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不是單車遊記(看我的頭像就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了),看手機或GPS版面好像是商家與消費者的專用版面。登山與健行?該算是另類的綜合應用吧!遊記略。

大嶺峠越金包里(金包里大路、魚路古道)

1858 英國人R.Swinhoe探險踏勘並記錄金包里大路
1895 乙未割台。
1896 「台灣產業調查錄」記載金包里大路的里程、路況、行經地點。
1901 山仔后至金包里全長12公里日人行軍路完成。
1924 「台北州管內指定道路經濟調查書」詳載金山士林道物資往來的情況。
1926 「台北州漁村調查報告書」提及1922年金包里運送魚貨至大稻埕的方式(擔魚青)及運費。
1928 「大屯山附近名勝位置圖」標示日人行軍路。
1932 台灣山岳會舉辦「大嶺峠越金包里」。
1935 「台北近郊登山手冊」將大嶺峠越金包里列為健行路線。
1942 台灣體育會主辦「百里強步運動」,自台北新公園啟程,經山仔后、大嶺峠(今擎天崗)、金
    山、淡水,再回到出發點,共二天一夜的100公里競走。
    二次大戰期間,擔魚人利用金包里大路私販魚貨──走Yami!   
1945 台灣光復。
1958 陽金公路開通,擔魚人漸少利用金包里大路。
1983 林衡道先生首將金包里大路稱為「魚路古道」。
1985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
1994 「陽明山國家公園魚路古道之研究」出版。

2015 某人(哇搭西襪啦~)記錄「大嶺峠越金包里」。
ps. 以上大事記,改編自陽明山國家公園金包里大路(魚路古道)解說牌。

金包里大路有幾個說法,按現今陽明山國家公園金包里大路(魚路古道)步道簡介 解說,兩端點分別是擎天崗城門、天籟社區入口(一重橋),此說法最為普遍和常用。但是,還有一個包含絹絲瀑布步道稱為南段的常見說法,也還有包含一個較少為人知的自八煙至磺港稱為北段的另一說法。無論如何,指的都是金包里大路(魚路古道),差的只是起點或終點的不同而已,若是健行兼愜意輕旅遊,何必起自士林街,亦或終至金山街或磺港。


拿著內含GPS功能的手機搭配舊地圖,幾乎已成了每次旅遊必備的工具。這趟行後整理GPS的工作,讓我有了意外的發現與懷疑,河南勇路(另一說法為湖南勇路)到底在那裡?真的是現今所謂的金包里大路嗎?只怕「自擎天崗城門至憨丙厝地」這段路是大有可疑的!


空嘴薄舌易惹非議,借助台灣百年歷史地圖 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有徵有引盡可說明白。


這張是1898台灣堡圖,圖釘(球標)位置為擎天崗城門。


這張是1898台灣堡圖疊Google Map,透明度69%。


這張是1921地形圖疊Google Map,透明度69%,此圖已明顯可辨日人路。


這張是1924地形圖疊Google Map,透明度69%,此圖已明顯可辨日人路。


初時,本以為1898台灣堡圖顯示的就是不夠準確的日人路而已,並不是很在意。可是,在百年大事記中說明日人路在1901年完成,也就是說1898台灣堡圖的「大嶺峠越金包里」道路應該不是日人路。此一發現值得再推敲!借助Viking免費軟體,加載1898台灣堡圖為底圖,載入本次GPS軌跡路徑,很明顯的,我的GPS軌跡(山仔后至八煙)就在1898台灣堡圖的「大嶺峠越金包里」道路上漂移,說大體符合絕對不為過。


但遺憾的是「自擎天崗城門至憨丙厝地」這段路,太過偏離堡圖道路,值得再分析!嚴格地說,是「自嶺頭喦土地公廟至憨丙厝地」這段路需要再細部分析!


貼上一張嶺頭喦土地公廟導覽解說。古道必緊臨舊土地公廟,此意即若堡圖無誤,「大嶺峠越金包里舊路」應在舊土地公廟往東北方向越過稜線,也就是說,「大嶺峠越金包里舊路」就在日人路左上方(西側)附近越稜後陡下。


可以合理推論的是,「自嶺頭喦土地公廟至憨丙厝地」這段路(大嶺峠越金包里舊路)才是河南勇路(或稱湖南勇路)。而現今「自擎天崗城門至憨丙厝地」這段路應該不是河南勇路,應僅是伴隨「日人路」同期或後期而衍生的「魚路古道」,因為1895年乙未割台,此一段道路的形成應在1898堡圖之後。
ps. 藍色線標示堡圖「自嶺頭喦土地公廟至憨丙厝地」路徑。


至於擎天崗城門的準確位置在那裡?那需要先知道這個城門是那個單位使用,若是官軍用,則肯定不會是在現今位置;若是簡大獅集團用,當然也不會是。這個城門的設置,應該只是金包里大路的路口意象而已。
ps. 要瞭解簡大獅其人,推薦看一篇 2006/6宜蘭文獻雜誌第75/76期 邁向土匪之路-1895~1901年間北宜古道與「土匪」興起關係。


自嶺頭喦土地公廟舊廟前,依尚可辨識山徑上稜線。


稜線已為鐵絲網圍籬阻攔,粗判路徑僅是施工用或不知名臨時路徑。


最後再進一步分析「大嶺峠越金包里」:
1. 第一底圖為1898台灣堡圖,透明度50%;第二底圖為1921地形圖,透明度50%。
3. 綠色點細連線為此次軌跡路徑。
3. 繪路徑圖,1898台灣堡圖近似路徑以藍色所示,1921地形圖近似路徑以紅色所示。
4. 由GPS定位嶺頭喦土地公廟(道路必緊臨廟前),判斷此區塊應以1898台灣堡圖為主要參考圖。
5. 定嶺頭喦土地公廟為起點A,定中間交叉點B/C/D,定憨丙厝地為終點E,路徑D-E實為近似重疊路段。
6. 由大嶺峠最高點,判斷1921地形圖需東南(皺屈)偏位,則A-B和C-D可得近似重疊。
7. 現場所示日人路已將大嶺峠東惻稜線切開缺口,A-B段舊路應已不存。
8. 推論現有日人路C-D段部份路段應為1898台灣堡圖所示「大嶺峠越金包里舊路」的一段。
9. 目前日人路A-E段施工禁止通行,待恢復通行後再行。


您的看法呢?莫非是1898堡圖錯了?說實在的,我個人認為1898堡圖在此區域錯的機會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