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內容


要怎麼來安慰剛失戀的女性友人?

剛剛1點才打電話來,其實我也嚇了一跳,平常不會有人這麼晚還打給我。
其實她才說了一句話問我睡了沒,之後就哭到不行。
好不容易才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因為是才幾個小時前分手。
她一個人隻身在台北,男友在南部當兵中。
男方打電話給她說覺得已經沒感覺就分手,在一起四年了。

只不過淌青往往對喜歡的人也只有單戀的份(還沒談就失戀),
對感情的事就沒看得太重(其實感情神經也很大條),但安慰一位女性朋友的功夫還是要會,
想請問大家會怎麼做勒?
怪哦‧‧‧
若是淌青大大是男的,那我得懷疑這個女生是不是對你有點意思?
哎呀別說她是好朋友‧‧‧我可不相信年齡相近的男女之間可以成為好朋友‧‧‧
懷念楠梓的中年人
沒半法,男人就是賤,女人就是笨,連我也不例外。

男人就是沒感覺就分手就是賤。
女人就是喜歡上賤男人就是笨。

抱歉,有感而發,語氣太重請刪文…
什麼都不用說,當個稱職的傾聽者吧!!
遇到這種事,不是需要什麼高明的見解或是有什麼合理的解決辦法,
說出事實,其實人家也知道,
這種時候,需要的是朋友的扶持跟傾聽與鼓勵,
所以啊!不管人家打來說的你有多不耐煩,最好的安慰就是讓他知道,
"無論如何!還有我挺你就是了..."
高中三年大學四年來美四年..經過這些年的經驗來看,這樣最有用了..
就聽她說話,適當的回應就好了,這幾天她一定會吃不下睡不著,如果她沒打來給你 ,你也可以直接 半夜打給她 ,陪她聊聊天,至少還有好友陪她,心情應該會好很多,不過就怕淌青大大隔天會變熊貓
我是過來人,那時就有一堆好友排班輪流打電話給我,每個人隔天都變熊貓,還有人乾脆就請假在家睡覺,不過我依舊是睡不著
只可惜淌青是笨男人,不是賤男人。
笨到連朋友失戀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身兼去死去死團,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苦笑,只好用自己的可憐的身世來跟她說,淌青更可憐。

之前更慘,是淌青才單戀過不久(又是還沒談就失戀)的女生,打來跟我說她失戀。
其實我內心是跟她一樣痛苦難過。

明天會趕上台北,做個稱職的傾聽者(不是推倒者啦)。

好像大家對我比較關心,謝謝啦。







就如alexykh說的,當一位聽眾吧。在對方情緒波動的情況下,多給予支持,盡量不給advice。

前陣子我的一名女性朋友也是如此,四年多的一段感情。即使好說歹說,替男方美言、毀譽也不少,我這名友人還是不夠堅強,選擇繼續分分合合。

有時候我很納悶,深怕自己的表達方式不得體,常常回憶起曾經和某個人在某時某地說過的話。一句話、一則簡訊,得不到對方適時適切的回應,也會開始質疑自己是否說錯話,思考著自己的出發點為何?是私慾薰心才說出那些話?還是不經意的流露出來?到底是無心?還是有意?

其實連我自己都迷惑了...當我自己感到無措時,該怎麼找到宣洩情緒的管道呢?又怎麼幫得了其他人呢?

上個月收看公共電視頻道每週五晚間十點播映的「今天不讀書」時,對於當天節目尾聲的「推薦書」單元所介紹的,《療傷的對話:怎麼說才能安慰他》產生了共鳴,於是8/31到誠品找了回家... 隔天就要返回工作崗位了,卻整晚徹夜難眠,索性拿起來讀上幾篇,竟出乎意料的發現所有我曾經以為或出自於好意的,其實不完全能幫助其他我想幫助的人 ...甚至,可能是另一種傷害...

我在閱讀這篇文章的同時也開始思索,不論我將自己擺在文中任何一個角色,仍不免犯下同樣的錯誤。即便是我有再多安慰的話語,也不見得能夠令她更心寬。一點不經意的語調、文字甚至是動作都可能扭曲原先想表達的意境,想到這裡實在覺得懊惱不已......
『自信、優雅、浪漫、智慧、謙和與剛毅的完美表現』 『意志啟發成功 熱情創造永恆』
以下與大家一起分享書中的這篇章節

--------------------------------------------------------------------------------
《療傷的對話》 Chapter I 當你需要朋友時

我們分手吧!

→當戀情劃下句點←


當戀情劃下句點,一堆的人會試著讓你好過一點,他們會跟你說:「這不是你的關係,都是他害的。不要折磨你自己。」或是:「你以後會明白,還有其他更適合你的人。」或是:「愛過又失去總比沒愛過要好。」或是:「我早就知道她不適合你。她佩不上你。」

問題是,你在失戀後,可能並不需要成天聽這些話。你需要大喊大叫,情緒低落,懷疑到底為何又發生了這種狗屁倒灶的事,然後發誓再也不談戀愛──你需要有個人聽你說話,不管你是多麼不合情理、憤怒、悲傷、暴躁、受挫或混亂。你不需要別人告訴你他們的故事。你不需要朋友或親人跟你說他們知道你的感受,因為他們不知道。如果你的朋友才剛與情人痛苦地分手,你必須先克制自己,先袖手旁觀一陣子。

我在一段戀情嘎然而止後,曾詢問過一些朋友的意見,看看究竟是哪裡出了錯。當我的朋友大衛打電話來時,他打斷那些我從其他朋友那裡聽來的、七嘴八舌的建議,告訴我:「我知道這讓你很傷心。但你想要瞭解事情真相的所有努力,都不會讓你遠離傷痛。」稍後,他鼓勵我不要假裝自己是另一種人,並停止想要在談戀愛時改變自己。他告訴我,只有當他接受自己原本的樣子,停止試圖變成別人所期待的那個人,他才能放鬆,才能平息憤怒或解脫。他的話救了我,因為我一直舊在聽別人說我應該怎麼改變,簡直就快把自己給逼瘋了。

我寫了封電子郵件給我的朋友安迪,信中寫到人們給我一堆好心的陳腔濫調讓我有多麼受挫。他在那個週末寫下自己的經驗,談到他曾參加一整天的戶外繩索課程,而他是唯一沒有完成課程的人──他從梯子上退縮下來。當所有人試著讓他不要因為怯場而覺得難過時,他快要瘋掉了。他想,畢竟,憑著他六呎七吋的身材而且一直是個運動員,如果有人可以完成繩索課程,那應該是他才對。

他想要的只是好好難過一場,但沒有人想讓他這麼做。這就是問題的所在。很少人,包括我在內,知道要如何陪伴一個正在傷心、生氣或是迷惑的人。我談的不是陪伴一個覺得受到威脅的人。而我所謂的陪伴,指的是不要試著讓事情立刻好轉。

我們繼續利用電子郵件,你來我往地談論應付朋友好意的諮商有多麼令人受挫,在這當中,安迪寫了一首詩。他同意我把它在此公開,而這首詩之後也以較長的版本刊登於他的著作──《從梯子上退縮》(Backing Down the Ladder)


沒有什麼是非做不可的

讓我們分享一點信念
牧師說
或者完全沒有信仰
如果你是這樣的話
我能說的只是
沒有什麼事是你非做不可的
就在此刻
不用做 不用想 不用精神角力
就能看到你恐懼與淚水中的祝福
沒有什麼事是你今天一定要做的
讓我們手牽手
唱著詩歌
為了生命中神聖的不完美


對一個因為分手而憤怒的人,或一個為了事情進展不順利而感到難為情的人,我們很難知道要說些什麼。在「我們分手吧」的初期,你的朋友可能又回到上一次他覺得受傷害或失望時的狀況。失去戀情和有人死亡的經驗非常相似。這是為何你的朋友會想起一些故人──從失去一隻寵物到父親、母親、朋友或老師的死亡──當然還有其他已經結束的親密關係。朋友可能需要你當個讓他可以想這些記憶的地方,不論這些記憶很苦或是已經隨著時間變得不那麼尖銳。

當你的朋友接受戀情業已結束的事實後,他可能會被沒有實現的夢想所折磨。他會想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哪裡做錯了?為什麼我漠視自己的第六感?」這些「內在對話」馬上就會發生,試著記得,你想要安慰的人可能沒怎麼把你說的話給聽進去。或許你會給他各種建議──從事情發生的原因到他的未來會怎樣。但這正是你練習有意識地聆聽的時候。即使這樣聽起來好像沒有立刻幫上什麼忙,但是著將朋友似乎有的感受、你所看到的,或者你在朋友的聲音所聽到的,換個方式說給他聽。這麼做可以讓他把深鎖在內心的東西釋放出來*。直到他能夠感受到這些東西──並停止阻擋自己去感受──他才能療傷,繼續過日子,也許過些時候,會因你的看法而受益無窮也說不定。


--------------------------------------------------------------------------------

療傷的對話:怎麼說才能安慰他
Healing Conversations:what to say when you don’t know what to say

作者:南絲.格爾馬丁/著
譯者:林雨蒨
出版社:商周出版
初版日期:2003 年 07 月 29 日
ISBN:9861240160
出版地:台灣
『自信、優雅、浪漫、智慧、謙和與剛毅的完美表現』 『意志啟發成功 熱情創造永恆』
什麼話其實都無法彌補她心中的痛
只有時間-真的喔
建議你買本-中國知的出版社出的書-保持自然就好
看了心情會好點吧!!!!!!!!!!!!!!!

1頁 (共2頁) » 分享到

前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