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研室七嘴八舌區 - 亂杜撰事實,罵人家老鼠屎被判刑了齁~ 呵呵 - 汽車

前往內容


亂杜撰事實,罵人家老鼠屎被判刑了齁~ 呵呵

亂杜撰事實,罵人家老鼠屎被判刑了







【裁判字號】 107,易,213
【裁判日期】 1071129
【裁判案由】 妨害名譽
【裁判全文】
臺灣橋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7年度易字第213號
公 訴 人 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蔡宏琨


上列被告因妨害名譽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7 年度偵字第
3505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蔡宏琨犯散布文字誹謗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
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蔡宏琨明知黃○詠並未有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大型重型
機車,在快、慢車道間穿梭行駛之危險駕駛行為,仍意圖散
布於眾,基於散布文字誹謗之犯意,於民國106 年11月27日
下午3 時29分許,在高雄市○○區○○路000 巷0 號住處,
以手機設備連結網際網路,並登入「Facebook」社群網站(
下稱臉書網站)後,於其申設之「提琴夢想家宏琨」粉絲專
頁上,公開發布內容為:「重機就是因為這些老鼠屎,你們
才會拿不到高速公路的路權,車少當汽車,車一多就當速克
達鑽,我就是要公布你的車牌,讓大家看看老鼠屎長怎樣」
等語句之文章,且隨文張貼黃○詠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在
台17線道路上停等紅燈之照片,供不特定人上網瀏覽,藉此
散布文字、照片之方式,影射黃○詠有穿梭車道駕駛之危險
行為,而傳述足以貶損黃○詠名譽之不實事項。嗣因黃○詠
於同年11月29日下午1 時許,登入上開粉絲專頁查看後提出
告訴,始悉上情。
二、案經黃○詠告訴及高雄市政府警察局鼓山分局報告臺灣高雄
地方法院檢察署(現更名為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呈
請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檢察署(現更名為臺灣高等檢察署
高雄檢察分署)檢察長核轉臺灣橋頭地方法院檢察署(現更
名為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部分: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
證據時,知有同法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
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
訟法第159 條之5 定有明文。經查,本判決以下所引用之卷
證資料(包含供述證據與非供述證據),雖有被告以外之人
於審判外之陳述,惟公訴人、被告蔡宏琨於本院審理時,均
已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審易卷第35頁、易字卷第51頁)
,且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亦無發現有違法不當
或顯有不可信之情形,復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揆諸前揭
規定,認以之作為本案證據應屬適當,均有證據能力,合先
敘明。
貳、實體部分:
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訊據被告固坦承於前述時間,有在臉書網站之粉絲專頁上,
公開發布前述內容之文章,且張貼告訴人黃○詠騎乘前揭大
型重型機車停等紅燈之照片,以供不特定人上網瀏覽等事實
。惟矢口否認有何加重誹謗之犯行,辯稱:伊不是針對告訴
人,也沒有妨害名譽的意思,只是就一個事實來描述,且伊
張貼之照片可以看出來告訴人騎乘重機停在汽車道上,如果
沒有鑽車陣,告訴人不會停在照片位置,此部分攸關重機路
權,屬公共議題云云(見本院易字卷第51、52頁)。經查:
(一)、被告於民國106 年11月27日下午3 時29分許,有在高雄市○
○區○○路000 巷0 號住處,以手機設備連結網際網路,並
登入臉書網站後,於其申設之「提琴夢想家宏琨」粉絲專頁
上,公開發布內容為:「重機就是因為這些老鼠屎,你們才
會拿不到高速公路的路權,車少當汽車,車一多就當速克達
鑽,我就是要公布你的車牌,讓大家看看老鼠屎長怎樣」等
語句之文章,且隨文張貼告訴人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在台
17線道路上停等紅燈之照片,供不特定人上網瀏覽等情,已
經告訴人於警詢、偵查中指述綦詳(見警卷第7 至9 頁;偵
一卷第17至18頁),並有臉書網站貼文、對話內容之擷取圖
片存卷可參(見警卷第12至13頁;本院審易卷第67至77頁)
,且為被告所不否認(見本院審易卷第37頁),是此部分之
事實,首堪認定。
(二)、次者,被告就其發布並張貼前述文章、照片,雖謂:伊不是
針對告訴人云云,並具狀辯解:一般人並無法從照片中得知
大型重型機車之車主為何,也無法透過車牌號碼得知駕駛者
,故伊表述之對象係屬不確定之狀態,應不構成誹謗罪嫌等
詞(見本院審易卷第43至44頁)。惟查:
1、刑法第309 條、第310 條之妨害名譽罪,本不以指名道姓為
限,如係針對特定人或可推知之人所發之言論,亦足當之,
有司法院院解字第3806號解釋意旨可供參照。是行為人妨害
名譽之對象,倘足使觀看與聞者得以在日常生活中特定限縮
至某範圍,並跟特定人格加以連繫,縱使該行為人未揭露其
所指摘、傳述對象之真實姓名與身分,亦難謂無誹謗罪之適
用可言。況且,伴隨網路世界之無遠弗屆,網路使用者藉由
資料庫相互連結,以現實中部分資訊作為端點,「搜尋」至
特定人士之情形所在多有,如之前廣經媒體披載,駕車阻擋
救護車行進路線之自用小客車駕駛,其遭受網路人士搜索得
知真實姓名、年籍前,初始起源業僅有救護車行車紀錄器顯
示之「車牌號碼」此片面資訊,故在網路資訊發展快速之年
代,網路瀏覽者得以在日常生活中特定限縮至相對人之程度
,當應伴隨網路科技界定不同範圍。
2、而觀諸被告前述發布之文章,內容既已提及「重機就是因為
這些老鼠屎,你們才會拿不到高速公路的路權」、「我就是
要公布你的車牌,讓大家看看老鼠屎長怎樣」等語句,並隨
文張貼告訴人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之照片,且依該照片所
示,業明顯可見畫面中除告訴人騎乘大型重型機車外,其餘
機車騎士均騎乘普通重型機車此情明確,有臉書網站貼文、
照片存卷可佐(見警卷第12頁),則衡以我國目前就高速公
路開放行駛之車輛,仍僅限自用小客車以上之「汽車」車種
,且大型重型機車可否取得高速公路之行駛路權,猶待相關
車主、權益人之極力爭取,應屬公眾週知之事。故以前述文
章內容及照片相互連結,顯已足徵被告發布前述文章,即係
針對照片中唯一之大型重型機車駕駛人即告訴人為具體指述
無疑。再者,被告雖因與告訴人互不熟識(見本院易字卷第
57頁),僅有照片中顯示之車牌號碼資料,致未能揭露告訴
人真實姓名與身分,然其所為,既已足使一般網路閱覽者於
觀看後,特定限縮其傳述之對象,為照片中唯一大型重型機
車駕駛人即告訴人,揆以上揭說明,自堪認已屬對特定人或
可得推知之人發表言論無疑。更遑論被告與告訴人互不相識
,其發布文章之載體亦為臉書網站之個人粉絲專頁,倘一般
人確實無法從照片中得知大型重型機車之車主為何,何以告
訴人於偵查中,經檢察官詢問發現源由時,會陳述:伊係經
由「輕檔車俱樂部」之友人通知、分享得知等詞明確(見橋
檢偵字卷第22頁),凡此均足徵被告發布文章所傳述之對象
,已足以特定或可得特定為告訴人甚明,被告無視於此,猶
執前詞為辯,自無足取。
(三)、另被告雖辯解:伊沒有妨害名譽的意思,只是就一個事實來
描述,且張貼之照片可以看出來告訴人騎乘重機停在汽車道
上,如果沒有鑽車陣,告訴人不會停在照片位置云云;復具
狀辯以:伊非基於毀損告訴人名譽之目的為論述,僅係當時
看到告訴人之大型重型機車隨意往前行進鑽入車縫,業未遵
守同車道行駛時,遇紅燈應與小型車相同,依車道連貫暫停
之規範,明顯有違規行為,才有感而發等詞(見本院易字卷
第46至47頁)。然而:
1、依被告張貼之前述照片內容觀察,固可見告訴人騎乘前揭大
型重型機車於畫面所示地點之外側快車道上停等紅燈時,其
左側有一台汽車併排停駛在外側快車道上,右側同時有一台
機車併排停駛於慢車道等情甚詳(見警卷第12頁),惟前開
3 台車輛之停放順序為何,究為告訴人待其他車輛停妥後,
始駛入2 車中間停放?抑或告訴人先行停置後,他車方停駛
於其兩側?依照片內容無從得知,是被告執以照片中有3 台
車輛併排停駛,即謂告訴人應有鑽車陣之行為云云,是否可
採,本非無疑。再者,被告於本院審理時,雖依照片內容執
以前詞辯解,惟其於警詢時,就所張貼照片之緣由,卻供稱
:伊發布文章內容,與告訴人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之行為
完全無關,照片只是示意圖而已,伊都還沒碰到有穿梭車道
行駛之車輛等詞綦詳(見警卷第4 至5 頁);且偵查中,經
檢察官詢問:「照片拍攝當天,告訴人是否有騎乘照片中重
機車在車陣裡面鑽」等語時,業答覆:伊沒有印象,照片是
朋友拍的等語明確(見偵卷第18頁背面),則倘告訴人確實
有鑽車陣、鑽入車縫等相關行為,何以被告先前陳述之內容
,會均與此南轅北轍?況本案發生後,因告訴人有傳送訊息
要求被告公開貼文道歉,被告遂自行於臉書粉絲專頁張貼內
容為:「關於重機的那篇文章,很抱歉有點圖文不符,是我
的疏忽…」等語句之澄清文章,有臉書網站貼文、對話內容
之擷取圖片存卷足查(見本院審易卷第69至73頁),業可見
被告自身所作所為,均與前詞辯解迥然相違之情況,益徵前
詞辯解,顯係被告臨訟依照片內容卸飾之詞,自難憑採。
2、又依上而析,被告於警詢、偵查中,既均不否認告訴人無前
述文章所指「車少當汽車,車一多就當速克達鑽」之行為,
且該等語句之真實含意,乃指重機車在快車道跟慢車道穿梭
,在車陣裡面鑽來鑽去乙節,迭經被告於警詢、偵查中陳述
甚詳(見警卷第5 頁;偵卷第18頁背面);另佐以被告於本
院審理時,業已自承:伊沒有看到告訴人有鑽車陣之具體作
為,也沒有證據可佐等詞在卷(見本院易字卷第57頁),則
被告於公開發布前述文章之際,對於告訴人並無騎乘前揭大
型重型機車,在快、慢車道間穿梭行駛之危險駕駛行為,主
觀上顯然知悉。此外,鑽車陣之行為在我國,係受厭惡、嫌
棄之事,而非可受讚揚、傳述之事項,應無爭議,以被告碩
士畢業之教育程度(見本院審易卷第11頁;易字卷第58頁)
,亦無諉為不知之理,然其明知上情,卻仍在不特定人得以
共見之臉書網站粉絲專頁,張貼前述文章、照片,影射告訴
人有穿梭車道駕駛之危險行為,而傳述足以貶損告訴人名譽
之不實事項,被告有意圖散布於眾之散布文字誹謗犯意,灼
然至明。其執以:伊非基於毀損告訴人名譽之目的為論述等
詞為辯,委無足取。
(四)、末被告固辯以:伊發布文章之內容,攸關重機路權,屬公共
議題等詞,且具狀陳稱:伊係針對重機車駕駛違反道路交通
法規之行為,以善意目的為評論,此部分屬合理評論之範圍
,故對可受公評之事,在合理範疇內所為之意見表達,依刑
法第311 條第3 款規定,應屬不罰云云(見本院審易卷第48
至50頁)。惟:
1、言論自由為憲法所保障之人民基本權,法律固應予以最大限
度之維護。但惡意散布謠言,傳播不實之言論,反足以破壞
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故依憲法第23條規定,自應予合理之
限制。而刑法第310 條之誹謗罪即屬法律對於非法言論所加
之限制。依司法院釋字第509 號解釋明確揭示行為人縱不能
證明其言論內容為真實,然若能舉出相當證據資料足證其有
相當理由確信其言論內容為真實者,因欠缺犯罪故意,即不
得遽以誹謗罪相繩,亦即採取「真正惡意原則」。從而,行
為人對於資訊之不實已有所知悉或可得而知,卻仍執意傳播
不實之言論,或有合理之可疑,卻仍故意迴避真相,假言論
自由之名,行惡意攻訐之實者,即有處罰之正當性,自難主
張免責(最高法院100 年度台上字第3376號判決意旨亦可參
照)。再刑法第311 條第3 款固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
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
適當之評論者」,惟發表意見之「合理評論」,本難期與「
事實陳述」涇渭分明,二者在概念上係屬流動,且意見發表
常伴隨以某項事實為基礎,或發言過程中予以夾論夾敘,故
若行為人將事實敘述與評論混為一談時,自應考慮事實之真
偽問題,避免有假言論自由之名,行惡意攻訐之實。從而,
行為人就其發表之事實部分,倘明知出於杜撰,卻仍執意傳
播,並假藉其他可受公評之事由,企圖貶損告訴人,混淆公
眾視聽,合理化其行為時,自難認係出於「善意」發表言論
,而有真實惡意無疑。
2、本案被告雖以:伊係針對重機車駕駛違反道路交通法規之行
為,以善意目的為評論,依刑法第311 條第3 款規定,應屬
不罰等詞置辯。惟以被告發布之前述文章內容:「重機就是
因為這些老鼠屎,你們才會拿不到高速公路的路權,車少當
汽車,車一多就當速克達鑽,我就是要公布你的車牌,讓大
家看看老鼠屎長怎樣」等語句,並與其隨文張貼告訴人騎乘
前揭大型重型機車停等紅燈之照片,予以相互連結,以一般
人依通常事理意涵加以完整解讀,顯僅可聯繫告訴人騎乘大
型重型機車,即為文章內容所指「車少當汽車,車一多就當
速克達鑽」之駕駛人,而未見有何合理評論之情況。且前述
文章內容,縱有包含被告所稱攸關重機路權之合理評論,依
上開說明,被告以告訴人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之相關事實
為評論基礎,自亦不得明知不實,猶仍執意傳播。然承前述
,被告就其文章內容針對告訴人之基礎事實部分,係屬不實
,早已知悉,卻率然不顧,混淆公眾視聽,核其所為,顯難
認係出於「善意」發表言論,當無適用刑法第311 條第3 款
規定之可言,被告以前揭情詞為辯,業非可採。
(五)、綜上所述,被告明知告訴人無鑽車陣之具體作為,亦無相關
資料可供佐證,卻仍杜撰事實,以網路散布文字之方式,傳
述足以貶損告訴人名譽之不實事項,其意圖散布於眾之散布
文字誹謗犯行,事證明確,足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二、應適用之法律、科刑審酌事由:
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10 條第2 項之散布文字誹謗罪。
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與告訴人互不熟識,且
其明知告訴人並未有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在快、慢車道
間穿梭行駛之危險駕駛行為,卻惡意杜撰事實,以網路散布
文字、照片之方式,而傳述足以貶損告訴人名譽之不實事項
,所為實屬不該;復衡酌被告身為電台DJ,更有經營粉絲專
頁,供不特定多數人瀏覽觀看,屬公眾人物,影響力較常人
為高,卻未能謹言慎行,犯後亦飾詞否認犯行,態度難認良
好;兼衡碩士畢業之教育程度,家中有父母需要扶養,迄今
仍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彌補告訴人損害之情況;暨被告如
卷載之年收入情形(見本院易字卷第58頁),以及卷附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之素行等一切具體情狀,量處如主
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明昌提起公訴,檢察官鄭子薇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7 年 11 月 29 日
刑事第七庭 法 官 楊博欽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
送上級法院」。
中 華 民 國 107 年 11 月 29 日
書記官 黃盈菁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條文:
刑法第310條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
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
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
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有錢就沒憂鬱 wrote:
法院判得好,相信這...(恕刪)


因為貼文者很呆,他貼文少了關鍵的資料,

如,它貼的文章,內含違規汽機車的影片,不是僅僅一張停等紅燈騎機車的相片,並依該影片中,違規騎機車行為評論,則此案就翻轉!


如下影片,本人對機台不會騎車的車主,非常有意見,害我要急煞救它們性命,還有於髮夾彎中刷馬路邊緣超車的,它如翻車不就害我買單(近期有2台爆頭的新聞,可憐的巴士與砂石車司機),還有一台超車後立刻刷卡右轉近觀景台的,再看看那台停在髮夾彎頂點的!!!
台灣最美的風景


我家小妞蛀牙了~
噗 , 這個厲害

判 50 天耶 , 這樣不就要上繳 5萬?

然後原車主還可以再求償嗎??
是該貼文者呆?
貼文者刻意誤導想抹黑吧~~~~
當初他文章貼出來
如果他講的是事實
何必後來又刪文??
玩笑開大了...........
被告了..........
違規超車必檢舉 wrote:
綜上所述,被告明知告訴人無鑽車陣之具體作為,亦無相關
資料可供佐證,卻仍杜撰事實,以網路散布文字之方式,傳
述足以貶損告訴人名譽之不實事項,其意圖散布於眾之散布
文字誹謗犯行,事證明確,足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1. 此判決並沒有針對 "老鼠屎" 一詞,說明是否屬於毀謗之用詞。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606/1368432/
新聞連結之標題:「直白無惡意」 柯P罵趙藤雄狗改不了吃屎不起訴

2. 因為沒有發生 A 這件事實,但卻發文說有 A 這個事實...
是此案被判有罪的理由 (如引言處)

所以,依照此邏輯,
若有發生A這件事,就可以發文,可受公評!

這也是 1. 新聞連結中,不起訴之原因。(因為趙老闆送錢已被判刑定讞)

所以,
這篇判決書告訴大家,
只要違規事實明確,貼上車牌照片就可以批評,可受公評。
這一點很重要,切記!

smax155 wrote:
噗 , 這個厲害判...(恕刪)


原車主沒有用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的方式去告,很奇怪!

這種公然侮辱的案子,一般都是刑事附帶民事一起的,不然另外告民事還要花時間成本
違規超車必檢舉 wrote:
被   告 蔡宏琨
上列被告因妨害名譽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7 年度偵字第
3505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蔡宏琨犯散布文字誹謗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
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蔡宏琨明知黃○詠並未有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大型重型
機車,在快、慢車道間穿梭行駛之危險駕駛行為,仍意圖散
布於眾,基於散布文字誹謗之犯意,於民國106 年11月27日
下午3 時29分許,在高雄市○○區○○路000 巷0 號住處,
以手機設備連結網際網路,並登入「Facebook」社群網站(
下稱臉書網站)後,於其申設之「提琴夢想家宏琨」粉絲專
頁上,公開發布內容為:「重機就是因為這些老鼠屎,你們
才會拿不到高速公路的路權,車少當汽車,車一多就當速克
達鑽,我就是要公布你的車牌,讓大家看看老鼠屎長怎樣」
等語句之文章,且隨文張貼黃○詠騎乘前揭大型重型機車在
台17線道路上停等紅燈之照片,供不特定人上網瀏覽,藉此
散布文字、照片之方式,影射黃○詠有穿梭車道駕駛之危險
行為,而傳述足以貶損黃○詠名譽之不實事項。嗣因黃○詠
於同年11月29日下午1 時許,登入上開粉絲專頁查看後提出
告訴,始悉上情。
二、案經黃○詠告訴及高雄市政府警察局鼓山分局報告臺灣高雄
地方法院檢察署(現更名為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呈
請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檢察署(現更名為臺灣高等檢察署
高雄檢察分署)檢察長核轉臺灣橋頭地方法院檢察署(現更
名為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為什麼把被告打出全名,對原告卻隱藏部分?判決書的原文應該不是這樣,這應該是變造部分內容的判決書吧!?
併排停車必檢舉 wrote:
這篇判決書告訴大家,
只要違規事實明確,貼上車牌照片就可以批評,可受公評。
這一點很重要,切記!

正確來講,貼文者與被貼文者同樣都要接受對等的被批評或被讚賞,可受公評!

問那麼多幹嘛 wrote:
為什麼把被告打出全名,對原告卻隱藏部分?判決書的原文應該不是這樣,這應該是變造部分內容的判決書吧!?
..(恕刪)


誰跟你變造啊,當我吃飽太閒喔

自己去司法檢索系統找就知道

至少本人貼的時候,被告名字還沒有去識別化

1頁 (共2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