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兵的同學們 來報到吧 ^^

怎麼大伙聽起來都過得不錯...
我記得那時三不五時就有人自裁(有喝沙拉脫、有跳樓的、有用57步槍在自己肚子開個洞的...還有裝瘋的)
我學長還刻意逃兵,被抓去234師關禁閉還很高興!他說禁閉室比連上好過呢!
當時我唯一的信念: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熬到退伍...(一點都不誇張)
難道真是我生不逢時(氣~~)

回想當時新訓結束到補充兵連等候選兵,
我還是最後唯二被篩選出,準備替財勤署某長官開黑頭車
無奈那時不長眼講錯話(人真的不能太誠實),從此落入無間地獄...

不過...一切都雲淡風輕...能品嚐一下生命的愁苦也算小有收穫
插個花

小弟在步校受訓時聽教官講才知道
工兵有時是要衝第一線的
架橋鋪路 兼負戰鬥任務 (步兵那套也要會)
原來還有人比我們衝更快
向辛苦的工兵弟兄致敬![歡呼]


Call of duty裡有個場景
德軍在廣場上堆巨石 爆破建築物築成路障全力阻擋俄軍坦克前進
步兵又受制德軍強大火網無法推進 需要裝甲部隊壓制敵火
這時工兵就上來了 在槍林彈雨裡穿梭搞爆破
如果沒有適時解決敵人狙擊手保護工兵 整個部隊就掛了......
哇好熱鬧啊[高興]

小弟我是52工兵群滴

新訓結訓完就直接到工校報到大概是6 7 8 月的時間

以台北人說高雄夏天的天氣真是地獄每天的衣服也只有早上醒來是乾的

水喝再多還是沒尿因為都從汗腺排出來了中午吃飯也是大粒汗小粒汗[無言]

而且還要跟些來自東南西北的弟兄在一起生活真讓我大開眼界體驗他們的生活態度[無奈]

而下部隊還要被學長喵長聽到的就是浴室<預士>勒!我還廁所喔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直到某一天的下午連長指派我去受聯勤受一個月的給水訓[狂笑]

然而受完訓總是要回部隊裡受學長的摧殘但我總覺得老天在這段時間給我的眷顧還沒完

回到部隊兩個禮拜後嘿嘿連長又開金口了他說你去跟在杉林溪支援的學長交接[很樂]

心想喔耶不用待在營區了[狂笑]回想起那段在竹山爽日子也過了快一年

早上等美而美送早餐來大夥就做著悍馬車搖搖晃晃來到工地上工

而且我們在開路的工具不是工程車而是我們工兵擅長的爆破

再點火的同時有如在身在電影裡西部拓荒史的爆破情節因為帶那邁都是用賴打牽引線點火

點完大家用百匹馬力的速度衝下山找隱避可想而知有多刺激了

休息時工寮裡人手一杯阿比滿嘴檳榔看電視的看電視還有人跟山上的小猴子玩起來了

收工後晚上餐餐都是去餐廳吃山產在酒足飯飽之後大夥又駕車回小木屋休息看電視囉[很樂]

官預47期二梯,下部隊在金門後指部的輕裝備連,不過下去半年就裁掉了…

後來到指揮部當情報通信官,回台在衛武營的某旅(忘了…)的補給營當工補官…

在連隊上只有半年,所以都在忘裁編的事,忙把兵送到別的連,裝備調撥給其它單位或是後送回台…

退伍這麼久了,教召也去了四次,一次點召,不過從沒碰過以前連上的弟兄,真懷念啊~
tkjoseph wrote:
mobileahfe...(恕刪)

我知道你是誰了!只是我忘了你的名字...我是你的學長1906t的..彈藥士
thoakkimo@xuite.net [IMG]http://img8.picsplace.to/img8/22/1162135308660_l.jpg[/IMG] [IMG]http://i
DW1680 wrote:
我知道你是誰了!只是...(恕刪)

學長,我也忘了你名字,不過我還記得我們是同一班的對吧!
哈哈哈!~~~
沒錯~~就是阿霞~
應該都是去受工兵訓的回憶吧!!
他女兒也有看過..哈哈~~
大家搶成一團賣早餐的情形..

1832 北竿工兵 524期戰鬥士官...<-忘記了~~

那時是抽到外島..要不然要去賑災!!

不要問~~很可怕!
tkjoseph wrote:
mobileahfe...(恕刪)

是脫光光事件吧...出事後...大家都躲很大...
在溫暖的電腦室借住到退伍的1886...
yia wrote:
是脫光光事件吧......(恕刪)

沒錯啊,當時POA的報告還要我一改再改,
想到就是度爛,
誰知道後面還有集體酗酒、逃兵(不過有抓回來)、海邊捉螃蟹……等等事情,
想想外島生活過的也蠻精彩的。
1775T 五一工兵群 群部連連參四 ,沒下過基地沒打過靶,當兵的記憶就只有恐怖的晚點名跟如何摸魚,對於工兵的五大工事沒概念
文章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27)