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原本應該由卡恩經諾曼第到聖洛的,無奈遇大雨只騎到巴約就收工,今日繼續昨天的行程。海岸線的五處海灘是諾曼第登作戰的登陸地點,戰況最慘烈的是美軍負責的奧馬哈海灘。

一早醒來趕緊看看窗外,老天雖然陰沈著臉,但至少已不再掉淚了。

8:30快快整理行裝上路,趁還沒下雨能趕多少算多少,因為昨天只騎了1/3的路程。

童話故事中的古堡從繪本中蹦出來,真實地呈現在你眼前。

起伏的麥田中有些詭異的曲線,難道是傳說中的麥田圈?


二戰紀念館,好像是私人經營的,外面展示著各式坦克、火礮、船錨...等,告示牌寫著館內有更多從坦克和沈船取得的物件,大概想吸引過往遊客買票進入吧,任誰也想不到這些殺人武器會成為觀光資財。


百看不厭的鄉間風光

1944諾曼第D DAY的路標開始出現

台灣少見的馬也吸引我們猛拍,大概是草食動物的警戒天性吧,每當我們騎近牛或馬、羊時,原本低頭吃草的都會暫停然後抬頭盯著我們,待確認無惡意後才再繼續吃草。

美軍紀念墓園往左,奧馬哈海灘往右。

停車場旁立了這塊簡介,說明盟軍當時在這片礫灘的戰況。

想像當時硝煙漫天,攻守雙方在此激戰,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而今七十年過去了,這片海岸線在時光洪流裡復癒療傷,一切歸於寧靜平淡。

當年砲火連天,盟軍傷亡最慘重的登陸點,如今是著名的海濱度假勝地,這裡應該是處高級俱樂部。


離開奧馬哈海灘突然又一陣急雨,摸索著找到了美軍墓園,狼狽地縮在遮風的角落躲雨,但沒多久就有人來說不能把車停在這,要我們到停車場去,可憐只好回到雨中去,怪了!連這角落也躲不過他們的法眼,感覺米國人隨時都在監看著你。

美國戰役紀念委員會的立碑

「YOU CAN MANUFACTUE WEAPONS
AND YOU CAN PURCHASE AMMUNITION
BUT YOU CAN'T BUY VALOR
AND YOU CAN'T PULL HEROES OFF
AN ASSEMBLY LINE」有請英文力強的大大翻成中文

經過紀念館和展示廳(背包還須經過X光機檢查,難道連墓園也怕恐怖攻擊?)外的石板路,左轉經一片樹林可到美軍長眠之地。

1944/6/6~8代號「大君主作戰」的諾曼第登陸,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海上登陸作戰,近三百萬士兵渡過英吉利海峽,投入戰場。兩棲登陸戰在6/6 6:30開始,分五處搶灘登陸,以美軍主攻的奧馬哈最慘烈,陣亡2500人被稱作「血腥奧馬哈」。

當年的血戰就在山坡下的這片海灘,美軍在極惡劣的天氣下搶灘,不少登陸艇、水陸兩棲坦克、武器沈入海中,很多士兵因裝備太重而溺斃 ,又碰到駐守奧馬哈的德軍是最精銳的第9軍團325師主力團,登陸作戰可說完全失敗。還好17艘驅逐艦不顧觸雷、擱淺和岸砲的威脅,挺進到距海岸730m處進行火力支援,才扭轉戰局。(參考維基百科)

來到美軍長眠之地,雨勢突然傾盆而下,更增淒苦氣氛,只好遠遠拍攝,連鏡頭中間都被雨滴糊了。對這些美國大兵真是萬分敬佩,為了千里之外別國的戰事,熬過艱苦的訓練、等待開拔的焦慮、強風高浪的顛簸、即將投入戰場的恐懼,明知當登陸艇擋門開啟,會是子彈紛飛血肉模糊,而自己就是敵人無情火網的焦點,還是義無反顧地衝鋒出去,那是多麼偉大的情操和勇氣啊!安息吧,永遠的英雄們。

被趕到停車場把車停好,從另個通道來到這個拱廊。行前有人傳來一份檔案,說曾有中國52軍的三個師參與諾曼第作戰,而且是搶灘成功的先鋒,讓原本極瞧不起中國的英美領導人刮目相看,甚至中華民國在戰後因此役而取得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所以特別帶著國旗來向他們致敬。回台後再詳細查證,才知那是網路轟傳的「偽史」,即完全虛構出來的情節,枉費當時看得熱血沸騰、與有榮焉!所以「網路上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什麼都真偽難辨」,別太相信網路上的東西。

「士兵之魂」-銅雕基座的銘文是:我親見神聖的光榮來臨。

在銅雕兩側展廳有當年戰局的大壁畫,這是盟軍在歐洲西線戰場的推進路線,箭頭終端直指德國本土心腹。

諾曼第登陸行動及後期擴大陣地的推進路線

諾曼第登陸戰的空中行動

二戰時日本極盛期的勢力範圍


孩提時代看過一部黑白片-「最長的一日」,講的就是這場戰役,至今仍印象深刻。

離開美軍墓園,繼續向奧克角(La Pointe du Hoc)推進,在這處路口看到兩部坦克,好像是個新成立的戰爭紀念館(Overlord museum大君主之戰紀念館),找到Google Earth的街景對照一下,發現2010/9的街景還沒有這棟建築和戰車。(如下圖)

2010年的街景照顯示好像還在籌建階段

這部是M4A1,又名雪曼坦克,為紀念美國南北戰爭北軍的威廉-特庫賽-雪曼將軍。

這部是M10

這輛好像也是M10,但外型似乎改裝過。

過了一個小村落-濱海維耶維爾(Vierville-sur-Mer),又一處私人經營的戰爭博物館-D-DAY OMAHA MUSEUM:D-DAY奧馬哈紀念館。

重60噸的德國裝甲砲塔,上面的一些凹洞可能是被砲彈擊中造成的。

可能是戰後從海灘或各戰場撿回的毀壞軍品,右側靠在履帶上是德軍豹式坦克的砲管

德軍88mm機動式高射砲,出名的不是「打飛機」,而是「打坦克」。在1944年的法國戰役中,德軍裝備最多的37mm反坦克炮無法有效地擊穿英法的重型坦克。德軍第七裝甲師指揮官隆美爾下令將88mm高射砲投入地面反坦克作戰,結果一次齊射便重創了十幾台英軍坦克。隆美爾更發明將88mm高射砲隱蔽在陣地中然後把盟軍坦克引入伏擊範圍內殲滅的戰術。

這應是戰機的引擎和螺旋槳

搶救雷恩大兵中的排長-約翰.米勒(Captain John H. Miller)搭過這種登陸艇搶灘。

這款不知其名

左邊兩座可能是艦砲

FORD-GPW-Jeep01,1980年我服役時的單位還在用,當時這些阿公級的老爺車,可把我這調度官整慘了,因為三天兩頭出狀況,而且零件奇缺,我們都把幾乎已報廢的車拆來修理還能開的。

這三角錐是反登陸樁嗎?

向二戰英雄致敬之路-猶他海灘和奧馬哈海灘(以奧克角為分界)都是由美軍負責主攻,卻有天壤之別,在猶他幾乎沒碰到什麼抵抗,只陣亡197人,是五個登陸點損失最小的,奧馬哈則像煉獄一樣。從衛星照片看,似乎是平原銜接著海岸線,其實是一整片台地,延伸到海邊則以約30m的海崖俯瞰海灘,真是易守難攻,德軍在沿岸佈下大西洋長城防線讓盟軍吃足了苦頭。

離開D-day Omaha紀念館又是連片的小麥田

來張小麥近拍,長長的麥芒迎風搖曳,煞是好看。

一處大門深鎖的古樸農莊



另一個有圓型樓塔的豪華農莊

看到奧克角的路標了,雨勢又變大了,把台灣帶來的大垃圾袋拿來當防雨布,不錯用。

軍事迷最熟悉的戰場,電玩「決戰時刻2-奧克角之役」的真實場景。奧克角之役

歐吉桑單車團趕到增援

猜猜步道間的大坑洞是啥?

散兵坑不會挖得這麼大


和參觀的遊客對照,應可推估這些坑洞的規模。

為癱瘓德軍防線,盟軍轟炸奧克角砲陣地。(網路取得照片)

艦砲和轟炸機毀天滅地的彈雨轟擊,使這兒密布著巨大的彈
坑,連衛星照片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可能是讓盟軍最忌憚的155mm砲的基座,根據情報共有六座巨砲,它的射擊範圍涵蓋20km,可以轟擊到美軍主攻的奧馬哈和猶他海灘並危及海上艦艇安全,所以派了225人的突擊隊用攀岩方式攻占拿下,但犧牲了135人。

結果卻是被隆美爾騙了,根本沒有巨砲,全是用電桿偽裝的,真的大砲可能被調到加萊去了。

被炸得稀爛的碉堡改建成觀景台,讓遊客能居高臨下,俯觀整個砲台區。



當年德蘇撕破臉,德國被迫抽調兵力到東線作戰,乃加強西線防禦工事,組成固若金湯的「大西洋長城」,奧克角的峻峭懸崖和強固的碉堡組成攻不破的天塹。

在碉堡前向東望向奧馬哈海灘。海崖因自然的風化崩壞嚴重,2004~2011年間停止開放,用鋼纜和鐵網加固邊坡以減緩侵蝕。

向西看就是猶他海灘

隨我進入碉堡內部

是當年被戰火燒得焦黑的棧板嗎?



1944/6/6清晨,駐守碉堡的德軍從這機槍掃射口看到一夜之間海上滿布船艦,一定嚇得瞠目結舌、手足無措。

對不起!老杯杯出場秀一下。

1984/6/6此役四十年後,立了這塊紀念碑,象徵那些刺入懸崖頂端的突擊隊員的威力。

和趴帶在低溫強風中,特別秀出車隊的mark-秀峰夜騎團遠征到此。

網路抓來的登陸作戰示意圖

諾曼第登陸戰是史上最大規模的兩棲作戰,也是史上最成功的欺敵戰。加萊離英國最近,海岸條件也最適合搶灘登陸,離德國柏林又近,是盟軍反攻歐洲本土的首選地點,德軍當然布下銅牆鐵壁來固守。所以盟軍選擇了最不可能的諾曼第,然後展開一場天衣無縫的欺敵戰-在加萊對岸的英國擺置了假的各式車輛、火砲、艦艇,甚至虛設由巴頓領軍的兵團來騙德軍;又刻意轟炸加萊的各項軍事設施,假造盟軍要從這裡登陸的跡象;還運用美男計讓德國美艷女間諜取得假情報,使希特勒堅信盟軍會從加萊登陸,因而把重兵都擺在那裡。諾曼第登陸已開展了,負責防禦的隆美爾正好回國探親,戰區急電發給希特勒,卻因他還在睡覺,侍從不敢吵醒他,因而延誤啟動後備坦克雄獅支援前線的最佳時機。加萊海峽就是多佛爾海峽(英語:Strait of Dover,法語:Pas-de-Calais)為英倫海峽最狹窄的地方。
其他遊記請連結四個歐吉桑的單車環法大探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