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慢性腎炎的中醫藥調理(羅大倫)

慢性腎炎的中醫藥調理
很多朋友問我關於腎病的問題,我一直想寫,但是一直在忙碌,今天給大家寫寫,因為這個問題關係很多人、很多家庭的幸福。
我看電視節目,總是看到腎衰的患者,無力透析,無比痛苦,電視記者在盡力向社會求助。

西醫認為,所有的慢性腎炎的患者,最後都要進入腎衰階段。

但是,中醫治療慢性腎炎,是有一定的辦法的,我總是想,如果我們在慢性腎炎的階段,阻止住疾病的發展,不是可以避免那麼多家庭的痛苦嗎?



我自己的家裡,我的母親就曾經患過慢性腎炎,經過我用中醫一年的治療,全部康復,現在成為了家裡給妹妹帶孩子的主力,每天還唱歌跳舞,這是多麼幸福啊,但是,如果不用中醫治療,則是另外一個結局,我妹妹也曾經患過此病,我用兩個月給治療好了,後來生了孩子,現在一切正常,每天和小寶寶在一起,也是非常的幸福。

所以,今天我給大家聊聊慢性腎炎。

首先是:什麼時候會得慢性腎炎(我們這裡說的慢性腎炎,指的是慢性腎小球腎炎)。

這個答案是很可怕的,慢性腎炎最主要是發生在感冒之後,很多腎病專家甚至建議,每個人在感冒以後,都去做個尿常規檢驗,來確保自己沒有患上腎炎。 估計很少有人這麼做的,但是,確實大多數的腎炎,都是在一次感冒之後發生的。

西醫認為,這是細菌或者病毒(主要是溶血性鏈球菌),在人體內造成了免疫反應,產生了免疫複合物,來到了腎臟,沉積在腎小球的基底膜等部位,引起了局部病變,這就是腎炎。 當然,這是西醫的一個主流的學說,還有其他說法,總之,現代醫學界也在不斷地更新,還有很多不同意此學說的派別存在,很多不懂得醫學的人認為現在的西醫就是真理了,不對,西醫對於一個病常常會有很多種學說,大家都是在做猜測與驗證,我們現在採用的只是主流學說的說法。 其實很多西醫資料中乾脆說此病病因尚不明確。

在西醫裡面,慢性腎炎分成很多種,我就不給大家多說了。

西醫對於慢性腎炎的治療,一般除了激素之外,基本就沒有什麼有效的方法了。 這是不爭的事實,西醫檢驗的非常細緻,一個患者,可以通過西醫給確診,這是西醫的優勢,我們必須承認,但是西醫在治療方面,確實不是足的,我去很多西醫醫院觀察,發現他們給患者開的也常常是一些中成藥。



還有一些其他的病因,比如某些毒物的影響,有些人是用了一些有腎毒性的抗生素,還有使用了有腎毒性的中藥(比如關木通)。



那麼,我們中醫是怎麼認識慢性腎病的呢? 中醫認為,這是外感邪毒,留滯體內,潛伏在腎經,導致的疾病。

這裡需要給大家介紹一下慢性腎炎症狀,大家需要了解一下,自己如何判斷,如何去檢查,檢查哪些項目。

一般如果在急性期,叫急性腎小球腎炎,一般發病比較急,小兒比較多見,具體的症狀是感冒過後,發燒,浮腫,尤其是眼瞼浮腫嚴重,尿量改變,有時候尿液變成紅色,這就是肉眼血尿了,腰酸腰痛。 很多時候血壓會升高。 如果孩子出現這些問題,就需要去醫院驗一個尿常規,很簡單,就可以發現問題。 如果尿中紅細胞高、尿蛋白高,主要是尿蛋白高,則可以向腎炎方面分析。 現代醫學在檢驗方面比較有優勢,一般很快就可以發現問題。

但是如果反復發作,最終容易轉變成慢性腎炎。

慢性腎炎的症狀比較複雜,不容易被發現,所以很多人都是到了腎衰的階段才發現的。

一般慢性腎炎的症狀表現有:浮腫、尿液改變、高血壓、頭暈、腹脹等,這些症狀並不同時出現,這是以症狀判斷為主的中醫的盲區,所以,此時西醫的檢驗手段非常關鍵,尿常規檢查、腎功能檢查等都很重要。 一般尿中如果出現尿蛋白或者大量變形的紅細胞,則高度懷疑此病。



以前,其實以往中醫治療腎病的效果是不好的,很多人認為腎炎就是腎虛,因為患者腰酸腰痛,所以大多采用補腎的方法來治療,很多還用補土的方法,因為浮腫就是水濕氾濫,補土可以祛濕利水。

但是,這樣治療效果很不好,中醫對此一直也很困惑,在古代,這個問題也是一大難題。

這個問題最後的解決者是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已故溫病學家趙紹琴教授。

趙老的家學淵源很深,他的父親趙文魁先生是清宮太醫院的御醫,是清宮太醫院最後一任院長(院使),民國時期,趙文魁先生讓其他出宮的御醫比如瞿文樓先生等御醫培養趙紹琴,後來託付民國四大名醫之一的汪逢春先生培養趙老。 汪先生的藥方那是一絕,當年汪先生指定一家藥店叫鶴年堂抓他的藥,鶴年堂的老掌櫃曾經對我說過,他說汪老當年特別喜歡趙紹琴,“趙紹琴小孩兒特聰明”,所以汪老很願意傳授。

趙老後來成為了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元老之一,溫病學家。

趙老在治療腎病過程中,發現了幾個問題。

第一:腰酸腰痛往往不是虛的,而是濕熱阻滯了經絡,尤其是腎經,是瘀阻的疼痛,實證多,虛證少。 這讓趙老開始懷疑,慢性腎炎不應該是虛證,應該是濕熱阻滯的實證。

第二:患者的脈往往越往下按越有力氣,這應該是實證的表現,說明病邪潛藏很深。

第三:患者往往舌質紅,舌苔厚膩,這也是濕熱的表現。 等等。

總之,趙老開始懷疑傳統的治療慢性腎炎的方式,他認為應該用溫病的理論來清透濕熱,涼血通絡治療。



首先,是祛濕,趙老採用的是祛風祛濕的方法,用防風、荊芥、白芷、獨活、藿香、佩蘭等藥,一般用量很少,防風和荊芥一般必定用,其他是選用的,荊芥往往用炭,趙老用藥量很小,一般六克就夠了,多了,他認為是助熱了。

然後是涼血,趙老往往用炒槐花、生地榆、蘆根、白茅根、小薊等,這是溫病中經常用的藥物,用量也不大,一般十克左右。 趙老認為慢性腎炎是濕熱留滯腎經,需要祛濕清熱涼血才能解決問題,這和以前大家的補腎的思路大有不同。

然後是活血,這是趙老最絕的地方,他認為此時經絡阻滯,需要通開,所以要化去瘀血,無獨有偶,現代醫學在做病理分析的時候,也是發現腎小球局部的瘀血情況嚴重。 這也是中西醫得到同樣結論的地方,趙老使用的藥物是:丹參、茜草等藥,用量也就十克左右。

對於腰酸腰痛,趙老堅決不補腎,他用的是桑枝和絲瓜絡,來通經絡,效果非常的好,立竿見影。

然後,趙老認為病人的脾胃最是關鍵,不能因為治病傷了脾胃,於是在方子裡面加入了焦三仙各十克,這是一位醫學大家的手筆,時時顧護脾胃,保留正氣。

這樣的方子十分的簡單,但是力道很大。



趙老治療腎病有三大法寶,第一,他認為,患者的病是濕熱導致的實證,所以不能補腎,所以他基本不讓患者服用補腎的藥物,其他一切補品都不能使用,要以驅邪為主。

同時,趙老還創造了兩個思路,比如要走步,以前一般都讓患者臥床,要絕對休息,這是現在西醫的通常做法,我自己的母親患病的時候,曾經在西醫醫院住院,臥床兩個月,最後回家上樓是兩個人攙著上的,腿部的肌肉一碰像豆腐一樣,毫無力量,這是臥床的結果。

但是趙老認為慢性腎炎是局部瘀阻,所以要活血,散步時候兩腿運動,直接帶動腰部的血液循環,有利於病的康復,所以趙老讓患者每天必須堅持散步一個小時左右。 實踐證明,走步的患者恢復得就非常的好。

這是趙老以前學習拳法走圈悟出來的道理,他後來自己也每天早晨走步,身體一直非常的好。



第三個法寶,以前的西醫認為尿裡面有蛋白丟失,我們需要多吃蛋白就能補充上,但是趙老早期在東直門醫院治病的時候,發現那些條件好能吃肉的患者最後病情都危重了,而只能吃的起粥的人確恢復得很好,於是悟出了需要控制蛋白的攝入,他舉例子說:腎臟漏蛋白就好比漁網漏了,我們應該拼命往裡面放魚嗎? 其實越放漁網會漏洞越大的,我們應該先不放魚,等把漁網補好了再放魚。

於是趙老讓患者控制吃肉,一般他都讓慢性腎炎患者吃素,不能吃豆製品,結果,這樣堅持的患者恢復得就好。

後來,西醫也開始發現這個問題了,現在很多西醫建議控制蛋白的攝入了。

最近,我又看到了西醫的臨床報告,發現尿蛋白有可能不是病理產物,而可能是病因,就是說,尿蛋白有可能是引起腎病或者加重腎病的原因。 西醫實驗已經證實了這個觀點。 而這些,都遠遠地滯後於趙老的發現,趙老早已經去世了。

以前大家認為慢性腎炎不遺傳,但是趙老認為這是毒邪深入血分,甚至進入髓分,這叫伏邪,會遺傳給孩子。 後來,西醫也開始發現了很多遺傳的現象,後來又研究出了一些遺傳基因表達,這也滯後了若干年。 所以,一般我會提醒家裡有慢性腎病患者的血緣親屬,要注意防護,及時發現問題。



但是,在所有的這些理論內容之上,我最佩服的是趙老的境界,一般人,我發現了一些方法,我要保密,自己一個人治療多好啊,自己多賺錢,但是,趙老是大家,中醫大家的想法絕對是高出一格的,趙老從來都不保守,他把自己的心得,全部都寫出來,在他的《趙紹琴臨床經驗輯》中,他把自己的思路和方法全部寫出,一點都不加以保留,而且,他把自己的心得全部傳給了中醫藥大學的弟子們,在這裡,我看到了李東垣當年對羅天益說的話:這些書傳給你,不是為了我李東垣,也不是為了你羅天益,而是為了天下後世的人啊,你一定要傳下去,不要讓它湮滅了!



趙紹琴教授的治療方法,我的評價是效果非常好的,適用於絕大多數的慢性腎炎,我發現一般女性的效果非常的好,只要堅持治療,都可以康復,我的母親就是例子,後來,我母親又把方子給了一些患者,居然也痊癒了,比如,有一次我母親在藥店,遇到一位婦女,向店員訴說自己的腎病,我母親就把方子給了她,然後留了電話,告訴她堅持吃,後來,沒有多久,這位婦女也康復了。

正因為是這樣原因,我母親一直支持我宣傳中醫,我母親常對我念叨一句話,就是“救人啊,比什麼都強。”因為她自己從這種痛苦中經歷過,所以她深知救人的重要性。

但是,我在給別人調理過程中發現,男性慢性腎炎患者卻往往康復較慢,我很長時間裡面都不知道為什麼,我隱約感覺到了,但是需要證據充分才能發言,現在我收集了一些病例,基本得出的結論是:男性的問題往往出在性慾上,要控制性慾,因為性慾一動,相火即生,這種相火導致濕熱難清。 所以朱丹溪老人家說的,需要找個安靜的地方調養才好。

我有一些這樣的例子,有的比較極端,比如有個慢性腎炎的小伙子,整日看黃色網站,甚至參與其中,結果很快導致腎衰,最後換腎。

另外,還有一種腎炎需要注意,就是吃出來的痛風導致的腎炎,這種腎炎需要調理脾胃,去除瘀濁,才能恢復,這是新發現的一個病因,需要治療痛風的同時,才能恢復。 這種病越來越多了,西醫認為這種痛風性腎病最後也都是腎衰,所以要引起重視,現在中醫也開始研究這個問題了。 現在這種腎病的治療效果還不是很明確。



我講了這麼多,主要是希望大家對此引起重視,採用正確的思路治療,不要一味補腎,不要亂吃偏方,其實有了這些治療思路,一般中醫都可以正確處理的。 只有我們把腎病消滅在腎炎階段,才不至於發展到腎衰,才不至於最終導致那麼多的生離死別、人間悲劇發生。



如果有腎病朋友,可以自己買趙紹琴教授的書研究一下,如果實在有需要諮詢的,北京中醫藥大學門口的國醫堂裡面,一些老師在出診,他們是趙紹琴教授的弟子,比如彭建中老師,楊連柱老師等,他們都是趙紹琴老師的入室弟子,可以找他們諮詢。

很多年前,我就是在北京中醫藥大學參加了一個學習班,是趙紹琴經驗學習班,就是這些老師主講的,令我耳目一新,至今我仍然感謝他們。 結果巧了,我學習回家,母親就患了腎病,西醫治療無效,告訴我做好思想準備,最後一定腎衰,我不相信,就現學現用,用一年的時間,給母親徹底治療好了腎病,所以,對此感受深刻,才認真地攻讀了趙老的很多著作。 也才有信心向大家介紹這些知識的。

至今,我在食堂遇到當年辦趙老經驗學習班的那位主管老師(當年她在繼續教育學院),我都鞠躬致謝。

也正是仰慕趙老的大師風采,我才發誓要考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博士,最後終於如願以償。

所以現在,我會努力把更多的中醫知識介紹給大家。
2011-03-01 21:03 #1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