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與路線分享區 - 八八水災紀念日「追憶來義林道」單車之旅 - 單車

前往內容


八八水災紀念日「追憶來義林道」單車之旅

今天是八月八號,雖然是傳統的爸爸節,對台灣人說二年前的「莫拉克颱風」以四天的時間侵襲台灣,造成台灣有始以來最大的颱風災情。
一大早晴空萬里,我計畫出門騎車,想去看風災中屏東受害最嚴重災區之一來義鄉,因為二年前,就在莫拉克颱風陸上警報發佈前我剛完成「來義林道」之旅。


事與願違,本想利用颱風假窩在家裡寫篇「來義林道用力騎」遊記,但窗外風雨誇張的不像話,雖然沒有停電,我仍寫不出半個字。


莫拉克帶來的風強雨急的災情在傳媒中不斷播報,我開始為脆弱的台灣好山好水感到憂心,接下來的二天我在家裡邊舀水(屋頂漏水)邊為台灣祈福,特別是我最愛騎訪的山區林道及海邊住民。



雖然我無法參與救災,二千三百萬同胞手足的心卻因為風大雨急的考驗而緊緊相繫,同島一命。


話說從頭,2009年8月4日,關島以東外海的低氣壓累積了足夠能量,於焉美軍太平洋天氣預報中心宣佈颱風形成。依照各國為太平洋颱風編號命名慣例,將原本不起眼的小颱風命名為:「莫拉克」(英語:Typhoon Morakot,?國際編號:0908)。「莫拉克颱風」是泰國氣象局提供的熱帶氣旋名字,於2002年開始使用,意思為綠寶石。


原意美麗的「藍寶石」帶給台灣人民卻是永遠「聞颱色變」的驚恐與傷痛。


沈寂了二年,當災後重建漸上軌道之後,我起心動念再審視當年美麗的「來義林道」的相關資料,發現「八八風災」之後「來義林道」全毀,我應該是騎訪「來義林道」最後一位車友,現存的照片恐怕是「來義林道」最後身影。
經過了二年,我再騎尋「來義林道」,剛好讓束之高閣的林道照片現身,審視這二年來我們原鄉部落重建、原住民的福利改變了多少。


事過境遷,我再重回來義林道,試著找回往日眾多車友美好回憶之地。
來義鄉係屬台灣原住民排灣族群,日據時代屬阿猴廳,台灣光復後於民國35年成立鄉政區域,因來義屬於排灣族的「拋茅馬克」群,意思是「祖先發祥地」,故定名為「來義鄉」。鄉轄內有來義、義林、丹林、古樓、文樂、望嘉、南七村。


到了來義鄉境,卻還沒有到來義村,左邊是古樓村右邊是丹林村。


來義小7是車友騎行沿山公路必到之處,也是前進來義林道最後補給站。


來義鄉古樓村入口有三勇士的雕像,展現排灣族刺福球祈福傳統,表現原住民英勇體魄與不向環境低頭的驃悍性格。
雖名為來義鄉,鄉公所卻設在行政資源豐富的古樓村。


中興社區地標,從勇士身上配件來看可是大頭目哦!


古樓社區的地標,上面有很多原住民豐年祭慶典的石版畫。


前幾天大學入學考試放榜,來義高中雖位於屏東邊垂地帶,教育資源欠缺,但原住民學生可是個個爭氣,每年考上大學的人數真是很壯觀。


來義高中前,很多車友四加二把車開到高中前停車場再組車出發,沿河堤或古樓村內道路前往來義村。


我利用攜車架,減少了漫長車程的體力消耗,讓我更有時間好好騎訪台灣山林之旅。


我準備好了,出發前抬頭遠望,來義山區天空卻是陰霾呈現,讓我又想起二年前,這個令台灣人悲傷到太平洋的颱風…


莫拉克颱風也不是無中生有的,它發展為害歷程如下:
8月5日20時30分,台灣交通部中央氣象局開始發佈海上颱風警報,並將莫拉克升格為中度颱風。
8月6日14時00分,莫拉克颱風已經形成颱風眼,持續增強。
8月6日14時30分,中央氣象局發佈首次超大暴雨特報。行政院令各縣市政府依計畫成立防颱指揮中心,做好防颱事宜。
8月6日18時00分,關島美軍太平洋天氣預報中心監測報告,莫拉克颱風強度已瀕臨歷年颱風預報上限,透過美國國務院強烈警告台灣重視防災。
二年前爸爸節前夕,看著衛星雲圖裡這個巨大結構緊密的颱風雲團,您我心中想的是如何閤家同慶爸爸節吧?


2009年八月七日(星期五)晚間,中央氣象局發佈最新颱風動態,台灣本島所有縣市首長依權責發佈次日停止上班、上課。
當台灣都準備在家與親愛的爸爸同慶爸爸節時,來勢洶洶的拉克颱風於同日23時50分由花蓮縣秀林鄉登陸。


2009年8月8日至9日,台灣受莫拉克颱風影響,嘉義及高屏山區自動雨量站創下單日累積雨量破千,氣象站中台南單日雨量523.5毫米及玉山單日709.2毫米,均創下該站單日降雨的最大紀錄。


阿里山站在8日降下1161.5毫米,9日更降下1165.5毫米。屏東尾寮山1403.0mm,創台灣所有氣象站中單日最大雨量紀錄,於是台灣處處汪洋一片。


8 月8日就在爸爸節當天,我依稀記得屏東整天都在「倒雨」,天空的雨勢完全不像豪雨,下了整整二十四小時的超大豪大雨。當日適逢大潮,屏東縣沿海各鄉鎮均發生嚴重海水倒灌,平時雄偉的抽水站、堤防再也擋不住濤天巨浪,宣告失守,於是屏東縣境內發生嚴重水患。


屏東山區因雨量超大,發生山洪爆引土石流挾帶泥石以雷霆萬鈞之勢沖下,造成山區原住民鄉路毀橋斷,災情慘重。


屏東縣來義鄉位處大武山區,各村落嚴重受損,有土石崩落、鄉民受傷,在警消指揮下災民入住來義國中災民避難收容中心。


二年前這裡一片慘像,歷經二年重建,陸續改建山林道路,原住民鄉回復往日景象。我往山區騎進,首先騎訪來義鄉著名地標-丹林吊橋。


來義大橋上遠眺丹林吊橋。
二年前八八水災前夕的丹林吊橋,來社溪堤岸下溪石不多,溪底河床常年遭受水流沖刷,露出溪底岩石。


二相比照,可以清楚看出丹林吊橋下來社溪石淤積的高度,經歷二年的清運,只露出原本一半的河岸,堆平的長長河底溪石長出綠草,這已經是清運的最大能量了吧。


不大不小的石塊都能清運,但溪底的巨石就不是卡車、堆土機能處理,清運單位原本計畫委請工兵群以雷管、高爆藥粉碎巨石,但來義鄉民以河道濱臨山區,怕震動祖靈帶來惡運為由阻止。這裡畢竟是山區,尊重原住民生活方是和睦相處之道。


原本溪底旁護岸後方有農民在此圍田種植果樹、蔬菜。但大水來時,通通都夷為平地,還持續沖刷護岸,差一點連原住民安身立命的房子都會被沖走,大自然反撲的力道真是驚人呀!


丹林社區位於來義鄉七村之中間位置,交通最便利計有屏110線、平埔道路、來義及丹林大橋、丹林吊橋等,因為交通便利,故有利發展觀光遊憩活動,主要景點有來義溪、丹林吊橋、瀑布、登山、烤肉、露營、戲水。


來義鄉大大小小的吊橋不下十座,其中最受矚目的便是丹林吊橋,常有新人特意來此拍攝結婚照,可說是許多人回憶中的重要片段。


丹林吊橋限制十人以下通行,自從擇地興建丹林大橋之後吊橋成為遊客到來義遊玩必走之處。


丹林吊橋全長305公尺,為台灣第二長吊橋,但單跨距(中間無吊柱)仍居全台第一。


是早期來義村與丹林村間的重要通道,如今原有的交通運輸功能雖已被公路取代,但因造型優美,仍然吸引了不少遊客的駐足流漣。


遠眺來義山區(北大武山糸),二年前八月八號愁雲惡雨就這樣鋪天蓋地的下了二天二夜帶來災害。


我沿著產業小路而騎,目標就是來義村,我要尋找消聲匿跡的來義林道。


山林間不止有蔬果補給車,連家用五金也有專車送到家戶


勤勞的原住民在山邊林地找到小空地就種植芋頭等作物。


小芋頭採收後分類,保存自用、販售都是不錯選擇。


山邊連接來義村的產業道路在八月八日那晚隨著大雨沖刷而崩山,阻斷原住民村落賴以為生的道路。


太陽真的很大,我頂著歹毒的太陽直騎,二旁都是低接的芒果園,方便採收。


來到產業道路的盡頭,告示牌說明前方道路終止,所有人員、車輛停止進入。


我的好奇心很大,因為我也不相信前方會沒有路…
看著茂密的樹林,與長到馬路的樹枝,我開始相信前方是沒有路的,但我還是要騎到底的。


原來真的沒有路了…


這裡是就是傳說中的來義大崩壁,八八水災那天風強雨大,整條產業道路就在山壁含水量到達極限的瞬間崩塌消失。


至此交通中斷,來義鄉民開始向外求援,接著數不清的土石沿著內社溪隆隆而下,讓來義鄉民一輩子忘不了的惡夢開始了。


8月9日清晨前高雄縣小林部落發生水災以來最嚴重的水患,因週邊山區多處水患、坍崩與土石流,整個小林村遭土石流掩埋,導致數百村民慘遭活埋,震驚國內外,災後更引發一連串政治事件。


丹林大橋下方的土石能清運,但來義大橋下的土石淤積與橋面快同高,他日颱風、洪水再來,一定會輕昜越過橋面,甚至於淹沒在惡水中。


原鄉部落真是好山好水,如果山林不再有危機,這裡真是生活與休閒的好地方。


我再沿原路騎返出發地,改由另一邊山路前進來義村。
原鄉聚落居民大多信仰天主教、基督教及原住民傳統信仰。


整個來義鄉歸屬排灣族聚落,雖然設有第四台(有線電視),但村民仍申請衛星小耳朵,便於收視原住民電視台節目,提升收視品質。幾乎家家戶戶都設有小耳朵,有時一家還有四個。


排灣族是注重階級的族群,共分為頭目、貴族、勇士及平民四個階層。排灣族非常重視祖靈,在來義古樓社區部落裡有一座祖靈屋,供族人祝禱祭祀之用,由於祖靈屋為相當神聖的區域,若要參觀或拍攝留念必先徵得同意,並尊重當地文化。


居民以台灣原住民排灣族為主,人口在屏東縣八個山地鄉中排名第一,也是全國排灣族原住民人數最多的鄉。
祖靈屋外有石板圍牆,上有精美原住民生活石刻。


村民熱心告戒我,祖靈屋非請勿入,不然會帶來惡運,出門騎車一定尊重當地文化傳統,更不要做居民不認可的事,這樣騎車才能長長久久。


政府為讓原住民有好的休閒活動,每村都設有活動中心,便於村民集會,學生也能練習球類運動。



原住民也是注重教育的,只要有心,將來台灣總統就有機會是原住民。


八月九日,剛好是颱風危害最大值,全台各地119、110都滿線,民眾還直接打電話到有線電視台求救…


離開古樓村來到喜樂發發吾社區,「喜樂發發吾」也是排灣族語直譯文字,原意為「一直向上」之意,指的就是丹林村。


喜樂發發吾社區前設有導覽小地圖,到來義鄉來騎車最簡單,只要不亂騎,跟著簡明道路騎行,保証不會迷路。


在村落入口處剛好是內社溪轉彎處,溪流呈90度右轉,正好是土石匯集處,大量的土石幾乎與河道、堤防平行,不知是土石挖不完,或是進度有困難,因為下游清淤的很好,上游土石未清,雨季大水到臨,還是一樣氾濫成災。


這塊裸露大岩石與二年前一樣盤據河道,土石流流動區域內,河床被刮深,兩岸邊坡的植被和土石也被沖刷帶走,河道大岩石成為八八水災忠實見証者。


這裡是土石流高度警戒區,當雨季(量)到達一定限度時,鬆散土石和水的混和體在重力作用下,沿著自然坡面流動的現象,有點類似流動的預拌混凝土,可以說是老天做的預拌混凝土,土石流發生時一定要儘速離開,因為土石流所到之處均摧枯拉朽,萬物望而生畏。


土石流發生的原因除了上述天然因素,近年來人為過度濫墾濫山坡地,造成土石流因素。在來義鄉肇生土石流的原因有過度開發果園,加上砍伐林木是林業生產的活動,大面積過度的林木砍伐,引起的生態、土壤沖蝕和崩塌等對自然環境的衝擊的層面既深且廣,而不容易忽視。


土石流發生三要素:
一、充足的水:一般情形累積雨量 150mm以上或降雨強 度40mm/hr以上。
二、足夠的堆積物:邊坡裸露、破碎、岩屑堆積等豐富而鬆散的土石。
三、有效的溪床坡度:一般情形發生區通常坡度15°~30°
當土石流超過警戒值時,就算預先做好擋土牆也是沒用的,滾滾土石會朝順向坡流動,掩沒道路、房屋及所有人為建設的一切。


中橫、蘇花、南橫、阿里山公路都一再上演大自然力量反撲人為建設的戲碼,讓人們不得不省思河道、山林都是大自然的一環,人為計畫、建設再周全也敵不過天災地變。


土石流後大地只留下巨石巨木與垃圾,清運了二年,直到現在已進入颱風季節了,該清運的還是沒有清完…


順著來義國小圍牆騎走,重建過後的來義國小校園顯的活潑,可愛的原住民男女小朋友手牽手畫像來抵禦洪水。


來義國小在八八水災中遭山洪、土石掩沒,二年來政府及民間慈善團體,運用募集善款推動校園改建,終於還給來義國小一個嶄新的校園。


張榮發基金會委託當地傳統部落文化雕塑大師,為學校製作仿石板建材、穀倉及傳說中排灣族誕生由來的太陽神及百步蛇圖等許多立體浮雕,刺籐球、保固祝、北排灣婚宴儀式、戰士及酋長的圖騰,呈現部落中互助、團結、英勇的精神。


當政府與民間慈善團體完成校園修建工程時,來義國小師生及家長以辦喜事的心情來見證新校舍竣工的喜悅。校園一角樹立「莫拉克風災」來義國小修建工程紀念碑,追念百年風災的史實。但也有家長擔心,學校背鄰山區,若再發生超大豪大雨,山區土石溪流再復發,若把山上土石沖下,來義國小仍有可能再次面臨重大的災害。


來義國小與內社溪僅隔一條馬路,河床內的土石未疏濬,下一次的大雨,若在把上游土石沖下,來義國小仍有可能再次面臨重大的災害。


八八水災發生後,惡水沖毀校門前道路,因為校門不見了,搶救單位推進到學校即可望到操場,眼前的景象卻讓搶救單位瞠目結舌,少了一半的操場,還有靠著學校圍牆的另一邊操場都不見了。
因為圍牆外原是臨著提岸的道路,原本的河流截彎取直,但大水來的時候,來義溪河流想念它原本回家的路,就順勢走回原路(河道)就變成這慘狀了。


進入來義國小校園,這裡有二座紀念碑石。


這是紀念來義鄉公所二位公職人員,因交通不便外出洽公時不幸意外逝世(溺斃)。


碑石後方簡明記載義行可風事蹟,讓鄉民永遠追憶曾經為推行鄉務付出生命的公務員。



騎過來義大橋,來義村就快到了!


排灣族為台灣原住民第三大族,也是代表南台灣的高山大族,族中傳統的原始藝術一向享有盛名,巨大原住民圖騰充滿陽剛之美。


來義大橋是一座非常有當地特色的橋,原住民木雕數量雖不能與牡丹大橋媲美,因為車流量不多,遊客(車友)可以隨意停下車,靜靜地欣賞橋下的河水,一邊望山,都有相當美麗的景色。


來義鄉位於台灣屏東縣東部中段,境內山高谷深,地勢起伏甚大,有來社溪、瓦魯斯溪、力里溪及多條野溪流經,來義溪上游完成整治,河岸二側設置流籠護岸。


二年前我到來義林道時,大橋兩旁都是人形圖騰,八八風災時他們也是風強雨大的見証者,至今仍堅守崗位。


溪邊有像是防禦工事的崗堡,是否具有作戰功能?這裡並不是戰略要地,自然沒有戰地碉堡。
日治時代,日人鳥居信平經四、五年之調查,於林邊溪上游(現今來義大橋上游約100公尺處)興建「地下堤堰取水工程」即一般稱之二峰圳,或稱集水廊道。


二峰圳係利用100公尺左右的高度落差來輸水,完全不用任何人工機械力,像碉堡的設施人孔堡為方便工程人員進入集水廊道查看、維修測量的入口。二年前我到來義時人孔堡仍在,只是背後擋水牆已被土石沖毀,讓人徒留感傷。


仔細研究來義大橋上「木雕」,從斑駁的落漆才驚人發現原來這是塑膠製品,並不是木雕。


我故意的學「雕像」蹲下來合照,除了胸部不一樣,動作表情相似度破百。


過丹林大橋後就會看到「抓發立」石碑,這是當地原住民語直譯地名,屬來義鄉丹林村第五鄰,這是當地精神地標,石頭上有村落地圖!


原住民村落街道規畫處處有特色,充分發揮原住民文化藝術特色。


二年前一樣的勒石雕像,歷經八八風災更顯同心協力,建設部落的重要。


傳統原住民石板雕刻真是文化與特色並重,左邊代表陽剛,右邊就含蓄多了!



往屏10號道前進,來義檢查哨旁神鷹瀑布,最近下過幾場午後雷陣雨,瀑布水勢強大,


瀑布建置有涼亭、步道、戲水區,我趕著要去來義林道,下次再來瀑布玩水吧。


往丹林村(大橋)方向看去,群山環抱著來義鄉風景悠美,八八水災時崩塌的山壁讓人想到一句名言:「好山、好水、好危險」。


義林村


八八水災重創來義鄉各個山地村落,讓各村落頭痛的就是伴隨山洪沖流下來的砂石。


在舊河道填平坡地上發現一些石塊記號,這是山洪爆發前原住民住家舊址,房子雖然被沖走了,還是趕快在舊址做上記號,避免將來重建時發生糾紛。


八月九號,當雨勢稍退整條內社溪滿滿的泥砂,那一天,河道砂石與護岸同高。老一輩原住民長老終其一生沒有看過的恐怖景象,呈現在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上。


我身高175公分,站在河道馬路堆起土堆旁顯的渺小,據說當時砂石超過五層樓高。


當時砂石淹沒屏10號道,國軍工兵單位利用現代化機具,硬是將開出一條路來,以救濟受困來義村民。


二年過去了,屏10號道修護工程仍在進行,八八水災有建設專款,國人勇於捐獻,但縣政府發包進度總是跟不上颱風的腳步。


工程持續進行中,工程單位真的要趕進度了,因為早已進入颱風季節,現在不加緊工程,難保雨勢再來,大雨帶來的土石又會摧毀一切。


前方就是來義村,我快抵達目的地了!


來義村於民國43年間由舊來義村落遷至現址,東鄰台東縣,西與丹林村毗鄰,全村計有18鄰,259戶,人口約1,129人。


二年前來義村牌樓照,二相比對牌樓沒變,只是村內景觀已改變很多了。


來義鄉是排灣族的故鄉,以「吊橋多、圖騰多、瀑布多、溪蝦多、溪哥多」的「五多」聞名,來義村境內有來義吊橋、內社吊橋、東部落吊橋、大峽谷吊橋、丹來吊橋、大峽谷便道等,是鄉境內有最多吊橋的村落。


原住民全家福雕像,右邊的獵犬也是家庭成員之一哦!


我終於騎抵來義村,這個我思思念念的偏遠小山村。


來到來義村,發現小小山村裡居然有天主教、基督教二種教會、聖堂,我想住在山上真是有福氣,連上帝都特別垂憐!




來義村處處有原住民圖騰,山壁、住家門口、連垃圾筒都有,是最有原民風味的村落。


百步蛇是排灣族傳統圖騰,為什麼排灣族那麼重視百步蛇?原因有下列四點:
一、百步蛇是排灣族祖先的守護神,它奉命保護太陽生下的蛋,而這些蛋孵出排灣族祖先,守護神的地位崇高。
二、百步蛇被排灣族人格化,而且它是一個男性的精靈,時而為人,時而為蛇,可以娶妻成家。
三、百步蛇是地上的王,老了之後會變成鷹,成為天空的王,它一直居於領袖的地位。
四、百步蛇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若觸犯禁忌,可能導致嚴重後果。


沿途路旁有描述原住民生活壁畫,仔細欣賞饒富原趣。


騎過雄偉的石板牆,美麗的陶壺、百步蛇山壁,騎的再遠再累,這一刻都值得了!


二年前的山壁挺過八八風雨…



英明神武的排灣族勇士碉像,守衛祖靈與山林!


二年前來時發現來義村民因腹地不足,只能利用山谷小平地裁種小米等農作物。



來義鄉農特產品有芋頭、甘藷、小米、花生、芋頭乾、野菜、溪魚、蝦等,原住民特別鍾愛下過雨後特別肥美的蝸牛。


二年前的內社溪河床雖短但還算平坦,只是悠美的吊橋已不復存在。


可惡的莫拉克颱風,不止掩沒吊橋,也完全覆蓋來義鄉民的生存之道。


再次細閱二年前受災照片,來義村處處真是慘不忍睹。


八月九日在來義鄉民受災的同時,台東縣知本溫泉區金帥飯店被知本溪沖刷,疲軟倒塌在溪水中。


「東部落、大峽谷」路口,二年前的照片依舊,只是現存景觀大不同。


要到來義林道一定遇到這「東部落、大峽谷」路口,走那邊?其實二條路都可以到林道。八八之後只能走東部落這條路,因為大峽谷旁的內社分校曾被埋沒在土石中。


來義國小內社分校在水災中遭土石完全淹埋,二年前的砂石就堆到與校舍同高。為防止土石沖積,施工單位堆築起一道「砂石長城」。


來義鄉境內多高山峻嶺,有大武山、來社山、保和以山、巴井留守山、巴里亞古山,平均高度在300公尺以上。八八水災後淤積的土石仍存在河道,疏浚單位只能挖出一條排水便溝。我很好奇,這樣小土牆擋的住惡水嗎?


東部落的民房更是被埋沒在溪石中,工程單位日夜努力才把房屋挖掘出來。


來義村民性情純樸、勤勞,重視傳統倫理結構,隨意逛騎一圈只發現老人與小朋友。


「莫拉克」災情仍在進行中:
8月10日05時30分,台灣交通部中央氣象局解除颱風警報並持續發佈豪雨特報。當日嘉義縣阿里山鄉降雨量破 3,000 毫米,各地災情不斷:




二年前「莫拉克颱風」來臨前最後一眼的來義林道起點...
我想,我永遠找不到這裡了。


現在土石成群,來義林道入口消失了,再騎一次來義林道的夢想破滅。


遠望曾經著名的來義大峽谷,原本谷深超過百公尺,奇石林立景色壯觀,沿途吊橋、溪流、瀑布美不勝收。
昔日壯觀的吊橋群只剩白色吊橋塔,讓人徒留感傷。


看著找不到的來義林道入口,我開始遙想二年前我與來義林道的第一次接觸…
我在那篇未完成遊記裡寫道:
「來義林道一直是南部車友選擇騎林道的首選,不管是爬坡或急降都好玩,又有很棒的山林景觀,就讓我帶領大家一起來欣賞南台灣林道之美-來義林道。
那時從不起眼小路口出發,那時我告訴自已說:『來義林道,我來了!』。


那時(二年前),我在未發表的遊記寫道…
「由內社溪谷進入來義林道,沿著蜿蜒的山路行駛約10分鐘之後,左方就是這座就會抵達丹來吊橋,白色的吊橋靜靜地橫跨其中,外觀已留下不少歲月痕跡,為了安全起見千萬別走過去,橋頭已經拉警戒線,站在橋頭就能將山谷納入眼底」。


曾經遠在天邊的吊橋,如今近在眼前。


如今丹來吊橋只剩橋頭了,我挖開土石,找到「丹來吊橋」唯一遺跡。


如果沒有「莫拉克」,我想,這輩子我都不會有機會站著與雄偉的站橋頭比高。


二年前我在林道裡遊騎…
我在未發表的遊記裡寫道:
「林道旁山林民宅,住在與世無爭的山林裡是很多城市人求之不可得的想像」。


二年前我在林道裡遊騎…
我曾經寫道:「雙腳用力踩踏,力量轉變為速度,能徜徉於大自然真是粉幸福的事」。


我依稀記得林道由水泥地鋪設,發現一小段水泥路面,該是我曾經騎過的林道舊路了。


二年前我在林道裡曾發現這紙板…
現在紙板已經不知沖到那裡去了。
二年前我寫道:「這警語有夠嚇人,我不是怕山豬夾,而是遇到山豬怎麼辨?」


二年前我在林道裡遊騎…
我曾寫道:「這真的是個很美的地方,長長的內社溪流過山谷,真的好美」!


如今幾乎被填平的山谷,往昔曾經有過的山澗溪水早已改道不復存在。


意外發現有路測單位在此丈測,據說是量測土方數量,希望千萬不要再開發這片山林了!


為持續監測雨季(量),適時發佈來義村撤村消息在此裝設遙測糸統,也能避免土石或山林被盜挖。


如今層層土石阻礙了我找尋林道的路,那「來義林道」到底存在嗎?


我一路賣力騎行,就是想找尋心中遙遠的「來義林道」。


望著低頭不言的群山,答案就由我來找尋吧?


二年前舊照:
我在未發表的遊記裡寫道:「久保山是林道前往加拉阿夫斯舊部落的必經之路,來義林道平時車輛相當稀少,是最佳的登山車騎乘地點,從大峽谷出發,沿著彎曲林道,沿途盡是原始的山林景象,沒有人車來往的會車困擾,體力及肌肉耐力與堅強心理素質才能支撐勇往直前的鬥志」。


如今石板路標不在,取而代之是工地圍籬,沿著圍籬騎走,就能發現來義林道吧?


帶著一絲絲希望,我決定出發向遠方巨石密佈的河道前進。


二年前我在林道裡揮汗如雨,埋頭苦騎,不時抬頭上看,那就是要上去的路!


如今層層林道遺跡仍在,只是隨時會崩塌的山壁與昜滑動的駁坎讓車友怯步。


二年前努力騎到林道八公里處,林道間滿佈碎石,這就是期待中的OFF ROAD。


原住民出入大多以重機代步,畢竟這種山路需要性能好的機車才能上、下自如。崎嶇難行的林道山路恐怕目前不適宜單車前往,唯有跑遍台灣山林的野狼才是首選。


林道每公里都會出現的「林道石碑」,我想,有的永遠找不到!



突然天空烏雲密佈,再不騎走,等一下就會淋成落湯雞。


我仍不放棄,騎到小路分向點我仍努力前進。


真的沒有路了,今日探路行到此終結。


感謝今日勞苦功高的座騎,沒有它陪著我,我無法完成一篇又一篇單車遊記。


看過南台灣許多好山好水,心裡常在想「山」什麼時候最美?套用我的認知「無人時候的山最美」,進了山林,少了人聲吵雜,整座山安靜沈穩了下來,更適合安靜地、慢慢地品味山的美好。


最後向永遠沈默不語的吊橋說再見啦,它們將繼續忠實守護這片山林大地。


環伺群山,雖然無法騎上來義林道,選在八月八日這天完成「追憶來義林道」單車之旅,成功!


告別來義村,我們後會有期。


騎返來義高中路程中,我腿力再快也比不上烏雲飄行下大雨的速度。「八月八日下大雨」,在來義鄉民心中該有數不盡的慘痛回憶。


我在路牌下躲雨,好心的原住民太太停車後,遞給我一件雨衣,然後快速離去。


真的好感動,雖然我不認識她,還是要向您說聲:「謝謝」。


8月11日,莫拉克颱風引進西南氣流全台仍寵罩在大雨中:
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美軍已待命救援,國軍各級部隊開始前進災區救援。



莫拉克颱風在2009年重創台灣南部,造成50年來最大的一次水災,被稱為八八水災(從此莫拉克此名將被颱風命名中刪除)。
颱風過後各界紛紛指責馬政府防災救援不力,引發廣泛民怨,總統馬英九聲望大幅滑落,最後更因追究政治責任的呼聲,直接導致劉兆玄內閣於同年9月初宣布總辭。
9月10日:吳敦義就任行政院院長。



重回沿山公路,帶著滿是疲累的身心離開來義村。完成尋找來義林道之旅不是為了什麼單車狂熱,展現超強單車體力,而是帶著懷舊追尋的心情一償宿願。
看到災後重建仍在持續,颱風季節又到臨,原鄉部落還承受得了再一次「莫拉克」等級的強颱嗎?


要向來義鄉及未能再騎一回的來義林道說再見了。當來義林道整修完成,我一定會再來。



全文完…

用力騎單車遊記大全集

後記:
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時,恰為1959年台灣史上最嚴重水患——八七水災50週年。又因為在8月8日時莫拉克在中南部多處降下刷新歷史紀錄的大雨,亦稱八八水災。據官方統計,此次水災共造成681人死亡、18人失蹤,農業損失超過新台幣195億元,是台灣氣象史上傷亡最慘重的侵台颱風,所造成的農業損失亦僅次於賀伯颱風。


頭香!!!

哈哈哈 ~ 這是第一次搶到用力騎大的頭香

台灣有得天獨厚的好山好水,有很多地方甚至是有些人一輩子不曾去過、聽聞的地方,

透過用力騎大的好文章,讓很多人都知道台灣有這麼多的淨土

等會再來細細口味
感謝分享

臺灣真的是好山好水的地方

有機會真的要到處走走

杜傑克 wrote:
頭香!!! 哈哈哈 ...(恕刪)

---------------------------
傑克大:
頭香不容昜得到哦,加分先,自從梅山一別好久不見,還希望你多出來參與活動,我是用心等待你…
來義林道真是好地方,可惜我太趕了,而且路況也不熟,重點我是一個人騎林道,這樣真的很危險,希望下次多點車友一起去。


用力騎

jasonMobile wrote:
今年6月初還有去探來...(恕刪)

================================
謝謝你分享照片,我細心收下,並加分!
來義林道真是好地方,可惜我太趕了,而且路況也不熟,重點我是一個人騎林道,這樣真的很危險,希望下次多點車友一起去。

用力騎

dl_orz wrote:
感謝分享臺灣真的是好...(恕刪)

======================
感謝回文。

臺灣真的是好山好水的地方--真是說的正確,更是我心中永遠想說的話。

有機會真的要到處走走---正是我努力,天天想做的事。


用力騎
同學,
你的遊記真是讚,不過~還是得提醒你,要小心,
看你的遊記都好像都是一個人出遊的紀錄,
最好是結伴同行,才有個照應!
你唯一能夠信賴的只有上帝、國家、以及軍中的長官與同袍。可是,當你孤立無援時,你唯一能夠信賴的只有自己

1頁 (共3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