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復一日的生活,讓我們對周遭都太習以為常了,感覺不出他的獨特。 穩定的生活是為了積蓄能量,準備下一次的躍起,不要讓生活的方法埋沒了生命的目的,不要讓安穩吞噬了夢想。用旅行的心踩上踏板,就能啟動好奇的雷達,展開敏銳的翅膀,一個全新的世界就在眼前。

準備好了嗎?踩出去就是你的。

高畫質原文請點擊重返彰化的燦爛時光(下)

---------------------------------------------------------------------------

★★★ 城東文教祭祀區 ★★★

元清觀

右轉成陳稜路往東,騎往城東的文教祭祀區。

元清觀建於1763年,彰化人稱天公壇,是城內香火最旺的寺廟。彰化縣志記載:昔時元清觀前有戲臺一座,逢每年正月初九日玉皇聖誕,火燭輝煌、徹宵如畫、演戲酬神長達十餘日,婦女焚香不絕、觀者如堵。
元清觀在日治時期也是「臺灣文化協會」推廣理念的重要場域,定期舉辦的演講活動鼓吹民族意識,也灌輸時代的新思維。賴和在自傳式小說「阿四」中,對當時的元清觀與他的心理狀態都留下了記錄:

……當時恰值竹林事件發生的起頭,幾萬人的關係者,生路將被斷絕,正在走投無路,叫天不應,憂傷、恐懼、怨憤、交併一心,苦於無法自救,但是,他們尚有一線的希望,維繫於文化會。他們曉得文化會是要替大眾謀幸福的,所以抱著絕大的期待,想望能為他們盡一點力,使生活不受威脅,得有一點保障。這回聽說有文化講演,他雖住在較內山的人,也不怕幾十里路的跋涉,齊來聽講,希望得些慰安,並且於生的長途上,能付給他們些微光明的引導。他們到了T地,一起擁到講演的面前去,想瞻仰講演者、他們想像中的救世主丰彩。在這一行的面前,他們一人一嘴,訴不盡他們所受的痛苦,在他們的意識裡以為一定能替他們分憂,各個人怕得不到訴苦的機會似的,爭先開口陳述。

阿四看這種狀況,心裡真不能自安,他想大眾這樣崇仰著信賴著期待著,要是不能使他們實際上得點幸福,只使曉得痛苦的由來,增長不平的憤恨,而又不給與他們解決的方法,準會使他們失望,結果只有加添他們的悲哀,這不是轉成罪過?所以他這晚立在講台上,靜肅的會場,只看見萬頭仰向,個個的眼裡皆射出熱烈希望的視線,集注在他臉上,使他心裡燃起火一樣的同情,想盡他舌的能力,講些他們所要聽的話,使各個人得些眼前的慰安,留著未來希望,把著歡喜的心情給他們做歸遺家人的贈品。



日治時期,市區改正,為了拓寬馬路拆除寺廟右側約五分之一,所以右側有部份木構裸露,殿宇左右也失去平衡。如果細看右側裸露的木構,一定會覺得很假,好像貼皮上去的,猜猜看為什麼?


元清觀是泉州人所建,屬於泉州的建築風格。三川殿立面保有清代的石雕與磚雕,是元清觀建築藝術的精華。


溫陵為泉州舊稱,三川殿石柱對聯透露出這泉州廟宇。


三川殿對看牆交趾陶為光緒時期作品,龍邊為鳳凰,虎邊為麒麟。


三川殿對看牆下方裙堵有精緻的磚雕,虎邊是原作,龍邊已損毀,現在是仿作。虎邊裙堵磚雕是「大獅小獅戲彩球」的圖騰,大獅小獅引申周代官制的太師與少師,是功名的象徵。磚雕很不容易製作,尤其是大幅的作品,需要有好幾片磚拼砌而成,這幅磚雕渾然一體幾乎沒有縫隙,可算極品。


元清觀的石獅也是經典之作,雄獅齜牙咧嘴,寬額塌鼻,嘴裡含珠,頸繫鈴鐺,腳弄彩球,球上還雕著錢幣紋。雌獅緊閉大口,撫逗小獅,鬃毛刻劃入微。石獅體型小,表情與姿勢豐富,屬中國南方的表現手法。較早期、或古典表現的雌獅是閉口的,象徵舊時女性的美德,據說,是慈禧讓母獅開口的。


門簪分別有龍首、獅子、蟾蜍等造型。


元清觀的門神很特別,注意看,東西方的文化果真有許多差異,這是何意含?


2006年元清觀慘遭回祿,2010年完成重修,殿內許多木構都是新修建的,有些木構很黑,那就是原始結構,在火災時被燻黑的。


元清觀的神像很特別,注意看大殿中的大神像,前面還有一座稍黑的小神像,這座小神像可是大有來歷喔。2006年火災後,工作人員從被燒毀的大神像內發現了這座小神像,竟然完好無損的存留了下來,火災前沒有人知道這座小神像的存在。 這是天意嗎?



元清觀的老匾額有「穹窿主宰」、「慈航慧照」、「海國同天」,均是1762年(乾隆年間)的古匾。


元清觀果真是木磚建築的代表,後殿的合璧邊框磚雕、門廊拱雕等都讓人嘆為觀止!



對面是流浪後搬遷過來的大東門福德祠,雖失古意,但廟名承載著歷史,而廟的功能也反應著台灣社會推移的軌跡。



森田疊蓆行

對街的紅磚老屋飄著淡淡的稻草香,力抗時代潮流的森田疊蓆行,還堅持用手工製作塌塌米。


和式木屋,夏日午後的淡淡草香,曾經熟悉的器物與味道....


感謝在地的文史工作者-小王子,為我們帶路、導覽,還要當麻豆,精闢的解說,收穫滿滿。



彰化市第二幼稚園

永福公園南側老木屋是日治時期的彰化市第二幼稚園,這是彰化市僅存的日治時期木構幼稚園建築。此地原是孔廟附屬的白沙書院,日治時期因市區改正遭拆除,於原址設立彰化第二幼稚園。


第二幼稚園是和洋混合式建築,造型樸實,幼稚園教室比一般教室為矮小,有迴廊,牆面開大片窗戶,加強通風採光,配合可愛的小朋友,還有一座小小司令台!



彰化孔廟

幼稚園東側就是有意跟府城孔廟拼場的彰化孔廟,府城的孔廟是明鄭所建,清朝的官吏為了與明鄭比拼,仿孔子故鄉的曲阜祖廟來建彰化孔廟(獨立的東西廊廡是最大特色)。不只較量建築與格局,也較量正統與傳承。日本的寫真家也感受到這股比拼較勁,為彰化孔廟留下了許多紀錄。清領時期的鳳山、諸羅、淡水等地的孔廟皆毀或僅存部分,彰化孔廟就成了清代中葉官建文廟的唯一代表作。
(1908年時的彰化孔廟)



欞星門上方置六個通天筒,通天筒之名象徵孔子德配天地,也代表「禮、樂、射、御、書、數」六藝。通天筒也稱藏經筒,傳說秦始皇焚書坑儒時,學者以竹筒藏經。



彰化孔廟保存著1830年(道光10年)重修時的建築型制,道光版的彰化縣志中,聖廟圖的欞星門上已有此六根通天筒。


日治時期市區改正,拓寬東門大通(今孔門路),欞星門前的照壁遭拆除,泮池也被填平。萬仞宮牆石碑改立於檽星門右前。

欞星門左側牆垣有滿、漢文並書的「下馬碑」,其上書「文武官員軍民人等至此下馬」,這是對孔子至高的敬意。全台僅剩三塊漢、滿文並書的「下馬碑」,一定要好好看一眼。


第二進為戟門,告訴拜訪者需卸下隨身兵器。


在戟門牆垛上有精緻的花鳥磚雕


戟門是關閉的,只能由一旁的小門進入。彰化孔廟是古蹟修護很重要的一個範例,是否完全採用古法修復在當時有很多的議論,最後決定,內部採用現代的工法加強,外部採用古法修復。至於要修復到何時的樣子呢?戟門左右兩側的小門在日治時期是方形的,後來,漢寶德教授考證到清領時期原來是圓形,所以,現在修護成清領時期的樣貌。


戟門內兩側掛鐘鼓,是祭孔時制禮樂器,鏞鐘為1811年(嘉慶16年)彰化知縣楊桂森等人所獻。就在那一年,楊桂森將彰化城的竹棘城牆改用磚築。


右側牆垣有橫置的「臥碑」,這是禮部(今教育部)頒布的儒學規範,告誡生員上當報效國家,下立人品。約當於今日的校規,只是,全部的學校一致。這塊臥碑原立於孔廟東側的明倫堂,賴和在「我們地方的故事」中,對日治時期的明倫堂也有過描述:

講到聖廟,就不能不把「雷起大成殿、鬼哭明倫堂」的夭異,一併提出來講。當時的社會可以講是被鬼神統治著……明倫堂曾充做刑務所,在這所在有六百九十三人,被送上絞台,看到這慘劇,以前聽到鬼哭,死未了的故老,觸動靈機,便得到可以解說鬼哭的理由,他們是相信輪迴,是認神鬼,以前哭泣的鬼,是今日死去的人。

由此可知孔廟東側的明倫堂在日治時期成了監獄,賴和在文字上雖然談的是鬼神,但實際上是在感嘆民智未開。


原汁原味的大成殿。



雖然歷經風霜,御路的雲龍仍然栩栩如生。



大成殿台基上頗具特色的雕飾,找找看,發現幾種圖案?每種圖案都有寓意喔!



彰化孔廟以彰化知縣楊桂森所鑄的銅製鏞鐘、雍正的「生民未有」、及乾隆的「與天地參」匾額最具歷史價值。彰化孔子廟擁有5面皇帝御賜匾額(雍正、乾隆、嘉慶、咸豐、同治),除了臺南孔廟外,再也找不到如此完整的保存。即使在大陸,大多數的匾額也都已毀在文革了,從這個角度想,就更能體會彰化孔廟的珍貴。



大成殿屋頂的垂脊上站著梟鳥,象徵兇惡又不孝的鳥都受孔子感化。


柱頭上是泉州白石雕刻的石獅,石獅歷經三朝,見證了1898年日本人將孔廟改為「彰化公學校」的那段時光,想必石獅也看著賴和在這裡六年的青澀成長。日後,賴和帶著自己的孩子上學時,也反省這段時光及教育的意義:

六個年間受過學校教育的薰陶,到現在沒有一些影響留在我的腦中,所謂教育的恩惠,那是什麼?是不是一等國民的誇耀就胚胎在學校裏?絕對服從的品性是受自教育?


在地的朋友力薦中華路的彰化木瓜牛乳大王,我們從孔廟離開時就去嚐嚐,果然用料實在,記憶中的老味道,為我們的古城旅行增加了一塊拼圖。



★★★ 八卦山區 ★★★

中山路原來是東城牆的一部分,過了中山路就算是東門外了。日治時期曾把這片八卦山麓建造成彰化公園,這是當時彰化市民最好的休閒去處,賴和也為這座公園與當時的自由戀愛風氣留下了見證:

前日公園會著君,怎會即溫存?
害阮心頭拿不定,歸日亂紛紛。

飯也懶食茶懶吞,睏也未安穩,
怎會這樣想不伸,敢是為思君。

批來批去討厭恨、夢是無準信,
既然兩心相意愛,那驚人議論?

幾回訂約在公園,時間攏無準,
相思樹下獨自坐,等到日黃昏。

黃昏等到七星出,終無看見君,
風冷露涼艱苦忍,堅心來去睏。



緊鄰彰化市的八卦山與這座城市的命運一直密不可分,就如台灣的其他古城,彰化一開始也是用刺竹圍城防衛,後來奏準用土石築城,原計劃將八卦山包在城內,後來改用磚石築城,成本大增,不得不縮減城牆長度,捨八卦山於城外,但在八卦山上設立定軍寨,防守八卦山。


戴潮春事件時,八卦山與定軍寨均被攻陷,定軍寨的山砲也被用來攻擊彰化城。乙未戰爭時,日軍從鹽寮登陸,進台北城始政後一路揮兵南下,台灣民主國的黑旗軍與苗栗南下的客家民軍聯合固守在彰化城與八卦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帥日軍兵分兩路強攻,彰化城先被攻陷,守軍退守八卦山,但雙方兵力與武器實在太懸殊了(甚至有人說守軍持竹竿綁菜刀抵抗),八卦山與定軍寨也告失守,結束了乙未戰爭中最大的一場正面會戰。

北白川宮最終拿下了台灣,但也染上了瘧疾,在返回東京後病逝。日本人為了統治需求,將北白川宮神格化,北白川宮在乙未戰爭中停留的地方,都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立碑紀念,定軍寨的部分建築被拆除,以便建造能久親王的紀念碑。
(攝於1915年)


二戰後,代表日本統治的神社與紀念碑被大量的破壞,八卦山這座能久親王紀念碑當然也成了主要目標,十幾年後,彰化縣政府在原址建造了大佛,八卦山大佛一度成為台灣八景之一。從定軍寨到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碑,再到八卦山大佛,八卦山的這片山頭看盡了人世滄桑。
(1908年,八卦山遠眺彰化街)



彰化市公會堂

出東門後我們先拜訪彰化市公會堂,現在作為彰化藝術館。日治時期金子常光繪製的鳥瞰圖中,八卦山的山腳下,有一棟建築-公會堂。八十多年以後的今天,我們騎到八卦山腳下,鳥瞰圖中的建築依然屹立在這裡。


月色照在,三線路,風吹微微,等待的人,那未來 ...」,你一定聽過這首歌,「月夜愁」是台灣第一代的流行歌曲,原唱者是台灣的聲樂家林氏好,唱紅「月夜愁」後,曾在1935年2月全臺巡迴公演,傳奇的女子就在公演中站上了彰化公會堂的舞台。


公會堂的正面有一個彰化市的舊市徽,這個市徽起源於日治時期,他是由兩個字演化而來,一個是彰化的「化」字,另一個是八卦山的「八」字。目前,還有一些彰化市的老機構仍延用這個舊市徽在標誌中,例如,彰化市第一信用合作社。


看著公會堂上的彰化舊市徽,遙想月夜愁原唱林氏好當年在此的巡迴公演,無形中讓外地人與彰化建立起了情感的連結。



紅毛井

公會堂後方有一口歷史悠久的紅毛井,相傳是17世紀中荷蘭人所開鑿,比彰化城還久遠。如今,小老弟彰化城已不在,紅毛井還是持續的出水。


昔日彰化有四大古井,除了紅毛井外,還有古月井、國姓井、番 仔井,紅毛井是目前碩果僅存的。彰化縣志上這樣記載著紅毛井:「…在東門外半里許,泉有數穴,味亦清甘,但吝於出,汲著每環井以俟其出,故老相傳,以為紅夷故井雲」。即使日治時期已經有了自來水,但紅毛井水質甘甜,仍吸引許多人前來汲水砌茶,直到測出含大腸桿菌超標,汲水者才變少。


賴和也為這四口井都留下憑弔的古詩,其中的「紅毛井」是這樣寫的:

紅毛去久矣,留得井一眼。
市上水自來,抱寰人不見。
木葉封井欄,泉味亦遂變。
至令護井神,冷落香煙斷。




1895八卦山抗日保台史蹟館

一旁有1895八卦山抗日保台史蹟館,從甲午、乙未、到八卦山會戰,道盡了一八九五年的那段悲歡歲月!


史蹟館內連接著八卦山地下防空坑道,這是國民政府遷台後所開鑿,做為民防作戰之指揮室。




彰化神社

一旁的文學步道就是彰化神社的參道。目前被稱為文學步道,主要在紀念台灣現代文學之父賴和,賴和是日治時期的代表性作家,曾到廈門鼓浪嶼行醫,受五四運動的影響,積極推動台灣的新文學運動。


拾階而上,原以為再也找不到任何神社的殘跡


但在地的文史工作者硬是帶我在右側一片荒蕪的雜林中找到了神社的附屬建築遺跡,建物的鬼瓦上有五三桐紋,代表神社的社格。


神社原址改建太極亭,據說神社的狛犬被移到到彰化鄭成功廟前作為石獅。




銀橋 賴和詩牆

從文學步道一路上來,經過銀橋的禪靜洗滌,再到賴和詩牆,感受彰化深層的人文內涵,這也是彰化深深吸引我的原因。


賴和是日治時期的代表性作家,在廈門鼓浪嶼行醫時,受五四運動的影響,返台後積極推動台灣的新文學運動。 賴和本職是醫生,畢業於臺灣總督府醫學校,在彰化市市仔尾開設賴和醫院,慣穿短衣短褲,留八字鬍。賴和是位仁醫,可賒帳就醫,到了年底,還未還的帳全燒毀,所以彰化市民尊稱「彰化媽祖」或「和仔仙」。

老一輩的彰化人都很感念賴和,年輕人大概也都聽過賴和,但很奇怪的是,中年人這個世代,他們的記憶中並沒有賴和。

賴和是台灣文化協會重要成員,後因治警事件遭羈押20多天,大東亞戰爭爆發以後再度被拘捕入獄達50天。二戰後賴和入祀忠烈祠,1958年遭密報屬於左派而撤出。一直到1984年平反而恢復入祀忠烈祠。所以,在白色恐怖那一段期間受教育的中年人就完全不認識賴和。


在詩牆前緬懷賴和的醫德、文學、史觀、與社會運動,和仔仙似乎還站在八卦山上對這片土地微笑呢!


大佛 天空步道

大佛雖然已成舊調,但也是台灣人的共同記憶,連結到不同的青春歲月。我的思緒飛越到大佛起建之前,日治時期,此地立的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碑。1931年10月,賴和登上太極山,滿心鬱悶地看著統治者立的紀念碑,想著1895年在這裡進行的彰化保衛戰,想著殖民政府的種種不公不義,他寫下了議論式的敘事詩「低氣壓的山頂」:

天色是陰沉而且灰白,
郊野又盡被霾霧充塞。
遠遠地村落人家,
辨不出有雞狗聲息;
腳底下的熱鬧城市,
也消失了喧騰市聲。
眼中一切都現著死的顏色,
我自己也覺得呼吸要停。
啊!是不是?
世界的末日就在俄頃。
山喲水喲!樹林岩石喲!
飛的喲!走的喲!
巍峨的宮殿喲!
破陋的草屋喲!
痛苦的哀號喲!
快樂的跳舞喲!
勝利的優越者喲!
羞辱的卑弱者喲!
善的喲!惡的喲!
所有一切──生的無生,
盡包圍在唬唬風聲裡,
自然的震怒,
似要把一切都毀滅去。
........



九龍池旁的展望台是眺望彰化最佳的地點,也是「1314」的好地方。


許下重諾後,當然要牽手走上幸福的天空步道(缺麻豆!)




彰化武德殿

下山時的第一個目標是彰化武德殿。武德精神是戰前日本人力推的共同價值,厚重的屋頂,黑色的屋瓦,深沉的線條轉折,再加上震攝的鬼瓦,末代武士悄然上身。



取車,用汗水騎上八卦山,這是對八卦山的尊重。



彰化藝術高中第二校區

離開八卦山前,一定要拜訪彰化藝術高中第二校區,一處隱藏在森林中的校園,原本閒置的八卦山成功營區再生後成為活力的校園,彰化新興的秘境。



在校園的碉堡中看著天空步道的人群。


校園下方,還有靠近龍泉溪的親水營區,夏日格外清涼。




★★★ 城南古蹟區 ★★★

回到市區,如果時間充裕,可以拜訪城南的古蹟。就算時間再少,也一定不能錯過南門外的南瑤宮,沒到南瑤宮,別說你到過彰化。


彰化慶安宮

慶安宮是泉州同安人所建,供奉原鄉守護神—保生大帝,在門口抬頭即見「銀同邑廟」匾,說明了這是同安人的廟宇兼會館。


台灣名間傳說:「摸獅頭,好彩頭,摸獅嘴,大富貴,摸獅耳,吃百年!』。

清廷對守門獅有明文:一品官石獅,頭頂有十三個螺旋狀捲毛,按官制品級遞減,七品官以下不得置守門獅。


咿,這獅嘴?美軍飛行員聽說「摸獅嘴,大富貴」,也來摸了一下,洋人的力氣果然比較大!莫非是傳說中的紅荒之力!


慶安宮是一座很有價值的古廟,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香火並不旺,可是整體的維護很不錯,那經費怎麼來的呢?

彰化市區裡面的寺廟跟其他地區的寺廟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你知道是什麼不同嗎?台灣大部份的寺廟都是私人擁有,由個人或者管理委員會來管理。彰化市區的寺廟有很多是公有,為何會有這種特殊的狀況呢?

原來,在日治末期,為了推行皇民花化運動,開始控制宗教,各縣市成立「寺廟整理委員會」強制徵收廟產,彰化市內各寺廟被收歸為街役所所有。戰後,彰化市內大部分寺廟並未歸還給原所有人,或者原所有人無力經營,所以續留市府公所,造成今日彰化公有寺廟林立的奇特現象,知名的廟宇,例如元清觀、南瑤宮,都是市公所管理的。

彰化市公所因管理16座寺廟而成立一個單位-寺廟室,這是全國鄉鎮市公所唯一。各公有市廟的香油收入全由寺廟室統一調度,截長補短,所以有些很有價值的古廟,雖然香火不多,確維護得不錯。寺廟室的收入甚至還可以挹注回市政的推動上,據說彰化市公所的財務很好,一直維持零負債,這應該是跟公有寺廟的收入有很大的關係。



彰化關帝廟

廟制不尚華飾



巨像的赤兔馬


全台唯一的青龍偃月大刀,是2003年山西解州關帝祖廟所贈。




集樂軒 梨春園

嘉慶年間,樂師楊應求在彰化城成立了四大曲館:南門梨春園、東門集樂軒、北門釋如齋、西門月華閣。

集樂軒北管團是南瑤宮二媽會的固定出巡轎前,集樂軒的建築約建於1934年。


梨春園北管團是南瑤宮老大媽會的駕前曲館,又稱「大媽館」。



南門福德祠 開彰祖廟

南門福德祠是彰化城第一座土地公廟,所以又稱開彰祖廟。




新町溝 新町老街

新町老街,在地人的私房秘境。



新町溝,南門外的護城河遺跡。


阿添蛤仔麵,我們大約中午12點半到達,座無虛席,等了好久才有座位。蛤仔麵上桌,先喝一口湯,湯頭甘甜順口,果然值得等待。



★★★ 南門外區 ★★★


南瑤宮

南瑤宮集合眾多建築名匠作品,堪稱彰化市最精緻的廟宇。三川殿大木作出自泉州溪底匠派王益順之侄王樹發,石雕乃惠安蔣馨家族所做,木雕是泉州名師楊秀興與田中匠師對場作,彩繪出自鹿港郭新林之手。


三川殿門口石獅,青斗石雕。


三川殿正立面石堵上的石雕刻畫著三國演義的場景,以前文字不普及,廟裡的所有建築、裝飾、器物等,都傳達著各種教化的故事。


來看看右側石雕的細節,這是桃園三結義大破黃巾賊的場景,石雕中間右側可以看到張飛持長茅,左側中下方劉備雙手握雙劍,右下角可以看到關雲長騎赤兔馬舉青龍偃月刀,注意看右上角還有另一個關雲長喔。


三川殿對看堵



三川殿上王樹發所作的八卦藻井,以斗栱層層出挑,完全是泉州溪底匠師的藻井特色。萬華龍山寺與臺北孔廟皆擁有類似的藻井,同為王氏(益順師、樹發師)作品。


南瑤宮建廟有一段傳奇。彰化設縣後,諸羅縣笨港的一名窯工楊謙來附近瓦窯工作,隨身攜帶媽祖香火袋庇佑。附近居民常在入夜後看見工寮內有五彩毫光香,認為是媽祖香火袋讓神顯靈,彰化仕紳乃集資雕塑媽祖神像一尊,奉祀於附近福德祠內,後因居民祈求靈驗,又集資建草寮,名媽祖宮,這是南瑤宮建廟之始。1738年11月,再募建本殿,並雕神像五尊,取南門之「南」及瓦窯之諧音雅字「瑤」,正式定名為「南瑤宮」。


許久以來,南瑤宮就有到本廟笨港天后宮謁祖進香的習俗,又感念楊謙從笨港帶來香火之緣,到笨港進香時都會到拜訪楊氏祖屋從南瑤宮分靈的媽祖。楊家的媽祖神袍因經濟因素較破舊,因此南瑤宮媽祖到訪時會將神袍換給楊家媽祖,成了罕見的「換龍袍」儀式。


南瑤宮有10個媽祖會組織。為了往笨港進香,各地的信徒紛成立輿前會,也稱媽祖會,簡稱媽會,在進香時擔任抬媽祖神轎的榮職。媽會會員遍佈臺中、彰化、與南投,各個媽會都有自己的媽祖分尊,稱會媽。這種信徒自發形成的組織讓南瑤宮不只是彰化的地方廟宇,更成為區域的信仰中心。


正殿神龕正上方有與天同功匾,這是光緒帝頒給臺灣各天后廟的。此匾上方還有福蔭海山匾,是噶瑪蘭通判羅道所獻,他前往噶瑪蘭述職前來祈求媽祖,護佑一路平安。今匾是昭和五年重修時,由老二媽會重製。



第一次進南瑤宮,一定會很驚訝,正殿兩側拱門上怎會有國旗的水泥雕?這應該是全台唯一的孤例。原來,二戰後國軍移防來台,但沒有足夠房舍,南瑤宮體恤官兵,開放讓部隊駐紮,駐守的士兵用水泥與油漆畫上國旗,有固守陣地的意涵。這一畫也為南瑤宮與台灣社會留下了七十年的見證。


正殿右側護龍,書卷竹節窗兩旁的對聯怪字,是不是只有橫批看得懂?難道要有大慧根的人才能讀出這對聯?好吧,Google大神能看懂:門外有山皆入畫,室中無物本沾香。


日治時期,台灣廟宇建築深受兩位大木匠的影響,形成兩大風格,一位是福建泉州溪底的王益順,一位是出生台灣北部中和的陳應彬,他們的建築風格與手法各有所擅,各自構成一派匠師的系統,有「北彬司南益順」之美譽。

王益順最著名的作品是廈門的南普陀寺,在台灣只有萬華龍山寺與大龍峒孔廟兩件作品,但其侄兒們在台灣各大廟宇,將益順師的風格發揚光大。

陳應彬被當代人尊稱為彬司,一生參與的廟寺建築近百件,包含大龍峒保安宮、北港朝天宮等,作品遍佈各大廟宇。研究傳統建築的李乾朗教授形容,陳應彬是臺灣近代最偉大的寺廟建築大師。

南瑤宮正殿後方是觀音殿,觀音殿是陳應彬作品的顛峰,也是孤例,完成觀音殿後陳應彬北返,參與大龍峒保安宮的重修對場作(同一場地分成左右側,發包給兩位師傅設計施工,比拼創意與手藝),保安宮雖然精湛傳世,但彬司的奔放已不復見,這是怎麼回事?



先來仔細瀏覽觀音殿的細部特色,也許就會知道彬司為何只留此絕世之作。

就從建築外觀先看起,正面有三角形老虎窗三個,屋脊是直的,單一屋坡,黑色屋瓦,清水磚外墻,這些都是日式風格的元素。





傳統廟宇屋脊裝飾多採剪黏方式,觀音殿屋脊是採泥塑,泥塑物為單純的花草,展現整體的簡潔感。傳統廟宇剪黏有花草、人物、動物等,極盡繁複之能事,展現的是精緻華麗。




山牆上的脊墜泥塑非常搶眼,從牆面的磚塊圖案可看出,一排順砌,一排丁砌。


圓形泥塑是日本風格,但圖案是花鳥,較偏中式,而不是日式的鶴菊。


屋頂下簷加簷牆欄杆,迴廊上用洗石子的柱子,柱頭是希臘多立克式的造型,彬司顯然也吸收了當時日本建築師所引進的西方建築思潮。


從正面看,中式的龍柱撐住了西式簷牆,上方是日式的屋頂,中日西三種建築元素如此完美的融合在觀音殿上!


觀音殿內裝潢也迥異於傳統廟宇,充滿了異國風味。正面是大型的日式神龕,玻璃格窗,神像維持原色。


簡潔清爽的銅板製天花板,與佛教的教義呼應。但當時信徒們抬頭看不到繁複精巧的木構,不知會有何感覺。


再看看兩側,銅鏡,洋式框架壁飾,壁飾中是十八羅漢的故事。果然,室內裝潢也是延續建築的風格,閩南、和、洋共聚一堂。


站在觀音殿中看正殿,有一種穿越國界的感覺。


改建於1916年完成,耗費60000日圓,這可是巨資啊。記得前面提過的嗎?1918年,彰化第二代的火車站完工,當時的造價是9000元。台中火車站的造價是42000元,彰化扇形車庫的造價70000元。這張照片就是當初的外觀,約攝於1917年至1923年間,被廣泛用於官方的宣傳,當作是彰化的新景點。


觀音殿今年剛好滿一百歲,來一張1916v.s.2016,彬司的顛峰經典依然屹立,但1916年拍攝的視角已不可得,知道為什麼嗎?站在浪頭,看得遠,也注定孤獨。



改建完成的觀音殿是南瑤宮的正殿,官方也主打這新建築,但大部分的信眾似乎不能接受這種創新,甚至排斥這種非傳統的寺廟式樣,媽會與彰化仕紳主導的改築會產生極大歧異,導致信眾離去,香火漸微。最後,廟方藉口「填基不實、砌造不牢、地坪陷塌,兼之白蟻為害,勢難耐久」,於前方另築正殿,就是我們今日所見的格局。


南瑤宮的三川殿與觀音殿分屬益順派與彬司派作品,可說是集當代寺廟建築藝術於一堂。從後殿這個角度,可以看到三個時期的建築。



女王的單露

我們開心的在彰化騎遊,女王苦守寒窯兩天了,一定要帶點有特色的伴手禮回去孝敬女王。

大元餅行,我們繞了一下才找到這家古老的餅店,位在城隍廟廟埕旁,與城隍廟一起被包圍在現代街道裡面,從街道上完全看不出來,由一條幾乎讓人誤認為防火巷的小巷子進入,我們終於找到了這家開業近六十年的餅店。


最具特色的是鹹麻糬,糯米外皮,以瘦肉、竹筍、紅蘿蔔為餡,Q彈鮮美,爽口不膩。另外還有花生、紅豆、與素食口味,我們第一次來,所以就選擇綜合的包裝,可以每種都嚐嚐。


我們再騎到不遠處的義華餅行,創立於1949年的這家老餅店,不只保留著濃濃的傳統製餅風格,連建築外觀也堅持保留著創立時的樣貌。


第二代傳人曾遠赴日本研讀食品專業製作,所以義華最知名的卦山燒融了合日本精緻的茶點精華,金黃色的表皮,綿密的口感,內餡甜而不膩,回家與女王一起品茗佐卦山燒,女王一定會把你褒上天。


最後,還有一味可以帶上車吃,糯米炸,沒聽過吧!


油炸後的糯米丸外皮酥脆,裹上花生芝麻粉更是讓人口水直流,一口咬下,酥甜後帶著軟Q,豐富的口感與風味,讓人一口接一口。

回想這一天半彰化給我的感受,竟與這多層次口感的鄉土小吃有點相似。我們帶著好奇與熱血,慢慢品味它獨特的內涵,細細地感受它深沈的美,終於,我們重返了彰化的燦爛時光。


地圖、路線、軌跡、航跡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ricchen.tw
Eric的單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