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把曾陪我環島過的老夥伴
重新整理改裝之後
老鋼管Bianchi公路車的脫胎換骨重生記錄
回想起與他環島的點點滴滴
拼湊片段記憶來寫下這篇短文

1992(民國81)年夏天發生的事情
雖然印象深刻但是細節早已有些淡忘
只能看著當年拍的照片
再來慢慢地回想囉

單車環島一直是年輕時候的夢想
高中時期就曾經用一個白天的時間
騎車由三重出發經由北宜公路
再北上繞道北濱公路經基隆西返
印象中這段路騎過三次
其中一次還在北宜公路上
發生犁田摔車事件
左半邊的肩膀、臀部及膝蓋外側
都有大面積的擦傷流血
當時年輕氣盛也不怕痛
竟然仍帶著傷騎完全程返家

有了這幾次的長途騎車經驗
正巧遇到胡榮華單車環球的追蹤報導
於是也開始了單車環島的計畫
最初得先由路線規劃開始說起
記得當時還是個稚嫩的高中生
偷偷省下買早餐的錢採買了好幾本
戶外生活出版的汽車環島旅遊書籍
還買了本全台灣各縣市街道地圖集
並仔細研究其附錄的公路編號及里程表
最後訂定出由台北出發
沿台五號省道向東至基隆
再沿台二號省道向南至蘇澳
再沿台九號省道向南一路直到楓港
續沿台一號省道往北一路回到台北
當時高中下課一有空就把
台灣街道地圖集拿出來翻閱
還被同學嘲笑說是準備
為畢業以後開計程車做打算

高中畢業沒有去唸一般大學
報考了軍事院校的中正理工學院
軍校學生求學生涯的暑假都是在實習
真正放暑假的天數只有三星期不到
大二那年的暑假
同學們曾邀集了一趟機車環島
隔年大三(民國81年)的暑假
我又邀集同學環島
只是這次我是想要用單車環島
沒想到同學們聽到後都嘲笑我是瘋了
還有人賭我第二天就會搭車回家

因為沒有人同行
一切只能自己安排
個人服裝就戴著小帽
並穿件T恤、車褲與車鞋
隨身的行李則用一個雙肩背包
裡面帶著一件T恤、車褲與球鞋
正好隔天可以換洗穿替
全台灣地圖集也隨身帶著
再帶著Nikon FM2相機及小腳架
坐墊袋則裝著雨衣、工具及備品
外加一個水壺及隨車打氣筒
另外掛上當時算很高檔的
CATEYE數位液晶碼表
全程六天就靠這些了

父母總會擔心子女出遠門的安全
更何況我這是要單獨行動
於是跟老媽謊稱說有同學一道去單車旅行
而實情卻只有告訴我老哥一人而已
為求安全起見
每天還是會打個電話回家報平安

第一天 台北至蘇澳

凌晨四點起床準備
四點半天才微亮就上路出發
首先騎過忠孝橋往東
騎經台北市八德路時還遇到民宅火災
後來沿著南港路經汐止到基隆
在此找個地方用早餐
然後再從基隆沿著台二線濱海公路指標
開始往南騎至約中午左右的時間
在頭城的某自助餐店用午餐
記得前述那三次的北宜北濱騎乘
都是在頭城的這家自助餐用的午餐

因為是沿著台二線一直往南騎
所以沒有進到宜蘭市區
反而都是沿著海岸線
就此一路向南直接抵達蘇澳
記得騎在宜蘭沿海時
還遇到一小段的午後雷陣雨
隨即雨過天晴
下午三點不到就抵達蘇澳港了
在蘇澳車站附近繞了許久
才找到一間便宜的旅館
還有印象的是當晚就鐵腿痠痛
也有去藥房買了罐痠痛噴劑


北濱公路旁與龜山島留影


陰陽海附近的煉銅廠舊址


東北角濱海公路牌坊前留影


台二線省道近蘇澳處留影


抵達蘇澳港


第二天 蘇澳到花蓮

因為前一晚是早早入睡
所以四點鐘就起床準備
主要是因為趕早天氣涼爽
也可以少曬一點太陽
不過就昨天一個白天
我已經穿起了"黑絲大腿襪"在騎單車了

蘇澳正是蘇花公路的起點
照著台九線的指標騎去
一開始就是個陡上坡
清早的砂石大貨車還算不多
他們見我這部單車在路上
也會禮遇地超車過去
騎在爬坡的路段還是得小心

騎到東澳鎮上找了間雜貨店
買了兩罐泰山八寶粥當早餐補給
就坐在店門口休息並填肚子
老闆娘問我是要騎到那兒去
我告訴她我在環島
今天晚上要到花蓮市
老闆娘一聽直接大笑
還調侃我天黑都到不了花蓮

離開東澳鎮後
又是一路的爬坡
騎到了東澳隧道口
(現已更名為新澳隧道)
當時隧道只有一條且單向管制
得遵照隧道口的紅綠燈放行
等紅燈時遇到一對騎著50CC機車的男女
一問之下原來也是環島旅行
他們見我騎單車要過隧道
就好心地為我在前方開燈領路

蘇花公路因為繞著山壁蜿蜒而行
有些易落石的路段改鑿隧道通行
但是在我的印象中
隧道都是打直線貫穿方式
沒想到在蘇花公路上
遇到的竟然都是會轉彎的隧道
隧道內一片漆黑完全沒有燈光
我每次遇到要進入隧道前
就先等著有汽車開燈經過
看清楚隧道內路況再出發

騎過了崇德隧道之後
再繞進立霧溪口
就抵達了太魯閣
因為時間還早
索性就騎進了台八線
想要騎到天祥去瞧瞧
騎進到了收費站門口
售票人員竟然用英文問我
原來她以為我是日本人
只能怪當時國人並不盛行單車旅遊
我會被當作是外國人也是難免的啦

很不巧地天空開始飄起小雨
騎到了長春祠後就折返了
之後天氣又轉好
就往花蓮市騎去
當晚投宿在花蓮國軍英雄館


蘇花公路旁留影



東澳隧道口留影


蘇花公路遇到太平洋



蘇花公路南澳段留影



蘇花公路旁留影




蘇花公路清水斷崖旁留影



太魯閣東西橫貫公路牌坊前留影



東西橫貫公路長春祠前留影



東西橫貫公路留影



東西橫貫公路留影



東西橫貫公路留影


第三天 花蓮至台東

早上是被震耳的噴射機聲給吵醒
因為去年和同學機車環島時
花蓮往台東騎的是台十一線臨海公路
這次我就選騎花東縱谷的台九線道路
時值夏季整路艷陽高照
當時政府剛開放民間加油站的設立
正好沿路新設的加油站
就成了我的臨時休息站
每當在加油站休息完再出發前
一定都會在水龍頭前把全身淋個濕透
不過騎了沒多久之後
整個人又被火熱的太陽給烤乾了
天黑前抵達台東市區
在當時的台東市火車站前
找了間"中泰賓館"投宿


花蓮國軍英雄館門口留影



壽豐鄉精鍾商專(現已改名為台灣觀光學院)門口精鍾石留影



台九線公路沿線留影



台九線公路瑞穗車站留影



台九線公路沿線留影



台九線公路北回歸線地標留影



台九線公路富里沿線留影



台九線公路池上加油站前留影



第四天 台東至高雄

台東一路往南
會經過知本、太麻里、大武
然後來到南迴公路
後來發覺這段公路竟然比
蘇花公路還要難騎
路上竟然看得到蝴蝶都能飛刷過我
努力地爬完坡就會抵達制高點壽卡
自此開始可以一路下坡
騎往台灣海峽了
到了楓港後就一路北上
途中故意繞經過林邊鎮上
拜訪同樣是放假返家的軍校同學
當然這舉動宣示的意味濃厚
到時候就有人為我的單車環島作證了
最後來到了高雄的鳳山
也是找了個同班同學
當晚就借住了他家


太麻里加油站



南迴公路沿線留影




南迴公路至高點壽卡



楓港的台一線與台九線省道終點處



楓港留影


第五天 高雄至台中

高雄一大早出發
同學先請我吃了頓早餐
並為我帶路接上了台一線省道
自此告別同學後就往台南去
西部地區騎起車來
不若東部自在愜意
得時時提防繁雜的交通來車
有時進入市區道路
多少會因為小迷路而多繞路
記得進入台中市區後
想要再接往台一線省道
又得苦騎中港路的爬坡
才能到達台中的臨海鄉鎮
沒想到天黑了才到達沙鹿鎮
隨即找了間旅館休息投宿



嘉義水上北回歸線地標留影



雲林西螺大橋留影


第六天 台中至台北

印象中的台一線省道
因為是貫穿台灣西部各縣市
應該都是平緩好騎
只是有些路段臨海逆風
再加上未預期的爬坡
還是騎得有些辛苦
不過最費神的還是繁雜的車流

五天以來都算是順利安全的騎乘
沒想到最後一天還是遇上破胎
大約下午兩店左右
騎至新竹某國中前
發現後輪扁掉沒了氣
就把單車牽到一個公車候車亭
開始進行換內胎的作業
當天正好學校期末考早放學
沒想到就出現一堆學生圍觀
還好沒有十分鐘功夫就搞定離開了

在台灣西部騎車的印象似乎千篇一律
都是不斷地穿梭在各市區街道
最後努力北上拚完台一線省道
就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台北的家
看著CATEYE碼錶上的累積里程~1058KM

後記

這趟單車旅行騎完之後
真的感覺非常辛苦
還發誓再也不會騎第二遍

綜觀這趟的單車配備而言
不算輕的鋼管車
前變速是52-42大盤
後變速是配上六速飛輪
最輕齒竟然是22
也難怪騎完之後會苦不堪言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
還真佩服自己有體力毅力和腿力
或許也因為是年輕的緣故吧

當年單車環島時的台灣
路上幾乎看不到甚麼便利商店
反倒是加油站才是我的休息補給站
而GPS那時還只是軍事用途
導航仍得用紙本地圖看路
還好路上的指標都還算清楚
沿路記錄照相用的還是底片相機
不像現在數位相機
可以一路拍個數千張再慢慢挑
現下的手機不但方便聯繫還能導航照相
而當時的通訊聯繫只有靠公共電話

騎完了這趟單車環島才知道
原來當年的胡榮華環球單車行
旅途是多麼的克難與辛苦
不過要是有人要找我再環島一次
只要別讓我再騎這鋼管車
或許環遊世界我都願意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