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在8/25上市的PS4驚悚恐怖遊戲《UNTIL DAWN》,因為高互動性、壓迫感重、集合多位知名演員擔綱角色、非常多分歧劇情與結局等特色,自發表以來即獲得全球玩家的關注。台灣目前正值「鬼月」,在這麼有氣氛的一個時間點,《UNTIL DAWN》製作人Jez Harris應SCET的邀請來到台灣,親自向台灣媒體與玩家解說遊戲,並且針對媒體的許多問題一一回覆,問答內容更包含了從未揭露過的設定與劇情資訊,令人更加期待玩到《UNTIL DAWN》,破解一切的謎團並且找出殺人兇手的真面目。



這場《UNTIL DAWN》製作人訪台活動辦在台北光點電影院,我剛走進場地外圍,就發現遠遠地似乎有張大臉....


原來是巨幅的《UNTIL DAWN》海報!女角色驚恐的表情說明了這部遊戲的主軸正是「恐怖」,不過今天台北豔陽高照天氣超熱,剛好跟遊戲裡冰天雪地、陰暗詭譎的氣氛成了極大反差...


會場隨處可見《UNTIL DAWN》,大螢幕上不斷播放著遊戲影片。


來到了試玩區,立刻被這一幕給震撼了...這好像奪魂鋸的場景啊!其實這裡是先前釋出的遊戲影片中,兩個角色面臨生死關頭的場景。一男一女兩個好朋友對坐著,男生手裡握著手槍,必須在時限內決定是要開槍打死自己,或是殺了面前的好友。如果時限內都沒開槍,那麼持續下降的電鋸會把兩人都鋸開....


嚇!!殺人魔出現在我的鏡頭裡啦!!!

其實他就是劇情裡把每個角色嚇得魂飛魄散,戴著恐怖面具到處殺人的killer。他的真面目到底是誰?相信是遊戲最大的謎團之一,遊戲上市後我一定要趕快找出真相...


許多玩家跟媒體正在體驗著《UNTIL DAWN》。這個試玩版的內容我已經全破一次了,只能說...氣氛營造真的很棒!劇情的進展也讓人欲罷不能,即使像我這種對恐怖遊戲很沒有愛的人,也能克服恐懼一路玩下去。


首度造訪台灣的《UNTIL DAWN》製作人Jez Harris出現在舞台上向在場媒體問好。我看到他的第一眼,覺得他跟《復仇者聯盟2》裡飾演「幻視」的Paul Bettany有著類似的氣質...大概因為都是英國人的關係


製作人才剛自我介紹完,killer也上台搶鋒頭了!不過這角色是Jez Harris塑造出來的,相信被搶戲他也不會有太大意見


在充滿笑聲的打招呼之後,電影院的燈光一暗,Jez Harris開始透過大螢幕上播放的影片,向在場媒體與玩家介紹《UNTIL DAWN》的特色。


Jez Harris道出《UNTIL DAWN》的故事背景在描述8位年輕人齊聚在一座山莊,紀念一年前失蹤的兩位朋友,當他們到了山莊之後,周遭卻開始出現一些很奇怪的狀況。玩家可以操控那8個角色,他們的生與死完全由玩家決定,並且在故事中一旦死了...就真的死了。《UNTIL DAWN》是一款恐怖遊戲,玩家的任何決定都會影響到劇情發展,包括推理、戰鬥的部分。遊戲的佈局乍看起來很像一般的恐怖遊戲,但其實這是故意讓玩家有這種錯覺,好在劇情後段讓玩家大感意外。角色死了無法挽回(沒有辦法立即讀檔重來)是遊戲的重要設定,因此玩家為角色做了決定就要承擔其後果,後果可能是生也可能是死。



蝴蝶效應在遊戲中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要素,玩家要全破遊戲大約需要9~12個小時,在這之中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會引發蝴蝶效應,每一個決定都會在之後的劇情裡發展成不同的結果,尤其在遭遇重大的劇情轉折時玩家更能強烈感受到。



Jez Harris表示,10年前沒有辦法做出《UNTIL DAWN》這款遊戲,因為這個遊戲的重點就是角色在面對一些恐怖的狀況時能跟玩家的心理有所互動,由於PS4擁有呈現高畫質的能力,才能讓角色的表情更逼真也更呼應劇情,而玩家也會自然地更投入其中。在這款遊戲中邀請了許多好演員來演出,雖然他們不見得都非常有名,但都具備了很優秀的演技。例如在電影「驅魔神探:康士坦丁」、「世界末日」中有演出的Peter Stormare就在遊戲中飾演一位心理學家,跟玩家深入探討了許多關於恐懼的事物。整個遊戲的劇本,也邀請了好萊塢的知名編劇/導演Larry Fessenden及Graham Reznick合作操刀。



Jez Harris展示了一段影片,透過角色生動細膩的表情傳達出劇情的緊繃與驚悚。



Jez Harris接著表示,在《UNTIL DAWN》中有許多的恐怖場面,他們通常利用三種手段來驚嚇玩家:首先,讓玩家對將要發生的事態逐漸感到緊張,然後在關鍵的一瞬間驚嚇玩家,再來就是事件發生之後的血腥畫面會特別強調角色的死狀。製作人認為他們在《UNTIL DAWN》裡最出色的嚇人設計就是忽然跳出來的那種驚嚇機關,雖然可能有人覺得這種手法很廉價,但其實這是非常好的手法,尤其當遊戲中出現這些橋段時,PS4 CAMERA會即時錄下玩家被嚇到的樣子。


Jez Harris播放了一段展示影片給大家看看玩家被驚嚇的效果。



在介紹完《UNTIL DAWN》的各項特色後,Jez Harris開啟了遊戲,親自玩給所有媒體看,並且說明其中的內容。這段遊戲內容實際上就是《UNTIL DAWN》的事件起源,描述了那8位年輕人前往山莊要紀念的兩位好友到底是怎麼失蹤的。而遊戲的主軸,則是這段背景故事一年後所展開的劇情。製作人說這段故事其實是可以做成開場動畫的,但他們覺得讓玩家直接玩、並且為角色做些決定,體驗角色真的會因你的決定而死這件事,效果也很不錯。

看完有沒有覺得...這真的很像美國殺人魔系列的電影展開?一堆白目年輕人、沒有大人管的地方、殺人魔出現...。我不知道各位是怎麼想的,但當我自己首次玩完這段劇情,我的直覺是...那對姊妹根本沒死!然後她們就決定一年後展開復仇!
不過在這之後的訪談中我就被製作人打臉了(詳情稍後再敘



Q:最初開發《UNTIL DAWN》的想法是什麼?
A:這是我們第一款在PS4上的大型遊戲,尤其製作總監跟團隊都很喜歡恐怖電影,所以決定開發這款遊戲。


Q:製作過程中是否受到什麼電影或影集的影響?
A:製作總監真的非常喜歡恐怖電影,創作來源的靈感受到包括「驚聲尖叫」、「驚魂記」、「絕命終結站」、「是誰搞的鬼」等電影的影響。





Q:原本是開發在PS3上用MOVE來遊玩,後來則是改在PS4上開發,遊戲機制有哪些變化?
A:變化很大,主要是時機的問題,因為開發初期是PS3進入末期、PS4問世的時候,加上玩家的需求喜好希望能用PS搖桿來遊玩,所以讓我們決定在PS4上開發。加上PS4的運算能力很強,所以我們也決定從第一人稱改為第三人稱的玩法,讓玩家可以看到角色更細膩的演技展現。


Q:遊戲過程中若因為QTE的選擇或反應導致角色死亡,能不能讀檔重新選擇一次?
A:基本上是不行的,遊戲的機制就是這樣設定,玩家做出選擇就一定要承擔對應的後果,不能選完立即重來一遍。當然如果已經全破一次就另當別論了。


Q:可是如果因為選擇錯誤導致角色死了,又不能重新開始,好像滿....
A:一個角色死亡不代表故事直接結束,也沒有所謂贏或輸的差異,故事還是會繼續發展下去,只是劇情演變不同而已。






Q:所以這遊戲中途不會GAME OVER囉?
A:是的,遊戲就是你將創造的一整個故事。


Q:玩家若不收集圖騰(遊戲中預示未來的道具)會有影響嗎?
A:不收集圖騰不會影響遊戲的進行,但如果收集了而看到預言景象,之後在過程中能獲得一些線索,避免不好的未來發生。


Q:玩第二輪時若遇到抉擇關頭,系統會提示之前第一輪曾做過的選擇嗎?
A:不會,不過玩家應該會記得自己先前做過什麼樣的重大選擇吧?


Q:每個玩家的選擇相信都不太一樣,這樣會造成遊戲的長度差異很大嗎?
A:全破一輪約需9~12小時,但如果問我全部分歧的劇情加起來有多久時間,太長了實在無法回答。






Q:大約有幾種結局?
A:超過100種,完全看玩家一路上的選擇。


Q:是否有全部角色都沒死的結局?
A:有的,有全部人死光的結局,也有全部都活著的結局喔。


Q:那會有全部角色都死光了還沒找出殺手真相的結局嗎?
A:這事關劇透,我不能告訴你(笑)





Q:遊戲只有單人的模式嗎?是否有什麼跟社群互動的功能?
A:有一個可以看到統計全球玩家選擇出哪些結局的功能,讓玩家做為參考。另外就是可以把自己被嚇到的影片分享給其他人看(笑)


Q:所有人都活著的結局,是遊戲中最難達到的結局嗎?
A:其實這不是難不難的問題,不過要在第一次玩時就達到這結局是不太可能的。


Q:製作人你剛剛說故事一開始的雙胞胎姊妹死了,不會改變,但我總覺得她們應該還活著...你能保證你剛說的是真的嗎?(沒錯,這題我問的XD)
A:她們真的死了,這是遊戲的基本背景,她們死了一年後才發生後來的劇情。


Q:遊戲中的好萊塢演員對遊戲有什麼影響?若不請這些演員會有影響嗎?
A:演員很重要,但重要之處不在於他們是好萊塢演員,而是他們是演技好的演員,他們在遊戲中也是恰如其份地演出。





Q:玩家若在遊戲中當一個好人,都做出友善的、好的選擇,結局會比較好嗎?
A:很難講,因為當做出友善選擇時固然會提升對某個角色的關係,但很可能同時也惹惱別的角色,所以是好是壞很難講。








訪談在愉快的氣氛下結束,我們對《UNTIL DAWN》有了更深入的瞭解。這款作品除了恐怖之外,相信也非常耐玩,光是上百種的結局就令人想挑戰看看,每一次的選擇所帶來的蝴蝶效應為何更是讓人想不斷挖掘下去。



SCET 總經理江口達雄先生與Jez Harris製作人合影。


製作人,你手上那片可以直接送我嗎...我現在就想趕快破關了啦


這次很高興能採訪到Jez Harris先生,讓我對《UNTIL DAWN》更加期待。也希望這趟台灣行能讓他愛上台灣,如果要出二代就來台灣取景或是選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