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內容


還是有人故意在廁所抽煙

有一次在公司上廁所尿尿,大概是幾個禮拜前的事情吧,進廁所前看到廁所沒人,四個馬桶隔間也沒人。後來有另一個年輕人走進來,走進其中一間馬桶隔間,關門上廁所。進去之後就開始講手機,聽噓寒問暖的語氣,或許電話另一端是個女生。

尿完後我也想上大號,於是進了隔壁的隔間。才剛坐下沒多久,聽到類似打火機點火的摩擦聲,但或許是我聽錯,所以就不理會。再沒多久,就聞到菸味。不過或許是大樓空調傳來的,小心起見,不妄下結論。再沒多久,菸味越來越重,理智上要求自己要「小心求證」,但情感上認為對方抽煙的可能性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

抬頭確認一下,隔間上方果然飄出青煙。有人拉屎會蒸著帶有菸味的青煙嗎?不可能嘛!所以我開始認定是抽煙沒錯了。但我想或許對方一時忘記廁所禁菸已經施行非常久了,或許待會兒他就會熄掉,所以再等看看。

再隔約半分鐘,青煙不斷,電話粥煲得正熱,我也開始不耐了。於是我就委婉地說:「先生,廁所是禁菸場所,請熄掉香菸好嗎?」對方沒回應,我也不想咄咄逼人,繼續我自己的事情。

之後我先走出來,洗手時,年輕人也走出來了,我還特別注意一下他的容貌,是個生面孔。確認一下,廁所確實只有我們兩人。
-------------------------------------
今天中午飯後去尿尿,一進廁所就聞到菸味。稍微低頭看一下馬桶隔間,看到某一間有一雙鞋,裡面應該有人。菸味非常重,但沒看到青煙,所以無法推定是對方抽的菸。

稍後裡面的人走出來了,又是上次那個年輕人。這次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是他抽的菸,所以理智上就決定不開口說什麼了,但情感上我推測就是他幹的。

明明隔間門上就貼著大而醒目的禁菸標示(2009年施行公共場所全面禁菸前就貼了),明明之前才被我勸導過,為什麼還是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繼續犯著同樣的錯,硬是要在禁菸場合抽菸呢?為什麼?
-------------------------------------
以前在園區機車停車場好言勸導走道亂停車的人,被嗆個幾次「關你屁事」之後,後來我就有了認知:「規矩和道德自制在這裡是狗屁,臉皮夠厚,自我利益的最大化才是主流王道」,便決定視而不見不再雞婆了。現在是不是連廁所內抽菸,我也必須學著套用相同的看法,也該視而不見?

在很多雞婆的事情上跌跤之後,體會到雞婆的人真的是吃力不討好,因為根本沒用,病入膏肓沒救了。我不再是過去身強力壯的年輕人,也有家庭要照顧,禁不起任何有形無形的衝突。或許我以後應該對任何的不公不義坐視不管,明哲保身,把自己的利益保守好就夠了。
不知道要簽什麼的說‧‧‧

雙子貓 wrote:
有一次在公司上廁所尿...(恕刪)


我會去掃具間找水桶
雙子貓 wrote:
有一次在公司上廁所尿...(恕刪)

對麻,做董事長就可以在辦公室抽煙沒人管了...

雙子貓 wrote:
有一次在公司上廁所尿...(恕刪)


貼個公共場所禁菸有甚麼用?

罰下去才有用
回報魔人心眼小,一天到晚愛回報^^
HP153 wrote:
我會去掃具間找水桶

是潑水嗎?太狠了!

samuel1987 wrote:
對麻,做董事長就可以在辦公室抽煙沒人管了.

我不是董事長,本公司董事長也是要自己走一層樓的樓梯上頂樓抽菸的。

千年之夢 wrote:
貼個公共場所禁菸有甚麼用?
罰下去才有用

等有罰錢權限的人出現,人家早就抽完走掉了。
不知道要簽什麼的說‧‧‧

雙子貓 wrote:
有一次在公司上廁所尿...(恕刪)


你有這樣的古道熱腸真的很好

不過現在自由無限上綱的人實在太多了,


甚至錯事也視為自由..


我們無權的人無法管

有權的人又視若無睹


不加以大刀闊斧.


我們還是顧好自己比較妥當.

行有餘力,再注意一下身邊人.





用鋼鐵鑄造出氣魄

雙子貓 wrote:
是潑水嗎?太狠了!我...(恕刪)


這樣只是剛好,他都不管你吸二手煙可能會致癌了

可以說我以為廁所失火了所以潑水進去
samuel1987 wrote:
對麻,做董事長就可以...(恕刪)


阿不就 董事長有特權 要檢舉也是可以的阿

1頁 (共1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