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惡魔振興券】新竹市 東區 將軍村 — 曾是星星雲集的眷村老宅,化身IG打卡熱門景點

vagary01 wrote:
發表一下個人的看法。(恕刪)


V大的說法很中肯。

老狗第一次聽到「將軍村圖書資訊園區」,還以為是圖書館。
後來才知道現在是個拍照打卡的空間。
然後,就如V大所言,老狗這個凡夫俗子在這裡也只待了半個小時,比V大所說的稍久一點是因為還要拍照。
如何能在新鮮感衰退之前讓人潮留住,是當局者與規劃者的重要課題。
現在整個園區還有很多棟未維修,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名符其實",作為真正的圖書空間?
或是用其他的手法,讓人潮留在這裡稍久一點?
從民國84年就在那附近住了一段時間,一直到97年才離開,那邊的眷村也看過不少,更小時也是住在眷村旁。覺得一種氣場一種氛圍,就是大家互助生命共同體的團結感覺現在都不見了!改建成國宅版本,少了兒時那一種街坊巷尾的熱鬧寒暄以及各種家鄉話融合的親切熟悉感!

有的搭上現在的文創版本卻又少了些什麼,之前在荷蘭的文創鄉村看得到的是真實荷蘭風情,但是在台灣的文創風卻沒有真正的台灣該有的在地文化精神,反而都是商業元素和一次性的消費產品在賣,沒有較深入的在地元素和象徵,少了人情味和生活印象。只有大拜拜式的銷售市集,但卻沒有深刻卻又只有夜市又來的me too錢味!

德國和美國的朋友來,問他們什麼是最深刻的,其實他們並沒有什麼特別印象,除非是在台灣待很久的外國人,不然其實真的印象不深。

就像之前我在荷蘭的印象,當地的市集還有文化,不單只是腳踏車、當地音樂、木鞋、雕刻、奶製品、起司、獨特當地的風景,都不是速成的,卻是荷蘭長久以來的當地風味,如果台灣也能塑造出這種長久印象深刻的觀光風味,對台灣的觀光是很有幫助的,而不再會是曇花一現的夜市潮起潮落,到最後只有土地炒作獲利了結,頂多在蓋幾棟新大樓,就下面沒了!

在竹科也工作一段時間,很多人覺得新竹沒什麼地方好玩,其實那是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大家就只有努力賺錢,加班到天昏地暗毫無生活品質可言。是,錢有了,但心靈卻是非常的匱乏,到處都是比較之類的CP值,卻少了人生最重要思值,所以錢很多卻不會花,好好的去用!
成為銀行的最佳數字加值機,看過太多錢在銀行人在天堂的億來億去的紙上富翁,家族爭產(真慘),最後家族就慢慢地富不過三代,親眼所見,真實故事也太多了!

看到這些眷村元素和走向,希望還是有救的,而不是曇花一現的土地操作煙霧彈,拖久了賣更多而已,但再也回不去了歴史悲情和在地文化失落!
Jelly99 wrote:
我在貿易八村長大,金...(恕刪)


安安。
我也住附近,老住戶權貴都嘛移民美加了!剩下的住旁邊新大樓。

保留這個作啥,看了就氣,吃香喝辣,還瞧不起人,現在大概都是紅色了。

拆光取消優惠,這些超國民,夠爽了!
老狗5550 wrote:
J大點破了一個事實。...(恕刪)


Hi, 我是將軍村導覽志工的專案執行 (代表我也是志工 QQ),有些東西也許可以幫忙超譯

常見QA,以下是用自己的話轉譯自設計人龔書章教授的講座內容:


Q1: 為什麼不完全修回過去的樣貌?

「一座橫跨五六十年的民居建物,裡頭居住的人橫跨三代,可能就連每一代對這裡的印象都不一樣,修復的視角自然不能只專修復給某一族群的人,否則會產生視角的『排他性』。以『歷史現場還原』的理想來說,我們希望可以還原的是當初的生活樣貌,比方說,修復館最後一位居民已經將屋頂改為鐵皮了,我們還是要把它還原成屋瓦的樣貌嗎?我們保留了鐵皮的元素,但依舊讓鐵皮的紋理寬度符合屋瓦的寬度,就是在修復回當時的生活紋理。」

「以修復來說,建物在時間軸上有『當代』的重要性在,意即過了四十年後的人回頭看,我們希望那時的人們除了了解一百年前是怎麼設計民宅,也能知道四十年前修復的技法、建材走到什麼程度。以「文化資產」的修復角度來看 (台灣分做古蹟、歷史建築、文化資產,各有對應的修復理念),我們同時希望這些修復能延長使用的年限,所以在窗框、屋頂、圍牆都做了適度的修改,希望在呈現當時面貌的同時,也能展現作為公共區域的開放性」


Q2: 為什麼叫「圖書資訊園區」?

「新竹是座很棒的古城,除了還原原有樣貌,我們希望也能有一些現在地緣的元素存在。古城、故居復原在舊城區已經做了很多案子,將軍村的地域身處清、交、工研院、園區旁邊,應該可以嘗試作為『知識廊道』,但清、交校園就已經有兩棟現代的圖書館,我們還需要再一座圖書館嗎?」

(依然是龔老師的理念)

「我們有沒有可能,用微型場館的概念,去做一個圖書資訊園區?讓每一棟代表一個學門,讓商家或是在地社群去講述跟傳遞這個知識給一般民眾。這邊可能需要第三方的社群出來,幫知識的傳播做學習設計,就像圖書館的館長一樣。」

(這邊打個小廣告,我朋友在做的教育新創,就是將軍村的其中一個第三方)


Q3: 這裡東西好少!為什麼只修了三棟?

「台灣過去的建物修復,通常是單向的,一口氣標案修完就沒了,如果不符合當地社區需求,也都沒有修正的機會,將軍村希望是一個新型態的修復流程,修復完第一期之後,能夠蒐集居民的反饋,再行後續的修復。」


Q4: 啊不就是文創園區?台灣也很多啊,有什麼不一樣?

(這裡不是要開地圖砲,回覆這段我很緊張)

「這裡想做的是跟在地有更深的連結。現在負責經營的團隊是竹北的『厚食聚落』,生產合作社;翟九是新竹在地的牛肉麵店,種子生活 (拾米豐瓶) 也是來自竹北的店家,再加上假日邀請的市集 (像香山綠市集 ...... ),我們希望邀請的商家是生產型商家,也就是對於自己的來源、過程是清楚的,而非消費型商家,純粹是批貨來這裡轉售給消費者,如果邀請來的是生產型商家,加上在地居民自主辦的活動,那來這裡的民眾特性也會不太一樣。」


Q5: 未來會長成什麼樣子?

這邊畢竟每一棟都要營運跟維護,後面還沒修復的 12 棟場館應該是沒有專門用來做圖書空間,但書店是可以期待的 (嗯,因為我不是營運團隊,沒有定案前的資訊我不能亂說)。後續一樣會用一個學科去代表一個場館,或者用另個角度說,會希望進駐的團隊可以去傳達講述他們背後代表的知識。

以現在的慢食學或是修復學對民眾的連結來說,其實我們導覽團隊跟我朋友的教育新創也會慢慢在這方面去做規劃,試著用一些體驗活動讓民眾更有感,但要再給我們一點時間就是 orz


個人總結:
其實這裡規劃的理想性蠻高的,我現在也是用設計社區參與的心態在這裡蹲點,我只能說,現在的樣貌會長成這樣有太多的角力,我們也只能從現有的地貌資源去做發展規劃。與其抱怨浪費稅金,一起跟我們為這片土地做社區服務搞不好可以累積更多的成就感,我們現在各項活動策展跟志工大缺人,歡迎大家加入我們 XD

我們現在在六七月的每週六,八月之後的每週日下午四點,固定會有免費的志工導覽,路過的市民想了解更多故事的,歡迎駐足聆聽

因為這裡是動態發展,我相當樂見大家在這邊給予回饋建議,希望我們能帶給大家更有趣的將軍村地方創生 :)
又是標題唬爛法,你是想要推廣還是葉配,這個地方真的很糞,還不如去竹北新瓦屋,偶而會有活動
start95 wrote:
安安。我也住附近,老(恕刪)


我從嬰兒時期就在那成長,一直到國中時,家裡寬裕點,才離開,所以童年是在那裏過的,京元電子的所在,正是一個 我們最常去釣魚,抓魚蝦的地方..

眷村是個奇怪的地方,特別是我們這類低階軍士官眷屬住的貿易八村,貿易二村等.大部分是一家五六口窩在小小的眷舍,一個村子,就是同一年出生的小孩都有數十個,可以組成一個班級.所以,大人間沒有祕密,小孩間也藏不了什麼祕密.就像在學校,如果考壞了,也不用報告父母,同儕會先你一步告知,回家前,棍子就已經等著了.我曾經恨透這個三姑六婆聚集的大染缸,但是最近感到長者逐漸凋零,頗令人感傷,心中也漸漸釋懷.

我對金城的印象就只是"權貴"和"勢利",他們忠黨愛國,有其來由和利益,我們跟著忠黨愛國,是做人的道理.沒那麼多的"政治",至於他們及其子女再是紅是綠,不關我的事.但是,這裡要將金城當做一種眷村"文化",我覺得太諷刺,畢竟,金城是少數中的少數,是個大宅門,不是一般雞犬相聞,櫛比鱗次,真正有"人味"的眷村和文化..
我在最靠近貿易二村住到小二 有一棟是彭孟緝住的 從小那棟警衛最嚴密 一回首快50年了

紅門 路邊高聳松樹 草皮大院 是我記憶中的映象
看到志工認真的回文,忍不住再進來妤發一下。

這個地點本該是個生命力強的地點,但卻自限於所謂的執著理念,最終呈現出來的結果竟是人潮稀疏,僅成為打卡快閃的景點。這表示是個曲高寡的理念,那這叫執著? 還是偏執?

在 facebook, 在本處,請網紅廣推遊記,在市府文稿都看到打將軍村的廣告,吹捧著得啥獎,但到現場感受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當下晃然大悟,又是學者拿著廉價可輕易列印的獎狀來吹虛其研究成果,實則成果是無法經過社會赤裸試煉的虛胖原型。

清、交的確有兩座圖書館,但幾乎屬於清、交學生專屬,外人接觸不易呀。譬如說,它的地點深入校園,外人進入不易,停車收費也高; 再譬如說,小朋友根本不能進入使用,有年齡限制; 又譬如說,他的資料庫是以清、交學生為主的,不是老少皆可以愉悅汲取知識的地方。 換句話說清交圖書館跟本不是社區鄰家型的圖書館,本質就是清、交專屬的研究型圖書館(很合理呀,這本是清交自已的圖書館,為何要配合民眾的需求)。也就是說,新竹根本找不到友善的閱讀場所,K書地方也好,樂活學習也罷,有可以讓你輕易接觸、輕鬆待上半天填補心靈的地方嗎?我只想到寥寥可數的幾處小圖書館及總圖,若還有其它地方請告訴我,在此先獻上感謝!

學者可以高談闊論來倡談建築理念,但用什麼來驗收呢?不知名團體所發的廉價獎盃? 還是看到民眾真心、熱情的用腳去踩踏那一片土地呢?! 別忘了建築總不忘提及將建築注入新生命、新活力,這生命力及活力不就是結果得到群眾的喜愛認同,而達到民眾的熱情參與嗎?沒民眾的參與,倡談你的玄學中的烏托邦生命力?

義工的熱情著實令人佩服! 但是被窠臼限制了的建設,看不到民眾參與的熱情,可惜了這個好地點,沒能突破久了再大的熱情也會被澆息吧。

用語或許尖銳了,但這是個人感受,修不出委婉卻夠直白的說法。執著理念的學者就一笑置之吧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blue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