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與路線分享區 - 騎 單 車 繞 東 港 追 王 船 ( 下 ) - 單車

前往內容


騎 單 車 繞 東 港 追 王 船 ( 下 )

東港三年一科的平安祭典近年來在媒體與文史工作者報導下,已吸引不少信徒與遊客前來刈香及參觀,在王船信仰中有相當的重要性,因此民俗學者常提與台南市西港區的王船信仰做比較,而有「北西港南東港」之稱。另外,在東港二十餘年來在王船建造上的成果,也為東港博得「王船故鄉」之美譽。


王船法會熱熱閙閙展開,香客與遊客也一體觀禮法會進行。可能是大總理太忙了,印象中的林大總理好像沒有那麼年輕…


法會進行的同時,等一下要參與遷船的轎班開始分配工作。
崙仔頂今年抽中上上籤,準備扛運最重的王船中桅,因重量關係必須由最多轎班人數齊力完成。


大千歲的頂頭角負責拉運王船主體,先把纜繩用黃色布縵包住方便施力。


第一次看到七個角頭轎班聚集在代天府前,像是國慶閱兵展示壯盛軍容的壯觀場面,我搶上制高點拍下難得一見照片。


遶境隊伍為確保行進順利,只有指揮車、電信工程車、王船組,每角頭配額乙輛補給車,這是轎班唯一的補給方式,因為繞境期間是不能開小差偷跑買飲料的。


「涼傘」是神明出門遮天穢的涼傘,在民間信仰的遶境隊伍中,「涼傘」是每頂轎前所必備的。


東港平安祭典時神轎前的「涼傘」數目高達七支非常壯觀,遠遠看到「七支涼傘」就是東港「七角頭」的神轎,這是東港「角頭廟」才有的殊榮及特色。


代天府廣播請工作人員及各角頭轎班到代天府用午餐,留下資深轎班爐主看守涼傘。


東港七角頭之間,或是與王爺廟之間,彼此並無上下屬或是排名的關係,角頭廟、王爺廟平日各司其職,因三年一科迎王祭典而結合。當七個角頭轎班頭旗與龍虎旗一字排開,非常少見的機緣巧合,只有在迎王這種場面才會出現吧?







體驗東港特有迎王文化騎上單車踏遍大街小巷是最容昜的選擇,只要準備好大貢香、茶水,像用力騎一樣選定一天跟著千歲爺(王船)騎就對了。「騎單車追王船」的喜悅及成就感雖然比不上扛大轎,一樣也能得言語無法形容的悸動。


代天府前廣場聚集很多攤販,代天府講求快速補給與方便性通常只提供東港飯湯,各陣頭都以此為主食,飯湯是要給轎班及工作人員享用的,隨香及遊客請勿先行取用。


東港迎王沒有像大甲媽沿路辦流水席,各家在請王當日辦桌宴請親朋好友的。


當然東港有名的轎班飯湯美味不在話下,供給工作人員及轎班滿滿活力。


大碗白飯加上滿滿的飯湯,內容物除少不了的筍絲外,還有魚丸、花枝、蝦仁、蚵仔等多種海鮮食材,滿足對道地東港飯湯的懷念。


東港的飯湯,一定是要先用蝦猴下去爆香,蝦猴是東港的特產,爆起來的香味,可不是用力騎筆下所能盡述。


用力騎雖不算上工作人員或轎班,但熱心的東港人還是邀我一起入內享用飯湯,真是謝謝啦…


用完餐王船就要啟航繞境,頂頭角轎班發放迎王平安符給香客,與大家一起分享代天巡狩的天威與保佑。


頂頭角轎班發揮創意將平安符令摺成各種造型,只要對摺再對摺轉個方向再一壓就是莫大驚奇。


有普遍級的八卦或是討喜的轎衣設計都讓香客驚喜連連,沒想到平時討漁郎轎班居然也有這般巧手慧心。


頂頭角大總理忙著發落繞境事宜,副總理總管王船出發工作,雖然三年一科的王船繞境活動,東港人仔細與用心的態度,認真履行與大千歲不變的約定。


王船法會最後由道長率領祭典組及迎王主要幹部繞行王船一圈後畫出王船水路後準備出發。


道長誦念然後潑水,象徵幫王船開水路讓其順利而行。


代天府砲首備妥響砲,待良時一到鳴砲召告出發。


遷船舉行的時間在送王之前一天下午,由七角頭各負責王船各項器具,船身、中桅、前、後桅和桅帆,前、後錠,隊伍浩浩蕩蕩遶行東港主要街道,雄偉的船身、神轎、班頭、內司、各級總理、吹班、轎班,每個團體都是鏡頭下的主角。


由輪值五千歲的安海街轎班扛運前錠。我很難想像一手持大槓香,肩扛沈重前錠是怎樣的感覺?


輪值四千歲的下角頭緊跟安海街之後出發。


持「涼傘」的轎班是體力較好者擔綱,通常都是年少力壯者,手持「涼傘」前進也要不時轉動,讓傘頂飛鳳裝飾不斷振翅。


天氣真的很熱,不是每位小轎班都會乖乖配合,有時家長也要「機會教育」一下!


下頭角負責後桅後帆,這是數量與面績最大的王船部位器具,下角頭動員了所有轎班參加。


下中街轎班依序出發。


涼傘等於轎班的門面,迎王期間全程維持七人涼傘班的威嚴華麗陣仗,已經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了,所幸繞境送王是最後一天,所有轎班都撐起力量盡力展示。曾有人建議說涼傘班請外勞,也有人說要改休旅車來拖,至於有人提議排成一列用輪子推,這是不倫不類的涼傘班,我想千歲爺一定堅絕反對到底…


身著黑衣的三千歲下中街負責前桅與前帆。


崙仔頂轎班年紀最小的小轎班賣力打著鑼,告訴大家最重的中桅(帆)來了…


可愛的小轎班吸引所有攝影師目光。


因為要扛最重的中桅中帆,而且要求全程不落地,崙仔頂幾乎精壯男丁都出動了,真正是沒漏氣…


輪值二千歲的崙仔頂負責中桅中帆,光看陣勢就很壯觀。


當龐大的隊伍魚貫走過黃金牌樓,繞境隊伍只聞開路鑼及口令聲,轎班中一點雜音都沒有,遠方不時響起的煙火響亮聲,這就是東港迎王。


當大漢神樂團分列二邊吹奏聖樂時,大家都知道王船要開動了…


王船原是面對代天府,要讓王船掉頭轉彎可是大工程。


就像開車轉彎一樣,先預抓角度、排除對向障礙,使勁一個大甩尾,完成王船第一個180度大轉彎!


難得一見的王船轉彎秀,就是這樣精彩可期。


砲首鳴砲三響讓東港人都清礎聽到今年正科王船出發了…


輪值大千歲的頂頭街轎班鳴鑼、涼傘班率先前進出發。


王船在對準牌樓中門後開始加速,準備穿越人海而出。


頂頭街轎班負責扛運王船主體及小配件。


這叫「東港遷王船」,不是「東港牽王船」,說錯,東港人會翻臉的!


王船為整個平安祭典中重要的法器,其目的在於請代天巡狩的千歲爺將瘟疫及「歹米仔」帶走。


東港人也祈求奉玉旨「行瘟佈毒」的瘟神能一同乘坐王船,以遊天河的方式離去帶來永遠的平安。


拍攝王船一定要準備最好的助拍工具,伸縮相機桿外接快門線就是「王道」。


搭配可旋轉螢幕,不放過任何角度的王船鏡頭。


帥旗王船經過牌樓,王船離開代天府遊歷東港街區。


王船後面緊跟隨香遊客,「隨香」是迎王平安祭典中最直接及輕鬆的角色,跟隨千歲爺的腳步 踏遍東港大街小巷,用此方式表示對千歲爺的歡迎與虔誠,亦可體驗東港迎王文化。


王船離開之後,攝影大軍忙著檢視剛才精彩畫面。近年來因為數位單眼相機的流行,常常發生照相衝突事件,請攝影師按下快門的同時尊重東港人的信仰與傳統!


王船離開代天府之後轉光復路進入市區,王船組人員精心計算過王船高度與迎王牌樓沒有發生擦撞的可能性。


王船雖然神力無敵,但還是有「天敵」,東港街道上空第四台電線及民眾私拉的監視器線路就可能讓王船停滯。


王船後方有一大面黃色代表大千歲的「帥旗」。
「帥旗」上面印上「奉玉旨代天巡狩」,確認大千歲姓氏後寫上「耿」以昭示大千歲奉玉旨代天巡狩的神聖性。因此在遶境的綿長隊伍中,只要看到高矗的「帥旗」,即可確認王船的位置。


總務科設有「竹竿手」在每個可能發生絆線的電線桿旁待命,以絕緣的竹竿確保王船安全。


替身祭改是遷船遶境隊伍經過家門前時開始祭改,由年紀大的幫年紀小的祭改,依被祭改人的虛歲數量,在身前及背後各上下揮動同樣的次數就能完成祭改。



王船繞境可是大事一件,每個路口都必須交管,王船大隊下轄七角頭與轎班,頭尾距離拉的很長,各組工作人員由通訊組以機車備置中繼台傳送最新王船位置,讓路線流暢減少事故發生。


王船在東港是不需要看地圖或指標的,因為東港本來就是「王船的故鄉」。


東港分局派出警備車全程協助開道交管。


王船必經路口由機車「小蜜蜂」先行佔位預報,管制大小車輛再通行。


重要路口由交警與義工一起交管。


漢樂團又叫「吹班」,因為幾乎都是吹管樂器,據說身上所穿的服裝是溫王爺設計,經考究確為唐朝宮庭樂師服裝,証明溫王爺真是唐朝時代因功受封為進士。


吹班之後為台電工程車,因為進入市區後大多為高壓電線,「竹竿手」不能再撐高電線。


台電工程人員手持絕緣管,伸長比畫確認王船會不會勾到高壓電線。只要超過紅色區域就必須立即斷電。


遇到號誌燈過低無法斷電處理,立即拆掉號誌燈確保王船安全。


吹班後方接著是代天府各工作組幹部。


大總理及內外總理,代表七角頭擔任祭典的主祭與陪祭者的職務,負責大千歲的角頭為大總理,其餘角頭為副總理。


身穿白長袍黑馬掛,手持令旗為代天府內司,隸屬於東隆宮振文堂,大多由讀書文人才能擔任此職務,負責代天府內儀式舉行的工作準備、執行及書寫榜文等文書工作。


生平第一次那麼近距離目送王船從我身邊「遷」過去時,我好感動,有種想哭的悸動。



王船經過家戶香案備有酒菜以犒勞隨同出巡天兵天將的辛勞。


在香案旁邊按照家中男女人數準備替身,托盤裡放滷蛋、滷肉、豆干、飯及菜碗等祭品,替身還要綁上九金及香,祭改前要將上述祭品在替身嘴巴上抹一下,就像執行死刑前讓犯人吃菜喝酒一樣的意思。


隨香看完這個路口的王船之後,跟著人多的地方跑就能再看一次王船。


王船下午繞行東港鎮街區,出現在各個路口,讓東港人隨時都能欣賞它美麗的身影。





我騎著單車更能輕昜在每個路口「遇見王船」。


通常在路口會先遇到先行的繞境指揮車。


班頭高掛清道在前,浩浩盪盪的隊伍順序通過。



轎班或班頭發放平安符,隨香總是禮敬接受代天巡狩消災化厄的祝福。


手持各種刑具的班頭,常見藤條、紅鞭、黑鞭、二板、大板、竹杯幾種。


繞境隊伍出現還願「犯人」,手上要拿一支香,從戴枷後一直到入廟為止,不能穿新衣,不能去抬轎,不能去過火,沿途不能隨意拿枷下來。
這位陳先生是因父親生病痊癒而來還願,果然是孝心感動王爺的明証。


等王船繞境時間很長,車主索興在車上削起水果,真的很利害,剛好吃完一顆蘋果王船就來了…


補給車隨時給轎班涼水補給,預計要走完東港各主要街道,最後回到代天府可能是晚上七點以後。


扛前碇的頂中街剛好經過角頭所在,認真扛前碇的表情從不喊辛苦。


繞境隊伍最忌諱香客「闖陣」,就是從隊伍中穿過去,東港當地人都知道千萬不能「闖陣」,為了防止類似情況發生,纜繩成為最好隔離帶。


繞境期間,不管是轎班或是隨香都不得說冒瀆神明的話。



遶境隊伍行經時,晾在屋外的內衣褲要收起來,還有儘量不站在高處看遶境,尤其王船或大千歲行經時,站在高處要迴避等。這些都表示出對神明的虔敬。


回想國小那一科年,依稀記得大千歲姓「羅」,我拉著爸爸的褲腳擠在人群中看遶境的景況來比較,內心上總感覺到,現在是熱鬧有餘,但莊嚴卻顯不足啊!


遊行隊伍中總是會隨到熟識的朋友,不啻為他加油,更感念他們犧牲假日為王船付出的摯誠。


扛最重中桅(帆)的下頭角綠衣人來了。


一群下頭角綠衣人從中午到晚上扛著王船最重的主桅,一路沒有落地,真是有氣魄盡職的東港人…



身著黑衣的下中街來了。


涼傘班一路英挺前進,東港七角頭轎班的祖先,在溫府千歲爺前擲茭祈求恩准為世襲罔替(父死子替)的轎班,就是要為千歲爺執涼傘寶蓋,搶著為千歲爺肩扛大轎,簡單來講就是不辭辛勞也要為千歲爺服務。


這些好奇敲鑼的小朋友將來是否也願意像父執輩扛大轎、替大千歲拎涼傘?


中帆、板凳都是王船不可或缺的部件。



小轎班扛中帆也是有模有樣不落人後。


帶狗隨香,真的很有趣…


看到電信車,就知道王船又到了…


王船在煙霧迷漫中而來,眾人高舉相機,人人都想留下王船美麗的樣貌。



王船逛大街,在世界各地也是少見的場景吧。


王船沒有動力(中帆要出海才用的到),只能靠頂頭角轎班賣力苦拉,遇到小上坡指揮車就會下令「1、2、3拉」,一股作氣前進,眾人立即報以如雷掌聲。


走過的每一條街都有東港人對平安的深深期待,代天府儘量讓王船深入街底,讓蕞爾小巷也能感受王船關心的眼神。


結束與王船的相會,街口民眾還沒解散,討論各何趕到下一個路口繼續「看王船」。


當然也不會從中午一直走到晚上,指揮車比照上課時間控制五十分鐘休息十分鐘,讓轎班歇歇腿喝喝水。


休息時間一到熱情的東港人搬出椅子讓繞境年紀較大的轎班坐下,雖然不是在自家「角頭」到處都是有情有義的東港鄉親。



平時載運魚貨的拼裝車改運涼水。


飲料、肉包還有討海人必備的檳榔統統無限量供應,吃到飽為止。


如果小休息地點剛好就在家門附近,轉個彎回家探望一下,「王船」是不會計較的。


認真的小轎班以為休息就要跪。


大人趕快扶起小轎班,直說原來不用跪…


下課十分鐘時間很快結束,身上有大紅花、大手持轎班爐主燈及指揮旗的轎班爐主率先起走…


大貢香插在魯笠上,手才不會酸,但千萬不要大家都學他哦,不然變「多啦a夢」大集合了。


雖然武轎很重,「全程肩扛」已成東港七角頭轎班堅持的傳統,「溫府千歲」的大轎若不是用轎班人力肩扛,不足以顯示王爺公大轎的威儀,這也是七角頭老一輩轎班堅持與自豪所在。


我想,大千歲、王爺公對於東港人而言,不僅是單單的信仰而已,其實是一種情感寄托。


東港人平時樂於工作,遇到轎班出動的日子默默穿上轎班衫出來逛大街吃飯湯,五十歲以下的轎班弟兄認真扛中桅。


很多轎班都已進入世代交替的情況,樂見更多東港年輕一輩加入轎班接續傳統再出發。



年紀超過五十歲以上的轎班伯公叔兄,只要出來陪伴大家走路行軍,替轎班「巡頭顧尾」掌握行進次序,這樣就很盡職了。



王船經過豐漁橋是每年王船繞境最多人守候的景點。


時值迎王期間船家紛紛把船停進港區,豐漁橋下難得出現滿滿船隻,多到連海面都看不到。
依照傳統送王之後三日不能出港。為什麼不能出港,一說是王船剛載滿「歹米仔」而去,千萬不要在半路又回來,有一說是終年討海的漁民辛苦忙完迎王任務後需要好好休息。


路口民眾自發性佈置炮陣,以壯王船神威。


攝影行家早就佔據船上,準備為「王船過橋」留下歷史畫面。


後寮溪各電桿也站滿攝影師。


溪旁小廟放起衝天炮,不要懷疑,就是王船到了!


王船過橋的連續照片…





下豐漁橋後是急下坡又要轉入小巷,王船一個大大的直角轉彎令人讚嘆,王船組的控制能力與頂頭角真是合作無間呀。


騎行於繞境隊伍之中,總是會與老朋友不期而遇。大家都很關心「騎單車繞東港追王船」這篇怎麼寫?謝謝大家的支持,我會盡力讓更多人看見東港、認同迎王文化。


眾所期待的王船走過每一條東港街道,給東港人歡喜與雀躍。


攝影師拿起專業相機不錯過任何王船出現的鏡頭。


王船輕巧轉彎雖然不是在海面航行,陸上行舟是很多人第一次見識到的奇觀。




htc是台灣的驕傲,那東港迎王更是東港人的驕傲!


王船總是掙亮巨眼看著忠心的東港子民,帶走人世間災禍與苦痛。


大甲媽出巡信徒總是爭先摸觸轎身,分享大甲媽的保佑,東港王船則是刻意保持威嚴,讓人一見便起敬畏之心。


鳴炮、捻香而拜是對王船應有的禮數,據說以前大千歲、王船現身人人都必須跪迎,時至今日只有東港人會這樣做,隨香遊客就不再像以前那般注重了。


現在的遊客只是想看熱鬧,似乎對當地傳統少了應有的禮數與尊重。




王船經過之後家戶燃金紙,感謝王船三年來認真保佑一家平安。


若家人外出工作不在家,則以他穿過的衣服來祭改,祭改後將這些替身、香及金紙送至代天府前的替身集中處,等送王時一起火化連同那些瘟毒疫鬼一起被大千歲帶走,以求眾人平安。


隨著夕陽西下天色微暗,王船仍穿梭於東港各主要街道。


醫院病患更等待著王船到臨帶去傷痛讓心靈得到慰藉。


晚上看熱鬧的遊客更多了,等待的還是再看一回王船繞境。



看到某電視台的立即轉播,看到標題我很生氣,怎麼可以用「天使下凡」來影諭東港迎王,簡直不倫不類…
大千歲就是大千歲,怎麼變成長翅膀的天使…
更何況天使是西方人傳來的…


送王約凌晨二時舉行,大總理及各副總理請出王令,代天府工作人員開始撤除代天府內相關的物品一一安置在王船上。


午夜子時準備滿漢全席的菜餚,由大總理代表全東港信眾感謝眾千歲爺蒞境賜福解厄。
最後各角頭轎班依序再浩浩盪盪恭送王船直抵鎮海公園舉行「送王」會場。


凌晨二點多,王船與七角頭就定位後,轎班、東隆宮人員、信眾合力將一袋袋的金紙、米豆包、替身等等,把王船堆成矗立的雄姿,面向回程,立桅、懸燈、升帆,一切就緒,恭請王駕上船。
時辰一到,大總理用鋤頭開條水路直通外海,收錨鳴炮,火勢在沈香粉與金紙的助燃下,王船已被熊熊的火焰包圍,代表無形的王船已順風啟航,航向那遙遠的天庭,也結束為期八天的所有活動,大家默然離開,相約三年後再見。


在迎王繞境的最後一天,用力騎奔馳東港各街頭與王船相遇,對東港人而言,迎王似乎是生命中的一部份,就像是四季流轉一般。而東港的王爺公,也似乎就像祖靈一般。看顧著我們,守護祂的子民。
在此向大千歲、王船說再見,下一科年請給用力騎一個機會,讓我忠誠守候我愛東港的初衷…



全文完…


延伸閱讀:
夜騎東港,一起騎車瘋迎王…
騎 單 車 繞 東 港 追 王 船 ( 上 )
用力騎單車遊記大全集


我也在現場記錄著...迎王到天亮~
照的很累,但很有意義的一個民俗活動
謝謝您的分享,讓我也更了解"東港迎王".

用力騎 wrote:
東港三年一科的平安祭...(恕刪)
ㄚ閒,就是如此悠閒

雖不是在地東港人(半個),但可以寫的如此詳細 ,
真的不容易呀 資料收集功夫下得夠。

給你大大的讚~
call me "Melon", my 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melon-red

小齊Jack wrote:
好棒的紀錄...真的...(恕刪)

==================
你好:
東港真是很棒的地方,有好吃的小吃,美麗的風景區、悠久的王船文化,雖然沒有單車道但卻是我騎車常去的地方。
謝謝你的回文,加分!

用力騎

henry116 wrote:
我也在現場記錄著.....(恕刪)

====================
你好:

我很喜歡去東港,補上東港的王船文化,是我對東港的最後一個遺憾,如今用力寫完了,我又得再去找尋下一個景點!
那晚你也在現場,一定更能體會我寫的點點滴滴!
謝謝你的回文。

用力騎

melonrh wrote:
雖不是在地東港人(半...(恕刪)

========================
你好:
美弄大很了解我,用力騎是一位很愛到處趴趴騎的車友,對東港有很深的感情,因為,我的初戀情人就住在這裡…

雖然永遠緣慳一面,東港永遠是我最想訪尋的地點,這裡有我年少的曾經,更有我的好朋友---美弄大
為了解東港迎王文化與過程,我收蒐了很多資料,就像我們去騎武嶺一樣,沒有準備是騎不上去的。
有了目標再加上認真訪尋,加上後製的細心,但願這篇遊記能為東港迎王留下記錄。當然這不會是最後一次,下一科年,我還要去東港,留下更多美好的回憶…

謝謝回文,加分!

用力騎 wrote:
東港三年一科的平安祭...(恕刪)


謝謝用力騎大大完整的東港迎王遊記,加分先
今年沒時間回去參加
總算可稍解一下思鄉之情
謝謝!

orislin wrote:
謝謝用力騎大大完整的...(恕刪)

=================
你好:
就怕寫的不好,沒有顯現出東港在地特色與傳統,事先研讀了大量文宣資料,還有就教許多東港的好朋友,我已力量考究,不知是否有不足之處,如果有請大家指正,也讓我學到更多東港的故事。
再次謝謝你…
用力騎 wrote:
東港三年一科的平安祭典近年來在媒體與文史工作者報導下,已吸引不少信徒與遊客前來刈香及參觀,在王船信仰中有相當的重要性,因此民俗學者常提與台南市西港區的王船信仰做比較,而有「北西港南東港」之稱。另外,在東港二十餘年來在王船建造上的成果,也為東港博得「王船故鄉」之美譽。


終於看完了~
粉棒@追王船遊記!!!
板橋大炳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車騎,該讓就讓、該慢就慢、該停就停。

1頁 (共3頁)

前往




此文章的引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