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軍事小說的讀者一定都聽過「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這位作家的大名,自從他的小說《虹彩六號》(Rainbow Six)改編成遊戲大賣後,接連的有許多掛著湯姆‧克蘭西名號的遊戲上市,事實上這些遊戲作品中多數已經不是改編自小說了,而是在湯姆‧克蘭西監修下製作的原創遊戲,其中發展得相當成功的一個系列,是以特務間諜為主題的暱蹤遊戲《縱橫諜海》(原名Splinter Cell,又譯《間諜遊戲》或《碎裂細胞》)。

說到暱蹤類型的遊戲,《潛龍諜影》系列、《天誅》系列等遊戲也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不過《縱橫諜海》既然有了湯姆‧克蘭西的掛名背書,呈現出的就是極具真實感的細膩設定,這讓《縱橫諜海》玩起來有著與其他遊戲完全不同的感受。《縱橫諜海》系列首作於2002年推出,不但遊戲大受歡迎,之後幾乎一兩年間就會有續作推出,不過2006年的《縱橫諜海 雙面間諜》(Splinter Cell Double Agent)上市之後,本系列就沉寂了好一段時間,直到現在,系列本傳的第五部作品─《縱橫諜海 斷罪》(Splinter Cell Conviction,又譯為《縱橫諜海 罪證》)終於推出啦!

《斷罪》其實原先預定於2007年末上市,從最初所公開的遊戲資訊來看,遊戲在設計上類似同樣來自製作公司UBI SOFT的《刺客教條》,有著開放式的場景、多樣可互動的場景物件,也可以假裝是一般市民一樣混在人群中以逃避追捕,不過這款作品卻突然的沒了音訊,直到2009年的E3展才再次公開,並且整個遊戲可以說除了劇情設定外全都「砍掉重練」,有著與當初宣稱的版本完全不同的遊戲方式,就連主角「山姆‧費雪」(Sam Fisher)的造型也完全不同。

我們當然不知道UBI這麼做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或許是從《縱橫諜海 雙面間諜》、《刺客教條》的玩家反應做出了一些思考,想為他們的遊戲帶來更多的進化與變革,最後決定大刀闊斧的將整個遊戲重新設計,為《縱橫諜海》系列帶來全新的面貌,接下來就讓我們從各個遊戲設計機制來看看《縱橫諜海 斷罪》是個怎麼樣的遊戲:


故事
《縱橫諜海》系列的故事背景是美國國安局設立了極密組織「Third Echelon」(第三梯隊),用來進行各項祕密的行動,第三梯隊的成員被賦予使用任何方式完成任務的權力,不過一旦任務失敗或者行動曝光,政府也不會承認這個組織的存在。第三梯隊的成員被稱為「Splinter Cell」(碎裂細胞),意為像玻璃碎片一樣尖銳、像細胞一樣無孔不入。系列作的主角山姆‧費雪是位菁英探員,也是第三梯隊的第一位碎裂細胞,在前幾作的故事中完成了許多的任務,不過在前作《縱橫諜海 雙面間諜》裡,劇情有了非常重大的轉折。

本作的開頭是山姆費雪的舊識Victor Coste這名角色,似乎正受到某個組織的盤問,他開頭第一句話就令人感到震撼:「你所知道的山姆費雪已經死了。」


「是美國殺了他,要他做了太多的犧牲。」


這裡開始帶出了前作《雙面間諜》的劇情,費雪的女兒莎拉在《雙面間諜》時死於車禍。這裡也可以看到,在遊戲過程中某些事情經由口述說出時,場景上也會出現敘述內容的影像,讓玩家更容易了解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這裡也說到,費雪在雙面間諜的身分下被迫殺死了自己的好友兼上司Lambert。事實上在《雙面間諜》遊戲時,Lambert是否死亡其實是有些模糊的空間,但從這裡的敘述可以視為是官方已經將Lambert的死亡定為正式的設定。


在眾多悲劇發生後,費雪選擇離開了第三梯隊,也離開了美國,離開所有一切。


不過費雪得到了消息,據說他女兒的車禍並非單純的意外,為了追查真相,他循線來到了馬爾他共和國內的城市瓦萊塔,企圖找出真相。Victor的這些話語可以視為是簡單的「前情提要」,在同時鏡頭也轉到了馬爾他,本作的故事即將正式開始。


有位服務生走到了鏡頭前,送上了一組電話,而服務生所面對的對象,正是我們的男主角山姆費雪。


電話那頭的是Anna Grimsdottir,通稱「Grim」,在前幾代的遊戲都有登場,是第三梯隊的重要人物,不過從這一段對話內容及口氣可以看出這時的費雪完全不信任她。


不過Grim告訴費雪,有一隊人馬正前往費雪所在的市場,而他們的目標正是費雪,要費雪快點脫逃,看來費雪這次又遇上麻煩事了!


在追查女兒事故真相的同時,一個個的陰謀也慢慢的浮上檯面,一連串的事件將牽涉到犯罪組織、恐怖行動、政府高層,以及費雪曾經為其奉獻生命,如今卻成最大敵人的第三梯隊!不可否認的沒有接觸過前幾作的玩家在進行本作時對於劇情上的融入感可能會較低,甚至遊戲前期劇情以跳敘的方式進行,玩家得自己花點時間來整理一下脈絡。但能夠理解劇情的話,就會覺得整個故事如同電影般緊湊精彩,在系列作中將再次奠定一個關鍵的地位。


Visual Message
把文字融入在遊戲本身的場景畫面中以增加彼此之間的協調感,這是近年遊戲相當常見的手法,像是《俠盜獵車手IV》、《暴雨殺機》等遊戲的開頭列出製作群名單時都有這樣的設計,《縱橫諜海 斷罪》也使用了這種手法,不過可不是只有用來作為製作群介紹而已,而是將其與遊戲做更進一步的結合。在遊戲每個段落的開頭,當前的任務目的或遊戲提示都會出現在景物上,在遊戲進行的過程中,隨時也都可以按下BACK鍵讓提示文字再次顯示。


動作系統與Hand-to-Hand Takedown
遊戲的基礎移動方式與其他動作類型遊戲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而暱蹤遊戲最重要的當然是要隱蔽自己的身體,這是遊戲開始之後最重要的第一課,在掩蔽物前按下LT,費雪就會進行掩蔽動作。


下一步就是要在多個掩蔽物之間快速移動,轉換掩蔽位置,在可以移動的下一個掩蔽位置會出現箭號提示,只要按A就可以快速移動過去。


雖然說在不與任何人接觸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完成任務是暱蹤遊戲的最高境界,但還是會有些不得不擺平敵人的情況,《潛龍諜影》有個很有名的「CQC」,《縱橫諜海 斷罪》也設計了一個「hand-to-hand takedown」,讓玩家可以有效率的在近距離解決敵人。hand-to-hand takedown動作使用的是以色列軍用格鬥術「Krav Maga」,只要在近距離對敵人按下B就可以發動。


從隱蔽處跳出後先奪槍!


再用槍口直擊後腦。


接著對腹部膝擊!


最後直接往頭部補一槍!瞬間乾淨俐落。


只要接近了敵人,hand-to-hand takedown全方向都可以施展。


這就是非常標準的「從後面來」。


從上面來,「Death from above」。


死從天降啦!


「喔?有個守衛在我上面!」


「從下面來也沒問題啦!」


「嗯,有個守衛在我下面。」


光與影
光與影是本遊戲非常重要的要素,當費雪處於光亮的環境下,就有被敵人發現的可能。


反之,只要藏身於陰暗處,畫面便會變成灰階色調,在此時敵方看不到費雪,而費雪依然可以看到敵方,屬於優勢的隱蔽狀態。


因此,想要讓遊戲進行得更加順利,一個重要的技巧就是要懂得為環境製造更多的陰影,讓我們更加容易隱藏於黑暗來中玩弄敵人。我自己就習慣把看得到的每盞燈都射掉,不過有時也要注意射擊燈具的槍聲及燈突然熄滅的狀況,也是會提高敵人的警戒心的。


奇怪,這盞燈怎麼射不掉?嘖,原來是月亮,看來費雪大叔需要找時間練龜派氣功了。


Mark & Execute
當面對場景內有複數敵人在時,最好的方法處理就是在不驚動多人的情況下一個個解決,可是有時候敵人會相互掩護,或者受場景的地形地物限制,想快速且不動聲色的解決複數敵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時候就要使用「Mark & Execute」(標記&處決)這個特殊能力。

當玩家成功使用hand-to-hand takedown解決敵人後,便可以獲得單次進行「處決」(Execute)的能力。在遊戲中將準心對準敵人(或特定的燈具、爆裂物),按下RB鍵來「標記」(Mark),就可以看到對方頭上出現了一個箭號標記,隨著現持槍支的不同,可以同時標記的數量也從2至4人不等。


標記完成後,只要按下Y鍵來開始進行處決,費雪便會很快速的連續射擊被標記的敵人,而且絕對是一發中的、一擊斃命!只要善用這個能力,就可以輕易將一個房間內的敵人清空,或者是在正面衝突時用來快速削弱敵方的人數優勢,迅速扭轉局面。


不過要注意,被標記的敵人也必須要是在費雪的射擊範圍內才能夠將他解決,所以當被標記的敵人走出了射擊範圍或者被障礙物阻擋時,標記會以灰色顯示,假設這時候進行處決,這些敵人是不會被射擊的。


當處決發動一次後,就必須要找機會施展hand-to-hand takedown才能夠再次發動處決能力,另一方面,即使玩家目前無法發動處決能力,依然可以標記敵人(此時的標記也是以灰色顯示),所以玩家可以預先標記好目標,然後施展hand-to-hand takedown再馬上施展處決,這種高段的連續殺敵成功的話一定是讓人痛快不已的啊!


Last Known Position
當你在玩捉迷藏時看到了某處有人出現,又或者是看到了快速竄行的小強,即使他們可能很快的又隱藏了蹤跡,不過多數人第一時間的反應多半會是把最後看到對方的位置當作對方最可能所在的地點吧,本遊戲就設計了一個名為「Last Known Position」的系統,當玩家所操作的費雪被敵人所發現後再隱匿,便會在敵人最後看到費雪的位置出現一個殘留的身影。敵人會朝向殘留身影的所在處集中開火,或者前往探查,除非你就是想用火力硬拼,不然呆呆的待在原處絕對不是個好主意。


也由於敵人的注意力會全力集中於殘留身影,這倒也是種很好的誘敵方式,可以趁機繞到敵人背後攻擊或脫逃。但即使殘留身影是種可以化危機為轉機的系統,暴露行蹤畢竟還是有其風險,因此要不要故意暴露一下行蹤,利用殘留身影來進行釣魚,還是盡可能的在完全不露身影的情況下進行任務,都是可以多方試驗的遊戲策略。


Interrogate
想要探求真相,就得找到一些特殊人物並從他們口中得到關鍵的情報,當然啦,這些人多半在一開始都是堅稱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或者嘴硬的什麼都不說。


本遊戲不是冒險解謎遊戲,所以也不會要玩家用試探或者套話的方式來得到答案,在這裡我們的方式就是很直接的進行「審問」(Interrogate),或是說「拷問」!在抓著被審問者的時候,玩家依然可以操作著費雪拖著對方行走,依身旁物件的不同,會有著不同的審問動作,那麼就選定一個「最佳場所」後,按下B鍵吧!


「唉呀,你剛剛小便完好像沒沖水喔。」


「給我跟小便斗磕頭道歉!」


真是不見便斗不掉淚啊,早點招供不是很好嗎?


「什麼?你說你剛剛不只沒沖水還沒洗手?沒關係沒關係,讓我介紹你跟洗手台好好認識一下!」


「嘿,兄弟!這樣子你們有沒有比較熟一點了?」


即使玩家沒有讓費雪靠近任何可以用來審問的物品,費雪一樣可以用體技進行審問,事實上不論用什麼方式審問,所會獲得的審問結果及所需要的審問次數都是相同的,並不會說下手比較狠毒就獲得更多回答,不過每當有審問場景時,找找四周有什麼特別的物件可以用來審問,然後看費雪無情的給予對方處刑,還是常常會帶來意外的爽快感。


小道具
既然是間諜特工,那就一定會有很多特別的道具可以使用吧,雖然說這次的故事由於費雪已經不隸屬於組織內,所以不會有以前的那些標準行頭,但該有的道具還是會在遊戲過程中漸漸取得,這點可以不用擔心。

手榴彈、閃光彈這種常見的東西就不用多作介紹了,這裡要介紹的當然是較具特色的道具。首先是從門縫窺探門後的情況,如果不知道門後有沒有人在,冒然闖入可是非常危險的。


遊戲的前期費雪用的是從車上拆下來的後照鏡,可以看到上面還有裂痕。


之後拿到裝備後就是使用鏡頭來窺視了,還可以拉近鏡頭的距離來看得更清楚。


再來介紹遙控地雷,這是個比手榴彈還好用的東西!


投擲出去後,只要按下按鈕地雷就會引爆,非常適合用在敵方的必經路徑上。


另一個比手榴彈好用的神奇道具是「黏著攝影機」(sticky camara),投擲出去後可連著在任何物體上,附著後畫面左上角會出現攝影機所拍攝到的景象。


不過用攝影機來攝影其實是最少用到的功能,因為它在攝影機之外的附加機能實在太實用了!黏著攝影機可以發出聲音吸引敵人注意,對於缺乏誘敵手段的本作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道具,更猛的是這個黏著攝影機還有自爆裝置,只要按鈕就可以引爆,於是我最常用的就是先利用發出聲音吸引敵人過來查看,敵人靠近後馬上將其引爆!雖然攻擊力不及手榴彈或地雷,但它的多用途與高成功率卻是其它道具所不及的。


本遊戲內「EMP」是很關鍵的一個詞彙,EMP是ElectroMagnetic Pulses(電磁脈衝)的縮寫,使用後可以短暫的讓四周的電器都失去作用,遊戲中可以取得兩種EMP裝備,一種是攜帶型EMP產生裝置,有效範圍是使用者自身周圍,一種是可投擲的EMP手榴彈,從爆發點散發效果。EMP使用後會讓敵人一時無法動作,適合用來脫逃或者製造奇襲攻堅。


最後就是《縱橫諜海》系列的形象代表,三目夜視鏡!三目夜視鏡同時具備聲納與熱感機能,雖然這樣的設計被遊戲監修湯姆‧克蘭西認為是現實科學做不到的不合理設計,不過遊戲公司方面認為若分別使用兩種不同的夜視鏡將會讓遊戲變得很矬,還是說服了湯姆‧克蘭西在這方面作出了妥協。


使用了三目夜視鏡後,場景內有什麼敵人、爆裂物通通一目了然,當然這是可以看穿牆壁的,甚至也可以在此情況下標記敵人,有了這個東西之後也就沒必要再從門縫偷看啦!


用三目夜視鏡來看穿牆壁會大大的降低遊戲難度,如果自認為是高手而堅持不用是無所謂,不過三目夜視鏡還有個很重要的功能,那就是用來看出肉眼看不出的紅外線陷阱!


戴上三目夜視鏡,可以看到這個辦公室內有著密密麻麻的紅外線感應器,要小心的從之間的間隙通過。


不過這些紅外線感應器有些可是會移動,甚至時開時滅的,想要順利通過並不容易!


一不小心觸發了陷阱,下場就是被不知道藏在哪裡的機槍掃到死...為什麼EMP在這裡沒用啊!


P.E.C. Challenges
P.E.C是Persistent Elite Creation的縮寫,P.E.C. Challenges可解釋為堅持成為精英份子的挑戰。PEC挑戰其實就是遊戲內部自己的成就系統,總共分為三大種類的挑戰項目,當完成了一項挑戰項目後可以獲得用來升級武器的點數,所以這些成就並不是解來自我滿足,而具有實質的回饋意義。部分挑戰項目還具有三種等級,每達成一個等級後挑戰的難度便會提升,當然可以獲得的點數獎勵也就越多。有些項目在遊戲進行中自然而然的就會達成,例如以特定方式解決敵人的挑戰項目,以特定道具成功脫逃等,不過有些項目就具有難度或者必須要刻意的去做才能夠成功,像是整個關卡都沒有被敵人發現、在沒有失敗重來的情況下完成整個關卡等等。


槍枝改造與武器裝備
遊戲中每過一個段落就有機會可以看到武器庫,這些武器庫都遵循著遊戲界的物理法則,那就是像四次元口袋一樣彼此之間相互共通。


在此玩家可以選擇所要攜帶的武器,同時也會自動補充手榴彈等投擲型武器的使用次數。


另一個重點就是可以花費PEC挑戰成功後獲得的點數為武器進行改造升級,每個槍枝都有三種改造套件可以購買,可以提升槍枝性能的改造項目有增加彈匣容量、加強攻擊力、提升命中準確度及提升可以同時標記敵人的上限;投擲型武器也可以經由改造升級提升效果範圍或者攜帶上限。


對於熟悉此類暱蹤遊戲的玩家來說,以標準模式下進行遊戲應該不會覺得本遊戲的難度太高,像我這種技術不好的肉腳玩家雖然可能需要在多次失敗中嘗試出過關的方法,卻也不會感覺遊戲在關卡安排上有什麼刻意刁難玩家的設計,尤其玩家當前的任務、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走、離目的地還有多遠等資訊,遊戲中也不會吝於提示,所以對暱蹤遊戲不熟的玩家也不用擔心,這遊戲並不是那種會令人玩到惱羞丟手把的類型。

如果有讀者已經看過一些關於本遊戲主劇情長度的報導或討論,對於遊戲的耐玩度有些擔心的話,這裡我必須要說,確實,《縱橫諜海 斷罪》的單人故事模式劇情並不長,技術中等以上的玩家應該都可以在個位數小時之內玩破一輪普通難度的單人故事模式,不過本遊戲的內容,可不是只有單人故事模式而已!

接著就來介紹多人遊戲的部分。多人遊戲可以選擇多種方式來進行,除了一定要有的XBOX LIVE連線,單機雙人分割畫面遊戲及多主機本地端系統連線也都是可以進行多人遊戲的選擇,為了讓大家更容易看出來遊戲是雙人同時進行,以下我使用單機分割畫面的方式來示範。(其實是自己在XBOX LIVE上沒朋友)


多人遊戲其實也不是真的很「多人」,其實僅僅只有兩個人可以一起進行遊戲而已。多人遊戲有著數種模式可以選擇,其中包含了Co-op Story(故事模式)、Hunter(獵殺模式)、Last Stand(守護模式)、Face-Off(對戰模式),還有一個Infiltration(滲透模式)必須要達成特定條件才會開啟。在遊戲開始前,玩家可以先選擇好自己的武器裝備和服裝,故事模式之外的多人遊戲模式還可以設定額外的遊戲規則。


有數種服裝可供選擇,除了預設那一件之外,其它的服裝必須要用PEC挑戰點數購買。從這個吊衣架的剩餘空間來看,我似乎可以預期之後會有新下載服裝的出現...。


服裝也可以花費PEC挑戰點數進行改造升級,可以提升防禦力、增加彈匣數量與手榴彈數量上限。


多人遊戲模式下,玩家所扮演的角色不是山姆費雪,而是另外兩位幹員,Archer與Kestrel。


「師父說的沒錯,蒙了面之後真的就厲害多了...」,其實沒這回事,除了服裝與裝備上的差異外,Archer與Kestrel的基本能力與費雪基本上是相差無幾的。


故事模式的劇情發生在本篇故事之前,敘述俄國製造的EMP兵器經由不法份子的竊取與地下交易而被運到了美國,於是美國的Third Echelon與俄國的Voron分別派出了Archer與Kestrel來合作追查這個案件。


雙人遊戲當然不是兩個玩家各玩各的,雙人遊戲的敵人配置比單人遊戲棘手多了,兩個玩家要相互掩護、相互配合才能夠順利完成任務。


雙人合作遊戲時最重要的一點是,當其中一人遭敵人擊倒,遊戲並不會馬上結束,該名玩家將進入「瀕死狀態」,這時隊友就要趕快過去救援。


「看我的電擊甦生術!」只要隊友在限時之內趕過去成功救援,被擊倒的玩家就可以恢復正常狀態繼續作戰,不過要是過了搶救時限,那該名玩家角色就會死亡,任務也宣告失敗。


即使其中一方玩家神勇無比可以一個人解決所有敵人,關卡中也會出現一些需要兩個玩家一起才能解開的機關或門鎖,所以別想要自己一個人當英雄啊。


多人遊戲時,兩位玩家的Mark & Execute能力可以串連起來,只要一個玩家發動hand-to-hand takedown,兩個玩家都可以同時獲得發動處決能力的機會,而且當其中一個玩家發動處決後,另一個玩家也可以馬上接續著發動處決,一次解決大量的敵人。


多人故事模式總共有四大關,單一關卡的長度其實比本篇故事的任何一關都還要長,如果能找到好戰友一起遊玩,雙人遊戲的精彩刺激程度絕對不輸給單人主線劇情。


要是兩個玩家沒配合好,甚至還會有很歡樂的搞笑情況出現,像下圖就是左邊的玩家把窗邊的敵人拉下去,右邊的玩家卻還在窗戶正下方,差點被掉下來的敵人砸中!


其它多人遊戲模式則有著各不相同的玩法,Hunter模式下會在場景內出現10名敵人,必須要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將敵人全數解決,如果過程中被發現,敵方則會再出現10名援軍。Last Stand模式則是要守護特定的EMP設施,抵禦敵人一波波的來襲。Face-Off是對戰模式,玩家解決敵人會獲得分數、被敵人解決則會扣分,最後分數高的一方獲勝,不過打倒敵人賺的分數只是用來補零頭,解決對手玩家可以獲得的分數更高!最後一個Infiltration模式也是要隱密的將敵人全部打倒,甚至連敵人的屍體都不能被發現,只要一被敵方察覺有人入侵即告失敗。

如果真的找不到其它玩家來玩多人遊戲,其實還是可以透過「Deniable Ops」這個選項,單人來進行Hunte與Last Stand這兩個遊戲模式(Infiltration模式開啟後應該也可以在Deniable Ops模式下選擇),光就這幾個模式也夠玩上好一陣子了。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縱橫諜海》系列遊戲,其實跟我想像中的暱蹤遊戲相當的不同,《縱橫諜海 斷罪》捨棄了很多暱蹤遊戲的固定設計,例如搬動屍體、製造聲音吸引敵人注意(黏著攝影機不算的話),這種暱蹤遊戲裡好像理所當然的要有的東西,本遊戲卻都沒有,也沒有需要解謎的機關,反倒是著重了遊戲的動作性,關卡與系統設計上也有鼓勵玩家主動出擊的感覺,或許是因為這次費雪的行動出發點就與以往不同吧?

說實在的本遊戲真的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讓人投入,不但有著暱蹤遊戲的緊張感,也有著動作射擊遊戲的爽快度,緊奏的遊戲節奏更讓人不知不覺的一路玩下去,遊戲進行方式的多變也讓遊戲一直保持著新鮮感,多次轉折的劇情更帶來了許多意外性,再加上樂趣十足的多人遊戲,《縱橫諜海 斷罪》真的是款精彩的遊戲,不過小心可別玩到入戲太深,回到了現實生活還是看到燈就想關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