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十八歲考到駕照,需要買一台機車代步(我老家非常鄉下,沒機車哪都去不了)
那時候根本連打檔車都不會騎
但是就是想買FZR150 (FZR150在1998年就停產了)
還好運氣很好買到一台狀況很好的
一上車沒人教就會騎了(有概念但沒騎過打檔)

好吧,也許我天生就是機車魂吧

但因為小時候父母親在梨山賣水果,當時的中橫根本就是重機車隊的後花園
所以從小我看到重機就好興奮
尤其是看著那180 / 190的後輪,心裡早已種下重機的種子

來到2000年考上了大學
那時正是日劇最輝煌的年代,“魔女的條件”裡面瀧澤秀明騎著小黃峰是如此的吸引人
所以就在2001年把FZR150賣掉+暑假打工的錢
買了身平第一台重機:
Hornet 250
1999年出廠,從日本來就配了W'RS尾管,當初好像買10萬左右吧(年代太久忘了)

騎了幾個月我姐夫說他想騎,所以就賣給了姊夫
但當時黑車失竊率之高(不見了也沒辦法報案),沒幾個月就.................

賣掉Hornet後,開始找尋下一台目標
沒多久找到一台1995年RVF400(也是十萬出頭吧)
以前不懂這台車的珍貴
現在想起V4的怪怪聲浪,加上特殊規格火星塞
(在那年代又貴又難找,重點5000km左右就很難發需要換)
單搖臂,NSR250的鋁鎂合金輪框
還真是懷念

當然,這台車是我玩車的啟蒙老師,包括第一次磨滑行塊

只是人的慾望是無窮的
2002年左右暑假跑去工地打工,加上RVF賣掉的錢
換車瞜

1999年R1,第一代的R1
當初號稱台灣沒有原漆的,因為車子太野都摔掉了
但我這台從日本過來可還是原漆歐
還配了Yoshimura尾管,從此我也成為吉村的愛用者
這台當初買了約十六七萬的樣子
(後面那台是748R,又是經典)


但是前面已經說過,第一代R1可是號稱沒有原漆的
當然我也不能是例外,二個月後就是這樣了....

當然修好後這台車陪我渡過接下來的大學生活直到當兵

2005年退伍後開始在社會闖蕩
雖然經濟能力非常不穩定,加上重車已經開放一陣子了
社會上早已沒有無牌車的生存空間
最後買了一台2004年的CB400SF
當初一年多的車約16萬左右吧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變顏色
因為要是我騎到現在,應該可以賣個20萬,哈哈哈


但是年輕氣盛,心裡還是想著跑車,想著在汶水奔馳
享受研究滑行塊磨到哪個角度,改善騎車技巧的日子
2007年領到人生第一筆分紅,來吧,換車吧

就著樣,買了這台2005年636,花了二十多萬

2007年,台灣舉辦有史以來最大的台南大會師,慶祝開放快速道路
當年號稱超過5000輛,真的是盛況空前
那時載著現在孩子的媽一起參加
第一天從新竹出發去台南還蹦蹦跳跳的,第二天連爬上機車都沒力
哈哈,讓她體驗到跑車的利害了吧
在這也要給所有跑車後座一個掌聲


當然,這台636陪了我和我老婆走過許多美好的日子
包括


至於636的下場呢?
基於我上車前滿嘴仁義道德,上車後就會得了失憶症
2010年1月,它陣亡在我最熟悉的台灣地下賽車場~~北台三
(直接報廢當零件車了)


而我呢?很幸運的只有一截脊椎壓迫性骨折
就坐著睡了三個月(躺著睡會痛醒),然後當氣象台當了3-4年
但真的很幸運,現在也沒留下什麼後遺症

至於我老婆,真的被我嚇壞了
所以我也承諾他不在馬路上騎跑車
但我老婆看著我沒車騎的眼神
她說我眼中的自信都消失了,所以在車禍後3個月
我又買了一台車
理由是需要復建,哈哈哈


為什麼會買XJR
原因很簡單,我十幾歲愛上重機時
真正的街車就是引擎很大,有很多散熱片,就是男人的象徵
現在所謂的街跑,實在不是我腦海中的 Man bike

沒想到一轉眼,這台車已經陪我第7年了
也沒有讓我發生任何事故
而它,載著我和我老婆,環島了三次


而我兩個女兒,也早已習慣重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而我親愛的老婆,也拿到了駕照


這幾年,也和老婆到日本騎車了幾趟




感謝我老婆陪我上山下海
也跟老婆約定好結婚20週年要騎XJR去住涵碧樓(那時候車都18歲了)

因為騎車,所以認識了許多好友
也開拓了自己的視野

雖然這篇文章要結束了
但我的重車生活還會繼續下去
直到我老了,騎不動了

你的重車生活呢?我想也一樣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