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6年(民前十六年 )八月,臺灣總督府為了進行台北的自來水建設工程,特別自東京請調英籍工程師威廉巴爾頓( William K. Burton )來臺,並派遣總督府技師濱野彌四郎協助,在公館的觀音山腳下建立了一系列包含了取水口、唧筒室建築與設備,輸配水管、淨水場及配水池的供水機構。而其中的唧筒室,就是今天的自來水博物館。



歷史:「自來水博物館」初建於1908年,負責供應當時台北市萬華、公館一帶的用水,每日出水量20,000公噸,可供十二萬人用水。威廉巴爾頓建議在公館觀音山腳下新店溪畔建取水口,以引取原水;在觀音山麓設淨水場,進行淨水處理,再將處理過之清水,以抽水機抽送至觀音山上之配水池,利用重力自然流下,供應住戶日常用水。1977年,因新店溪下游污染嚴重,取水口移至上游的青潭堰,唧筒室便完成「抽取原水、輸送淨水」之使命,功成身退。自1908創建迄今己有一百年的歷史,1993年六月被內政部列為三級古蹟。因年久失修,民政局於1998年斥資八千萬,修復唧筒室外觀和週邊設備,才成為現有的「自來水博物館」。 外觀:

自來水博物館當初是由幾位日本留歐的學生歸國後設計的,一方面為了展現自身所學,一方面為了向被殖民地的人民宣傳日本國力,使得這座建築物有著華麗歐式的外觀。明確的說,這種風格的正式名稱是新古典主義巴洛克屬的風格。新古典主義就是現代的建築模仿過去古典建築的樣式,在自來水博物館我們可以看到雕飾繁複山牆、勲飾、鑲銅圓頂及希臘柱 。

圖一:山牆



圖二:勳飾



圖三:希臘柱(愛歐尼克柱,注意其柱頭的裝飾)



圖四:水泥的圓頂鑲以銅片。


內部:因為他的汲水任務,自來水博物館內有數台巨大的抽水機,由於運作時的高溫及震動,自來水博物館當初在設計時除了注重美觀,也兼具了功能性。首先來看具有核心重要性的抽水機,最古老的抽水機已經有約70年的歷史。抽水機有西方製也有日本製 ,早期日本還沒有大型抽水機技術時,是由美國或英國進口機具。到了晚期則是採用日本自己研發製造的機器。



抽水機一景



當年機具進出的門。

而抽水機運轉時所帶來的高溫高熱,也在建築物本身排熱的設計下得到散熱降溫,像建築本身的弧形設計便是散熱的一個考量,而且在室內我們可以發現有許多刻意留下導熱空間及導熱孔,將地下的熱引導到地上來排放,不禁讓人佩服當年工程師的巧思;而考慮到運轉時所帶來的震動,博物館的窗戶也設計成米字型以增強強度,連屋頂也是以鋼樑鋼板搭建。


建築的弧度。



注意天花板上的散熱孔



通風室。注意牆面上的長方形孔。



米字窗增強窗戶強度 、建材為鋼的天花板。



花台下的孔洞就是博物館內排熱空間的熱氣出口。而旁邊的花圃則是現在增建的。


從抽水機所在的地下室上來後,可以看到一個龐大的電表,許許多多的儀表裝在絕熱絕緣的大理石板上,左方較大的是當年自義大利進口的。後來因為台灣也開始生產大理石,加上機器的擴充,所以又在右方單獨增加一行。電表~



此處的天花板與其他處不同。



由館內出來後,我繞到後方去看,發現抽水機的管線早已被切斷。

但自來水博物館只是當年供水系統的一部分,如果你的體力還夠的話,可以到後方不遠處的觀音山上看看同屬這個供水系統的消毒室和蓄水池。


下圖為消毒室,當蓄水池的水經過過濾之後,會送來這裡加氯,使水質符合標準。



由於此處在當初是水源重地,戰略地位重要,所以周遭都有碉堡駐軍駐守。



蓄水池的大門。



其實蓄水池上方有一處平台,大約20X10公尺。因位於公館地區的制高點,可以眺望公館地區。





更多其他景點資訊請參考我的網誌
http://wilhelm.pixnet.net/blog/category/298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