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騎訪故鄉-萬巒單騎采風行二部曲

繼上次推出「騎訪故鄉-萬巒單騎采風行」後,獲得車友廣泛迴響,萬巒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生於斯長於斯,對於萬巒我有濃濃的情感,我計畫一早從老家萬金村出發,準備從另一角度著手,帶領大家探尋屬於萬巒在地文史故事。


萬巒鄉得天獨厚在南疆聖山「北大武山」腳下,北大武山是山友們一定要挑戰的山峰,山勢雄偉,高屏地區,只要天氣許可,抬頭即可見它巍峨的山容,趁著太陽還沒旭出北大武山,我一早便騎著單車出門,準備迎接清晨的第一道曙光。


0610,我雖然久居北大武山下,這是我第一次在山下等著看日出。


天還沒亮,鄉下最早的客運公車卻早已載送村民、學生。客運公司長年經營偏遠路線大多虧損累累,還好縣府運費補貼,讓偏遠地區民眾也能擁有便利交通。


「赤山」地名的由來,因屏東平原盛產稻穀,收成時稻穀堆成粟山,早年稱該地為「粟山」,日治時期改稱為「赤山」至今。


0612,太陽慵懶的爬過北大武山,向屏東平原說聲:「早」。


昨晚還在掙扎要不要早起時,女王很納悶為什麼要那麼早?看來我的早起是對的。


今天提早出發,剛好趕上北大武山日出,更難得的是日出剛好在北大武山頂,從小在大武山腳下長大,卻從沒有看過「光明頂」,今天真是開了眼界。


當我急騎在沿山公路時,晨陽把我及單車的身影拉的好長。日出構成北大武山頂的絕色美景,美麗的南臺灣高山絕色,北大武山,當之無愧。


太陽整個出來了,我認真觀察,太陽是以「躍出」方式,跳出山背,不止阿里山日出會躍出,大武山的日出也毫不遜色。


往佳佐村方向,佳平橋連接赤山村與佳佐村,橋上遠眺佳平溪是東港溪的支流,佳平溪發源於大武山,過佳平橋後流向泗溝水與牛角灣溪合流,最後匯入東港溪。


佳和村與佳佐村合稱「加走庄」,與五溝村、硫黃村、萬全村等客家聚落相鄰,日治時期,佳和村與佳佐村合屬同一村落,至光復後才各自成村。


佳和村因該村大廟為「佳和宮」,而得其名。


「佳佐」古籍上也寫成「嘉早」或「加走」(台語發音),一般咸信應為原住民語轉譯而成,也有認為,今佳佐東側有條萬巒溪支流加走溪,雖為小溝渠,因溝取名,又稱「溝仔庄」,後音近改稱「加走」。諧音「加走」(蟑螂台語發音)字義不佳,後改稱佳佐村。
不管佳和或佳佐,當地最高學府還是佳佐國小。
佳佐國小創始於清光緒39年(1906年)為潮州公學校之佳佐分校,與萬巒國小一樣具有百年校史。


此時太陽威力又加大了,騎行在產業道路上,我與單車孤單身影更顯寂寥。


清晨時分早起的養鴨人家開始餵食鴨,


萬巒鄉轄區十四村,萬巒、萬和、萬全、鹿寮、硫黃、泗溝、五溝、成德八村是客家村,佳佐、佳和、新厝、新置、赤山、萬金六村是閩南村,日照長雨量充沛,因此河流多,橋棎多,道路多,為萬巒鄉地形之特色,村與村之連結端賴四通八達的產業道路。


萬巒鄉北與潮州鎮接壤,過台一線後鹿寮村是第一個村落,當年原居濫濫庄的溫、張、林、鍾等姓移民,亦溯東
港溪而上,在港東上里開墾出現今萬巒庄一帶從事開墾,結成聚落,為萬巒開庄之始,鹿寮村可說是萬巒庄的外環聚落,鹿寮庄約於康熙四十年(1701年)開庄,相傳原係萬巒庄民獵鹿之草寮,故名鹿寮。


攤開六堆地圖與萬巒開拓歷史,可以看出有一貫連結的地名,頭溝水、二溝水、三溝水、四溝水、五溝水,客家聚落都是循著東港溪往東墾拓而逐漸形成,總計建立大小13庄頭。如今,頭溝水和鹿寮庄合併為鹿寮村。
一進鹿寮村,就會被村內大大的水溏所注目,墾殖時為防外族襲擾或憂懼遭斷水源,故傳統客家村幾乎都有水溏。


鹿寮村著名公共洗衣場,每天早、晚都開放給村內婦女洗衣,其他時間開放給遊客玩水...
鹿寮村是典型客家庄,村內有將近三十年的公共洗衣場。因早期客家婦女必須在忙完農事後,利用夜間到村外圳溝洗衣,而圳溝偏僻,常受不良少年侵擾,於是當時的村長募集十萬元,在村落中央建造公共洗衣場。


鹿寮村洗衣場採會員制,每年繳交三百元,剩下的錢做為洗衣場修繕之用,萬鄉鹿寮村的公共洗衣場不僅是客家文化的保留,每天清晨黃昏也成為社區居民聯絡感情的地方。


鹿寮村三山國王廟,在萬巒鄉幾乎每個客家村都有三山國王廟,「三山國王」原為廣東省潮、惠、梅三州之鄉土神袛,亦為客家人移民的守護神,保佑客家先民渡海來台。


志成佛寺,具有台灣傳統寺宇燕尾、飛簷特色,佛寺旁有蘭園以網室栽培大量嘉德利蘭及蝴蝶蘭與國蘭,一年四季都可看見蘭花綻放美麗花朵。


鹿寮村是樸實的客家小莊,昔日村民都是稻農,擁有萬巒最肥沃的水田,曾幾何時,綠油油的稻田,已換成檳榔森林的新風貌。


離開鹿寮村,往萬巒村方向騎,鄉公所後方昔日髒亂的零售市場,在完成整建後變的煥然一新,有了乾淨的新市場,路邊攤販就不再出現,也能提高鄉民生活品質。


早晨騎行至此,萬巒分駐所前聞到好香的面帕粄香味,我聞香停車,一嚐好吃的家鄉味。


為什麼會這麼香?原來在低矮的民宅內,面帕粄老闆以新鮮豬油提味,配上現炒油蔥香,在氤氳熱氣繚繞中,任誰也擋不住傳統客家美食的誘惑。
面帕粄的稱呼方式,因為它的成品像洗臉的面帕(毛巾),所以稱為面帕粄。


才坐定沒多久,一碗好吃的面帕粄就上桌了,豬大骨熬成高湯,蔥酥爆香,淋上少許肉燥最後加入適當鹹湯,上桌前擺上兩塊豬肉片,簡單的快煮過程後略帶缺角的復古碗公,盛裝著讓人口水欲滴的面帕粄。
面帕粄是客家人農忙時傳統的特產點心,以往,客家人農忙時期或工作勞動時,在正餐之間會吃粄條當成點心,以補充勞動體力。簡單來說,就是有下田做事勞動的人,才可以享受一碗「粄仔」(客語發音)。


另有一說,粄條軟嫩方便無牙齒的老人食用,因此老人家特別喜歡吃。
經濟不發達時,只有生活優渥的人會比較常吃面帕粄,家境一般的小朋友只有在生病的時候,才有面帕粄吃,如今,我不用下田工作也不用生病,隨時都能來上一碗好吃的面帕粄。
再拍一張店面照,下次騎經萬巒,一定要停車試試這超好吃的傳統客家風味。


上次有車友問我,海鴻飯店專用停車場旁邊那棟紅色建築是要建什麼?蠻好奇的!


為此,這次經過時仔細研究過,這家小店目前進度還是只完成外觀,內部仍深鎖,不知是何種佈置?
說是小吃部又太豪華,飲料店又不像、住家又太招搖(不符客家人低調個性),可能是鄉公所新建的導覽設施?
總之,我會密切注意!並把最新消息告訴大家,看它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膏藥!


早晨的民和路豬腳街人行步道上,因為遊客仍未來訪難得出現靜悒時光。


雖遊客未至,豬腳店家早把滷的油亮發光的豬腳備便,正等著遊客下車光顧。


各家豬腳店家都準備好了,只等遊客上門選購。


高掛其上的豬腳價目表,証明這是童叟無欺的生意。
一般豬腳為方便遊客選購,大致區分大、中、小三種規格,簡單來分就是1-3台斤為小號豬腳、4-6台斤為中號豬腳、7-9台斤為大號豬腳,價錢就寫在上面,選購時一定要小心,各家價格圴不相同。


萬巒是典型的客家村,各家豬腳都有不同的製程,卻都有相同的好味道,猶如沿海居民擅長海鮮的料理,陣陣撲鼻香味令人食指大動。


以往豬腳就在豬腳街旁就地處理,清洗豬腳女工就地作業。如今講求衛生,各家都有專屬廚房,選料到拔毛清洗,或是下鍋紅燒,都是眾所週知的作法,各家作法大致相同,不怕遊客來學!


剛出爐的豬腳用大型電風扇吹乾,這樣吃來既不油膩,而且香QQ,口感好,這是萬巒豬腳獨到之處。
全台出名的萬巒豬腳,創立至今已三代,特殊處理使豬腳不油不膩,並以特別滷汁熬煮二小時,確保入味,已是台灣豬腳的代名詞。


萬巒豬腳統一由豬後腿製成,而豬腳好吃的秘方就在一大盤現剖豬腳旁的小碗沾醬,據說沾醬主要由醬油、蒜頭、糖、太白粉製成,最後加入不外授的中藥材香料混合比例而成,這可是店家打死都不外授的商業秘密,這可是店家致富三代的「獨門秘方」。


離開萬巒村,往硫磺村而行,硫磺村是個極小極小的村落,兩條小徑包圍成村,路底就是硫磺村口意象,懷舊牧牛情景圖。


小時候看到萬巒硫磺村,還以為這個小村子盛產火藥原料「硫磺」!
其實硫磺村與「硫磺」一點關系也沒有,硫磺村隔著東港溪與內埔鄉和興村、美和村為鄰。日治時代硫黃崎庄、三溝水與四溝水於同屬四溝水大村。光復後,「硫磺崎庄」與「三溝水」合併成一村,稱為「硫黃村」。


硫磺村口意象,懷舊牧牛情景。
硫磺村世代務農,水牛與農務息息相關,「牧童春牛」共有大、中、小三頭代表客家先民刻苦耐勞之習性。


萬巒鄉單車道有1.5公里段在東港溪硫黃村段堤防,以地磚鋪成單車道,騎單車遨遊東港溪風光,是時尚又健身的好活動。


外地民眾不僅到萬巒吃豬腳、粄條,更能騎著單車欣賞萬巒鄉的田園風光與溪流風光,領略萬巒采風,使地方產業及文化觀光更活躍。


時值檳榔盛產期,一早檳榔農拿著伸縮刀具到檳榔園採收,經驗豐富的老農選定「幼青」檳榔,伸出長長刀具,一把割下,時值檳榔一顆二元,一弓檳榔約有近二百顆,就有近400元,一天採收百餘弓是家常便飯,就有超過五千元收入,在萬巒鄉間是獲利豐碩的行業,產季還要加派巡守人員,就怕小偷讓檳榔農血本無歸。


檳榔是綠金,讓萬巒鄉民擁有更多的財富,可是,鄉民不改客家儉樸的習性,反而把錢投資到兒女身上,讓子女到都市接受高深的教育,學成後謀到更好的職業,所以在萬巒鄉家裡當老師、醫生、公務員的,比比皆是。


過了廣通橋,就抵達三溝水。


「三溝水」雖與硫黃村合併成一村,在東港溪沿岸仍有為數幾戶住家,堅持守著先民世襲傳承下來的土地。


屏東六堆地區客家先民的移民史是由東港溪口上岸,逐漸往上游沿著河川兩岸開墾闢庄。


萬巒的墾拓成庄便是在頭溝水、二溝水、三溝水、四溝水至五溝水等以河流與開庄先後做為村落的命名。


東港溪堪稱為孕育屏東客家族群的母河,在陸運交通不便時,遍佈在屏東平原的大小河流,更為屏東寫下許多感人及可泣的竹筏義渡故事。


泗水大橋旁路燈上發現讓我肅然起敬的名子!
在萬巒鄉可以看到路燈或路樹上都有認養名牌,因應鄉公所財政困難所提出的認養活動,鄉民熱烈響應,團結愛鄉的客家精神至此可見一斑。


林學富老師,這是我七歲就讀赤山國小時一年級導師的名子,經過那麼多年,老師依然健在,當年林老師為吸引小學生不害怕上學,天天跟我們玩「剪刀、石頭、布」,學校有那麼風趣的老師,我天天去上學,就是想跟林老師玩「剪刀、石頭、布」!
我對林老師印象很深,相信老師也忘不了我,因為,一年甲班三十五個學生,只有我與他同姓,其餘都姓潘。


離開三溝水,穿梭檳榔園間小徑,過個彎,遠遠望見村頭的土地公廟。
客家人民風保守,信仰也保守,敬奉的大廟是三山國王廟,小廟是福德正神(伯公)。


騎過泗水大橋便是四溝水三山國王廟,這裡是村民篤信的信仰中心。
村民告訴我,這裡三山國王很靈驗,先民開庄墾殖時,想著故鄉的三山國王很靈驗,為了保佑大家的安全將三山國王請了過來,對渡海來台的移民而言,這是一份心安,守護著家園的安全,村民早晚來此向土地公鞠個躬、打聲招呼,就會擁有平安的心境。


頭上的太陽越來越大了,沿著這條道路前進就能抵達泗溝水。


先民沿著東港溪逆流而上開墾,由於拓墾的時間次於頭溝水、二溝水、三溝水,故名為「四溝水」。泗溝村客家人佔總人口的99%以上,屬於純粹的客家聚落。
光復後,四溝水獨立設村,因為地處東港溪畔,故在「四」字旁加上「水」而成泗,稱為「泗溝水」。


欲騎訪泗溝村,只要照著村口景觀圖走,想看那個景點?一覽無遺。


旁邊還有解說牌,告訴遊客泗溝村的簡介與歷史。


來到泗溝村,我急著先去看剛完工啟用的「泗溝大橋」,上次騎訪尚未完工,後於上個月完工通車。


新橋騎來平穩順暢,紅色護欄非常討喜,連接內埔鄉和興村,若從台一線,只要從美和科技大學轉個彎就能抵達泗溝村,省去經過萬巒大橋這一大園。


新橋通車後,旁邊「泗溝大鐵橋」走入歷史,因為颱風季節快到了,鄉公所很快出動怪手拆除!


東港溪此段風景優美,河道疏濬後兩岸土堤長翠綠青草,與潺潺流水輝映大自然美景,「萬巒吊橋」到硫黃護岸,都是賞鳥的好地方。


泗溝村環抱溪流,村內處處橋樑,任何民居前都有小溪流,溝流之上村民建有小涼亭,泗溝村橋樑之多,幾可說條條街巷都有橋樑,到處都有頗具風格的小橋,或是沒有橋墩的拱形小橋。


佇立於橋上,可看到溪畔盡是櫛比鱗次的民宅,有古色古香的土角厝,亦有直立的洋房新舊交會,溪流如煙的穿越其中,富有詩情畫意。


泗溝村更是人文匯聚,沿著村口地圖,我找到林家文魁雙榜。


客家先民晴耕雨讀,「文魁」代表先祖曾經在清同治年間考取舉人第六十名,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前人中舉,後人當然也不差,在光緒年間也中舉第102名!
同門雙榜,真是可喜可賀。


一般人家雖不見得有機會中舉人,但「日日有見財」,則是平民百姓最真實的願望。


泗溝村是客家傳統聚落,也是最具歷史文化價值的小村,村內有傳統理髮院、雜貨店、菜市場。


武舉是古中國科舉考試制度中的武科,目的是選拔軍事人才。由唐時武則天於西元702年開始推行,考試內容包括箭、弓、刀、石等。以後宋、明等朝都有武舉,至清末廢。
相對于文科考試,中武舉者稱為武舉人(武魁),武舉第一則稱為武狀元。


泗溝村不止有文人中舉,更在清同治年間高中武舉38名,大武山下客家小村子,出過文魁二位、武魁一位,真是不容昜喔!


武舉人在門口有旗桿座,代表功名傳家。


雖然村裡建有不少現代的樓房,可是,眾多的古宅卻保存得十分完整,是村民窮得窩身於十九世紀的古宅嗎?當然不是,泗溝村是萬巒鄉算是富庶的村莊,居民刻意保存代代相傳的歷史印記,誰也不改變祖厝的面貌。


泗溝村街巷狹窄而彎曲,十足古早聚落的色彩,土匪若是入侵就會陷入迷宮,居民只要守住前方巷弄就能狙殺。


騎在泗溝村大小街巷,真會迷住畫家或攝影師,轉角就有百年以上的客家夥房,或有裸露土牆的平房,亦有洋灰打造的古豪宅。


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泗溝村,我唸萬巒國中時這裡有一大票的客家同學,因為我長相不太像萬金村特有樣貌,又不姓潘,二十五年來同學不復見,騎行至此,我好懷念「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國中同學。
從泗溝村到五溝村,要騎約五公里的路程,村外就是五溝國小,是五溝社區的最高學府,典型屏東鄉下小型學校,每個年級各2班,全校計12個班級。
校門口龍鳳造型的大門,寓意是重視耕讀的客家文化中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殷切期許,真是天下父母心呀。


校門右邊望子成龍造型。


校門右邊望女成鳳造型。


萬巒鄉一貫連結的地名從頭溝水、二溝水、三溝水、四溝水,開發最晚的五溝水,保留著濃郁的客家庄風情,其中的劉氏宗祠,更是南部客家合院建築規模保留最完整的一座。


宗祠外花園有巴洛克裝飾圍牆與涼亭,對照外橫屋為當時最時尚的大正樣式洋樓,由此看出當時劉家之財力與在鄉內的權勢。


劉氏宗祠最初建好時,只有左右兩橫屋,後來重修時,又加上左右的「然藜閣」與「重光樓」兩門樓。



劉氏宗祠創建於清同治9年,地點是在萬巒鄉五溝水廣場西側,是全省規模最大的宗祠。


進入祠堂可見門旁有一副對聯,「一等忠臣孝子」。
「一等忠臣孝子」旁圖是韓信與張良之事來告誡劉氏子孫「忍」是傳家之寶。


「二件讀書耕田」為劉氏家訓。
「二件讀書耕田」旁圖解說舜於歷山之事勉勵後代子孫凡事要懂的「禮讓、包容」,門樓背面懸掛門匾上書「太乙重光」勸勉族中後人,要有勤學不懈的精神。


萬巒是水鄉,有密密麻麻的溪流,而五溝水村則是水鄉中的水鄉,它之所以富庶,是得賜於五條溪流。


我小學時打工送報,每次進入五溝水,總覺如入五里霧中,不是它迷宮似的村街,而是它的溪流多密如蜘蛛網,蜿蜿蜒蜒,不管街巷怎麼轉彎,總是見到溪流,我總是用溪流模樣記住這戶訂什麼報紙,這裡堪稱台灣溪流第一多的小村。


劉家宗祠就是五溝村的縮小版畫,三合院建築,有建材來自大陸的棟樑屋瓦,也有洋大正樣式洋樓,四周有圍牆,外有廣場,再外有溪流。


廣福祠西柵伯公「伯公」為客家地區對土地神袛的稱呼,在閩南村落大多稱「土地公」,西柵伯公的名稱說明了所處五溝聚落的方位,也代表伯公與五溝聚落的守護關系。
西柵伯公於民國六十四年重建,將原伯公方位(座南朝北守護水患),改為座北朝南守護村落,也重建現今常見廟宇建築。


西柵伯公旁有百年歷史「廣福祠石碑」,見証伯公與五溝聚落的悠遠傳奇。


五溝水的地名說法、眾說紛歧,其實村內只有一條小溪,很多人都以為溪名叫「五溝溪」,因為村內溪流主要收納家家戶戶排放的家庭廢水,廣納四面八方的小小溪流,因此五溝村就擁有那麼多溪流,故名五溝水,又稱五溝村。


五溝村外中興橋頭交界處的映泉禪寺,創建於民國十年,我唸赤山國小遠足時必到景點。


映泉禪寺日據時代開山,到現在寺中還有濃厚的日本風情,廣場保留八十年前挖掘的古井。


近十年各方善士大力支持,映泉禪寺金碧輝煌,建築雄偉,庭院有日本宮燈、噴泉等景觀。


萬巒鄉的村名很趣,有頭溝水、二溝水、三溝水、四溝水、五溝水等村,這是客家先民開拓的印記,由頭溝水逐段開拓,如此說來,五溝水等於是最後開拓的村落,因為再下去就沒有六溝水了!
過了這座東柵伯公就離開五溝村了!


五溝村外產業道路通往我的老家萬金村。


先轉騎到成德村。


成德村為萬巒鄉最北邊的村落,當時移民開闢,在農暇時在附近搭建起一個個草寮,成為新村落,又名「寮腳」(台語發言),後改名為成德村。


騎返小時候放學後必到的產業道路,以前路旁都是池溏及大水溝,如今大水溝因道路拓寬而深埋道路底下,天天釣魚的池溏也被外鄉富商買下蓋起歐風渡假豪宅,我的童年真的不見了....


萬金村位於萬巒鄉東北方,與赤山村同屬舊平埔族人居住的聚落。


騎訪萬金絕對不會迷路,到處都有造型簡單,指向清楚的路標。


路經萬金營區黃桉樹道,長長黃按樹還依舊挺立,我的老家就在這裡,轉個彎就可以回家了!


進入村子後馬上就可以看到在民宅外牆上彩繪的巨幅聖母出遊抬轎及打棍隊圖像。


聖殿就在村子中央,白色代表天主教聖潔的聖殿外觀讓人驚豔,聖殿外觀為正面雙塔式,具西班牙風格城堡造型,設計極簡幾個窗戶加上大門就讓人覺得它的不凡。


萬金村信奉天主教約為80%的人口數,是特別的天主教村落(萬金村頂頭有三皇宮主祀神農大帝,保佑萬民)。
今天是星期日,教徒在聖殿百年掛鐘響起時,群體走向聖殿參加教會禮拜。今天禮拜教徒非常多,當聖歌唱起時聖殿門口擠滿教徒。


禮拜時間一到,盧神父引領而入,神父高誦聖母經時我謙卑走進去,莊嚴鋼琴聲伴奏下,教徒滿溢在聖母慈愛氛圍中.....
萬金聖殿隨時向遊客、教友開放,只要一進入教堂,就算天快榻下來,你也會感染安靜、神恩滿怖恩寵。


教堂右側有告解室,完成禮拜後神父會在這屏風後面聆聽教友「告解」,然後代表聖母予以赦免並祝福!
當年我好幾次被阿媽捉來這向神父下跪懺悔!


萬金聖母聖殿屬道明會所有,小時候我就在這裡唸(立德幼稚園),如今幼稚園不見了,變成神父的家。


單車騎過南台灣許多地方,沒有一個地方像屏東萬巒鄉萬金村讓我有很熟悉的感覺,我跟這個小村子有著血濃於水的關系,向車友介紹這座落於大武山腳下的人口三千多人的村子讓我很有成就感!


在聖殿後方有座小教堂,這裡不提供教友做禮拜,也不讓人參觀,因為這裡是修女的隱修院。
隱修院是遠離塵囂,出世專務祈禱的,修女上午讀書,下午就做手工藝品,除非得到特別的允許才能外出,過著簡樸生活(沒有電視、收音機、音響、照相機,或電腦),能放下世俗一切每天專心祈禱,真要下定非常大的決心。
門口對聯說明裡面的生活:
「半點紅塵飛不進,滿院白蘭散香來」。


村子各路口都有聖母像,處處都留下天主教與信眾息息相關的印象。


離開萬金村來到赤山國小,這裡與我有很深的淵源,因為我小學畢業証書就是在這裡領的!
回到母校,校園已經全般改建,能找到過去的回憶嗎?


校園一角的溜滑梯,這是唯一保留的童年遊樂設施。


嶄新校舍,現代化教學設備讓我好欣羡現在的小朋友。


今年剛重編班的學生名冊,在赤山、萬金,「潘」是在地的大姓,新編班級加老師有二十人,只有三位不姓潘,跟我當年一樣,歲月真是不饒人呀!


萬金村開教於西元1861年,是台灣現存最古老聖殿,由西班牙籍郭德剛神父從高雄前金步行到萬金傳教。
中華民國有99年歷史,村子裡的聖母聖殿卻有149年歷史!


騎行一個早上,我整整繞了萬巒鄉一圈,當我收拾懷舊情緒回到家門時,用力跑(兒子)、用力吃(女兒)笑著問我:「爸爸,我們的早餐呢?」。
我不好意思說爸爸在萬巒吃面帕粄,笑笑的告訴他們:「爸爸騎車渡過很有意義的早晨」!


全文完...........


延伸閱讀:
用力騎單車遊記大全集
2010-08-28 10:06 #1
很用心的用力騎
第一次看到北大武的日出,照片拍得好漂亮喔!
改天我也要再去萬巒仔細的逛逛繞繞
好文...好讚~推~推~推~
佳佐再往沿山公路方向, 在新厝村那邊, 有一家加走咖啡農園, 自幾有五分地的咖啡園, 地處萬巒邊陲, 大大有空可以走走.

大大的遊記讓在地人更認識自己的家.

加油!!
用力騎 wrote:
繼上次推出「騎訪故鄉...(恕刪)


先前就覺得用力騎大大有原住民的血統,原來是萬金村的人
早期移民台灣的先民通常都是羅漢腳,所以老人家都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媽
很棒的介紹,豬腳粄條看到就會流口水~~
看了「騎訪故鄉-萬巒單騎采風行」一.二集,
我知道「騎向咱兜的巷仔口」第三部沿山公路線(內埔、萬巒),
是有機會再Part2續集的了,再次能更深入精彩的行程。
call me "Melon", my 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melon-red
東津糖 wrote:
很用心的用力騎第一次...(恕刪)

+++++++++++++++++++++++++++++++++++++++++++++++
糖糖你好..
頭香被妳搶走了,加五分!
其實萬巒與東港一樣,想好好了解真的要實際一個又一個庄頭騎過才知道,我最近想來個東港騎透透!
一個一個里來騎,一定很有特色!
北大武的日出最好能到登山口或大武祠去看,在山下就是另一番風味了!
要到萬巒仔細逛逛繞繞那就要約騎我了,加碼北大武更夠味!

謝謝你!
Dr.sam wrote:
佳佐再往沿山公路方向...(恕刪)

++++++++++++++++++++++++++++
你好:
說真的「加走咖啡農園」,我常看到招牌,但也還沒去過!
經你這一說,下次回家真要去看看,喝個咖啡!
謝謝你的回文!
馬可胡 wrote:
先前就覺得用力騎大大...(恕刪)

++++++++++++++++++++++++
你好:
我、我、我.......
我真的沒有原住民的血統啦,不然我一定回歸母姓,讓小朋友考試加點分!
萬金,在許多年前真的是平埔族,但隨著通婚......
那時的唐山公為了拓殖得到土地,因為大多是單身來台,不然就是味於良心,想得到土地,大多與平埔族通婚,這都是過去的故事了,現在萬金村的村民已經看不太出來所謂平埔族特徵了!

謝謝你那麼關心了解我的故鄉!
用力騎 wrote:
要到萬巒仔細逛逛繞繞那就要約騎我了,加碼北大武更夠味!

感謝小林大的給分~
等小林大想再去逛逛繞繞時再揪一下唄
(肉腳如我,北大武至今我還不曾騎單車上去過捏)
看完您用心的介紹~

內心真是感動不已!

我未讀書前是住內埔!

童年的記憶依然猶新!

面帕粄是我最愛的麵食~每次回內埔都要吃到過癮!

傳統的客家三合院好久沒用心看看!

以前的河壩真是好玩!

感謝你的介紹~讓我們看見屏東的美!
川山克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