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沒撞到車自摔身亡 轎車沒停看 駕駛被起訴

以後路上看到3寶逼近 一定要閃得遠遠的了

要是她跌倒 停不停都可能會吃官司 法官真是英明
老公在法庭上怎沒掩護妻子??這下要離婚了吧
說真的我看不懂這個判決耶

以下都是新聞說的
1. 是機車自己從右後方"違規"逼近汽車,並不是汽車逼機車
2. 機車騎士自摔

為什麼汽車駕駛卻要吃官司?

這跟看見有人自摔,好心駕駛下車幫忙卻被告
不剛好成對比嗎

下車幫忙,有可能反而挨告,把自摔變成"受驚嚇而摔車",背上一條過失傷害
不下車幫忙,也要被告一條肇事逃逸

所以請問法官,到底該不該下車?

bulibi wrote: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台北市葉姓女子開車途中,遭右側機車男騎士違規逼近,男騎士嚇到重心不穩自摔,送醫不治,葉女老公告知她後方騎士摔車,她卻沒停車,吃上過失致死官司,最後交通事故鑑定報告雖認為她無過失,但台北地檢署考量她明知騎士因她而摔車,她卻「肇事逃逸」,今依公共危險罪將她起訴,至於過失致死則不起訴。
去年10月某日下午,葉女開車載老公行經羅斯福路,途中遭右側男騎士騎車逼近,葉女當時並未察覺,繼續朝原線道直行,未料,男騎士因差點擦撞葉女轎車,反應過度,沒擦撞卻嚇到自摔倒地,送醫搶救後不治。
葉女應訊時指出,沒看到後方男騎士摔車,但坐在副駕駛座的老公有告訴她;檢方由此認為,葉女經老公提醒,明知後方騎士摔車,且肇事原因可能與她有關,她卻僅減速而未停,認定她涉肇事逃逸。
檢方認為,最後交通事故鑑定報告雖認定葉女無過失,但她在肇事原因尚未釐清前,未停車查看,涉及肇事逃逸,所以將她起訴,至於過失致死的部分則不構成。


我比較好奇的是。嚇到重心不穩.這個說法是由誰認定?
當下葉女會知道他是因為驚嚇而自摔還是自己心臟病發?
如果能知道,還需要法官審案件嗎? 地檢署有水晶球喔?~

況且[肇事原因可能與她有關] 這論點太瞎了吧。當下就是覺得與她無關啊。

在還原一下現場好了,當時只有葉女一台車? 若地檢署要這樣起訴駕駛人,當時該機車前後左右的汽機車行人要全部一起起訴才對。

A辣愛怕跑 wrote:
老公在法庭上怎沒掩...(恕刪)
我猜應該跟當事人自己上呈的證物有關
她可能認為她並沒有錯,就直接把記錄器的原始檔案提供給檢方了
正確的做法,應該自己先看過確認或跟律師討論過再提供證物
正所謂"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也就是如此了
當事人有權不提供對自己不利的證供,這點很重要
你可以不說也可以不知道或者忘記了(這些都不算不實供述)
但你說了就可以對你不利,所以供詞很重要

phyxol wrote:
以後路上看到3寶逼近...(恕刪)


台灣快被司法官搞垮了。

Ailio wrote:
新聞稿裡第一段寫
"她卻「肇事逃逸」,今依公共危險罪將她起訴,至於過失致死則不起訴。"
是依公共危險罪起訴


台北市葉姓女子開車途中,遭右側機車男騎士違規逼近

既沒肇事責任,
違規逼車的又是對方,
檢察官憑什麼起訴這個開車的???
hoba wrote:
我猜應該跟當事人自己上呈的證物有關
她可能認為她並沒有錯,就直接把記錄器的原始檔案提供給檢方了
正確的做法,應該自己先看過確認或跟律師討論過再提供證物
正所謂"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也就是如此了
當事人有權不提供對自己不利的證供,這點很重要
你可以不說也可以不知道或者忘記了(這些都不算不實供述)
但你說了就可以對你不利,所以供詞很重要



她應該是提供行車紀錄影片

雖然可以證明她沒有肇責

但是同時也證明 這件事跟她的車有關

而且事發的當下她也知情 但是沒有下車處裡

雖然她零肇責 但是有因果關係



如果是這樣

檢察官起訴其實不算離譜





舉個情境給大家思考


某台砂石車停紅綠燈無違規

後車無煞車直接追撞 後車駕駛人當場死亡

砂石車覺得他車子無大礙 他自信他一定零肇責

當下他可以看一看不處裡直接離開嗎?

hoba wrote:
我猜應該跟當事人自...(恕刪)


呵呵~你說的對,應該是行車紀錄器有錄到老公的聲音


現在台灣普遍有個現象,就是人掛了一定要找周遭隨便一個人索賠

Ailio wrote:
新聞稿裡第一段寫'...(恕刪)


公共危險罪.... 是要告她什麼 三寶開車上路嗎... 對不起 我笑了...

要是真的是這樣判 這法官 也真的是太有才了!!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