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車綜合討論區 - 京城自行車收藏家王明璽 - 單車

前往內容


京城自行車收藏家王明璽





被國務院批准命名的中國自行車博物館於2008年10月初開館,是霸州華夏民間收藏的三大主要展館之一,也是中國目前規模最大、藏品最為豐富的唯一的自行車博物館。 館中收藏了北京收藏家王名璽收藏的全世界最具代表性自行車300餘輛。其中有英國的“白金人”、日本的“普利司通”、英國的“三槍”、德國的“哈雷”以及印度、荷蘭等國不同年代製造的精品自行車,還有中國台灣製造的“ 捷安特、金拜克”,以及我們熟悉的內地四大品牌——紅旗、永久、鳳凰、飛鴿等品牌。 被稱為博物館“鎮館之寶”的,是1910年英國產的“白金人”。這輛車通體鍍銀,造型簡潔流暢,看上去鋥光瓦亮,光可鑑人。據說這種車當年只生產了100輛,大約在1920年前後銷到中國10輛。前些年曾有英國人出10萬美元甚至一輛“勞斯萊斯”換此車,都被王明璽婉拒。備註:霸州市為河北省廊坊市的一個縣級市距離北京 ​​天安門不足百公里有北京公交車直到,系全國百強縣以軋鋼、溫泉、家居等為經濟支柱,編者多次造訪霸州而未有幸參觀該博物館,實乃遺憾!
~~~~~~~~~~~~~~~~~~~~~~~~~~~~~~~~~~~~~~~~~~~~~~~~~~~~~~~~~~~`








自行車是他的「眼珠子」

  人的煩惱千奇百怪。對玩家來說,相中一件藏品,淘換不到著急,淘換到手沒合適的地方放也著急。眼下,67歲的王明璽老爺子就皺了眉頭。一百多輛名牌自行車存放在地下室,天降大雨,存車的地方進了水。水淹名車,老爺子急得嘴起燎泡。自行車的部件怕雨水。大雨過後,老爺子一輛一輛地擦拭,一百多輛一個人哪忙得過來?沒轍,他只好掏錢雇了三個小伙子。溜溜兒忙了四五天,他的心裡才踏實。雨季已經到了,再下大雨怎麼辦?老爺子想到這兒,未免嘬起牙花子。

  在京城的兩千多號玩車族裡,王明璽算是個人物。他有「三絕」:一絕是收藏的自行車不但數量多,而且每輛都是名牌。每輛車都有牌照,每輛車至少在八成新以上,每輛車都有說法。二絕是他是老八級鉗工,不但能修車,攢車,還能搞許多小發明。再舊再破的自行車,到了他手裡,也能整舊如新。老爺子收藏的各種進口自行車零件有上萬件,光車燈就幾十種牌子。三絕是不但收藏自行車,也研究自行車,自行車的發展史都在他腦子裡裝著,由於當過教師當過校長,他說起自行車「理論」,真是一套一套的。有這「三絕」,使老王成為京城有名的自行車大玩家。

  時代的發展,正在逐步改變著人們的代步工具。幾年前,北京還被稱為「自行車王國」。上下班高峰期,街面上幾乎成了自行車的「海洋」。現如今,自行車「海洋」開始退潮,私人轎車開始迅速進入尋常百姓家,玩車的概念已經從玩自行車,變為玩汽車。其實,在私人轎車開始普及的今天,京城玩自行車的大有人在。也許正因為騎自行車的人越來越少了,老牌的自行車才顯出它的收藏價值。您別忘嘍,東西越老越值錢。記者曾親身經歷過一件事:在長安街,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騎車猛追另一個白頭髮的騎車人。從西單追到東單路口,中年人把老頭追上了,下了車,中年人客氣地把老人叫到路邊,看著他騎的「老鳳頭」,問道,您的車座子賣嗎?賣,我給您兩千塊錢。一個自行車座子兩千塊錢,您覺得誇張吧?但老頭卻說:「您給我五千塊錢也不賣。」這就是玩車人的心態。老王對我說,這種事他碰上的多了。他的藏車中,僅「鳳頭」就40多輛,這些車生產於不同時期,幾乎都是八成新,經常有人出高價收購,都被他婉言回絕。「這些車如同我的眼珠子,我怎麼能輕易出手賣了呢?」老王看著他的愛車對我說。

  從車迷到車癡

  算起來,王明璽玩車有50多年了。談起玩車,他有一肚子酸甜苦辣。王明璽生在長春,算是技工世家,父親王貫洲當年是長春有名的技工,車鉗銑刨磨,樣樣拿得起來,後來自己開了個叫「公利」的機械廠,曾當過長春市工商聯副主任,1951年,他把廠子給了政府,帶著全家來到北京,到國泰機械廠當了廠長。王明璽14歲進長春和成機械廠學徒,16歲到北京,在一家私人工廠耍手藝,他聰明好學,肯鑽研,搞了不少小發明,1954年,他開始憑本事吃飯,自己開了家冠名「王明璽機械工業」的小廠,專門研製模具。由於鉗工技術出類拔萃,後來在定級時被評為八級。20多歲能當八級工,在當時還不多見。1955年,他到北京市二機床搞技術教育,從這以後,他一直致力於培養技術工人,先後當過講師、校長、客座教授等職,整理了幾十萬字的技工培訓教材。直到現在,他仍在十多家企事業單位任兼職技術顧問,並且親自上講台傳授技術。老王吃了大半輩子技術飯,業餘時間,把精力都放在玩車上。為什麼跟自行車結下不解之緣?一是他從小就喜歡自行車,五六歲時滾鐵環在街上跑,追騎自行車的人,對兩個輪子的自行車產生了奇妙的興趣;二是因為自行車救過他全家的命。他11歲那年,趕上了解放大軍圍困長春,圍城一年多,老百姓飢餓無招。當時他家有一輛日本生產的舊「宮田」牌自行車,他騎著這輛破車四處挖野菜,扒樹皮,找嚼裹兒,靠著這輛破自行車,他全家熬到了長春解放。從那時起,他就感到自行車的妙處。因為感念自行車在危難時的功勞,他離開長春時,也把這輛老「宮田」帶到了京城。

  自行車的記憶是美好的,但老王想買一輛新車卻很難。在上個世紀50年代,自行車還是奢侈品。被百姓視為「四大件」之一。老王為了實現這個夢想,勒緊褲腰,從牙縫兒裡攢錢,花了兩年多的時間。1954年,他終於攢夠了480塊錢,在百貨大樓買了一輛黑色兒的「鳳頭」。這輛車他騎了20多年,也是他收藏的第一輛自行車,由於這輛車對他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在他的藏車中,被放在了顯眼的位置。老王回憶道:買到這輛「鳳頭」,他興奮得幾宿沒睡,半夜起來看著它。車成了他生命的組成部分,老伴摸一下,他便發火。冬天,外頭天冷,他怕把車推進屋,車的漆皮上會有一層哈氣,寧肯把大衣蓋在車上。為了這輛寶貝車,老王的女兒沒少挨打,老伴後來跟他急了,說你乾脆跟車一塊過吧。他對自行車真是著了魔。玩車的人永不知足。有了第一輛車,就想有第二輛,第三輛。從1954年起,他開始跑信託商店,東單、缸瓦市、北新橋、天橋。業餘時間都花在了舊車市場上。收藏自行車跟收藏瓷器玉器不一樣,這東西佔地方。本來老王住的房子就小,這麼多自行車放在哪兒呀?老王有主意,有的吊起來,有的先拆了,打上包放床底下,反正他自己能攢。您想這麼一來能不熱鬧嗎?住家變成了自行車倉庫。而且他誰也不讓碰不讓摸。夫人和孩子為這些藏車不知受了多少委屈。

  老王受的委屈也不小。「文革」的時候,老王因為收藏世界名牌自行車挨了整,單位的造反派愣說他「崇洋媚外」,「投機倒把」。把他在廠裡關了半年多,老伴也跟著受到了株連,被隔離了半年。其實,那些自行車都是他省吃儉用攢錢買的,有發票也有牌照,但是他有口難言。按說為玩車,差點兒沒被整趴下,他該把心收一收了。但老王癡心不改,解除禁閉以後,照樣玩車。而且比以前玩得更著迷了。一天不摸自行車,他身上就像長了刺兒,坐臥不寧。

  每輛藏車都有故事

  老王玩車不是瞎玩,他有自己的理想。從上個世紀80年代,老王就琢磨著藏車到一定的份兒上,開辦一個自行車博物館。後來,他藏的每輛車都是奔著這個目標去的。記者在石榴莊小區的一個地下室,欣賞到他的全部自行車藏品。驚奇地發現,這一百多輛自行車,按發展階段來說,有皮帶傳動、軸傳動、鏈條傳動等不同時期,不同傳動原理的車;按國界來說,有英國、德國、法國、荷蘭、日本、中國等國生產的世界名牌車,如「白金人」、「漢牌」、「三槍」、「鳳頭」、「環球」、「宮田」、「富士」、「袋鼠」、「松下」等。按年代來說,有1917年英國生產的名牌車,也有上個世紀90年代日本生產的名牌車,這些車不論從數量上還是品質上,已經足可以辦一個展示自行車歷史發展的博物館。

  更有意思的是每輛藏車的背後,都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比如老王的藏品中那輛英國產的「白金人」。這輛車通體電鍍,造型簡潔流暢,看上去锃光瓦亮,光可鑒人。它最初是住在龍潭湖光明樓的一位老先生收藏的。老先生當時70多歲,人很瘦,大高個兒,平時視這輛車如命,隔三差五的騎著這輛九成新的老名牌在玩車人中顯擺,他怕把車磨壞了,騎著的時候,特地換身衣服,戴上白手套。老王一眼就相中了這輛車,跟老頭說花多少錢也買。老先生哪裡捨得賣呢?老王心癡,始終瞄著這輛車,等著他吐口兒。一晃兒五六年過去了。老王突然發現在玩車人中見不到這位老爺子了。一打聽,敢情老爺子因病故去了。他覺得這下機會來了。果不其然,老爺子當寶貝的這輛車在他死後,卻成了家裡的負擔,早就想把它當普通自行車賣掉。老王上門求購,正中老先生孫子的下懷,最後老王花了一千塊錢把「白金人」請回了家。軸和鏈條重新洗刷上油,漆皮重新打蠟,又配上車燈。嘿,這輛「白金人」 跟新的差不多。1998年,有位收藏自行車的英國老人來北京度假旅遊,從友人那裡得知老王手裡藏著一輛1917年英國產的「白金人」,來找老王,看了這輛車,他驚喜萬分,當時這個牌子的車在英國只生產了幾百輛。大約在1920年,運到中國10輛。由於年代久遠,歷經「二戰」,這個牌子1917年產的車在英國也找不出幾輛,而且品相還保存得如此之好。當時英國老人要出十萬美金購買,老王沒答應。玩車的人大都氣迷心,中國人和外國人都一樣。轉過天,他又來了,提出要拿一輛「寶馬」車跟老王交換。老王也沒答應。老王說,這種車早已絕版,將來要辦自行車博物館,它是難得的珍品,我把它換了汽車,將來上哪兒找這麼好的「白金人」去?汽車可以拿錢買到,老牌自行車多少錢也沒處淘換去。

  老王的自行車藏品中,還有一輛日本1930年產的全標「宮田」車。這輛車最早是在一位在銀行工作的老人手裡藏著,後來老人去世,他的家人把這輛車賣了。幾經轉手,到了一位玩車人手裡,被老王相中了。老王后來咬了咬牙,拿出一輛心愛的鳳頭車跟那位玩車人把「宮田」換到手。他經過一番細心整修,這輛車又見新了。老王對記者說,這輛車的收藏價值在於它是「全標」。也就是說從車架、車圈、車胎,到車座子,泥板、輻條都有標誌。這種車太難找了。老王的藏車故事幾天幾夜說不完。他收藏的自行車沒一輛是擺設,拿起就能騎,有時,他收上來一輛老牌舊車,為了配齊車上的零件,不惜坐車到天津、瀋陽、上海。可以說每輛車都凝聚著他的心血。老王說,我這輩子不抽煙不喝酒,沒有別的嗜好,手裡有點錢,全讓我花在自行車上了。這麼多年,玩車有無窮的樂趣,也有許多煩惱。其中最大的煩惱就是「養」這些自行車。「養」車一要有地方存放,二要定期保養。自行車是金屬物,長期不動,就會生銹,所以得定期上油擦拭。這是個細緻活,保養一輛車一般要花一兩天。老王的藏車全加起來有140多輛,您算算吧,他得搭進去多少時間。

  誰來替老王解套

 老王在1999年,搞過一次個人自行車藏品展覽,此事在社會各界引起反響不小。捷安特中國有限公司慕名,請老王任總經理的特別顧問。得知老王的藏車沒處存放,南苑鄉石榴莊大隊書記楊德才主動找上門來,無償地騰出一層人防工事用的地下室,為老王存車。國內外的自行車收藏愛好者也不斷地找老王取經。按說老王的眉頭該舒展開了吧。但老王的心事又來了。由於資金、場地等原因,老王設想的自行車博物館,經過幾年的運作,至今還八字沒一撇。而歲數不饒人。眼瞅老王已近古稀之年,儘管他的身子骨很結實,精力充沛,現在還每天騎著自行車跟小伙子似的滿街跑,但畢竟上了年紀。博物館的事兒難免讓他起急。此外,還有一檔子事,讓老王焦慮。他搞了大半輩子技術教育,但是眼下技術人才匱乏。由於前些年,人們過分地看重學歷教育,忽視了對中高級技術工人的培養,造成許多企業對技術工人求賢若渴。北京、深圳等地,月薪8000元招聘高級技工,應聘者寥寥,而另一方面大量的青壯年找不到就業機會。面對這種局面,他這個技術教育戰線上的老將再沉溺於玩車上,將有愧於子孫後代。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披掛上陣,二次「出山」,為國家培養技術人才盡綿薄之力。他的這種想法對外披露後,有十幾家民辦大學和職業技術學校向他發出邀請。這樣一來,籌建自行車博物館的事又將擱置,那辛辛苦苦幾十年收藏的一百多輛自行車也將投親無門。想到這些,老王能不著急上火嗎?

  老王對記者說,我太熱愛技術教育,多年來,我通過實踐積累的實際操作知識教材有幾大本。我這個老八級鉗工又是中國老區建設促進會的理事,這些東西不傳給後人,我問心有愧。可我又是個玩車迷,玩了一輩子自行車,讓我把它捨了,我又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多年心血,也對不起跟我受累的家人。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我確實老了,自行車玩不動了。但這麼多名牌自行車不能總是存放在地下室,它們應該有個好的歸宿。我深切地希望有識之士能幫我解下這個套兒。讓這些名車能有理想的收藏地,能幫助我籌建一個自行車博物館。誰肯出這份力,完成我的夙願,我願意做奉獻。老王想解套了。這也許是他無奈的選擇。目前,國內尚無自行車博物館。而自行車曾幾何時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中國是世界上擁有自行車最多的國家,在中國,不論大人和小孩,不會騎自行車的人極少。許多孩子是坐在父母自行車大樑上長大的。自行車承載著多少人的夢想。從上個世紀初自行車傳到我國,一個多世紀了,自行車記錄著中國人的歷史,見證了中國製造業的發展史。我想如果有誰能藉著老王的藏車,在郊外辟一個地方,建一座自行車博物館,那將是一件多麼功德無量的事呀!誰來做這件事呢?老王期待著。

~~~~~~~~~~~~~~~~~~~~~~~~~~~~~~~~~~~~~~~~~~~~~~~~~~~~~~~~~~~~~~~~~~~~~~~~~~~

老大爺..我只能說我服了你了... 王老先生說的第一台鳳頭標誌單車.應該就是萊禮吧..還有他說的白金人所謂的鍍銀.應該就是古代的技法..用水銀下去電鍍..不是真的鍍銀.因為銀是會很快就氧化變黑的..

可惜台灣是全世界單車的重鎮.雖然有不輸王老先生的收藏家...但卻連個像樣的單車博物館都沒有

..巨大的標哥跟美麗達的曾哥...賺那麼多錢了..是不是應該給台灣的後代留些什麼..
『偉大!!』
只能用這個詞去形容這位收藏家了
會認為他偉大不只是收藏的部分已達開博物館等級
主要是這些車,我想大都是經歷過大躍進時期的大煉鋼鐵災難而倖存的
蒐集起來著實不易
而且當初他自己應該就藏了很多起來吧
在那個時期的時空背景
這可是要冒著被批鬥(常會鬥到死)、以及送到北大荒勞改的風險呢 (勞改死亡率相當高)

真的,『偉大!!』
只能用這個詞去形容這位收藏家了
世上總有一些人的作為,是我們凡夫俗子無法去理解的,他們自有心中的圭臬,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也幸虧有這一群人保留及挽救那些讓人容易遺忘及輕忽的事物,才能讓後人感受之前的美好,
他們的傻勁是讓人動容的!
堅持的信念是讓人尊敬的!
無私回饋的精神是偉大的情操,
真希望有企業或個人能幫忙王先生實現奉獻的願望,

1頁 (共1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