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自然秘境的黃龍後,緊接著我們要往四川地區挺進,途中會經過汶川、成都、昭通、昆明、大理,最後到達邊境之城騰衝,從字面上看好像蠻近的,但每個落腳點都必須行駛300公里左右,許多地段還沒有高速公路可以走,因此必須耗費許多時間,所以不趕緊加快腳步可是不行的!



開拔沒多久後就到了松藩城區,古稱松州,是四川地區聯絡青海地區的重要門戶,地理位置在青藏高原的東側,也是岷江與涪江的發源地,海拔高度仍有2850米左右,不過因為地處偏遠,因此主要仍是以農牧業為主,商業較不發達。


經過松藩城區後,我們一路沿著岷江繼續前行,由於仍是處於高海拔地區,因此雲霧裊裊錯落於山谷之間,隨著江面的映照之下成為了一幅不斷向前捲動的山水畫。當陽光透過雲層照射進來時,亮麗的色彩賦予了更為豔麗的景色,而若雲層多些,則會呈現出有如中國傳統山水畫般的景致,讓人不時發出驚嘆...



由於四川地區本來就是多為高山地形所組成,因此高聳的山勢一路上處處可見,沿著G213國道走,途中還會經過發生過8級大地震的汶川地區,雖然說在台灣長大的我們對於地震早已是相當習慣,但看著這些陡峭的山勢,萬一發生大地震那可是相當可怕的,心中不免祈求儘速通過這段危險區域。



縱使山勢險峻,但在山坡上仍然可以看見許多蜿蜒的小路,據了解這是南方絲綢之路-茶馬古道的遺跡,這條東起四川成都、途經雲南、緬甸、印度、中亞,最後到達巴基斯坦等地的貿易路線從西元前的漢武帝時代便已存在,是古代相當重要的貿易通路。


隨著車隊逐漸推進,不一會兒我們來到了位於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茂縣,這裡有著最大的羌族聚落,不過由於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將原有的房舍摧毀殆盡,所以這區的房子幾乎都是新蓋的。像我們來到的第一站-白石羌寨就是2009年重新建設而成的聚落,不過縱使建築物多半被地震所摧毀,但傳統的羌族民俗仍然被保留了下來,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體驗一下獨特的羌族風情吧。

為什麼稱做白石羌寨呢?這得將時光回溯到三千多年前商朝滅夏之後,當時羌族是居住於中國西北方的少數民族之一,但因夏朝滅亡,羌人失去了長久以來的屏障,迫於商人的追之下,一部份人輾轉逃到岷江上游地區,並與原住於此的戈基人發生了大規模的戰役,在羌族人的傳說裡稱為羌戈大戰,當時以狩獵維生的戈基人驍勇善戰,衝突之間羌族人一直無法取得優勢,後因神蹟指示,羌人用白石跟木棍打敗了善戰的原住民族戈基人,從此之後白石就成為了羌族崇拜的對象。傳說中的戈基人雙眼突出,身強體壯並長有尾巴,不過因為羌族是個只有語言而沒有文字的民族,因此羌戈大戰的傳說也是透過口耳相傳而延續至今,在沒有文獻與科學證據的發現下,究竟戈基人的存在與否依然是個未解的謎團。

在中國,有從事狩獵需求的少數民族是被允許可以持有獵槍的,若有機會前來參訪可別嚇了一跳,而在羌寨裡也處處可見打獵回來的戰利品裝飾,不過有可能只是模型也說不定XD



而在新建成的白石羌寨中,居民們多半以旅遊收益作為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另外像是販賣鏽有羌族特色圖騰的手作商品也是居民們賴以維生的重要收入。


在羌寨中還保有一間汶川大地震過後沒有被震垮的房子遺址,這間房子就忠實地呈現出了原有的羌族民居面貌,不過因為安全結構已經受損,所以並不開放一般民眾入內。


位於寨內的廣場則是祀奉著象徵白石的石柱,不過由於是重建過的建築,因此跟原有的遺址相比則是多了幾分斧鑿味道。


不過雖然寨內大部分的建築均因為重建而失去了原有的歷史痕跡,但從居民們的生活起居依然可發現這個村落樸實的一面。



正因為羌人崇拜白石,因此在寨內的建築物上到處都可見到由白石所構成的要素,也成為了羌族建築上的一大特色。


據了解自從新羌寨於2009年落成之後,居民們則是以觀光旅遊作為發展重點,而也因為發展模式的成功,因此許多離鄉背井的年輕人也逐漸回流,而觀光收益對於居民們來說也就成為了一筆不小的收入來源。

傳統歌舞表演對於少數民族來說往往都是相當值得一看的項目,尤其是像羌族這樣沒有文字的民族,歷史跟傳說都是透過口耳相傳與傳統歌舞來演譯,也是瞭解羌族歷史的最佳途徑之一。



其實不光光是我們外地人對表演節目有興趣,當地居民也都是攜家帶眷地前往廣場看戲,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呢。不過從老一輩的人們臉上佈滿了滄桑就能得知這裡因為險惡的地勢也使得謀生即為困苦,與年紀尚小的兒童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結束了羌寨的參訪行程後,我們持續往成都挺進,途經汶川地區時,因地震所造成的大規模走山使得地貌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讓人也想起921大地震時的回憶,不由得感嘆大自然力量的可怕。

發生在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震度達到8級,震央周圍的10萬平方公里區域都受到了嚴重的地震影響,尤其汶川地區的房舍結構也多為磚造,因此當時可說是遭遇了滅城之災,共造成69227人死亡。現在汶川地區的建築多為大地震之後所重建的,因此其實有著嶄新的城市面貌。



離開了汶川地區後取道都汶高速直奔成都,雖然下起了大雨,但因為這是全新落成的高速公路,路況相當不錯,因此進度明顯比蜿蜒的國道要來得快上許多,接近傍晚時分就抵達了成都市區,大夥的心情也隨著放鬆了起來。



位於四川省中部的成都同時也是四川的省會,自古以來即有天府之國的美稱,擁有相當大面積的平原腹地,正因為四川地區多為高山地形所圍繞,因此成都所在之處的平原與溫和氣候就成為了人們定居與發展的最佳條件,不過來到成都之後大家都累翻了,用完晚餐後只好趕緊梳洗一番便不支倒地...


次日從成都出發後又要進行趕路,上午取道G93成渝高速行駛280公里後到達第一個休息處-宜賓,位於金沙江、岷江匯流之處,自宜賓之後金沙江始為長江,因此素有萬里長江第一城的響亮名號。而宜賓最為著名之處則是自古以來即生產名酒-五糧液,因此也是中國相當具有特色的城市之一,事實上我們走高速公路靠近宜賓交流道時就已經聞到了濃濃的酒香味,下了交流道之後發現整座城市都瀰漫著酒香味,成為了酒都宜賓給人的獨特鮮明印象。

這裡就是金沙江、岷江與長江三江匯流之處,原本心裡還幻想著可以坐在浩瀚的匯流之處盡覽美景,不過實際上因為河水混濁加上天候不佳,所以其實並沒有太多可看之處,想想今天還要再開250公里的路程趕到雲南的昭通,還是趕緊收拾行囊上路吧!



走著走著到了水麻高速上的老堡山區域時,發現導航上面的地圖居然是顯示奇特的螺旋狀路線,心想奇怪高速公路怎會有如此設計,抬頭一望老堡山上正環繞著螺旋狀的高速公路....


原本沿著河谷前進的高速公路行至老堡山時卻因為其險峻的地形而不得不重新思考設計方向,終於在工程師們巧思之下決定打造一座攀升高度達88.91公尺的螺旋式隧道來克服此地形的落差,因此也造就了此獨一無二的高速公路設計思維,尤其螺旋式的隧道體驗更是頭一遭,這時還真的不得不佩服工程師們克服萬難的決心啊。



沿著G85水麻高速走就會發現高速公路兩側均是相當陡峭的河谷地形,因此對於當地居民來說交通極為不便,過往都只能經由G213國道蜿蜒而行,相比便利的高速公路自然是危險許多。

不過隨著我們通過麻柳灣收費站之後,輕鬆的高速公路也就正式離我們遠去,緊接著就必須行駛路況惡劣的G213國道持續挺進前往昭通。


由於地勢險峻,因此G213國道基本上都是透過鑿山壁的方式來開路,跟台灣的太魯閣路段相當近似,只是有許多路段居然還沒有護欄,更是增加了行車的危險性...


揮別了高速公路之後便是位於雲南省昭通市大關縣的黃連河區域,此處光是瀑布就多達47個,最大的瀑布落差更是達到了147公尺之多,因此這裡也被譽為中國瀑布之鄉。但因為行走於此的大型車輛相當多,因此在路面品質上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因此領隊也特別叮嚀大家要閃避大型坑洞與落石以避免爆胎情況的發生。


基本上由於大觀地區多為險峻的山形,所以能夠耕種的面積也相當少,當地農民僅能透過零星的耕地種植較高經濟價值的果樹來維生,錯落於山谷之間的民房數量也不多,在人口數方面遠低於鄰近的大城市。


下了高速公路之後還需行駛約80公里的山路才能到達昭通市區,雖然以Evoque與Freelander 2的越野能力來說要克服這些路況其實是輕而易舉,但為了避免爆胎,一路上大家還是小心翼翼地駕駛著。據領隊所說,一個月前來探路時,路況比現在還要糟糕,還好修補路面的工作持續地進行中,也讓此行的車隊能夠以較為輕鬆的方式通過,雖然說這樣無法突顯出Land Rover一向強悍的越野能力,但一想到還要在如此爛路上持續挺進數十公里實在是種折磨,心裡卻也不免暗自慶幸...



終於在經歷了80公里的顛簸後,我們抵達了昭通市區,然而古名為朱提的昭通雖然歷史悠久,但隨著都市化的快速發展,取而代之的則是現代化的高樓大廈,然而這邊的民眾因為交通安全觀念尚未落實,因此任意穿越馬路的現象相當常見,在這邊的市區開車得要特別小心。



有時候大陸這邊的標語或命名方式也都蠻創意的,令人莞爾。


由於昭通市區目前正在大規模建設中,因此市區內飯店林立,又寬又直的馬路也讓城市發展有著更多的空間。觸目所及都是新建樓房,而且建築規模也都不小,因此昭通實際上已經淡化了其歷史古城的面貌。



經過了一晚的歇息之後,次日我們再度啟程,今天的目標是跋涉350公里到達昆明,不過今天的路程多半是高速公路,算是比較好走的路段。


啟程後不久還遇到了單車旅遊的勇士,雖然這幾天都在趕路,但想想開車畢竟還是輕鬆許多,不由得對他們升起了敬意。


今天主要都是走G85渝昆高速,然而雖然名為高速公路,但在前半段的部分因為尚未建設完成,所以其實只有雙向單線通車,又是屬於長下坡路段,所以想要超車就得逆向,在時速達百公里的速度下自然險象還生。


路旁也不時可見民眾所設置的簡易加水站,這些主要是做大貨車生意的,加一次人民幣10元,但因為實為高速公路,所以按規定是不可於路邊臨停的,一路上也有許多禁止路邊加水的標語,所以這些民眾也算是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一群人...


經過了連日的奔波,所有車都蒙上了厚重的灰塵,不過這樣的裝扮其實才更符合Land Rover的品牌精神啊...





經過了去年行駛於大陸高速公路的洗禮後,對於圖中這種載運車輛的方式雖然已經是習以為常,但每每行駛於這種車輛旁邊時壓力還是很大...


尤其是當遇到長上陂路段又無法逆向超車時,就很容易造成圖中塞車的情形,這時也就只能耐住性子等待安全的路段到來了。


靠近昆明地區後,因為山勢較為平緩,所以地貌則是多以梯田與錯落於山間的小型聚落為主,比起昭通附近的險峻山勢,縱使仍有許多路段因為壅塞而走走停停,但駕駛壓力也放輕了許多。



昆明是雲南省的省會,也是雲南省境內唯一的大型城市,掌管著雲南地區的政經中心與經濟命脈地位。昆明因為氣候溫和,有著典型的溫帶氣候特徵,沒有夏日的酷暑與冬日的嚴寒,因此素有著春城的美名。而這裡因為氣候與地理條件優越,所以自古以來就是雲南境內的重要大城,有著完善的都市硬體建設,昆明機場也是西南地區最大的轉運點,航班密集且人潮眾多。



雖然昆明沒有禁摩規定,但摩托車也多以速克達車種為主,所以對於我們來說倒是有著十足的親和感,不過騎車時還是得要配戴安全帽才行喔。


離開了昆明持續往西挺進,接下來我們會先到達大理而後到達邊境之城騰衝,也代表著長途跋涉即將進入最後的階段,也正因為對於騰衝的期待使得我們對於春城昆明倒也沒有太多留戀,只想早一步到達邊境感受歷史與文化上的衝擊。


前往大理的途中經過了一個名為恐龍谷的地方,位於G56昆楚高速公路旁的祿豐縣,此地因為自1938年起陸續出土了超過120餘具的侏羅紀恐龍化石,因此不但是中國保存著最多恐龍化石的地方之一,也是地方的觀光重鎮,當地居民也都在房舍上繪製了恐龍的圖案而有著相當鮮明的地方特色,不過參訪恐龍谷並非此行的目的,就留待下次有機會再造訪吧。



走著走著又遇到了超載的大貨車,而且上層的車輛還是橫著擺,雖然說是很牛逼沒錯,但這難道在安全上都不會有問題嗎....




在大陸的公路上時常可見斗大的標語,如果在一般國道的山壁上,則多是以廣告為主,但在高速公路上則是時時出現行車安全相關的提醒字語,雖然呈現方式傳統,但對於提倡安全的駕駛觀念方面仍是有其效果的。



若要論起大理的起源,則是要追溯到漢武帝時期,西元前109年大理地區就已經設置了葉榆縣,算是中原地區最早將大理地區納入轄內的時間點,隨著朝代更迭,東漢時隸屬於永昌郡,而在三國時期則是屬於蜀漢雲南郡,由於白族人的聚集,大理地區自古就有著濃厚的民族特色與傳奇色彩而引人入勝。去年來到大理時,由於目的地是位於西北方的香格里拉,但這次則是經由大理往西南方前往騰衝,唯一不變的是白族人特有的建築風格與人文風情依舊如昔。


政治中心緊鄰洱海,全市人口約52萬人,以白族為多數,佔有了全市人口約65%的比例,大理不僅是因為歷史悠久而著名,所謂的大理石便是以此地為名,而近代因為金庸的天龍八部小說將大理刻畫入微,因此也吸引了許多金庸迷們前來朝聖。


大理境內的崇聖寺三塔分別為東邊的千尋塔與位於南北兩側的小塔,高69.13公尺的千尋塔(法界通靈明道乘塔)始建於西元823年間的南詔蒙勸豐佑時期,塔身共分為16層,為典型的唐代建築風格寶塔。而其他兩座小塔則是建於五代十國末期,高為42.19公尺,建築風格則是有所差異,三塔之珍貴在於位處地震頻繁地區,歷經了千餘年卻依然屹立,是來到大理不容錯過的文化古蹟。兩座小塔據載是在西元1056年明朝時的大地震中被震斜的,至今依然聳立而蔚為奇觀。


崇聖寺周圍有著馬車可以讓遊客以當地的傳統形式遊覽大理風光,別有一番風味,不過若是要遊覽洱海周邊,租單車則是較好的選擇,可以邊騎邊拍或是任意駐足隨性地享受美景所帶來的滋潤。


位於寺前廣場上的大鵬金翅鳥則是大理佛教的圖騰形象之一,源自於古印度傳說,佛典中的梵名則為迦樓羅,在崇聖寺三塔與其他大理佛塔頂上也都有金翅鳥的雕像,相傳亦具有鎮水患之用,因此金翅鳥也都是面對洱海而建,另外在金庸筆下亦有不少著墨更添其傳奇色彩。


接著我們決定要去洱海周邊晃晃,看能不能進一步感受到當地人與洱海之間的依存與情感。


就在我們繞行著洱海而行時發現,當地的農業幾乎都是緊鄰洱海平原發展而來,農民們也多半維持著傳統的人力農耕勞動方式,相當具有古樸的鄉村氣息。


但因為時間並不是相當充裕,但想要捕捉更多畫面就得要使用邊走邊拍的方式,不過當乘坐於車上時,即時捕捉畫面的難度就高上許多,但Nikon D4強悍的拍攝能力則是讓人不用擔心拍攝的問題。像是這張照片是在以時速60km/h行駛中的Evoque上拍攝的,從窗外瞥間小路間的農忙景色,抓起相機直覺性按下快門就能捕捉到想要的畫面,這對於大部分相機來說簡直就是難以達成的任務,而在D4身上執行起來卻是如此輕鬆愉快...


基本上這些畫面都是在持續移動中的Evoque上進抓拍的,可供拍攝的時間多半僅為數秒左右,也只有一次按下快門的時機,這時相機本身準確的對焦性能與反應速度就成為了拍攝成功與否的關鍵,使用過了D4之後才知道何謂真正的人機一體啊...



洱海周邊的許多店家都有單車租借的服務,這裡除了有來自中國各地的觀光客外,外國觀光客也不少,在國際上亦列為最受歡迎的中國古城之一。

這位老兄眼睛也很利,看到我拿起相機馬上就擺起了手勢,不過事實上焦點好像不在這位外國友人身上....


洱海為中國第七大的淡水湖泊,在雲南境內則是名列第二,據傳因形狀似耳而得名,南北長40公里,佔地廣達249平方公里,一望無垠的景觀名為洱海可是名符其實。而且因為大理氣候溫和四面環山,所以湖面上大多數時間都是風平浪靜,加上水質清澈,因此有著相當明顯的反射效果,白天裡藍得發亮,夜裡則是因此映照出更為明亮的月光,也使得洱海觀月成為了大理四景之一(洱海月、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


洱海盛產各種淡水魚類,除了提供農田的灌溉用水外,也有不少人家是以捕漁維生,而且因為地處海拔約2000米的高原,有著純淨的水質與豐富自然生態。不過在洱海周邊卻沒有常見的海產料理店,據聞為了維護生態平衡,洱海是禁止進行大規模捕魚的,僅能進行垂釣或是利用魚鷹輔助,並且多半以自給自足為主要方針。


湖泊中也不時可見戲水的兒童們,讓如詩如畫的洱海更添了許多人文風情,這也是在城市長大的孩童所無法享受到的快樂,若不是有任務在身,否則還真想下去游一遭呢。


駕駛著Evoque悠遊於洱海邊真的是一件令人心曠神怡的事,或許終有一天你也會駕駛著自己的Range Rover進行長征旅程,若有機會成行肯定會成為一輩子難忘的回憶。


洱海的遼闊唯有親臨現場才得以領略一二,若有機會來到大理可千萬別錯過了洱海。


因為天龍八部廣受傳頌,因此大理也有著許多以小說背景為題材打造的民宿,若想更加深入瞭解大理,那麼白族特色建築打造而成的民宿絕對是上上之選。


告別大理之後我們即將來到這次行程的終點站-騰衝,位居中緬邊境的騰衝不只是具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豐富的歷史與自然景觀也是騰衝最引人入勝之處。


啟程之後原本我們是想要取道G56杭瑞高速直奔騰衝,結果居然遇到修路而必須改道320國道,跟寬敞的高速公路比起來,320國道不僅路幅窄,車流量也不小,因此在此也耗費了不少時間,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雖然距離還有350公里,只要有進度就心滿意足了...


這幾天在大陸看到爆胎的情形其實多半是因為超載所造成的,只是這時真的很想下車去問駕駛...這麼強悍的千斤頂到底要去哪買...恐怕連十大武器之首都不是它的對手啊...


所幸在320國道塞了約50公里路,到達順濞躍進收費站之後就能夠再度進入高速公路,這樣的話或許傍晚前就能夠抵達騰衝市區,加足馬力前進吧!


縱使大理地區多為白族聚居之地,但在永平縣我們也發現了一座壯觀的曲硐清真寺,據了解曲硐村有著大約7000多人的回民居住,而這裡也是滇西地區最大的回族聚落,多元民族的信仰讓村落景觀也多了幾分兼容並蓄。


看到了板橋的路標之後就表示來到了新北市地區,繼續往西走的話就能夠到達樹林...啊,抱歉!這應該是代表正式進入了騰衝縣地區了...(被毆


像這種載著水牛上高速公路的場景沿途走來倒也是第一次見到,還好駕駛也很識相地靠邊行駛,而且這邊的車流量稀少,倒是沒有影響到其他車輛的安全。


先前已經跟大家分享過大陸這邊的長下坡路段多會設置鋪滿碎石的自救車道,透過這緊急避難設計讓煞車衰竭的車輛也有機會能夠安然地停下來,而這段高速公路因為有相當長路段的陡降坡,所以一共配置了5個自救車道,沿途都會有明顯的指標提醒,另外長時間進行煞車動作也可能因為高熱而發生火燒車的意外,如果有遇到這類長下坡路段時,記得要使用低速檔位控制車速,盡量避免長時間連續使用煞車以免因為煞車過熱喪失制動效果而發生意外。


遠眺剛剛走過的高速公路就能得知在如此多山的險峻地形上建設高速公路可不是件簡單的事啊...


在G56杭瑞高速公路末端附近的潞江壩服務區內設有雲南公路館,這裡展示著當初開拓滇緬公路時的歷史文物與施工車輛等,相當值得一看,不過可惜的是這次到訪時雲南公路館並未開放,因此我們只能看看館外的展示車輛略窺滇緬公路開拓時的艱辛。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在日軍的三月亡華計畫推進下迅速佔領了華北、華東以及華南地區,此時歸屬國民政府管轄的國際通商口岸均已被日軍所攻下,僅剩下香港與越南海防等港口能夠運輸國際物資進中國。為了避免後勤物資通道全被封鎖,因此1938年開始修築位於大後方的滇緬公路作為運送通道,然而因為物資與修路機械缺乏,滇緬公路可說是幾乎經由徵集而來的老弱婦孺以人工的方式修築而成,而且因為地勢險惡,犧牲了許多勞工的性命之後才終於在1938年底通車,因此稱之為滇緬血線一點也不為過。


當時少數的機械化設備與鋼架等物資則是由同盟國的英美所提供,滇緬公路在進入當時英屬的緬甸後連接至印度而能夠從印度洋運送物資進入中國,是抗戰初期相當重要的一條國際運輸通道。


這輛坦克產自美國,隸屬於當時中國唯一的機械化200師戴安瀾部隊,在滇西抗戰中立下了有效打擊日軍的汗馬功勞,至於坦克的詳細型號就有待神人們來幫忙進一步補充了。


圖中的小型吉普車相信有當過兵的大家應該都頗為熟悉,這也是1942年開始修築史迪威公路(舊中印公路)時工程兵所使用的車輛。


抗戰期間在愛國華僑陳嘉庚先生的倡導下,南洋華僑總共捐贈了1000多輛軍用卡車,並組成了服務團終日駕駛著這種軍用卡車在滇緬公路上運送物資,同樣也在抗戰期間成為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所謂的史迪威公路即是舊中印公路,又稱為雷多公路,目前在中國境內則為320國道路段,在抗戰期間因為日軍攻下騰衝並切斷滇緬公路之後,僅剩下空運補給路線,因此在1943年開始修築連接昆明至緬甸邊界的中印公路(Ledo Road),透過這條公路的完成,同盟國始能透過陸路再度運送物資進入中國,但是因為自然環境惡劣與維持不易,在抗戰中所發揮的運輸效果相當有限。

史迪威公路剛通車時,因其蜿蜒曲折的形狀與戰略意義的重要,貴州省晴隆縣內的這24道拐還一度登上國際媒體版面而聲名大噪,堪稱中國史上最具知名度的公路之一。(圖片擷取自Google Earth)


告別雲南公路館之後我們即將來到這次行程的終點站-騰衝,位居中緬邊境的騰衝不只是具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豐富的歷史與自然景觀也是騰衝最引人入勝之處,連載即將進入最終回,敬請持續鎖定汽車版喔!


延伸閱讀:

2012
序章:啟動夢想之旅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序章
續章:大理麗江探古尋幽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續章
終章:遇見香格里拉的悸動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終章

2013
序章:前進邊境之城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2013 序章
次章:領略僻靜之美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2013
三章:探索自然秘境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2013
四章:穿梭古今之間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2013
終章:感受邊境歷史 Land Rover Never Stop Discovering 2013 最終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