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The North Face 100 國際越野挑戰賽—台灣站」,於18日在新店碧潭正式展開,而這次The North Face特別邀請了日本的越野跑傳奇選手『鏑木毅』來台參賽,並且在正式比賽前夕,安排了鏑木毅與台灣頂尖的超馬選手陳彥博,與台灣媒體一同進行了場深入的訪談。現場兩位頂尖選手各自分享了許多越野跑的經驗,也談了許多關於推廣這項運動的個人看法!


關於鏑木毅
日本最著名的越野跑選手,現年47歲。2009年初,鏑木毅辭去公務員的工作,決心追求自己的夢想,成為一名職業越野跑運動員,開始到世界各地參加比賽。在世界許多賽事都獲得過不錯的名次,也是亞洲唯二獲得歐洲頂尖賽事「環勃朗峰越野跑耐力賽」The Ultra-Traildu Mont-Blanc(UTMB)前三名的越野跑者。另外,他創辦了媲美UTMB的「環富士山超級越野跑賽」Ultra Trail Mount Fuji (UTMF)。也是日本政府指定的「運動旅遊大使」。

關於陳彥博
臺灣極地超級馬拉松選手,是亞洲首位成功完成世界7大洲、8大站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並創下最年輕紀錄。2014成功征服玻利維亞高原6天分站賽,並奪下總冠軍。目前為台灣The North Face的年度代言人。


關於這次的訪問內容,就以Q&A的方式做呈現。

Q1.針對這次的比賽鏑木毅選手有做了哪些準備與賽前訓練?

其實目前四月在日本都還是比較寒冷的天氣,而且最近自己還有許多其它的工作,所以說實話身體還沒有訓練到達最好的狀況,訓練上其實也沒有達到最好的階段。因此希望藉由參加這次的比賽,去測試自己的身體目前在什麼樣的階段,等於算是今年的開始。也希望這次台灣的自然環境,可以帶給自己一個訓練、並提供我身體的疲累度,以到達訓練的成效!


Q2.這是鏑木毅選手第一次到台灣,那對於台灣的相關比賽,過去有沒有聽同好說過什麼相關的事情?

鏑木毅回答,曾經在國外的比賽時認識歐洲的朋友,他說過在台灣有個一百公里的比賽,當時才知道有這項賽事。自己當時最感興趣的部份,是因為台灣有很多的高山,像是玉山這種超過三千公尺,跟日本相比台灣有很多的高山,而我本身對於大自然還有山非常的感性趣,所以一直都知道台灣有這些大自然的景觀。而有這麼多的高山,越野跑這項運動一定很適合在台灣盛行與普及,這也是這次來之前最感興趣的事情。


Q3.鏑木毅選手在日本創辦了「環富士山超級越野跑賽」Ultra Trail Mount Fuji (UTMF),那你覺得在台灣能不能辦一場以玉山為主的越野賽事?

鏑木毅表示,因為這是第一次來到台灣目前還沒有去實際跑過,所以還沒辦法講得非常明確,但鏑木毅有聽說台灣有很多的路線可以做這項運動,所以環境應該是許可的,但還是要注意到土地所有權、環境的保育等項目,這些都是需要去克服的部份。所以其實不是很輕易就能夠舉辦類似UTMF這樣大規模的活動,不過如果參與的人口越來越多、市場越來越大的話,相信一定也能舉辦這樣大型的活動。

而對於台灣文化比較了解的陳彥博表示,越野跑在國外很早就行之有年,其實在台灣要舉辦這種山徑的比賽,會跟台灣的民俗風情有較大的衝突,因為在台灣有個較保守的觀念,就是長輩都會說「山不要爬、海邊不要去」。

所以有的時候在山上訓練的時候,會遇到保育員或是當地的山友,看到我們幾個在訓練的選手,都會喝令我們不要跑,因為很危險!可是我們想要帶給他們的觀念是,我們知道我們帶的裝備是齊全的,我們知道身體的極限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們也知道發生狀況時要怎麼樣自救還有處理。我自己跑過西班牙的山徑賽、巴西比賽,以及喜馬拉雅靠近尼波爾的大吉嶺,比較下來,台灣植被比較不同的是,在一千八百公尺以下都屬於闊葉林,所以生長的高度較高,所以在越野跑的時候比較無法看到選手的動向,這是在這個比賽中比較大的問題所在。


在國外的比賽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選手的動態以及移動,如果要救援的話也比較方便,也能很精準的掌握選手通過的時間點,台灣依然是可以發展這項運動,但需要考慮到的是,在人文風情還有國家的一些相關管理法規,因為不同的保育區都有不同的使用限制。如果台灣能推行大型的國際賽事,對台灣不僅是很大的幫助,也能讓更多國外運動的朋友來到台灣。

Q4.兩位選手覺得,越野跑這項運動在台灣是否能夠做到像在歐美這樣盛行?

鏑木毅提到,在日本舉辦UTMF這項運動時,讓它普及的過程中主要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在日本越野跑的選手很少會和海外的選手交流,也比較少積極的參加國際比賽,我從四十歲時投入這項運動後,就開始決定參加許多世界的比賽,並透過從國際比賽獲得名次,就能夠漸漸的帶來媒體的曝光,也透過媒體的力量讓更多人對於這個運動項目有更多的憧憬,甚至更多的了解。

另一個部份就是我自己一直希望可以舉辦可以跟國外比較的大型比賽,因為日本是個島國,所以需要向世界各地去發展,而不是都守著日本,所以希望透過UTMF在富士山這樣比較有指標性的地點舉辦,世界的選手也會來參加,也促成日本與國際的選手能有交流,也藉此提升兩邊的等級。


因為這項運動在日本也算比較新興的運動,像在日本也是有不少人認為跑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所以希望能再提升這項運動的健全度,希望能培養跑者遵守規範、並養成跑者的素養,而不是一直往商業的部份發展,這也是這項運動要普及下去會遇到的問題。

而陳彥博則覺得有個最重要需要去推廣的觀念,就是有太多人是用「Have Fun」的觀念來參加這些越野跑,以造成更多的垃圾,或是都停留在主要的動向上,因為越野跑的路段其實都很窄,有些參加者的目的都是邊跑邊拍照邊遊玩,可是這樣的觀念跟原本比賽的初衷不同,原本越野跑的出發點就是要讓跑者享受在大自然寧靜的當下,靠著身體力行的方式到達山頂或終點,不僅獲得了勇氣,也能離開都市的喧擾,重新了解大自然並獲得與它共處的力量,陳彥博覺得這才是越野跑要帶給大家的核心價值。


Q5.在日本有沒有什麼比賽要推薦給陳彥博去參加?

在日本有一個比賽名字叫做TJAR(Trans Japan Alps Race),這是一個限制只有三十個人參賽的比賽,比賽會從日本海出發,中間要穿越過三道山脈,最後抵達到太平洋,算是一場從海到海的賽事,比賽為期五天,也是一場相當受到日本媒體矚目的賽事。


Q6.去年跟今年有兩場比賽無法成行,陳彥博在心情上有何影響?

一開始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沒有辦法想像到說一個這樣的國際比賽,竟然會遇到這些事情而沒辦法比,但因為主辦單位也在乎選手的安全而取消,陳彥博自己確實很沮喪,因為自己準備了一整年,不斷的訓練、透過許多小比賽做累積,但一但比賽被取消後所有的訓練計畫又要重新做調整。但自己後來想一想,什麼事情都讓遇到了,也許在這些比賽中會遇到雪崩、也可能在沙漠中會遇到野生動物無法前進,人生中本來就有很多的意外,要如何迅速知道問題、解決問題,再回到頻率中前進,陳彥博覺得這個才是重要的,凡事用樂觀的心態看待!今年的七月、九月、十二月也都已經安排了比賽。


Q7.平常在訓練的時候,兩位的服裝與鞋子是如何選擇的?有沒有什麼樣的考量項目?

鏑木毅對於服裝的部份非常的注重,因為這項運動是要上山或是森林,日本的氣像狀況變化很大,在山中的氣候變化很快,所以一定要有防水功能,下雨的時候也不會淋濕到衣服內,而且還要有非常好的透氣功能,因為會流很多汗。另外日本的氣溫也稍微低一些,所以防寒的部份也需要考慮到。基本上帶最少又一定需要的東西,也是減輕裝備重量時要考量的,因為對鏑木毅來說「安全」是一切最重要的事情!一件衣服一定要具備防水還有排汗的功能,其實有許多路跑的人沒有這樣的觀念,但他們這樣要從一般路跑轉換到越野跑的話,沒有這樣的觀念其實是很危險的!

而在鞋子的部份也非常重要,因為在這項運動中鞋子就像是身體的一部份,所以越野跑時選擇的是輕量化的鞋款,而且跑的時候要能有帶著自己往前的力量,讓自己不用耗費太多力氣在前進上。


陳彥博也補充提到,台灣的空氣濕度較高,很多的選手跑到後來都發生了體溫降低的情況,而又沒有適度的補充會讓體溫下降的很快,如果身上穿的衣服排汗效果不夠,會讓體表的溫度下降更快,所以透氣度一定要注意。而在鞋子的部份也分成很多種類,像是有輕量耐磨又避震的競速越野鞋,但如果要跑更多的樹枝、距離更長的話我會選擇避震效果更好的鞋款。另外還有一種鞋是適合跑岩石的路面,鞋底會更硬,鞋底還有類似止滑鉚釘的功能,要針對比賽的類型選擇適合的鞋子。


Q8.明天是否有想好比賽的裝備了?

鏑木毅表示,鞋子的話確定是會穿目前腳上的這雙。(不過鏑木毅這款鞋是由日本的The North Face所推出的,台灣目前沒有上市喔!)


但服裝的部份會看明天的天氣再做出調整,如果沒意外的話就會穿目前身上的這一件。(衣服的部份為日本The North Face FLIGHT SERIES的防水外套。)


陳彥博提到因為自己參加的是接力組,距離比較短所以就是以輕便為主,但最重要的部份就是補給,因為跑山徑的時候與跑一般道路所花的時間,會是一般道路的1.5倍,如果跑山徑21公里的話,就差不多是柏油路的30公里了。所以如何計算與調配是更重要的課題,因為山徑越野跑的頻率絕對不能亂,頻率是最重要的!(陳彥博腳上穿的款式為The North Face ULTRA CARDIAC,衣服為The North Face GTD JACKET。)


Q9.鏑木毅在舉辦的UTMF賽事時,都會在終點的部份迎接選手回來,你當下在那邊的是怎麼樣的心情?

他提到,對於100公里的比賽,因為這樣的比賽距離包含了管理自己身體的層面還有心裡層面的部份,也是這個運動有趣的地方。以UTMF來說,有些選手自己可能三年前就認識了,但三年前這個人可能才剛投入這項運動或是還沒辦法跑這麼遠,但經歷了訓練與努力後整個人截然不同,這點讓我非常的感動。因為其實在這個社會中,很多事情你努力了很久但不一定能獲得回報,但這項運動只要你有努力,就一定會反應在你的大會成績或是人生中會有回報的,所以每次在迎接這些選手的時候,都有彷彿自己也跑完的心情!而且因為自己也跑過,所以過程的痛苦或是歷程自己都很清楚,一直有種很感謝大家可以跑完一百公里的心情。也希望透過UTMF能給予這些跑者,心靈上或是人生上無價的財產,這是一直努力推廣這項運動的原因!


Q10.兩個人所遇過最困難的賽事是?未來有沒有計畫挑戰其它更難的賽事?

陳彥博表示自己目前遇過最困難的比賽,是2013年時在加拿大地區的七百公里越野賽,這個比賽也被譽為世界最冷、距離最長的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身上要帶著所有的裝備還有限制時間,白天是七個小時晚上十七個小時,所以多處於自己一個人競賽的狀況,還要不斷督促自己前進避免後面的人追過,所以要在比賽中了解如何管理自己。當時這場比賽所帶來的痛苦,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釋懷或忘記,這場比賽也造成了壓力創傷症候群,這是目前參加過最難的比賽,要有比賽超過這個的難度應該很難了,所以自己應該不會再報一次這個比賽!

未來的部份除了今年的比賽外,2017年也有比賽安排,未來預計還有惡水馬拉松。自己也有想過未來會參加更多的冒險賽,因為隨著年紀成長,競技的成績與極限會走下坡,只能改用經驗與年輕選手比賽,所以未來會變成專注在「冒險」相關的運動比賽上,像是越野滑雪,因為全世界有太多的冒險類比賽,還有生存賽等,有很多各式各樣的運動,但主軸還是設定在長距離的競賽上,未來還是會朝這個方向努力!


鏑木毅則表示自己參加的每場比賽都很辛苦與特別,其中印像最深刻的就是2011年的比賽,因為在比賽前自己被醫生診斷宣告因為腳傷的關係不能再跑步了,但自己以專業運動選手的立場想自己一定要參加這場比賽,所以自己是在一個很不穩定的狀態下決定去比賽,也因此讓不少媒體矚目自己,也間接帶給自己壓力,竟然有這麼多人關注自己,所以一定要拿個不錯的成績。但因為腳傷的關係,沒辦法做很充分的準備與訓練,沒想到最後還是站上了頒獎台,經歷過這個事情後對自己人生中有更大的自信,因為自己知道當遇到這樣瓶頸的時候都能站上頒獎台,那現在這些的痛苦就都不算什麼了。


另外就是去年參加了美國一場一百六十公里的大賽,比賽需要跨越四座山,但剛好遇到了落石造成身體大量出血,但在這樣的狀況下最後還是跑完了全程。所以會覺得這項運動就是一個一個經驗的累積,當所有困難排除後就變成了自己的自信。

因為自己年紀的關係,體力的部份也都下降了,現在對於追求與維持世界排名的部份已經告一段落,所以現在只希望每年都能達成自己的極限就好了,到五十歲前都是這樣的目標為主。而五十歲之後,則是希望能參加更多世界各地的大賽,希望能吸收這些相關的情報並帶回日本,也讓更多的日本人能知道這些比賽。


Q11.最後問到,那有沒有預計這次比賽自己會花多少的時間?

鏑木毅則是表示,如果可以獲勝當然是一件開心的事情,但這次主要的目的不在於贏,而是想知道在台灣這樣的大賽是什麼樣的情況,而有什麼樣的選手參加,另外還有認識台灣的地形,這次是這次的目的。至於時間的話自己沒有很在意,反正跑出什麼樣的時間就代表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能力了,而且畢竟這是比賽,所以當然還是會全力以赴!



以上就是這次的專訪內容,也預祝兩位頂尖選手未來都能夠繼續創造個人的佳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