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01/22在中山高西螺路段南下,一部TOYOTA ALTIS(A車) 2732-J? 龜速(約100)行駛最內車道
我由中間車道切到他前面(因為要超我前面一部B車),
但我並不是硬擠, 少說離A車 2~30公尺, 結果A車又是按喇叭又是閃遠燈,
超過B後我又回到原來車道(B前面),

好死不死, 我進西螺休息站, A跟著也進來, 就停我旁邊, 我沒察覺, 我離開車子一下, 他鬼鬼祟祟靠著我的車子, 直到我老婆問他說, 有事嗎? 他才離開,
仔細檢查他靠近過的右側 & 後廂蓋, 都有痕跡(確認原來沒有 因為剛打過臘),
心中一把火, 找他理論, 他不斷說"我沒有",

看他載老父母, 老婆又抱著嬰兒, 心想再鬧下去, 一定沒完沒了, 我自己遊興也沒了,
所以心裡告訴自己, 應該打打蠟就過去了,

只是這幾天, 心裡一直掛著這件事, 到底我這麼做對不對? 一直問我自己?
但是, 這件事, 讓我的假期, 蒙上一層陰影,

感謝大家的關切
昨天再打一次臘 看來已經不明顯了
相信當時的處理是對的
只是對造成部分人士的誤解感到抱歉

也只能說是倒楣罷了
真是暗"賤"難防啊
fgg.tw wrote:
前天01/22在中山高西螺路段南下,一部TOYOTA ALTIS 2732-JY 龜速(約100)行駛最內車道, 我想超車並切到他前面, 結果又是按喇叭又是閃遠燈, 但我並不是硬擠, 少說2,30公尺, 超過後我又回到原來車道(中間),

好死不死, 我進西螺休息站, 他跟著也進來, 就停我旁邊, 我沒察覺, 我離開車子一下, 他鬼鬼祟祟靠著我的車子, 直到我老婆問他說, 有事嗎? 他才離開,
仔細檢查他靠近過的右側 & 後廂蓋, 都有痕跡(確認原來沒有), 心中一把火, 他不斷說"我沒有",
看他載老父母, 老婆又抱著嬰兒, 心想再鬧下去, 一定沒完沒了, 我自己遊興也沒了, 所以心裡告訴自己, 應該打打蠟就過去了,

只是這幾天, 心裡一直掛著這件事, 到底我這麼做對不對? 一直問我自己?
但是, 這件事, 讓我的假期, 蒙上一層陰影,

到底, 我該放下嗎? 怎麼放下?

請問大家, 遇到這樣的事, 該怎麼辦???...(恕刪)
謝謝指教
粥腥腥 wrote:
謝謝指教...(恕刪)


我怎麼看不懂要指教什麼....
是否可以先報警處理,再想"放下"?

"放下"並不代表迴避 ! 有人說: 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

現在也別太鑽牛角尖了,其實當時的選擇也沒有一定對或錯,,,,

願你早日釋懷~~
fgg.tw wrote:
前天01/22在中山...(恕刪)


請問如果放不下,那你要怎麼樣??

人還找的到嗎?
fgg.tw wrote:
前天01/22在中山高西螺路段南下,一部TOYOTA ALTIS 2732-JY 龜速(約100)行駛最內車道, ...(恕刪)


TOYOTA ?

放下吧

已經好幾年了

國道我都固定在外側車道超車
fgg.tw wrote:
前天01/22在中山...(恕刪)


看有沒有監視器拍到之類的吧==

不然沒證據也只有放下吧!!
有點看不懂
原本在中間車道
內車道的龜車,不太清楚有甚麼關聯
還有,喇叭大燈少用吧
上次新聞不是有一台拖鞋駕駛也是惹不得


fgg.tw wrote:
前天01/22在中山高西螺路段南下,一部TOYOTA ALTIS 2732-JY 龜速(約100)行駛最內車道, 我想超車並切到他前面, 結果又是按喇叭又是閃遠燈, 但我並不是硬擠, 少說2,30公尺, 超過後我又回到原來車道(中間)...(恕刪)


提幾個問題啦!

一、如果人家時速都開100了,要超車幹麻還要"按喇叭又是閃遠燈",既然技術高超,不是應該自己想辦法過去嗎?
二、既然當時沒計較又沒證據,那現在還能怎樣嗎?誰知道你是不是後來刮到的?
三、提醒一下樓主,擅自將別人車牌、車型公佈得如此清楚,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吧!謹慎啊!

不論事情追不追究,心理層面的不愉快都是該放下的,不然真的就是"自己在整自己"。
如果需要索賠,那各方面的相關事證都需準備齊全。但如果不是當下處理,通常很難再去追究。
所以建議心思放在"該如何善後"的部分,例如:打蠟能否處理?鈑烤的價格、完整度?能否回復原貌等等。
唯有接受事實後才能真正的處理好事情。
很難,連我自己都不保證能做的到,但知道方向就可以盡量朝這方面去走。

那篇回覆"謝謝指教"感覺好像是對方在跟你對話的感覺...
關閉廣告

今日熱門文章 網友點擊推薦!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