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已更新:成都翻秦嶺到西安
第四篇已更新:西安到蘭州
第五篇已更新:蘭州到張掖
第六篇已更新:張掖到敦煌

2012年下半年的某一天,在深圳拜訪完客戶,忽然覺得心裡一陣空虛,怎麼每次聊都聊一些沒營養的?我:「這個月上場狀況怎樣?」客戶:「市場很淡,不好做啊」「那下個月呢?forecast大概多少?」、「和這個月差不多吧?現在很競爭,能不能多降點價啊?人家xxx這個月都調價了。」「好啦老闆,回去開會跟上面反應,一有消息就通知你。」「等你電話啊!都快做不下去了……走吧吃飯吧。」

下班後回到住處,看著空蕩蕩又亂七八糟的宿舍,唉,先出去跑個步吧。越跑越覺得悶,這樣的日子我還要再過多久?用電玩來比喻,我感覺我已經卡關很久了,都在同一個地方打一樣的怪,金幣雖然越來越多,但經驗值增加緩慢,智力甚至還降低了……

「出發吧?」

我心裡突然冒出這個聲音,而且越來越大。和很多人一樣,我也有個其腳踏車環遊世界的夢想,但總是有一些顧慮讓我想再等一等:「再存多一點錢吧?」「先累積多點工作經驗?」但我知道,隨著年齡增長,肩上的責任越來越多,這件事情將會離我越來越遠。

「出發吧!」

於是我向老闆提離職。說我要騎腳踏車去環遊世界。我想要用兩年的時間,讓自己變強!(至於為什麼是兩年,這要問魯夫)

有位一級主管還問我是不是要跳槽,明明做得好好的啊,考績也還不錯,但我知道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在交接的這幾個月,我下班後就是做功課,看前輩的遊記,規劃路線,物色適合的裝備。從最重要的腳踏車,到食衣住行等裝備,甚至自己上網買了太陽能板,自己組了個太陽能充電器。

腳踏車後貨架負重示意圖(誤)

騎車很累,所以每天早上還是要有現磨的咖啡

沒啥用的太陽能板,還是後來添購的腳踏車發電機有力多了


我也寫了個沒頭沒腦的企劃書,想找些贊助廠商,很幸運的,台灣雲豹、尚品綠能、和艾德眼鏡給我回應,提供我很優惠的價格。我的前同事也幫我在公司募集了快十萬的款項。於是萬事皆備,就等出發了。

好朋友在自由廣場前幫我辦了個歡送會,有的包了個紅包,裡面放了美元、歐元等外幣,祝我平安歸來,有的說要趕快來看我要不然以後怕看不到(呸呸呸)。隔天,女友送我去基隆港坐船,於是我一個人踏上偉大的航道。

入夜後的基隆港


我的中國路線大概是長這個樣子,從麗江出發,爬一堆四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到成都,再走蜀道翻越秦嶺到西安,之後再沿著絲路一路騎到烏魯木齊。


從麗江火車站出發,遇到一群馬來西亞的車友,他們也是要走滇藏線。

往虎跳峽的途中,遇到一群從中國四處集合到大理,一起走滇藏線前往西藏的車友。

他們在路上撿到一支小狗,因為是團隊第六個成員,所以叫做小六。

我們過了虎跳峽,一群人餓到不行,就在路邊的客棧住了下來。一床20人民幣,還可以。我在庭院把噴滿泥土的車子洗了一番。鏈條也洗淨上油。

爬到這裡海拔已經超過三千公尺,我的車太重,大概接近六十公斤,每走一段路就要停下來喘好久。可是路上的美景讓我一點都不覺得累。

在小中甸休息吃麵時,遇到一位好心收留小六的女生,我們依依不捨和牠道別,希望牠能在這裡開心地生活下去。

到了中甸地獨克宗古城,大家排排站拍張合照!後面是全世界最大的轉經筒,裡面有一百二十四億條「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轉一圈就代表念了這麼多次,超賺的,只是這筒重達60噸,要十幾個人才能轉得動。可惜的是這麼美麗的古城在去年被一把火給燒了,不知道現在重建得如何。

夜晚的獨克宗古城。

休息一天後,我又獨自上路,準備前往鄉城。從中甸到稻城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條是先沿著路況最好的214國道,再從得榮往東,第二條是必須把Google Map放得很大才看得到的山路,途中得依序翻過海拔三千九百公尺的小雪山、四千三百公尺的大雪山、以及大魔王──四千七百公尺的無名雪山(好像天龍八部的無名僧,最厲害的都沒有名子)

到小雪山的一路上路況良好,風景優美,雖然下著一點點細雨,但是沒什麼大礙。我在這天超越了在台灣騎車到達過的最高點--武嶺,一下子提升到三千九百公尺。因為不適應這麼稀薄的空氣和這麼重的車,本來預計六點可以到投宿的村子,卻拖到九點多才到,天已經完全都黑了。

在路邊隨便找了個客棧。

隔天才騎了一小段,柏油路不見了,變成這樣......只好下來牽車。

我本來以為只有一小段在修路,結果怎麼走還是這個樣子,最糟的是,雨勢變大了......我當時卡在四千多公尺的山上,水和食物都吃完了,又餓又冷,動彈不得。就在這時候,我忽然聽見有人在叫我。順著聲音看過去,是個老先生在向我招手,他身後有個冒著煙的帳棚,我馬上棄車跟著他進去。

一進門,他馬上招待我一碗酥油湯,我喝了一口,滾燙的湯液從喉嚨一路滑到胃裡,身體才稍微暖了點,心想,我得救了!

他又給了我一碗糌粑粉,要我加點酥油攪拌一下吃下去,我等一下攻頂全靠這碗了。

原來老先生和老太太就住在這裡養藏香豬和犛牛,生活相當刻苦。

這就是他們養的豬。

就在這裡待到下午四點多,告別了老先生和老太太繼續出發。結果路況還是沒有改善,雖然只剩少少幾公里就攻頂,但我還是只能牽車緩慢前進。

不時還有五十噸重的大卡車經過,有時候連會車的空間都很小。


這是最後一個彎了!

終於攻頂!這裡標高4386公尺,我終於征服大雪山這個中魔王了!但是天也快黑了,這種路況我是絕對來不及下山了。


詳細路線遊記請按此

----------------

結果昨天是被一位好心的藏族年輕人撿回家,過了一晚,隔天他再載我到鄉城。

他叫做羅絨!

我今天一整天就在鄉城休息整備兼遊玩,前兩天實在太操。

這裡每個小聚落都有白色的佛塔佛塔圍繞著一圈轉經筒,藏族鄉民會邊用手去旋轉轉經筒,一邊繞著佛塔走,嘴裡念經祈福。

鄉城是個超級漂亮的藏族小鎮,像是XP桌布般的藍天白雲綠地,再加上壯觀的藏族碉房點綴其中。


隔天一大早就起床,準備挑戰這條路線的最終魔王,海拔四千七百公尺的無名雪山。

今天天氣比起前幾天好太多,一早雲層還有點厚,但是越接近中午天空就越來越開,氣溫也急速飆高。

路上遇到幾位藏族年輕人在休息,我也停下來吃午餐。他們是從上個村子趕豬要到鄉城去賣的,也是天還沒亮就出發了。


海拔已經超過四千三百公尺,植被慢慢改變,闊葉林漸漸被針葉林取代。

山上空氣稀薄,太陽很烈,我被曬得頭昏眼花,汗水直流。

路上常常會遇到犛牛過馬路,一下就是一大群。


已經超過四千六百公尺了,我幾乎騎個一百公尺就得停下來喘氣,頭也越來越痛,有缺氧傾向,但天又快黑了,還是得咬牙繼續前進。

終於在晚上七點半成功攻頂!四千七百公尺的高山上的晚霞,是我從來沒看過的美景!這段路雖然不是柏油路,但只要輪子能在上面跑,我就心滿意足了。雖然天色一下就變暗,但我把前後燈都裝上,開始快樂的下滑。晚上一台車都沒有,我很順利地一路滑到桑堆鄉投宿。


隔天繼續前往稻城。記得我第一次到麗江玩時,捨棄吵雜的麗江古城,跑到不遠處但幽靜許多的束河古鎮,找了間台灣人開的客棧呆了下來。有天天氣很好,客棧老闆指著北方和我說:「你有沒有看到那裡有三座白色的山,排列起來像是個”品”字」「有阿,好漂亮阿!」「那就是稻城亞丁三神山,是藏傳佛教的勝地,也是傳說中香格里拉的真正所在地。」

我那時望著遠處三座雪白的山峰,下定決心有朝一日一定要去看看,一轉眼,我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入住亞丁人社區青年旅舍。

隔天包車前往亞丁風景區,我只能說,這是我活到現在覺得最接近仙境的地方。






雖然還想在多待幾天,但是得繼續趕路。往回走到桑堆,路上有個景點叫做紅草地,聽說一年裡面就只有一個多禮拜,青草會一下子整片變紅,竟然就被我遇到了。

海子山,這和台灣的嘉明湖一樣,是冰河時期由於侵蝕作用留下來的遺跡,但此處的規模之大,相當少見。一眼望去,整個高原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石頭,除了一點草之外,一棵樹都沒有,相當荒涼。而”海子"們就散佈其中,有的比較小,像是雨後的水窪,有的竟然大到看不到邊。

還是到處都在修路,但至少這裡的地面是固體的。

從高處望向等等要走的路,整條都是土黃色的。雖然到處都是被大卡車壓出來的輪胎軌跡,但幸好都還能走,後來慢慢習慣,速度就越來越快了。我就這樣一下子順著輪胎軌跡滑行,一下子通過看起來不深的水窪,一下輾過遍佈碎石的路面,想像自己是off road下坡車的選手,順著地心引力的引導,不管怎樣都不按煞車,放心騎就對了。



我越騎越快,眼看前面有兩台大卡車,看起來前進速度不是太快,這種路況就是腳踏車逞威風的機會啦,超個車好了,好久沒拿出我當年在新竹光復路上穿梭於車陣中的本領了。哇哈哈哈!這速度感實在太爽啦!果然不要自己嚇自己,這條路沒有他們講的這麼爛嘛!軟軟的路面拿來飆車剛好,就算摔車也不痛,衝阿!

就當我越來越靠近前面那台卡車時,忽然聽見「碰」的一聲!那聲音大到像是槍響,我被嚇得大叫了一聲,幾乎是同一時刻,我的眼前揚起一陣煙霧,難道真有人對我開槍?下一刻我馬上感覺到前輪的輪框不斷撞擊到地面,我趕緊把車停下來,伸手按了一下前輪,原來我爆胎了。



我把行李全部拿下,再把前輪拆下來,然後試著把外胎徒手卸下,但是我使了吃奶力氣,手指磨到都快脫皮了,外胎還是牢牢地固定在輪圈上,這時候我才意識到一件事情,我在出發前,好像從來沒有練習過換胎和補胎耶,結果第一次上場就是在海拔四千多公尺、盜賊橫行的荒山上,這是在演哪一齣電影阿?

我用超級生疏,也不知道是否正確的手法,好不容易硬是把外胎拆下,檢查了一下內胎狀況,糟了,破了個超大的洞,應該是補不起來了(我也根本不會補胎),先用備用的內胎吧。換內胎的程序我倒還是略知一二,首先要打點氣到內胎裡,讓它從扁平的狀態鼓起,以免裝上外胎時被輪圈夾到,要不然騎沒多久又會再破。

嗯,好了,接下來把充氣嘴鎖緊,以免空氣外洩,然後把內胎的氣嘴塞進輪框對應的洞裡,再把內胎其他部分順勢安裝在輪框上......咦?等等,我的氣嘴怎麼才露出一點點而已?這樣根本無法繼續充氣阿!怎麼會這樣?趕緊把破掉的內胎拿來一比對,我腦中轟的一聲,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竟然買錯內胎了!因為我的輪框是加高型的,必須使用加長型的氣嘴,而我買的備胎全部都是普通規格的!我把瑞士刀拿了出來,用裡面的箝子,用力地把氣嘴往外拔,結果一個用力過猛,我把整個氣嘴給拔下來了。我幾近崩潰,抱著後腦杓仰天長嘯,靠杯阿!我怎麼能蠢到這種程度,這麼嫩還想學人家環遊世界!

沒辦法,只好想辦法進成都之後再說了。於是我又在路邊攔了一台車,先到理塘去過了一晚,隔天再搭車進成都。

詳細路線和遊記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