相當低,並且多在1小時內身體就已經將酒精代謝完畢,因此我們決定增加飲酒的數量使其具有較高的酒測值,如此一來才能夠進行接下來的偏方驗證單元。


大剌剌地就在辦公室裡面喝酒,我看你們兩個是過太爽了...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在偏方對照組方面我們同樣找來了Bear跟羅柏江來進行測試,為了將酒測值提高到穩定且較高的水準,他們兩人必須先喝下1490ml(330ml三罐加上500ml一罐)的啤酒之後才能開始進行接下來的測試,剛喝完時羅柏江所檢測出的手持式酒測器數值為0.97毫克/公升,但這是口腔型酒精反應,待15分鐘吸收過後才會趨於穩定。


分析儀所檢測出的數值為0.28毫克/公升,不但超過了新制的0.15毫克/公升,更是已經超過了0.25毫克/公升的通用法規標準,不過為了求得更準確的實驗數據,我們決定漱完口後等待15分鐘後再進行偏方的實驗。

依據取締酒後駕車作業程序內容規定,呼氣酒精濃度超過0.25毫克/公升而未滿0.27毫克/公升的未肇事案件,經客觀事實判別無喪失正常駕駛能力就仍在勸導的範圍內,可於開立勸導單之後人車放行。

而呼氣濃度介於0.28但未達0.55毫克/公升的案件因其尚未觸犯刑法標準的案件,警方得以製單舉發並當場移置保管其車輛。

呼氣濃度超過0.55毫克/公升時則因為觸犯刑法標準,必須以公共危險罪嫌移送,可委託合格駕駛人駛離或由警方當場移置保管其車輛。

從上述法條來看....羅柏江已經吃了一張罰單並且被警方扣車了啊...



同樣喝下1490ml的Bear則是手持酒測器數值為0.16毫克/公升,分析儀數值0.15毫克/公升,看到這就可以發現雖然喝下同樣數量的啤酒,但是因為身材與體質的不同也可能讓酒測值出現相當大的差異,不過即使是身材壯碩,體重破百的Bear在如此情況下也有0.15毫克/公升的數值,一般人測試出來的結果大概都會出現更高的數值。

喝了這麼多啤酒之後,相信大家一定都有一個共通體驗,那就是攝取了大量酒精之後就會出現非常容易想上廁所的情形,這是因為酒精會抑制抗利尿激素的分泌,一旦人的身體缺乏了抗利尿激素之後,原本擔任重新吸收水分的腎臟則會失去其原有的功能,所以當腎臟無法吸收水分的同時就會導致膀胱裡尿滿為患,因此也就必須一直跑廁所。另外可別以為尿完了就沒事,當身體的水分持續大量流失之際,體內的電解平衡也會被破壞,所以多尿幾次之後大部分人就會開始出現噁心、頭痛以及昡暈等臨床症狀。另外長期飲用酒精也會破壞男性生殖系統,精蟲數量會持續減少導致不孕症狀的發生,所以說還是不要喝太多的好。

此外若是孕婦飲酒則可能造成流產、死產、胎兒發育畸形以及早產等現象,即便順利生下來的孩子也容易患得[胎兒酒精症候群],因為酒精的影響胎兒可能出現先天上的視覺、聽覺能力缺損、影響腦部發育、甚至可能使胎兒因為腦部受損而出現終身學習障礙,看到這還會有人認為酒精是好東西嗎?值得好好思考一下對吧?

漱完口經過15分鐘後,羅柏江的手持酒測器數值仍在0.27毫克/公升的水準,超過了法規的取締標準,分析儀則是顯示0.29毫克/公升,這時警方就可以直接開罰了。


而Bear這邊在經過了15分鐘之後居然一下就降到了0.10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數值則是顯示為0.09毫克/公升,由此可見Bear不僅是生理狀況不容易受到酒精影響,就算飲用了大量酒類,代謝酒精的速度也相當快,這應該也算是一種特異功能吧...應該送去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才是XD。


不過閒暇時喝點小酒可以怡情沒錯,但當喝酒成為工作時可就沒那麼有趣了,尤其是接下來還要喝下這一大堆偏方,這次我們準備了解酒液、奇異果汁、罐裝茶、蜂蜜水、鹽水、牛奶、水果醋、椰奶、檸檬汁、咖啡、可樂、冰塊、口香糖以及高湯等各種傳聞中可以降低酒測值的偏方,被逼著直灌酒之外還要喝下這一大堆東西...真的是辛苦2位了,不過..這都是為了科學啊...


在酒測值穩定之後,首先上場的便是號稱擁有解酒效果的解酒液,喝下一瓶之後再進行檢測。


飲用解酒液之後的手持酒測器數值由原本的0.27毫克/公升下降到了0.22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數據則是由0.29毫克/公升降為0.25毫克/公升,看起來有些效果,不過距離我們所預想的短時間酒測值大幅下降效果仍有不小的差距。


Bear這邊則是負責飲下約600ml的奇異果汁來做試驗。


飲畢奇異果汁之後所取得的數值為手持酒測器數值0.10毫克/公升降為0.08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數據則同樣維持在0.09毫克/公升的數值,因此奇異果汁的效果更是不如預期。


接著羅柏江再度喝下600ml的罐裝茶,這時手持酒測器的數值由0.22毫克/公升降為0.18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數據則是從0.25毫克/公升降為0.21毫克/公升,在降低瞬間酒測值的效果上與解酒液相當。


再來是坊間謠傳相當具有解酒舒緩不適症狀的蜂蜜水,加以稀釋之後飲用400ml再來看看效果如何?



飲用400ml蜂蜜水之後,手持酒測器的數值由0.08毫克/公升下降為0.07毫克/公升,分析儀的部分則是依然維持在0.09毫克/公升的數值,幾乎沒有變動。


偏方測試第一階段測試結果

由於要測試的項目相當多,因此我們先整理一下第一階段的測試結果,在第一階段裡所實驗的品項裡,羅柏江所飲用的解酒液跟罐裝茶效果最為顯著,但這也有可能是因為體質的關係,反觀Bear所飲用的奇異果汁跟蜂蜜水效果則是更為有限,而透過記錄下來的數據我們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羅柏江在飲酒的一小時後,即便利用偏方降低了一些酒測值,但不久後酒測值卻出現了向上攀升回穩的趨勢,因此這些偏方或許有些瞬間效果,但其效力並不持久,如果經過15-30分鐘過後再次進行檢測,酒測值還是會被打回原形。

反觀Bear所使用的偏方雖然效果更低,但是1個小時後卻能靠著自身的代謝能力將數值降到0.03毫克/公升的水準,雖說可能是因為體質不同的關係,但卻也頗耐人尋味。

為此小編也特別去找了一下官方所提供的資料,根據資料顯示90%的酒精需要透過肝臟來進行分解,而雖然說因為各人體質不同而有差異,但是一般人的肝臟平均一小時只能夠分解8-10克的酒精,如此的酒精量約相當於半瓶啤酒的酒精含量,依此類推要完全代謝掉一瓶啤酒的酒精量就需要2個小時,這也難怪這些偏方僅有相當短暫的效果,要降低酒精濃度光靠這些偏方是很難辦到的,唯有透過時間讓肝臟慢慢辛苦地處理這些酒精一途。而如此的資料也與我們所得出的實驗結果頗為吻合,不過既然機器都借了,哪有不把偏方測完的道理,唯有將清單上這些偏方全部試完一遍才行。



由於羅柏江的酒測值有向上攀升的趨勢,身為同事當然要為了他的健康著想,因此我們決定再讓他測試傳說中也相當有用的偏方--鹽水,先倒入保特瓶內進行混和,之後再飲用400ml鹽水來試試效果吧!


到底是誰提議說要測試鹽水的? 這根本是在整人麼(怒

這麼鹹怎麼可能喝的下去....於是羅柏江在喝了一口之後決定直接放棄喝下鹽水的念頭...
看來喝鹽水降酒測值的方法應該是不可行...我也嘗了一口,這喝下去大概連胃都會吐出來XD


為了撫慰一下羅柏江受傷的心靈,我們再次決定讓他喝平易近人的牛奶好了,這回應該會輕鬆許多了吧,不過經過一番折騰加上放風20分鐘,酒測值已經降到了0.15毫克/公升(手持酒測器)與0.14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水準,接著再來看看牛奶的效果如何吧!但是牛奶這邊大概是我還在酒醉吧...居然沒有拍到照片只有登記數值(再被毆),不過還是列出來供大家參考,手持酒測器的部分降到0.11毫克/公升,分析儀的部分則仍有0.12毫克/公升的數值。


正當Bear因為酒測值太低開始喝完剩下的啤酒,羅柏江也因為喝了太多有的沒的跑去拉肚子之際,機車版編輯Wmax剛好採訪完回來,於是便問問他要不要參加?沒想到這傢伙不但一口就答應,還直接拿了酒精濃度高達34%的五加皮酒開喝了起來,看來是因為剛回來沒看到羅柏江的慘狀才如此天真啊...(竊笑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斷斷續續地喝了一杯稀釋一半的五加皮,請他漱完口後,我們使用手持酒測器所測到的數值就已經高達0.14毫克/公升,而且看他滿臉通紅又開始胡言亂語,看來似乎有點不勝酒力...


這時分析儀所測得的數據則為0.12毫克/公升,代表酒精濃度高達34%的五加皮酒已經被身體吸收大半掉了。


剛喝壞肚子的羅柏江回到崗位上時因為酒測值已經相當低,因此他就拿起了58度高梁來喝,不過因為測到現在也已經是下午六點了,考量到還要等酒退才能下班,因此羅柏江、Bear跟Wmax決定58度高梁一人喝50ml就好,不然搞不好會昏倒在公司...(明明才喝一點點在裝什麼豪氣啊....
喝酒不開車 開車不喝酒



喝完了50ml的58度高梁後,羅柏江的酒測值很快地就到了手持酒測器0.07毫克/公升的水準,而分析儀的數值則是0.06毫克/公升。


已經開始神智不清的Wmax在喝下50ml高梁之後酒測值更是來到了0.20毫克/公升(手持酒測器),分析儀的數據則為0.21毫克/公升,全都超過了新制的0.15毫克/公升標準。果然烈酒一灌下去酒測數值立即飆高了不少,但其實從Wmax的表情就能夠知道他現在已經處於酒醉的狀態,不僅胡言亂語大聲嚷嚷,連表情都開始扭曲了...

既然有人酒醉了,我們就趁此機會來研究一下酒精對於駕駛行為所造成的影響,跟駕駛行為最具關連性的不外乎就是情緒亢奮跟自信心增強這兩大要素了,當人們飲用了酒精之後往往會出現亢奮狀態下判斷力降低的情形,這時自信心也會莫名地增強,會過份高估自身的控制能力,別人的意見或勸告也聽不進去,再加上此時的肢體協調能力均會受到影響,因此綜合這些要素之後,肇事率便會大幅攀升。

根據官方所提供的資料顯示,一般情況下當呼氣酒精濃度達到0.25毫克/公升之後,便會出現複雜技巧障礙以及駕駛能力降低的情形,統計資料也指出此時的肇事率已經是未喝酒時的2倍、0.40毫克/公升肇事率為6倍、當酒精濃度達到0.55毫克/公升時更已經攀升為10倍之多。

另外此時的視力也會變差,我們無法再像往常一樣擁有寬廣的視野,隨著酒精濃度的升高,視野會愈來愈窄,因此我們無法清楚辨識車身周圍的路況,尤其是左右兩側的視野更是大幅受限,另外一個跟視覺有關的影響則是酒醉者會出現趨光效應,會不自覺地往光源的方向開去,光是視覺方面所受到的影響就足以造成天人永隔的遺憾了...

而在實際駕車時的反應行為方面更是相當顯著,只要有喝過酒的都知道攝取一定份量的酒精之後就會出現反應遲緩的情形,這時因為運動反射神經出現遲緩狀態,所以我們對於各種聲光刺激的反應也會隨之變慢,人體的反應模式是先由視覺與聽覺來對周遭景物與路況提供認知動作,接下來由大腦進行判斷,決定好所需執行的命令之後才會透過肢體的動作來達成駕駛協調性的動作。

但是此時因為已經屬於酒醉狀態,因此所有的反應流程都會比平常更慢,嚴重時甚至可能多達數秒之差,要知道事故的發生與否通常只是毫秒之差,而酒醉的人從認知、判斷到行動則可能花到數秒之遙,這樣的差別可不只是反應時間的落差而已,很多時候就是晚七天回家的關鍵因素。並且酒醉狀態下所衍生的觸覺能力降低、協調性變差無法應對突發狀況、車速路況判別能力的減弱以及容易疲勞等因素都是酒後駕駛所無法克服的問題。


有了穩定的酒測值之後,接下來換檸檬汁上場,由於我們所買的是濃縮原汁,因此使用1:5的方式來稀釋,再來看看對於降滴酒測值的效果如何。


媽啊!怎麼會這麼酸啊?是不是稀釋比例放錯了?(表情扭曲)
沒放錯啊,這上面是寫1:20啊....(咦?


經過了1:5比例的檸檬濃縮原汁300ml考驗之後,羅柏江的手持酒測器數值從原本的0.07毫克/公升下降到了0.05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數據也從0.06毫克/公升降到0.05毫克/公升,效果並不顯著。


看Wmax那一副到處發酒瘋的樣子,給他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看看能不能提神解酒好了,這樣夠有同事愛了吧!


沒想到不喝還好,喝了咖啡汁後的手持酒測器酒測值從原本0.20毫克/公升上升到了0.21毫克/公升,分析儀的數據則是維持不變,依然為0.21毫克。
Wmax嚷嚷著:你們這根本在幫倒忙啊啊啊啊~


即便Wmax已經完全呈現發酒瘋的狀態,但我們還是得將實驗完成,因此羅柏江改喝下400ml的可樂來碰碰運氣。


喝下可樂之後所量測到的手持酒測器數據仍為0.05毫克/公升,沒有任何變化,不過分析儀部分倒是倒是略微下降了一點點而為0.04毫克/公升。


本來接著要試驗的是冰水,但是持續發酒瘋的Wamx堅持要將冰塊含在嘴裡進行測試...OK,就讓他試試看吧。


看看這滿足的表情就像孩童一樣天真,含了冰塊之後再進行的測試結果後發現:在手持酒測器上的數值一下子就從0.21毫克/公升降到了0.18毫克/公升,不過分析儀的部分只有微微從0.21毫克/公升降到0.20毫克/公升,雖然說看來是有效果,但我想沒有一個員警會讓你把冰塊含在口中進行檢測的...囧。


繼剛剛熱騰騰的咖啡策略失敗,酒測值不減反增之後,這次換大家公認可以舒緩身體不適的高湯好了,相信對於身體上的不適感能夠獲得抒解,但能不能降低數值則要看實驗結果了。


整罐高湯倒入碗內之後再拿去微波爐加熱,從早上搞到現在也已經是晚上7點半了,大家都累翻了,希望Wmax喝完高湯之後能夠舒服點~


沒想到喝完高湯之後,分析儀的數據持平,但在手持酒測器的數值方面居然跟熱咖啡一樣呈現微幅增加的狀態而又升為0.19毫克/公升,經過反覆驗證之後,看來熱飲類的不但對降低酒測值方面沒有效果,甚至還會提高數值,用飲料降低酒測值的方式依目前的實驗結果來看是不可行了。


至於最後還有一個口香糖測試,因為完全沒有效果,數據也沒發生變化,所以也就不贅述了。


偏方測試第二階段測試結果

雖然某些圖表中的數據看似有著較為明顯的效果,但這些都是因為我們喝完偏方之後立刻檢測的結果,只要稍待幾分鐘之後其實酒測值又會回復到接近原本的狀態,因此根據這次的實驗結果顯示,想要讓酒測值大幅降低而又能加速代謝的偏方並不存在,呼籲大家不要再聽信無科學根據的謠言了。


而在這次的偏方測試裡還有一個意外的發現,漱口水也是大家很容易就跟口氣清新聯想在一起,所以或許對於降低酒測值方面有所幫助,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


由相機版編輯Ki min來為大家示範一次好了,在喝下漱口水之前,他是沒有攝取任何酒精飲料的,不過使用20ml的漱口水之後再來進行檢測,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僅僅是使用過20ml的漱口水之後進行檢測居然讓手持酒測器出現爆表無法計測的狀態,據了解這部酒測器的量測上限為2.0毫克/公升,然而根據醫學資料指出:呼氣酒精濃度只要超過1.50毫克/公升就有可能會因為過度酒精中毒而出現昏迷、全身僵硬甚至死亡的身體反應,所以漱口水可以降低酒測值的流言更是被完全破解。


而若使用分析儀檢測則會判定漱口水為口腔型酒精反應,而手持式酒測器在15分鐘後重新量測也偵測不到酒精反應,所以雖然漱口水含有大量的酒精成分,但漱完口吐掉之後也不會因為殘留的酒精被人體吸收而造成酒測儀器的誤判。


最後探究為何這些偏方都沒有顯著效果的原因除了代謝酒精需要肝臟默默努力之外,另外一個重點則是在於身體呼出的氣體是經由肺部呼出,而飲用的偏方其實是經過食道再到胃裡,兩者之間所存在的位置完全沒有關係,這也難怪所有偏方全軍覆沒了。



喝完高湯汁後的Wmax隨即不支倒地,並抱起了送測的揚聲器在那邊嚷嚷、傻笑、胡言亂語,所以酒喝多了真的很容易失態啊...在此也為Wmax對於科學實驗的犧牲奉獻致上崇高的敬意!

註:就在抱完揚聲器後不久,Wmax隨即以三步併兩步的方式衝去廁所狂吐,真是難為他了...


經過了這次的實際測試之後,小編自身對於酒測值檢測的疑問也有著更為明確的結果,任何酒類製品都有可能讓酒測數值超標,這次的實驗結果也顯示出了不同人雖然因為體質關係而有酒精反應上的差異,但不一定要超標才會影響行為能力,在喪失正常行為能力下一旦開車上路,更會危及他人生命財產安全,即便是酒測值未超標,也會因為行為能力不正常而同樣被警方移送,更不要說萬一肇事更是要面臨刑責與前科。所謂的肇事其實也包含了酒後駕駛被他人撞擊而發生事故等原因,這時不管肇責與否,只要檢測出酒精反應就需以公共危險罪嫌移送。而且從3月1日起就開始嚴格執行新制標準,因此最後再次呼籲大家千萬不要心存僥倖以身試法,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希望大家也能嚴格督促身邊的人切勿使其酒後駕車,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


最近大家應該都有參加各種春酒活動的機會,請原諒小編在此繼續囉唆一下,如果得知即將赴宴的場合需要喝酒時,就不要騎乘機車或開車前往,盡量利用大眾運輸工具或是計程車,這時就不要覺得計程車貴了,你可以換算一下被罰9萬可以坐多少趟計程車?搞不好一輩子都沒機會把它坐完。萬一發生事故,不僅是自己的人生因為前科造成了污點,撞到他車的賠償事宜?更不要說是撞到人害人家家庭支離破碎,除了要進監獄面對最高七年的有期徒刑之外,就算讓你提早假釋出獄了,但一輩子都要背負過失致死的前科與良心不安的譴責?這些問題我相信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如何負起社會責任並對酒後駕駛行為擺出零容忍的態度我想也是需要大家共同推動努力的目標,無論是自身或他人,隨時做好督促的行為。說句難聽的,今天你放任自己或身邊的人發生酒駕行為,可難保不會撞倒自己所愛的人或親人,等到那時再來後悔都已經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