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境探險》系列的口碑累積之下,頑皮狗的新作未演即轟動,《最後生還者》從發表開始就受到各方玩家的熱烈期待與討論。在Randal人在美國採訪E3的展期間,《最後生還者》上市了,即使上市時間這麼接近,E3展SCE的攤位上依舊是佈置了大量的《最後生還者》試玩機台,試玩人群也相當踴躍,再次彰顯了本作在玩家間的期待度。實際玩過以後一如早先的期待,這部作品有著電影水準的劇情與演出品質,遊戲性也絲毫不馬虎。以下是小編的簡單試玩分享!


※本文內含血腥暴力元素,請斟酌閱讀

《最後生還者》是一款以浩劫後的世界為舞台,利用一切資源生存下去、對抗敵人,並一步步推進故事的冒險作品。如同頑皮狗過去的作品一樣,整個遊戲的進程有如一部龐大的互動式電影,不管是場景、人物,遊戲中的一切都充滿刻劃透徹的細節,每一句語音、每一個表情動作、每一個不經意帶過的畫面,都有如真實的電影一般生動寫實。


在正式推出之前的幾次訊息揭露中,我們知道《最後生還者》的世界是一個經過浩劫,幾經毀滅之後的架空舞台。而在這個舞台上,我們將會操作男主角「喬爾」,帶著14歲的小女孩「艾莉」踏上一段橫跨這個劫後世界的旅程。


很多遊戲中,我們會明顯感覺到,現在是「劇情階段」、現在是「探索階段」、現在是「戰鬥階段」…這一類很明顯的階段分野。不過在《最後生還者》中,這一切是非常緊密結合而自然進行的!我們操作著喬爾在場景中探索、推進的同時,劇情也是持續在演出的!同伴們的每一句對話,場景上發生的大小事件,把整個遊戲歷程交織成一部互動式的龐大電影。


而把遊戲性的元素單獨抽出來看,需要善加利用場景資源的遊戲歷程,不是按按攻擊就好、需要詳盡思考戰術的打鬥節奏,以及不給予「貼心」的提示、而要我們真正去觀察地形、環境找到路徑的探索環節等,不但有著高度的真實感,進行中的樂趣更是難以言喻。在這個過程中,一邊還能欣賞人類文明崩壞之後,再次被自然野性覆蓋的這個劫後世界,當中許多怡人的景色。


作為頑皮狗全新推出的系列作,《最後生還者》在畫面表現上其實沒有顯著的革新,畫面解析度也只有720p而已,單以畫質來說並不特別細緻。但是在當中我們可以非常明顯感受到製作團隊灌注的靈魂,在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人物的一靜一動之中都有著費盡心思的刻劃。舉個不經意的小地方作例子,人物在上下「階梯」時,踏在階梯上的「每一步」動態都非常真實,就像真人走在樓梯上一樣,在平地、在坡地、在積水處,人物細微的動作變化全都鉅細靡遺的表現出來。


提了很多次的「浩劫」,這個使人類文明崩壞的浩劫究竟是指什麼呢?這一切就得追溯到遊戲故事發生當下的20年前。在20年前的一個晚上,與女兒莎拉兩人一同生活的喬爾,正煩惱著自己失去的工作。回到家已經接近深夜,喬爾卻發現女兒莎拉還醒著沒有先睡覺。


原來一直等著喬爾回家的莎拉,只為了在爸爸生日這天將準備好的生日禮物送給喬爾。


心裡應該很開心的喬爾就像多數扮演著嚴肅角色的爸爸一樣,沒有坦率的說謝謝、也沒有說他很喜歡,只是開始挑起毛病了。這錶怎麼沒在動?


計畫多時的驚喜卻出了紕漏,這顯然在女兒的心頭上澆了盆冷水。喬爾,對女兒要甜言蜜語一點嘛。父女兩人交流了一些沒營養的玩笑話,拌拌嘴後,莎拉睡著了,喬爾將她抱回臥室床上安置好。


深夜,莎拉被一通電話給叫醒。電話那頭是喬爾的好朋友,莎拉的湯米叔叔,湯米只是急切的想和喬爾聯絡上…但是還沒說完電話就斷了。


不明所以的莎拉下了床,試著在漆黑的家中找到爸爸,卻發現到處都找不到喬爾的所在。


這裡是開始遊戲之後,第一個我們可以主動進行操作的地方。我們可以控制莎拉四處移動探索,觀察家中的許多細節。《最後生還者》的場景並不只是一個「示意」而已,而是真正刻劃堆砌出有如現實一般的環境,莎拉在黑暗中前進時碰到了地上的足球,足球還會滾動到一邊去。


在房間探索時,莎拉想起自己準備好卻忘記交給喬爾的生日卡片。從內容可以看出這相依為命的兩父女感情實在是相當不錯,真希望可以有個像莎拉這麼貼心的女兒啊。


在廚房中莎拉發現了喬爾沒有帶在身上的手機,湯米打了8通電話,似乎真的是很急著想聯絡上喬爾,並留言表示不管怎樣他會先到家中過來。


這時窗外閃過警車紅藍色的警示燈,莎拉…和我們都會開始明顯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太正常。莎拉打開電視,新聞快報正在報導一件瓦斯爆炸事件。就在新聞中爆炸的同一時間,窗外的不遠處也響起巨大的爆炸聲響,並且有清楚可見的火光,看來事情就發生在不遠處。一直找不到喬爾的莎拉越來越不安了。


走到後門附近時,突然一個人影匆忙的衝了進來!!瞬間驚嚇之後,莎拉認出那不是別人,就是自己的爸爸喬爾。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喬爾顯然非常的慌張,要莎拉別靠近窗邊,自己則開始翻找著東西。


喬爾不停的嚷嚷著「他們病了…他們不太正常」,這時突然另一個衝破玻璃窗闖了進來,並猛烈的朝喬爾攻擊!喬爾先大聲的警告了幾次,在無效之後…他拿出翻找出來的手槍,一槍結束了攻擊者的生命。


看到父親突然在眼前開槍殺死自己的鄰居,莎拉嚇傻了。但是在喬爾的安撫下她勉強恢復了判斷力,瞭解當下發生了某種危急的狀況,他們必須立刻離開。


來到前門,一直想聯絡上喬爾的湯米開車來到,父女兩坐上了湯米的車,馬不停蹄的準備離開。


還沒把握清楚當下狀況的莎拉,只知道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但究竟是什麼事?她開口問兩個大男人,開車的湯米因為緊張的亢奮也沒想清楚,在被喬爾制止不該和小女孩描述那麼血腥的事情前,滔滔不絕講了許多狀況。整個城鎮陷入了極大的混亂中,許多在城裡工作的人不知道染上了什麼病,開始瘋狂的攻擊其他人。已經有許多人死在這場莫名的暴動中,軍隊也出動準備封鎖城鎮。


開著開著,他們卻被車陣給堵住了,所有人都打著一樣的主意想逃離。前面一輛車的車主受不了了,下車就朝著車陣開罵,就在這一瞬間,一直只是聽說的超現實慘劇發生在眼前,一個狀似瘋狂的人衝上前去攻擊這個車主,對他又抓又咬直到斷氣為止。看著這一切發生的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湯米馬上倒車打算往別的方向逃離。

看到這裡其實反而進入我們熟悉的領域了,這怎麼看都是殭屍片的展開啊。不過《最後生還者》中這些受感染的並不完全算是「殭屍」,只是有點類似的東西。

前有車陣,一迴轉卻遇到整群恐慌的逃難人群,後方是來了什麼恐怖的東西?雖然說殭屍遊戲我們打過不少,不過平常我們手上有霰彈槍、電鋸、RPG火箭筒,現在只有兩個男人一把手槍,還帶著一個軟軟嫩嫩的小女孩,怎麼想都很不妙啊!


總不好輾過人群吧,好不容易鑽到空,湯米把車往前開了過去,沒想到禍不單行,一台車從側面攔腰撞上!


在翻覆的車中恢復意識醒了過來,我們的視點從莎拉轉到了喬爾。接著優先當然是得從車體內脫困,透過QTE操作把車窗給踹破吧!


脫困之後,發現湯米和莎拉也沒什麼大礙,但是莎拉的腳受傷了。喬爾將手槍交給湯米,一把抱起莎拉,三人開始拼命的逃離現場。


湯米一邊保護父女兩人,一邊會指引該往哪裡逃脫,這時我們只要跟著湯米走就好了。在路上隨時會出現許多瘋狂狀態的人,朝喬爾攻擊過來,透過QTE操作暫時擊退他們逃離吧!


四周的狀況越來越混亂,燃燒的建築、慌亂的人群、瘋狂的攻擊者、滿地的屍體,一片混沌。


跑著跑著,湯米不得已留下來斷後,要兩人繼續逃,跑上高速公路去。選擇相信湯米的喬爾一個人抱著莎拉持續逃跑。


終於只差一點就來到了高速公路,但是瘋狂的攻擊者群也快追上了喬爾!這時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出現,開槍解決了這些有如殭屍的人們。


喬爾先是放心的向他求救,但是這名軍人卻沒有放鬆警戒,持槍指著兩人要他們不准動,以無線電報告他找到一對父女,徵詢上級的指示。對於上級的命令他有點遲疑,但還是接受了。


看著一言不發繼續持槍逼近的士兵,喬爾知道事情的發展不太妙。但是已經太遲了,接到抹殺指令的士兵無情的朝兩人開槍掃射…!!


一輪射擊過去,喬爾似乎並沒有直接中彈,但也倒在地上一時無法動彈。這時士兵走了過來,瞄準了喬爾的頭…


槍聲響起,倒下的卻是士兵。原本斷後的湯米擺脫了追兵趕到,看到當下的狀況毫不遲疑的擊斃這名士兵救下了喬爾。但是沒有時間稱幸,不好的念頭就在喬爾心中浮現,事情走向了最糟最痛的狀況…


在第一輪的掃射中…莎拉中彈了。她痛苦到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無助的望著喬爾。而儘管喬爾再怎麼努力的試著安撫她,試著止血,哀求著她別就這麼離開…








莎拉還是就這麼離去了。不應該是這樣的,父女兩人應該還有太多的話要對彼此傾訴,太多的思念要繼續交流,太長的人生可以相偕走過。但是一切都太遲了。莎拉,喬爾的女兒並沒有在意外中死去,沒有被感染瘋狂的暴民殺死,卻是死在士兵的槍下,死在其他人類為了自身的安全決定殲滅根絕這一切的命令之下。


這一切的混亂,源自於一種會感染人類的真菌孢子生物,被感染的人類會失去理智,並持續瘋狂攻擊活著的人類。只要被這些「感染者」給撕咬,或是經由呼吸道吸入了它們死後釋出的孢子,就會受到感染,並在兩天之內也發病成為感染者的一員,對其他人類造成威脅。這種真菌生物的感染疫情在世界各地爆發,成千上萬的人因此死去。在世界衛生組織嚐試研發疫苗失敗之後,人類文明宣告敗給了這場浩劫。


絕大多數的人類受到感染或在暴動中死去,掌權者試著以大規模毀滅武器一口氣摧毀疫區,雖然短時間內生效,疫情卻快速的再次散佈開來。最終政府組織瓦解,握有軍事權利的單位建立起一個一個的隔離區,將沒有受感染的人類包圍在巨牆之內,以高壓統治嚴加控管人員與物資的進出。時間就這麼過去了20年。


人的一生能承受多少傷痛呢?這或許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但是對於喬爾來說,失去莎拉這一件事就足夠了。浩劫爆發之後的20年間,喬爾變得冷靜、殘酷而難以相信任何人,並對於在這個劫後世界中生存下去非常熟練。不過對他來說,在失去莎拉之後,或許這一切最大就只是為了「活著」而已,而沒有更多其他值得追求的東西。


20年後的喬爾在隔離區做著「走私者」的工作,與他的夥伴泰絲兩人,負責替人將物資從牆外弄進來…或者把東西給弄出去。這天,泰絲帶回了一個情報,與兩人在工作上有過節的男人「羅伯特」的消息。


於是兩人決定前往羅伯特的藏身處,好好會一會這位「老朋友」。來到了封鎖區區域間的崗哨,他們拿出了ID讓衛兵檢查,但是在就要放行通過的瞬間,附近突然一聲巨響,發生了爆炸!衛兵也緊急將鐵柵給封鎖起來,要兩人立刻離開。




引起事件的是一個叫「火螢」的組織,他們不滿握有軍權的人們有如軍閥一樣高壓統治隔離區,以恢復過去的政府組織為訴求徵集同伴,進行著針對軍隊的突襲活動。


崗哨被封鎖,沒辦法從正常路徑通過,但是兩人又不想就這麼放過羅伯特。於是為了趕在宵禁時間以前能去而復返,他們決定從走私用的業務用通道前往羅伯特所在的隔離區。


在隔離區以外,就是沒有治安部隊的蠻荒地帶了,有著許多流竄的暴徒,或是受感染的感染者在遊蕩,因此需要武裝。從喬爾熟練的整備也不難看出,他在這20年間都經歷了些什麼,拿起武器和呼吸一樣自然。


遊戲中大部份的時間,會是兩人一起行動的,在初期時是夥伴泰絲,之後則會是我們都知道的小女孩艾莉。場景中有許多地方,只靠喬爾一個人是沒辦法到達的,必須與同行的夥伴通力合作來行動。像是這個一個人上不去的高度,喬爾會先把泰絲推上去…


然後泰絲再拉喬爾一把讓他能爬上來。


兩人透過密道來到了圍牆外側,這道圍牆同時象徵著對生還者們的保護…與囚禁。不過這層囚禁的意義不完全是指圍牆外的威脅,而是軍力擁有者的獨裁控管。


這個所謂的「野外」,在20年前其實是城市的鬧區所在。因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轟炸,原本的建築幾乎都殘破不堪,而經過了20年的棄置,佈滿了植物,形成了名符其實的「都市叢林」。因為地形相當崎嶇,在牆外的行動我們會需要不停的上攀下跳,尋找路徑。而且這個路徑是沒有任何明確的「提示介面」的,不會有箭頭、不會有光柱告訴你去哪,事實上根本連地圖都沒有。


也就是說,玩起《最後生還者》其實相當講究觀察力與方向感,有時候繞一繞,忘記自己來的方向和路徑,迷路是常有的事情。而究竟怎麼繼續往前不少地方也是結合在環境地形中,需要透過觀察、思考後找到路徑,或者利用場景上的物件做出路徑來前進。


還記得這個世界之所以會荒廢的元兇嗎?就是那堆真菌生物,隔離區內基本是安全的,但是野外就常常會遭遇到這些真菌感染者了。遇到時怎麼辦?打他啊!只見我們的喬爾大叔勇猛的衝上去一記左勾拳~右鉤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險…等等,不是說會感染,這樣空手打沒問題嗎?


放心,感染的重點在於「孢子」和「被撕咬」,也就是說只要能單方面打到感染者不還手,大致上是安全的…只是這樣空手打心臟還是要很大顆就是。而在野外,如果看到有真菌群落在釋放孢子時,喬爾等人會戴上防毒面具將孢子給過濾掉,就能避免從呼吸道遭受感染。


從野外兩人繞路再次進入了另一個隔離區之後,就是前往找他們的「老朋友」羅伯特算帳了。經過一圈打聽,兩人找到了羅伯特的所在,但是面前卻擋了一群羅伯特所僱用的打手保鑣。喔喔,老兄,你顯然說錯話了。


「碰」,泰絲二話不說一槍把罵她賤人的傢伙給爆頭,然後開打啦!


在《最後生還者》中,戰鬥有很多種選擇性,你可以用槍械射擊、用地上撿到的磚塊等物品投擲或直接砸人、可以拿木棍鐵棍蓋人腦、也可以赤手空拳上去打一輪輪擺式位移(腦補版)。不過我個人覺得最實用有效率的,還是隱匿接近以後一個一個暗殺掉的方式,安全又確實。但是這場戰鬥因為是泰絲正面挑起的,已經失去這個選項了。


用任何你喜歡的方式解決兩個小嘍囉之後繼續向前,會遇到更多惡毒的巫術…不對,更多羅伯特的私兵。這次就可選擇當《刺客教條》玩啦。蹲下中的腳步聲比較小,敵人比較不容易發現,再從視野外悄悄的接近…靠近瞬間按下「△」把目標抓住。抓住目標後,在一小段時間內我們可以拖著他走,走到比較安全的位置去。


在抓住目標的狀態下,按下「□」就會對目標施展絞殺,這是我個人在玩《最後生還者》中最常用的動作,可以確實殺死一個敵人,又安靜,也沒有需求任何物品。而如果身上有著「彈簧刀」的話,也能利用彈簧刀刺殺掉目標,比絞殺快狠準…但是初期時刺殺一次就需要消耗一把彈簧刀。

此外中期開始會遇到的奇行種(?)感染者「循聲者」,比起一般的「跑者」更難對付,雖然目不視物卻會聽聲辨位。因為循聲者的頭部已經完全被感染成真菌,絞殺對循聲者是沒有意義的,想要刺殺循聲者就必須要擁有彈簧刀。


而且循聲者的攻擊是強制必殺的…只要被他抓到咬一口就Game Over了…完全不能進入他的射程範圍。


比起來跑者就好對付的多,近戰玩法還算有正面互擊的本錢,也能直接絞殺放倒。




彈簧刀如果不夠用,那就自己做吧!在場景上注意觀察,可以收集到很多素材,初期來說主要會是剪刀、膠帶、布料、酒精等。之後按下Select,只要材料足夠就可以加工成道具。使用剪刀加上膠帶就能生產出彈簧刀,布料加酒精則可以製作成醫藥包或汽油彈。


在對付敵人,尤其是感染者時…「聆聽」這個動作是非常重要的。就類似像是《刺客教條》系列有鷹眼視覺、《古墓奇兵》有生存直覺等特殊觀察模式一樣,在《最後生還者》中,喬爾可以集中精神聽取周遭的聲音,然後以視覺化的方式標定敵人的位置。像是循聲者因為會發出「滴滴滴滴滴」的呢喃聲,利用聆聽可以簡單的判定位置。


因為跑者與循聲者都無法辨識光線,因此對付他們時可以盡量開著手電筒不必關,之後以聆聽觀察位置之後,一隻一隻利用彈簧刀或絞殺放倒是比較裡想的選擇。因為喬爾雖然已經是生存老手了,卻不是超人等級的戰鬥員,只要同時來兩隻感染者,對付起來就很吃力了,如果有循聲者更是有秒殺危機。


對付感染者如果覺得有點不妙,就盡量按住L2用衝刺跑步先拉開距離,因為感染者都無腦(物理性的),拉開距離後蹲下他們就會找不到你,又可以重新隱匿接近了。

對付正常人類敵人時,流程就不太一樣了,人類們會因為你有武器在手就優先躲到掩蔽後面、會因為手電筒的光發現你、會大喊呼叫增援等,戰鬥中也不會因為你跑遠了就放鬆警戒,還會拿槍從遠處攻擊。所以和人類敵手對戰其實是相對步步為營的。


有個對付感染者或一般人類都很好用的小撇步推薦給大家,個人感覺這招比拿槍打人還實用。
當在地上撿到磚頭或玻璃瓶時,我們有兩種使用方法,直接拿著它砸人,或是把它給丟出去。而丟出去又有兩種狀況,其中一種是按住L1拉出拋物線,決定位置後按下R1丟出。這個用法主要是拿來製造聲響,把循聲者者這種敵人引開的擾亂手段。


另一種則是用系統鎖定,也就是敵人身上看到綠圈的狀態下,直接按下R1,這時候喬爾會用力的丟出磚頭/玻璃瓶,直接砸中對方並讓他暈個一小段時間。被打暈之後的敵人,包含循聲者在內,持用木棒這種近戰武器時都可以直接一棒蓋腦把頭打爛,快速解決。除了暗殺之外,磚塊+木棒是我個人最喜歡的戰鬥手段了。


木棒、鐵條這種近戰用的武器也是有消耗度的,像是木棒砸中敵人四次就會粉碎掉,一般正面戰鬥,大概打倒一個人木棒就報銷了。利用磚頭的搭配也可以有效率的發揮木棒威能。

至於槍械我個人不太喜歡使用有幾個原因,第一是聲響太大,開槍之後全世界都會來找你了。第二是彈藥量有限,這本來就是個資源有限的世界沒錯,但是…最大的問題是系統有限制攜帶彈藥的上限啊!一把手槍最多就只能帶18發,其他槍械也有各自的上限,難取得又不能存…這…


第三在於威力並不是那麼值得期待,初期的手槍不打頭得要三發才能放倒一個跑者或人類,獵槍也要兩槍,但是PS3手把…習慣以前又不是那麼容易瞄到頭或弱點。根據以上三點…我個人比較相信雙手萬能,直接上去絞殺、彈簧刀刺殺、或先砸個石頭後蓋腦、或直接抓住掄牆等。只要切入時間抓的好,這樣清起敵人來比槍還有效率。


不過僅限槍在我方手上時,敵人拿槍打起來一點都不馬虎,痛死人啦。


探索取得或生產出來的醫藥包,可以用來治療喬爾的生命,但是使用時間相當長,大概要5秒左右。要使用只有躲在確實的掩體後,或脫離戰鬥時慢慢用了。


回頭看看喬爾和泰絲的尋仇之行,終於找到了這位「羅伯特」。在一陣掙扎之後,他意識到自己沒辦法從兩人手中逃走。原來這傢伙在交易中黑吃黑,吞掉了喬爾和泰絲的一筆走私軍火。不聽滿嘴求饒胡言,泰絲火大之下直接一槍斃了他。


這時…羅伯特吞掉軍火後的販售對象,「火螢」的領袖瑪琳出現了。喬爾和泰絲顯然也和瑪琳認識,對話中還透露出,20年前喬爾的好友湯米也曾經在火螢中待過。瑪琳表示她願意和兩人談一筆生意,只要喬爾和泰絲願意為火螢走私某樣東西到指定地點,她願意付出羅伯特賣給她雙倍的軍火量作為報酬。


這時維安的警察部隊包圍了過來,兩人決定先跟瑪琳前往確認軍火和運送物,於是一起逃離了羅伯特(生前)躲藏的碼頭。經過一番波折,撂倒了一些警察後終於來到火螢的藏匿處。


這時兩人才赫然發現,火螢打算走私出圍牆的不是什麼東西,居然是個人!是個14歲的小女孩,也就是本作的女主角艾莉!這不叫走私,叫偷渡啦。


在瑪琳的利誘,與泰絲莫名的堅持下…喬爾不甘不願的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他這時並沒有料到,這一次工作就此成了他渾渾噩噩下半生的轉捩點…


於是喬爾、泰絲與瑪琳開始踏上了旅途,遇上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驚奇、意外、發現希望與遭遇離別。整部《最後生還者》的遊戲劇情將在這個浩劫之後的舞台上,演出最赤裸的人性碰撞。這部劇本箇中的精彩劇情就等大家自行感受,在此不多著墨。







整體而言,《最後生還者》不愧是負有盛名的頑皮狗最新大作,劇情動人深刻的程度在開頭就表露無遺,莎拉斷氣的瞬間,我覺得自己都快跟著喬爾一起流淚了。20年前失去的女兒,在20年後,喬爾遇到了年紀相仿的艾莉,這在喬爾心中究竟激起什麼樣的漣漪呢?


而在往後的遊戲過程中,劇情生動而自然的結合在整個歷程裡面,完全就是一部互動式電影的感覺。舞台的架設也是《最後生還者》非常強大的環節,雖然浩劫重生的題材並不新奇,但是《最後生還者》把這個世界觀描寫的極為細膩完整,光是在場景上閒晃看風景,或觀察NPC的行為,都有不少能細細品嚐之處。


不過雖說整體是一部刻劃如此細緻的作品,還是留下了一些可惜的小尾巴。首先是場景的亮度設計,或許這是頑皮狗刻意為之,不過在整個序盤中就會明顯感覺到…《最後生還者》把場景的明暗度調整到非常暗。在許多戰鬥的進行中,這提昇了相當的難度,探索時也構成了一些困擾。當然這也可以看成真實性的一部份。

第二點是一些物理運算上的小問題,偶爾走路或移動物件會有小滑步的狀況,但是整體的生動感上已經非常高了,這個問題不算明顯。只是一些地方還是會看到顯然不合理的現象,像是這個血跡是怎麼流到這麼均勻的!?整個在場景上就顯得很突兀啊…


第三則是頑皮狗官方也出面說明的自動儲存Bug,在發售首日時就緊急修復了,目前只要連上網路更新就能解決。

是說,《最後生還者》中對付的敵人有很大一部份是真菌感染者。也就是說…是香菇人。也就是說…

平…平平是蘑菇人,居然…!!!!


整體而言,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互動式電影,遊戲性方面也有不少值得挑戰、收集的地方,過程的試誤和思考如果能靜下心慢慢玩也充滿樂趣。相當推薦給喜歡冒險遊戲、劇情為重作品的朋友。不過如果你追求的是殺敵快感和紓解壓力…就要考慮一下是不是要現在玩這部《最後生還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