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業了。

這慘案發生時間距離我的生日還有五天,距離農曆年還有四十天,於是,叔 想要放逐一下,叔 想要去彰化找座山來清淨清淨,那麼,靜山是最好的去處。

叔原本打算用邊走邊玩的方式去彰化,想坐火車停靠幾個鄉鎮徒步走一走,一個朋友叫阿超的,約我出來聊聊,給了我那麼一個意見,

他說"你怎麼不騎車去呢?", 欸~這倒是給叔一個新的想法,可是叔沒車,以前騎車也沒超過基隆河,這彰化可是要兩百公里遠耶!

阿超說:"跑步一小時都能十公里了,騎車少說一小時20公里,你一天騎個十個小時就能到了,何況你還有兩天的時間呢!",

這話有道理,聽起來是那麼合乎邏輯,可是叔沒車耶,臨時去那借啊!

阿超又說了: "騎Ubike阿,Ubike一小時十塊錢,你家樓下就有得借,一天不過240元,你騎個兩天不過480元,聽說彰化也有Ubike, 騎去那裡還可還車呢!" ,

嘖嘖嘖,這個阿超真是了得,從小數學好,腦筋靈活,這聽起來是個美好的辦法。



雖然邏輯都通了,但叔沒經驗,還是擔心破胎了怎麼辦?騎不動怎麼辦? 邊考慮邊走回家,

回到了家,老爸坐在客廳看電視,我跟爸說:"我想騎車去彰化",爸爸聽了後滔滔不絕講他年輕時騎車的豐功偉業。

為了讓老爹轉移話題,我隨便在youtube放了一部大陸電影給老爸看;

這下熱血了,這部電影居然正好講騎車的故事,還是騎車上拉薩,這下鼓舞了叔騎車到彰化的鬥志!







拉薩都能騎了!彰化算啥!

清晨五點半,天有點冷,叔穿上了保暖衣,套上了在世界盃時買的運動襪。






走到公園旁UBike租車處,叔挑了一台snoopy的新車,先來幾張出發前的照片。





(AM6:20 汐止建成路)

叔沒車褲,聽說車騎久了跨下會磨破皮,昨晚那部電影教了一個小技巧,羞死了,要去超商買衛生棉來墊一下;

好吧,為了叔的屁股,只好臉皮厚一點了,超商的衛生棉款式還真多,叔挑了一款日本最長超熟睡,羞~

第一次用,屁股鼓鼓的,根本沒有好自在這回事。





出發了~~




(AM 6:30 汐止建成路)

騎經了汐止南港的大橋,與機車爭道,把叔嚇出了一身汗,機車道非常狹小,不時有瘋狂騎士從旁呼嘯而過。




(AM7:00 南港路)

從南港切到基隆河單車步道,發現了一個LOVE大字,於是叔來個愛的合影。




(AM 7:40 內湖河濱單車步道)

再往前不遠,圓山飯店就在眼前了,叔微微的一笑,想起媽最喜歡的黃梅調~圓山含笑~(是這樣唱嗎?)。




(AM 8:30大直河濱單車步道)

走過了大直,叔選擇了比較平坦的關渡八里的路線,雖然路途遠了些,但至少不用直接從林口爬山上去,叔會腿軟。

到了關渡宮前,口渴了,買瓶礦泉水順便跟婆婆問個路。




(AM9:20 關渡廟前的雜貨店)



婆婆向右一指,來到了關渡單車道,那邊再騎過去就到了關渡大橋。



(AM9:30 關渡單車道)

這兒有個八里的地標,小U去跟它合照一張,感覺小U玩得頗開心。





(AM10:20 八里)

過了十三行進了八里街上,此時叔的肚子咕魯咕魯的,前方有家永和豆漿,於是聞香下馬點了個永和米漿跟飯糰充飢一下。

店裡賣豆漿的姊妹花看我騎小U來,好奇的問了"這不是台北市才有嗎?",我回答"錯,新北市也有,這可是叔我從汐止騎來的",

此時,姊妹花聞之莫不互看一眼露出佩服的表情說著"好厲害喔!",驕傲的叔俏皮的說"要不,我騎回來的時候,再借你們騎到台北"(叔自以為是很幽默),

逗得姊妹花心花怒放。





(AM10:30 八里永和豆漿)

接著繼續往南走,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那邊是藍色公路,此時的日頭開始毒辣了起來。




(AM11:30 林口藍色公路)

沿路一整排的風車,發出了嗡嗡的響聲,叔選了最筆直的一支跟小U來個合影。




(PM12:00 大園風車)

再騎下去就是竹圍漁港,這個小漁村遊客不多,街上的小狗很自在,小U開始很習慣要在各個景點當我的MODEL。




(PM13:00 竹圍漁港)

經過了一路上的迷路問路迷路問路終於來到永安漁港了,原本我設定五個小時要到這裡,沒想到騎到這裡已經花了八個小時,若照這個速度來看,當天我根本到不了台中,

但我似乎喪心病狂了,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跟信心,居然相信我當天晚上八點前能騎到台中,直到我接了一通簡訊打醒了我.........



(PM14:20 永安漁港)

簡訊的意思是"先生,你該還車了,再不還 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車還是我的車"(跟娶老婆有點像)!





腰瘦骨,Ubike公司來簡訊關心叔為何沒還車,原來這計費是累進制的,再接下來的每個小時都是以80元/小時計算,

算一算一天騎下來要好幾千啊!嚇壞叔了,此時心裡著急,該怎麼趕快還車呢?

於是叔走進超商,問櫃檯小妹:"這附近有沒有火車站呢?",

小妹說:"有阿,富岡車站",太好了,這簡直是荒漠甘泉嘛!

結果,小妹又補充一句"很遠喔,十公里",住台北市的人,有時後很難理解坐個火車或捷運,需要走十公里的感覺。

然而,叔已經快騎一百公里了,聽到十公里也不算什麼,於是我回答:"很近很近,我有車",

小七的小妹跟店長看了一下小U,露出靦腆的笑容,心想"嘿嘿,騎死你"。

此時心裡有還車的壓力,沒想到同時颳起了強風,叔拼命的踩發現還是在原地踏步,邁可在世的話,一定會佩服叔的這招月球騎車,八成會跪下來叫我一聲師父。

"只能用牽的",就這樣牽牽推推跑跑終於到了富岡老街,此時除了腿軟外,肚子飢餓難耐,眼前一家蔥油餅車,飄來陣陣香味,"老闆,蔥油餅一份",

老闆看到一個滿臉都是灰土,頭髮散亂卻很有型的中年人牽著小U,露出微微的笑容說:"這台不是台北才有,這台很重吼",此時我差點標出眼淚,

"他鄉遇知己啊!"

一路上的辛酸化做淚水和著蔥油餅一塊兒吞了下去,

叔心想,到底我騎車是為了什麼阿!?我到底是哪個環節錯了阿!?




(PM 15:40 富岡蔥油餅車)

車慢慢的牽到車站,雙腳已經發軟,再怎麼疲憊,也要幫小U來一張(我發覺我根本是陪小U出來玩的),遠遠的,鎮上每一個人都露出詭異的笑容,

是那種好像沒有在注意你,卻一直露出笑容的詭異氣氛。

把車牽到車站裡邊,

終於有個旅客忍不住開口問了:"你怎麼把車改得很像Ubike?"

我閉上了眼,深吸一口氣說"它就是Ubike!",

周圍的人似乎都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此時,我撥了電話給阿超,"嘟嘟嘟,你所撥的電話將轉入語音信箱.......",

我發現,人的第六感有時候很準,尤其是當你快碰到危險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把電話轉入語音信箱。




(PM 16:50 月台的夕陽)

回到了台北,還了車,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這次的費用590元,足夠我來回台中了!




[後記]

隔天叔又坐火車下去彰化,並在FB 打卡 PO了這張。嘿嘿,很多人以為我真的騎到彰化了!




騎Ubike到彰化,小case. — 在彰化市成功社區活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