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西遊記 > 地上有洞 – 來自九千呎的咒罵



“地上有洞” Hole In The Ground是一條30 公里的登山車道. 八年前我自己來過. 2016 的今年它又名列在我的願望簿上.

網路上很多人把它列為雙黑鑽. 登山車道的難易跟國際滑雪道的分類相同. 綠圈代表容易, 藍方塊代表中難度, 黑鑽代表困難. 雙黑鑽嘛 … 自己看着辦. 話說8 年前那次, 體力技術跟智商都比現在差很多, 幾乎有 15% 的路段都是用推的. 網路上的評語一般公認是極少有人能全部騎完而不下來推車的. 所以你們應該知道我決定再試一次的原因了. 當然這次我不是一個人來, 而是拖了好友威廉一起下水.

它藏身在北加州和內華達交界附近的 Sierra 山脈中, 高度徘徊在海拔七千到九千呎之間, 差不多就是2,200 米到 2,800 米之間. 惡名昭彰的原因是高海拔再加上錯綜複雜的亂石. 亂石如果是下坡那只是一種技術+膽識的挑戰. 可是如果是上坡, 那就是沒有人性.

從舊金山到登山口開車要四個小時. 這條路要騎一整天的時間, 當然不可能當天來回. 所以我們加碼計劃分成三天的行程. 第一天下午到達高山湖泊 Donner Lake 划兩小時獨木舟, 晚上到內華達州的賭城雷諾過夜. 第二天也是回鍋炒冷飯, 去滑雪場玩一整天的 downhill 純下坡登山車. Downhill mountain biking 所需要的裝備完全不同. 所以我們從全副太空人裝備到登山車都是從滑雪場租來的. 瘋狂玩一整天之後, 我們再繞道知名的太浩湖, 沿著湖邊騎一段那種戴着草帽, 穿著長裙頭上插着野花, 吹著口哨, 龍頭掛著菜籃都可以騎的單車專用道. 這樣可以把白天的野蠻與塵土抖掉.

晚上回到旅館我們在五星級牛排館大啃牛排. 也許是為了面對明天重頭戲的恐懼做一點物質上無濟於事的補償. 根據史書的記載, 騎 “地上有洞” 很少有不摔車的. 8年前我摔了兩次. 記得在出口還看到另外兩個人正在療傷.

第三天, 重頭戲登場.

我們各自掯了3 公升水, 兩條備胎, 一大包永遠也用不上的修車工具, 足夠三天的乾糧和必須涵蓋從攝氏5 度到 25 度的衣物 (入夜後山上的氣溫是攝氏一度), 再加上一包希望永遠也用不上可是每次都不能省略的急救包. 就這樣我們上路了. 比比其他的老美, 他們的裝扮就好像出門買個菜一樣. 30 公里的亂石小徑, 700 米的落差 … 我不知道是他們太強太自信或是太草率, 還是我們太弱太娘太謹慎.

這條路幾乎全部是肩寬的小徑. 前面兩個小時全部是爬山, 接著進入亂石區. 海拔九千呎以上因為氧氣不足, 沒有樹木, 只有小灌木叢和岩石. 威廉和我因為常常騎車爬山, 體能應該是在前5%. 可是這種優勢在高海拔就必須重新洗牌. 那些帶著微笑, 以輕鬆優雅的姿態超越我們的老美想必都是住在高海拔的當地人. 當然也只有這樣想我們才能得到一絲自尊與安慰.

爬完山之後的兩個小時就是一大段沒有人性, 逼著你來回不斷脫卡上卡下車上車, 進度跟走路差不多的亂石小徑. 提醒你這是在9000英尺的高度, 連樹木都有理由拒絕生長的地方. 即是是下坡路, 那些漫佈毫無邏輯可言的樹根和亂石真會把英雄逼死. 這跟滑雪場的下坡道不同. 那是經過人工設計的障礙物. 打心理你知道這純粹只是勇氣的問題. 他們設計的不會把你害死. 這兒不同. 大自然只是純心想整你. 你不是它的顧客, 它也不會在乎使用者的感覺. 所以 … 這兩個小時是我咒罵的高潮. 我想我所知道所有的髒話, 分別以國, 台, 英三種語言差不多都罵完了.

到全程70% 的地方有一個美麗到不可理喻的小型高山湖泊. 這就是北加州最吸引人的地方. 在高山上, 濃郁的森林邊上, 到處都隱藏着這種湖水清澈靛藍的小湖泊. 這裡冬天雪封. 夏天對外唯一的連結就是那條沒有人性的小山徑. 從登山口走進來最少四 ~ 五個小時. 這是大自然隱藏的小秘密, 幾乎完全與世隔絕. 我發誓我可以在湖邊坐著發呆三天三夜.

最後一段下山路其實才是真正讓這條路徑惡名昭彰的元兇. 舉凡該下車用推的, 我還是老老實實, 烏烏龜龜地下來用推的. 時隔八年, 我好像還是沒有什麼長進. 我不願意在這種荒山野地冒險. 萬一摔傷了救護車都進不來.

只是, 災難總是在最後一刻才發生.

就在距離登山口不到100 米的地方, 就在夕陽即將西下的時候, 就在我們折騰了七個小時之後, 我決定衝完最後這一段.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是怎麼摔的. 我只知道我的臉重重地撞擊到亂石堆上. 瞬時間, 我看到百鳥朝鳳衆星拱月, 我也看到101的跨年煙火, 耳朵裡聽到的是動人的聖誕鐘聲. 我在地上躺了好久, 看到我曾經所愛的人, 感覺好舒適. 我完全不想動, 也不想起來. 因為威廉落後我好一段距離, 我足足獨自沉醉了好幾分鐘. 等到意識恢復以後我才開始感覺痛苦. 我的兩個鼻孔跟牙齒都在流血. 右臉腫了一大塊, 上面布滿了泥巴跟血塊. 至於右手右腳都完全癱瘓, 那自然已經不在話下. 我沒有送醫院. 那裏根本也沒有醫院. 開了 4 小時的車子, 我決定先回家再說. 反正還有兩天可以療傷.

這三天的旅程, 路上有洞的探險, 2016 的願望簿, 就是這樣結束的. 鼻青臉腫地結束.

後記一

我有一本人生的願望簿, 每年定一個瘋狂跟玩有關的小目標, 認真地規劃執行, 然後從願望簿上劃掉. 那也是一種成就. 其實我不懂, 我們一生都努力規劃所有重要的事, 包括教育, 就業, 投資, 理財甚至復仇 … 我們都定了目標跟時間表. 只有玩, 很少聽到有人這樣認真地去計劃執行. 玩難道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的嗎?

後記二

結束五天長假…三天探險 + 兩天敷臉, 鼻青臉腫地回到公司. 即使戴着太陽眼鏡也遮不住不對稱的臉. 想到要如何應對那些排山倒海的問題. 一直在想 "在酒吧跟別人打架" 或 "登山車墜毀" 哪一個聽起來比較 man.

結果證實沒人相信我會是那種在酒吧跟人打架的人. 有人甚至懷疑是家暴.



如果你不介意聽我咒罵的話. 這有一分鐘的短片是我咒罵的精華. 看了短片你也應該同情我的處境. 9 千呎海拔連談情說愛都嫌累. 反正騎這條路絕對不是想像中那樣瀟灑風光.

按這裡檢視外部影片 (按這裡在新視窗中開啟影片)



第一天在 Donner Lake 划了二個小時的獨木舟和站立式滑板.










生平頭一次嘗試站立式滑板. 很難控制平衡.




湖邊的豪宅. 在美國當有錢人真好.












第二天的開胃前菜 - 北極星滑雪場的下坡車道.


這是一個度假區. 街上看到沒有行人. 只有登山車騎士


登山車停車場.


胄甲出租.


有人專門幫你選裝備.


再來就是選車.


上山的纜車是人車分離.


一副要上外太空的模樣.


這種打扮再烏龜的人看起來都很 man!








纜車上










黑鑽的棧道.




生平第一次騎棧道. 竟然也過了.


午餐.


排隊等着上纜車的騎士們.


租來的 Scott DH bike. 說實在話, 跟一般登山車差別太大了. 這就是我們寧可花 $150 美金租車的原因.






下坡道分類很清楚. 綠色最容易, 藍色算是中級. 黑鑽是重難度. 雙黑鑽是職業級.


這一條雙黑鑽名叫狗骨頭. 我們只能看看就好.


下面四張照片其實都只是中級難度的.








兩個閃亮的英雄.


兩瓶啤酒結束這一天.


渡假村的全貌




哈哈這個牌子很有意思. 上面寫的是請不要騎下去. 想必太多人騎下樓梯.


Man 完了到一個有情調的湖邊羅曼蒂克一下.






這就是那條可以戴着草帽吹著口哨輕鬆騎的湖邊單車專用道.


回到旅館看著外面紫色的落日餘暉.


五星級牛排館.








我們住的旅館. 賭城什麼都便宜. 出來玩的哲學就是白天要玩得瘋玩得野. 晚上要吃得好睡得舒服沒有障礙.

第三天地上有洞. 玩真的.






登山口


一開始就是一段下馬威的亂石路


裏面的停車場. 全部是登山車騎士和登山客.


為了怕迷路我們跟這一群老美上山. 可是很快就被他們擺脫了.




















下面是惡名昭彰的亂石區的開始.










看到這麼粗大的樹木心裏覺得有點欣慰. 因為這表示這裡的氧氣比較充足.








牌子上說明這條山徑是某一特定組織認養的. 他們定期會派義工來保養.






路徑隱藏在亂石之間非常不明顯. 不小心還真的可能迷路.






這就是那個美艷動人與世隔絕的高山湖泊了.


一個爸爸帶著兩個孩子在這露營. 他們說這晚上會有黑熊所以必須把食物掛在樹上. 我心裏已經悄悄在計劃明年的願望了.






我們為了這張照片把上面那兩個小孩趕走.






這是著名的 "下地獄的樓梯"


馬上就要出山了, 路徑還是一樣的惡劣.


回家的路竟是這麼遙遠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