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單車漫遊印度尼泊爾



今天起床已經九點了,準備要出門問看看匯率的時候,一出門口就有人大叫小藍,啥!

看到對面的坑人雜貨店走出來一個人,很熟悉的面孔,

那不是昨天早上就應該要離開加德滿都回西藏的福建人嗎?


一問之下才知道從拉薩沒有機位回去了,所以乾脆飛香港,

明天準備直接從加德滿都飛到香港再搭火車回老家陪老婆待產。

他今天打算去租機車跟不知道在哪邊搭訕到的妹紙,騎機車在加德滿都谷地晃晃,

果然是瀟灑的單車客!


老婆已經懷胎九月了,還在這邊...


雖然我沒什麼計畫,但是還是只想在加德滿都到處晃晃,不過要先去幾家換錢的地方問問,

牌價是87.58,

問了一家說旅支是這個匯率,現金比較好談,現金隨便一談就是89,

厲害的人應該可以一口氣跟他喊九十。

逛了一逛,從TRIDEVI走到去Durbar Marg。



有點像是台北的中山北路,這裡應該就是加德滿都的高級商品街,

一些進口商品或者奢侈品都在這邊。

不過也只有兩百公尺左右,是想找Yeti Travels,看看旅支能不能直接換美金,

晃了第一次沒看到,繞了一大圈回旅館想用網路確定他們是不是搬家了,

沒想到停電,網路也不能用,只好親自再走一趟,這一次就有看到了,

就在Durbar Marg底端的商場裡頭,在Hotel WoodXXX進去,

在附近還有肯德基喔!



連必勝客都有!



加德滿都唯一的肯德基跟旁邊的必勝客,改天來吃一下。

問一下承辦人員,她說旅支不能直接換,還是要到銀行換。


旅支除了在美國可以換到美金以外,在各地也都只能換成當地的貨幣而已,

走一走離開塔美區後,奇怪,怎麼匯率比較差來到86.88?!

這是五天以來最差的一次,想一想才知道,在Himalaya bank看到的匯率表,

剛剛好是十點換的。

每天早上十點尼泊爾政府會公佈當天的各大主要貨幣匯率,

加德滿都所有的私人匯兌所都會依照這個牌價匯率來換。

但是千萬記得這些匯率都是"參考",實際上用美金大鈔去談可以談到最棒的價格,

換越多越好談。


比一比,旅支雖然在銀行換要摳咪兇,但是算起來還是比一般的匯兌處匯率還要好,

如果你不喜歡談就直接去銀行吧。


在Fire&Ice 旁邊的一坪大小的銀行小櫃台換了三百美金,

有時候真希望能帶上很愛殺價又會拔刀相助的同伴,有時候就是現金丟給同伴

讓他去談個不亦樂乎,反正多的是愛殺價過程的人,像我這種害羞木訥的人也就樂得輕鬆了。

換好就準備去吃午餐了,午餐跑去Lotus蓮花畫廊去吃,前天要吃早餐還公休,

蓮花在Chikusa同條街稍微北一點的位置。



吃了個咖哩豬排加杯冰紅茶,店裏頭都是日本客人,味道很不錯又不用加服務費,超划算!



還會主動問你要不要加飯,吃得飽飽的才花270,大推薦,裏頭用的調味料都很道地,

醬油是龜甲萬,S&B的七味粉。

吃到現在,在Thamel稍稍可以推薦的餐廳。


吃完閒晃回房間後,晃到下午茶時間差不多了,又跑去喝咖啡,

今天是Himalaya Lava,就在The Right Shop正上方。

是加德滿都的連鎖咖啡店,稍稍有水準的咖啡,大多是尼泊爾當地的咖啡豆加上自家烘焙。



先跑到對面的書店挑了幾張風景明信片,四大張兩小張才一百盧比,

差不多該送出第二批的明信片了。

寫一句明信片喝一口拿鐵。




不過寫了兩張很隨意的就不寫了,剛好咖啡也喝完了,反正在加德滿都的時間還多的是,

明天再去泡一家咖啡店再來寫好了。

但是我還是覺得Helena’s的拿鐵比較好喝,不過Himalaya的環境比較棒,

還有沙發跟免費Wi-Fi。


胡搞瞎搞又弄到了吃晚餐時間,想說好久沒有好好吃頓肉了,於是跑去吃了K-Too的牛排,




剛點完餐,服務生才剛離開桌旁就馬上停電,陷入一片黑暗。

不過服務生馬上端來了燭台,很有氣氛的變成了燭光晚餐,只是一個人啦...




但老實說牛排其實不怎麼樣,搞不好還有人覺得台灣的夜市牛排比較好吃,

這裡的牛排都是來自於加爾各答進口的牛肉。



這邊要VAT增值稅跟服務費另外加,也就是另外多出了24.3%的費用(吐血)。


單純只是想感受不同餐廳的氣氛罷了,因為有鑑於尼泊爾的上菜時間,吃完這份牛排之後,

時間也接近麵包店打折時間。

因為昨天吃過hot bread,今天換一家,雖然說Weinez八點才打折,

比Hot Bread大激安早了一個小時,但是似乎其實大概七點半就開始打折了,

看見大家毫不手軟的狂拿,我也不小心多拿了幾個,麵包五折,蛋糕七五折,

又去買瓶水後,就回房間休息了。


bluebluelan wrote:
今天起床已經九點了,...(恕刪)


真是悠哉....羨慕ing....


半夜忽然傳來一陣貓叫聲,喵~喵~,不是淒涼的嬰兒哭聲,是正常的貓叫聲,

感覺聲音來源好像在房間,又似乎在窗外,

還有某股莫名的臭味傳了過來,實在懶得張開眼睛去管他,放任那個貓叫聲一直叫。


直到某樣從房間桌上掉下來的東西像是我的頭燈,我才驚覺真的有某樣東西在我的房間。



對,一打開房間的燈,一隻很萌的貓就在我的房間裏頭喵喵叫,視線撇到窗戶,

只看到某扇窗戶開了一個小縫,貓剛好可以從鐵欄的空隙鑽進來。

就跟那隻貓大爺大眼瞪小眼,靠近他也不像流浪貓會躲開,不太怕人應該是有人養的才是。

但是也沒看過旅館什麼時候出現過這隻貓了,一樣喵喵叫,完全不知道在叫啥,

給他水喝也完全沒動靜,

開窗戶給他也不出去,直到我把門打開他才停止喵喵叫趕緊跑出去,

靠杯,把我的房間當玄關了是嗎?





無影頭。



解決了貓叫聲事件之後,繼續躺回床上,仔細一看,床上怎麼有坨屎?

幹你娘!!原來剛剛那個臭味就是這隻貓拉的屎!!!幹幹幹幹幹!!!

而且第一天Piece of shit的兇手搞不好也是同隻貓。

可惜犯貓已經逃離現場,追不回來了。

還好拉在床單上面,把床單拉開還能睡,就這樣繼續睡到被街上的喇叭聲把我吵醒。



起床嚼了幾口麵包,嚼嚼,悠悠閒閒的今天哪都不想去,出門把衣服送洗,

這次都特地十點前送洗衣服了,一樣要我明天晚上才來拿。

雖然這家離旅館比較近,以後還是送別家好了,

所以要送Laundary的千萬要注意到上頭是不是當天可取。

而且有三小時加急的服務,但是貴上五六倍。


弄一弄跑去吃黃河清真拉麵,在Chikusa同一條的三樓,

一走進去一股夾雜的醋溜騷味傳了過來,令人不免皺起眉頭。

懷疑小菜真的是不是推薦我這家,

坐下來看了麻婆豆腐才一百二,想點個麻婆豆腐來配白飯,

可是菜單怎麼都沒有白飯?!!!!?

想點個不知道是幹拌麵還是乾拌麵的干拌面,

正如同不知道是幹妹妹還是乾妹妹的干妹妹一樣令人混淆。

忽然懷念起新疆的拌麵啊!!!旅行到至今,還是能讓我不斷念念不忘的食物只剩新疆食物。


結果他就幫我上了碗湯麵,味道不錯,麵條是這幾天吃到現在最有嚼勁的麵條,

湯也可以,還有些跟一度贊調理包差不多多的肉塊跟青江菜,

才一百盧比還蠻划算的!

不過這邊的招牌好像是手抓羊肉,但是這個東西我實在不想在新疆以外的地方試。


混到下午茶時間在跑去Tridevi Marg的Himalaya Lava喝咖啡寫明信片,

就在Fire & Ice對面,雖然說到Fire & Ice已經是第二次了,

還是得提一下震驚世界的王儲槍殺案件。

這家是尼泊爾王儲狄潘德拉的愛店,在生前常常跟女朋友來這家餐廳吃,

最有名的就是他的Pizza。

簡而言之就是在2001年,這位王子在某次王室餐會的時候持槍把在場所有的王室成員通通幹掉,

包含親生父母,當時的尼泊爾國王,然後舉槍自盡,最慘的是沒死成,

按照禮法他在他殺掉他爸的時候順理成章成為國王,

但是是躺在加護病房裏頭繼位的,過沒三天就過世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史以來最短命的國王,在位四天。

只有那時候在外的尼泊爾國王弟弟跟妹妹倖免,真相如何不得而知,

最後也是由尼泊爾國王的弟弟繼位成為下一任國王。

點了杯卡布奇諾,味道比昨天那個詭異的拿鐵好很多,

不過杯子明顯沒溫過,咖啡一下子就冷掉了。



尼泊爾的電線長得都跟麻花辮一樣。



其實來加德滿都完全不懂得欣賞他的人文跟藝術,粗人不配貴物,

人家都說哇哇~加德滿都多棒多棒,建築多漂亮又多漂亮。

也不想花個大筆錢,最主要的是門票錢差太多,專坑外國人的,去看那些看不懂的東西。

最誇張的就是Bhaktapur外國人要一千盧比,尼瑪!擺明坑人啊!

反正看也看不懂,算了,寫完明信片又跑回房間混,混到吃晚餐的時間。

嘿嘿,今天來去吃那家Rum Doodle好了,走到Lonely Planet 書上標示的位置,

發現似乎跟前幾天看到的位置不太一樣?!

仔細回想,似乎在Chikusa那一條,果真沒錯,一走進去,

?這家不是超有名的店嗎?

怎麼一個人也沒有?

整家店只有我一個人,算了,來這邊不來這家Rum Doodle怎麼可以,

打開Menu大概價位都比Lonely Planet中文版上的價位貴上一倍。


不過這家店對登山家有一種特殊的意義,而且在登山界廣為人知,

你可以終身免費享用這邊的餐點,只要你登上過聖母峰即可。

整家店都是被那個像是Yeti(雪人)的大腳印紙板蓋住,



有一面牆是專門給攀登過聖母峰的登山家做紀念。



這間店曾經被Time列為全世界最棒的酒吧之一,大概是因為他的傳奇性出名的。




鬼神般的紀錄,十六次攀登聖母峰的雪巴人,

以及不到十一個小時從基地營登上聖母峰的紀錄,雪巴人說是登山界的賽亞人民族也不為過。



在還沒有大腳印紙板以前,大家都是簽在一塊木板上,在這裡還包含有人類史上第一次成功登頂埃佛勒斯峰的雪巴人簽名。



來這邊好像跑到登山界的星光大道一樣,

光是想到留在這片壓克力裏頭的每一筆字跡都會讓人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細數全世界有名的登山家都曾經造訪過這間Rum Doodle,

能坐在這邊吃飯享受那股充滿幾乎是傳奇般的氛圍,

想像過去這邊坐滿了一群剛從聖母峰頂下山的登山家吃著牛排喝著啤酒談笑風生,

只要花你兩百塊台幣即可。


舉起我手中的空氣台啤十八天(生),跟昔日的英雄乾杯。


點了塊Rum Doodle Steak,600Rs+VAT+Service charge,以尼泊爾的物價確實不便宜。





味道不差,比昨天的K-Too好多了,而且直到他上了杯水我才發現,

昨天K-Too也收了10%服務費,卻連杯水都不給!?


連續兩天吃牛排,雖然Rum Doodle貴了一截,但味道還是比較好,

連那個奶油花椰菜跟薯條都勝過K-TOO。

吃完將近七百五,想一想,就當作在台灣吃塊家庭餐廳式的牛排好了,才不會那麼辛酸。




吃完回房間用Line跟小菜討論一下九月初在印度要怎麼跑。


到九點在衝去搶麵包,不過今天晚上從下午就開始停電了,停到九點多電才來,

然而看到The Right Shop那個街角的兒童乞丐總是那麼多,

纏著從超商走出來的每一位遊客,尤其金髮碧眼的最容易遭殃,

我們這種東方人臉孔還會被乞丐歧視,對你說一句給我money,見你不給就閃人了。

不然就是指著你的飲料要你分他幾口,金髮碧眼的是會被死纏爛打直到他們掏出錢包,

比較漂亮的金髮女生還會被親臉頰,根本是得寸進尺了吧,



請...請問在塔美爾當乞丐要去哪邊報名啊?


我也可以去跟那些漂亮的外國女生說Give me money然後親個臉頰這樣?


連Hot bread外頭也是一堆兒童乞丐,不是我沒良心沒愛心,事實上也是,

但是總是想起Lonely Planet裏頭對這些兒童的敘述,

施捨任何東西給他們,似乎只會鼓勵更多的兒童乞丐來跟這些觀光客乞討,

甚至瘦弱的乞丐得到的施捨還會被其他成群結隊的乞丐搶走。

就親眼目睹一群兒童乞丐,莫約十來歲而已,搶走東西還圍毆被搶的乞丐。


總覺得這趟旅程自己把感受性關起來了,對什麼的一切都很遲鈍,反應很慢,

也不想去跟什麼人交流,看到有人乞討就是視而不見。

在這片人海中,不太獨特,當個能夠客觀紀實的旁觀者就夠了。


這趟旅行的朋友交得多也會去得多,朋友來來去去的,乾脆隨緣吧,

只是忽然想起絲路那趟旅程跟人的對話,那怕是一兩句都可以記得一清二楚。

在這裡人多了,話談多了,能被我回想起的少了,會繼續交流的更少。




走進ShopRight準備買水回旅館休息時,看到一對眼熟的夫婦,大家一眼就認出來,

握了握手,就是第二天早上在重慶味遇到的夫婦啊!

他們剛從波卡拉回來,準備後天回上海,寒暄了幾句,又握了握手,祝福彼此旅途平安,

回旅館後,直到十點多電才來。


今天是可以在加都那麼悠閒的最後一天,把明信片的地址寫一寫,

跑去在TriDevi Marg上頭的Everest Postal,私人郵局買郵票。

裏頭一個女櫃台問我說要寄到哪,台灣一張明信片貼個25盧比,哈!

我要說一下,Thamel價格最公道的還不是The RIght Shop,

是下圖這個在TriDevi Marg的轉角,裏頭都是照著標價賣,一瓶可樂應該是55Rs,

而不是60Rs。



總算沒有給我五塊一塊的郵票讓我貼到崩潰,直接就是一張25盧比的,

希望他沒有聽錯聽成Thailand,最後六張就此寄出啦。

今天起的很晚,起床就是坐在床上把昨天半價的麵包慢慢吃完。

其實今天起得太晚,貼完郵票馬上就跑去重慶味吃了個宮保雞丁蓋飯,

感覺像是宮保雞丁燴飯,不太像台灣那種很適合下酒。

而且白飯實在不怎麼美味。



吃完就回房間,準備牽車去博拿佛塔晃晃,在那邊左轉右轉,加德滿都單行道很多,

行人沒有什麼感覺,

憑著平常走路的方向感騎去,騎上腳踏車才知道奇怪,怎麼車子都往你這邊開過來?!

加德滿都的Shopping Mall。



在爛到不行的小巷子左拐右拐,才看似走向對的路,不過不得不說路真的是奇爛,極品啊!

兩個車道只有一個車道的路那麼爛,台灣的路算什麼鬼拉力路面,

沒看過加德滿都市區的道路別說過你開過拉力路面啊!

柏油路上就是一堆垃圾沙子跟大大小小的石頭,感覺隨便壓一個石頭就會撇車,

後來跑到一個地方叫做Chabihil,才能轉到博拿佛塔,

騎著腳踏車估計是沒辦法進去了,也不打算進去,

然而在前往博拿佛塔的路上竟然看到君悅飯店啊!



結果就在博拿佛塔外頭繞了一圈,全尼泊爾最大的佛塔。




反正沒去博拿佛塔,就騎著車去加德滿都最有名的燒屍廟-Pashupatinath Temple,

從Chabihil騎了一小段小巷子陡到不行,

結果過去就看到Lonely Planet說這是全加德滿都最不值得花門票的地方,

因為非印度教徒都不能進去寺廟裏頭,結果什麼也沒看到就跑走了。

這是Pashupatinath外頭賣祭拜品的商店,一整排。



Pashupatinath意思就是濕婆廟,Pashupati 是濕婆的另一個名字,這廟在巴格瑪蒂河旁,

巴格瑪蒂河就是恆河的上游支流。

所以對尼泊爾的印度教徒而言,這就是相當於他們的恆河,

既然叫做燒屍廟大概也知道是幹什麼來著的。


塵歸塵,土歸土。

正如同北印瓦拉那西印度教聖城,人們過世之後就是在恆河旁的火葬場燒一燒,

然後把餘燼倒入河裡頭,在這裡也是一樣。



看到時間差不多,靠著天分跟直覺繞了一小圈就回到旅館了,把腳踏車牽回房間,

三步併兩步的跑到旅館樓下餐廳點壺咖啡坐著。


就走來一群人,反正正好無聊,想找人講話,聊了一聊,聽口音像是南方人,是湖南,

一群華中科技大學的大學生。

他們才剛從樟木搭車過來,十幾個人分了兩輛車到加德滿都,準備去ABC健行,

也就是Annapurna Base Camp安娜普娜基地營。

聊得特別起勁又投緣,而且每個大陸人都想來台灣環島是怎麼回事?!

聊的對味就跟他們一群人十一個人一起去吃K-TOO,實在不太推薦這家的,不過他們真的很想吃牛排,沒辦法了,

總不能帶他們去Rum doodle那間又更貴,他們執意要吃K-TOO,沒辦法了我不管了。

一行人點了點餐,挖!他們馬上感受到尼泊爾的上菜速度,我是習慣了。


一群人一開始聊得開心沒注意時間,過了半個小時連動靜都沒有,我們十二個人就開始騷動了,騷動了好一陣子,

不斷看著服務生說怎麼還沒上菜呀~


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上菜,但就像我事前跟他們說的,不要對這邊的牛排抱任何期待,每個人吃到都直搖搖頭。

只能跟他們心理建設,在接下來健行的路上他們一定會懷念這個那麼難吃的牛排,因為知道牛排不怎麼美味,

所以我才點了漢堡,結果其實漢堡麵包也很難吃,哈!



唯一好吃的就是薯條了,更搞笑的是上次來吃牛排,竟然沒有幫我上沙拉?!


坐下來到吃完都花了兩個小時了,然後一群人浩浩蕩蕩成群結隊的跑去Hot Bread掃蕩麵包,

然後帶他們稍微晃晃Thamel區,看看Khukuri,

陪著他們一起去買登山杖,之後就分開了,最後跟一開始聊天的大學生留了聯絡資料,

跟他們說如果在波卡拉有緣的話,搞不好還會遇到。

反正在波卡拉的日子應該也是一直泡咖啡店,

所以我跟他們說只要來波卡拉的幾家咖啡店晃晃,應該就可以找的到我。

回旅館用電腦的時候,把電腦打開就有另一隻貓大爺躺在我的鍵盤上orz






刷拉刷拉刷拉,看著窗外的雨不停,加德滿都似乎因為我即將離去而哭泣,

但是我也很難過,看著這種尷尬的天氣,也不知道該不該出發。

先把車子牽過廚房,準備扛下樓的時候,忽然有個女生叫住我,問我是不是從台灣來的?!

是的,她也是,而且是花蓮人在新竹念書,為了保護當事人,接下來都用化名小雞來代替好了。

小雞她出門已經將近半年,但是爸爸媽媽都以為她還在新竹念書,

當爸媽問起怎麼還不回家的時候,都說功課很多很忙沒時間回家。


希望小雞的爸媽或者親友沒看到這篇。


小雞說昨天碰到那群華中科技大學的學生一聽到小雞講話就說,

剛剛遇到一個台灣人(指我)講話好溫柔好好聽啊,一直盧著小雞多講一點多講一點。

不過一部分的中國人覺得台灣人講話很娘,不過講話好聽已經不是新鮮事了呵呵。


知道我一樣也是住Puskar又騎腳踏車,所以看到我就問了這個理所當然又顯而易見的問題。

然後陪他們喝了杯熱牛奶,聊聊天,看雨勢這樣我是肯定走不了了,

那就在加德滿都多待一天吧。


聊聊天,才發現台灣人出來玩的,世界都很小,身旁多多少少都有朋友圈重疊,

一講到哪個某某某兩個人都說認識。

而且他說一遇到我談到台灣的事情,尤其都在新竹念過書,當我細數起她熟悉的生活環境時,

哪個轉角的哪間店的哪個老闆,

她才跟我說,遇到那麼多台灣人,唯獨碰到我之後,才覺得有種要回家的感覺。

感謝妳的錯愛,可惜我心有所屬了(撥頭髮)。

唉,平頭好像沒有頭髮可以撥。


小雞從三月就出來了,二度進藏,在中國搭便車旅行,大概超過一萬公里,

拿著武漢大學的假學生證到處招搖撞騙,

甚至沒有入藏紙都能從樟木出關。

除了還保有台灣的腔調以外,用詞已經被二六仔同化了,性價比,駝包等等。

同桌的都是跟她一起從樟木過來的朋友。


邊聊邊看著時間過去,雨勢依舊沒停止過,乾脆就在這邊多待一天了,把車牽回房間,

門鎖上繼續跟他們聊天。



房間很大很便宜,缺點就是沒熱水天天都得去幹熱水壺來洗澡還有早上都會被喇叭聲吵醒。

他們這團是窮遊團,非窮盡的窮,而是窮困的窮,一天的消費為一百盧比,我是一千盧比。


跑去賭場蹭吃蹭喝,雖然我早就聽說加德滿都有兩家賭場,裏頭有免費的餐點,

但是小菜說很難吃我就懶得跑過去了。

吃當地的尼泊爾餐廳,而非背包客餐廳,所以跑到他們房間聊聊天,他們一樣住在Puskar,

但是需要高繞到頂樓走到另外一棟下樓。

一行五個人擠一間三人房,兩個女生擠一個單人床,還有個人要打地鋪。

然而今天本來就要離開加德滿都,所以就隨著他們一起去吃午餐,跑到他們最愛的當地餐館,

吃了個蛋炒飯跟Kathay(煎餃),等很久,

這是尼泊爾餐廳的通病,味道普普通通,不過很便宜就是了,才吃了一百一。


吃完走出餐館的時候忽然有一隻超肥的狗走過來,其實不怎麼稀奇,

但是在尼泊爾這種人都吃不飽的地方,狗可以吃到那麼肥確實跟處女生子一樣,

一看到,我馬上就衝過去從這隻狗的後方用力地用雙手磨蹭他的肚子,

其他人也陸續衝上來把玩這隻狗。

雖然這隻狗好像不開心低吟了一下,卻依舊沒有轉過頭來,

等我們玩夠了才放他繼續遊蕩在加德滿都的街頭。



吃完飯回去就討論一下要去哪,回房間撿了一個腳骨折的女生,

現在打著石膏,有夠衰,在波卡拉散步散到腳骨折。

撿出去看電影,聽說電影院狀況硬體設備還蠻不錯的,像是音響差一點的威秀而已,

椅子也很舒服,我跟小雞跑去看TDKR,

不過四點才開演,其他人去看了A片-但也不過就是背部全裸的程度而已。

這家電影院在Civic Mall,在尼泊爾的大商場裡頭都會附有電影院。



連加德滿都都有ZARA!!!!

原來台北沒比加德滿都先進去哪



第二批的明信片寄出囉~



我一打消念頭要離開加德滿都天氣就變好了



我跟小雞一起去把明信片丟到郵筒後,跑去另外一個Shopping mall晃晃,吃了兩球冰淇淋才70,不貴。




然後陪小雞去畫了一手黑黑的,這個叫做Henna,黑娜,

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印度女生手上的Henna,價位不等,端看面積大小跟工的精緻度。

敢不敢殺價隨你,不怕得到一個很醜的Henna就儘管試試看。



Henna只有女生會畫,男生畫只會遭到側目,但還是有不知情的外國男生跑去畫Henna,

就像是一堆蠢背包客額頭點了代表印度教徒,

一點紅紅的Tikka還很開心,在印度尼泊爾想賺你的錢的人排到一千號過去了,

常常會有人跑過來幫你點Tikka然後收錢。

點Tikka的一定是印度教徒,已婚婦女除了眉間上頭點Tikka以外,

還要在髮際線上點一點Tikka,還有穿鼻環。

原本以為畫Henna就是這樣而已,沒想到其實是要等上面那層黑色顏料的乾了之後摳起來,

才是正確的畫法。


QFX電影票。




弄一弄也不過三點,然後就上樓喝咖啡,點了一杯焦糖拿鐵味道很棒,完全不輸給STARFUCKS,

雖然在被問你要不要Flavour的時候被婊,原來多按下調味糖漿也要多收25盧比...


在那邊兩個台灣人喝喝咖啡聊聊天,一下子就到四點。

上樓要先看票根,過金屬檢查門跟搜身,不過外國人好像沒那麼嚴,

我的包包裏頭搞不好有放四零榴他們連看都不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了當初首映的時候有人開槍的原因,

看我這副觀光客德行也知道幹不了什麼事,就放我上去了。

果真進步,果然是首善之都,真的就像是音響差一點的威秀而已,

裏頭硬體設施還蠻不錯的,椅子還可以稍微往後躺,很舒服。


不過有趣的事情是看電影有中場休息,撥個電影跟籃球上下半場休息啊?

而且幸虧有英文字幕,一看到英文字幕我就跟小雞說,YES,太好了有英文字幕!

我好擔心出現除了尼泊爾字幕,那比沒字幕還糟糕,認真覺得這部片其實看台詞就夠了,

台詞為主畫面為輔。

但是啊,也許是他們的英文程度並不是太好,或者是民情使然,

坐在我旁邊的尼泊爾女生似乎是看到好不容易才看懂的單字就要念一下,

最後飛行蝙蝠車帶著核彈倒數計時,這個尼泊爾女生也跟著一起倒數,

連爆炸的時候都要配音,蹦~


不然看到蝙蝠俠被打得很慘的時候也要跟著心疼一下,在那邊奧去,奧去。


在尼泊爾看電影的一切都很不錯,電影院跟電影內容都很不錯,

但是誰坐你旁邊真的會大大影響看的心情,看完已經七點了。


其他三位看A片的已經看完許久,坐在外頭等著我們,一起坐計程車去肯德基吃買一送一的雞翅,




這下總算也完了在加德滿都吃肯德基的願望了,

吃完走回旅館去,然後九點就跑去撿麵包,連自己人都說只要九點這邊的麵包就像是被蝗蟲掃過一樣全空了。

我買了三個,畢竟只吃炸雞是不會飽的啊~



今天是在加德滿都以來天氣最好的一天,似乎只要我要離開哪裡的那天天氣都會特別好,

在錫金也是。

退了房,遇到一組昨天剛到的大陸人也是騎腳踏車的,

一問才知道他們是騎新藏線過來的,花了一個月,一樣花了一個月的我,

不知道在這邊幹嘛?!哭哭。

神人果然到處是,台灣人真該出門走走了。


離開塔美區,準備沿著原本的路走回去,但是才發現,好像是單行道?!

根本沒辦法走,只好順著昨天計程車司機的路線,繞回Durbar marg南邊接回去才成雙行道,



然後在國家體育場的圓環向右轉一直走一直走,

不過搞笑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忽然腦袋中毒了,在一個路口不知道怎麼了,

人開開心心的右轉,

騎了一公里才發現,不對?!我在這邊轉幹嘛?

沿著一個禮拜前過來的路騎回去,天氣好到不得了,但是回頭一望才發現,

其實加德滿都的霾害應該蠻嚴重的,在谷地懸浮粒子散不出去,

準備上檢查哨的小上坡,這種貨車算是印度跟尼泊爾的土產之一,花花貨車。



到了上坡終點的檢查哨之後就是一路下坡啦~

路依舊很爛,可以看到小朋友在下坡玩自己土砲的滑板,不過下坡就是爽,

今天的目的地是海拔四百五的Durme。

檢查哨大概是海拔一千五的高度,原本以為接下來都是一路下坡一直到Mugling,

從加德滿都到波卡拉這一條Prithvi Highway兩百公里,運輸量很高。

這條公路上的客運來往尼泊爾境內觀光客最多的兩個城市。

Pokhara,波卡拉。



錯啦,下坡下了一陣子還沒爽到後就開始上上下下的,沿著翠蘇里河一直到Mugling,



結果出乎意料的耗時,風景有點像是當初白石頭的味道,綠油油的梯田,

茅草屋跟到處散步的牛。



不過真的很熱,加上沿著翠蘇里河,一種濕潤的熱氣迎面撲來,

好像忽然口鼻被熱毛巾罩住一樣,讓人難以呼吸。

上上又下下,一餐都還沒吃,完全靠水跟碳酸飲料的熱量支撐住,

今天喝的水量也很驚人,坐下來休息的時候,都已經在陰涼處了,汗依舊狂噴,

把汗擦乾之後,過沒幾分鐘又依舊滿身大汗。

一公升的礦泉水一瞬間就被我KO掉,



其實這路上,我都還以為自己在騎台七甲,事實上風景也很像,騎了那麼多條路了,

總是感覺前面的路似乎與過去騎過的某段路類似,一下前面的灣有那麼點像北橫明池,

一下又像是思源啞口。

沿途早餐沒吃午餐也沒吃,不過從印度寄的明信片已經寄到台灣了!!兩個多禮拜,

以我對阿三郵政的期望,這已經可以給他A++了。


Mugling大橋




到了瑪格林,東西真的有比較貴,看我一副遊客臉,玻璃瓶的可樂都收我35Rs,幹!

已經五點多了,繼續往前,打算停在Durme看有沒有車上Bandipur,

如果沒有就停在Durme過一晚吧,

一路到了Aanbu!#$#^,抬起頭來,看到遠方的天空雲特別立體,但是看起來不像是雲,

卻又白白的?!






仔細一看?!!!!!!!是安納普納稜線!!!!!

人生第一次看到八千公尺的高山無比興奮,好像憑空灌了一罐紅牛一樣,連上坡都騎得特別有力,

反而倒是最常看到的魚尾峰被前方的山峰跟雲擋住,看起來依舊不比安納普納稜線。


騎到Durme已經下午六點了,勢必要在這邊過一晚,喝了一罐Slice芒果汁原本三十盧比的,這邊的商店要四十盧比,幹!

來尼泊爾最不爽的就是遊客真的只有被宰的份。

Durme的旅館沒幾間,像是旅館的又沒有英文招牌,最後找到Lonely Planet上頭寫的New mustang lodge,四百盧比,想殺價沒殺成。


是說可以接受就是了,房間也很乾淨,除了浴室有點陰暗有點髒,下去買個飲料跟水,

吃了一樓餐廳的飯,真的只有飯,幾咪咪菠菜,



幾咪咪不知道什麼的配菜,一碗看起來像是綠豆湯卻又有點鹹的東西?

把配菜吃完,還有一整盤的白飯,喝一口湯吃一口飯,才把那整盤的飯吃完。

房間沒有電風扇,很熱,坐在底下陪他們看新聞跟電影,才想到今天路上遊覽車幾乎沒看到,

有看到也是空車,

想說是不是又罷工又怎麼了。

不過路上車少我也樂得輕鬆,看新聞看不出個所以然,只看到一堆人揮著什麼旗幟,

而且今天加德滿都各大路口檢查哨人都特別多,

不知道是不是又出了什麼事?!

反而是加德滿都到波卡拉這邊,書上寫著整路六七個檢查哨,反而是離開加德滿都之後,

一整路都沒看到檢查哨,

檢查哨的多寡決定尼泊爾境內的動亂度,照這麼說起來,尼泊爾現在應該算是蠻安全的吧?!


bluebluelan wrote:
今天是在加德滿都以來...(恕刪)


八千公尺的稜線,真難想像...

睡到一半打起雷來,伴隨著氣勢磅礡的雨聲,

半夢半醒之間想起昨天晚上坐在店門口就看到天空雷光閃閃卻沒半點雷響,

反正我又不是在外頭露營,翻個身繼續睡,只要明天早上我要出發的時候不要下雨就好了。


被喇叭聲吵醒,看一看時間,七點,唉。


又翻個身繼續睡回籠覺,直到八點把行李整理好後下樓,腳踏車已經被放在門口了。

這家店似乎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管的,不管看房間還是煮菜什麼的,

準備Check Out的時候他跟我說


”Five Hundred”




我昨天不就已經先給了五百,這又怎麼回事?


他問了他媽是不是我有給錢,她媽似乎回答一個有,也不對吧,房錢四百,

那頓白飯要一百盧比?

我是不是被搶了?

我就很不客氣的跟他說”What the fucking rice cost 100 rupee?”

幹你媽的,這盤了不起才三十盧比他敢收一百?


你他媽的這盤東西尼泊爾人會願意花一百盧比來吃?!

昨天隔壁桌的三個人吃也沒掏出三百盧比來,

看他們手上也不過才一百多盧比,菜色還比我好。


他媽的這個小雜種似乎根本聽不懂我在罵他,僵持了一分鐘之後我就放棄了,

多的錢就當作給他的醫藥費好了,肏!


騎著腳踏車越騎越不爽,有一股衝動超想轉頭回去把那家旅店一把火把它燒掉,

幹,媽個巴子,欺負人!


而且只要是沿路不大不小的城鎮,總是有很多不老實的商人,看你是遊客樣就多收你一點錢,

可樂貴個五盧比十盧比,賤種!

欠肏欠幹又欠電,一群垃圾蟲。


從Durme開始就是一段六公里的爬坡,將近要爬升三百公尺,



然後一段十公里的下坡把剛剛爬完的通通還回去,下到Damauli,

Damauli是Prithvi Highway沿途最大的城鎮,

看到這個好像被攔腰砍斷的山頭就知道Damauli到了。



在Damauli才喝下今天的第一瓶可樂,還是玻璃瓶的,價位合理,三十盧比,

稍稍舒緩一下怒氣。





離開Damauli後就是一段沖積平原,在橋上可以看到很清楚的安娜普娜稜線,



接著一樣是一段爬坡爬到海拔五百多接著上上下下的緩坡交雜,

形狀很有趣的山頭,還是世界樹來著的?!




從Korte過去才算一路很完整的緩坡,一直到波卡拉都是一樣的坡度。

因為今天的行程實在太悠閒了,多虧昨天多騎了一段路,

今天就是停下來乘乘涼喝喝可樂喇喇賽,這邊先乾一瓶水,那邊在乾一瓶可樂,

最後才在距離波卡拉還有四五公里之遙的小店旁,

一口氣幹了兩瓶可樂跟吃了一份momo,合起來才一百。






鄉親啊,幹你娘的那盤白飯是哪個吃屎的小雜種做的也敢收我一百盧比?!

如果我手上有一把廓爾喀彎刀就直接把你的頭砍下來了!!!


Durme的New Mustang Resturant&Lodge,

希望大家不會像我一樣淪落到這個奇奇怪怪的小鎮受氣,以後建議可以多騎一段路到Damauli。

加德滿都到波卡拉沿路上最大的城鎮找旅館,價位也應該會比較合理,

而且隔天也可以騎更少的路到波卡拉。

尼泊爾人也看死亡筆記本? 其實尼泊爾人的衣服很多都跟動漫有關,還有看到火影忍者。




一路到波卡拉其實上上下下的,爬升搞不好也快破千,從二十公里倒數,一直倒數,蜀道難。

吃完momo跟可樂之後好像開Turbo一樣,騎車還是需要進食的,

肚子有了固體的東西好消化,就不會喝水喝到反胃,也更有力氣騎車。

那份四十塊的momo特別好吃,加上很棒的辣椒醬。

為了追上前面一組騎腳踏車的人馬,不知不覺的就騎到波卡拉市區了

只是到湖濱區Lakeside還要下一個很長的下坡,到波卡拉也不過才三點而已。


沿著湖濱區慢慢騎,慢慢找旅館,在某個路口停下來,就有人跑來跟我推薦他的房間,

原本開價五百盧比,

我只跟他說我的預算只有四百,但是至少住一個禮拜。

他考慮一下說OK,要我先去看房間如何,給了我一間一樓的三人房,

而且頂樓可以看到山景還不錯,

四百盧比感覺是可以殺一下啦,不過全日熱水,還有點燙,其實這趟旅行就是LBWJ,

老子有錢(台語),爽就好路線,

可以接受就懶得殺了!



東西放著還沒洗澡就先出去騎個腳踏車,挖~沒有行李的感覺真好,

身體好輕!彷彿再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波卡拉的很多路口都也有放這種牌子,因為巷子裏頭還有很多旅館,

指示你哪間旅館往哪邊走,主要的觀光區都在Lakeside。




先往南繞,又繞回來,感覺這邊的商店十間有八間是宰人的,吃了一隻七十盧比的冰,

發現在其他店只要五十啊幹!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比較有良心的店,照原價賣。

我住的是Cozy Guest home 離大街走路大概三分鐘,不是太遠,而且相對安靜,

不過晚上應該需要帶個手電筒,這邊路燈似乎不太發達。

尼泊爾湖濱區足球賽。



人超多



整個湖濱區分為大壩區,東湖濱區,中湖濱區,北湖濱區。

以中湖濱區最熱鬧,主要的觀光客活動都在這區,東跟北湖濱區其次,大壩區罕見觀光客。



北湖濱區回望費娃湖畔。




騎著腳踏車在很爛的道路上顛波,停下來拍個照片,

沒想到就爆胎了?爆胎了?!這裡路又很爛,只好慢慢牽回去,

從北湖濱區走回旅館大概花了半個小時,

把內胎拔出來才發現,太詭異了!

李組長眉頭一皺,發現內情不單純?!

內拍怎麼會是破在內圈?難不成是襯帶出問題?



仔細一看,甚至用手摸摸看,什麼也沒發現,只能草草把外胎跟輪圈洗一洗,衝下來一堆泥沙。

回想了一下,爆胎三次通通都是前輪,有沒有那麼衰,而且似乎人生爆胎都是爆前輪居多...


跑出去吃晚餐,用網路看了有家叫做DB MOMO好像不錯,聽說人很多,

但是我一進去發現都沒有人,



而且雖然店名是Momo,可是大家最推薦的是韓國料理跟日式料理,點了個Ton Katsu跟Lassi,

Lassi




等了半個小時那個豬排飯才上來,看到真的會傻眼,給我一碗湯,一碗飯,一盤沒有任何醬的高麗菜絲跟炸豬排,味道呢?

這個叫做勝丼?!請問你們廚房可以借我煮一次給你們看嗎?



夭壽骨,我吃完這餐大概就要去洗腎了,味噌湯鹹到爆炸,豬排好像跟醬油還有鹽醃了七七四十九天一樣,

加上飯都沒有什麼醬可以配的,就是扒一口白飯咬一口豬排,再嚼著毫無味道的高麗菜絲,嗚嘔~


最痛恨自己的一點是當肥肥的尼泊爾老闆娘問我好不好吃的時候我竟然還帶了微笑,不爭氣的點了點頭,怎麼辦,

我那麼會睜眼說瞎話豈不是能進總統府還是內閣了嗎?

吃完內心根本在淌血,吃了這種可以被打上馬賽克的東西,還要我付錢!甚至我還說了謊T^T

到底該不該說實話,或者直接把他們的鍋鏟搶過來,乾脆我來煮,

不然這店根本不會進步。

拜託來這家點不要點Ton Katsu,丼飯類的都不要點啊!

可是這家的評價卻高到爆炸,TripAdvisor前十名的?!


最後把味噌湯倒進白飯裏頭又和著高麗菜絲,才能把這頓飯吃完,看一看這碗東西,這不就像是在吃噴嗎?

我的心情就像是上餐館的鮭魚看到鮭魚卵丼,母雞看到親子丼,牛看到牛排還有狗看到熱狗一樣惆悵,雙手拿著餐具卻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吃下去。


吃完去誠實商店(照訂價賣的我都叫誠實商店)買捲衛生紙回去大便,估計是沙拉不太衛生或者是LASSI,讓我的腸胃又清空了一下。


在湖濱區的旅館因為很競爭,價位都很低,通常有免費過濾水,太陽能熱水還可以幫你代訂行程(當然比較貴)。

波卡拉的湖濱區就跟加德滿都的Thamel一樣,一個觀光客需要的他們都有,他們只需要你身上的盧比,美金跟信用卡而已。


bluebluelan wrote:
從單騎絲路到了自我應...(恕刪)


好美,真的!!
又燃起我想去印度的念頭了
閱讀他人的遊記很過癮, 但是地球上很多地方我不會去, 例如印度 和非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