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與寵物 - 我的虎斑貓 (前傳) 第二集 你這個禍害!! - 生活

前往內容


我的虎斑貓 (前傳) 第二集 你這個禍害!!

帶回豬喵的幾天之後,我就沒再看過那三隻小貓了,可愛的他們應該是被領養了吧?! 這一切其實我都無法確定,但好像只有這麼想自己才會好過一些…



收養豬喵的前兩天,發現他感冒了,所以總是在睡覺,吃也沒什麼長肉,半夜裡還聽到他很沉重的呼吸,直到第三天,完全沒養貓經驗的我也感覺不對勁了,半夜裡他鼻水流不出來不停的甩頭,累了就側躺呼著大氣,於是我開始打電話給所有養貓的朋友,希望有人告訴我現在該怎麼辦!?



最後在一個熱心媽媽的幫助下,才得到一個方向「他診所在永和」「我給你電話」

「我有跟他說過你會去了」 「對! 他叫作馬克」.



就這樣半夜裡我開著車前往永和,找一個十二點願意為我們再開門的馬克醫生,豬喵放在一個紙箱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猛喘氣,嬌弱的身軀格外顯得可憐,當時新手貓爸的我感受還不深,只是想著我好想睡覺,為什麼要收養小貓招來這種麻煩阿!?



我一按電鈴,沒等很久他就探出個頭來,第一次看到馬克醫生,他戴著眼鏡,微涼的三月卻穿著一件背心和牛仔七分褲,腳下踩著國民經典希臘地中海風的藍白托。



馬克:「貓在哪?」



我捧著手上紙盒: 「在這!」



馬克翻開看了一下:「阿!! 這隻沒救了!!」



我聽了嚇一跳:「 蛤 !?」



馬克: 「哈哈哈! 開玩笑的! 進來吧」



這個醫生半夜十二點多被飼主吵醒,居然還會開玩笑? 那時我就覺得這醫生很不一樣,一進診療室看他熟練的拖起豬喵,摸了摸他的鼻子。



馬克: 「假摳連喔....這貓是你撿來的喔?」



我: 「是阿! 在我公司樓下撿到的,貓媽媽死了,沒辦法…所以…」



馬克眉頭一皺:「想也知道 ,能挑就不會挑這隻沒賣像的, 他影養不良喔」



我:「是....是阿!」



馬克尿了一下豬喵的臉頰:「至少先養到這兩腮不要這樣凹進去,才算養起來了」



隨後馬克拿出了滴管,幫豬喵清理鼻腔裡的鼻涕,頓時豬喵的呼吸聲就放輕了下來

,他又拿出棉花棒,沾食鹽水反覆清理豬喵的眼瞼,一邊清理一邊對我說:「這些事貓主人都要學會,照顧小貓其實不麻煩...」 那當下我對照著自己剛剛來這的途中,那股對麻煩的嫌惡,此刻只讓我覺得很羞愧,我諾諾的回答:「恩…我才養他兩天,以後就知道了」馬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知道是笑又一個新手,還是笑我連這個都不懂…



豬喵舒服後就立刻睡著了,馬克給了我幾個藥丸,告訴我如何餵貓吃藥,還有回去應該注意哪些事項,又把剛剛的滴管洗一洗讓我帶回去,這樣的急診只花了我幾百塊,意外的不像我聽說的動物看診那麼貴, 我很感激馬克,他讓我明白要當一個猫爸爸,需要的是更強烈的愛心與使命感 ,遠遠的超過兩天前決定收留豬喵時,只想著自己的「義舉」

只要供給吃的住的就夠了,那一刻我才真的開始對養貓咪入門了。



回家的路上,豬喵睡很沉,一直到我停好車,抱上樓他都沒醒來過,雖然回家已經是凌晨兩點了,看到豬喵不似前兩天那麼難受,我心情跟著也輕鬆起來。



接下來幾天豬喵連吃了藥,也開始進食乾飼料,配合補充營養每日一罐幼貓罐頭,慢慢的展現了他的活力,開始真正奔跑了起來,愛探索、愛挑戰他根本爬不上去的地方,不管爬多高都敢跳下來,他又黑又小,所以我幫他帶個鈴鐺,提醒我自己他跑過來了,不至於踢到他或坐到他,又過沒幾天,我發現他長肉了,這時跟他的兄弟姐妹比起來,才顯得沒小人家一截,而且原本不對焦的眼神,變的圓滾滾開始很機伶的看著我了,總之健康的豬喵慢慢跟"可愛"沾上邊了。



那除了可愛還有呢?



我慢慢發現他夜裡怎麼都不睡覺? 一抱起來就要咬我手指,這樣正常嗎? 我的鋼彈公仔被他咬的四分五裂,剛剛才倒的飼料...一下子又沒了!?



豬喵開始以驚人的速度長大,除了背後依然一團黑,兩側出現了若隱若現的斑紋,當他長的跟我的球鞋一樣大時,災難就開始了!!





他總是出奇不意的在轉角衝出來把人咬一口然後就跑掉,要不然就是故意把桌上的東西都推下來,半夜裡不睡覺整間房子亂衝一通,無聊就跑到床上抱住我的腳猛咬

,踢走他過一下子又來,根本沒辦法睡覺,又愛搶東西吃,有一次家裡留了雞湯給我,想吃的豬喵竟然乾脆把湯都推到地上,冷卻後再慢慢舔…天啊!! 我當初設定的可愛貓咪藍圖呢!? 這傢伙…這傢伙根本是禍害。



那陣子我一直告訴我自己:「他還是小貓」「他只不過是個孩子」 三個月開始,他又展現了驚人的破壞力,窗簾、沙發、衣服、甚至是門把、桌腳他都要咬,而我買給他的玩具,他卻都不喜歡,那時我承受了家人的巨大壓力,隨之而來的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是一早醒來,小米養了幾個月的老公公鼠籠子翻倒在地上,老鼠不見蹤影,我跟小米激烈的吵了一架,那一晚她不掩飾、也不婉轉的說出了真心話:「我討厭豬喵…」



「不要養了好嗎?」「他根本就是野貓,你教不會的啦」「喂! 這樣怎麼處理啦!?」「吼!!把他丟掉啦!」

這些話聽在耳裡,我只能淡淡的說:「等他過陣子能自力更生了,我會抓去市場丟的…」



這陣子一切耳語,我始終忍了下來,因為豬喵也有他可愛的一面,例如我在家裡不論我做什麼他都會跟來,連洗澡他都要進來,不然就是來討個摸,要不就是一個袋子、一個箱子他就玩的很過癮,總之只要他不闖禍,家裡有個活力充沛的小東西感覺還不錯。



但是這一切畢竟無法受我的控制的, 豬喵又闖禍了,這一次我僅剩的一點立場都沒了...







女友小米是個愛漂亮的女生,怕曬太陽,平時擦乳液,擦防曬 保護皮膚,是因為想要穿高跟鞋、穿短裙出門,那一天她又怎麼會知道只是半夜起來上個廁所,黑暗中衝出一隻小怪獸,咬傷了她了就跑,在她雪白的小腿上留下了血紅的齒痕,半夜2點我被她哭著叫醒 : 「你看啦!」



我迷迷糊糊的爬起來:「怎麼了!?」



小米一邊哭一邊說:「你看啦!!....嗚....」



睡眼惺忪的我精神立刻就來了,她的小腿兩個约三公分的撕裂傷還血流不止,只好用衛生紙壓住,更別提還有幾道爪痕,我嚇壞了,當時豬喵四個月大,才跟我的一隻球鞋差不多的體積 而已,或許知道女主人不喜歡他,那晚展現了相當積極的攻擊性。







小米哽咽的說:「你不是說你會處理嗎? 到底還要多久啊!?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咬我了耶…」



我趕快去拿出碘酒幫她消毒: 「這…你也知道 他只是一隻小貓 而且他只想跟妳玩阿!」



這時豬喵還在門口衝來衝去,為了剛剛的襲擊成功還很得意。



小米:「這叫玩喔!? 有寵物跟主人這樣玩喔!?

都流血了啦! 嗚…」



她一附哭的像心愛洋裝被勾破的小女生,我真的很心疼…



我拍拍她的肩:「 我...我會教他的,而且成貓就會穩定一點了….好啦! 不要哭了啦!?」



小米:「你是說我還要再被咬到他成貓,然後再看看他能不能穩定一點就對了啦!! 」



我眼看越說越糟:「不是啦! 我是說這是過程嘛…







小米一直哭,不再跟我說話…



那晚的事件比較嚴重,也讓我發現了豬喵的牙齒比例和一般貓咪比起來,實在是不尋常的大,就算閉上嘴還是露出來兩根可怕的虎牙, 小米的腳踝隔天摓兩針了,讓事情越來越不單純了,隔天傍晚我接到小米姐妹們的電話關切,我唯維諾諾只能回答:「恩…是…好…我知道」一定要處理豬喵這件事,似乎沒有什麼餘地了。



那天我認真的思考 ,四個月大差不多能自力更生了,這樣應該不違背我當初收養他的初衷阿?! 我幫了他讓他免於在沒有謀生能力時就死掉,豬喵其他三個兄弟姐妹可沒這麼幸運吧?



我實在沒辦法繼續養豬喵了,狀況不斷,我已經養不下去了…



當晚我回到家中,這房子是小米爸媽提供我們住的,一進門咬碎的紙箱、散落一地的筆、四分五裂的公仔、歪一邊的窗簾、還有怎麼排都不整齊的鞋子…



我忽然心一橫拿了籠子抓起豬喵,帶上一包貓食,晚上10點騎車到了迪化街永樂市場,這個在我印象中看過為數不少的流浪貓都過的還算不錯, 而且搞不好地緣上還會遇到豬喵的兄弟姐妹們,所以我沒考慮很多的選擇了這裡。



我打開籠子,豬喵好奇的走了出來抬頭看看我,感覺像我在帶他玩一場遊戲一般,他四處看一看,很天真很高興的跑到離我遠一點的地方去了,對他來說搞不好以為這是一場遠足,但是對我來說卻是一個殘忍的抉擇,我必須維持住我今晚的決心,摒棄情感想著那些我必須這麼做的正當性,還要一廂情願的相信豬喵可以在這裡生活,我站在原地十分鐘,看著豬喵跑來跑去,直到那個可愛的小貓身影不再回來了,我才嘆了口氣…



我看著黑暗,又在原地倒了一堆飼料之後,就沒有猶豫的轉身離去,一路回家…



一回到家裡小米從房間裡走出來 :「你帶去丟了?」



我:「恩…」



小米鬆了一口氣:「吼~謝天謝地!」



我低著頭沒再說什麼話…



小米 :「你....在生我的氣嗎?」



我 :「沒有,是我自己想這麼做,我不想再看到妳被他咬了」



小米遲疑了一下 似乎覺得我言不由衷,又問:「真心的吼!?」



我不想回答,只說:「我要去洗澡了…」於是我轉身就走開了,這一晚 我們誰都沒有在觸及這個話題。




第二天早上醒來感覺睡很飽,因為豬喵老是半夜咬醒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一覺到天亮了,這應該算是個好的開始,至少生活品質獲得了立即的改善,我心情很愉快的去上班了,出門前小米不知道是不是補償我的心理,幫我準備了早餐,而今天一整天在公司遇到認識豬喵的人,我都主動說起:「他夠大了」 「我養不了了」 「我放走他了!」 也沒有人認為這樣是錯的,一切很輕鬆很自然的談起這件事,我想我早就應該要承認我真的不適合養貓!!



到了晚上我提議跟小米去逛樂華夜市,那晚我們牽著手,很愉快的走著吃東西、看衣服,拋開了前幾天為貓吵架的陰霾,一切都很愜意,也不用再趕著回去看看那隻禍害闖禍沒,回到了幾個月前沒遇到四隻小貓前的生活。



逛完夜市回到家,我坐在門口脫鞋,小米把今晚買的食物放進冰箱,一個轉身踢到了還沒收起來的貓碗,發出了噹噹響的聲音,正在脫鞋的我沒反應過來脫口而出 : 「豬喵!你在幹麻?」



我在門口小米在廚房,低氣壓產生的速度之快,在我喊了豬喵之後瞬間形成,今天的一切輕鬆、自在、釋懷、還有晚上逛夜市的愉快都是假的!!



人是世界上最虛偽的動物,豬喵雖然頑劣但至少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我為了掩蓋良心上的不安,想像著這麼做全世界都原諒,其實內心連自己都在責備自己,在這屋子應該最了解彼此的兩個人,這時都沒必要繼續再戴面具了,我們接下來各自做自己的事,然後上床睡覺,背對著背互相都知道對方沒睡著,事實很明顯送走豬喵我們沒因此更快樂…



第三天早上一起床,看到的依然是小米的背,我不知道她有沒有在睡覺,但我不想去確認, 盥洗穿好衣服我就去上班了,一進公司迎面走來一個同事帶著笑臉問我:「聽說你把貓抓去丟了!?」 這一問原本沒有什麼惡意,但是卻讓我厭惡感油然而生 ,冒起一把無名的火,我回答他:「關你屁事!」 留下在原地尷尬又不知所措的同事,我很清楚我生氣是因為在我聽來這句話不只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指控!!



當晚我回到家一開燈,就看到抱膝在沙發上的小米,一路我進去換衣服都沒跟她說話,換好衣服我通過客廳到廚房想倒杯水,此時她開口了…



小米:「你在怪我對不對!?」



我呼了無奈的一口氣,不知道怎麼回答,但又看到她腳踝前兩天去縫過的痕跡心又一軟…



我 :「沒關係啦 不重要了…」



小米激動的站了起來,顯然有話要說:「我真的有努力接受過他阿!我試過了阿!可是他一天比一天兇,力氣又越來越大,還吃掉了我養的老公公鼠耶!?」



我 : 「我知道阿! 我...我又沒說什麼...」



小米為之氣結 :「你的態度阿! 你的態度根本就是在怪我」



我真的不想談,只是淡淡的說 :「我還在調適…妳不要現在問我這些事…」



小米哽咽的說 :「你到底要我怎樣嘛!?」



我沒有立刻回答她,也沒有要她怎樣,養貓這件事原本就不能勉強她,雖然我感覺到她自我身上也承受了不小的壓力,但是對於我們此際的狀況,她這一問我反而清晰了我真實的想法!



我開口輕聲的說 : 「我要去找豬喵!」



我拿了鑰匙穿了外套,腳下還是托鞋,走到門口再看了小米一眼, 她的眼框都是淚水,但是我很想讓她知道我還有責任還未了!!





夜裡的迪化街人很少,這裡沒有夜市,今晚的永樂市場感覺比帶豬喵來時更陰森,我走到前天放下豬喵的地方放聲大喊:「豬喵!!」但是沒有任何回應…



幾隻聽到人聲的流浪貓好奇的往我的方向看,夜裡發光的眼睛好像對我棄養豬喵這件事的陪審團,我在我前兩天倒飼料的地方繼續大喊:「豬喵」夜間的永樂市場裡面很陰暗,我提起勇氣走了進去,但是通往二樓的鐵門鎖了起來還傳出詭異的滴水聲音,於是我在樓梯下隔著鐵門喊著:「豬喵! 出來喔!」



就這樣喊了一會豬喵沒有回應,我有點擔心家裡情緒不穩定的小米,又喊了幾分鐘後豬喵依然沒現身,我有點懊悔剛剛丟下小米一個人在家,所以打算今天沒出現明天再來找吧。



走出永樂市場戴上安全帽牽出機車,心想:「搞不好豬喵現在很快樂呢!?」



於是 發動機車往回家的方向騎去,怎麼知道才起步幾公尺,我就聽見耳後響亮又拉超長音的:「喵~」



我眼角餘光瞄了一眼後視境,看見一個小黑影在夜中的街道跟在機車後頭奔跑著,邊跑邊發出響亮的 :「喵~」 我趕快停下機車,豬喵就立刻跳上褲管,順勢爬上來讓我捧著他,豬喵用力的用頭頂我的臉,好像怎麼頂都不夠,又抬頭看著我再發出一聲:「喵!」 彷彿在解釋:「我有跑回去找你,可是你就不見了」



那一刻我眼睛酸了,不知道為什麼 有那麼多人跟他們生活的貓狗互相信任了一輩子

,他們樂於付出、享受付出,而我的善意卻這麼經不起考驗。



我忍著嘴裡一絲苦苦的味道,告訴豬喵:「沒事了! 沒事了! 走…我們回家…」



那晚沒有帶提籠去裝貓,所以回家時放豬喵在機車踏墊上,我用小腿輕輕夾住他 慢慢的騎,順便看看路邊能不能撿到一個紙箱之類,就這樣騎了一段路,意外發現豬喵很接受坐機車這件事,騎稍快一點他還瞇起眼睛享受吹風,那時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貓都這樣。



就這樣也沒找到紙箱一路快騎到家了,當我停紅綠燈時低下頭看著他,豬喵也抬頭看著我,輕輕的又喵了一聲,那時我摸摸他的頭對他說 : 「我不會再丟掉你了,從今以後我不管住在哪裡…你都要跟我在一起!



作著的話: 沒錯!! 原本不是貓奴的我曾經棄養,迪化街這段往事是真實的,我寫的不只是故事,我也想將我的行為忠實呈現,但是我希望分享的不只是故事,我也想讓讀的人知道我與貓之間的學習還有成長的歷程。還是一樣,這個溫馨的故事有義務比虐貓更被看見,我還沒完成這部小說,我需要你們的鼓勵。如果好看就讓我知道你在看,如果很好看就請你分享出去!! 謝謝大家!!
灑狗血的尼克 wrote:
幾天後,我就沒再看過...(恕刪)

貓啊!不這樣叫貓?

我有六隻貓!嗯!好像有點多!
網路上我看不到您,但我會在我的回應留言中看到我自己。
灑狗血的尼克 wrote:幾天後,我就沒再看過那三隻小貓了,可愛的



我也好想我的虎斑貓.......
這讓我想起
我那天去市立圖書館借的一本書
『貓咪不要哭』
作者是將貓貓擬人化,書內充分表達了貓對人的情感。

灑狗血大哥,你文筆很好
我的文筆就完全不行,所以我一直再看書 我想要讓我的作文精進
我有一大堆東西想寫...但是寫出來不能 『號溝』(台語
「今日被關只是為了明日帳號再開 」
推文推文,真的是偏感人的文章阿!
超棒的文章
真的超級感人
每次看都會哭XD
都不知道看第幾次了
還是一樣會掉眼淚XD
真的有感動到~
加油~繼續寫下去!!

灑狗血的尼克 wrote:
幾天後,我就沒再看過...(恕刪)

寫得真是流暢,讀起來毫不費力,1口氣讀完還想再讀1遍
灑狗血的尼克 wrote:
我眼角餘光看了一下後視境,一個小黑影,在夜中的街道跟著機車奔跑,邊跑邊發出宏亮的 : 喵~ 我趕快停下機車,豬喵立刻跳上攀住褲管,順勢爬到我身上,我捧著他,他用全力的頂我的臉,好像怎麼頂都不夠,又發出一聲:喵!! 彷彿在解釋:我有跑回去找你,可是你就不見了.... 那一刻我鼻酸了,為什麼!? 有那麼多人與他的貓互相信任了一輩子,他們樂於付出,享受付出,而我的善意又這麼經不起考驗,我忍著嘴裡一股苦苦的味道,告訴豬喵:沒事了! 乖! 沒事了! 走!!....我們回家!!




話說這段是事實嗎??
沒看過會追車的貓
要是真的那豬喵一定很想主人


看到喵著追機車立刻秒哭!!

有時候出門兩三天把貓放在家,回來之後她也會瘋狂地用力頂我的手,每次都覺得很對不起她唉。

1頁 (共4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