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日記(2019.09.17) 伯仁

大白日記(2018.11.23) 進化論

昨天又是個下雨天,大白的出勤紀錄中大概有8成的機率和雨共舞。

汽車的安全配備這20幾年來拜科技,教育及法律的進步,有絕大的變化。ABS在 20幾年前可是少數高級車才有的配備,抬頭顯示器可是戰鬥機飛行員的專屬設備,安全氣囊?那是什麼夢幻逸品?會繫上安全帶在當時就已經是了不起的安全指導原則,很多長輩根本不會鳥「上車要繫安全帶」這件事,那就更別說TCS,AEB,ACC,盲點偵測,車道偏移…等等現代化的科技產物。

也許很多人會說:「這關教育甚麼事?」「完全只是科技進步帶來的吧!」。對於這個說法,我只能同意一半。科技的確創造出這些安全配備,但是它們的普及率必須依賴教育來提升,等大部分人普遍認同後,就形成法律來變成標準。

  在我的經驗中,人類接收新觀念的能力在受教育過程中最容易,年紀越大吸收能力越差,等到變成老人,就會被形容叫【食古不化】。【食古不化】這個形容詞真得很貼切,人的腦中已經被某個觀念佔據了幾十年,要用新的思考模式去取代,不就如同人的胃已經有了一個無法消化的東西,你要叫它如何容納得下另外一個東西?還好,科技進步的同時,人也會死亡做世代交替,教育就是左右這個進步循環快慢的關鍵。

  拿一個最近恨夯的話題"同性婚姻"來當例子,更能解釋上述因年齡不同而產生的世代觀點上的差異。

  大概從我兒女小六開始(約7-8年前)開始,他們就會和我談到"腐女""BL"這些名詞,我原本依字面解釋以為是外表光鮮亮麗,私底下卻髒亂不堪的女性而言。後來了解後有些驚訝,才知道這些都是來自網路及同學。當時還懷疑難道我小孩有這種傾向,不然怎麼會對這些事物感興趣?原來,這在他們同儕間叫做"普通話題",就如同我們這個世代交談時,提到同學最近「離婚」了一般的正常。

  我父母的那一代對我們這一代"離婚"這個名詞的感冒程度,就如同我們這一代對下一代"同婚"敬謝不敏是一樣的意思。

  選舉在我家,一向都是開放政策。最近有個朋友選里長,在競選總部成立大會時去捧個人場,只見很多議員候選人都到場藉此機會上台曝光,後來【愛家聯盟】也上台,他兒子就在我旁邊說:「爸爸為什麼讓他們上台?」「要我就把他們趕下台!」,他女兒說:「爸爸是支持愛家聯盟的啊!」。他們的觀念其實和我兒女差不多,這就是世代差異。

  回到家我和我兒女談到這次的公投,我就拿奉養育父母的觀念:「我們這一代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被子女棄養得第一代。」當例子,有些觀念在某個世代是根深蒂固的,它們無關對錯,是時空背景下的產物。因此等上一輩慢慢凋零,世代自然走向你們。同樣的,你們的子女將會有不同的議題去挑戰你們這一輩的某些【食古不化】。這就是世代交替!我們應該慶幸人會老、會死,否則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改變,那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汽車科技一直推陳出新,等到它推出的東西是普遍被接受,而我無法認同的時候,那就是我的觀念已經走入歷史,等著被淘汰的時候到了。

  以我對汽車的觀念,「汽車全自動駕駛」如果變成法律的那一天,應該就是我被時代巨輪輾壓的日子。不知道那一天何時會到來?
  其時,拿到其他事物,也適用,就看你承不承認這個事實!

  目前大白還是由人控制,慶幸!90分。  
大白日記(2018.12.03) 代溝

星期六是個大晴天,對於很久沒假日出去玩的大白而言,是個良好的展示機會。台灣也該走過大選激情,復歸平靜生活的軌跡了!於是選了華山文創園區當成洗滌靈魂的過濾器。
經驗上,台北人除了老人之外,大多不會在早上出門,只要在11:00以前到定點,大概都還有停車位。大白比起老黑來,更適合在台北活動,尤其是停車空間。
基本上華山文創園區的年齡層大多20來歲,今天造訪的目的其一是因為屬於全家的活動,兒女正處於這個年齡層,其二是參觀小弟心目中的武俠小說大師「金庸先生」的回顧展。
從國小就開始接觸金庸的武俠世界,他的作品中除了【鴛鴦刀】以前在租書店找不到之外,其它的作品都拜讀不只一遍,甚至超過十遍以上。記的大三升大四暑假時因祖父過世,鄉下人有守靈的習俗,輪到我和表哥堂弟時,因為大家太無聊,因此就憑記憶將【倚天屠龍記】以說書形式,講了一整夜給大家聽。表哥訝異的說:
「你看了幾遍,把它背下來了嗎?」

事後回想也覺得奇怪,怎麼當天記憶力這麼好?
「應該是爺爺也想聽吧!」只能這麼自我解釋。

園區內有許多小攤販,大多是年輕人的手作小物,也買了幾個一向感興趣的陶瓷作品,在與年輕的攤主交談過程中,有熱情洋溢的,有冷淡孤傲的,莫衷一是。
走進在廠區內設點的店家,裏面的商家常常屬於快閃店,有些名稱有點特別,這應該是文青的特色之一。於是開口向店內看來年輕的店員問道:
「你們店名是什麼意思?」

店員走到我指的招牌前看了一眼
「我是PT的,我不知道!」他回答

於是就默默的離開這家店。

逛得有些累了,想喝杯咖啡,於是找了家店。
「看來園區內的餐飲業並不如想像中的熱絡,星期六下午一點,都還有空位!」我看了看四周空間,內心嘀咕道。
當我們坐下時,女兒突然又站了起來
「椅子上有液體!」
「應該是上一個客人不小心滴下來的飲料!」女兒摸了椅面說道
於是喚了櫃檯的服務人員,告知這個情況。指見一位頭上反戴帽子,年約20幾歲的男性服務人員,不吭一聲的將我們的這張椅子拿開,再將隔壁桌有人坐但多餘的空椅拿過來放下,過程中面無表情,一語不發。我們家人也沒說什麼,只是納悶
「啊…現在是怎樣?」

後來看到他在送餐點飲料到隔壁桌時的姿勢和態度,家人就相視一笑
「個人特色!沒練過的不要學!」

咖啡並不便宜,味道有些普通,不過在這麼個熱門地段,要求就不要太多,可是這麼有特色的服務,真的不知道這是不是「Generation Gap !」。
女兒說:
「被你批評過的餐廳,好像沒有一家活下來的。」

「好得不靈,壞的靈,我是標準的烏鴉嘴!」只能自我解嘲道。

華山文創園區是這一世代的縮影,未來台灣的20年將是他們的世界,攤商上的獨立工作室、Part Time的店員、正職的服務生還有來消費或排隊入電競場的觀眾,他們會是以後的郭台銘,林懷民和不知名的街友。

純內燃機汽車看來在未來的20年,將會慢慢的被時間掃進歷史的遺跡中。我想,下一部取代大白的車,是否也該跟上腳步?對於血液中參雜著汽油,耳朵中需要引擎聲浪的old- school drivers 來說 ,實在是個令人深思的課題。
大白90分
持續關注板主文章
好文
多謝您的分享

hammer wrote:
持續關注板主文章好...(恕刪)


謝謝支持。

為了承諾

佔用版面寫日記有些不好意思,

會盡量和汽車連結

願意看的,大家在空中交流

不小心進來的,小弟在此先說聲抱歉 !



真的是年輕人的時代

也是倍受挑戰思維文化的時代

也是一個奇異的時代

例如,有人覺得網路購物手機目前是風險最高的,後來我才知道為何有此一說

所以近年都與親愛的老婆趁百貨公司週年慶或年終慶時,到品牌專櫃一年一度購物,

可省錢兼顧品質

在這日本品質因屢屢造假事件頻頻爆料的時代

在這真實世界的網路虛擬角色裡
大白日記(2018.12.11) 管理眾人之事

最近一兩個月台灣都淹沒在九合一大選的浪潮下,網路論壇其他版相對安靜許多。 時間巨輪永遠在你我不知不覺中,輾過停留的事物,將它們轉變成歷史。

  有人說:「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人類的壽命對比無窮盡的時間軸而言是何其短暫,怎麼有人會相信,他們目前擁抱的就是真理?

  這次的選舉是有印象以來,排隊最長、最混亂、開票時間延宕最久的一次,公投綁大選原本是美意,可以提高公民行使其對特定議題的創制複決權。只可惜的是,中選會只專注於法條解釋方式,事先沒有對這破天荒的第一次,做壓力測試,導致選前、中、後都怨聲載道。

  選後中選會主委的第一次公開發言,強調的是"中選會一切都是依法行事"。女兒聽到陳主委在台上講這句話時,振振有辭的表情,轉頭跟我說了一句:「你有沒有覺得和賓士回答你:『賓士已經依照保固合約完修車輛,我們賓士沒有違約』的說法很像?」。

  難怪社會上充斥著詭辯、蠻橫無理、只求勝利的氣氛,如果上位的高官們都是用法律人的語言來治理國家,上行下效的結果就是我們現在所看見的社會。

  台灣的政治被這些法律人還禍害得不夠嗎?法律人研究法條、解釋法條、運用法條,目的就是要【贏】。法律上的【贏】絕對是單方面的,有【贏】的一方自然就有【輸】的一方。可是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要的是平衡眾人的利益,要的是【雙贏】。【雙贏】這東西基本上不存在法律上,因此法律人所受的訓練,不適合政治!

  商人逐利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沒有法律上的規範,大概誰都不願意自縛手腳去保障消費者的權益。曾妄想過,如果有這麼一個特別的廠商,願意為自己造的車,領先現有法律的規範,提供消費者保固期檸檬車的回收或換車的權益,如果再配合一定期限內,強制中古車買賣維修履歷制度的實施,我相信,這在市場上必然會形成正向循環。

  它的邊際效應是軟性的加速老舊車輛汰舊換新,也解決了大部分中古車買賣亂象。如果實施得宜,汽車產業可因消費者換購新車時程縮短而獲利,維修場必須強化管理以因應消費者要求的完整維修履歷及更換合法、合格的零件,並附帶降低汽車偷竊率,驅逐劣質維修廠,老車空污問題亦獲得解決,民眾生命財產安全也比較獲得保障。

當然這會侵犯某些團體的利益(中古車商、小型或不肖維修廠、竊車集團產業鏈、仿冒汽車零件產業鏈)。為政者是謀求國家與大多數民眾長期的利益,至於部分利益團體或雞鳴狗盜之輩,就應該讓他們變成歷史。

坦白說這個想法需要強而有力的管理制度,大數據就是它的神經系統,基本上,它只可能是政府政策的一部分,民間是無力也無權來推動。期待它的可能性,難度是有,但不是不可能。大白的未來,我的期待。85分
註冊三年多

第一次回文就給樓主了

以前都只默默潛水爬文

今天看完特尤感觸

可能剛好在這歲數

對這段話印象特深

"公司最近也來了幾個新人,大多30-35歲。看起來蠻優秀,學經歷也完整。只是心定了嗎?
唯有心定才能築基,而後才有發展機會。
年輕時心定靠的是壓力,年紀大了心定靠的是了解自己。
這個年紀很尷尬,剛好介於兩者之間。祝福你們了,加油!"
大白日記(2018.12.17) 宿命與輪迴

上星期六回台中老家,周遭鄰居看起來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還有小孩,時間對鄉下人施了魔法,偷走了3-40歲人的外貌,從20來歲生了小孩後直接跳到4-50歲。
彷彿是補償,鄉下生活上時間的流速好像和都市不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有時間等。等天亮,等吃早餐,等聊天、等吃中餐、等睡午覺、等喝茶,等天黑、等吃晚餐,等著看鄉土劇、等睡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間或等著兒女回家,等著寶貝孫子的叫喚、等生病、等看醫生…然後…等死。

回到鄉下,總有時間聽見屋後竹林,竹葉被風穿過時發出的沙沙聲及竹節受風發出的哀號聲,這在都市我從沒聽過,不是都市裏沒竹子沒有風,而是沒有情緒和時間停等著聽竹林與風的對話。

隔壁五服內堂弟中年轉業,在隔壁老三合院旁賣起了自助餐,另一附近和賣自助餐堂弟同屬三服內當了祖母的堂姊,偶爾會在蔬果食材準備區幫忙,看見我走了過去

「怎麼有空回來?」堂姐俐落的邊削著黃瓜邊說道

「只看到你國小孫子在廣場玩,妳孫女勒?」

「讀建教合作班,假日要實習,打工!」堂姐把黃瓜漂亮的向上拋,迅速的接下另一頭繼續削著皮道

「妳這麼空閒?每天都來?」

「每天閒在家都不知道要幹什麼?來這裡,日子好過多了!」放下削好白中帶淡綠的黃瓜,堂姐拿起茶杯喝了口水道

堂姐約60歲,他們家族都比較早婚,20歲不到就嫁到鄰村,婚後生了兩個兒子,他老公是個酒鬼,酒後打老婆、小孩、車禍、鬧事、耍賴乃為常事,大家都叫他「酒空成仔」,不過他很快就酒鬼變真鬼了。守寡的堂姊只好到處打零工扶養兩個兒子長大,兩個小孩都是國中或高職就出社會工作。

彷彿是個詛咒,她小兒子也一樣酗酒成性,不務正業,是個頭痛人物,也是很年輕就生了兩個小孩。他老婆和女兒從小被家暴長大,看人時眼睛都帶著畏懼,說話總帶著怯懦。小的是個男孩,回鄉下時常看他在外面閒晃,差40歲兩個輩份的我們常會在廣場的樹蔭下聊天。原來他那個會打媽媽還有姐姐的老子躺在醫院已經一年了,沒有意識,只靠維生設備活著,酒精中毒。

小男孩的名字頗有文氣:
「名字誰取的?」好奇的問道

「師姑啊!」小男孩立馬回答
馬上理解是深入民間的一貫道,鄉下許多人常到道場聽講道,有個好名字算得上是邊際利益。

「我叫做JET!」
「誰取的?」
「老師啊!」
「哪裡的老師?」
「學校啊!」
回想起兩年前小男孩和我聊天時的應答。

看著長高了點,拿著拋接球具找人一起玩,還是一臉稚嫩的男孩

「現在英文學的怎麼樣了?JET?」邊接過球具邊問他
「...」小男孩露出尷尬的笑容。

玩了一陣子,休息的時候
「林淑惠很兇耶,大家都怕她!」小男孩突然說了一句話

「誰是林淑惠?」我回答

「你不知道?」小男孩訝異的睜大乾淨明亮的眼睛
「她是我們學校的英文老師!」小男孩接著說

「國小的?」我邊擦著汗邊問

「嗯!」小男孩皺了下臉點頭回答

「你不喜歡她?」「要不要喝水?」隨手拿了瓶礦泉水
小男孩搖搖頭

「你去拿你的英文課本給我看好嗎?」
小男孩飛奔而去

翻了幾頁,看到有筆記痕跡
「It’s three o’clock .」
「這句英文念給我聽!」我指著上面的那個句子

「我不會念!」小男孩靦腆的搖搖頭

「老師還沒教嗎?」疑惑的問道

「上課老師有念過…」小男孩摀著額頭猶豫的說

「那在英文課你怎麼跟別人說你的名字?」我問他

「我是JET!」小男孩有精神的回答

「我是說用英文!」我微笑著回答

「我不會…」小男孩又露出困惑的表情

於是花了三分鐘,將 I am ,It’s , My name is 解釋給他聽,並叫他自行運用,
再念出來。修正兩次用法後,很快的小男孩就知道如何運用這些句子。

為了避免誤會,星期一上班的時候,問了公司有小學四年級小孩的同事,有關她女兒在公立學校英文課的進度及程度。

一部分是城鄉差距,一部分是眼界,一部分是基因,依照這的情形,他們家的輪迴可能還會繼續下去,五年、十年、三十年後,堂姐他們依然在鄉下等…,等一個不知哪時候會到來的翻轉。

我很想幫助這個小男孩,只是堂姐一家人不會懂也不會接受。台灣有多少家庭活在這種詛咒中?

人不該允許自己永遠在等待中渡過,只像一塊會呼吸的肉。
大白開始單程100公里以上的移動,表現得恰如其分,90分。
大白日記(2018.12.25) 士大夫之無恥

我是個橘子控,因為沒有節制,曾經有一陣子手指頭發黃,以為生了病,檢查後醫生看了看報告,隨口問了一句:
「最近常吃什麼和以前不一樣的東西嗎?」
「沒有啊!直覺式的回應
後來又想起,最近幾乎每天吃6-7顆橘子,幾乎把橘子當正餐及水用,於是跟醫生說了這事情。
「是胡蘿蔔素堆積的關係,多攝取其它食物,正常飲食,過一陣子就好了!」醫生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是我第一次親身體會,食物上的營養素影響到外表的感覺是什麼。

不過,橘子還是我的最愛,尤其是青皮橘子。

星期天,和女兒洗完大白後就想補充貨源,於是就直接開到平常常去的水果攤。水果攤附近是黃昏市場,又是面向主要幹道,因此路旁不容易有空位,找到機會剛好有有人開車離開,為了留下更多的空間供其他人停車,因此我盡量向前靠,以不影響十字路口轉彎車的原則下,停好車。

於此當時,有一部灰色的神車就開到大白前面,以斜切十字路口的方式停下車,我看了看車後,明明還有一個車位的空間,不知道他們想幹嘛,接人嗎?
這時副駕駛座下來一位年約70來歲的男人,走過了8米巷道十字路口進了水果攤。他隔著街操著一口標準外省腔,向車內的駕駛者命令他下車一起過來。

巧的是,他也走到置放橘子的攤位旁停下,一般橘子是屬大宗平價水果,會獨立擺成橘子塔,攤旁共有三個邊供民眾挑選,刻意的選了最遠的第三邊慢慢看。這時這男人在第一邊,向著剛從車上走下來的 一個看來應該是他老婆的女人說:
「怎麼這麼慢?」
「這看來都不是很好!」
「就挑一些看看!」
女人在過程中一語不發。

男人邊挑邊把位置讓給那個同行的女人,再順勢往第二邊移動,後來直接將他們的塑膠袋直接置放在橘子塔的正中間,整個橘子塔他們兩個連同塑膠袋共佔據了五分之四以上的空間。

我抬頭看了看這男人,70歲左右的年齡搭配上未經風霜的皮膚和以這年紀還算端正的五官及髮型,配合他一口台北腔國語還有自下車以來的行為和動作。

「應該是個退休的軍公教人員,可能還是個主官管!」心理暗暗猜測著
「氣勢強大,頗有睥睨眾生的意味!」「職位可能還不低!」我邊打量邊腦內劇場上映著。

女人似乎察覺到我的打量
「應該夠了,就這些好了吧?」女人說
男人提起塑膠袋惦了惦重量,
「好,走吧!」男人提起袋子走向收銀台

「我以為你會說兩句話酸他們一下!」女兒在我身後靠過來向我輕聲說道
「你也注意到他們?」我頗為訝異的回應女兒

「從他們斜向停車開始,我就開始注意了!」女兒說
「我剛在想你會不會邊挑橘子邊諷刺一下他們?」女兒接著說

「我是那麼愛惹事生非的人嗎?」故作生氣的看著女兒

「那比較符合你的形象!」女兒毫不客氣的打臉

「曾有一度想酸兩句,後來忍住了!」我承認道

提起挑選完的橘子走向收銀台,看見另一側正排隊結帳的那個男人
「應該是退休的官員,就是官僚!」我對著身旁的女兒說,眼睛卻看著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沒有任何反應,迅速結帳離開。

「你故意的齁?還是忍不住齁?」女兒馬上虧我道
「修養太差,不良示範,我認錯!」我回應
「你怎麼判斷他的背景?」女兒問道
「穿著打扮,說話的口音和方式,長相與年齡契合度,對周遭人事物的反應…」「這些條件加起來,是很難偽裝的!如果細心觀察的話。」我倚老賣老得意洋洋的說。
「請注意一下年齡差距!」女兒斜睨著輕描淡寫的說。

「士大夫之無恥謂之國恥!」如果大部分受過高等教育且曾經掌握大權的人,退休後的行事作風是如此不把別人放在眼裡,那被他們教養的下一代會是怎麼樣?這個國家還有救嗎?
「敬老尊賢」「尊師重道」在東方社會自古以來被尊為生活教育上的圭臬,可是如果「老而不賢」「師而無道」那我們到底是敬還是不敬、尊還是不尊?有人可以解答嗎?

大白在低速或塞車時開起來真是輕鬆,老黑在低速域時就有點傻。18號星期二早上9點多國道一號北上林口下坡道有台Volvo 翻車了,右前方似乎停了一台Camry,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希望他們平安。大白90分
大白日記(2018.12.30) 最熟悉的陌生人

兩年前才開通了FB,擁有智慧型手機超過四年後才認真的思考是否要加入新時代的洪流。年過四十以後,年齡往往是學習新事物的檔箭牌,雖知蒼白無力,但卻振振有詞,地位越高,成就越大,就越覺得理所當然。

「排列成行LV、CHANEL 的包包,手握著BMW、賓士的方向盤上搭配著看似不經意露出的勞力士錶。」這類是物質上的成就。

「手牽手深情對望、晚霞裏依偎的背影、河堤上排成心型的蠟燭海。」這類是感情上的成就。

「小孩天真的牙牙學語,扮成公主和王子的天之驕子,滿分的試卷和成林的獎牌。」這是身為父母的成就。

「網美式的全妝自拍,裝嫩式的自拍,慈母式的自拍。」這是自以為是的成就。

FB上天天上演著同溫層雪花式的諛詞和版主謙虛又禮貌的回應,這是這兩年來走入這個世界對這種社群媒體最大的感想。我常自問,真的嗎?

我的工作會逼迫我探索人性,制定規範,改善規則以符合人性。可是我近兩年所看到的和社群媒體所呈現的往往有很大的不同。「人們企圖讓別人以為的自己往往不是真實的自己。」那個虛構出來的人就是自己內心最渴望的自己,但是通常與現實情況不同。

昨天搶陽信銀行的六福皇宮主廚,前些日子殺害台大女友的事件,虐待小孩的父母,家暴妻兒的莽夫… 這些人他們FB上的照片和文字與他們的行為完全無法被辨識為同一人。

環顧四週,FB上身絕大多數發生在網路上,擴及走出家門、在職場,在同學間,在朋友間、對父母、對家人、甚至對自己。FB上的那個人就像是一面鏡子,只是這面鏡子有一個特性,映照出的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大白的W205系列及其兄弟姊妹大概是FB上年輕人最熱門的物質成就之一,不知道如果大白有自我意識,它的FB上想展現的是什麼?是在天空飛翔還是在海中遨遊?
大白這三個月沒使任何性子,很好90分。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