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al加入遊戲媒體這行不知不覺也過去了數年的光陰,不過一直到成為01的一份子後,才得到前往世界各大遊戲展採訪的機會。自許成為一個以遊戲作為畢生職志的玩家,首次能夠親身前往參與E3、東京電玩展等世界性遊戲展,不覺得興奮絕對是騙人的,但是在當下其實希望能帶回更好報導的責任心已經蓋過興奮感,令我非常戰戰兢兢。直到一切底定的事後去細細回想咀嚼,才會注意到一些有趣之處。這篇文章且讓Randal與大家閒聊分享一些本次參與E3 2013報導之外的見聞感想吧。


寫在前面,由於本文是Randal的旅程見聞,文中使用的許多圖片是在行程中以手機隨手拍下的,照片品質可能較為不理想,請多包涵!

初次出征往美國洛杉磯採訪E3這次行程,是Randal個人第三次踏上美國領土、第二次來到LA。還沒啟程就已經有些事情讓我有點煩躁,那就是單趟長達12小時的飛行,以及接著將會遭遇到的時差…


12小時窩在經濟艙實在不是什麼令人期待的事情,飛機上又不能期待絕對會有吸引人的電影,自覺又不可能睡上10幾個小時,所以說這趟出國要解決掉的第一個問題是…飛行時間怎麼打發?還好作為一個愛打電動的阿宅,這答案其實很明顯。就決定是你們了,N3DS!PS Vita!


結果證明準備掌機果然是最適合我的方式,個人N3DS最近沒有買新遊戲,所以主力是放在PS Vita,3月時入手收藏卻一直沒時間玩的《朧村正》移植版。來回兩趟的飛行時間正好完整打完百姬鬼助兩條路線,只差一點就鍛冶出最後的刀「朧村正」解開真結局。


所以現在真結局我打出來沒?答案是…還沒回國後又開始忙東忙西,PS Vita又一段時間沒開到了。我一定要把破關Vita版《朧村正》列進重要待辦事項…


除了起降時不能開電子產品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朧村正》在陪伴我,打到眼睛累了就停下來瞇個半小時一小時。除此之外去程的飛機上還意外遇到一位可愛的小辣妹旅伴。

鄰座正好是一對年輕夫妻,帶著他們八個月大的小女兒前往LA,這位小淑女好奇心很強,看到什麼東西手都會伸出來想抓一下,像是我的領子、我的袖子、我的耳機線很難得的是十幾個小時下來她雖然很有精神卻幾乎沒有吵鬧。看著會很想生個女兒…

再次到訪LA機場,和前一回為了前往Blizzard總部踏足LA隔了一年又三個月,感覺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同行前往的媒體朋友們說,美國的空氣中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股像是貝果的味道,試著一聞確實有這種感覺。


到達LA的時間是當地時間6月9日下午,為了隔天6月10日將會緊鑼密鼓展開,各大廠的展前記者會,前往採訪的各國媒體們大多在這天就會聚集到LA安頓。從LA機場前往我們預定逗留的Sheraton Universal Hotel又是幾個小時的車程。在美國這樣的車程似乎很稀鬆平常,相較之下去年在東京採訪的移動節奏就和台灣比較接近。

去年採訪東京電玩展2012時,我住在京葉線潮見站旁的飯店,直接以京葉線來回位於海濱幕張站採訪展場,單程大約是40分鐘車程,回程時從潮見往東京車站、羽田機場的交通也不會覺得特別久。同屬地狹人稠的國家,比起美國,台灣和日本的生活節奏相對還是接近一點。

在LA住的這間Sheraton Universal Hotel,其實就是台北也有的喜來登飯店,到了現場我才留意到飯店位置就在好萊塢。就是那個好萊塢啊!會不會有機會遇到電影明星?有機會去看一下那個經典的好萊塢大字嗎?發夢只維持5秒鐘,這次是來工作的啊!雖然沒看到正牌大字,飯店門口有個小型山寨版,也算是應景啦


進入住房安頓好,對前來採訪的媒體們來說,這間房間休息的意義其實沒有很大,而是臨時的工作室。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都要過著白天整天採訪、晚上寫稿的生活。睡覺?希望會有那種時間啦


正式開戰的前一晚,也是這一趟採訪行程唯一能好好吃一頓的機會了。為了吃飯和先行補給一些戰備糧食,房間和行李處理完後前往LA的Downtown走了一輪。


台北和LA都是現代化相當深的都市,乍看感覺差異並不是非常明顯,都是些水泥高樓,只差在招牌上的文字都是英文而已。不過稍微再深入一點看看,就會發現不少與台北大不相同的有趣之處。


第一個深刻的印象是LA的道路之整齊,大片大片完全是就是棋盤狀的,這點在飛機降落時就會讓人注意到了,高空俯瞰下去完全是棋盤方格。幾天移動下來,在鬧區中幾乎不太會看到斜向的道路。當然這只是工作行程中點和點之間移動留下的印象,或許比較熟悉的人會瞭解這座城市不同的一面,不過作為一個來出差的過客,LA都市的整齊感確實讓我印象深刻。

這篇的重點畢竟不是「LA見聞」而是「E3」,對於旅遊風情就不著墨太多。不過在LA上移動時,確實會不時看到一些有趣的景物,從而感受、想像到它背後累積的歷史文化。像是這個看上去已經經過許多歲月的報紙販售機,對當地人來說應該很平常,對我這個初來乍到的過客就有種莫名的吸引力。


在有過不少E3採訪經驗的李麥克提醒和建議下,晚餐後我們逛了一圈超市,儲備一些糧食。因為在這之後幾天的展期間…先別說睡覺了,連吃飯的時間我們都很難保證可以騰出來。雖然這是第一次採訪E3,但是我也明白這一點都不誇張,去年東京電玩展的展期間就是這樣的景況。不過事後回想,採訪東京電玩展時還算是有吃飯的時間,E3採訪期間好好吃的餐數真是屈指可數。

雖然在超市看到很吸引人的肉…但是顯然是不可能買這個的。

回到飯店之後就準備早早休息,雖然有著時差的問題,還是得強迫自己睡下去。LA時間的晚上10點,在台灣大約是下午一點。時差也是前往美國採訪需要克服的一大重點,展期間是沒有餘地讓我們喊累的,再怎麼疲勞該採訪到的東西也不容許錯過。所以在能夠休息的時間,不管怎樣都要多把握儲備一點體力。

雖然在這個房間待了整整四天…實際上根本沒用到幾次床。


LA時間6月10日早上8點,微軟的展前記者會率先揭幕,媒體們都起了大早到現場等待。在開展前一段時間已經公佈了XBox One這台次世代主機,讓微軟與SCE兩大主機商的對決成為本屆E3最受到關注的大戲。因此全球的媒體也都相當期待看到微軟在展前記者會上會怎麼率先出招。


東京電玩展與E3展如果要找出一個採訪上最大的差異點,那就是「展前記者會」的存在。東京電玩展的參展廠商,只有SCE是固定會有習慣舉辦展前記者會的。而E3展幾乎是各大參展的遊戲、硬體廠都會舉辦展前記者會與發表會。我們鎖定採訪其中四場今年最受矚目的展前記者會,分別是「微軟」、「Ubisoft」、「EA」與「SCE」。


每場記者會的時間大約是兩個小時,在場地之間移動也要花上一個小時的時間。四場展前記者會跑完,一整天也就這麼溜走了。除了這四大廠之外,其他如KONAMI與今年比較沒有大消息的任天堂也有舉行展前發表會,因為分身乏術,權衡之下只好捨棄。

踏進微軟展前記者會的會場,當下腦袋裡只裝著快點就定位、不能漏掉重要訊息、趕快把相機處理到穩定的拍攝狀態等念頭。事後回想,這真不愧是全球等級的世界性記者會,規模已經可比演唱會了。


東京電玩展說起來也算是國際性的展覽,不過比起E3的世界性,都顯得有點相形見拙。拿展前記者會的規模來比,去年採訪TGS 2012前一天,SCE的展前記者會現場,雖然人數已經是平常台灣遊戲記者會的十幾倍有,但是和E3展前這天的幾場記者會相比,真的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2012東京電玩展SCE展前記者會資料照


因為現場與會的媒體實在太多,這跟本不可能開放媒體全部湧上去卡位,是會變成暴動的。所以每場展前記者會都有著嚴格的進場資格控管,以及座位分配。微軟的記者會在進場時就會根據報到時間被引導到各區去。Randal的運氣算是不錯,分配到相當正面的位置,不過整個場地中幾乎沒有看不清楚的位置在。


比起採訪國內的各種記者會,這樣的一場發表會下來乍看是相對輕鬆的,有個舒適的位置,不用卡位就能看清楚還拍到東西,當然也不用站整場還跑來跑去橋角度。不過事實上疲勞度是更高的,因為發表持續的時間以及資訊量的差異實在太大。


還沒看過的朋友可以回頭閱讀一下Randal彙整微軟與SCE兩大廠展前記者會發表內容的文章。
【E3 2013】次世代主機之爭揭幕 微軟與SCE展前記者會彙整報導
E3展所謂的「展前記者會」,其實完全就已經是廠商在這年度E3展中將會公開的重點訊息錦集。所有他們將在之後幾天展場上對玩家與媒體展出的訊息,在展前記者會的2小時內都會全部濃縮一口氣公開。如果只是想知道資訊,那其實只需要關注這一天就夠了。

今年因為李麥克也前往支援,我們有加倍於以往的人力可以處理資訊紀錄、彙整、拍照、以及事後撰寫成報導的工作。而從今年的工作量,想像去年只有李麥克一人時,以及明年後或許只有我一個人時的景況,那真的是一股惡寒。


SCE的展前記者會是當天最晚進行的一場,後發制人的SCE在這場展前記者會中首次公佈了PS4的主機造型,以及打出比XBox One更低的價格與數個迎合玩家需求的營運政策,在評價上領先了微軟的XBox One。不過在E3展結束之後,微軟也宣佈迎合民情取消數個被大肆詬病的策略。目前來看,兩大主機之爭的重點又回歸到硬體表現與軟體陣容的基本面了。


展前記者會一天下來,其實會覺得時間流逝相當快,不知不覺已經全部採訪完回到飯店。當中完全沒有停下來用餐的餘裕,回到房間後就是開始啃著前一天準備的白吐司,一邊整理資料和寫成報導。完成時已經是隔天早上將近六點了,還順便拍到好萊塢的日出。值得慶幸的是E3展第一天中午才正式開展,在報導刊上來之後,還可以睡個三四小時養一下精神。


不過之後的兩天晚上,就幾乎是維持著六點收展、七點多回到飯店,梳洗一下之後開始整理整天拍攝的照片和資料趕稿…然後到將近天亮收工,再梳洗一下就直接採訪展期下一天的極限作息。這樣的生活加上原本時差帶來的影響…多幾天會怎我不敢想啊,大概真的要去陪這位打電動了…


LA時間6月11日的中午12點,2013年的E3展正式開展!還不到開展時間,門口就擠滿來自全球的參展人群。全名Electronic Entertainment Expo/Exposition,縮寫「E3」的這個遊戲展覽,是針對遊戲業界人士與媒體開放的展覽,也就是說這些與會人群中是幾乎沒有一般民眾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與遊戲產業相關,這也是E3與東京電玩展一個相當大的差異。


東京電玩展的四天展期中,慣例前兩天是業者日,開放給業界相關人士與媒體進場,而後兩天則是一般民眾也能前往的一般日。不過即使少了一般日民眾,E3展的整體氣氛熱度個人感覺依舊是在東京電玩展之上的。這不是單純的人潮熱鬧與否的差異,而是在當中可以感受到明顯對於遊戲的熱情展現。


以Randal參加的2012年東京電玩展,與2013年E3展這兩次實際經驗的狀況比較,E3展和東京電玩展的展區規模其實相去不遠。如果以攤位數量來看,去年的東京電玩展可能還比今年的E3豐富一些。展場幾乎是同樣大小卻有這樣的差異,表示當中的攤位密度是有明顯不同的,E3展場上攤位與攤位間的空間相對寬廣許多。


在South Hall中,佔了最大展區的一向是三大主機商。今年沒有推出新主機的任天堂這次站在正面交鋒的戰圈之外,這條走道的景況格外讓人覺得有意思。


回顧一下舉辦東京電玩展的場所是千葉幕張展覽館,是一整排並排的長方形展館,中間隔著一條條走道。2012年的東京電玩展使用了其中的三個展館,兩條分隔走道上則是慣例的Cosplayer拍攝區,有許多自發參加的Cosplayer在這裡讓攝影師們排隊拍照。




在洛杉磯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E3展只分成兩個展館,但是展館間的距離就稍微讓人有點困擾了。從South Hall出入口出來,走到West Hall的出入口,以一般的步伐大約需要將近10分鐘,實在不算很短的路程。所以對於兩個展館間的採訪排程在事前就要規劃妥當,否則光是兩館來回移動就得耗掉許多時間。


在這同時,單就整個展覽傳達的資訊量來看,個人會覺得攤位密度較低的E3反而要高上一些,這就和展的表現差異有關了。

不管是東京電玩展或E3展,都是真正以「遊戲」為主題在進行展覽的世界性活動。而其中E3展與國內舉辦的台北國際電玩展更是能明顯的感受到根本性的差別。在E3展上,我們看不到台灣展覽已經司空見慣的一種宣傳手法:Show Girl。沒錯,跑了E3展三天展期,逛遍South Hall與West Hall兩大展館…我印象比較深有Show Girl的攤位,就只有KOEI和Wargaming.net兩個。


展場中有著許多進行解說導覽的工作人員,他們會為參觀者說明自家產品的特色、協助試玩者更快上手、或是一邊派發一些有趣的紀念品。不過他們大多穿著自己攤位廠商的代表T-Shirt,也不會特別去挑選有姿色的女性來擔綱。當然當中還是偶爾會看到比較可愛討喜的女性工作人員,但是也不會因此特別受到關注,也不會有圍繞著拍照的攝影大隊。


沒有Show Girl,不過扮演成遊戲角色的Cosplayer就比較常見了。在SCE的攤位上,Cosplayer的數量是最豐富而密集的…










任天堂的攤位也有瑪利歐等角色布偶裝人物登場。




還有一些不是以遊戲角色,而是遊戲中的梗遊走廣告的,像是《黑街聖徒》中的能量飲料「Saints Flow」。這兩位仁兄休息時正好被我撞見,搞笑的布偶裝和動作底下是兩個超壯的肌肉猛男啊!!


當然比起東京電玩展上大量自發參加,排成人牆的Cosplayer相比,數量算是微乎其微。畢竟東京電玩展本身也已經與當地Cosplay文化相結合,包含成為一個重要的活動要項。


相較之下,東京電玩展的型態就比較接近台北電玩展一點,可以說介於E3與台北電玩展之間。在東京電玩展上,各攤位我們可以看到大量的Companion,在日本並不叫這些女孩為Show Girl,而是更強調「陪伴」特質的稱呼Companion。也因為這點,在挑選上親和力是相對重要的,是不是夠正、身材辣不辣反而比較其次。


回到E3展上,當然也不會看到一個活動主持人拿著大喇叭,拼命朝著台下喊話,玩小遊戲撒贈品的景況。畢竟與會的都是業內人士不是一般群眾,這樣的活動在E3展上是吸引不到人群的,大家想看的都是真正與遊戲相關的展出內容。整個展場從攤位的展出方向,到與會的群眾目光,都可以明顯感受到一個氣場,有如宣告著這是一場專注於「遊戲」的盛宴,不需要駁雜不純的佐料介入。


如果要我說出,三天展期在E3展場逛下來,有什麼讓我印象深刻覺得特別有趣的重點,我會回答是「人」的差異。在E3展上,一切和你擦身而過的人,你都不會覺得那是個不懂遊戲的人,不會覺得那似乎是個和遊戲領域格格不入的人。你會有種感覺,所有這個展場內的「人」,全都是「遊戲人」。


而且不是一般隨意玩玩的玩家,每個參觀者在場上搜掠事物的專注神情,交談時掩飾不住的興奮情緒,深入瞭解或實際試玩一個展出項目時的切中要領,會讓人覺得都是鑽研到一定程度以上的遊戲人。這有根據嗎?其實一點都沒有,或許只是瀰漫現場的遊戲氣氛讓人有這樣的感受也不一定,而至少可以肯定的是,E3無疑是能展開這種氣場的展覽。


也與這種氣氛相關,現場攤位的佈置型態也是讓我印象深刻。在國內的遊戲展上,攤位不論幾乎都採完全開放式的結構,路過的人一眼就能看透裡面有些什麼。不過E3的參展廠商或許是不擔心自己的產品或招牌不夠吸引力,反而相當喜歡做封閉式的外牆。像是微軟的攤位不走進去看不到展出內容,Bethesda更是乾脆控管了可以進入攤位的人員。


說起來,組成一個攤位的元素,即使在E3上也沒有什麼明顯特別的,一樣是活動舞台、電視牆、試玩區這些熟悉的東西,但是在整個攤位的組合上卻充滿了設計感。


幾乎每個攤位都會有一個非常吸引人的重點,像是Blizzard攤位上的巨大泰瑞爾雕像。


Bethesda攤位上《德軍總部:新秩序》中的鋼鐵機械獸。


甚至Disney攤位上的經典城堡。


這些呼應主題的佈景,讓整個展場增色不少,氣氛更生動之外也更有遊戲味。


因為沒有開放給民眾進場的一般日,展期第三天的E3人潮已經不如前兩天那樣水洩不通,明顯比較零散。不過和過去據說第三天會讓人覺得冷清的景況相較,今年E3展的第三天現場人潮其實還算是熱鬧。或許是兩大新主機的登場,讓和我一樣打著主意用第三天多跑些遊戲試玩的人比較多吧。


在採訪壓力相對小的第三天展期中,中午終於能夠空出一點時間吃點東西,藉此也有機會見識一下E3展區中的餐車。


東京電玩展所在的千葉幕張展覽館,外圍本身就有很多餐飲業者,所以飲食相對不是問題。E3展呢?說真的…因為採訪排程的差異,我根本沒有餘裕去注意到有哪些餐飲選擇,直到這天和台灣媒體同業同行下才知道兩個展館中間有餐車。


選中好好吃一頓的餐車是一間用日式炒麵料理法煮義大利麵條的奇特料理,在當下真是覺得好吃到不行,完全是一頓久違的正式用餐。不過事後後回想起來,實在是相當重鹹又很貴的一份炒麵啊…



就在連續幾天的戰戰兢兢下,首次的E3展落幕了。在展覽的最後,也有一個小地方我注意到是與東京電玩展都不太一樣的,那就是收拾的速度。東京電玩展即使到了展期的最後一天,在正是收展以前,不會讓人覺得明顯的在收拾,而且幾間大廠還是有始有終的進行謝幕劃下句點。不過E3展在第三天的下午,走到West Hall就會發現有不少零散的小廠商已經早早收拾,攤位人去樓空。展場附近的諸多廣告布幕,也都在正是收展前就抓緊時間撤下。

這點也很有趣的體現出日本人與美國人在處事哲學上的差異性。

在6月13日的第三天展期結束後,我們直接回到飯店拿行李,接著就是驅車機場,直接搭凌晨的飛機飛回台灣,結束緊鑼密鼓的E3行程。初次的E3採訪,一路上Randal受到李麥克,以及許多同業前輩、朋友們的協助與照顧,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了。也感謝遊戲版上各位支持小編報導文章的小惡魔們,這對我是最受用的鼓勵!

這次的初戰E3,在太多的環節上顯然都還不到令人滿意的程度,有著太大的進步空間。未來還能有機會前往採訪時,我一定會讓自己做的更完善,帶回更好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