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內容


飛指部弟兄來簽到吧

飛指部
到底是爽 還是 像狗一樣

如果到 飛指部 某單位 當下士

是好還是壞?

有飛指部單位的 士官嗎?
我到現在也沒被教召過阿!
不過我同梯 飛彈連隊的有被教召過 去打漢光扮演戰死士兵,背抬出場.
清哥~~太爽了吧!當兵胖20公斤???
我也從到部的55公斤~胖到70公斤退伍!
席格馬就是爽阿~~很懷念在D組訂外賣的日子!
adidas31 wrote:
如果軍種是飛指部飛指...(恕刪)


十年前在楊梅要跳飛彈操, 阿兵哥和義務役的士官都很可憐, 因為三不五時會有阿共的灰機跑過來,但就算在飛指部, 各駐地也不太一樣, 以前就很常聽說在台東的XX營很操,可現在很多單位都改成天弓或愛國者, 加上"管教合理化", 個人認為無論到哪個兵種單位去應該都很涼了.


668營 32連 (鷹式連 / 知本 ) ..
600期(1803T) 發射排 兼 化學士 報到 ...
雪山之巔 wrote:
368期
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
被叫去嘉義教召慟哭
該忘的都忘了



533期,
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也是在嘉義發射排辨教召, 當時菜鳥一個,
應該有幫學長你服務過吧...打飯菜, 洗廁所.....
哇...在這也可以遇到西格罵的弟兄阿...兄弟偶1866梯261你勒

Loka12345 wrote:
飛指部 本部連 01...(恕刪)



應該認識喔,
1885T 本部連
1837T

9連 射控排

2001年8月退伍
40D+24-70mm F2.8 L +50mm F1.8 II +70-200mm F4 IS L +580EXI
1622梯
418期

陸軍防空飛彈指揮部第二保修廠,也就是南廠。

雖然我是一般兵的梯次,但是上過成功嶺,可以少當42天的兵,破月後,整天在廠裡面晃來晃去,看到同期的還在辛苦做業務,忍不住嘲笑一番。

記得南廠的都會是下士退伍,偶而有一個上兵退伍的,那人一定是無敵黑,因為一兩年才會真的出現一個上兵。

當初選兵後,到了指揮部新兵隊,專長寫了「駕駛」,結果後來到駕訓班,過了一個多月在當兵生涯中最操的一個月。不過分發到南廠後(就近分發),沒當駕駛兵,因為被廠長選去當傳令。

在南廠當過的業務有很多種:
1. 廠長傳令:被稱做地下廠長。

2. 群部政戰士,負責政三,每星期收一遍莒光日那本本子,整天用打火機燒螞蟻。有一天,廠裏面的政戰室突然發現我不是國民黨籍的,竟然也當政戰士,就要我回家拿照片填資料入黨,結果每次放三天假回來,都會忘了拿照片,直到放了第三次三天假,自己不好意思,才乖乖繳照片......過了很多年後,在黨籍重整的時候,就沒再去登記了。

3. 作管組:每個月都要寫紅色報表,但是因為太會「做數字」,所以也常常被叫去把數字調低,常常從九十幾%的妥善率,降到八十幾%。之後,北廠的作管組打電話來,問我妥善率怎麼會那麼高,而且還「無懈可擊」,我教了半天,當然也不可能老老實實教啦,不過北廠的人好像也學到精隨,妥善率也有增高。

4. 伙委:都已經破百了,莒光日中午去站個衛兵,明明知道被提名當伙委,也警告過學弟們不要選我,但是當場120幾人投票,我就有一百多票,大概除了一些沒什麼好交情的軍士官外,都舉手投我了。

伙委的簽呈中有前七後七,也就是說,除了當伙委那個月出入營門不用假單、不用早晚點、午查外,前七天與後七天也不用假條。

那時買菜要先去副供站買菜,我大概是第一個拿到菜,先倒到地上一顆一顆檢查的,先剝掉爛掉的菜葉,然後再重新過磅,要求菜商補足斤兩,後來菜商鬧到副供站主任、副主任那裏,我還被副供站副主任找去聊天,當然了,我才不理他,我告訴他,我也受我的廠長命令,不然,請他去找我廠長抗議......飛指部的官或兵,可不是惹得起的.....

那個月的伙委,讓我一生都有菸癮,因為上一任交接時,就告訴我,算帳的時候要到某一家冰店的樓上某個位子算帳,原本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後來才知道,那張桌子每天都會放四包菸,我隨身會帶著一包,剩下來的就送給我的組裏面的人抽,也就是這樣子,每天一包菸,就戒不掉抽菸了。至於那個菜商,其實沒有比較貴,跟其他菜商的價錢一樣,如果副供站沒有某些菜,我倒是會先到他那裏繞一下,他沒有的話,才會到其他菜商買,一個月下來,其實從他那裏買的東西,大概沒超過幾千塊吧。

因為我是三個伙委最老的兵(破百),所以我要求所有的帳,非經過最菜的,有財經背景的那個學弟簽名,否則不得領錢,我也告誡其他兩人,不必為了幾萬元,要從兩年兵,做到當不完的兵,千萬不要貪,也因此,廠裡面每天都吃得很好,到餐廳吃飯的比率,從1/3升到至少3/4。可是好景不常,第二老的那位,晚上不睡覺,跑去外面打電動,又被某個士官長抓到,結果關禁閉去了,換了個上士,他連錢都自己管,我就不管事了。至於後來的菜,我想是因為上士收入有限,所以,大家的菜又變得很爛,到餐廳吃飯的比率,又降到1/3。

不過也因為這件事,造成後來當伙委的,再也沒有前七後七的福利了。

當完伙委,後面七天每天白天回家,晚上開車停在營區門口,回營睡覺,生活過得不錯。沒多久,就破月了,當個洞么紅軍,老兵,整天沒事幹,遇到以前整我的上士,我在部隊前還用手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你是怎麼帶部隊的,命令亂發!」,他也只能把我拉到一旁,說:「老兵,對不起啦,不要在部隊前讓我難堪,拜託啦...」,同樣的場景,我也在部隊前罵過三條槓的上尉。

當個紅軍的老兵還不錯,整天閒閒沒事幹,又不用站衛兵,只好到處打轉,到勤務所泡茶、到綜合所找士官長聊天、到福利社吃免費的零食、唱免費的卡拉OK......早上跑三千(新的副廠要訓練體能,原來是不用跑步的),每一圈約300公尺,第二圈開始後一定脫隊,到後來其他人都跑完了,我才後面慢慢走過去.......

退伍前一周,我幾乎都在請假,因為我那時要考托福,又是副廠(副廠和我不錯,因為之前當傳令的時候,還幫他派車到市區租A片)、輔導長(以前在群部當政戰士時,他是我的政戰官)眼前的紅人,直到退伍前一晚,我才回營裡面拿退伍令,那時廠長還不相信我要退伍了,找了參一(好像是參一還是參二,忘了)問了後,才肯簽退伍令。

忘了說了,曾有個士官長和我聊天,他說,他曾經偷偷統計這兩三年的休假紀錄,發現,這一兩年中,包含軍士官、兵,休假最多的人不是別人,竟然是我......那時,我沒有告訴他,我在很菜的時候,有個快退伍的學長私下跟我說:「相信我,如果你學會我這個技能,就是中文打字,你一定會紅!」(當時軍隊裏面還看不到電腦),然後,我下了一番功夫學會快速從中文字盤找到鉛字,廠裏面,沒有人打字比我強,也就是說,每個需要打字的單位,都得拿「榮譽假」來賄絡我,即使沒有榮譽假,只要我想放假,無論是副廠還是輔導長,都一定會簽我的假條,後來放太多假,不想出門,還會把假讓給別人。


啊,對了,我退伍後就去米國念書,回台後,被點召過一次,待在台南某個營區一個下午,上面不知在講些什麼,下面沒人在聽。後來年紀超過30歲,就再也沒被教召或點招了。

2頁 (共9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