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補教業到科技業,從新東方到錘子科技,自己也不諱言個性張揚導致很多看不過去的人針對他攻擊與批評,但做自己的堅持仍讓他常在微博上公開表明自己又黑了多少謾罵的人。他的言論被好事者集結成老羅語錄,口頭禪"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也成了他的代表。很多人說他不務正業,他卻認為誰能決定什麼才是他的"正業",自己的人生該由自己掌握。這就是人稱老羅的羅永浩,最新的身分是錘子科技CEO。

因緣際會,在朋友的安排下,能有機會跟老羅面對面坐下來聊聊。讓他談談從教育事業轉換到科技業的心路歷程,以及創立錘子科技的點滴。聽他不改鋒利言詞時而嘲諷,時而批判的談論自己對於手機業、對於錘子科技的理想與堅持,真的讓人有種痛快的感受。接下來,就讓我們聽聽老羅怎麼跟大家聊錘子手機。


遺憾先寫在前頭,剽悍的老羅有著自己的規矩,那就是不愛拍照。他個人不隱瞞的跟我解釋由於自己個性專注於工作就不注意裝扮等細節,甚至常在辦公室裡頭打個盹休息,也沒洗臉梳頭。因此採訪過程他不喜歡接受拍照的邀請,一律由官方提供公關照。這次的專訪當然也不例外,因此部分的照片是錘子科技官方提供。

而這次的轉訪過程中,老羅也不愧是人稱手機界最會講相聲的CEO,言詞鋒利,妙語如珠。很多想問的問題還沒到我提出,在他整串連珠的發言中就獲得了答案。到底羅先生是如何跨界闖入科技業?對於錘子手機的理念、堅持、給自己訂下的目標又是如何?跟我一起來旁聽這堂老羅(以下簡稱羅)主講的課。


我:羅先生好,能否跟我們談談為什麼從自己熟悉的教育界領域跳入競爭激烈的手機市場?也跟大家分享一下創立錘子這品牌的心路歷程。

羅:跨界這件事基本上根本不算什麼事,現在的文化中有一點比較糟糕的,是一個人出道時做什麼事,就會有一群笨蛋擅自替你認定你只能做這事,這是很奇怪的。對於常跳不同領域跨界的人說三道四指手畫腳是我們文化中最讓人噁心的地方,我要做什麼跟任何人沒有關係。中國還有個詞專門形容這些人,叫做"不務正業",憑什麼幫別人去決定別人的"正業"是什麼呢?

我高中輟學,做些小生意都不成功,後來賣電腦配件也賺不了什麼錢。當時聽到友人說在北京新東方當培訓教師收入很高,所以決定一年多的閉門苦讀當了新東方的教師。當時也不少人說我不務正業,賣電腦的人怎麼會來當老師。教了五年書倦了,改創立牛博網,又被說是不務正業。後來牛博網被關閉後重回教育行業,但我對教育並沒有什麼熱情。在這次的培訓行業工作中,因為演講影片在視頻網站點擊數都很高,朋友們覺得我已經有能力影響大眾,所以建議我再度創業。

我個人比較喜愛的是宜家跟蘋果這兩家企業,小時候我想當木匠,但是我覺得我做家具行業沒有優勢,不知道該如何著手。蘋果的話我熟悉他的產品、營銷、設計與亮點,綜合這樣來看,我認為科技業是我個人感興趣。包括圖像介面、人機交互設計與工藝設計都是我所長時間研究。營銷更沒問題,不管我出來做什麼都會是話題。當然這次的跨界是我這輩子幅度較大的一次,自然就又引來一些笨蛋又對我不務正業的批評(笑)。

所以整個跨界過程對我來說是很自然而然的,我想做什麼就去做。但是對外界來說就會覺得我不務正業,一些人幹嘛老是為我決定我該做什麼。



我:國際大廠不說,中國因為市場夠大,本土廠商崛起,不少新興品牌已經走在前頭。您認為認為錘子T1的優勢在哪?甚至我們印象中老羅這塊招牌比錘子的招牌還要響亮,如何將您個人的光環轉接到錘子品牌上呢?

羅:以前是這樣沒錯,但是在5/20發佈會後,在搜尋引擎的排名,錘子手機的搜索已經高於羅永浩的搜尋排名,而且高出很多。很多人發佈會沒參與,手機沒拿到就願意付費預購,這被很多人誤解為粉絲文化,這是相當錯誤的想法。打動消費著的是產品,對於沒看到產品就願意購買,這是對我的信任,認為我推出的產品會有一定的水準,而不是粉絲心態。韓庚也做手機、崔建也做手機,他們都有大量的粉絲,但是手機卻賣得很差就證明了這一點。粉絲文化要賣東西,只能走單價低的東西,像是一張門票、一張專輯,手機這類的高單價產品是無法使用粉絲文化來行銷的。



我:目前手機業各家廠商都依循了小米路線推出低價位的高性價比手機,錘子是否也會考量市場需求,推出中低規的機種?

羅:低價手機啊?沒有興趣去做。在大陸賣這類產品,永遠躲不掉的就是價格問題。我們起步晚,目前還處於比較粗糙的中前期。日本人做電器的時候也是跟在歐美屁股去做,當時MIJ也是廉價品的代名詞,但經過幾代日本廠商的努力,讓MIJ成為了電器精品的代名詞。所以對我們來說,這是第三世界國家發展產業必然面對的一個問題,我們已經好很多了,目前中國品牌3000人民幣左右價位的手機還是有5-6款,OPPO 3000人民幣左右的手機一年可以賣到300萬部左右,要是早個5-10年就一定只能走低價路線。



我:就您而言,行銷應該是您比較拿手的一環,您規劃要如何把T1賣給其他廠牌手機的忠實支持者?您本身也是蘋果手機的忠實愛用者,應該知道因為ios的獨佔性,很多使用者花錢買了程式,日積月累就離不開了,如何向這些族群去推銷錘子T1呢?

羅:之前我也在網路上討論過,轉化apple用戶成為我們的用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因為apple的族群就是我們鎖定的客群。蘋果現今過分的成功,導致它的用戶在各族群都有,甚至連菜市場賣菜的大嬸可能拿的都是蘋果手機,已經成為了全民手機。但這不意味蘋果目標族群是大眾,蘋果產品前期的族群鎖定是城市菁英、中產階級、偏感性與文藝,有品味的群體。這類人在人群中通常是意見領袖,透過他們去擴散到一般民眾相對就很容易。

而我自己、以及周圍的朋友多數人就是在這群體之中,我們比其他廠商更了解這群人的需求,所以可以做出他們需求的產品。這類人多數使用iPhone,但是還是有機會,尤其在中國很多人用兩支以上的手機。這群人第一部幾乎都是iPhone,但是很少人會拿兩支iPhone,通常是一支iPhone加上一支android手機。我們鎖定的就是這群人的第二支手機,對這群人來說我們手機3000的定價並不算高,他們很有機會嘗試。當然可能因為軟體綁定的關係,他們第一主力手機還會是iPhone,另外一個門號才用我的手機,但是只要我產品夠好,將來可能會反過來主力是我的手機,備用才是iPhone。

這群人還有個特色,他們不太喜歡與大眾相同。當初蘋果手機開始販售的時候是小眾產品,這個群體對蘋果產品是趨之若鶩的。他們喜歡蘋果產品的質感以及獨特性,對某些人來說,當他們看到太多人拿跟自己一樣的產品,反而會覺得不喜歡。對於這群體來說,獨特性的優越感也是一個很大的需求,對他們來說如果你推出一個有品味、有質感、品質好的產品,他們就會想嘗試。另外喬布斯過世後,蘋果的產品在各方面,包括工業設計都在原地踏步甚至退步。美國人自己都不喜歡,甚至美國脫口秀節目還找人扮演黑社會角色來諷刺所謂的土豪金iPhone。喬布斯掌控蘋果的那些時間,不管各種角度來看,都沒什麼媒體去批評蘋果的工藝設計,即使90年代它快要倒閉了,都還是地球上最酷的一間公司。但是喬布斯離開後推出的產品竟然讓不少人嘲笑他們產品土,可見接班人的問題多大。包括韌體、地圖等,多次出錯,這也是以前無法想像的事情,其實這也是我們的機會。



羅:還有ios7全面扁平化這點也讓我很不能接受,我的iPhone 5還沒升級到ios7還在用ios6。有人說ios6之前是擬物化,ios7是扁平化,去討論這兩個作法孰優孰劣,這個是完全錯誤的說法。ios6與Smartisan OS都是該擬物的擬物,該扁平的扁平,只有ios7才是全面扁平化。當一個設計者要把一個產品做成一個特定風格的時候,就可以認定是一個不合格的作法,只能算是個文藝青年。

像是一個按鈕,你就要做成像是按鈕的樣子,讓使用者一看就知道那可以點擊。ios7純粹用文字取代,有些人說經過ios七代的長時間教育,使用者已經知道那邊是可以點擊的按鈕了。這是很愚蠢的說法,任何系統的設計,成熟的商家都要假定你的使用者是第一次接觸這款產品也能快速上手使用。隨時都有可能會有從來沒有接觸過科技產品的老人,或是小孩來使用你的產品,好的設計才會讓人可以快速上手,沒有學習成本。一個產品該扁平該擬物,應該看產品的需求,而不是設計者的喜好。現在連Mac系統都要扁平化了,這是我最擔心的事情。



我:近期穿戴設備漸趨成熟,鎚子對此有什麼看法?會跟進嗎?一款好的穿戴式設備,應該要能跟行動裝置的軟體端有良好的結合,這應該也是錘子的強項,這一點您怎麼看?

羅:有,對於穿戴式設備甚至平板,這個我都有興趣,也都陸續規劃會去做。穿戴式設備我一直在研究,我認為現在市面上的穿戴式設備全都不成功,包括三星。一個好的穿戴式設備有兩個重要的要素,第一是外型要殺死人的好看,這樣消費者才會願意戴在身上,這一點大多數廠商都還沒做到。第二則是要有殺手級的軟體應用,使它無法被手機取代,否則我就帶手機就好,多戴一項產品還要另外充電多麻煩。滿足這兩個條件,穿戴式設備才會成功,我們的團隊現在就在考慮這兩個事情。一旦有突破,我們就會立刻去做。至於平板我們也有規劃,可能在下一代或是下下一代來做。



我:現在錘子T1手機所搭配的Smartisan OS已經有對應臺灣用語的繁體中文介面,有沒有預計什麼時候進入臺灣市場?

羅:我們軟體部門的總監蔡先生就是台灣人,所以對這塊我們也比較重視。但是錘子的產品要進入台灣,我想大概還要一兩年之後吧?



我:所以您並沒有規劃讓錘子第一款甚至是第二款產品進入台灣市場嗎?

羅:那要看有沒有台灣的電信運營商願意主動跟我們合作,如果我們第一款產品在大陸賣得特別成功,也許港臺的運營商有興趣會來跟我談合作。初期海外市場我們顧不上,以目前的團隊來說,所以海外市場一定要等我們團隊繼續成長才有可能兼顧。



我:談到成功,您覺得錘子T1這款產品作為錘子科技第一款的手機,第一年的銷售成績多少算是成功。以一加手機為例,劉先生在手機業耕耘多年,2000元的訂價來說第一年設定是50萬支銷售量就算成功。那麼訂價3000元人民幣的錘子T1手機,您自己設定的成功目標在哪呢?

羅:我們也設定在50萬左右就算成功,我對投資人承諾也是這數字,不過他們對我要求很低,二三十萬就夠了(笑)。成本來上說二三十萬就可以打平了,而且我們賣得比一加貴,所以投資人覺得第一年能打平,對我這種跨界的新兵來說就算不錯了,我自己是跟他們說可以到50萬左右。



我:那麼在錘子手機還沒有正式進入臺灣市場之前,您是否會有計畫先到臺灣來跟臺灣的消費者介紹這款錘子精品?發佈會採訪那篇文章點擊率也相當高,台灣網友們對錘子T1也持續在留意,有沒有機會先讓台灣網友更進一步的接觸到錘子T1?

羅:你們網站那篇採訪我看了,底下一百多條評論我都讀完了。不少人說外觀像iPhone,這不奇怪,iPhone5剛推出還有人說它背後上下兩塊看起來像黑莓。尤其我們是新上市的產品,對這點更加躲不了。極簡主義的美學核心元素就是那幾個,設計出來的產品就是這幾種。至於台灣,我可能會安排過去走走去玩玩,但是初期與商務無關。我前面說過,在我們產品還沒大賣之前,台灣的運營商可能對我也沒興趣,跟我初期找融資處處碰壁一樣,很多人根本不懂這行業。這次發佈會後看了預購數量,很多人又回頭要來投資,我現在都不缺錢了怎麼會接受?我現在去找台灣運營商談是自討沒趣,還是等我們真的大賣了,帶著成績去跟台灣運營商談,比較有合作的可能。



我:有沒有考慮像一加手機這樣的海外版邀請碼購買方式呢?讓非中國的錘子迷也有機會搶先體驗到錘子T1的魅力。

羅:其實有商家來跟我談過海外代購,就是協議只在海外賣。這種我們會給他貨。至於中國除了官網銷售,電商頻道可能會找蘇寧或是京東簽獨家銷售,淘寶也可能開官方旗艦店,最後大概就是運營商也正在談合作,目前就這幾種的銷售管道。


這次的專訪,老羅仍然是發揮他大砲性格,不只是對於問題直來直往有問必達,言談中也不時嘲諷或是批評各家廠商跟一些對他不滿的人。上面的專訪記錄....當然都是修飾後的內容,直播尺度可能要深夜上文了,哈哈。但是在對談中,不難發現雖然是跨界新兵,但老羅對手機這市場的確是有深入的研究,也有他的堅持跟想法。不能不說,以他這大幅度的跨界,受到這麼多人的批評與輕視,卻還能堅持下去,並且拿出T1這樣完成度相當高的成品,的確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至於老羅這話題創造機與工匠堅持的性格,能夠帶領錘子科技走到什麼樣的境界,就讓我們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