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m群上向愛德華說:應該建立資料庫,把關於竹蜻蜓的新聞報導彙整,這樣進來的車友才方便瞭解,成立了一年多的竹蜻蜓,慢慢的有了歷史跟故事。

記得我跟mimi應該是去年五月竹南的活動第一次參加竹蜻蜓的活動,第一次參加活動mimi就在竹南的自行車道跌倒,那時候壓車的是阿憲,阿憲那時候幾乎都是他在壓車,但阿憲已經消失很久很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壓車變成我跟mimi的工作,壓隊可以順便鼓舞落在後頭的人,但有時要保持低速前進,也蠻無聊的。不知道消失的阿憲現在去了那兒,知道他的女友在外國唸書,會不會阿憲也遠離我們,跑去外國壓車了。壓隊壓到有點煩的時候,就蠻懷念阿憲。

erlbertWang是去年夏天常出現的車友,那時候不太有人叫小胖,現在車隊有一大群小胖。erlbertWang給他女王買了一輛非常特殊的車子,他說等她練好了,要來跟大家一起騎車。中秋節時他上網po文,要約人跟他一起騎回台中。然後他就再也沒有出現了。

前幾個月在大遠百巧遇他,他說他換工作要調回台中,問我們是不是還在騎單車,說他已經改變興趣,改騎重型機車。問起他的女王有在騎那輛非常特殊的車嗎?他說別提了。前天騎車去內灣,一位重機騎士跟大家一起合照,昨天地中海大會師,發現那位重機騎士也騎著單車來參加。讓我再想到改變興趣,調回台中的erlbertWang,不知道他會不會改變興趣,再回到節能省碳的單車生活,那麼,就是竹蜻蜓的力量擴張了。

騎羅馬公路時腳力不足,遠遠落在大家後面,那時候跟在青草茶學弟,還有青草茶學弟的學姐後頭。Mimi看見路旁的水蜜桃,停下來買水蜜桃吃,學姐也窩在水果攤買水蜜桃吃,騎完羅馬公路後吃的水蜜桃,真是甜美無比。以後吃到的水蜜桃,再也吃不到那時候的美味。
學姐後來還去環島,應該是竹蜻蜓第一個環島的女生。不過環島完就很少參加活動,現在也消失江湖許久。
為什麼青草茶學弟叫青草茶學弟呢,因為好幾次騎回市政府的途中,我們會先騎到城隍廟買青草茶喝,青草茶學弟
請我跟mimi喝了好幾回青草茶,於是他就變成青草茶學弟。學弟偶爾會在msn遇上,但他也很久沒來參加活動,很久沒喝到學弟請的青草茶。
說起環島,於是想起消失的李夫。李夫在竹蜻蜓初期,是騎悍馬狂飆的勇腳,據說在環島途中讓隊友吃盡苦頭,但李夫環島完也消失了。希望在保衛國家同時,也不要忘了我們。

    在這一年中,新舊車友來來去去,不知不覺也成了老蜻蜓,車友們是不是也有些印象深刻,想起時會微微笑的車友呢?
雖然我不是竹蜻蜓的車友
不過這一篇看了還滿感動的
現代人的生活繁忙情誼也變的薄弱...

還是多騎車摟...
lmc520 wrote:
今天在m群上向愛德華...(恕刪)

呵呵 沒想到你還記得起那麼多人....
我只記得mimi在竹南跌倒那天,
有一位中華大學的學生車友,
皮膚晒得好黑,
騎車也很猛,
可是接著就沒見到他了....

李夫呢,
在寶一過斷橋時,
他可是幫忙接過每部車友的單車,
那天他不只腳酸,
手應該也很酸吧!

我第一次與竹蜻蜓出遊就是跟LMC兄說的一樣,去竹南 南18尖山的那一次~!當天壓隊的就是阿憲與小明~!

我還記得當我爬上南18尖山頂時,我已經不行了,後面的行程無法再繼續,阿憲與小明還一直陪著我,直到我說我能自己回去,他們才繼續跟上其他人的腳步。

阿憲目前買了一台雙避震車,有時會參加瘋馬團的行程。




李夫這變態的勇腳,在我還是蜻蜓卵時,他已經不用小盤騎車了...
還記得我與李夫、石頭一起去南庄吃冰,我騎T3,他的汗馬竟然可以一直跟著我不放...
李夫去年10月入伍,預計應該是今年10月退伍
想到阿憲就想到去年的五月底我第一次和竹蜻蜓出遊,當時我的體力相當差(現在也沒有好到哪)
那次是去竹南崎頂,回程時我已經騎到快要中暑,還多虧阿憲和小明陪我慢慢騎,努力撐回新竹

第二次參加活動,在湖口後山摔車,也是多虧有細心的阿憲拿出急救包,簡單處理之後回家休息

當時的阿憲對我來說就是竹蜻蜓熱心助人的代表人物啊
lmc520 wrote:
今天在m群上向愛德華...(恕刪)

竹蜻蜓的人情味,就是這麼濃
就甘心的A

說到阿憲,去年我要去環島時他貼了一張圖片,說到了墾丁就有好風景可以看,讓我有些憧憬。但真的騎到了墾丁,根本看不到那樣的好風光。今天看到MIO拍的新竹地中海大會師,不小心看到他相本外拍美女圖,讓我感覺是不是買了Canon 450D,人生就可以自動由黑白昇級為彩色啊。看來,買更好的相機是人生應該追求的目標。


愛德華甜甜的維多利亞香,是去年風行一時的話題,當他騎經過我身旁,總忍不住要對著小愛的尊臀多瞧幾眼,有興趣的車友,一定要向小愛請教如何保養騎車時可能受創傷的部位,這可是竹蜻蜓的不傳之秘!

有些人消失或是分手或是搬走或……….。
自然也會有人加入。

像是小查就是在我們騎羅馬公路時冒出來,那時候熱心的小查還開車來補給,帶著松露巧克力還有冰開水,真是個大好人,那天也是小查去相親的日子。雖然事後小查絕口不提相親過程,但我真的很想看看小查相親時的樣子。好逞強的小查會品紅酒,會做麵包,還會做菜,真是個品味生活家,未婚的姐妹們,別錯過了這個絕品小查。
不過,小查有時也蠻白目,自從上次跟他的團,要抬車爬五層樓之後,咪咪說怎麼看小查的臉都覺得很討打。要跟他的團要小心,因為不知道他會把你帶到什麼樣的處境去。
希望小查下次再相親能讓竹蜻蜓跟,我們要當熱情的啦啦隊!!

會品紅酒的可不只小查,還有暈倒三次的秘書,小查、秘書,花前月下,論酒品巧克力,應該也是蠻好的天作之合。

(某小x車友與某女性車友背影)

始終存在的是威廉、愛德華、小明、使大等等等……。要不是威廉大嫂通情達理,愛護大家,讓威廉活動時間由半天昇級一天,我們怎麼有這麼多的樂趣繼續玩樂下去。

(跟威廉樣子很像的騙人布)


(跟威廉樣子很像的狙擊王)


有些車友消失,有些車友新加入,在來來去去變化之間,我們繼續在寫日記。




lmc520 wrote:
會品紅酒的可不只小查,還有暈倒三次的秘書,小查、秘書,花前月下,論酒品巧克力,應該也是蠻好的天作之合。

是呀!真是超謝謝小查當天請我喝二瓶椰子水 +一杯原本他要自己喝的菊花茶。
在我欲暈倒之際,還英雄的讓出他的肩膀借我扶一下。

所以呀!我要大聲的說:我跟小查是天作之合的好朋友喔
(模仿小查的聲音說:『誰要跟Cindy當好朋友,幹嘛把我們擺在一起?』)

從昨晚看到LMC的這篇文章,就覺得十分窩心而感動。
想想自己從今年4/12加入竹蜻蜓至今,也才兩個多月。
卻彷彿大家已是相識很久很久的老朋友。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磁場相近』吧。

我常說:
竹蜻蜓是一支檯面上看起來鬆散,檯面下卻相當有組織的車隊。
這支車隊的核心價值 (Core Value) 就是:無私的奉獻與相互扶持


雖然才兩個多月,我卻看到有好多感動的小故事。

一直覺得LMC 與Mimi是安心的指標。
每當看到LMC 與Mimi微笑的現身,我就知道全隊到齊了。
622 當天,260人左右的隊伍,在休息點集合時,我如何控制行進的節奏,
並通知前鋒部隊 William他們何時前進?

就在我不斷的用擴音器告知先到的車友:
『各位車友,我知道天氣很熱,大家再等一下下,還有人沒到,我們不要放棄任何一個車友,讓我們一起等他們。
讓我們一起完成這歷史性的一刻』

其實,我心裡一直期待著LMC 與Mimi 的現身。

在數次的喊話後,車友們耐心而守秩序的等待中,
我看到LMC 與Mimi 微笑的現身在車隊的後頭 (雖然距離很遠,但我相信當時你們一定是面帶微笑)。
我就安心了,因為我知道LMC 與Mimi 不會放下任何一位車友。
於是,我就放心的請William帶前鋒部隊前進。

Mimi 用愛心親手縫製的旗子,一面是紅十字,一面是蜻蜓,也讓我好感動。

LMC 與Mimi,謝謝你們。
你們是竹蜻蜓安心的指標,就像黑夜中的燈塔。
因為你們的守護,所以不管竹蜻蜓們飛得再高、再遠,
總能找到回家的方向。

謝謝你們,有你們真好。







女生騎單車是一種充滿活力與時尚的行為
話說秘書是強者,寫這麼長又感人的話,害mimi看了都熱淚盈眶。
不過我不是燈塔啦,頂多是夜安強笑型靠得住,可能是當年吃了太多蛋塔,通常的狀態是會移動的胖蜻蜓,那些攝影師群真不公平,老是拍出我過人的鮪魚肚。

本來也想假裝是攝影師,但一次衝前衝後的經驗,知道自己不是這塊料,還是乖乖落在最後面,現在興趣是拍落在最後的車友們,像是小除牽兩部車走上高峰路,像是安德生牽兩部車漫步在花園部落。

安德生是去年叫我們來跟竹蜻蜓一起騎車的前輩,但他招呼我跟mimi來,他跟武松在峨嵋湖一役後就消失,隔半年後才又重出江湖,現在上山下海的熱度更強,果然是前輩。


昨天壓隊落在最後最後,mimi擔心無人交管,還要我上前去,我說不用擔心,交管的車友們一定會等到我們才撤哨,然後交管車友加入壓隊,就成了七、八位大漢陪騎一位小朋友,我們對小朋友的媽媽說:這小孩以後一定很有成就,這麼小就有總統級的護衛陣容。
至於會場集合快結束才突然冒出來的五六位南部車友,應該是早早就脫隊自己去玩耍的人,這真是壓隊的非戰之罪,就算是靠得住遇上這樣子的脫線者也莫可奈何。

LMC決定放下車友,因為長長的暑假來了,明天要出遠門玩耍。所以歌照唱舞照跳,當我們沒出現時候,太陽一樣會從東方升起。等玩耍夠了,我們一樣會繼續追隨前輩們的軌跡前進啦。

lmc520 wrote:
騎羅馬公路時冒出來,...(恕刪)



歐歐 ,其實我在羅馬公路之前就參加過大概兩次,
只是非常低調而已,點名簽名也不簽,
我以前遲遲不敢參加的原因,就是怕說關西跑到新竹參加太遠嚕,
後來騎幾次覺得還好,
於是去年梅雨季過後進入暑假開始,每活動都參加嚕,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