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與感情 - 女友說她被強暴,實情是... - 生活

前往內容


女友說她被強暴,實情是...

若對此類題材反感,請勿閱讀馬賽克的內容。

10/23 無奈寫文章速度很慢,又很晚了,第一段細節之後再補上。
10/24 補完第一段。
10/25 更新第二段。
10/26 更新第三段。
10/27 更新第四段。
11/02 增補第四段。
12/24 更新第五段。故事還剩下一半,希望能在今年寫完。
12/25 更新第六段。
12/31 更新最後兩段,並將故事重新編排刪減。


故事開始


與女友認識是很偶然的機會。

她年紀比我大,是出社會一年多的OL,唸的是名列前矛的國立大學,原本沒什麼交集的我們,非常偶然地認識了,後來又有機會一起吃飯、一同出遊,覺得她很符合我心中女友的條件,於是鼓起勇氣向她告白。

現在回想起來,互動沒幾次就直接告白,實在是很冒險的行為。

這次卻被我賭對。後來才知道,同時間有一位ABC也在追她,如果我沒有告白,她很可能就是答應對方了。

交往一開始她就說,目前我愛她比她愛我還多,她需要時間愛我更多。

我想進行親密關係,她也沒有拒絕,只是我沒經驗,她又會痛,所以試了好幾次才終於成功!之後兩人自然如膠似漆,不在話下。

當我第一次跟女友睡覺時,替她蓋棉被,她竟然感動到快哭,說從來沒有人幫她蓋過被子,我心裡OS有沒有這麼誇張?不過更奇怪的是,好幾次睡到一半她會突然開始顫抖,好像做惡夢的樣子,但把她搖醒問她怎麼了,她都沒說什麼就繼續睡。

女友童年過得很坎坷,小時候父親為了滿足「公主病」的太太,導致最後欠債跑路,家道中落。出事後,夫家親戚曾來探望她們一家,卻被母親趕出去,斷了夫家的資源,娘家的奧援有限,母親沒有一技之長,要獨自扶養小孩,不時還有債主上門,經濟困頓可想而知。直到多年後父親回來,才稍微好些。

她母親突然要一肩扛起重擔,脾氣變得更加暴躁,動輒打罵小孩出氣。母親也常會為了面子說謊,例如明明家裡負債,母親卻還替小孩買高級的文具用品,也引來小孩同學的排擠。小學曾經有一學期,每天她從家裡帶去學校的便當,都只有白飯和一顆滷蛋。

女友小時候被母親打是家常便飯,經常打到鼻子流血,導致她現在偶爾還會幻覺聞到血味;若仔細看她的臉,還有一些淡淡的傷疤。母親彷彿是不定時炸彈,所以女友很怕任何會影響情緒的事情讓母親知道,也不敢反抗母親。每天耐心等母親發飆完,才能把握時間讀書寫作業,她就是在那樣惡劣環境,沒有補習,考上知名國立大學。

她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A市一家大公司,薪水三萬,母親要求給家用兩萬,所以她必須過得很省。現在母親情緒比較穩定,能溝通,女友也換了工作,就不再給家用那麼多了。



女友不只容易失眠,也常睡得很不安穩,睡不飽免疫力弱也容易生病。我問她為何睡到一半會發抖,她始終說沒事。直到幾個月後,在我研究所考試結束的隔天,她才告訴我過去發生的事:

她在A市工作時,被主管罵:怎麼唸X大連電腦都不會用?於是她牙一咬買了電腦、買書自己學Office,由於租屋處沒有網路,她去網咖時,巧遇客戶公司的業務a男,後來成為她的男友。

某天深夜因為心煩家裡的事,她再度獨自到住處附近的公園散心,遇到兩位醉漢,那兩位禽獸見四下無人僅她一名弱女子可欺,合力將她制服,強暴了她。她想反抗喊叫,馬上被狠狠踢揍。其中一人還有入珠。

她衣衫不整回到住處,不敢報警,一直沖澡,哭了整夜,隔天裝做沒事去上班。之後自己找小診所檢查,還好沒懷孕,但不幸感染性病,治療期間她都藉故不讓a男碰她。

原本以為就這樣,沒想到後來某一天,她突然又跟我講後續發生的事:

她被兩名陌生人強姦、得到性病後大約一個月,某晚她男友a男去找兩位老闆談事情,順路帶了她一同去,談完a男臨時有事必須先走,不能載她回去,其中一位老闆b就說順道載她。途中b開始對她毛手毛腳,她知道不妙,但b叫司機按下中控鎖,她沒辦法開門逃走,便對他虛與委蛇,還恐嚇b她有性病,他不相信,要司機幫忙壓住「當場驗貨」,最後還是被載到汽車旅館,司機在房間外守門。

她不從,他便拿皮帶抽打****電擊棒****太乾****檳榔汁****酒瓶****相機****。最後他說要給她兩萬,卻把鈔票一捆塞****。

b出門離開時,還用台語對司機講:「這給你」。所幸司機沒有對她怎樣,載她回她住處附近。

隔天上班必須忍住下體的不舒服,熬到下班才能去看醫生。上次那間小診所的醫生看到她又來了,應該也覺得奇怪,說不定以為她是特種行業小姐。還叫她脫光衣服檢查,她雖然懷疑,也覺得屈辱,但又能如何?

這些事情,她自然不敢跟a男講,也找盡各種理由不敢讓a男碰她。面對女朋友抑鬱情緒、怪異行徑,有天a男受不了,跟她大吵,硬上了她,完就甩門離去。經歷了這麼多事,她身心俱疲,辭了工作,離開傷心地A市,搬回老家,看精神科,休養一陣子,才又開始工作。不久,因為偶然的機會,我們相識了。



為何女友不報警?報警還要驗傷、蒐證、做筆錄、出庭,她不要時時勾起不愉快的回憶。她也擔心報警會使母親知道,讓情緒本來就不穩的母親更加惡化,到時候收爛攤子的還是她自己。我也支持她報警將壞人繩之以法,但當事人不願意我也沒辦法。

她曾去看過精神科醫生,診斷好像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但醫生開的藥她吃了會整天昏昏沉沉,所以去幾次就沒再去。我說可以跟醫生討論減輕劑量,看能否至少改善她的失眠、惡夢症狀,但她不願意。

一般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治療建議,是鼓勵患者把痛苦經驗講出來。不過,女友只分別講過一次,就不曾再說過,我也不敢主動提起。她講的內容比較零散,沒有我寫的這麼有組織有系統,但情節重點她都有提到;我沒有增加故事內容,反而還刪減一些細節;像是她會知道對方是入珠,是因為對方講了一些猥褻的話語。

她不希望那些事情影響我們之間的親密行為,儘管她在過程中無法享受,甚至會痛,她仍很貼心,會配合我的大量需求。但有時候她也會擔心自己有一天會性冷感,無法再配合我。

對於被強暴還能有性行為,我認為:她從小每天被母親打,隔天還要裝沒事去上學,所以訓練出極佳「裝正常」的能力。從她發生不幸、搬回家休養、重新工作、我們認識、正式交往,到她跟我吐露第一次、第二次,每一段時間都有幾個月到一年不等的長度,所以至少也經過了兩年多快三年。本來就「訓練有素」,再加上時間的復原,恢復過正常生活應該是一般人所企盼的吧。

交往初她曾寫過:「在認識你之後,我希望能重新出發,對於不愉快的經驗,我只想讓它過去。」我後來才明白她的意思。

她常常晚上做惡夢,有些惡夢是被死人追,所以她討厭看陰森的鬼片殭屍片。她容易受驚嚇,不能隨便拍她的肩。她常會莫名反胃嘔吐,不曉得是否因為她想起了什麼;有時剛吃飽就吐,但她還是很高興跟我在一起後,體重終於有增加。她非常渴望離開台灣,即使是去國外工作也好。



交往幾年後,我服完役在工作,她也念完一個研究所畢業,我們最後還是分手了。事後我想,那時候我們兩人狀況都不是很好。

如同一般人,過了熱戀期後,兩人就會開始吵架爭執。很多時候根本不記得當初吵的是什麼事情,可見很多其實都只是小事。但兩人的狀況都不好時,小事層出不窮,雙方無法體諒包容,最後小事也能變大事。

朋友看我那時煩惱,帶我去廟裡筊杯,問她是否為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答案是否定,我內心卻深深不以為然,畢竟她完全符合我另一半的條件。我甚至牽拖因為那是關帝廟,關公拿青龍偃月刀本來就容易切斷情侶的因緣線。

但無論我內心如何不捨,理智上知道依自己那時候狀況無法照顧她,所以同意分手。

之後我搬回老家C市。數年間,我常會想起她,老媽、朋友偶爾也會問到她,但我知道她的個性,所以都沒有再跟她連絡,只有分手初,考慮到她家經濟狀況,我曾寫信感謝她這些年的照顧,也告訴她:萬一她有困難,來找我,我會幫她。

有一天,突然接到她的來信。

信中寫得很委婉,她目前有點像創業,但遇到資金抽手的問題。

碰面詳談後才知道,分手那時她剛碩士畢業,找到一個還不錯的工作,但她每天起床就會不由自主的哭,上班時常常要跑廁所嘔吐,有時會恍神分心,或是短暫退化無法處理困難工作。其實以前她工作時也有過這些症狀,只是現在變更嚴重了。因此儘管那工作薪水很不錯,她還是辭職。換第二份、第三份工作也是一樣,最後一次她吐完跪在馬桶旁,心中發誓再也不要當上班族了。

那時候她剛好認識一位朋友的朋友,想轉換跑道創業,於是她成為他的創業夥伴,爾後交往、跟著他搬到B市。只不過好景不常,後來創業不成功兩人也分手,她想獨自繼續試試看但沒錢,所以回頭找上我。

我念著以前情份,也希望她能夠成功,所以願意借錢給她,實際上是無條件資助她房租生活費及還掉一些債務,之後她順水推舟搬來我所在C市,曉得我這幾年都是單身,便主動提出用性回報我,因為不想欠我人情。雖然我們沒有男女朋友之名,相處卻像是男女朋友。



大約過了一兩個月,某天閒聊時,她問我為何她生命中總是常常遇到性騷擾?

「因為妳正啊!」我心中這麼OS,但仍回答她:「可能是妳沒有明確拒絕,他們才會得寸進尺...」

她繼續講述她的經驗,例如:大學時社團男同學會在言語上鬧她;工作面試時被要求站起來轉一圈;在B市曾在一位獵人頭的車上差點被強姦;還有一次,她跟一位客人去旅館,隔壁房間有兩位小混混大概聽到了聲音,打內線來騷擾,甚至還來敲門,嚇得她請客人帶她離開。

「旅館?客人?」我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有不祥的念頭。

果然她接著跟我坦白,在B市跟男友分手後,她又無法工作,缺錢的情況下,她曾經援交過將近半年。這中間也因為自暴自棄,有過一段性開放的日子。最後她走投無路,才寫信跟我聯絡。

當時我可能愛昏頭了,想說她無法工作,援交應該是只為了能生存下去。畢竟她在B市生活過得仍不是很好,連件像樣的外套都沒有,還是搬來C市後我買給她的。

或許是看我對她從事性交易的反應沒有太激烈,後來某晚在MSN上,她終於跟我講過去發生的事。



她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A市一家大公司,住在環境不是很好的公司宿舍。她去網咖時,a男跟她搭訕,後來成為她的男友,a男還租了一間套房給她住。

沒想到,a男其實是個應召站的雞頭,知道她缺錢,設計強暴她(過程大抵是「老闆b」的那段,真正的b是a的老大),後來強迫她賣淫。

剛開始一兩個月,打著處女名號(實際賣好幾次),每次價碼三萬,做一次是她當時一個月的薪水。

之後她接過各式各樣的case,各種想得到的玩法她幾乎都被玩過。

人:有錢人,有錢人的司機(因為她被迷昏),黑人,外國人,日本人,ABC,團體,放假的阿兵哥,刺龍刺鳳的,貨車司機,工地工人,年紀可以當阿公的....

地:總統套房,跑車趴,溫泉區,各地小旅館,a男租給她的套房,檳榔攤後面的貨櫃屋,貨車駕駛座,廁所....

物:鈔票,酒瓶,長長的針,手機,電話筒,竹筒,鐵鍊,汽車排檔頭....

曾有變態醫師包下總統套房整晚,拿長長的針一根一根插進她下體(當然有刺傷流血)。

也有過父親帶智能障礙的兒子來讓他發洩,父親在旁指導,完後父親自己忍不住多買一節。

還有過老公來嫖妓,老婆衝進來抓姦打她。

最慘的一次,是團體趴,故意找來一位黑人而且是第一個(沒準備的情況下傷害會是最大的),他們要看她的反應;開了以後,再拿鐵鍊塞進去再拉出來,還試圖塞球棒但沒成功,結束後外面有密醫待命治療。那次也是她後來主要噩夢的由來,從此她也不願接團體。


她曾經反抗不從,a男會叫兩個男的來抓住她兩腿,拿球棒打下體。或者,她不接客,一樣要被a男強姦(他的癖好是「走後門」)。當然,他們也有影片在手,知道她最怕這個(以前罰娼不罰嫖)。

早年還只是流行丁字褲的時候,她就已經在穿C字褲了,因為外賣時方便。

後期客人品質越來越差,性病感染不斷,最後大概認為沒有利用價值了,就任由她離開。

她在A市工作了一年,也「兼差」了一年,那一年,懷孕六次,墮胎六次,其中一次太晚而用刮的。



所以,她以前深夜在公園被兩個人強暴,是假的。

被老闆b強暴,也是半假半真。

細節都是源自她當應召女的經驗。

而且,「她小時候父親欠債跑路,母親沒有一技之長,要獨自扶養小孩,不時還有債主上門」,其實她母親就曾當過妓女。

每次她母親帶男人回來,她年紀雖小,似懂非懂,卻也會出門迴避。



一開始我心疼她被集團控制強迫賣淫,但幾個月來越想越不對勁。

她以前為我墮胎過一次,我和她都希望以後能把小孩生回來,連名字都取好。但如今知道她墮胎7次,又想到小孩的媽媽是妓女....

於是我跟她說「我不會娶妳」,她整個大抓狂,說以後不必見面了。我匯給她夠撐半年的最後一筆錢,算是履行完「妳有困難我會幫妳」的承諾。

不過我還是要肯定她兩點。她那一年賺上百萬,她不化妝、不買衣服包包、不買名牌,之後工作每個月都給家裡兩萬,除了偶爾買書、買CD、去咖啡店(算是一種補償心理),可說大部分用在家人。她也很有上進心,受虐兒還能考上知名國立大學,工作不懂電腦自己學,後來還轉換跑道讀了一個研究所,可惜造化弄人。


故事結束
哇,這個就是所謂的頭香吧

一、明顯地大大的女友就是需要體貼吧,所以適時的給予溫柔的話,對方應該是離不開你了。

二、我會說,大大還是太不懂規舉了,應該也不是第一天來的了,NPNT。自覺一點,快貼吧。

如夢似真 wrote:
無奈寫文章速度很慢,...(恕刪)



恭喜大大,我覺得這位女友很不錯,加油。

如夢似真 wrote:
無奈寫文章速度很慢,...(恕刪)


我比較好奇他大你幾歲?你幾歲......還真敢賭
我也覺得這位女友很不錯哦

請好好珍惜
李組長眉頭一皺......一定有爆點 只是還沒寫出來...
喵的!我討論商品 上傳照片也違規,註明出處又違規! 插入圖片,又限制你規定的網站! 我商品還沒買回家 怎麼自己拍照? 都是你在講 不然你是要怎樣

如夢似真 wrote:
好幾次睡到一半她會突然開始顫抖,好像做惡夢的樣子,但把她搖醒問她怎麼了,她都沒說什麼就繼續睡。...(恕刪)


這表示她缺乏安全感,所以在睡覺時不自覺地的反射動作。

如夢似真 wrote:
無奈寫文章速度很慢,又很晚了,第一段先寫個大概,細節之後再補上。

(一)

與女友認識是很偶然的機會。

她年紀比我大,是出社會一年多的OL,唸的是名列前矛的國立大學,原本沒什麼交集的我們,非常偶然地認識了,後來又有機會一起吃飯、一同出遊,覺得她很符合我心中女友的條件,於是鼓起勇氣向她告白。

現在回想起來,互動沒幾次就直接告白,實在是很冒險的行為。

這次卻被我賭對。後來才知道,同時間有一位ABC也在追她,如果我沒有告白,她很可能就是答應對方了。

交往一開始她就說,目前我愛她比她愛我還多,她需要時間愛我更多。

我想進行親密關係,她也沒有拒絕,只是我沒經驗,她又會痛,所以試了好幾次才終於成功!之後兩人自然如膠似漆,不在話下。

女友童年過得很坎坷,小時候父親欠債跑路,家道中落,本來就有「公主病」的母親突然要一肩扛起重擔,脾氣變得更加暴躁,動輒打罵小孩出氣,以現在標準來看,女友無疑是個受虐兒。******

她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A市一家大公司,薪水三萬,母親要求給家用兩萬,所以她必須過得很省。現在母親情緒比較穩定,能溝通,女友也換了工作,就不再給家用那麼多了。

當我第一次跟女友睡覺時,替她蓋棉被,她竟然感動到快哭,說從來沒有人幫她蓋過被子,我心裡OS有沒有這麼誇張?不過更奇怪的是,好幾次睡到一半她會突然開始顫抖,好像做惡夢的樣子,但把她搖醒問她怎麼了,她都沒說什麼就繼續睡。


名列前矛的國立大學,大公司,三萬????
還有ABC追她
感覺不單純
如夢似真 wrote:
無奈寫文章速度很慢,...(恕刪)

打卡
等待全文

1頁 (共14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