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拉力”结构公路车轮 ——来自内地的车轮专利技术

Dr.sam wrote:
哈!
謝謝您關心!來去看眼科。有數據就拿出來!沒有就直說沒有。大陸就說大陸,內地讓人以為南投。
所以呢?内地在你们的习惯里就是南投,在有些人眼里中国大陆的内地,是非沿海发达地区之外。
所以你们的眼界就局限于那么一点小范围?我可没你们这么狭隘,我也没你这么扯口舌上的胜利,你认为我说的内地是你们的南投,那你就这么认为好了,你觉得这是侮辱到谁了吗?

政客的口舌之战是斗争,公民的政治口舌之战,是幼稚的儿童过家家,你的胜利在地理上越过台湾海峡了吗?还是你在政治上进驻北京了?大脑里意淫的胜利你喜欢吗?那么我恭喜你胜利,奖励你一朵小红花,加倍努力,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统治地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frontline wrote:
只會嘴砲紙上談兵有啥用?有種你就裝上你的神輪騎給大家看啦,我笑你不敢

是啊,你不是嘴炮,你是脑炮,我这都是摆样子的,赶紧想想怎么继续喷



xuqs wrote:
钢丝辐条抗压的能力确实不强,不是压缩而是被压弯。...(恕刪)

力學上細長柱的挫屈buckling,𣎴知如何克服?另外銅頭固定在輪框形成固定端fixed end,產生的剪應力及彎矩,輻條可以承受嗎?不知如何解決?
coopers0201 wrote:
如果能在動態測試時在(恕刪)
動態應變規 这个我没见过,内地这方面确实比较落后,有照片类的信息吗?可否传上来几个我开启点思路,没准能学到点东西
xuqs wrote:
動態應變規 这个我没(恕刪)


你可以聯繫台灣一個叫山姆叔叔的
在他的網誌裡有介紹,我就不貼圖了,以免被說盜圖。

其實應變規就是跟功率計很像的,利用微小的變形傳出電訊號,然後有公式計算。
不過以你的需求應該是傳出拉壓的位移量就可以,主要是能無線傳輸,畢竟輪子會轉,如果有線會打在 一起。
那個山姆叔叔有克服這個問題並用在讀取他編的輪子。
來自中和的白Octavia Combi RS
sbr.harry wrote:
力學上細長柱的挫屈buckling,𣎴知如何克服?另外銅頭固定在輪框形成固定端fixed end,產生的剪應力及彎矩,輻條可以承受嗎?不知如何解決?

您好,首先声明,我的物理原理知识其实是很匮乏的,这方面学力和学历都很低,所以有些考虑,除了实际测试,还有就是依靠逻辑分析,所以分析的疏漏可能较多。

使用钢丝辐条,就需要对轮组的辐条预拉力做略高的设定,找到一个接近的平衡点。我们都知道,单纯依靠拉力的辐条轮,当有辐条拉力降低为0的状态时会发生不稳定,那么就在这个临界点上找平衡,另外细长的辐条虽然抗弯曲能力差,那也总会有一定能力的。所以在此问题上,我只能按照编轮经验去找,计算我是真的无能力为了。
所以按照经验的测试,以1:1交叉编法的诺飞客FS522花鼓为例,驱动右侧辐条拉力140kgf的时候(左侧记得是70kgf左右),这个车轮对于非超大体重车手来说,整体的刚性能很不错。所以我也试过驱动右侧拉力为90kgf的状态,则侧向刚性不足,所以图片上那对轮,我测试的是驱动右侧110kgf。虽然说车手的体重和功率各不相同,但是以实际情况来说,他们对性能需求的范围其实还是不小的。
另外如果有更好的条件,还有改进手段,比如有更合适的花鼓,交叉的两根辐条之间距离很近,几乎贴在一起,那么在保证辐条仍然更好的直线状态前提下,把交叉的两根辐条做碳丝捆绑,变相降低辐条长度。

关于剪力和弯矩,这个结构对辐条自身物性没有改变,除了增加了一个支撑力并降低辐条拉力,其他受力方向等都没有改变,需求应该可以参照依靠拉力的辐条轮轮的情况吧?
coopers0201 wrote:
你可以聯繫台灣一個叫(恕刪)
感谢,山姆叔叔曾经到内地的微博交流,我们也算是认识吧。只不过之前我不跳墙出来,所以就断了联系,稍后我试试联络他
xuqs wrote:
感谢,山姆叔叔曾经到(恕刪)



人家山姆叔叔本人說不認識你,怎麼會說您有認識呢?

可能是山姆叔叔工作多貴人多忘事
我看到這樣的花鼓讓我想到我的運轉設計的Hyperon管胎輪組,不知設計原理是否一樣?

xuqs wrote:
我的物理原理知识其实是很匮乏的

我就說嘛! 基本力學知識闕如還談啥邏輯推理! 物理就全是邏輯推論,鋼絲輻條只承受拉力, 零拉力的鋼絲輪只存在卡通動畫裡

- -中国有不少没上过热力学听不懂啥叫燃烧的天才一心想发明节油发动机, 以為把化油器調貧油龜速行車就是發明了省油引擎- -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