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最新資料片《德拉諾之霸》推出至今兩個月,許多在本次改版登場的系統和遊戲內容,讓不少老玩家重燃初衷樂趣。資料片推出前,Randal曾整理過一篇《魔獸爭霸》宇宙中和「德拉諾」這個星球相關的許多故事,如今不少玩家也親身踏遍6.0這個穿越時空的德拉諾大地,今昔交錯之下又有不少值得一探的有趣之處!本篇且和Randal的腳步一起,再探新舊「德拉諾」大地上的古今趣聞。


※※ 本文內含一定程度劇透,請斟酌閱讀 ※※
雖然經過兩個月時間相信多數玩家已經把想看的核心劇情都體驗過了,不過還是提醒一下,真的完全不想被爆雷的朋友,本篇會談論不少現在與過去的故事,請斟酌是否閱讀。



◎搞懂《德拉諾之霸》故事時間線

在牽扯到時間穿梭的科幻性作品中,有一個名詞常常被提到,那就是「時間悖論」。這是一種基於「時間是線性流動」這個假說出現的推想,大致上就是指「如果你穿越時間殺死了自己的祖先,那你自身的存在也會被抹殺」這個現象矛盾。

在Blizzard官方公開《德拉諾之霸》將會引領玩家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德拉諾」世界後,許多玩家就開始猜測故事的時間線將會怎麼進行安排。畢竟雖然穿梭時空的橋段,以往透過時光之穴也玩了不少次…但都是短短的單一事件,而且目的是「導正歷史」,所以劇情大致可以不必考慮時間悖論的問題。


來到6.0,這次的時間穿梭一口氣可是玩了「整張」資料片!究竟這張資料片的出現,和過去的《魔獸世界》故事線之間會怎麼進行時間線的銜接?我們回到過去的作為是否會對原本發生在之後那些事帶來影響?「35年前的德拉諾」還會接上2.0登場的「外域」嗎?


在《德拉諾之霸》正式推出,大家體驗過劇情之後,這些疑問也的解答也明朗化。從本次劇情的演出可以發現,Blizzard在處理這張資料片劇情上,是採用「平行時空」的概念去解決的。從《德拉諾之霸》可以看出,《魔獸世界》的時間設定並不是「單一線性」,而是「多線並行」的概念。卡爾洛斯.地獄吼穿越來到,組成「鋼鐵部落」的這個德拉諾,與原本艾澤拉斯時間線中的德拉諾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平行時空,僅僅透過「黑暗之門」互通。


用說的實在有點混亂,Randal把前篇也提過的德拉諾大事,加上《德拉諾之霸》上線以後的時間點,整理成以下的時間線圖,讓大家能更直覺的瞭解故事發生的先後:

點開可以看到完整大圖!這張圖只把事件的先後概念排序出來,沒有很精確的計算年份,只是讓大家對故事先後有個概念,A宇宙和B宇宙之間的時間並不是上下對應的。

關於在《德拉諾之霸》前,那些發生過與德拉諾相關的故事,可以參考小編之前的文章:
【遊戲漫談】一篇文瞭解「德拉諾」始末 《魔獸世界》講古趣

簡單的說,或許是因為卡爾洛斯的到來而打亂了時間流動,在獸人拒絕喝下惡魔之血的「B宇宙」中,發生的一切其實都與我們一直以來冒險的「A宇宙」是獨立開的…直到卡爾洛斯建造了黑暗之門將兩個宇宙連通為止。


和Randal同世代、熟悉《七龍珠》劇情的朋友可以這樣理解:
我們都是從未來穿越到過去阻止西魯(卡爾洛斯)亂搞的特南克斯,而即使阻止成功,回到我們自己的世界後仍然會是那個原本的世界。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整個《德拉諾之霸》中我們大肆殺戮掠奪…不對,對抗強敵爭取榮譽的舞台,就是這個B宇宙35年前的「德拉諾」,而原本A宇宙那個因為耐祖奧大量亂開門被撕毀的「外域」和現在這個德拉諾就是兩不相干的地方了。不過雖然未來已經分岐開來,「外域」與我們這兩個月探索的「德拉諾」畢竟出自同源,對當年曾經探索過外域的老冒險者來說,德拉諾根本是個挖也挖不完的彩蛋寶庫!


這個「挖不完」絕對不只是誇示或玩笑,Randal從改版至今跑了6隻角色到100級,還在持續發現新東西。所以本篇將和大家分享的,是一些比較有趣的今古人、事、地、物對照整理!


◎今昔的相同與不同,從「外域」回看「德拉諾」

這張資料片中,我們探索的是「故事時間點35年前」的德拉諾世界。35年前到底多久之前?差不多比《魔獸爭霸》初代發生更早一點。而以地形角度來看,分野「外域」與「德拉諾」最重要的大事件則是在《魔獸爭霸2:黑暗之門》中發生的那件事:獸人薩滿耐祖奧在德拉諾大量開啟黑暗之門,造成大地破碎。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耐祖奧何許人也,後面聊人物的段落我們再來細說。總之因為大量黑暗之門的影響,德拉諾大地被嚴重的斯扯破碎,讓當年追擊獸人部隊穿過黑暗之門的聯盟遠征隊成員判斷必須把門關上,以免波及到艾澤拉斯。所以「聖騎士圖拉揚」、「高等精靈遊俠艾蘭里亞」、「大法師卡德加」等人從那一端關閉黑暗之門,直到《燃燒的遠征》才再次與艾澤拉斯聯繫上。


《燃燒的遠征》我們主要進行冒險的地方就是破碎後的德拉諾「外域」,因為受到虛空能量斯扯,外域整個就是一片殘骸的感覺,往天上看到處有飄在虛空中的碎石、區域與區域間也有被扭曲虛空隔開的巨大裂隙。對當年曾在外域打混過的老玩家們來說,探索6.0「德拉諾」時一邊找尋「外域」的影子絕對是一大樂趣!


▽ 地獄火半島 → 塔南森林 ▽
作為黑暗之門建造座落之地,外域時代我們第一個踏足的區域就是「地獄火半島」,這片紅色荒涼的大地上充滿魔獄獸人與惡魔,在此部落以「索爾瑪」作為據點、聯盟則堅守「榮譽堡」在外域中站穩腳步。


地獄火半島正中間聳立的地獄火壁壘中,有幾個老玩家熟悉的5人副本「地獄火壁壘」、「血熔爐」、「破碎大廳」與團隊副本「瑪瑟里頓的巢穴」,其中「破碎大廳」的最後頭目,魔獄獸人領袖「大酋長卡加斯」,與這次戲份不少的「卡加斯.刃拳」正是同一個人。


時間倒回破碎之前,原本的地獄火半島赫然是名為「塔南森林」的場所。塔南森林在6.0中還沒有開放,預計將會是6.1改版後讓玩家前往探索的區域。在《德拉諾之霸》的序幕故事,與卡德加前往摧毀黑暗之門的故事中,我們會一度踏足塔南森林中黑暗之門的周遭,途中感受到的蒼翠與地獄火半島如烈焰焚燒過的荒涼截然不同。



▼今昔交錯重點人物:

○葛羅瑪許.地獄吼
對《魔獸爭霸》故事有涉獵的玩家,最耳熟能詳的名字裡面一定有一個就是「葛羅瑪許.地獄吼」。這個戰歌氏族的酋長是最勇猛善戰的獸人之一,也是率先喝下惡魔之血接受惡魔力量的獸人。從這層意義上來看,葛羅瑪許正是間接讓整個獸人種族遭到腐化的罪人。被留在卡拉達爾的卡爾洛斯.地獄吼,曾經因此視父親為恥而意志消沉,直到索爾在《燃燒的遠征》時來到外域尋親,並以葛羅瑪許後來以性命擊殺瑪洛諾斯的英勇事蹟激勵他。


在《魔獸爭霸3》的獸人戰役中,與索爾相遇加入新生部落的葛羅瑪許在梣谷負責為部落收集木材。因為處處受到保護森林的半神塞納留斯阻撓,葛羅瑪許竟再度受到誘惑喝下惡魔之血一度轉化為魔獄獸人,以狂暴之力殺死了塞納留斯。對此葛羅瑪許遭受視為兄弟的索爾嚴厲譴責,感到後悔,為了雪恥葛羅瑪許與索爾兩人前往冥火嶺挑戰腐化獸人的惡魔,深淵領主瑪諾洛斯。最終葛羅瑪許付出生命的代價,將獸人從詛咒中解放。


從這些事蹟可以看出,即使經過歲月與諸多經歷的洗禮,葛羅瑪許仍然難掩他急進的個性。時間回到35年前的德拉諾,這次拒絕喝下惡魔之血的葛羅瑪許在獲得卡爾洛斯提供的「鋼鐵」力量後,會以自身意志開始侵略行為實在不能算是意外。當然背後一定也還有卡爾洛斯的鼓吹與操弄在。


在5.0卡爾洛斯擔綱最終副本頭目之後,這次最終頭目的棒子十之八九是交給老爸了…年輕版的。



○卡加斯.刃拳
卡加斯.刃拳所屬的破碎之手氏族,是由一群逃離奴隸鬥士悲慘生涯的獸人所組成,他們的共同點是斬斷自己的手以逃離囚禁,並在斷肢上接上刀刃。原本的世界故事線中,在大酋長奧格林.末日鎚敗給人類後,卡加斯.刃拳與殘餘獸人支持耐祖奧開啟新黑暗之門前往新天地的計畫…卻換來殘留在破碎外域的下場。《燃燒的遠征》中我們踏上外域土地時,卡加斯與一群獸人已經墮落為魔獄獸人盤據地獄火堡壘。


在6.0中登場的卡加斯.刃拳依舊有著他招牌的刀刃之手,加入鋼鐵部落的卡加斯對競技場戰鬥相當執著與狂熱,序幕中的登場、在阿拉卡山的登場,以及最終在團隊副本「天鎚」登場時,場景都是「競技場」。


作為團隊副本「天鎚」中玩家面對的第一個頭目…


卡加斯被打倒時唸著的台詞「這就…一百個了…」。除了呼應序幕中他大喊卡德加還欠他一個人沒打倒的劇情,同時也呼應了他作為巨魔奴隸鬥士時曾經相信那個「打倒一百個敵人就能獲得自由」的謊言。用這句話為自己的人生畫下句點,說不定表示卡加斯在死亡來臨時才真正感受到自由。



○古爾丹
作為整個《魔獸世界》歷史上最代表性的術士,也是最與「邪惡」比肩的獸人,歷史上的古爾丹留下的總是各種背叛、欺瞞與討好惡魔的事蹟。二次戰爭中,古爾丹為了個人的目的把部隊抽離戰場,直接性的造成了奧格林.末日鎚領導的戰局陷入困境…而這個「個人目的」,貪求薩格拉斯遺留在艾澤拉斯的力量,卻讓古爾丹迎來死亡劫數。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我們熟悉的夜精靈惡魔獵人伊利丹取得的惡魔力量,就是來自這名邪惡獸人術士死後留下的顱骨。也就是黑暗神廟最終我們面對伊利丹時,他拿在手上凝視的東西。這某種意義也是《魔獸世界》過往古爾丹唯一的直接登場…只有頭的。


在卡爾洛斯改變時間線之後,古爾丹誘騙獸人喝下惡魔之血的行徑被阻撓,本人與兩名暗影議會的手下,泰朗.戈爾及雙頭巨魔丘加利,還被鋼鐵部落束縛起來提供黑暗之門能量。


玩家跟隨卡德加前往阻止鋼鐵部落利用黑暗之門進攻艾澤拉斯時,半不得已之下釋放了古爾丹重獲自由。這名野心家雖然沒有成功讓獸人墮落為燃燒軍團的爪牙,在這之後仍然進行各種邪惡計畫企圖散佈惡魔的力量。在《德拉諾之霸》的冒險中,我們將多此與古爾丹和他的手下交鋒…想必之後也會作為團隊副本頭目登場。


另外去年Blizzcon上,導演也公開了在2016年即將上映的《魔獸世界》真人電影中飾演古爾丹的演員,這名演員就是…吳彥祖。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破壞者」凱利丹
2.0時5人副本「血熔爐」的頭目「破壞者」凱利丹原本是影月氏族耐祖奧的手下,被留在外域的他墮落為魔獄獸人並聽命伊利丹,將被伊利丹推翻的深淵領主瑪瑟里頓囚禁在地獄火堡壘下。


6.0時間點仍然在耐祖奧旗下的凱利丹是每個玩家進入德拉諾都會輾過去的一個任務目標,就在序幕故事中耐祖奧登場嘗試活埋遠征隊前…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注意到我們2.0時其實打過他不少次。



▽ 贊格沼澤 → 贊格海 ▽
2.0時照著任務線前進,地獄火半島之後會來到的下一個區域是幽暗的「贊格沼澤」,這裡充斥著各種沼澤生物,與盤據水域的「納迦」。在贊格沼澤我們也會遇到那些當初沒有跟著預言者費倫逃離德拉諾的德萊尼「破碎者」。協助遠征到此的賽納里奧議會維護自然,並對抗納迦勢力是贊格沼澤的行動核心。


倒回外域破碎之前的贊格沼澤…赫然是…一片海(突然有點想唱《手放開》)!


贊格沼澤所在的區域,於6.0的德拉諾大陸中並不是一個可探索的場所,而是夾在「霜火峰」與「納葛蘭」中間的一道海峽。推想在破碎成外域的過程中海水退去、才形成了後來的沼澤區。


潛下贊格海,會發現那些參天聳立在贊格沼澤的巨大真菌,還是海底時就已經存在了。


細心的玩家或許有注意到,2.0贊格沼澤中的「昂布拉凡湖」在6.0的「影月谷」有個同名區域「昂布拉凡」,這或許意謂著地形破碎後影月谷有部份地域漂流到遙遠的另一側成為贊格沼澤的一部分。而聯盟玩家在昂布拉凡經歷的任務,也間接說明了外域中孢子生物之所以狂亂蔓延的理由來自德萊尼文明的能量共振影響。



▽ 泰洛卡森林 → 塔拉多爾、阿拉卡山 ▽
在2.0外域中的泰洛卡森林,大致有幾個鮮明的印象點…撒塔斯城、奧齊頓廢墟,與散落各地的鳥人種族「阿拉卡」。在6.0的德拉諾,泰洛卡森林對應的場所製作成兩大探索區,北邊的「塔拉多爾」與南邊的「阿拉卡山」。這裡可以說是前後對照起來,歷史沿革感最為鮮明的部份。


撒塔斯城與奧齊頓兩者都是德萊尼在德拉諾上建立的文明重鎮,撒塔斯是最大的德萊尼城市、而奧齊頓則是德萊尼們的神聖陵墓。在2.0的外域中,因惡魔腐化獸人血洗的撒塔斯城,在聖光生物那魯到來後收復成為聯盟與部落遠征勇士的據點。


在外域撒塔斯城的中央,可以看到那魯領袖阿達歐,與當時仍在外域的大法師卡德加。6.0官方為卡德加製作的新模組,也套用回外域撒塔斯城的卡德加身上。


來到6.0德拉諾,時間點上正是撒塔斯城失陷的當下…不同的是這次血洗撒塔斯的不是惡魔支配下的獸人,而是得到力量後以自身意志進行侵略的鋼鐵部落。玩家參與的塔拉多爾任務「撒塔斯之戰」中,我們將遭遇鋼鐵部落的霸主之一,黑石氏族酋長「黑手」。


德萊尼的神聖墓所奧齊頓在2.0的外域中已經形同一片廢墟,被四大勢力盤據成四個5人副本。北邊的「法力墓穴」中有來自異星的商人種族「伊斯利」,也就是玩家暱稱的繃帶人。


西邊的塞斯克大廳中有一支阿拉卡人佔據,領導者為自稱「鷹王」轉世的「鷹王伊奇斯」。東邊的奧奇奈地穴盤據著一群因為痛失至愛族人而陷入瘋狂的德萊尼人,最終領導他們的是德萊尼中「死者的代言人」瑪拉達爾主教。在6.0故事將時間點拉回35年前後,玩家將會與仍然是主教的瑪拉達爾有相當多的交流。


南邊的暗影迷宮則隱藏著一支暗影議會成員,他們嘗試透過德萊尼靈魂獲取力量,並打算支配強大的音之元素「莫爾墨」作為武器。莫爾墨失控流洩而出的力量正是將奧齊頓化為廢墟的元兇。


在6.0塔拉多爾奧齊頓西邊某處,可以找到剛被暗影議會召喚出來的小莫爾墨。


在6.0區域塔拉多爾南邊,奧齊頓還處於完好的狀況,玩家冒險至此時會協助當時仍未陷入瘋狂的瑪拉達爾主教阻擋暗影議會侵入奧齊頓中。任務線的最後則將引導我們進入這次的最新5人副本「奧齊頓」,肅清德萊尼中的背叛者,並阻止「泰朗.戈爾」得到德萊尼先祖靈魂的力量。


在奧齊頓東邊我們也會開始遇到一些阿拉卡流亡者,接觸到那些外域時我們不甚瞭解的阿拉卡故事,不過更多更主要與阿拉卡一族有關的故事則要到6.0下一個區域「阿拉卡山」的任務線中講述。


在阿拉卡山的任務線中,玩家可以瞭解不少關於阿拉卡這個種族原本的模樣、墮入暗影成為魔爪祭司的理由,以及傳奇英雄「鷹王泰洛克」的英勇事蹟。透過協助阿拉卡流亡者,我們也會得到泰洛克的支援力量去對抗在此侵略的鋼鐵部落,刃拳領導的破碎之手氏族。


從地形上來看,其實我們會發現阿拉卡山加上塔拉多爾比2.0外域時的泰洛卡森林要大上相當多,主要多出來的部份是南邊阿拉卡山的區域,由此推測在破碎為外域的過程中,原阿拉卡山的位置南方失散了不少土地。而在6.0德拉諾絕大多數集中在塔拉多爾與阿拉卡山的阿拉卡族人,在外域時則有部份遷移到了劍刃山脈,應該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今昔交錯重點人物:

○瑪拉達爾主教
2.0僅以5人副本頭目身份登場的瑪拉達爾主教,在這次的故事中將能看到更多他的事蹟。


在序幕破壞黑暗之門的行動中,瑪拉達爾將與霜狼氏族薩滿德雷克塔爾一起被玩家從俘虜狀態中救出,之後影月谷、塔拉多爾等區域的任務中都有許多瑪拉達爾主教參與的故事。



○鷹王伊奇斯
2.0時5人副本「塞斯克大廳」的頭目鷹王伊奇斯,在本次敘述更完整的阿拉卡族故事中說明他「鷹王」稱號的原委。原來「鷹王」是屬於傳說中的阿拉卡領袖「泰洛克」的稱號,伊奇斯自認是泰洛克轉世而擅自使用這個稱號…被其他的阿拉卡視為「偽鷹王」。


2.0作為頭目時威脅十足的秘法爆破法術,在這時還沒修煉到家。



○黑手
黑石氏族的酋長黑手本身並沒有實際登場在《魔獸世界》過,但卻對整個故事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在第一次戰爭末期,正是當時身為大酋長的黑手派遣刺客殺死了被流放的杜洛坦夫婦,才讓後來的新生部落酋長索爾成為孤兒被人類撿走扶養成奴隸鬥士。而黑手這個行為也激怒了奧格林.末日鎚,被挑戰後在決鬥中殺死,奧格林也因此奪下大酋長之位。


《魔獸世界》老玩家比較熟悉的會是他的兒子「雷德.黑手」,在改版前的黑石塔上層副本中會面對到他。前夕事件鋼鐵戰線時,黑石塔上層重新製作推出,現在被仍然忠於卡爾洛斯的龍喉氏族進駐。


6.0《德拉諾之霸》在塔拉多爾「撒塔斯之戰」的劇情中,杜洛坦、奧格林與黑手這幾個充滿因緣的人物在不同的時空安排下見面對壘,不過這次擁有團隊副本Boss威能加成的黑手強度被翻了個好幾倍…



○奧格林.末日鎚
在原本世界時間線歷史中,奧格林.末日鎚是舉足輕重的獸人領袖。作為杜洛坦的好友,少數沒有喝下惡魔之血隨軍攻往艾澤拉斯的獸人之一,在挑戰黑手成為大酋長後驅逐了當時部落中的惡魔黑暗力量,在重要戰役中一對一與人類英雄安杜因.洛薩決鬥勝出,連戰之下敗給聖騎士圖拉揚,被俘虜自行逃脫後隱居起來。


發生在《魔獸爭霸3》之前,索爾解放獸人的行動中,奧格林與葛羅瑪許等老兵一起復出,協助索爾繼續解放獸人戰俘。在阿拉西高地的一個集中營奧格林受到偷襲重傷命危,臨死之前把陪他經歷大小戰役的黑色戰甲與武器末日鎚,連同獸人大酋長的位置一同交棒到索爾的手上。


對索爾以及新生部落而言,奧格林.末日鎚都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因此部落在卡林多建立據點時,索爾以「杜洛塔」之名將土地取名為「杜洛坦」…以「奧格林」之名將主城命名為「奧格瑪」。

6.0《德拉諾之霸》中登場的奧格林似乎丟掉了原本作為雷霆王氏族酋長這個設定,究竟要解釋成時空上的差異,還是Blizzard自己根本忘了,就只有開發者自己知道了。而在塔拉多爾撒塔斯之戰任務線才登場的奧格林,很刻意的用了索爾的舊模組改膚色去強調戰甲來自他這件事…


原本將聯盟部落視為入侵者加入鋼鐵部落的奧格林,最終還是無法坐視黑手屠殺無辜的德萊尼人而轉而反抗,與杜洛塔等人並肩對抗黑手時遭到擊殺。原本重要性屬一屬二的奧格林,在這個世界線卻這麼輕易領便當,令人有點難接受啊。



○泰朗.戈爾
這個人物登場時,一些對過去故事有概念的玩家一定都有個疑惑,泰朗.戈爾就是泰朗.血魔對吧?答案基本上是正確的,兩個泰朗的確是同一個人物…但是是不同的狀態。名為「泰朗.血魔」的死亡騎士,是古爾丹將死亡的獸人泰朗.戈爾靈魂植入暴風城騎士屍體後,創造出的黑暗戰士,也就是《魔獸爭霸2》獸人陣營的單位死亡騎士。


這些死亡騎士與後來因巫妖王天譴之力復生的死亡騎士基本是不一樣的存在,除了驅動復生的源頭力量有些差異以外,後來的死亡騎士內在是原本的靈魂。泰朗.血魔這些舊版(?)死亡騎士則多是利用人類屍體復生的獸人靈魂。

在2.0外域的黑暗神廟中,我們可以看到加入伊利丹陣營的泰朗.血魔作為一個Boss登場,身形很明顯是個人類男性的骨架。

這次登場在許多地方的泰朗.戈爾還擁有獸人的身體與生命,與效忠的古爾丹一同為燃燒軍團效力。5人副本「奧齊頓」中,泰朗.戈爾透過德萊尼叛徒的協助侵入,吸取德萊尼先祖靈魂的力量途中被玩家中斷打倒,但是沒有留下屍體,一整個還有戲份的節奏。



▽ 納葛蘭 → 納葛蘭 ▽
對,標題並沒有寫錯…2.0外域的區域納葛蘭,在6.0德拉諾中…也是納葛蘭。
不過兩個前後相隔35年的納葛蘭,地形、勢力配置上則有許多差異。2.0與6.0同樣存在比較鮮明的幾個地標,大致為東北的「元素王座」、東邊的「試煉競技場」與西南的歐夏剛。從這三個地方可以看出兩個地方確實都是「納葛蘭」。


兩個納葛蘭差別最大在哪呢?模組精細差很多!!呃…對啦,畢竟製作時間前後差了7年時間,技術一定進步不少。不過在景觀上最大的不同,則要抬頭看看!2.0外域場景中,納葛蘭算是受到破碎影響最少的,整體仍然一片蒼翠並有不少野生動物,不過天空的虛空色調,以及到處漂浮的散落大地碎塊,還是點明了這裡屬於遭遇破碎浩劫的世界。


來到6.0的德拉諾,少了破碎浩劫的洗禮,整個納葛蘭呈現一片生意盎然的景況。不過作為鋼鐵部落核心戰歌氏族的主場,有不少地方都在戰歌氏族的掌控之下。在6.0登場的巨魔陣營「天槌」,其根據地也是團隊副本之一的「天槌」也座落在納葛蘭西邊。


原本納葛蘭上的聯盟與部落據點,作為德萊尼城鎮的「泰拉」被鋼鐵部落血洗過,聯盟在6.0時的納葛蘭據點是泰拉一旁的「泰拉蕊哨站」。部落方的「卡拉達爾」,2.0外域時是由殘存在德拉諾沒有喝下惡魔之血的瑪格哈獸人在之後建立的,由於沒有被惡魔腐化的這個事件,當然也沒有卡拉達爾的存在。



▼今昔交錯重點人物:

○卡爾洛斯.地獄吼
這裡登場的卡爾洛斯.地獄吼呢…就是我們很熟悉的那位中二吼,從2.0被索爾激勵帶回部落後,3.0對薩魯法爾沒大沒小、4.0接手大酋長之位後戲一路走向中二之路,5.0終於沉迷於潘達利亞上的「煞」之力而成為聯盟與部落的公敵。關於卡爾洛斯走上歪路究竟是天性,還是時勢所逼,至今還有不少玩家在討論。


5.0最後被聯軍打倒並囚禁等待審判的卡爾洛斯,卻在青銅龍叛徒「凱洛茲塔斯」的協助下逃離,穿越回35年前的德拉諾世界。凱洛茲塔斯妄想利用卡爾洛斯去集結獸人力量,讓他從無窮無盡的時空中掌握無限大軍…然而一來到德拉諾,凱洛茲塔斯就死在卡爾洛斯手上。


卡爾洛斯究竟花許多心思讓鋼鐵部落成型,從這個時代的葛羅瑪許把戰歌氏族交給卡爾洛斯來看,他是相當受到信任與重用的。而卡爾洛斯究竟是怎麼把那些超越時代的軍火科技帶給鋼鐵部落在這次的故事中也有解答:顯然和卡爾洛斯一起來到這個時代的還有其他人,包含一些擁有技術的哥布林技師。

未來的卡爾洛斯跑回來亂搞一氣,那令人好奇的…這個世界的卡爾洛斯呢?答案是在這邊的世界中,葛羅瑪許的妻子已經亡故了,將不會有卡爾洛斯出生這個事實。

在納葛蘭的故事線中,卡爾洛斯也將迎來他波瀾人生的終幕,由索爾為他劃下人生的句點,在資料片上市前官方放出的劇情動畫中就包含了這段演出。卡爾洛斯在最終對決向索爾的怒吼,索爾不以為然,表示卡爾洛斯會走到這部完全是他自己的問題。


但事實究竟如何?在卡爾洛斯走向墮落的人生道路,索爾究竟要不要負上責任?就留給大家討論思索了。在納葛蘭迎來卡爾洛斯人生終幕的位置是「預言之石」,也就是後來外域卡拉達爾中主母吉雅所在的地方,對索爾與卡爾洛斯而言是因緣開始轉動的場所。


○赫米特.奈辛瓦里
2.0中和冒險者一起遠征到外域,在納葛蘭大肆狩獵的傳奇狩獵專家赫米特.奈辛瓦里,這次也出現在6.0德拉諾的納葛蘭中,而且這次是正式受邀來此狩獵。但是來到「赫米特的快樂狩獵場」,我們卻會看到這位傳說獵人只在一旁買醉不打獵。原來赫米特受邀來這裡獵殺的…是戰歌氏族的狼,以削弱戰歌氏族的戰力。


對此赫米特表示「這才不叫狩獵」,從他的最話中我們可以感受到濃濃的抱怨。



○「劍刃」蘭崔索
《魔獸世界》的歷史中出現過不少混血不同種族的角色,最知名的不外乎獸王「雷克薩」與傳奇刺客「迦羅娜」。不過曾經經歷過《燃燒的遠征》的朋友,或許對這名NPC也有點印象,在納葛蘭東南的燃刃廢墟中統領石拳巨魔的大劍師「劍刃」蘭崔索。2.0我們為卡拉達爾說服蘭崔索的石拳巨魔停戰,過程也揭露他是獸人與德萊尼混血而生。


在6.0的納葛蘭哈瓦洛村,我們會與被囚禁的蘭崔索相遇,明白他身上的獸人血統來自燃刃氏族。然而燃刃氏族卻不承認混血的蘭崔索,部落玩家在協助蘭崔索完成復仇後就能將他作為追隨者收入旗下。


但是作為大劍師卻綁定挖礦技能,常常被丟去常駐礦坑,一臉礦工命…



▽ 劍刃山脈 → 霜火峰、格古隆德 ▽
2.0外域時的劍刃山脈,是一片光禿荒涼、形勢險峻的山地,充斥劍刃山脈的主要是劍刃巨魔與入侵此處的惡魔部隊。在劍刃山脈我們會邂逅殘存的雷霆王氏族獸人,以及部落勇士獸王「雷克薩」所屬的摩克納薩爾部族。雷克薩回到劍刃山脈尋親的事件,也是《德拉諾之霸》登場前這位部落勇士傳說最終的足跡。


來到6.0的德拉諾,劍刃山脈對應的位置被製作成兩大區塊,一是同時有冰雪覆蓋與岩漿湧出,冰火共存的「霜火峰」,這裡正是拒絕加入鋼鐵部落的霜狼氏族所在,也是部落玩家踏足《德拉諾之霸》故事的起點。霜火峰南邊的「霜牆要塞」也就是部落玩家的要塞所在地。


6.0的德拉諾上,加入鋼鐵部落的雷霆王氏族與霜狼之間征戰不斷,互有死傷,部落玩家在霜火峰的故事線主要就分為攻下巨魔盤據的劍刃要塞、與排除雷霆王氏族威脅兩個部份。


對所有關心《魔獸世界》劇情的玩家來說,光是能與霜狼氏族面對面,看著索爾與他未曾謀面的父母、恩師年輕時代的交流互動,就非常值回票價了。


至於另一個區塊,蠻荒之地「格古隆德」是2.0劍刃山脈偏東側的部份,生意盎然,有著許多危險的原生生物居住的地域。相比霜火峰,格古隆德的地勢與氛圍確實比較容易看出後來的劍刃山脈的影子。


除了2.0中我們就瞭解其危險性的巨大生物「古羅」外,6.0的格古隆德還有大量植物種族「波塔尼」的存在,這些都是玩家在此冒險時將遭遇的阻礙。不過原本位於劍刃山脈東邊的摩克納薩爾村在6.0的德拉諾中,不管是霜火峰或格古隆德暫且都沒有看到登場痕跡。



▼今昔交錯重點人物:

○杜洛坦與德拉卡
杜洛塔,霜狼氏族的酋長,新生部落大酋長索爾的父親,在獸人中是非常穩健、睿智而胸襟寬廣的一個出色人物。原本的故事線中,在索爾出生不久杜洛坦與妻子德拉卡就雙雙被大酋長黑手派出的刺客殺死,留下索爾被人類撿走扶養長大,對於這對夫妻的故事我們只能從各種劇情文獻中瞭解。


部落玩家隨著先知德雷克塔爾來到霜火峰後,第一件事就是與霜狼氏族酋長杜洛坦會面,並取得建立要塞的土地。與素未謀面的父親見面讓索爾百感交集,不過他並沒有揭露自己是對方未來兒子的身份。以時間點來說,這時的索爾也還沒出生,當然在一切歷史都改變之後索爾…或者說獸人「高爾」是否還會出生都是未知之數。


杜洛坦與德拉卡兩人不只在整個霜火峰的故事線舉足輕重,之後在格古隆德、塔拉多爾等地都能看到他們活躍對抗鋼鐵部落的身影。某些休閒時光索爾與年輕時代父母的對談也相當有趣。


劇情推進到納葛蘭時,索爾的老婆阿格拉也沒法老實的繼續帶小孩,跑來戰場上助拳,雖然沒說破關係,阿格拉與德拉卡婆媳見面的場面還是很有意思。



○德雷克塔爾
作為霜狼氏族的先知薩滿,德雷克塔爾是索爾往奧特蘭克山脈尋根時教導他薩滿之道的啟蒙導師,在酋長杜洛坦已經不在的當時,霜狼氏族由德雷克塔爾所領導。玩家所參與在奧克蘭特山谷的戰役,率領霜狼一方的就是年邁的德雷克塔爾。


6.0回到35年前,我們在序幕故事中就會與瑪拉達爾主教一起拯救被囚禁的德雷克塔爾,當時這名薩滿就已經失去視力了。


在部落霜火峰最終戰役「雷霆隘口之戰」中,德雷克塔爾會有揶揄索爾這名薩滿總是用力量而不是靠腦袋作戰的話,一定是老師沒教好,超時空自婊。



○主母吉雅
2.0《燃燒的遠征》故事推進到納葛蘭時,最受矚目的部份就是索爾的尋根之旅,在這裡索爾會與他遷居卡拉達爾的祖母,杜洛坦的母親主母吉雅相遇。來到6.0雖然沒有給主母吉雅太顯著的戲份,在雷霆隘口之戰結束時的追隨者三選一內,赫然就有主母吉雅的身影。



○雷克薩
在新生部落建立階段貢獻良多的「獸王」雷克薩,《魔獸爭霸3:寒冰霸權》時以中立英雄之姿登場,因為對部落貢獻良多而被封為「部落的勇士」。原本的世界線中,雷克薩屬於摩克納薩爾這個由獸人與巨魔混血者組成的弱小氏族,抱著想為同胞在艾澤拉斯找個新家園的希望,雷克薩響應部落的號召而隨軍來到艾澤拉斯。但是這個想法被他的父親,族長李歐羅克斯強烈反對,雷克薩依然離開家園出征。在第二次戰爭獸人陣營挫敗、黑暗之門最後也被遠征隊破壞後,雷克薩失去回家的路,開始與野獸夥伴的流浪生活。


與新生部落相遇並提供許多助力之後,時間來到《燃燒的遠征》,黑暗之門再度開啟,對雷克薩來說那並不是另一趟征途,而是相隔14年終於開啟的歸鄉道路。在外域劍刃山脈的摩克納薩爾村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雷克薩回鄉尋親,以及與父親李歐羅克斯重遇的種種互動。這名充滿魅力的英雄角色,之後就像被遺忘一樣不再有其他新故事出現,持續留在家鄉中。


6.0《德拉諾之霸》故事中,對應劍刃山脈位置的霜火峰與格古隆德上,我們都找不到摩克納薩爾村落位置與氏族的痕跡,但是在格古隆德歷險時,年輕時的獸王雷克薩將會再次登場在玩家面前!


這時我第一個反應是…這到底是哪個時間線的雷克薩啊!?私心其實希望是原本大家熟悉的老雷克薩,但是從在格古隆德相遇時,雷克薩把玩家看成「陌生人」來看,這位是這個時間線中年輕版的雷克薩,與他相伴的拍擋野獸也不是巨熊米莎,取而代之是一隻巨大的烏鴉「妮莎」。


在原本的《魔獸世界》時間線中,雷克薩是曾和葛羅瑪許.地獄吼在二次戰爭尾聲並肩守禦黑暗之門的老兵,從35年前的狀態來看也已經成年而且相當有戰鬥力,推算一下原本的雷克薩少說也有個60歲或更多。不過《魔獸世界》宇宙中的獸人平均壽命比人類更長,所以對獸人而言的60、70歲還不算老邁。


在格古隆德根據建築路線可能會接觸到不少與雷克薩關聯的任務,滿級100後在影月谷「暗潮棲息地」也有雷克薩主導的要塞進攻任務,戲份相當多。


▽ 虛空風暴 → 消失的區域「法拉隆」 ▽
在2.0外域中,虛空風暴一看就是受到虛空力量斯扯影響最嚴重的地方,地表呈現奇怪的紫色,四處都有異常的能量流洩。加上血精靈王子凱爾薩斯搶下風暴要塞後在此進行許多惡質實驗,虛空風暴整個就是不適合居住的景況。


最初我一直以為6.0德拉諾位於東北的區域格古隆德就是後來的虛空風暴,翻閱相關資料後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對應虛空風暴的場所,其實是一個目前暫且被刪除的區域「法拉隆」,Blizzard曾一度公開包含這個區域的地圖…由於開發時間不足等理由暫時沒有加入遊戲中,或許未來會讓這塊土地的設定經由改版重出。


當然,還沒開放的區域現階段也還未明會有什麼故事在上頭。


▽ 影月谷 → 影月谷 ▽
又一個名字沒變的場所,不過相較納葛蘭前後兩個時代都綠意盎然,2.0的影月谷和6.0風情則截然不同。在2.0的外域大地上,影月谷是一片充滿黑暗惡魔能量與負面氛圍的陰鬱土地。


來到6.0德拉諾時玩家會驚訝的發現破碎前的影月谷竟然是如此靜謐優美的地方!


部落玩家在摧毀黑暗之門之後會跟隨霜狼氏族薩滿德雷克塔爾前往霜火峰,聯盟玩家則是與德萊尼的瑪拉達爾主教及德萊尼少女伊芮爾前往影月谷會見領袖「預言者費倫」。聯盟玩家尤其是德萊尼們,對預言者費倫這個聯盟領袖之一應該再熟悉不過了…但是這裡遇到的費倫與我們熟悉的那一位,概念上來說是不同人,是「B宇宙」的費倫。


影月谷同時也是影月氏族獸人居住之處,在酋長耐祖奧打破禁忌染指黑暗魔法、並加入鋼鐵部落後,影月氏族與此處的德萊尼針鋒相對。聯盟玩家的任務線將從協助德萊尼抵禦影月氏族與鋼鐵部落的威脅開始,同時一邊在「落月之地」建立起要塞,形成聯盟在德拉諾的行動中心。


影月谷呼應外域時代最代表性的建築,不用說正是座落於東方的「卡拉伯爾神廟」…也就是《燃燒的遠征》故事中被伊利丹所佔據的「黑暗神廟」!


2.0時曾經參與伊利丹討伐的老玩家們,如今能一窺黑暗神廟仍然是輝煌美麗的「卡拉伯爾神廟」時的繁榮景況。



▼今昔交錯重點人物:

○預言者費倫
作為聯盟種族德萊尼的領袖,預言者費倫完全是善良的化身,好人的代表…遊戲中最經典的事件大概是在團隊副本太陽之井高地最後,不計前嫌引導血精靈聖騎士真正接受聖光的大度。


在6.0德拉諾世界中我們遇到的這位費倫雖然看起來和原本世界那位一模一樣,但其實是35年前的版本…畢竟他活過比這長不知道幾倍的時間,長相沒變也是很合理的。作為預言者,這邊的費倫也只能預視到時間彷彿重疊在一起的異象,而沒有真正看透一切。


原先世界的費倫或許瞭解自己的前來會造成狀況更加混亂(或者故事作家覺得這樣太難寫…),沒有跟隨前來德拉諾的意思。這裡讓人有點好奇的是…代表聯盟前來6.0德拉諾的瑪銳德是為了彌補自己過去的遺憾及失誤,那這個世界沒有原本的瑪銳德在嗎?至少目前為止的劇情中還沒有加以說明。

現階段姑且就以青銅龍對時間線的說明:「不同時光線中並不會一草一木都完全相同」來解釋吧,事實上除此之外在許多細節上都和正史世界時間線出現了矛盾。這個世界的瑪銳德或許已經亡故,或一開始就不曾存在過也不一定。


○阿卡瑪主教
阿卡瑪主教何許人也?在AFK PL@YERS的機造趣味影片《浩劫與富翁》推出後,或許我們可以這樣介紹他:「我從陰影中到來~」在2.0外域世界中,因為惡魔能量腐化而成的德萊尼難民「破碎者」,當中有一個協助玩家抵抗伊利丹統治的重要人物,灰喉氏族族長「阿卡瑪」。


在6.0的德拉諾中,我們將會與還沒腐化為破碎者的阿卡瑪相遇!帥哥你誰啊!?還是普通德萊尼時的阿卡瑪真是儀表堂堂,惡魔力量果然害人不淺。


作為主教議會成員的五名主教之一,聯盟在影月谷尋求當地德萊尼助力的任務中,與阿卡瑪主教有著不少互動交流。在發現惡魔力量已經滲透腐化德來尼內部之前,穩健派的阿卡瑪是不贊成協助聯盟與鋼鐵部落及暗影議會主動開戰的。


雖然已經是分岐的不同世界線…這邊的阿卡瑪在某個拯救農夫的任務中為了彰顯信心與聖光的力量,拿起兩把鐮刀對抗影月氏族的攻擊。結束之後他認為這件事給他很大的啟示,決定留下鐮刀。


記得外域的阿卡瑪用什麼武器嗎?就是這兩把鐮刀啊!

對於平行時間線的故事中有一種解釋,說明雖然已經是分開的不同世界,但是有些同樣的事情總會在其他情境下仍然發生,這可以理解成不管是哪邊的阿卡瑪都曾經受過同樣的啟示。當然…初衷顯然是開發團隊想埋彩蛋在這。


○耐祖奧
影月氏族的族長耐祖奧在原本的故事線中也是個事蹟無數,地位重要的人物,因為這名老獸人薩滿正是引領阿薩斯墮落成死王騎士的第一代巫妖王!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燃燒軍團嘗試引誘獸人腐化墮落的過程中,第一個滲透的正是耐祖奧,在他發現有異打算背叛惡魔時…他的徒弟古爾丹卻搶先一步出賣自己的老師,取代他成為惡魔企圖的代行者。之後,古爾丹成功讓獸人喝下惡魔之血,揮軍進攻艾澤拉斯,發生了多次戰爭與後續的大小事件…

在這同時失勢的耐祖奧只是隱居在當時的德拉諾世界不問世事,直到第一個死亡騎士「泰朗.血魔」來訪,說服他開啟其他黑暗之門。之後在耐祖奧的計畫下,獸人精銳部隊再次往艾澤拉斯收集神器,耐祖奧開啟的無數黑暗之門將德拉諾撕碎成外域。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而進入其中一個傳送門的老薩滿卻發現自己被背叛的那個惡魔給抓住了,撕裂肉體留下靈魂,附上一副盔甲後在惡魔的支配下成為第一代的巫妖王,投向艾澤拉斯的北裂境以天譴瘟疫摧毀世界。剩下靈魂被囚禁的老薩滿沒有完全服從惡魔,而是暗自物色可用的身體,於是羅德隆王子聖騎士阿薩斯被一連串陰謀引導墮落成死亡騎士,最終與耐祖奧的靈魂合一成為《巫妖王之怒》中我們打倒的巫妖王。

(圖片引用自網路搜尋)

鏡頭轉換一下,我們來看6.0登場的耐祖奧,以時間點來說,耐祖奧已經被惡魔誘騙過又醒悟失勢,古爾丹成功掌權企圖令獸人喝下惡魔之血。但是這次的葛羅瑪許.地獄吼拒絕了惡魔力量的誘惑,當場殺死瑪諾洛斯並囚禁古爾丹,這些正是6.0開場動畫中敘述的事件。


鋼鐵部落侵略現代艾澤拉斯用的黑暗之門建成時,一度失勢的耐祖奧已經是站在鋼鐵部落一方的氏族領袖。


不過從聯盟玩家在影月谷的任務所見,以及5人副本「影月墓地」中耐祖奧正進行的事來看,他與鋼鐵部落的目的未必是完全相符的。


帶領影月加入鋼鐵部落,更多的成份是無奈,如果他沒有展現足夠強大的實力證明影月氏族在鋼鐵部落的價值…他的族人終究還是會一起被毀滅。這讓耐祖奧決定不擇手段,打破祖訓接觸「黑暗之星」來獲取更多更強的力量,為了氏族的生存。


而作為「影月墓地」的最終Boss,耐祖奧真的就這樣死透了嗎?也是玩家們討論與猜測的話題之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原本的世界線中耐祖奧受惡魔蠱惑是因為亡妻的幻象出現在夢中,逝去的先祖與親人之靈在獸人文化中非常重要,讓耐祖奧深信不疑。不過在6.0這個時空的德拉諾,耐祖奧的妻子「蘿坎」是仍然在生的,而且不認同氏族的行動而被流放,聯盟玩家在相當早期就能招募到蘿坎成為追隨者。



◎告一段落…暫時的

以地區為單位,我們回顧比較德拉諾古今景況同時,也聊了一遍登場人物中故事比較重點的人選。那麼故事說完了嗎?當然,離說完還差得很遠、很遠,就像開頭有提過的,這次的世界中有「挖不完」的彩蛋,每個彩蛋後面更是層層疊疊的大小故事。除了這些比較重點性的角色外,6.0的德拉諾之旅中我們也會遇到不少老玩家懷念異常或會心一笑的人物,像是納葛蘭我們就會遇到小時候的「曼寇里克」和他女朋友。小兄弟,結婚以後記得叫你老婆離野豬人遠一點。


《德拉諾之霸》是一張讓不少玩家感到重燃感動的資料片,除了許多新概念設計,像是要塞、寶藏之外,劇情演出上更為洗練精彩當然也功不可沒,本文探討重點兩個世界之間的呼應當然也是增添樂趣的一大要素。另外雖然比較見仁見智,我個人其實對於6.0版不開放飛行這點滿樂見的,讓整個遊戲節奏緩下來,增添欣賞場景與故事的餘裕,而不是讓玩家像蜜蜂一樣飛來飛去掃任務、搶資源,流於作業性。當然少了飛行確實也少了點方便性,我個人來說是願意捨棄「方便」而換取「樂趣」的。


不久後《德拉諾之霸》也將改版6.1,即將開放「塔南森林」區域的故事線、第二個團隊副本「黑石鑄造廠」讓我們面對強大的酋長黑手,目前還在暗影議會掌控下的傳奇刺客「迦羅娜」,也將會有專屬故事並成為追隨者,同樣是令人期待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