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長野,最大的好處是有爬不完的山,高ボッチ(BOCHI)位於松本和諏訪交界之處是一個海拔一千六百多公尺的高原。我會注意到他是因為他那有趣的名字,感覺並不像日文,加上他的入口在松本通往諏訪的路上,我騎車常常經過,這名字就一直出現在我眼前。

上網查資料,這個名稱的由來不詳,似乎是當初的測量士們取的名字。過去並沒什麼特別的歷史,頂多當做警察的練習場,但是一看圖片,不得了,從高ボッチ往下望去,諏訪湖盡收眼底,而在湖泊後方的,是日本代表,富士山啊啊啊。看到這樣的景色,我就決定一定要找個時間跑他一趟。


身在長野,最大的好處是有爬不完的山,高ボッチ(BOCHI)位於松本和諏訪交界之處是一個海拔一千六百多公尺的高原。我會注意到他是因為他那有趣的名字,感覺並不像日文,加上他的入口在松本通往諏訪的路上,我騎車常常經過,這名字就一直出現在我眼前。

上網查資料,這個名稱的由來不詳,似乎是當初的測量士們取的名字。過去並沒什麼特別的歷史,頂多當做警察的練習場,但是一看圖片,不得了,從高ボッチ往下望去,諏訪湖盡收眼底,而在湖泊後方的,是日本代表,富士山啊啊啊。看到這樣的景色,我就決定一定要找個時間跑他一趟。

高ボッチ和我的工作地點GUESTHOUSE 雷鳥相距不遠,一天便可抵達,只有最後的上坡,八點五公里要爬接近七百公尺,又是個平均8%以上的陡坡,不禁感嘆,怎麼我老是要找這樣的路來整自己啊?沒辦法,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誰叫這些美景,都在山中呢?

某一天雷鳥的休假,雖然烏雲壓頂,但氣象報告顯示明天會是個好天氣,我也就在這片烏雲之下牽車出山。熟悉的畫面從我身邊飛逝而過,松本通往諏訪的路,這是我不知道騎了幾遍的道路,在快要抵達市界前,高ボッチ的入口到了,第一次,我要進入這條未知的山路。

不愧是平均超過8%的山路,一開始就給我來了個下馬威,我來不及換檔應對,只能乖乖下馬。。。來到平路重新調整檔位後,才用龜速慢慢上爬,坡度很陡,還好長度不長,即便我騎得慢,也是一個小時左右就來到高原。這邊同時也是搖曳露營的聖地,剛來到高原,就看到了兩頂帳篷,他們選的位置雖然看得到諏訪湖,但就在馬路邊,對我來說並不是太好的位置,我繼續往前尋找我今晚的住所。


關於高ボッチ是否能露營其實是有點奇怪的,高ボッチ屬於國定公園,似乎是不能露營,但是網路上在這邊搭帳篷的照片不少(包括動漫人物XD),我在高ボッチ自然保育中心前的停車場遇到了長野縣RANGER(管理山林環境的義工),我和她相談甚歡,他並沒有阻止我在這邊露營。在這之後,我又進去保育中心和裡面的老先生管理員聊天,他不但沒有說不行,還叫我在停車場扎營時要小心車輛,下雨的話可以到保育中心的屋簷下避雨,這樣感覺應該就是可以扎營了吧。結果在我IG上傳照片後卻收到了一個叫做國定高ボッチ的人留言說不能擅自扎營。。。這樣說雖然有點自私,但其實不管如何,我應該都會在這邊扎營。

安定好住所,我來到高ボッチ山頂,說是山頂,但是從停車場走過去只要四百公尺,算是個三部等級的路線。山頂看的到諏訪湖,但是富士山卻在雲霧之後若隱若現,但我並不擔心,我知道明天早上才是時候,況且,今天的晚霞,已經夠美了。

隔天清晨,天空尚未破曉,連我的鬧鐘都還沒有響,我就被周遭的聲音吵醒,拉開帳篷一看,已經有眾多攝影愛好者開車上來準備拍照了。我急忙穿上衣服,拿起相機,前往山頂,那位於湖畔之後,呈現美麗曲線的就是百看不厭的富士山啊。橘色漸層的天空搭配富士山以及南阿爾卑斯山脈的層層交疊的藍色山影,我才知道那些畫家的用色並不跨張,誇張的事這美麗的世界。隨著太陽升起,橘紅的天空也逐漸轉換顏色,陽光將雲彩染成金黃色,整個世界開始出甦醒,大地充滿生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而朝陽的美卻可以延續到白天。今天天氣大好,欣賞完這清晨的精彩演出,我回到帳篷吃早餐,除了我最愛的水果麥片,今天另外搭配的是雲海以及積雪的北阿爾卑斯山脈,乾淨的空氣,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槍ヶ岳以及我第二個家乘鞍岳。

我經常在想,也許我出來流浪,為的就是這一刻的悠閒。但現在的我,悠閒不了太久。畢竟,我的家,在對面那一千五百公尺高的山中。。。

流浪者日誌:https://www.facebook.com/Bikepackingeverywhere/

流浪者IG:https://www.instagram.com/andersonmao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