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處理與後製 - 關於最近的求修圖..........我知道會是戰文,但很多人都可能觸法了!!!! - 相機

前往內容


關於最近的求修圖..........我知道會是戰文,但很多人都可能觸法了!!!!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一 原PO真的求圖....這就好像路邊遇到乞討的,妳可以不給,但妳沒資格因為他向妳乞討,妳就毆打他。

仔細看文才發現樓主其實也很KUSO的
真會比喻
不知這樣有沒有達到樓主建議提告的標準?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一,提不提告是他受損害的主觀意識,並不是誰可以幫他決定的!...(恕刪)
我不管當事人怎麼決定。我是針對你。你鼓吹個什麼勁?法律沒讀通,就鼓勵別人濫訟,打官司很好玩嗎?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二,我講的是說:我沒說海綿寶寶是污辱他人。更沒說海綿寶寶是犯公然侮辱罪,如果不是我說的,而是你另提討論的,你為何不另附說明。...(恕刪)
海綿寶寶是討論著作權,不是討論公然侮辱罪。你文章為什麼都不看清楚再駁呢?還是你真的看不懂?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三,既然你說有公然侮辱的故意才違法......請問修圖成正常女生光天化日穿內衣,正常男生光天化日頭戴內褲,不是故意都不是你所言.....「公然侮辱罪」的故意,指的是公然侮辱的「故意」,行為人必須對「公然」有故意,對「侮辱」也有故意?...(恕刪)
對不起,看不懂你的問題。阿鬼,請說中文好嗎?

我猜,9樓的回答或許跟你的問題有關。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五,我相信這裡很多人都可以說自己很懂XX學之類,因為是虛擬世界。但我也可以很明確說......我認為你的方式也非常不可取,因為一樣很多人會因為你的言論,超越法律尺度而不自知。...(恕刪)
我可沒有鼓吹什麼,只是要「抵消」你的文章帶來的「寒蟬效應」。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六,你又曲解我的意思。我沒說闖紅燈跟刑法、民法有關。我也沒有說民法有賠償,別曲解我。我想我講的很明白......犯哪一類法都是犯法...(恕刪)
是你自己舉例不當,我並沒有曲解。你究竟是要討論刑事的「公然侮辱罪」,還是民事的「侵害肖像權」,請先說清楚。二個要件根本不同,不能混在一起講。你會把二者搞混,是基本觀念有偏差,不是一句「都是犯法」就可以帶過去。我懷疑你可能到現在還不清楚自己問題在哪,越描越黑。

另外,簡單一句「都是犯法」可一點都不明白。看你要討論犯哪個法,構成要件都不同,法律效果也不同。這都要逐一檢驗的,不能打迷糊仗!你倒是「很明白」地顯露出你基礎觀念的不足。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七,我也可以想你才是不是學法的,也可以說你「散布錯誤法律觀念」,關於第七點這種無意義的爭論,可以不用了。你一直說人不是,並不會改變我是,也並不會讓你從是變成不是,或是你從不是變成是。...(恕刪)
不要再講一堆繞口令移轉焦點了。這不會改變你「外行充內行」的事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誰才是外行。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八,最重要的一點。我希望你從下一篇回覆開始:直接回覆到我信箱,我也會直接回覆到你信箱。...(恕刪)
這真是最好笑的一點。怎麼有人會這麼一廂情願?你這篇怎麼不回到我信箱?你既然公開貼出來,我當然也會公開反駁你。

kenneth_ku2002 wrote:
…如果你覺得私底下回我,讓你沒有成就感,或是沒有導正你所謂的錯誤法律觀念,那我退而求其次,我希望你另開一篇文…...(恕刪)
我回文是為了消毒,不是為了成就感。你想讓這篇文消失,請自己認錯,刪文自爆。不值得我花功夫另開一篇文。

kenneth_ku2002 wrote:
…我希望你開版的前提是,不要提到那個女生。...(恕刪)
你可以發現,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當事人,都只是針對你的言論而已。另外,我不會另開一篇文,只會緊盯著這篇,直到你刪文為止。


另外,我要聲明一點,我並不贊同那種內衣內褲的修圖,因為這有可能冒犯到他人(冒犯不等於傷害)。但我更不贊同打壓。我主要是反對有人「以法律來恐嚇」一個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
kenneth_ku2002 wrote:
…我只是說不想讓那張圖被搜尋。...(恕刪)

你自己在開板的文章裡寫道:
kenneth_ku2002 wrote:
…如果妳真的好戰,請就內衣以及內褲那兩張發表你認同的看法吧!!!!

這算哪門子的「不想讓那張圖被搜尋」?
零的境界01 wrote:
仔細看文才發現樓主其實也很KUSO的
真會比喻
不知這樣有沒有達到樓主建議提告的標準?


零的境界01真的很會分析,原來樓主自己踩到自己的地雷了,竟然把求圖的比喻成xx,這應該達到標準了.


kenneth_ku2002
。因為我的初衷就是不想傷害女性


樓主的紅字,表示對兩性觀念還是不公平的,內褲套頭是男的,內衣著身是女的,
從一開始說內衣內褲不出現,最後又說出"初衷"是不想傷害女性,不想傷害女性,
就自己不要去傷害就好了,不是嗎? 原來那些男生都是活該的?

PS.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都上了一課了,至少有學到一些些的資訊.
三雄預付卡之外--大玩特玩卡專頁
好吧~我承認我沒有看過你們說的那張什麼內衣內褲的圖

我只看到樓主拿法律來嚇01修圖團,還鼓勵大家提告,還把求圖比喻成.....

現在則被一個很懂法律的人嗆回去,這篇真精彩!

肯定是我心中前十名的戰文,我是比較支持Dave5136的,

為什麼? 因為我也算是被嚇到的修圖團之一....... 結論: 修圖萬歲!
My Flickr: photo.mo-a.net
Dave5136 wrote:
我不管當事人怎麼決定...(恕刪)



我不管當事人怎麼決定。我是針對你。你鼓吹個什麼勁?法律沒讀通,就鼓勵別人濫訟,打官司很好玩嗎?(這句話是你的).......我是鼓勵他爭取權益,與法律有沒有讀通無關。況且你自己也說了.....要視情況而定,那就表示不是每一個案例都能安然無視,細微的差異可能導致不一樣的結果。那你就更有責任舉出你所謂的差異點,並非讓網友去冒險,或是扣『濫訟』帽子,要求他人忍耐。老實說,我真的不太相信你學法或是你讀通法,學法的人必會有保障權利的概念,而非講一大推上網修圖就知道XX後果之類的話。

第二,我從頭到尾要講的都是,海綿寶寶那段不是我說的,你要解釋是否有違背肖像權不關我的事,你並沒有看懂我講的。你只是看到某一人打『以後海綿寶寶都不能出來了』,就說我有扯那個。你從頭到尾都規避你那部分沒看清楚的問題。

我猜,9樓的回答或許跟你的問題有關(你講的)。
9樓是誰,我不清楚,他打什麼我也不清楚,但請針對我一人就好,你第一段就說針對我,就不要再針對他人,請說到做到。不管他的立場是哪一邊,請不要牽扯出第三者。

我可沒有鼓吹什麼,只是要「抵消」你的文章帶來的「寒蟬效應」。(這是你說的)

我想這一點是非常具有討論性,你認為我的就是寒蟬效應(而說我打壓言論自由,或打壓KUSO自由),確認為過份(我針對的是過份,不要再牽拖海綿或肖像權,那個要講另外講)的修圖是言論自由,還大力說憲法有保障。但如果你真的學法,且讀通,大法官解釋案有太多言論自由不保障範圍。

是你自己舉例不當,我並沒有曲解。你究竟是要討論刑事的「公然侮辱罪」,還是民事的「侵害肖像權」,請先說清楚。(你說的)
是你曲解我,我從沒有論那個「侵害肖像權」部分,你講一大推,說我不清。請自己看清。

再者,如果是就如同你說的,那就來針對我就夠。第一,我沒講的,你請另外說。第二,不要再牽拖第三者。不管哪一樓。


另外,我要聲明一點,我並不贊同那種內衣內褲的修圖,因為這有可能冒犯到他人(冒犯不等於傷害)。但我更不贊同打壓。我主要是反對有人「以法律來恐嚇」一個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你講的)。

我很不想說你是不是外行充內行,這裡也不是你大聲就是真理的地方。每個人對法律見解可以不一,但不需要否定他人專業,但情緒性的口語之詞可以省去。我很樂意跟你筆戰,但請用君子的方式。如果你真的學法,我相信你用字淺詞勢必很斟酌,不會讓自己陷入不必要的危險之中。你那些阿鬼或是其他有可能的情緒之詞,請避免。兩個對立的律師打官司,總有一方贏,一方輸。扣除金錢動機外,你不能說某一方是外行充內行,而是每一個人的見解不同。如果你真的是律師或是學法的,你應該懂我說的。 大家直接拿案例或判例來說明或辯論(自由權、名譽權以及妨礙秘密權)


解釋字號: 釋字第 509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89 年 07 月 07 日
解 釋 文: 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言論自由是有其上限的)法律尚非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及第二項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旨(指的是人民基本自由權利之限制)。至刑法同條第三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修圖勢必不是真實),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就此而言,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旨趣並無牴觸。

用紅字並非指的有力,而是陳述的重點,不希望不是我講的,也被你說成我講的。
()內為我打的()外,是直接『全國法規資料』複製的

釋字文只是要告訴你,基本權利是有其限制的。且自由的言論必須兼顧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以某些尺度的圖來說,限制尺度並不涉及公共利益之保護。


裁判字號: 90 年台上字第 646 號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4 月 13 日
要  旨: 民法上名譽權之侵害非即與刑法之誹謗罪相同,名譽有無受損害,應以社會上對個人評價是否貶損作為判斷之依據,苟其行為足以使他人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貶損,不論其為故意或過失,均可構成侵權行為,其行為不以廣佈於社會為必要,僅使第三人知悉其事,亦足當之。備 註:本則判例於民國 92 年 6 月 10 日經最高法院 92 年度第 10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通過,並於 92 年 7 月 10 日由最 高法院依據最高法院判例選編及變更實施要點第 9 點規定 以 (92) 台資字第 00362 號公告之。

這又是一例,司法對個人名譽權的保障,是不論過意或過失。且其依據是足以使他人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貶損(KUSO逗趣的不會,但過份的已達到足以使他人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貶損)。

我是各舉一例,不要再講刑、民分不清。


我有一個結論,不知你同不同意。如果你同意,之後就針對那部分就好。
1.我們對過份修圖的法律見解不一。因此導致是否有犯法的疑慮有所不同,我從頭到尾都沒變過,就先解決這部分。
2.肖像權都不是我講的,也沒跟你討論過,就不必找我討論。不是我要逃避,是要『標靶討論』,是要把我開文的重點拉回來。我開文的下半段也說明了我的開文,證明我沒有變過。
3.彼此都針對你我兩人,他人的引述都別再拉進來或是說誰跟誰是一樣的。








我先澄清幾個誤會。

1. 先重申我的立場。我認為內衣內褲的修圖,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亦非明顯不違法)。我主要反對的是:一個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樓主直接認定為「公然侮辱罪」,還鼓吹當事人去提告。這是濫訟、浪費司法資源,並且造成修圖愛好者的恐慌,對於網友的創意產生不良的打壓效果。

2. 如果開板的文章,是抱持一個開放的立場,來對「修圖修出內衣內褲的合法性」做研討,那會是很好的討論。但樓主卻直接定了罪,還鼓吹當事人去提告。我對此種做法極度反感,所以忍不住出來「消毒」。消毒的手法當然不會太客氣,因為下手要重,消毒效果才會夠。由於開板的文章就已經是一種暴力了,所以不用期望我的回文會「溫文有禮」。假如樓主願意自爆刪文,另開較中性的討論串,我會有禮地參與討論。

3. 除了濫訟以外,我其他的回文,則是針對樓主一些論述上的破綻,挑出來讓大家知道。

4. 我在35樓提到了三個爭點:「公然侮辱罪」、「著作權」和「肖像權」。只有「公然侮辱罪」是針對樓主。「著作權」和「肖像權」是附帶解除其他網友疑慮,我在46樓已有說明。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海綿寶寶、派大星會讓網友犯法」是樓主講的。

5. 我說樓主外行充內行,並不是因為彼此對「公然侮辱罪」的法律見解不同,而是因為樓主的一些論述實在太不專業。樓主口口聲聲說內衣內褲的修圖構成「公然侮辱罪」,卻出現一堆與「公然侮辱罪」無關的論述。整理暨評論如下:
kenneth_ku2002 wrote:
…關鍵在於『你怎確定圖是當事人同意PO上網來修,即使其中一人同意,另一人不同意呢?』...(恕刪)
這根本不是關鍵。是否構成「公然侮辱」,跟原圖是否本人上傳無關。何況我根本也沒有說「當事人同意PO上網來修」,樓主不但搞錯,還去爭執一個「非爭點」的問題。
kenneth_ku2002 wrote:
…犯意只是量刑的考量,並非量刑的必須。否則哪來過失XX罪,過失XX罪哪一個是故意的?故意就不叫過失。...(恕刪)
「公然侮辱罪」不罰過失。討論「公然侮辱罪」,根本不應扯到過失犯罪。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四,肖像權,很多KUSO遊走在法律邊緣,你很難說他不是惡意。尤其我講了,你無法確認照片是否為當事人本人PO,光是這一個前提,許多人都無法解釋了。因為多半的前提假設是........求圖是本人且自願,但至少我看到有一篇不是照片本人求修圖,是幫忙拍照的求修圖。這時如果太超過,就真的觸法。或許你會說是他朋友PO來求圖,挖洞給你跳。但在法律上,那句話不構成不犯罪的事證。...(恕刪)
這段明顯在討論肖像權,最後竟然扯到犯罪。典型的民刑事不分。
kenneth_ku2002 wrote:
…但.....若是有人誤以為『公然侮辱罪』只要非惡意、故意,拿KUSO就可以豁免,那付出的代價可能就是....走法院。
非故意,百分之百不會構成「公然侮辱罪」。因為本罪只罰故意,不罰過失。這太基本了,沒有什麼「法律見解不同」的問題。
kenneth_ku2002 wrote:
…請問修圖哪一個是非故意?圖會自動跑到電腦修改而再度上傳嗎?這不是有意識的行為嗎?...(恕刪)
「公然侮辱罪」的犯罪行為是「公然侮辱」,故意也是針對「公然侮辱」的故意。「修圖行為」本身不是公然,不可能構成「公然侮辱」,「貼出來」的行為才可能與公然侮辱有關。且關於「公然侮辱」的故意,重點應該在於行為人是否認識到行為會造成名譽受損的結果,而不在於對「修圖」有沒有故意。樓主搞錯了重點。
kenneth_ku2002 wrote:
…不論是犯刑法或是民法都是犯法,就像開車闖紅燈也犯法...(恕刪)
既然是討論「公然侮辱罪」,提到民法做什麼?前一句才提刑法與民法,後一句卻舉一個跟刑法民法都無關的例子,如果不是法律觀念不清楚,就是邏輯不清楚。
kenneth_ku2002 wrote:
…我想我講的很明白......犯哪一類法都是犯法...(恕刪)
如果是針對「公然侮辱罪」,根本不用提有沒有犯別的法。就算要兼論民事上的「侵害名譽權」,也不能這樣打混仗。民法與刑法要求的不法內涵不同,「公然侮辱罪」與「侵害名譽權」的構成要件也不同。同一個行為,有可能構成民事侵權,卻不構成刑事犯罪。怎能一句「都是犯法」就帶過去?這不是「法律見解不同」的問題而已,而是基本觀念不正確。

不論樓主是否法律本科出身。不過既然會犯以上那一堆錯,要自稱「內行」,實在沒什麼說服力。
先反駁幾個小地方:
kenneth_ku2002 wrote:
…不是每一個案例都能安然無視,細微的差異可能導致不一樣的結果。那你就更有責任舉出你所謂的差異點,並非讓網友去冒險,或是扣『濫訟』帽子,要求他人忍耐。...(恕刪)
請注意,我並沒有「要求他人忍耐」,我的立場是,先搞清楚是非,不要急著興訟。倒是你,不管「細微的差異可能導致不一樣的結果」,連案例事實都沒有討論,就積極的鼓勵別人興訟、恐嚇網友。誰才有問題呢?

kenneth_ku2002 wrote:
…你只是看到某一人打『以後海綿寶寶都不能出來了』,就說我有扯那個。...(恕刪)
請問我在哪一樓、哪一句話說你「有扯海綿寶寶」了?

kenneth_ku2002 wrote:
…9樓是誰,我不清楚,他打什麼我也不清楚,但請針對我一人就好,你第一段就說針對我,就不要再針對他人,請說到做到。不管他的立場是哪一邊,請不要牽扯出第三者。...(恕刪)
我提到9樓,是因為9樓有提出理由認為不構成侮辱,我只是引來給你參考。我是支持9樓的。你怎麼會認為我在「針對」第三人?

kenneth_ku2002 wrote:
…肖像權都不是我講的,也沒跟你討論過...(恕刪)
下面這段是你在41樓回我的文,你認為這樣叫做「沒討論過」?
kenneth_ku2002 wrote:
…第四,肖像權,很多KUSO遊走在法律邊緣,你很難說他不是惡意。尤其我講了,你無法確認照片是否為當事人本人PO,光是這一個前提,許多人都無法解釋了。因為多半的前提假設是........求圖是本人且自願,但至少我看到有一篇不是照片本人求修圖,是幫忙拍照的求修圖。這時如果太超過,就真的觸法。或許你會說是他朋友PO來求圖,挖洞給你跳。但在法律上,那句話不構成不犯罪的事證。...(恕刪)

事實勝選雄辯,乾脆直接貼範例

公然侮辱
  公然侮辱,是指在「公開、公然」的場合下,也就是在眾人可以共同見聞的情況下,以非「事實」的不雅言語或是圖片、文字對受害者進行「精神上的損害與汙辱」。 實務上台灣板橋地方法院九十二年易字第二三六號判決認為:「被告在前開網站留言版上以粗鄙詞句,公然侮辱告訴人,使告訴人之人格遭受貶抑,並減損告訴人之聲譽,又網路資訊流通極為迅速,被告利用此等網路工具公然侮辱告訴人,使不特定之大多數人得以觀看上開有辱告訴人之網頁,被告之手段惡劣且對於告訴人產生之危害不輕」。......................請勿用吹毛求疵的講不相關,紅字部分很清楚的載明.....以非「事實」的不雅言語或是圖片、文字對受害者進行「精神上的損害與汙辱」。 後面有文說明網路屬於眾人公開可見聞的場所。
此外,沒有一個行為人會意識到這句,『重點應該在於行為人是否認識到行為會造成名譽受損的結果』...否則誰會出此言、此舉動。


此外,行為人尚必須具備侮辱他人之故意,方能夠成本罪,行為人如係出於過失,則不夠成本罪,例如因疏忽踏到鄰座小姐長裙,致其長裙脫落,當眾受窘,則應該認為沒有侮辱他人之故意。........貼出來絕對不會是過失,我講的是這個。修圖你不貼,誰知道你修.....當然沒有罪不罪的問題。你講的非故意是這一點,但貼出來很難說是不是故意,我講的是這個。

法律教室:
在社會版常看到因「公然侮辱」而被判刑,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告人呢?現在先讓大家了解什麼條件足以構成公然侮辱罪?
公然侮辱係指,在不特定人或多數人得以共見或共聞狀況下(換言之,不以實際上已經有共聞或共見),對某特定之人侮辱。最需要注意是,不論被辱罵之人是否在場,不影響成立公然侮辱罪。何種程度始構成「侮辱」?判斷必須斟酌行為人年齡、教育程度、職業、與被害人間的關係、當地習慣等因素。......台灣的社會環境去動物園會穿什麼,應該不需爭論。

在網路上謾罵他人**
  在網路上張貼謾罵他人之文字,與一般公然侮辱他人之情形並無不同,當然有可能成立公然侮辱罪,實務上台灣板橋地方法院九十二年易字第二三六號判決認為「被告在前開網站留言版上以粗鄙詞句,公然侮辱告訴人,使告訴人之人格遭受貶抑,並減損告訴人之聲譽,又網路資訊流通極為迅速,被告利用此等網路工具公然侮辱告訴人,使不特定之大多數人得以觀看上開有辱告訴人之網頁,被告之手段惡劣且對於告訴人產生之危害不輕」。........前文已述以非「事實」的不雅言語或是圖片都算,重點是非事實的不雅言語或圖片都算。

被害人不在場是否成立公然侮辱罪?
  假如行為人在符合公然之情況下,故意侮辱他人,但該被侮辱之人並不在場,則行為人是否構成刑法第三百零九條之公然侮辱罪?
  依照司法院三十年院字第二一七九號解釋「刑法上之公然侮辱罪,祗須侮辱行為足使不特定人或多數人得以共見共聞,即行成立(參照院字第二○三三號解釋),不以侮辱時被害人在場聞見為要件」,所以縱使被侮辱之人不在場,亦會構成公然侮辱罪。  .....所以即使當事人發生事情時不看此版,事後得知都算。

誹謗罪
  誹謗罪與侮辱罪的差別已經於前篇「公然侮辱,網路聊天謾罵同等加罰」中已有說明之,只要是謾罵內容有〝損害名譽〞,並以各種方式給其他第三者得知,就已構成毀榜。處罰的內容,規定於刑法第三百十條:「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如果甲方式在私底下與幾位好友密談此事,或是以書信、電腦文字、網路留言等方式進行,一樣構成誹謗,後者還可視為加重誹謗罪:「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圖畫亦算,至於有無損害名譽並非某一人說了算,這是法官裁量權很大的地方,唯有多看判例,最好的方式是『謹言慎行』。此外,文末『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那個當事人並非公眾人物且其穿著並不涉及公眾利益,又個人打扮乃涉及私德部分,都是法律所保障範圍之。

於網路上張貼色情圖片或影片之刑事責任
散佈合成照片亦有可能觸犯刑法第三百零九條之公然侮辱罪(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

另外,我當初說如果修圖者不能確定PO圖者是否為本人,亦可能導致觸法。我沒講觸什麼法,誰跟你刑民不分。如果原PO是本人,未經允許、散播他人照片此點而言,更可能構成侵權行為,尤其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

順帶一貼關於適用本討論的法規

在民法上,單就未經允許、散播他人照片此點而言,更可能構成侵權行為,而應負擔損害賠償責任。蓋個人照片所牽涉者,主要是個人之肖像權。是以,即便當初取得他人之照片,是經過該人之允許;但是,只要未再進一步取得其同意,原則上就不得私自利用或是公開散佈該他人照片。依據民法第十八條之規定:「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又,依同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以上都出自聯晟法網,目的是引用法律見解,不做任何商業用途。紅字部分是強調不做商業用途。

至於『是否使人人格受到貶抑』,已有網友發文認為妥或不妥,應有一定公評,不須贅述。但此部分是法官裁量權,有很大討論空間。任何人都無法說他的判斷一定會或不會,最好的方法就是『謹言慎行』。

法律不是相互取暖,唯有對或錯,雖然判例未必是下一次的慣例,但所有的判例都是前人走過的血跡。
法律保障是自由創作,但自由創作是並非包含以非「事實」的不雅言語或是圖片、文字對受害者進行「精神上的損害與汙辱」。
你說我鼓勵興訟造成打壓,讓你害怕我的作為。我倒是害怕(我也點出你的盲點),包含你自己講的『細部差異會導致不同』,被你這樣鼓吹,會造成許多新判例。我相信我指的兩個特例已經很明顯了!!!

此外,你重申我的立場。認為內衣內褲的修圖,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亦非明顯不違法),這句話非常不負責任,因為你前述都是不犯法的論述(因為我不會句中引,只會開頭引),況且法律的見解一向被要求清楚、不模糊。你再三強調是否有故意性、有意識性。連你自己都說有爭議,何以不是鼓勵被害人提告,而是反過來說要求不鼓勵提告?再者,這句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亦非明顯不違法),要下一個如何依循?我告訴她是提醒她權益保障,並告誡他(另一個)要注意。你講那麼多,最後殺一句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亦非明顯不違法),徒讓不知者以身試法,更讓人覺得於心不忍。


最後,有人問我為何自打嘴巴,有性別差異?在此說明一下,因為一位當事人沒有來信,因此不需再度雞婆,我只需第一次提醒,而不做第二次的雞婆,視同當事人放棄己身權益或不被信任,故不再論述他的權益,而另一位當事人有來信,故會以她的最大利益做為考量。


先指出幾個錯誤。

kenneth_ku2002 wrote:
…修圖你不貼,誰知道你修.....當然沒有罪不罪的問題。...(恕刪)
這個觀念不對。偷偷殺人沒被抓到,難道沒有罪不罪的問題嗎?並非如此。一個行為是否構成犯罪,跟犯罪會不會被追訴處罰,是不同層次的問題。

另外,修圖與貼圖是不同的行為,在犯罪的檢驗上,一定要先確定檢驗的對象為何,不能打迷糊仗。

kenneth_ku2002 wrote:
…我當初說如果修圖者不能確定PO圖者是否為本人,亦可能導致觸法。我沒講觸什麼法,誰跟你刑民不分。...(恕刪)
你一開始就是鼓勵人家提告「公然侮辱罪」。怎麼又變成「沒講觸什麼法」了?

另外,我說你民刑不分,也不是針對你這句話。前面整理過了,不再重覆。

kenneth_ku2002 wrote:
…順帶一貼關於適用本討論的法規
在民法上,單就未經允許、散播他人照片此點而言,更可能構成侵權行為,而應負擔損害賠償責任。蓋個人照片所牽涉者,主要是個人之肖像權。...(恕刪)
唉!不是要「標靶討論」嗎?請集中在「公然侮辱罪」好嗎?

kenneth_ku2002 wrote:
…但此部分是法官裁量權,有很大討論空間。任何人都無法說他的判斷一定會或不會,最好的方法就是『謹言慎行』。...(恕刪)
總算有句讓我贊同的話了。你要大家「謹言慎行」,我支持;你拿法律恐嚇大家,我反對。

kenneth_ku2002 wrote:
…你說我鼓勵興訟造成打壓,讓你害怕我的作為。我倒是害怕(我也點出你的盲點),包含你自己講的『細部差異會導致不同』,被你這樣鼓吹,會造成許多新判例。我相信我指的兩個特例已經很明顯了!!!...(恕刪)
1. 我沒有害怕。我是反感。
2. 我沒有鼓吹什麼。我只是在反對你。
3. 你指的兩個特例是內衣內褲嗎?很抱歉,一點都不明顯。

kenneth_ku2002 wrote:
…認為內衣內褲的修圖,並非明顯違法的行為(亦非明顯不違法),這句話非常不負責任,因為你前述都是不犯法的論述(因為我不會句中引,只會開頭引),況且法律的見解一向被要求清楚、不模糊。...(恕刪)
這個觀念又錯了。每一個案例的具體事實都不同,如果要討論的是具體案例,在事實沒有交待清楚前,就不能也不該有明確的法律結論。何況內衣內褲的修圖牽涉到特定的場合情境,你連圖都不希望大家去找,還想要什麼清楚的結論?

話說回來,我正是反對你「沒把事實仔細檢驗,就下了清楚的有罪結論」。

6頁 (共9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