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北,以前一個新竹縣的小城鎮,因為高鐵與竹科,造就這10年來爆炸式的開發,讓人幾乎想不起來,現在的一期、二期新市鎮,以前到底是什麼模樣。

餐廳林立的光明一街附近,變成我們最常去的竹北,二期的大廓街,一棟棟的大社區,新穎的華廈與透天別墅,取代了農田與古老房舍,舊竹北聚落裡,還剩下什麼?

竹北文興路一段往高鐵車站方向,左手邊會出現一個與附近高樓林立形成強烈對比的舊式門樓 — 西河世第。每次從這裡經過,總是會被這門樓吸引,很好奇在這水泥叢林裡,這裡怎麼還能倖存。



秋冬的午後,散步其中,一牆之隔的竹北熱鬧街道、車水馬龍,與其內的恬靜輕慢,並存著。感覺好像是兩條時間軌,兩個不同的時空,在這個時間點上交錯。

土埆厝 —家鄉的土埆厝是阿爸和伯父叔叔們,一磚一瓦砌起來的,看到這個土埆讓我想起家鄉空氣的芬芳。



太陽能會議廳與崩落的土牆 — 新舊之間的衝突與矛盾,如何在快速發展的現代社會裡,保留我們的根?



古時候大灶 — 小時候家裡也是用這種大灶,傍晚時分要到屋後取曬乾的木材,升火燒洗澡水,過年時用它來蒸年糕,端午節時則會煮上一串又一串的肉粽。更遙遠模糊的記憶裡,似乎還看見過阿母的手,拿著大鍋鏟在大灶上炒過菜。

後來那個大灶被瓦斯爐&熱水器取代,嫌她佔空間,煙囪與屋瓦連接處又會漏雨,被拆了… 老東西要留下來,真的不容易。

蒔田 — 社區民眾各自認養一小塊,種菜種稻,享受都市農夫的樂活。這裡去年天種了水稻,不知道以後還種不種?




水圳 — 農田灌溉用的水圳,孕育著農村的生活與文化。水圳仍然水源豐沛,仍然不停歇的流著,人世間的紛擾好像都與她無關,新瓦屋聚落的離散與重整,她都看在眼裡。




百香果花


大紅朱槿


野薑花


這不知道叫什麼,但在沒有玩具的童年裡,我們會把葉子摘下來,套在手指頭上轉阿轉… 好簡單的快樂。


禾塘 — 一家餐廳,我們沒有進去,不過下午一點多,裡面似乎座無虛席。



大門深鎖的忠孝堂


幽靜的小小空間,我們逛了一個多小時,這種悠閒,比喝杯咖啡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