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小編辭去了Mobile01相機版的工作,獨自一人跑去澳洲打工旅遊,實現我在大學時就想完成的夢想。在這一年間我帶著相機住過幾個城市、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還在澳洲四處開車旅行,獲得許多寶貴的人生閱歷與我珍愛的相片。一年後,我在回台的第三天回到01的工作崗位,一樣的位置、一樣工作內容、一樣的好同事,但帶著更廣闊的視野回來。到現在回家半年多了,我想藉此機會好好的整理在這一年間我的所見所聞,並且向大家報告心得。

既然是在相機版,當然要發的是跟攝影有關的文章內容囉,我將拍攝上萬張的照片中歸納分類,精選出我認為10個在長途旅行時在攝影上可以被注意到的重點。而為了不讓文章過於偏重學理,所以我還是會偷渡大量的旅行心得進去。這篇文章中的每一張照片都有一個故事,我不僅會告訴大家我是怎麼拍的,還會告訴你拍的時候發生什麼事,或者是我思考的方向。本篇文章的所有照片都不會用到太多技巧,我相信你只要拍照時跟我站在同一個地方,花點心思就可以達成一樣的照片。

以下是本篇文章的目錄:
【I】 器材的選擇
【II】 融入當地生活
【III】 請開始自拍吧
【IV】 設定一些拍攝目標
【V】 認識新朋友
【VI】 重複的做記錄
【VII】 拍攝食物
【VIII】 與你沒親眼見過的動物互動
【IX】 善用HDR
【X】 太陽下山之後,注意天空

【XI】 進階的拍攝方法
【小結】拋開限制與規則



【I】 器材的選擇


我過去看過太多網友在相機板上發這種類似的文:「北歐兩週器材建議」、「我該帶70-200mm嗎?」、「我該帶腳架嗎?」。會問這些問題,代表你對於手上的器材不夠熟悉,使用的經驗不足以讓你面對抉擇。而對於這樣的現象,小編只有一句話要給各位:

「沒關係,多旅行幾次你就會知道了。但請先爬文好嗎?」

的確,旅行中的美景對於攝影愛好者來說是不可錯過的。在挑選器材時,不外乎就是在輕便與焦段之間做選擇。如果想要輕便行動的話,你就不能帶太多鏡頭;而如果遠的近的美景你都想擁有,行李重量勢必會多一些。這也是為什麼20倍光學變焦以上的大砲機,或者從涵蓋廣角與望遠功能的旅遊鏡一直會盛行的原因。

那腳架呢?那就勢必要看你拍攝的內容而定了,如果你的目標是拍到好的極光,腳架是100%不可或缺;北海道函館、香港薇多莉亞港、義大利拿坡里的百萬級夜景也不能沒有腳架。如果是曠野中的銀河,沒有腳架也很難拍到你想要的照片。

而這次打工旅遊,我帶了多少器材呢?其實我手上有的全部都用上了:
Nikon D600
18-35mm f/3.5-4.5D 超廣角
50mm f/1.8D 窮人大光圈
80-200mm f/2.8D 小黑三
105mm f/2.8 Micro 微距鏡
Giottos MT9242 三節鋁腳架

除了D600全片幅相機以外,其他的器材其實都算是中低價位的產品,由於預算有限我大多都是以二手器材為主。其中的105mm微距是我第二次去澳洲的時候帶的,目的是為了有望遠鏡頭的焦段可用,但又不想帶到小黑三那麼重的器材。但最後,還是因為某些原因把80-200mm寄到澳洲了,這個文章後面再向各位說明。

而我最常使用的是18-35mm的超廣角,原因之一是我習慣用超廣角的焦段,小編就是希望能夠儘可能把畫面中所有的東西都納進去,拍出來的氣勢也比較強烈。而為什麼選18-35mm而不是16-35VR或14-24,而且是舊的D鏡版本呢?很簡單,我沒錢!這顆鏡頭8000塊就能買到品相很好的二手品,何必花兩萬買新款的呢?只要懂得器材的特性,其實你可以把省下來的錢拿去做更多的事。


這是我最愛的圖書館,位於墨爾本的維多麗亞州立圖書館。


而使用超廣角鏡頭的另外一個好處,是你可以裁切相片。世界上只有廣角能裁切成望遠,沒有望遠裁成廣角的道理。而現代相機動輒2000萬以上的的畫素數量也經得起你這麼做。


在墨爾本的Eureka Tower,位於88樓可以讓你輕鬆的看到整個墨爾本市區。其實市區很小,就是圖中高樓大廈的那一個區塊,我想差不多跟一個松山區差不多大而已。圖片下方一條一條的則是Flinders Street火車站。雖然墨爾本並不大,但使用超廣角鏡頭還是較能夠表現出城市廣闊的氣勢。

這張照片是隔著玻璃所拍的,你可以從畫面偏左上方的一紅色反光看出端倪。

墨爾本是我相當喜愛的城市,雖然在澳洲我多數時間住在西澳的伯斯,但還是對墨爾本城市的創意、活力,以及特別的風格難以忘懷,

2015年五月,我從伯斯獨自一人往北開3000公里到北方的城市Broome,一路上都是這種景色,路看不到盡頭,一望無際低矮的草原,以及永遠的好天氣。這種時候最適合使用超廣角拍攝,這種壯闊感是普通廣角所不能企及的。


大約是凌晨五點,我與麵包師傅把當天所有的麵包都烘焙、加工完成。大約400~600個剛出爐的麵包就這樣一車一車的從廚房被推到店內。這間麵包店不大,所以如果你用普通鏡頭的話會退無可退。這時超廣角鏡頭就能夠派上用場。這張照片我也使用了腳架拍攝。

在做這份工作之前,對於麵包我只會吃而已,但跟著麵包師傅一起工作讓我學到不少。但我還是對吃麵包比較在行。


這是位於西澳North Fremantle,也是我在龍蝦工廠工作的地方。我每天都可以在這裡欣賞到太陽落入海面,每一天都可以,但是在台北,我要跟幾百個人擠在大稻埕碼頭。

這天很難得的天空出現了烏雲,這在伯斯相當少見,因為我來到那三個月才第一次看到下雨,我才突然想起台北一天到晚都要撐傘的日子。



(注意!觀星魔人請小心!這張照片為了讓畫面漂亮所以把畫面左邊一顆比較矮的樹修掉了。星空並非完全是真實樣貌)

這是位於西澳的Gingin,是一個非常鄉下的地方,房屋與房屋之間的間隔非常遙遠,幾乎沒有任何光害。所以太陽一下山你就可以很輕易的看見星星,再晚一點銀河就會跑出來。

在我第一次看到銀河之後就整個迷上了。其實我住在西澳伯斯(Perth)的近郊,但我那時每個禮拜假日都要開兩小時的車跑去朋友工作的Gingin那裡借住一晚,就是為了拍銀河的照片。它是如此的巨大,以至於每次看到都會覺得自己有多渺小,橫跨十萬光年的長度足以橫跨地平線的左右兩端。也因為如此,如果你沒有超廣角鏡頭,銀河實在是太難拍了。也在這種時候我才會推薦各位使用14-24mm f/2.8這種超大光圈超廣角鏡頭,使用大光圈可以讓相機使用小一點的ISO數值,進而減少畫面中的雜訊。


這是雪梨2015年的跨年煙火。需不需要腳架?當然!

各位有去拍過國慶煙火嗎?台灣的煙火不是拿來看----而是拿來拍的。晚上八點施放,你要下午三點去排隊,架支腳架、拿個小板凳在那裡曬太陽、打牌、憋尿等等。整個大稻埕、三重河堤大概有五萬支腳架(我覺得這個數量算保守了)。

一直到去雪梨跨年,我才知道台灣人真的超愛拍照。

我用在台灣拍國慶煙火的心態去面對雪梨的跨年煙火。12/31早上七點半就到河邊,已經看到有少數人在河岸的最前排搭帳棚,架腳架,這些人全部都說中文,一聽就知道是台灣來的,200公尺的河堤大約有5支腳架。這些人前一天晚上就來了。我們坐下,鋪上野餐墊,拿出前一天晚上準備的三明治與水果開始吃。

九點的時候我去上廁所,才看到稀稀落落的、說著英文的人慢慢的在找位置,他們不選河岸最前方,而是找一個平坦的、有草皮的所在,拿出白色的塑膠桌椅,然後先拿瓶酒出來、再拿瓶酒出來、然後拿很多瓶酒跟食物出來。這地方視野普普通通,他們大可以走到前面能夠看煙火看更清楚的地方,但我想拍照的構圖、會不會被樹擋住對他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十點的時候,後面一大群講西班牙文的人帶著樂器坐下,他們從坐下一直唱歌唱到跨年結束,整整唱了14個小時!放煙火的時候吉他繼續彈、歌照唱,我想他們是借著機會來開演唱會,而不是來看煙火的。

我所在的位置我猜大概有一萬人,但我所見到的腳架不到五十支,絕大多數人都是拿手機錄影,或者什麼也不拿,拿著啤酒、用眼睛看。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震撼,原來我們是一個這麼愛拍照的民族(或者是說其他的民族對拍照興趣缺缺呢?)



【II】 融入當地生活


既然是長途旅行,那就不用當個急急忙忙的遊客,你有很多時間可以去體會當地生活。當地人吃什麼、看什麼、關心什麼。去觀察他們在乎的是什麼,會比你在旅遊書上得到的資訊也更多,也能夠讓你更深入的了解你所到的地方。


一般我們在體育頻道看到的多半是大聯盟、NBA、足球等等,但在澳洲最多人看的是澳式橄欖球AFL,上圖是我跟著背包客棧的人一起到墨爾本板球場,與七萬人一起同聲加油的感覺絕對此生難忘。


如果你覺得在現場看覺得球員太遠的話,你還可以到當地的運動酒吧與球迷們一起欣賞,這是一場澳洲對紐西蘭的冠軍賽之爭,而在酒吧看球賽的熱絡程度一點都不會輸現場看喔。


在墨爾本的海港區Dockland舉辦的爵士音樂節。在舞台上表演音樂時,台下就有準備一塊空地讓你隨時上去跳舞。我在澳洲見過許多這種演奏的場合,每次都有一定會民眾衝上台大秀舞技。


西方人對於殭屍的熱愛不僅從電影上看得出來,他們甚至在澳洲各個城市都還會舉辦殭屍大遊行。由一群打擊樂隊帶頭,從國會開始鑼鼓喧天,帶領著數千個裝扮成殭屍的民眾一直走到維多莉亞公園。幾百公尺的距離走了兩三個小時。至於這個遊行有沒有什麼訴求?嗯...在我看來是沒有...



這是在North Fremantle,我工作的龍蝦工廠後方的燈塔下。這裡的海岸沒有消波塊這種東西,反而是一顆顆的巨岩,上頭有許許多多釣客。他們的冰箱裡通常會有剛剛的戰利品,以及這種可以即時慶祝勝利的東西:一瓶啤酒。


我在西澳的最有名的龍蝦工廠Geraldton Fisherman's Co-operative工作。結果因為工作強度太強,導致我只工作四天就閃到腰加上椎間盤突出復發。結果根據西澳規定,公司必須要付我全額的醫療補助,包含所有的診療、復健等數千元的費用,而且每週都要至診所報到,公司也必須要依照醫師的指示調整我工作的內容。而且薪資的部分必須維持在我工作那一週的薪水,不能因為我無法工作而停止。

受傷之後我休息了兩週,根據法令我必須要回到原公司工作,但我只能做一些很輕度負荷量的職位,工作時間也比之前短很多。那段期間我徹底地感受到台灣與澳洲的差異,在發生職業傷害時原來他們是這麼的保護勞工。真心的希望台灣也能比照澳洲,讓所有工作的人都能受到完整的保障。

畫面中是我用棍子將木屑推到樓下。下面的人正在把各個不同等級的蝦子裝箱,龍蝦浸過非常低劑量的化學藥劑產生昏迷的狀態,下面包裝的人要趁他們醒來之前趕快把龍蝦都裝進保麗龍箱中。而蝦子與蝦子之間就需要大量的木屑塞滿空間,一來可以卡住牠們,讓這些龍蝦沒有空間可以動、防止牠們在裡面互相攻擊;二來能夠吸收水分,保持箱子內部乾燥,讓客戶收到每一隻都是新鮮健康的龍蝦。

這照片是我的韓國同事照的,器材是iPhone。



在澳洲北方的Broom有個很有名的Cable Beach。在這個廣闊的沙灘上多數人會選擇來這裡踩踩水,如果想要浪漫點的,可以伴著夕陽坐在駱駝上沿著海灘走一圈。

然而在駱駝上的多半是國外的遊客,而從其他省份來遊玩的澳洲人們,則是開著四輪驅動車直接進海灘,打開後門,拿出桌子跟著折疊椅,鋪上桌巾,然後拿出紅酒與起司,伴著夕陽落入海中。這些麵包也多數進了海鳥的肚子。


從南澳洲首府阿德雷德(Adelaide)前往澳洲中部的艾麗絲泉(Alice Spring),你可以選擇開三天的車(伴隨著路上的超高油價),也可以坐幾個小時的飛機過去。或者,連續坐24小時的長途火車The Ghan(唸作"甘")前往。

The Ghan的座位很大,比飛機的商務艙還要寬,雖不能躺下,但後仰的角度比自強號好太多了。從晚上十點開始斷斷續續的睡了五、六次。早上六點,車掌會來車廂內小聲的問:「Anybody wants to stretch a leg?(有人想要去伸伸懶腰嗎?)」。要下車,需要從我最便宜的紅色車廂,穿過高級的黃金臥艙,下車的時候外頭正有柴火在燒。畢竟六月是澳洲的冬天,清晨大概只有兩三度。我跟這些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在外頭對著火爐發抖了一個小時,直到太陽出來。



【III】 請開始自拍吧!


每次出去玩所拍的風景照,放到電腦上一看,好像跟Google圖片上搜尋到的結果沒兩樣,我相信這個星球海平面以上絕大多數的風景都已經被拍攝過了,所以要拍到截然不同的風景是相當困難的事,而且我技術又沒多好,也不是像專業的攝影師在同一個地方等上好幾個小時,甚至等上幾天只為了獲得一張完美的照片,我們是來了就走的,到底要怎麼把照片變得獨特呢?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自拍。這是用最有簡單就能獲得有意義照片的方法。我是說,對你自己來說有意義啦。把自己放在畫面中,一來當然是一種「到此一遊」的紀念,同時把你自己放在畫面中也就代表這張照片為你所獨有,與Google能搜尋到的其他圖片完全不同。

而說到自拍,我在行。但可能跟你想的不太一樣。對於一般那種把手舉得高高的,把相機拿在面前拍照的方式,小編很少這麼做,但也是有的:

如果你親自來過澳洲,而且有開車離開市區過的話,你就能體會上圖這張自拍時的感覺。

這裡的蒼蠅多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張照片是用iPhone拍的,我可沒有做任何的後製喔。這張照片是我在荒野中下車拿備用油桶加油的時候拍的。每一個來澳洲打工旅遊的台灣人可能都買過一個這樣的網子,它的目的不是用來裝水果或大蒜,它就是用來套在頭上,避免你被蒼蠅煩死用的。而我也非常推薦各位去買一個這樣的網子,如果你去澳洲(特別是西澳)的話,可以讓你暫時不用像個瘋子一樣趕蒼蠅。

這些在野外的蒼蠅需要水份,所以看到動物出現就會一股腦地衝上去,然後牠們會特別找那些有水份的地方,特別是你的嘴角、鼻孔跟眼角,牠們會無所不用其極的進入,我絕對不是在開玩笑。另外,車子的雨刷水的噴水孔也會蓋滿蒼蠅,我本來都不知道那個孔在哪裡咧!

我真的覺得澳洲代表的動物不應該是袋鼠,而是蒼蠅。澳洲航空的Logo也要把那隻紅袋鼠換成蒼蠅才對。


這是位於伯斯近郊Swan Valley中的一座葡萄園,Swan Valley是著名的酒莊區,但我不喝酒,也沒有錢去品酒呀。不如就讓我拍張「探險的背包客」照片吧!這張照片是使用微距鏡拍的,沒錯!而且是105mm的微距鏡,這是一張自拍照,更有甚者,我是使用手動對焦拍攝。使用微距鏡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我的小黑三放在台灣,帶著這顆鏡頭只是為了補足望遠焦段。

與其用文字說明,不如讓各位看我這張照片拍攝的過程,有音樂請注意:


老實說,我也很想要找個模特兒、租個漂亮的服裝在這裡拍照,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進畫面,但就沒有嘛!



這是位於西澳伯斯北方400公里的Kalbarri國家公園,這片峽谷是地球最原始的地形。我就這麼坐在懸崖邊拍照。四周一個人也沒有,所以我就把相機放在另外一個懸崖邊,然後設定遙控拍照。大概20公尺有吧,我很慶幸那個小遙控器在這麼長的距離依然可用。

另外,如果你打算到此一遊,小編強烈建議各位不要夏天來,因為這裡的夏季高溫可達45度,水分不足極有可能導致休克,而且一路全部都是走在石頭與河岸沙地上,沒有任何的人工步道,很容易走偏,如果你在這種時候昏倒,很難有機會即時得到救援。而且單程要走三~四個小時,如果超過下午兩點建議不要前往。

還有,別像我一個人單獨行動,因為我差點以為自己走迷路,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任何人,太陽都快下山了我才走到終點。澳洲離開市區就真的是荒郊野外,即便它是有規劃的國家公園,危險的地方也不一定會有警告,各位如果想去的話請特別留意。


第一次獨自一人搭帳棚。離開Kalbarri繼續往北393公里到小鎮Carnarvon。我落腳在城鎮邊緣的露營區。車子停好、取出帳篷,拿著撿到的石頭對著營釘敲敲打打。嗯~看起來還不錯嘛~

這裡的遊客相當熱情,先是中國來的大叔阿姨們找我聊天,然後就把他們的菜跟牛排給我吃;新南威爾斯來的阿公阿嬤們告訴我很多旅行的訊息;然後還有個要去Coral Bay一個星期的大叔,他千方百計的逼我去Coral Bay,然後叫我放棄去看什麼Blow Hole(間歇泉),說那是浪費時間(然後我就被說服了)。七點半煮完晚餐,聊到九點我還沒吃完。而且似乎會來這種露營地的年紀會比背包客棧來得高,他們也會很主動的跟人聊天,和之前著背包客棧的稍微有點距離的感覺完全不同,在露營地更有溫暖。

澳洲人放的假好像都特別久,他們不是一天兩天的玩,通常都是「喔我們要去那裏三個禮拜」,或者是「我們從墨爾本出發,然後把裝備上火車、到艾麗絲泉之後幾天,再去達爾文,接著開車下來,我們預計會在三個月內結束。」我出門16天對他們來說似乎是片小蛋糕。喔對了,照片!這張照片是怎麼拍的呢?先用腳架把相機架好、構好圖、手動對焦、間隔定時拍攝。然後躲到帳蓬內,拿朋友送我的小手電筒對著對著自己,接著就在筆電上敲敲打打,這樣就能拍出我的剪影了。這種拍照方式有個風險,就是相機超容易被偷走,幸好澳洲治安不錯。


Broome的Cable Beach的沙灘坡度非常淺,海是以極慢的速度拍打在岸上,而且在沙灘上的水只有薄薄一層,像是貼膜貼上去似的,也因為如此,你站在沙灘上頭看可以看到一大片倒影。

為求輕便,我把腳架就放在背包客棧。這時人都走光了,我只好把相機包丟在沙灘上,然後把相機放在上頭,設定間隔定時攝影,然後沿著沙灘跑著。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拍這照片有什麼意義,但至少我用了與別人不同的方式證明我來過這裡。


這張照片也是自拍。使用遙控器 + 倒數計時快門拍攝。袋鼠當然不是野生的,所以你摸牠們,或者做奇怪的事,牠們也早就習慣了(一定有遊客對他們做過更奇怪的事),所以基本上只要你溫柔善待牠們,袋鼠的脾氣都非常好。

牠們喜歡躺在沙地休息,姿勢就跟爸爸在家裡看電視的方式一樣,差別就在手上有沒有遙控器而已。


回到墨爾本麵包店的廚房裡,時間是凌晨12點。拿出冰箱裡的麵糰,用桿麵棍壓上一圈,然後抹上黃芥末,或者戳洞、卷上熱狗。炸甜甜圈、炸雙胞胎。切開麵包,插入草莓、番茄、生菜、炸魚條、薯餅。淋上番茄醬、撒上糖粉、裹滿肉桂粉,然後擺盤到店頭。這些就是我每天在做的事,從晚上十點到隔天早上六點,共八個小時。

這張照片是用間隔攝影所拍,做出來的影片請參考下面,一樣有音樂請注意:

這影片間隔8個小時,剛好就是我在麵包店工作的全部內容,各位可以看看背包客在工作的時候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女神徐若瑄就是在這小藍屋前面拍婚紗。位於西澳大學側門的路上,每一個開車經過的人都可以很輕易地看到這間位於Swan River中的小藍屋。其實這水很淺,大約在膝蓋,最多我想到腰而已,但因為建築的位置太過夢幻,所以一直是拍照的熱門景點。



【IV】 設定一些拍攝目標


在規劃長途旅行之前,你一定會有一些想去的地方、想看的風景,那些會讓你在Google Map中劃為重點區域的位置。即使你沒有特別記下來,在規劃行程時也應該對某些地方會有印象。像我來澳洲之前我就有設定了幾個想要完成的目標:

1. 跳傘
2. 拍攝一條沒有盡頭的路
3. 拍銀河
4. 到布魯姆(Broome)拍人們騎駱駝
5. 在Uluru巨岩下拍一張星軌照

這些都是在台灣很難見到的景色,我想做的事情也多數跟拍照有關。規劃拍攝的目標可以讓你更有動力前進。


1. 跳傘

從一萬四千英呎高空往下跳的感覺是什麼?「自由!」

跳過才知道這一點也不可怕,我一直以為那種心臟離開的感覺會從頭到尾一直存在著,沒想到它只出現在跳下機艙的那一秒鐘。之後一分鐘的自由落體,則是完全就像是在飛行的感覺。我不知道怎麼跟你形容什麼叫做飛行,但我可以告訴各位,這是我這輩子體驗過最接近「自由」的感受,這種感覺比字面本身所能傳達的意思還要來得更強烈,尤其是當低頭看不見腳趾(不是因為過胖)、舉目所見都是鳥類飛行的視角時,你才能體會這種徹底拋開憂慮的感覺。我認為跳傘並不刺激,它對我的身心所造成的衝擊遠比劍湖山世界所造成的影響來的低許多。

但開傘之後,我一整天都處於噁心的狀態,因為自由落體後瞬間開傘會讓帶子把全身束緊,當踩到地面時我真的差一點點就吐出來了。

順帶說一下,我是買這間跳傘公司的「錄影+拍照」的行程,跳傘一個價格、錄影要加價、拍照也還要另外加價。但誰知道他們的拍照其實就是把GoPro的影片截圖下來而已,就這樣我被多收了澳幣99,所以各位如果要跳傘的時候,一定要先弄清楚加購行程的內容(不然小編我幫你截圖也可以,我收半價。)


2. 拍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

老師說猴子不喜歡平行線,因為它沒有相交。但在數學上,平行線上是會有香蕉的,但猴子必須走到無限遠處。而我想親眼見見這種只存在於數學理論上的現象。台灣地小,很難會看到平行到無限遠的道路,可是澳洲大啊!面積是台灣的216倍(人口也是2300萬),所以拍一條無限遠的道路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但我後來發現這個機率微乎其微,這有幾個原因。第一個是我要用鏡頭200mm來拍攝,使用望遠鏡拍照的話,你會發現在那個好遠好遠的那一端,路終究會出現轉折,就像這張照片路的盡頭一樣。當然,如果我用的是廣角鏡頭的話,這條路看起來一定是會延伸到無限遠,我想甚至連台灣的路在廣角鏡頭之下都可以輕易地拍出無限遠的效果。

問題就出在我要用200mm的鏡頭。而且路還不能起起伏伏。最好的條件是我在高處拍攝、直線綿延10公里以上、而且高度不能超過我所站的位置。西澳經過我的探詢,在主要的道路上目前都不能達到我的要求。我想澳洲中部貫穿北領地與南澳的Stuart Highway還有機會,我的朋友據說曾經有開過連續幾個小時都沒轉彎過的道路,但我這一年當中是沒有機會再遇到了。


3. 拍攝銀河

台灣地小人稠,到處都會有光害,所以要找一個漆黑的地方拍攝星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常你需要爬上高山才有機會拍到漂亮的星空。但在澳洲,即使是平地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到銀河,只要你距離市區夠遠。這真的不是一個很困難的目標。

我從伯斯開車前往Gingin,下午跟朋友會合,晚上七點就拉他們出來與我一起拍照。那個時候銀河剛從地表升起,而且是剛好垂直於地面,所以我就把相機用腳架架好,手指天空。相機設定最大光圈f/3.5、曝光20秒,ISO催下去6400,銀河就這麼出來了。

不過你別被這張照片唬了,現場根本沒有這麼亮,實際肉眼所見亮度遠遠低過這張照片。基本上所有能看到銀河的狀況,都跟眼睛閉起來沒有什麼差別,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你只能稍稍的感覺到前面好像有路可以走,但又不太確定是不是水溝這樣。銀河的亮度也沒有這麼明顯,你只能大概察覺到天空有一塊星星特別多的地方,那就是銀河了。

這張照片還是有一點光害,例如右下角的那片光芒,那是遠在40公里外的Gingin市區所傳來的光線,用肉眼看的話什麼光也看不到,沒想到相機可以把它記錄下來。


4. 到布魯姆(Broome)拍人們騎駱駝

在打工旅遊接近尾聲之際,我一個人從伯斯向北行駛3000公里,目的之一就是為了這個畫面。所有的旅行導覽都說一定要在Broome的Cable Beach騎駱駝,而且特別要選傍晚出發的行程。

當然,傍晚出發的行程特別貴咩!我對騎駱駝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但對於拍這些人在夕陽下騎駱駝就感到很有熱情了。這裡有三個駱駝公司,分別是紅、藍、黃(我是說真的)三間,會在差不多的時間相繼出發。

拍這種照片沒有什麼技巧可言,唯一要做的,就是跟著他們走、追著他們拍,如是而已。在現場三個駱駝隊我都跟了,廣角鏡、望遠鏡、定焦鏡都派上用場,拍的時候要注意他們的位置、注意地上是不是有倒影、還有注意太陽的位置。前前後後打了一百多張才得到這張滿意的照片。有倒影、太陽在駱駝身後、駱駝與騎師都變成剪影,而且在沙灘上一層薄薄的水,讓人有駱駝走在水上的錯覺,我相當喜歡這張。


至於5.在Uluru巨岩下拍星軌,則因為那時候沒有多餘的時間,而且天氣不佳,就沒有機會拍了。但在旅行時設定一些目標真的會讓你有更強的動機去拍照。



【V】 認識新朋友


我在讓旅行相片更有趣的10個方法說到可以「與陌生人互動」。如果你是跟團的話,可能沒有太多的機會認識當地人,但如果是自助旅行,或者像小編一樣是打工旅遊的話,就有很多機會認識陌生人了。千萬記得與他們合照,或者是記錄與他們互動的過程,這會讓你在回顧這些相片時充滿樂趣。這種照片完全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技巧,但往往能夠激起許多回憶。


墨爾本的Greenhouse是有名的背包客棧,是許多背包客交流資訊的好地方。我在這裡認識到來自台灣的Anita、Star與千豪、來自韓國的Jiyoung、日本的Sayuri,以及許許多多的好朋友。我記得我們總是繞著這根柱子在討論大家今天要去哪裡、明天要去哪找工作等等。


在墨爾本的麵包店打黑工其實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能與他們一起工作其實相當開心。



這張照片是我用手機拍的。原因是我的數位單眼掉在旅行的船上,他們這時候還沒有幫我送來,所以在那裡的幾天我的手上只有一台iPhone的狀態。這是我在塔斯馬尼雅跟團旅遊的時候,其中有一位非常有旅行經驗的法國阿姨(圖中舉雙手),她人非常開朗,雖然英文講得不好但很勇於表達,跟所有人都聊得很來,大家都很喜歡她。我還記得某天大家吃完晚餐後,我主動幫大家洗碗,結果被她推開制止,說:「你不是洗碗機!大家自己的盤子自己洗!」,然後她自己接手洗大家公用的鍋盤。讓我對她的印象很好。

在這前一天傍晚,我們到山中那間簡陋到可稱作鐵皮屋的的背包客棧。這位阿姨說懶得煮,我們就隨手炒了麵給她吃。而當我問她要不要順便來顆健康的水煮蛋時,她邊搖著手指頭邊噘嘴說:
「不不不...我只吃有機的雞蛋」
『差別在哪?』
我大感疑惑,因為我過去實在不吃"有機"這一套,常覺得那是騙錢的玩意。沒想到這開啟了她的有機理論,用她半調子的英文夾雜法文來試著講有機與一般食品的差別。在場的女生跟男生也進入了「有機VS無機」的論戰中,當然,男生都是便宜就好的那方。她們人多,贏了。好好好...下次我會買有機蛋。然後阿姨吃完晚餐就出去抽煙了,不知道菸草是不是有機的。

這是在我剛到伯斯的時候認識的四位台灣女生,拍照的位置在Kings Park,這個地方是俯瞰伯斯市區的最佳場地。而我們是拿手機在替自己打燈。如果拍夜景人像如果沒有適當的光線,畫面中的人就會看起來黑黑的。各位可以參考看看我的方法。需要一點小技巧。ISO1600、f/3.5,快門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1/5算是雜訊、人物晃動與手電筒亮度之間的妥協平衡點。而手機的手電筒亮度很亮,所以要盡可能地拿遠一點,否則臉上會出現很嚴重的過曝區域。還有一點要注意,那就是不要把手電筒由下往上照,人看起來會像鬼。

當然,使用內建閃燈 + 慢速快門亦可,但那會把畫面中的草皮打亮,並不是我所想要達成的目標。


這是我住在伯斯的家人們,這些朋友是用學生簽證長住在這裡,我請他們讓出一間房間讓我住。大家年紀相仿,但各有不同來歷,而且他們對我真的很好,讓我這一年的旅行增色許多。

這張照片的拍攝方法就比較麻煩了,相機的機頂有一盞閃光燈,而我的右側還有一盞裝了20吋柔光罩的小閃燈,負責打亮畫面右側因為天花板高低起伏,導致跳燈打不到的區域。(不過一般來說背包客是不會用這麼複雜的方式拍照你說對吧?)



【VI】 重複的做記錄


一張無聊的照片重複拍,最後也能得到有趣的成果。網路上有許多例子,例如那些每天自拍一張照片連續拍10年的人,最後做成影片看其中的變化就會相當趣味。我剛到澳洲的第一天,就在進背包客棧的時候拍下一張我的行李與房間的照片。現在想想,要不是因為當時那間房間沒有人的話,我也不會刻意的去拍照了。從此之後我每換到一個新的住所,第一步就是提著行李箱在房間內拍照。


左邊那張就是我剛到墨爾本Greenhouse背包客棧的照片,房間裡住了其他三個女生,髒亂的程度就像颱風掃過一樣。其實我是想表達這間房間到底有多亂,沒想到這個拍照的動作變成我之後所有旅行時的習慣。

 
左邊是我睡在墨爾本機場要等著飛往伯斯。在機場繞了幾圈發現沒有躺椅,而木製的長椅都被人佔光光了,一般的椅子又不能躺,最後選了某一間開放式酒吧,拿出睡袋與充氣枕頭,躲在桌子下面就這麼睡了起來。墨爾本雖然是夏天,但下雨的夜晚根本就跟台灣一樣冷啊!醒來的時候發現酒保在整理吧台,只好匆匆逃走去空的長椅上睡覺。這次就真的是穿了三件衣服+耳塞+拉起睡袋拉鍊這樣睡。醒來的時候已經七點半,機場早就是人來人往了,一位佇著拐杖的鬍子大哥走過來問我在這裡睡多久,問完之後就跑走。突然有種自己是街友的錯覺,我昨天才躺在飯店的軟床上睡覺,今天卻在機場的地板醒來,這一切實在是好不真實啊!



右邊是位在南澳首府阿德雷德的青年旅社YHA,是我住過澳洲最舒適、最豪華的背包客棧了,各位如果有興趣的話請不要錯過。(當然還是跟飯店有差啦請各位不要想太多)


如果你想要同時具備省錢與舒適的話,到別人家裡住的AirBnb是個不錯的選擇。價格相對來說會比背包客棧高,但隱私也會多一些,睡的床也會舒服許多。



【VII】 拍攝食物



這一餐的重點其實並不在食物本身,而是吃飯的位置。這是我第一次在火車的餐車上吃飯。只有在這一節車廂會提供食物,肚子餓的話你可以好好的在這裡好好的飽餐一頓。這頓早餐的內容也非常豪氣,雙片吐司與炒蛋、還有薯餅與火腿。等等,這好像跟我在台灣每天吃的一模一樣!


我到每一間咖啡廳都習慣點漢堡,雖然澳洲跟英國一樣有Fish & Chips(炸魚薯條),但我還是比較喜歡吃漢堡的感覺。上圖是位在艾麗絲泉市區的一間咖啡廳,你可能會覺得阿這不就是個漢堡咩有什麼特別的?

這是袋鼠肉漢堡。至於味道如何,請你親自來品嚐看看。


2015年在雪梨跨完年,我就跑到南方的小島Tasmania(塔斯馬尼亞)度假去了。到的時候剛好正在舉辦塔斯馬尼亞美食節,吃到了很多當地的食物。


有人說墨爾本是澳洲的咖啡首都,這裡不流行星巴克的連鎖式咖啡廳,然而,小小的一個市中心有上百間獨立咖啡廳,他們每一間都各有特色。各位來澳洲的咖啡廳也請務必點一杯澳洲特有的Flat White,它的味道相近於Latte而且奶泡更濃密。但這其實我都是聽別人講的,根本分不出來。

我很喜歡澳洲的食物很「真」,這間位在墨爾本,叫做Menchester Press的咖啡廳,最有名的反而是貝果。我的朋友點了酪梨貝果,本來以為它是用酪梨抹醬之類的,沒想到他是用湯匙直接挖半顆酪梨出來,完全沒有切或抹,是非常氣派的吃法。而且更囂張的是,為了固定所有的材料,他們直接在貝果中心插了一把刀子,就像石中劍一樣。在台灣這樣插,會被媽媽罵吧。


體驗各國文化不同的一餐

剛剛說到在塔斯馬尼亞旅行的時候所加入的旅行團,其中一天晚上必須要自己煮。所以大家就一起到超市買食材。我並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先講好要買什麼,在超市的時候我只是看著大家帶著那些食物結帳。下廚的時候我負責切生菜。一直到最後所有的餐點上桌才發現,嘿!你們平常都是這樣吃的嗎?生菜、水煮馬鈴薯(未去皮)、水煮蕃薯、吐司,還有香腸跟牛排。其實當下很不習慣,對我們這種以飯麵為主食的人來說,要把馬鈴薯或蕃薯等根莖類植物當飯吃總覺得怪怪的。


最難忘的滋味:吃垮你公司麵包

由於在墨爾本麵包店做的是黑工(意指薪資福利與稅務低於法定標準的工作),而且上班八個小時居然不准吃公司的麵包,什麼道理!基於這股怨恨,來自馬來西亞的麵包師傅告訴我他要躲在攝影機死角,做一個不計成本、比臉還大的「吃垮你公司麵包」,一個麵包就要把公司搞垮。麵團外層壓上芝麻,從中間切開,放入炸魚排、炸雞塊、炸明蝦、生菜、雙份起司以及一顆草莓。擠上蒜味醬、蕃茄醬跟沙拉醬。大概冰箱裡能加的的東西全加了。

「欸欸等一下...你放草莓幹嘛?我不要在裡面放草莓啦」我把草莓撥開
『很好吃你相信我』他拍胸脯保證。
「屁啦!這些炸的東西旁邊還有一個草莓,這完全不搭啊」
『沒問題啦!你吃了就知道』

見鬼,這樣搭超好吃的耶!而且怎麼回事,裡面居然包了肉鬆,你什麼時候包肉鬆進去的!!

『我跟你講啊你要我做多大的麵包都行啊~下次做個麵包你邊吃我邊幫你抬著送進你嘴巴裡』
『小心中風啊你』你加這句幹嘛啦。

凌晨四點吃完這個麵包,結果我連續12個小時都不覺得餓...



【VIII】 與你沒親眼見過的動物互動


我會敢一個人開車在澳洲四處跑的原因是,因為澳洲沒有那種會讓你瞬間死亡的動物。我是說,在適當的注意之下你不會有非常危險的狀況,例如澳洲沒有熊、獵豹、獅子等等可以把你拆成兩半的動物。但會讓人很快掛掉的動物也有,例如黑寡婦蜘蛛、箱型水母以及非常多種的毒蛇等等,但這些遇到的時候你用兩條腿都跑得贏。而澳洲也有鯊魚,不過你一定要游那麼遠嗎?

澳洲大部分動物對人類來說是溫和的,而且澳洲是有袋類動物的天堂,在野地裡跳來跳去的袋鼠絕對會讓你驚喜連連。


這是野生的袋鼠。袋鼠媽媽的育兒袋裡還有一個小寶寶,媽媽在吃地上的植物時,袋鼠寶寶也會跟著探出頭來一起吃。牠們出現於我在Kalbarri國家公園迷路的路上,就是幾乎在我萬念俱灰、決定要花三小時折返的那一刻出現。這條長約一公里的沙地有許多袋鼠在尋找食物,如果你稍微靠近、大約20公尺的距離牠們就會跳走了,別想要追上去,因為根本追不上,而且牠們的腿跟尾巴都非常有力,袋鼠如果想要攻擊你的話,牠們會用尾巴站起來,然後用那雙又長又大的腳踹你,這可不是斷一兩根骨頭就能解決的事。但別忘了袋鼠是草食性的,基本上都很溫和啦~

上面這張照片是我用80-200mm f/2.8所拍,這也是我走了五個小時拍到少數幾張使用望遠鏡頭的照片。如果你問我如果再走一次我還會不會帶這顆鏡頭?答案是會!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想到這一路上會出現袋鼠,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這個畫面如果用超廣角,或者是50mm拍,袋鼠都會太小,只有望遠鏡頭可以拍到這種畫面。

我見過多數的野生袋鼠,在你想要嚇牠們之前就會跑得遠遠的,像這樣:



嗯...也不是說拍袋鼠就一定要望遠鏡頭啦,咱們來看看動物園裡的袋鼠:

在動物園裡,你就算是要用魚眼鏡拍袋鼠也行,牠們就是不在乎!靠近不會跑、摸也不會反抗,反正不論你做什麼牠們都不會怎樣。因為這些袋鼠看過太多人了。

(這隻袋鼠好像蜘蛛人報社的老闆)


澳洲許多的動物園可以讓你購買飼料來餵養袋鼠。不過其實餵袋鼠吃飯的人實在太多,牠們早就飽了,看到人類靠近只會覺得煩而已,上面這張是少數還願意捧場的一隻。



台灣市區最明顯的鳥類是麻雀與鴿子,在澳洲則是這種海鳥。能見到的數量比鴿子多很多。牠們的脾氣與膽量也都比鴿子來得大,某些時候在牠們面前吃東西,你的食物可是會被搶走的喔!最常見的情況是在附有外座的咖啡廳,一群海鳥在搶食客人剛走剩下的食物。

這張照片是我用50mm f/1.8D光圈全開去拍的。



當我一個人在Port Hedland的露營區準備收帳時,發現還有一條幾乎沒吃的吐司,是不至於發霉但真的放太久了,看到它歪七扭八的形狀我就反胃,索性打開來撒給露營區的鳥類吃一吃。這附近有許多這種像是爆炸頭鴿子的鳥類,牠們的體型比鴿子小一點點,個性也比鴿子要來得膽小,而且飛的時候會發出一種很特別的聲音。

有人知道這叫什麼鳥嗎?牠飛的時候發出的聲音真的讓我難以忘懷,還請各位對鳥類稍有了解的朋友替小編釋疑。


雖然在Broome沒騎駱駝,但如果到了澳洲的中心Uluru附近,如果不參加騎駱駝的行程實在是對不起自己,而且當然要選日落的行程(超貴)。

澳洲除了有比人類還多的袋鼠以外,駱駝數也是全球之冠。這不是很奇怪嗎?這種本應出現在中東的動物怎麼會跑到澳洲來。原來在澳洲在19世紀,中東區域的人民為了運輸之用引進了大量的駱駝,例如我在Kalgoorlie的博物館就看到了早期這些礦場都使用駱駝運送金礦與機具。但20世紀初運輸工具的發展,這些駱駝也就再也不受到重用而陸續地被野放,大量自然繁殖的駱駝也產生了「駱駝污染」,在人類安全上出現了問題。2009年澳洲政府鼓勵人民撲殺駱駝來控制牠們的數量。而我參加騎乘駱駝的農場,出自於保護這些在沙漠中落單的駱駝,接收或者是提供牠們治療,馴化牠們並給予工作(載遊客),讓牠們免於被撲殺的危機。這些是帶隊的帥氣女牛仔告訴我的。

至於騎駱駝你不用擔心啦,牠們可以撐得起600公斤重。

在安全性上面,農場裡被馴化過的駱駝就沒關係,依照指示去摸、站對位置就可以了,但如果是野生的駱駝就不是那麼安全,各位如果在路上碰到野生的駱駝還是保持一段距離比較好。

上面這張照片是我在騎駱駝時,轉頭拍我後面跟著的那隻駱駝,而畫面右上角那塊則是著名的Uluru---全世界最大的單顆石頭,我建議各位,這輩子一定要親眼去見見這塊大得像山一樣的石頭。



看得出來圖中是海豚嗎?牠們的確是可以讓人親近的動物,但在西澳的Monkey Mia,不行。因為這裡是海豚保護區,每天早上七點半會有海豚餵食秀,但這跟你在某某海洋公園看到的那種不太一樣,保育員志工會帶著遊客站在海岸邊講解這些海豚的習性,以及介紹牠們每一隻的名字、個性等等。雖然前方是一片大海,但會定時跑過來的海豚就是那一群而已。在保育員的指示下你可以餵海豚預先準備好的魚,但你不能碰牠們,即便這些可愛的海豚以極近的距離在你腳邊游來游去。牠們當然也不會做一些高難度的翻滾跳躍給你看。而這片海域也是指定不能直接下水的,為的是讓海豚們盡可能地保持原有的習性,不受人類侵擾。

這是我在Monkey Mia的第二天傍晚,我看到情侶們划著小船回來、鵜鶘貼著水面飛行、早上認識的朋友在長堤上對著夕陽做瑜伽,而水裡的海豚慢慢的在水面上翻滾,就好像水面不斷的有個小翅膀冒出來畫個半圓形似的。這張照片我使用200mm拍攝,而為了讓背景的帆船再清楚一點,把光圈縮到f/5.6。拍的時候相機已經幾乎是貼在水面,隨便來一個小浪都能讓我的相機送修,幸好那天風平浪靜。



先前有新聞報導,澳洲有一種短尾矮袋鼠(Quokka)是世界上最開心的動物。你可以看到許多牠們對著鏡頭笑的照片。這種小型袋鼠就在西澳的Rottnest Island,在距離伯斯坐船半小時距離的一個小島上。牠們有點像是大老鼠,身體臭臭的,對人類幾乎沒有攻擊性,全部是野生的,但有些會怕人有些不會,不怕人的Quokka會在你腳邊找食物吃,但島上禁止餵食與觸碰Quokka,所以各位還是好好地遵守規定。如果想要跟他們拍照的話,或許你可以讓牠們相信你身上有食物,但不要給,也不要為了拍照而去碰牠們喔。

這張照片是我用Nikon的遙控器ML-L3控制D600所拍,我非常推薦各位使用這款小巧的遙控器,D750以下的相機都可支援。當時去Rottnest Island玩的時候我並沒有帶腳架(也沒有朋友),我僅僅是將背包丟在地上,然後把相機放在背包上而已,開啟遙控模式就可以好好的跟Quokka玩了(但是,不准觸碰、不准餵食謝謝。)



【IX】 善用HDR


通常數位相機所拍出來的照片在亮度上會與肉眼所見有所差異,例如用眼睛看天空本是陰天,上頭覆蓋白色的雲層,但用相機拍出來就是一片死白。又例如背對著太陽拍照人臉會一片黑,但實際肉眼所見卻不會,這就是相機的動態範圍比人類視覺還低的例子。

HDR(High Dynamic Range, 高動態範圍)指的並不只是你的手機能夠連續拍三張照片的方法,HDR是一種狀態,意思是是相片最亮到最暗的涵蓋範圍很大。一張高動態範圍的照片,在亮處依然會有細節,不會一片死白、暗處不會一片全黑;而低動態範圍的照片則是超過一定的亮度就一片死白、暗處黑漆漆的。

對於一般的狀況來說,低動態範圍當然不是好事,本來有雲朵的地方變成了一片死白,而躲在黑暗角落中的小貓拍下來卻變成一片漆黑。但這是數位攝影在目前技術的瓶頸。所以廠商發明了兩種提升相片動態範圍的方式,第一種是拍攝幾張不同亮度的照片,然後把這幾張照片合併,把過亮的地方用暗的照片去補、過暗的地方用亮的照片捕,合成後的照片就能達到高動態範圍。

第二種方法是只拍一張照片,然後用軟體把亮的地方拉暗、暗的地方拉亮。這樣也是一種高動態範圍。 


這是位在伯斯近郊的Fremantle的一個廢棄的發電廠,Fremantle給我的印象很像是淡水,如果是這樣的話,廢棄發電廠的位置大概就是漁人碼頭到沙崙海水浴場這麼近的距離。下午三點,我獨自一人跨過被剪開的鐵絲網、爬過破掉的玻璃窗(或者說沒一面窗是完整的),爬上沒有欄杆的樓梯,一切豁然開朗。

這張照片如果是單張拍攝的話,所有窗戶的位置都會變成一片死白,毫無任何細節,而畫面中的地板也會過暗。所以我在相機上做了些設定:使用包圍曝光(Bracketing)拍攝,分別是-3EV、0EV、+3EV三張照片,然後用修圖軟體Lightroom CC內建的HDR功能把三張相片合併,這樣就能做成高動態範圍的照片了。窗外的細節有了,照片中的地板也不會過暗。

我不建議各位獨自一人來這裡,因為你不一定會像我這麼好運氣沒遇到壞人。如果你真的要來,請穿保護腳的鞋子,因為地板上到處都是瓦礫與碎玻璃瓶。最後,這裡沒有任何安全措施。這張照片相機所在的位置前方沒有任何欄杆,因為恐懼,我幾乎是蹲著走過來的。這裡的確是讓廢墟控拍照的好地方。但請務必注意安全!



再舉個連拍三張合成的例子。這是澳洲中心的大石頭Uluru的一個小角落。一樣是正負3EV合成,這樣中間與左上角的景色才有細節,否則使用0EV拍照的話,這兩個區域都是白帥帥!什麼都看不見。


舉一個非用HDR拍照不可的例子:

一般來說,你很難、很難同時把月亮與地景拍進去,因為其實月亮在夜裡是很亮很亮的物體。除非你用Photoshop把月亮貼上去,或者利用HDR才能達成。

這張照片也是在Broome所拍的。這個非常有名的現象叫作Staircase to the Moon,中文稱為「月梯」。這也是Broome最出名的景觀,每個月月圓的前後共三天都會有許多遊客慕名而來。在傍晚月出的時候,月亮會在Roebuck Bay外的海平面升起,這時候月亮會呈現血紅色,而因為Roebuck Bay這個地方在退潮的時候會呈現超級廣闊的淺灘,所以月亮升起時的光線會反射在整個長長的淺灘上,就好像是梯子一樣,會有那麼一瞬間你會以為可以沿著這個梯子走到月亮上去。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從柏斯往北開車的原因,就是要看到這個奇景。到當地準備拍照的時候,一位布里斯本來的老伯伯說:「我等一下要爬著梯子上去找美女」,而他的老婆在旁邊笑著把手揮揮。

這張照片的拍法也是使用包圍曝光,正負3EV我覺得都還有點不太夠,所以用Lightroom合成三張照片之後,還拉亮了多暗部區域才看得到淺灘的左右暗部。

其實我應該早點跑過去拍的,這時候的月梯已經不太像月梯了。但如果你太早跑到淺灘的話會被岸上的人罵。另外,照片中指著月亮的人是我,幫我拍照的是我在Broome背包客棧認識的台灣人,我把腳架架好,對焦與設定都確認過,接下來就是請他們確認每次拍照都要聽到三次快門聲(因為有+-3EV),然後使用電話溝通,我站的地方距離岸上大約有100公尺,所以說有朋友同行還是很重要的,至少可以幫你拍張照片。

當時想想我還真大膽,就把相機借給認識才一天的人,幸虧我遇到台灣的背包客人都相當好呢!


舉一個不能使用包圍曝光做HDR的例子。

包圍曝光有一個缺點,就是它畢竟是三張不同的照片,所以這時間差會產生物體的位移。像是我前面那張指月亮的照片(其實是指天空而不是月亮)就可以看得出來月亮好像有一點點偏掉了。包圍曝光用來拍不會動的東西ok,像是建築物、風景等等可以。但如果是人的話就不適合。所以這時候你最好是拍一張,然後回家用Lightroom同時把亮部拉暗、暗部拉亮。

如果你要這麼做的話,記得使用RAW檔拍攝(不是每台相機都會有),RAW檔所內含的影像資訊會遠遠超過JPEG,其中看似過亮或過暗的區域都比較能透過後製的方式找回細節。所以如果這趟旅程對你來說很重要的話,我都會建議使用RAW檔拍攝,保留更多後期製作的空間。

如果前面的那些方法你都覺得麻煩,就打開iPhone上的HDR吧!也不用學什麼Lightroom了,按個鍵一次就全部完成啦!



【X】 太陽下山之後,注意天空


在這四處跑的旅程中,有個東西在你出國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按按快門,那就是天空,特別是在下午四點到晚上七點這段期間。有別於大家常提到的Golden Hour(意指日落之際讓太陽呈現飽滿的金黃色的那一個小時),我建議大家把這個時間拉長,從下午四點到變成黑夜之前這段時間,我都會一直注意著天空的狀況,特別是太陽下山之後我也不會輕易的把器材收起來,因為天空除了金色以外還有很多種不同變化。以下依照時間順序給各位幾個例子參考。

地點:伯斯,西澳
時間:5:38PM


那天我正要跟在背包客棧剛認識的朋友們前往Kings Park一起看夜景。這是走在路上看到的景色,而我覺得相機的色彩還無法呈現當時那令我震懾的天空,必須要透過後製,把色彩再調整得濃許多,才能夠接近我當時肉眼所見。



地點:Monkey Mia,西澳。
時間:5:40PM

在澳洲的日子我常常看到天空呈現這種淡淡的粉紅色,特別是在太陽剛落下的半小時以內,天還有足夠亮度的時候。



地點:40號公路,西澳
時間:5:45PM

這一個拍攝的日期比較接近夏天,所以雖然是5:45但太陽依然還沒有完全下山。這張照片其實是我開車開到一半,發現這個景後停車,再折回去拍的。有些景真的要使用望遠鏡頭才能好好表達。



地點:Lake Ballard,西澳
時間:6:00PM

太陽下山後再過一陣子,澳洲的天空會出現特別的紫色,而且存在的時間很短暫,最好看到的時候就馬上要拿相機了。這張照片是我在Kalgoorlie的下午,覺得市區太無聊,居然心一橫就決定往北方131公里更小的小鎮Menzies前進。這裡的Lake Ballard湖中央有特別的裝置藝術。通常這裡會是乾涸的狀態,但誰知道最近下雨,所以整個湖都成了爛泥巴地。在無功折返的路上,我看到了這個讓我心臟慢半拍的畫面,立即路邊停車,拍它數十張再回去。


地點:Monkey Mia,西澳
時間:6:11PM

時間再更晚,也更接近冬季。這個時候天空已經漸漸看得到星星了。只剩太陽落下的地平線上還有一小圈橘色的光線。我喜歡從船上傳過來那一圈圈的海浪,那讓我覺得很安心。

我覺得這些美麗的天空並不是澳洲特有,我相信台灣也一定有這些美麗的天空景色,但我們的樓房都蓋得太高,以至於那些美麗的天空都被遮住了。



【XI】 進階的拍攝方法


雖然文章的標題是十個,小編在此追加一個,但這些內容是一般的背包客可能比較少接觸到的。


會有這麼精細的照片並不是小編帶了什麼5000mm的怪物級鏡頭或相機,事實上,這張照片是我用iPhone4S拍的,那天我跑到伯斯天文台參加觀星的行程,導覽的老伯說看我很年輕,決定用學生票價賣我。現場有許多天文望遠鏡,天文學家會一一向你介紹這顆星體的故事,而且還可以拿著手機對著接目鏡拍照。

我問了那位邀我參加觀星行程的老伯Greg很多關於天文的問題,包含哈伯望遠鏡拍的Ultra Deep Field那張照片是位在天空的哪個區域,還有我們是怎麼知道各個星體的組成成分,以及科學家是如何描繪出銀河系的樣子等等。行程結束的時候我發現工作人員正在替老伯慶祝,原來那是他在那裡服務41年的最後一天。而我要走的時候,他還特別過來感謝我今天參加。我很慶幸在他天文學家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天聽他解說,真的非常開心。


這是位於Carnarvon小鎮,有名的OTC Dish衛星通訊碟。我很後悔沒有跑到畫面上來當作比例尺,讓各位看看這個OTC Dish到底有多大。我使用的鏡頭是超廣角,即使相機幾乎是已經貼在地面上抬頭拍照,但還是沒有辦法把整個巨大機械拍進去。那個有OTC三個字母的方櫃其實就跟一個大型貨櫃差不多大,最上面的碟面直徑接近30公尺,抬頭看的時候雙腿會不自覺的發軟。

這張照片是我用間隔攝影連續拍攝一個小時,每張曝光時間30秒。然後再把這一小時的所有照片用軟體併成一張,做成星軌。

然後其實這是我第一次拍星軌照片:P


我在伯斯的超級好朋友說他想藉著在國外的機會拍一些「特別的照片」做紀念。我就請我的家人把這些東西從台灣寄過來。其中包含了我的第二支閃燈、一支燈架、兩個閃燈觸發器、小腳架以及80-200mm鏡頭。

當然,哪個神經病的背包客會帶這些根本沒有必要帶的東西?我相信各位如果有這些器材的話,一定具備有判斷該帶哪些攝影器材的能力,而這些(除了鏡頭)真的不是你會在旅行中所需要的。但我的朋友其實是想拍婚紗,所以我想要把我的畢生所學全部用在他身上。因為這位朋友實在是對我太好了,我能在澳洲有工作、有地方住、甚至有飯吃都要感謝他。我想要用盡一切所能讓他獲得最好的照片。所以,重是值得的。


有了閃光燈與塑光設備能玩的其實就很多了,我還在我們住的sharhouse幫室友們拍了一些大頭照。


這張照片是在Fremantle附近的廢棄發電廠所拍,我的頭上約五公尺的地方有一盞燈,還裝了一把柔光傘,模特兒後面的那盞燈則是裝了暖色膠片。至於為什麼裝色膠片,沒有為什麼,我就是想裝看看!但我很喜歡那道光線灑落在她背後的樣子。

這個地方真的不安全,滿地都是碎玻璃跟尖銳的石頭,如果你要到這種廢墟拍照請記得先準備一支掃把,先將那些會傷到人的碎片掃開。拍照固然重要,但安全依然是第一唷。



這張照片在我的右側使用了柔光傘打亮男生。澳洲的建築與街道我認為滿適合拍婚紗的。


好了,其實我最想拍的就是這一張。這出自於我在跟朋友討論拍攝場景的時候的對話:

「我想要用銀河當作背景,然後你們坐在某一個風車與水塔邊仰望星空。」我看著手機上的清單問。『你是說,坐在給水塔上嗎?』
「嘿!!你跟我想的一樣嗎!!你該不會玩過太七吧!」
『當然啊!!我聯考前一天還在養金色陸行鳥咧!!』

而這個拍照的地方是我在正式拍攝前特地去找的,其實當時我只是朝著內陸亂開車找點,發現馬路邊緣約100公尺的地方有一個風車跟水塔,我就把這個位置標記起來。這裡是內陸小鎮Brookton,距離伯斯約140公里,我們查了月相表,選了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傍晚五點就從伯斯出發。誰知道七點到Brookton的時候天空是烏雲一片,別說星星了,雲層根本連一點縫都沒有!氣象說晚上11點會變成晴天,由於我不想浪費這次難得的機會所以堅持留到11點再看看。結果沒想到時間一到,謝天謝地!天空的雲全部散去,我們也才開始換服裝、上器材,開始工作!實際開拍已經是晚上12點,氣溫約8度,我穿著羽絨衣,但女生穿著無袖的禮服在拼命發抖。

這種照片難拍的地方在於「不能動」,相機的設定是ISO5000 f/3.5曝光時間是30秒!意思就是說我眼前的這一對小情侶要30秒鐘不動,我甚至要他們盡可能的放慢呼吸(最好是不要呼吸)。在閃燈的部分,我頭頂兩公尺有一盞全出力的SB900,並且使用柔光罩;在水塔的後方也有一盞燈對著那扇風車。我們在同一個位置拍了2個小時,就這張讓我最滿意。我向各位保證,這張照片完全沒有做剪貼或形狀的變化,只有調整過對比、銳利清晰度與筆刷去刷過亮暗而已。能夠得到這樣的結果我們都超開心的。




【小結】拋開限制與規則



在旅行的時候,重量是很大的重點。所以我並不建議各位像我一樣帶著這麼多器材去拍照,因為光一天下來就能夠讓你腰酸背痛好久,然而,如果你是要在那裡長住一段時間,而且你對於攝影真的很有熱情的話,那也不妨將那些你很熟悉的器材帶去。不過到現場才發器材少帶的話也不會怎麼樣,因為與其懊悔為什麼沒有帶某顆鏡頭,不如去想要怎麼用現有的資源去達成你想要的畫面。那如果某些照片真的沒有特定的器材就無法捕捉的話,就好好的坐下來用眼睛看吧!旅行中的成長與體會你是拍不出來的,雖然這麼說有點太天真浪漫,但有些時候不妨去體會當下,把相機放著好好的觀賞眼前美景,那種同時結合影像、聲音、氣味、溫度與四周所有環境打包在一起的畫面印在腦海中,那樣的感受往往會保留的比拍攝一張照片來的永久,我想你一定有過那種經驗。所以即使沒拍到,你還是在現場感受到了,這對你的人生一樣獲益無窮,眼前的美景一樣會在未來你感到辛苦的時候從腦海中出現,那會成為滋養你人生點滴的精華。

另外,請別遵循某些攝影的「規則」,規則是用來打破--或者你可以不要理它。例如什麼三角構圖、黃金比例或什麼這樣拍就會好看的方式。這些規則也是根據許多攝影的前輩在拍攝極大量照片之後整理歸納出來的結果,但並不代表你一開始遵循這些結果就能夠獲得跟他們一樣好的照片。就像我們中文說得好並不是因為我們先學文法再學會話,而是因為我們每天都在使用它。我認為拍照也是一樣,你必須要先拍攝大量的照片之後,回頭看看你到底都拍了些什麼,什麼樣的主題出現在你的照片最多?拍攝什麼樣的內容讓你最感興趣?你最喜歡用什麼樣的角度來呈現?這樣反覆回頭看你才能找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你才能了解你這趟旅程需要用什麼樣的器材、會想要捕捉什麼樣的東西。而如果你還在摸索的路上,那還是老話一句:「多拍、多聽、多看」,保持對於世界的好奇心,多瞭解事情發生的現況,多觀察事物的細節,這樣才可以讓你的照片走出自己的風格,我相信這也是學習拍照的首要途徑。


在此謝謝在澳洲所有幫助過我的朋友,也感謝你的閱讀。如果你覺得這篇對你有幫助,或者最近你或你的朋友要出國打工旅遊的,也請向外分享出去吧!


-------------------------------------
最後,其實大多數的出遊都是我一個人自己去的。對於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外國人來說風險頗大,所以小編並不建議各位像我一樣獨自一人開車、一人跑到廢棄的發電廠、一人前往國家公園、在夜晚開車或晚上一人在外亂晃,或是一個人晚上開車四處亂晃,雖然沒有任何同伴的旅行往往可以激發出許多拍照靈感,但小編會安全地回來只是運氣好而已。建議各位還是結伴同行、小心為上,畢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唷!
--------------------------------------

在澳洲打工旅遊的這一年,我每天都會po一張照片,並且以1/365的方式一天寫一篇文章,像是日記一樣,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也請移駕到我的臉書。另外這些照片是有版權的,在使用前也請注意相關法規。



延伸閱讀:
[分享]讓旅行相片更有趣的10種拍攝方法
[D600] 墨爾本打工旅遊紀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