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錦賽:中華隊 VS 韓國隊 線上討論串=.=v

cwh666 wrote:
啦啦隊的氣勢是不會輸啦
但是 從韓狗隊的戰前情蒐, 放假消息...etc.

罵別人很爽,不過我們輸給韓國隊,是不是表示我們連...都不如?
You don't take a photograph, you make it. - Ansel Adams
韓狗韓狗的叫...

那輸給韓狗的中華隊是...

cwh666 wrote:


ps. 昨天 韓國隊的慶功宴 在東山路上的風尚咖啡 一直到晚上9點多才結束
(恕刪)


這麼快就在慶功哦!!
對阿,慶祝今天會輸給日本

快打完了,上原浩智守住阿!
coolcop wrote:
中華隊就中華隊,為什麼一定要強調臺灣隊,無聊。(恕刪)


還好吧!反正知道是台灣vs日本大戰就好了!不要以為中日大戰=中國對日本就好了!
不需管別人怎麼稱呼吧!.....................也是無聊!
朱翊鈞 wrote:
台灣隊就台灣隊,為什...(恕刪)


還好不是用英文轉播 , 不然中華隊對上中國隊包準讓你聽的一遢糊塗兼莫名其妙 ...

無關政治 ~ 很難想像老外怎麼聽得懂兩隊的廣播比賽 ...
只不過輸個球,滅國亡國的討論都出來了,不覺得有點離譜嗎?就算把祖宗十八代的舊帳都翻出來,這種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不曉得對未來台灣的棒球進步有什麼貢獻?還是說輸了球,打打嘴泡自慰一下就好了?


明神宗朱翊鈞是吧:

朱翊鈞在位前十年,由於年幼,一切軍政大事均由張居正主持裁決,實行了一條鞭法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使社會經濟很大的發展,是為「萬曆中興」。但張居正死後,朱翊鈞因身體狀況不佳,開始沉湎於酒色之中(一說是染上鴉片煙癮)。後因立太子之事與內閣爭執長達十餘年,最後索性三十年不出宮門,不理朝政,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1589年,朱翊鈞不再出現,內閣出現了「人滯於官」、「曹署多空」的現象;以至於朱翊鈞在位中期以後方入中樞的廷臣不知皇帝長相如何,萬歷四十年(1612年),南京各道御史上疏:「臺省空虛,諸務廢墮,上深居二十余年,未嘗一接見大臣,天下將有陸沉之憂。」。首輔葉向高卻說皇帝一日可接見福王兩次。萬曆四十五年(1617年)十一月,「部、寺大僚十缺六、七,風憲重地空署數年,六科止存四人,十三道止存五人」。囚犯們關在監獄裡,有長達二十年之久還沒有問過一句話的,他們在獄中用磚頭砸自己,輾轉在血泊中呼冤。宰相李廷機有病,連續上了一百二十次辭呈,都得不到消息,最後他不辭而去。萬歷四十年(1612年),吏部尚書孫丕揚,「拜疏自去」。四十一年(1613年),吏部尚書趙煥也「拜疏自去」。

《明史·神宗本紀》:「故論考謂:明之亡實亡於神宗。」趙翼《廿二史劄記· 萬曆中礦稅之害》:「論者謂明之亡,不亡於崇禎而亡於萬曆。」清高宗乾隆在《明長陵神功聖德碑》中則道:「明之亡非亡於流寇,而亡於神宗之荒唐,及天啟時閹宦之專橫,大臣志在祿位金錢,百官專務鑽營阿諛。及思宗即位,逆閹雖誅,而天下之勢,已如河決不可復塞,魚爛不可復收矣。而又苛察太甚,人懷自免之心。小民疾苦而無告,故相聚為盜,闖賊乘之,而明社遂屋。嗚呼!有天下者,可不知所戒懼哉?」

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文末總結,「1587年,是為萬曆15年,歲次丁亥,表面上似乎是四海昇平,無事可記,實際上我們的大明帝國卻已經走到了它發展的盡頭。在這個時候,皇帝的勵精圖治或者晏安耽樂,首輔的獨裁或者調和,高級將領的富於創造或者習於苟安,文官的廉潔奉公或者貪污舞弊,思想家的極端進步或者絕對保守,最後的結果,都是無分善惡,統統不能在事實上取得有意義的發展。因此我們的故事只好在這裡作悲劇性的結束。萬曆丁亥年的年鑑,是為歷史上一部失敗的總記錄」。
cwh666大大

有日本啦啦隊嗎?
高麗菜的都假的~還是加噴妹比較正!!!!
朱翊鈞 wrote:
台灣隊就台灣隊,為什...(恕刪)


呵呵...隊名啥時改的,我怎不知道?
你有資格改隊名嗎? 無聊...
a97586255 wrote:
高麗菜的都假的...(恕刪)


我昨天看日韓大戰,
高麗菜是很靚,但是那個拉拉隊舞好像很單調
我看了好久,就是那四個拍重復而已,
好像在打格鬥電動的路人加油一樣,不會變
不知道有沒有人也發現了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