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zzard在全球留下的第三座巨型銅像,《魔獸爭霸》系列要角巫妖王阿薩斯降臨中台灣!適逢成立25週年,加上台灣Blizzard的強力爭取與台中市政府的全面配合,台灣玩家得到了這座高達3米的傳奇角色銅像,讓阿薩斯以統御天譴軍的霸氣進駐台中市草悟道。作為Blizzard旗下作品群中最為代表性的角色之一,阿薩斯.米奈希爾這個充滿戲劇性、傳奇性與悲劇色彩的經典人物,即使從故事舞台已經退出數個篇章仍坐擁最高等級的人氣。這座Blizzard紀念25週年的阿薩斯銅像將至少在草悟道矗立8年的時間,前往朝聖之前,先讓我們複習一下這名天譴之王的傳奇生平。


2016年美國知名遊戲開發公司Blizzard創立屆滿25週年,這25年間Blizzard留下數量雖不算極為大量,但一款款都極為深得玩家喜愛的經典作品群。《魔獸爭霸》、《星海爭霸》、《暗黑破壞神》三大台柱深耕多年在全球抓住大量玩家的心,近年更拓展出《爐石戰記》、《暴雪英霸》與被戲稱毒品的《鬥陣特攻》。在台灣Blizzard作品雖然很早就開始風行,但是能擁有如今的廣大支持者,阿薩斯登場的《魔獸爭霸3》與大量自訂地圖(如DOTA)確實是一大關鍵推手。


這些作品同時也孕育出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人物,但就算綜觀Blizzard旗下所有作品,如果想要找出一名最能「代表暴雪」的角色,說實在還真的很難找出比巫妖王阿薩斯更適合的選擇。他是一整張資料片的主角,是《魔獸爭霸》的劇情要角與《魔獸世界》內位格最高的頭目之一,他有著傲視群雄的王者霸氣,他曾經是最正義而良善的一國王子卻墮落為人世最大的威脅。


毫無疑問,阿薩斯.米奈希爾的生平在Blizzard旗下所有作品中具有高度傳奇色彩、最動人的悲劇發展與最峰迴路轉的戲劇性。這一切讓這名2002年《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才首度登場至今14年的角色,成為最能代表Blizzard一路走來25年軌跡的存在。台灣玩家得到的這座雕像,Blizzard在全球也僅僅留下三座的巨型藝術銅像,不是別的角色,正是巫妖王阿薩斯。


撇開台灣夏天熱到令人煩躁的天氣,和巫妖王平素坐鎮寒冰王座的森冷氣息印象上完全不符合的小問題之外,不是隨隨便便一個角色而是將阿薩斯帶來台中,對台灣玩家來說實在是誠意十足的待遇,全台灣玩家現在都能經過國內旅遊的路程,前往朝聖原本只有美國爾灣市Blizzard總部與法國凡爾賽Blizzard歐洲總部才能得見的銅像作品。


這尊為了Blizzard創立滿25週年打造的銅像高達3公尺,由台裔藝術家Steve Wang一手主導鍛造。為了讓他能如字面意義的「永世流傳」,阿薩斯雕像以青銅完整打造。對Blizzard與Steve Wang來說這件工程都是一個全新的挑戰,讓他們學會許多全新的鍛造工法。阿薩斯雕像在美國鍛造完成後海運至台灣,於台中草悟道組裝與台灣的玩家們見面。這尊雕像光是披風部分就重達450公斤,因為有海運需求,加上台灣是颱風頻繁的氣候帶,承受強風會不會有問題?這些都是讓他們反覆推敲的問題。


在Blizzard美國加州爾灣市的總部門口有一尊獸人狼騎兵的雕像,法國凡爾賽歐洲總部則有另一尊刀鋒女皇的雕像,即將定居台中的阿薩斯雕像是Blizzard在全球打造安置的第三尊巨型銅像,揭幕的這一天(7月25日)台中市長林佳龍親臨現場參與揭幕,表示非常開心Blizzard願意將雕像藝術品放置在台中,作為以文化藝術為重點發展項目的台中市而言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雖然未能親臨台灣參與揭幕儀式,Blizzard總裁Mike Morhaime仍然錄製了一段給台灣玩家的話語。


放置阿薩斯雕像的位置是台中草悟道南端的市民公園,在台中市的規劃中北起科博館南至美術館這一段正是台中著名的文化景點,在阿薩斯雕像進駐之前就聘請有公園保全定期巡邏維護藝術品,台中市新聞局長卓冠廷也強調台中市民是很有水準的,相信不會發生惡意塗鴉、破壞等情況,阿薩斯在這裡將會「過得很好」。


許多玩家應該很好奇,雖然阿薩斯確實是一個很代表性的人物,但「為什麼在台灣放置的雕像是阿薩斯」?為什麼不是其他和風土印象不那麼突兀的人物,或其他人氣角色?本次特地來台參與揭幕的Blizzard動畫與創意研發製作總監Phillip Hillenbrand提到,這是與台灣Blizzard溝通討論後的結果,評估過所有大家熟悉的角色中最具代表性且高人氣的選擇。Blizzard台港澳董事總經理Eddy Meng則補充不只是因為阿薩斯在遊戲中地位重要,也因為今年適逢25週年,希望雕像的主題是一個能代表Blizzard整個25年歷史的角色。


而雕像的動作之所以是橫舉霜之哀傷這個經典Pose,Phillip解釋是因為認為這個動作最具有代表性,同時霸氣十足,雖然阿薩斯坐在寒冰王座上的印象也很經典,但那還被冰在冰塊中似乎少了點氣勢(笑)。Phillip也提到,自己在Blizzard工作十年時間,加入的第一個專案正是《巫妖王之怒》的開場動畫製作,對他來說看到阿薩斯雕像問世就有如在總結自己十年來的經歷,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雕像,巴不得在現場多繞兩圈、多看幾眼。


這樣一座雕像究竟耗資多少成本打造也是讓人好奇的問題,Eddy沈思一段時間後表示這實在非常難回答,因為如果僅僅是計算材料與人力成本或許可以抓出一個數字,但這座雕像不是商業產品而是一個藝術品,作為藝術品有太多背後的歷史、設計的靈感、克服的問題,如果要籠統的講只能說這些都是無價的,很難給出一個「價格」。而且Blizzard是抱著給亞洲玩家一份禮物的心情打造這份雕像,既然是禮物,一般就不會去詢問價格了。


但林佳龍市長致詞時其實稍稍說漏了嘴,這尊雕像的成本粗估會在千萬台幣以上,而且市府團隊一致強調整個鍛造、安置與展示過程,完全由Blizzard方面出資,一分台中市的公帑都沒有使用,非常感謝Blizzard在整個過程的用心。新聞局長卓冠廷也期許,希望許多國內外玩家會因為這尊雕像的存在而有到台灣旅遊的理由,反過來也能有更多旅經台中的遊客能透過雕像認識阿薩斯與Blizzard。接下來台中市將會把阿薩斯雕像視為重要景點,在旅遊推廣上大力推薦。


揭幕之後,我們能從相當近的距離端詳欣賞這尊精美的阿薩斯銅像,盔甲的細節、披風的布料質感、動作的氣勢,各方面都是我們印象中的那個阿薩斯,即使是很熟悉的角色,看到他作為雕像實際出現在眼前還是覺得有種觸動感。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今天的天氣實在是非常炎熱,與阿薩斯的森冷印象大相逕庭,工作人員還要提醒大家別與雕像太過靠近⋯因為青銅材質在烈日曝曬下溫度會「有點高」。















◎ 30秒說不完,有點長的「巫妖王」阿薩斯生平回顧

知道有這尊雕像的瞬間,應該就不少朋友興起想前往朝聖的念頭。別急,Blizzard與台中市政府簽訂的合約,這尊巫妖王阿薩斯銅像將在草悟道擺放至少八年的時間(至於八年後是會遷移、續放還是其他處置目前還沒有規劃),台灣的大家有很充裕的時間可以和阿薩斯相見歡。在正式前往朝聖前,藉此機會正好讓Randal帶大家複習一下「阿薩斯.米奈希爾」在《魔獸爭霸》系列的生平故事!

《魔獸世界》的玩家們對巫妖王阿薩斯這個角色的熟悉自不用說,經歷過3.0《巫妖王之怒》資料片的玩家對於這名寒冰之王的印象更是十足深刻,這個形象也成了阿薩斯之後前進萬象界域的樣貌。在成為巫妖王之前波瀾轉折的人生,則是呈現於前身作品《魔獸爭霸3》與其資料片《寒冰霸權》之中。


「巫妖王」顧名思義為巫妖之王,傲視天譴軍的統帥者。這個透過瘟疫散佈無盡產生不死軍團的恐怖勢力,起始於燃燒軍團惡魔基爾加丹的謀劃。《魔獸爭霸2:黑暗之門》資料片故事終局,利用德拉諾獸人進攻艾澤拉斯的計畫完全失敗後,基爾加丹抓住了利用傳送門逃離的獸人老薩滿耐祖奧,將這個背叛的傀儡角色肉體撕成碎片,靈魂禁錮於鎧甲上並冰封於北裂境的寒冰王座中,成為初代「巫妖王」。


基爾加丹同時賦予了耐祖奧崛起天譴軍團的黑暗力量,但隨著時間推進也證明這個舉動帶來超出基爾加丹想像的發展,最終天譴軍團完全脫離了燃燒軍團的掌控自成勢力。而阿薩斯人生的悲劇轉折也在耐祖奧成為巫妖王時種下遠因:表面上是為了網羅有力的執行者,暗地裡耐祖奧也為了脫離基爾加丹的掌控而蓄積實力,之所以如此無所不用其極也要將阿薩斯誘導成為死亡騎士,正是試圖準備一具能脫離寒冰王座的軀體。眾人各有各自的陰謀,但誰也沒真正達到想要的結果,圍繞阿薩斯的陰謀漩渦終局,耐祖奧被阿薩斯完全抹去了意識奪走巫妖王的力量,基爾加丹沒能成功征服艾澤拉斯也失去對天譴軍的控制。

阿薩斯更是失去了原本應該擁有的一切,光明的未來、一帆風順的人生、家人、戀人、地位、子民、榮譽、良知,只剩下與黑暗無盡拉扯的執念。


在故事走到我們最熟悉的《巫妖王之怒》前許久,讓我們從頭回顧一下阿薩斯自光明墜落黑暗深淵的生平。

阿薩斯.米奈希爾,是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之子,在祝福聲中降世的人類王國「羅德隆」王子。這個角色首度實際登場的系列作品如前所述是《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中的人類故事戰役篇章,不過在進入這段故事之前先讓我們回顧一些背景。


不久前《魔獸:崛起》電影上映前,Randal和大家分享了一些時空背景與人物角色的回顧,大致為大家建立一些關於《魔獸爭霸》歷史中人類與獸人先後兩次大戰爭的輪廓。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從以下兩個連結看看這兩篇文章,尤其是時空篇,與接下來要說書的內容有相當大的關聯:
《魔獸:崛起》觀影前談艾澤拉斯:時空篇
《魔獸:崛起》觀影前談艾澤拉斯:人物篇

在人類與獸人的第一次戰爭期間,暴風城首當其衝被穿過黑暗之門而來的獸人大軍踏平,安杜因.洛薩爵士、法師卡德加等人帶領王子瓦里安.烏瑞恩為首的殘存者向北方求援,對象正是另一個人類王國「羅德隆」。之後人類七王國組成了以羅德隆為首的「羅德隆聯盟」,由洛薩爵士領軍開始向獸人展開反擊,這段歷史紀錄的第二次戰爭也就是《魔獸爭霸2:黑暗之潮》的劇情。


人類七王國在上篇文章也被提過數次,究竟是哪七個呢?這裡我們就來數一下:暴風城王國(《魔獸世界》中人類玩家所屬)、羅德隆王國、吉爾尼斯王國、達拉然王國、奧特蘭克王國、激流堡王國、庫爾提拉斯王國。這篇的重點是讓大家回顧阿薩斯的故事,就不一一詳述每個王國的地理狀況與歷史發展,如果大家有興趣,我們再看是回文或另外開一篇聊聊。

在阿薩斯的故事中,主要關聯的會是羅德隆王國、達拉然王國與庫爾提拉斯王國。

在前往羅德隆期間,瓦里安與年齡相仿的羅德隆王子阿薩斯.米奈希爾結交為好友,這段發生在紀錄中的故事是阿薩斯在歷史故事中最早登場的時間點。作為羅德隆的王子,阿薩斯從小就受矮人盟國鐵爐堡的領導者麥格尼.銅鬚之弟,「山王」穆拉丁.銅鬚教導學習作戰技術,與穆拉丁培養了亦師亦友的關係。

▼穆拉丁.銅鬚是銅鬚矮人中的「山王」,這個稱號只有那些一族中最強的戰士能擁有


時光飛逝,第二次戰爭結束,聯盟遠征軍的卡德加等人也從另一邊將黑暗之門關閉,艾澤拉斯大陸迎來一段和平的時光。成長後的阿薩斯在這段時間內受初始的聖騎士之一,「光明使者」烏瑟的教導而成為一名出色的聖騎士,揮舞聖光的鐵鎚為保衛羅德隆的人民而戰。

▼「光明使者」烏瑟是艾澤拉斯上的第一位聖騎士


成長為青年的阿薩斯與人類盟國「庫爾提拉斯」王國領導者年齡相近的女兒,珍娜.普勞德摩爾相識,因為意氣相投,很快發展為戀人關係。師從達拉然大法師的珍娜兼有美貌與才華,與阿薩斯之間宛如天作之合,成為令人稱羨的一對。


好景不常,就在一切看似順利美好時新的危機再度造訪艾澤拉斯,一種不知名的瘟疫在羅德隆境內開始蔓延,得到這種瘟疫而死的人會復活為不死生物到處遊蕩,並將瘟疫散播更開。多年以後的現在我們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這是在燃燒軍團背後操弄下,第一代巫妖王耐祖奧透過詛咒神教散播的瘟疫,為了結成不死部隊「天譴軍」以達成燃燒軍團征服艾澤拉斯的目的。

這便是《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中人類故事戰役的開端。


當時為了查明瘟疫的真相,阿薩斯與白銀之手騎士團前往疫區調查,在阿薩斯與珍娜的聯手下擊殺了詛咒神教的死靈法師科爾蘇加德。這時一名名為瑪爾加尼斯的驚懼領主突然出現,以各種方式激怒撩撥阿薩斯。瑪爾加尼斯聲稱他已將一批被瘟疫污染的穀物送往羅德隆的城市斯坦索姆。為了阻止瘟疫在斯坦索姆蔓延,阿薩斯與聖騎士們趕往斯坦索姆攔截這批穀物,卻遲了一步。帶有瘟疫的穀物已經被送入城中,很快的斯坦索姆將與其他疫區一樣,開始有人死於瘟疫並復活為不死生物,最後終將化為一座死城…甚至威脅羅德隆的其他領土。

▼經歷過《魔獸爭霸3》的玩家對「驚懼領主」這個英雄單位會相當有印象,在正式統一翻譯前大家習慣的稱呼是「魔將」,一支被燃燒軍團在異星吸收,名為「納斯雷茲姆」的狡詐種族


就在這裡,阿薩斯下了一個他一生中最受爭議的決定,也是讓一名身為聖騎士、擁有大好前程與光明未來的大國王子,踏上墮落之路的起點。阿薩斯認為必須殺光斯坦索姆內的所有居民以防止瘟疫蔓延開來-即使他們尚未病發,也還沒有成為不死生物。他的導師,聖騎士烏瑟當然不同意這個放棄尋找其他可能性的瘋狂的舉動,戀人珍娜也無法認同而離去。這讓阿薩斯感到打擊,但更堅決自己為了整個羅德隆王國的決定,阿薩斯對忠實的親信下達屠城命令,展開驚世駭俗的斯坦索姆大屠殺。


在《魔獸爭霸3》之中,我們必須親手操作人類部隊達成這次屠城,更瘋狂的是同時瑪爾加尼斯也在殺死居民並復生為不死士兵,這場屠城變成了人類與惡魔在屠殺無辜民眾的競賽。即使出發點再怎麼充滿大義,阿薩斯的屠城舉止也難以脫罪,如果他還擁有正常的理性或許能想清楚。但從與科爾蘇加德的遭遇開始,一路經歷瑪爾加尼斯的撩撥與斯坦索姆的事件,一連串都是設計好的圈套,在巫妖王耐祖奧的陰謀下誘使阿薩斯在理性與衝動的平衡之間崩潰,並逐漸走上難以挽回的墮落之路。

3.0《巫妖王之怒》資料片中,協助青銅龍導正歷史事件的時光之穴副本內追加了「時光之穴:斯坦索姆的抉擇」這個副本,同樣讓玩家再度臨場體驗阿薩斯的脫序舉動。


在斯坦索姆屠城最後,瑪爾加尼斯沒有與阿薩斯分出勝負,留下叫阿薩斯去大都⋯不對,去北裂境找他的留言。還好不是大都,不然過20幾年可能阿薩斯還沒走到(?)。一切都如耐祖奧的計畫,阿薩斯在誘導下向北裂境前進。在長期航行終於登陸北裂境後,阿薩斯的部隊為一群先到達的矮人解圍,這群被不死族圍攻的矮人部隊赫然是阿薩斯的老師與老友,矮人穆拉丁.銅鬚所率領。這名戰士兼探險家為了尋找傳說中的符文劍「霜之哀傷」而來到北裂境。

▼符文劍是死亡騎士的標誌武器,當中霜之哀傷也是地位極為特殊的一把


▼隨著阿薩斯殞落,霜之哀傷也被灰燼使者擊碎,在《軍臨天下》中碎片將被重鑄為死騎的專用神兵


為了殺死瑪爾加尼斯,阿薩斯開始認為僅僅只有戰技與聖騎士的力量是不夠的,穆拉丁的話語讓他下定決心要取得這把符文劍。為此他甚至忽略泰瑞納斯王召回他的命令,並聘請傭兵將自己部隊的船艦摧毀以堅定手下破釜沈舟的決心。在達成目的之後,阿薩斯甚至誣指嫁禍這些受他委託的傭兵,揮軍將他們殲滅。因為對瑪爾加尼斯的執著與無路可退的焦躁,讓阿薩斯開始不擇手段,深陷黑暗之中。

在阿薩斯與穆拉丁終於找到霜之哀傷被封印的洞窟時,穆拉丁因為感受到劍上符文將帶來不詳的力量,力勸阿薩斯放棄將霜之哀傷取走的打算。但已經不惜一切只想打倒驚懼領主的阿薩斯仍然將符文劍給拔出,就在這個瞬間,符文中來自巫妖王的邪惡力量佔領了阿薩斯的心智,讓這名年輕的聖騎士丟棄了聖光的加護,墮轉為一名死亡騎士。

▼《巫妖王之怒》中重現阿薩斯取劍情境的霜之哀傷洞窟事件


身為人類王子與聖騎士的阿薩斯.米奈希爾自此從世界上消失,只剩下死亡騎士阿薩斯。先前也幾次和大家分享過,《魔獸爭霸3》中登場,並在《魔獸世界》持續有戲份甚至成為玩家英雄職業的「死亡騎士」與《魔獸爭霸2》登場的死亡騎士有本質上的大幅差異。二代中的死亡騎士是古爾丹將獸人靈魂以邪法裝載進戰死人類的軀體而成,典型代表為泰朗.血魔。三代後的死亡騎士則是接受了巫妖王黑暗力量(伴隨對巫妖王忠誠的精神控制)的強大戰士,有活生生墮落的例子如阿薩斯,也有死後復活為死亡騎士的例子,如達瑞安.莫格萊尼與亞歷山大.莫格萊尼父子。


在阿薩斯拔出霜之哀傷時,力量爆發飛散的碎冰擊中了穆拉丁,從《魔獸爭霸3》的演出來看穆拉丁就像殞命於此,但在《魔獸世界:巫妖王之怒》中這個設定被吃書推翻,穆拉丁受到了瀕死重傷而記憶混亂,在3.0巫妖王戰役落幕之後回到鐵爐堡,領導麥格尼因故化為石頭之後群龍無首的銅鬚矮人,現為統治鐵爐堡的三鎚議會內的銅鬚矮人代表。


至於瑪爾加尼斯呢?阿薩斯取得霜之哀傷之後墮落為死亡騎士,但促成這一切的執著心也就是殺死瑪爾加尼斯並沒有消散,在霜之哀傷的威力下瑪爾加尼斯不敵阿薩斯而死。但⋯從後來越來越完整的設定中我們知道,燃燒軍團的惡魔即使肉體消散,只要存在扭曲虛空的靈魂還在就能夠再次復活,所以這時瑪爾加尼斯的「死」只是暫時的假象。事實上在這之後,瑪爾加尼斯在許多地方都還有戲份,包含3.0時將血色遠征軍誘導至北裂境的新壁爐谷。


已經成為死亡騎士的阿薩斯回到羅德隆,在臣民與父王不知情的歡迎下,露出冰冷的刀刃,親手殺死了父親泰瑞納斯,並毀滅了羅德隆王國,為自己作為王子的人生與王國的歷史劃下句點。如今羅德隆王國只剩一片廢墟,地底下廣大的地下水路與牢獄空間「幽暗城」在數年後被希瓦娜斯率領的被遺忘者佔領作為據點使用。


作為人類王國王子的人生落下帷幕後,阿薩斯以巫妖王麾下死亡騎士的時間活動了一段時間,這段劇情也正是《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中緊接著人類戰役的不死族劇情戰役內容。在這段故事中,阿薩斯在父親之後又在安多哈爾弒殺了自己的恩師,為保護先王遺骸而戰的聖騎士「光明使者」烏瑟。


之後死亡騎士阿薩斯領軍踏破了高等精靈的國家奎爾薩拉斯,利用太陽之井的能量將先前殺死的死靈法師科爾蘇加德復活為後來大家熟悉的巫妖形象。在攻破奎爾薩拉斯的過程中,領軍極力反抗的是高等精靈遊俠希瓦娜斯.風行者,不敵天譴軍的排山倒海與死亡騎士之力戰死之後,阿薩斯將希瓦娜斯復活為黑暗遊俠留在身邊。

▼風行者家三姐妹中戲份最多的是身為二姐的希瓦娜斯,在《軍臨天下》中也有極為重要的劇情位置


希瓦娜斯之後在巫妖王耐祖奧力量減弱時擺脫了精神控制,率領同樣境遇的不死族組成被遺忘者加入部落陣營,這是發生在《魔獸世界》開始前不久的另一段故事。奎爾薩拉斯被滅國時沒能在場守護的王子凱爾薩斯.逐日者悲憤下領導起殘餘的同胞,為了不忘血仇將種族名稱改為「血精靈」,之後更在伊利丹陣營的有意操弄下叛離聯盟,前往外域。

▼被遺忘者的不死族自不用說,某種意義上,血精靈也是阿薩斯一手催生的陣營


摧毀奎爾薩拉斯之後的下一步,阿薩斯與科爾蘇加德在巫妖王耐祖奧的命令下揮軍前往魔法王國達拉然,目的是為了搶奪神器「麥迪文之書」,利用這個神器的強大力量他們將能召喚燃燒軍團的首領之一,薩格拉斯的副手阿克蒙德來到艾澤拉斯。雖然大法師安東尼達斯率領達拉然的力量極力抵抗,最終阿薩斯仍舊達成了阿克蒙德的召喚(有玩《魔獸爭霸3》劇情的話,這段是你控的)。



阿克蒙德現身之後,以強大力量將達拉然完全摧毀,這也是為何《魔獸世界》初期達拉然的位置是一個巨大的隔絕護罩,法師們正在裡頭重建,一直到3.0中才完成復興並將達拉然「飛」往北裂境成為版本主要據點(小小透露,《軍臨天下》的主要據點將會是再度移動位置的達拉然!)。到這裡《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的不死族戰役劃下句點,場景轉向西進卡林多大陸的索爾與新生部落,以及達納蘇斯的夜精靈們。

因為不是本篇重點,我們簡單敘述一下後來發生的事:索爾率領的新生部落、古老的夜精靈力量與珍娜率領的庫爾提拉斯海軍在卡林多大陸因為化為先知的麥迪文靈魂引導匯聚,並協力在海加爾山殺死了阿克蒙德,《混亂之治》的故事結束並接續進入《寒冰霸權》。


阿克蒙德敗亡前不久,阿薩斯與另一名《魔獸爭霸》歷史的高人氣角色伊利丹.怒風相遇,兩人進行了不分勝負的激戰。阿薩斯對伊利丹透露了神器「古爾丹之顱」的情報,並試圖邀請伊利丹加入巫妖王,心高氣傲的伊利丹當然不可能答應,但也認為自己能取得古爾丹之顱的力量會非常有利,於是伊利丹從另一名驚懼領主「提康崔斯」手上奪取了古爾丹的顱骨,取得力量化為更有惡魔氣息的外觀。

▼就像大家知道的,《軍臨天下》中伊利丹又回來軋戲了


在阿克蒙德被艾澤拉斯聯軍打倒之後,燃燒軍團再一次的入侵計畫又以失敗告終,這時阿薩斯開始感受到巫妖王的力量正逐步減弱。作為死亡騎士的阿薩斯力量來自巫妖王,加上巫妖王耐祖奧對阿薩斯的別有用心,兩者之間的連結更是深刻,因此阿薩斯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不斷流失,在巫妖王的命令下一路趕回寒冰王座。這段劇情戰役的過程中,英雄單位阿薩斯初始的等級為10(《魔獸爭霸3》正規戰役中的英雄最高等級),會隨著時間一路下降,力量流失的表現方式也令玩家相當有感。

▼兩位高人氣角色第二度也是最後一次的交鋒


這時已經取得顱骨力量的伊利丹被夜精靈族人所放逐,無奈之下試圖加入身負惡魔力量唯一可能被接受的陣營,也就是燃燒軍團,於是在基爾加丹的命令下伊利丹前往摧毀寒冰王座⋯因為基爾加丹注意到,耐祖奧在執行命令的同時暗地也有許多安排,試圖掌握能從燃燒軍團手下獨立的力量。在北裂境阿薩斯與伊利丹狹路相逢,兩人在雪地中再次決戰。這場戰役最終由阿薩斯獲勝,負傷的伊利丹為了逃離基爾加丹的追究開啟黑暗之門逃向外域,阿薩斯則與巫妖王耐祖奧在最後一刻成功會合。



巫妖王的指示在阿薩斯腦中響起,要阿薩斯歸還符文劍並將巫妖王解放。阿薩斯卻以霜之哀傷一劍破開冰封巫妖王的冰塊,並將附有耐祖奧靈魂的頭盔戴上。遊戲中的演出呈現,自此巫妖王與阿薩斯就合而為一,成為新一代的巫妖王。

而在2009年出版的小說《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中則有更深入的敘述,在心靈世界中阿薩斯面對著一個幼小的金髮男孩,與一個有白色骷髏面紋的老獸人。後者正是影月氏族薩滿,靈魂被強加在盔甲上成為第一代巫妖王的耐祖奧,前者的小男孩則代表著阿薩斯僅存的「良知」。阿薩斯先後兩劍殺死了自己的良知與耐祖奧的意識,成為僅存且唯一的「巫妖王」。

(類似的場景在《軍臨天下》死亡騎士的神兵任務中將以致敬形式呈現)

在成為巫妖王之後,阿薩斯在北裂境中蟄伏了數年的時間,這段期間內時代進入了《魔獸世界》。無印版本的最後,科爾蘇加德率領的天譴軍要塞「納克薩瑪斯」作為最後的40人團隊副本登場,但阿薩斯的戲份卻沒這麼快出來,眾所皆知2.0改版由伊利丹插隊演出了《燃燒的遠征》。這之後才正式進入3.0《巫妖王之怒》,巫妖王阿薩斯領導之下天譴軍再度威脅整個艾澤拉斯,讓聯盟與部落放下爭端聯手攻向北裂境。


呃,看故事看到現在,還記得我們是在聊雕像吧?沒錯,大家最熟悉的巫妖王阿薩斯形象,正是活躍於《巫妖王之怒》中,台中草悟道這座阿薩斯銅像的造型以及經典姿勢都是這張資料片留下的招牌印象。而且阿薩斯在《巫妖王之怒》中一整個有事必躬親的感覺,太多大大小小事件都會看到阿薩斯本人或阿薩斯的影像出來刷存在感。或許者也是阿薩斯能在玩家心中留下最深印象的理由之一?



《巫妖王之怒》這張資料片中,部落與聯盟雙雙組成遠征軍攻向北裂境後,在前期的進攻行動中就發生了著名的「憤怒之門」事件,在這個被遺忘者中的激進份子主導的事件中,聯盟失去了被暱稱為「超人公爵」的伯瓦爾.弗塔根,部落老將薩魯法爾霸王則痛失愛子。聯盟與部落在事件後雙雙攻進幽暗城,打倒被惡魔操弄復仇意念的大藥劑師。這段原本可以參與的事件「幽暗城之戰」已經隨著改版取消了,稍微有點可惜。

當進入版本後期,我們終於攻進冰冠城塞時,也會遭遇到被阿薩斯復活為死亡騎士的伯瓦爾.弗塔根及小薩魯法爾。小薩魯法爾在再次被擊倒後,由悲傷的老父帶走屍骸。


至於伯瓦爾,則承接了阿薩斯的悲劇與重擔。在冰冠城塞戰役最後,巫妖王被冒險者擊敗,並由大領主提里奧.佛丁給予最後一擊後,阿薩斯終於迎來他人生的終幕。在這段最後的動畫演出中,泰瑞納斯王的靈魂出現在阿薩斯面前。


阿薩斯:「父親⋯!都結束了嗎?」
泰瑞納斯:「都結束了。沒有國王能永久統治,吾兒。」
阿薩斯:「我只⋯看見⋯一片黑暗⋯」
在阿薩斯逝去後,泰瑞納斯的靈魂對提里奧說出驚人的事實:巫妖王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失去統御的天譴軍力量只會無止盡的擴張而吞噬整個世界。就在提里奧正盤算著接下這個重擔時,全身被熔岩灼燒的伯瓦爾向提里奧大喊,堅持這是自己該肩負的工作。在阿薩斯逝去之後,伯瓦爾.佛塔根成了新一代的巫妖王。


經過三張資料片的沈寂後,「巫妖王」伯瓦爾在7.0中將有全新戲份,與死亡騎士玩家的職業大廳與職業戰役息息相關,喜歡死亡騎士劇情的朋友可以期待9月1日後《軍臨天下》的正式登場。

回顧阿薩斯.米奈希爾的人生,作為一國王子,有著得天獨厚的出生、外貌與際遇,由最高強的矮人戰士與最老練的聖騎士訓練成才,與才華洋溢的一國公主相戀,正直而善良、熱情而且為人民著想。而曾經前程似錦的天之驕子,他對正義與責任的執著及積極的個性卻諷刺的成為他被引導向墮落的缺口。

從斯坦索姆屠城開始,阿薩斯的所作所為肯定不能歸類為良善,但他的出發點卻也難以被簡單的劃分為惡。最後的最後,影響他一生那過於強烈的責任感仍如影隨行,即使成為黑暗君王,即使已經拋棄了身為人最後的良知,「巫妖王」阿薩斯的存在卻也某種意義的抑制著天譴軍毀滅艾澤拉斯。



綜觀整個《魔獸世界》,擁有如此傳奇與戲劇性生平的角色屈指可數,即使擴大到整個Blizzard旗下作品,《星海爭霸》中境遇最接近的「刀鋒女皇」莎拉.凱瑞根因為擁有比阿薩斯好上一些的結局,悲劇色彩的印象上也被蓋過。要選出一名Blizzard旗下能留下最強烈印象的角色,從各種意義看阿薩斯都當之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